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鬼妻有点萌】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6:49: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鬼妻有点萌

第1章 换婚
  我是农村人,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我排行老四,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家里穷的叮当响。原文http://www.95lady.com/   清晰的记得,那是九一年的春天,我刚过十六岁,大哥在春分那天结婚。父亲一咬牙,在院子里摆了十桌酒席,场面非常热闹。在不逢年过节看不到肉的年月里十桌酒席相当厉害了。兄妹几个一年到头,到处割草养的三头肉猪,全砸在那场婚事上。   二哥三姐忙活着接待客人,我从小性子跳脱,父亲不让我们吃酒席,我带着五弟和幺妹乘着掌勺师傅不在,从蒸笼里偷出三大碗咸菜扣肉,躲得远远的吃完才回来。   父亲知道我的性子,他谁也没找,偷偷把我扯到厢房,骂我是不是急着吃了投胎,祖宗的脸都被我丢光了。我打死不认,幺妹说好不告诉父亲的,她趴在门外听了半天,低着脑袋进屋把事情原原本本抖了出来。阅读95lady.com   父亲让我在厢房跪着,酒席不散不准起来。十六岁的少年血气正旺,想想自己割了一年的猪草说好来年肉猪卖了买件新衣服,结果屁都没有。大哥结婚把猪杀了也就杀了,谁让他是我哥?可是,看着别人都在吃酒席,自家人饿着肚子干瞪眼,我心里别提有多憋屈。刚跪到地上,越想越冒火,也没管外面还有一堆亲戚,猛的站起身,指着父亲骂:“你死要面子活受罪,别人家娶儿媳妇,谁不是摆三桌?本家一桌,大嫂那边送亲一桌,舅舅姑爷这些亲戚一桌,你装什么大尾巴狼?明天指不定自家揭不开锅了。”   我的声音很大,外面繁杂的聊天声突然安静了下来。父亲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伸手打我,被我躲开。幺妹低着脑袋站在一边,吓的眼泪唰唰往外流。原文95lady.com   “逆子,给老子滚,老子就当没生过你。”父亲气得手指发抖。   “好,这是你说的……我滚。”我一股气堵在心底没地发,顺着话头顶了一句。   爷爷一直和县城里的木匠师傅在旁屋说话,爷爷杵着拐杖到大院,说我年轻不晓事,把这事盖了过去。   陶木匠是祖传的手艺,年纪比父亲还小,幺爷爷跟着他父亲学过手艺,论起辈份他和爷爷是一辈的人。他穿着老土的西服,在当年那可是了不得的,一身行头往外一站,能唬住不少人。原文95lady.com   “小四,我跟你爷爷说好了,让你跟我学手艺,也跟你爸通过气,他也答应了。现在得看你的意思……”陶木匠独自走进厢房,对着父亲点了点头,微笑的打量着我。从脚看到头,再从头看到脚,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和蔼,神情越看越满意。   父亲勉强的笑着。   我正在气头上,也没注意陶木匠和父亲的神情,想也没想,说:“那行!”   那年头学手艺,要正儿八经磕头奉茶,送拜师礼,师傅瞧的中,才会收徒弟,想学一门手艺相当难。陶木匠在县里是有名的大木匠,他上门讨徒弟,傻子都能看出有问题,偏偏当时我见识少,不知道里面的道道,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陶木匠拽着我的胳膊,亲热的拉倒院子里,当着吃酒的乡里乡亲和亲朋好友说:“今天是孙大的好日子,我这个媒人先生再次恭喜小两口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原文95lady.com”   在坐的亲朋很给陶木匠面子,跟着起哄,尽捡好话说。   “借着这个时机,再说一件喜事。鄙人打算让孙四入门,传其衣钵,让孙家小四的叔叔伯伯和乡里乡亲做个见证……”陶木匠不愧是县城来的,说话都不一样。   他说的不是拜师,而是含糊其辞的说入门,一群亲朋好友都以为是他收徒,纷纷站起来贺喜。大伙都出自真心实意的羡慕,议论:“如果我家狗娃能跟陶师傅学手艺那就不得了了,孙四这小子好福气。”   我也以为是收徒,见着乡亲的反应,心底喜滋滋的。   酒宴办完,陶木匠在离开前,问我是今个跟他去县城,还是等收拾好了他再来接我。95女性网我还在跟父亲赌气,说今天就过去。于是,陶木匠在乡亲们羡慕的眼神中,从包里拿出大哥大拉长天线,给县里人打电话,让人来接。   直到傍晚,一辆棺材盒子似的桑塔拉从泥巴路上颠簸进了我们村,车开不进村里,在村头大路上停着。我只顾着对小车新奇,加上大灯刺眼的光芒,也没注意到挡风玻璃上贴了一张很小的白色喜字。   家里人还忙着招呼客人,来送我的只有爷爷和幺妹。   “孙老回吧!我会照顾好小四的……”陶木匠给爷爷打声招呼,一头钻进车里。我以为只是去学手艺,也没当回事,坐在车里脑子探出车外说:“臭丫头要是有谁欺负你,打不赢先忍着,等哥回来帮你出气。嗯……你嘴长,四哥去县城带好东西不给你。”   小丫头跑到车边突然哭了起来,哭得我莫名其妙。   “别哭,小心长大了嫁不出去。”我最喜欢幺妹,不忍心看着她哭,连连哄着。   “四哥,你别去了。爷爷和爸爸都是骗你的,我偷听他们说让你给陶木匠当女婿,还是啥子冥婚。”   小丫头话刚出口,陶木匠和爷爷的脸都变了,司机在前面自顾的抽烟。丫头不懂冥婚,但我没少听村里老人提过,冥婚他妈的就是跟死人结婚。虽然陶木匠家妹芽是个美女,但人终究已经死了。   “我去你大爷的,让老子跟死人结婚?草。”我呆了一会,跑下车愤怒的对着车就是一脚。   “小四,别慌着走。”爷爷杵着拐杖着急的追我,扑通一下摔倒。我回头去扶爷爷,嘴上虽没说啥,心里却憋了一肚子气。   “你大哥老大不小了,二十三四的年纪还讨不到媳妇,要不是陶师傅做媒,他那能找到媳妇?陶师傅还答应等他们新婚过后,去木材厂帮忙,这也是一门生计。老二如果愿意,也能跟着去学手艺……小五和幺妹都还小,总不能让他们两跟你一样不上学吧?上学也得要钱!”爷爷倒在地上不肯起来,唠唠叨叨个不停。“爷爷一把年纪也没失信于人,你不去,我死给你看。”   “孙老,您也别逼小四。藏着掖着我也不舒服,把话而摊开了说吧……”陶木匠简单的把事儿解释一遍。我气血攻心差点忍不住踹死地上的老东西。   从小爷爷就喜欢二叔家里人,不待见我们几个。二叔的大儿子看上了县城一家的女娃,两人还真对上眼了。女娃家人嫌弃二叔家穷,不肯同意。二叔只认识县城的陶木匠,正好也知道陶家女儿刚过世,有心思筹备一门冥婚。陶木匠打算好找临县的一个傻子,能完成冥婚又帮衬别人家养傻子,两全其美。   二叔找爷爷商量,爷爷拍板做了我的主,于是二叔找上陶木匠,让我去冲这冥婚。陶木匠知道我长像不错,性子也不像老实巴交的农村娃,又把我的八字拿去一合,跟她女儿很合拍。就算他闺女过世,当父亲的谁想给女儿找个傻子?陶木匠见此,欣喜的答应,说只要等事情办成,就借五千块给二叔。陶木匠也找父亲商量过,答应给大哥说一门媳妇,再给二哥弄一个营生,父亲也同意了。   “小四,你不愿意我也不逼你。孙大这门亲已经结了,让他们新婚后,来木材厂做工。至于你二叔……。”陶木匠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爷爷却急了,抱着我的腿说:“小四,陶师傅是个信人,你不能让咱们老孙家言而无信!”   我站着,没管爷爷哭哭啼啼,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事不怪人家陶木匠,是孙家人主动求上去的,人家还先付了报酬,给大哥说了门亲事,只是我这个当事人不知道。   “幺妹别瞎说,四哥是去学木匠手艺。记住了,以后那话对谁也不能说,知道吗?”我用脚踢开爷爷的手,走到幺妹跟前,蹲下身子慢慢帮她擦干眼泪。“以后好好上学,咱家孙幺妹肯定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老五那个棒槌不用指望了。”   小丫头拼命点头,强忍着不哭,眼泪还是唰唰的流。   本来一家人吃饭都难,大哥结婚又多了一口人,总不能让嫂子跟着一家子过挨饿的日子吧?我不去冲冥婚,就算陶木匠还让他们小夫妻去木材厂,他们有脸去吗?说不定嫂子娘家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幺妹才十一岁,眼看也要像我一样没钱再上学,老子的遗憾不能在她身上发生。   我有对二叔和爷爷的恨,对父亲的怨。而幺妹哭泣的脸,让我感觉肩上多了一种无形的重担。
第2章 抓鬼
  车在泥巴路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才开上省道,省道是三米多宽的石子路。一望无际的公路在晚上毫无人烟,只能看到两旁的合抱大树。大白杨刚抽新芽,夜风吹过枯枝和嫩叶,丝丝的嚎叫声在寂静的夜里特别渗人。   陶木匠不时找个话头跟我聊两句,我心里不舒服,但知道以后还得相处,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言。   一段石子路走完,刚上柏油路,三十刚出头的司机猛踩煞车,吱啦一声,车子横在了路中间。   陶木匠眼疾手快,膝盖顶着前座后背,一手按住前座,一手扶住我。我才稳住身子,没有撞到。   “小黄,没事吧?开车注意一点。”陶木匠见我没事,轻微责怪着司机。   “陶先生,你看见没?刚才有个黑影飘过去……”司机额头撞得通红,用手轻轻的揉着,惊恐的指着挡风玻璃。   “我也看到了。”陶木匠打开车门走下车。我跟着下去,初春的风还有些冷,缩着脖子借着车灯左瞧右瞧啥也没见。陶木匠在一颗白杨树下找到一条黑布,拧在手上走过来,朝着逆风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看了好一会,深邃的眼神闪烁,脸上的凝重一闪而逝。“没事,风刮过来的。”   又一阵冷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看着黑布,吓的缩了缩脖子。黑布,不是坟头上的玩意吗?再顺着陶木匠的目光看去,模糊中见到好几个黑影在远处随着风儿飘荡。   “小然来迎接新人了。”寂静的夜里,司机脸色发白,突兀的说出这句话,差点没把我吓尿裤子。   陶木匠的女儿叫陶然,跟我同年,小时候她到幺爷爷家做客,我见过一次。穿着公主裙抱着洋娃娃的身影我记得很清楚,凤凰飞到鸡窝,不想记得都难。   我不相信有鬼,却本能的害怕。   “小黄别瞎说。”陶木匠呵斥司机一声,温和的对我解释说:“那是一根竹篙绑着白布,如果是黑布在夜里也就看不见了,这里隔得远,所以看着像黑布。这条黑曼布还真是小然坟头的……”   “咯咯……”   像是风声,又像是笑声,嘶哑的声音环绕在空中回荡,阴气森森吓得我一头钻进了车里。   陶木匠把我扯出来,皱着眉头说:“不管是冥婚,还是怎么回事?既然你是我女婿,得让你瞧瞧什么是鬼!”   他的劲儿很大,我的手腕像被钢钳夹住一搬,怎么也挣脱不了。   我被拉着,环绕周围十几颗树逛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陶木匠停下脚步,松开我的手,自顾的念叨着说:“奇了!”   他掏出一根有过滤嘴的高级香烟,含在嘴上点燃,深深的抽了一大口,又把烟头甩在地上,退后几步,对着一颗白杨树冲过去,向上一跳,跳了半米多高,双臂抱着粗大的树干,腿脚并用向灵猴一样,没爬几下到了长树枝的地方,又没爬几下上了七八米高的树巅。   我自认上树掏鸟窝,下河抓鱼虾,是一流的高手,见着四十多岁的陶木匠爬树的本事,半天合不上嘴,连怕鬼都忘了,心底只有震撼。   不一会,陶木匠从树上下来,带下来一个米斗,米豆底部还穿着一根尼龙线,他把米斗丢地上,又顺着线爬了好几颗树,最后气喘嘘嘘的拿下来好几个米斗,以及一个人形的风筝和一个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像灯笼一样的玩意。   “小四,你听好了。”陶木匠把其中两个米斗对着白杨树,拿着用线连着的另一个米斗让我走远了听。里面响这轻轻的咯咯声,声音很嘈杂,跟刚才林间响起的声音很像,但也有差别。   那年我还不知道用八宝粥瓶子,插上棉线当传声筒玩,对这种简单的物理现象很新奇。   “三个米斗紧扣着树枝,风水进去,从对着下面的米斗传出来,半夜声静,人静下心来听的时候也就能听到那种“咯咯”声。”陶木匠把漏斗丢在一边,拿起灯笼挂在风筝后面,点燃灯笼里的火,很快灯笼带着风筝升上了高空,超过白杨树顶。他用丝线控制着风筝,由于夜太黑,人形风筝是黑面料,从下面往天上看,感觉是一个人影飘在天上。   如果我不知道是陶木匠放上去的,在平日晚上见着,还不吓的屁滚尿流。   师傅没学过物理,什么孔明灯原理在他面前都是扯淡,用他的话说,这是祖传的奇巧技艺,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祖师爷鲁班就玩剩下了。   这个小插曲,深深的震撼了我。司机小黄调整好小车,再次启动,我坐在后座很想开口问话,又有些胆怯。   “想问什么?问吧!”陶木匠恢复和蔼的笑容。   “那个,陶……陶……先生,世界上没有鬼,你为嘛还让我结冥婚?”我想起他爬树的情景,畏畏缩缩的发问。   他笑了笑,反问道:“我说过世界上没鬼吗?只是告诉你,现在是有人装神弄鬼。”他不得给我说话的机会,拿出大哥大,又说:“在几百年前拿出大哥大,也许会被当成神仙手段。可能鬼真的存在,再过几百年人能通过自己的方式探知鬼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我摇了摇头,没懂他的话。他的行为告诉我,世界上没鬼,可又说有鬼。十六岁的年纪真不明白师傅是想表达,人得怀着探究的心思去看待问题,对待没法定论的东西非要下个定论,这是一种严谨的态度。   九一年的县城处在国道和省道的交汇处,只有两条不长的街,一条沿着省道一条沿着国道。现在扩大的县城在当年都是田地和村庄。   陶先生家挨着省道,两层楼房门对着街面。老宅和楼房屁股对着屁股,小车从一条小道停到老宅院子前,我低着头有些自卑的跟在陶先生身后。   我家的四合院用木头和泥巴裹着稻草泥起来的,人家不仅靠街有楼房,四合院几乎全部是用木材只有少量的砖头砌成。用现在的参照物打个比喻,跟电影里那种古代大豪门家里的装饰没啥两样。   院里和堂屋亮着灯笼,这样用电,在当时我的认知里觉得好奢侈。看着像三十出头,娇小玲珑的妇人穿着旗袍,手上戴着玉镯子,从堂屋出来,我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我。   “小四吧!长的真灵性,哎……”妇人一句话没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眼内出现了水雾。   “四娃,别的也不多说,跟着你姨先换身衣服,等吉时吧!”陶先生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出落寞,一种只在父亲身上看到过的无奈,让我感觉很扎心。   我胆儿不是太大,也许是路上的经历让我认为世界上没鬼吧!对冥婚虽说抗拒,却又少了一些莫名的害怕,心里告诉自己只是一场交易,其实也没啥。   妇人把我带到偏房,帮我打了水,拿了一套西装给我。她抹着眼泪强笑着透露,小然以前想着结婚要穿婚纱,以及一些小然喜欢的事儿。   坐在巨大的浴盆里,我很不自在。在家里洗澡,一个脸盆,拧一把毛巾擦擦汗也就完事了,夏天到河里洗完回来,洗脚就成。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享受这种待遇,水里还不知道滴了些啥玩意,说是小然喜欢的沐浴露和洗发液。   我家里的肥皂宝贝着呢,只有三姐和幺妹用,哥几个长期短寸头也就偶尔用下肥皂,洗发水和沐浴露对我来说也是个新奇货,总之一屋子高级货。   洗澡我用了一个多小时,其实这一个多小时全部在发呆,如果不是妇人敲门,我可能还在发楞。短暂的几个小时,我见识到的东西碰到的事,比十六年见到的都多,很新鲜太刺激。   冥婚的仪式很简单,牌位放在凳子上,司机做司仪喊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然后礼成。妇人一直笑着在哭,陶先生强行保持着镇定,他给我挂上一把同心锁的时候,双手都在颤抖。   拜天地后改陶先生叫正叔,小然妈叫佩姨。毕竟年代不同了,冥婚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请客,家里也没有外人,只有我、正叔、佩姨、以及司机小黄一起吃了一顿,把该有的仪式都过了一遍。   我在正叔的陪同下,进了小然的闺房。小然死了半年多,房间却一尘不染,还充塞着淡淡的香味。   正叔走后,我按照仪式,第一夜必须把牌位放在枕边睡觉。虽然不信有鬼,可背对着牌位,总感觉背后有人盯着我,心底发毛。明知道是一个木头疙瘩,却忍不住去幻想,有个女鬼在后面飘啊飘。   最后一咬牙,拿过牌位抱在怀里,用杯子盖着脑袋,心底默念,小然妹妹咱们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夫妻,千万别来找我啊!   刚念完,我感觉特别扭,什么叫夫妻?突然,银铃般的响声,吓得我只打哆嗦,猛得坐起身,见着窗户开了半扇,床沿的铃铛叮叮发响。
第3章 闹猫
  我踩着软软的新拖鞋,彷徨的走到窗前,关上窗。房间没一丝风,床沿的铃铛突然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吓得我差点尿裤子,寒气从尾椎骨向上蔓延到了头顶。   以前那种大床有床榻,四角有一根柱子顶着华盖。华盖最早不是起到美观作用而是防雨,古代人家再有钱,万一半夜正好床顶漏雨呢?后来才成了装饰。   我站在床榻上,用手握住铃铛,忍不住转头去看枕头上的牌位。   “小然姐姐,姑奶奶,您别闹行吗?给您作揖了!”我不信有鬼,用现在的话说,是转移注意力缓解紧张的情绪起到解压的作用。   别说,还真神,铃铛不响了。我坐在床沿,盯着铃铛看了好半天,确定铃铛不响了,低头见自己把牌位当成找安全感的事物抱着,吓得把牌位丢在了床上。   “叮!叮!叮!”   牌位刚落到床上,严实的房间,铃铛无风自动不时的发出轻响。声音来的很突然,莫名的恐惧笼罩,我全身僵直,心儿狂跳,放大的瞳孔看着牌位差点没吓哭。   “这婚,谁他妈的要结谁结去,老子不干了!”我语无伦次的反复念叨着,不知道念叨了多久,害怕的情绪才有所缓和。   可能小然的鬼魂真在,怕我反悔,铃铛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枯坐了好一会,才躺下睡觉,闭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心儿怎么也停不下来,脑子里总忍不住幻想屋里有女鬼。   “叮!叮!叮!”   “姑奶奶!小姑奶奶!我求您了,放过我吧……”我眼看到了崩溃边缘,坐起身大喊大叫。   “喵!”   我重复着大喊,连续听到几声猫叫,才确定真是猫。而且猫叫的还很有节奏,我喊一句小姑奶奶,它就叫一声,喊姑奶奶它都不叫。   “妈的……”   寻到声源,我拿着圆凳放到床榻上,爬上圆凳踮起脚一看,毛茸茸的懒猫闭着眼睛,幽绿的猫眼瞟了我一下,继续趴着睡觉。还好有心理准备知道有猫,不然一个大活人被猫瞟一眼吓死,真的太丢脸了。   华盖顶上是凹下去的,上面垫着一床小被子,白色懒猫靠着华盖角落边沿睡着。它过个半天,挥动小爪子抓一下角落,铃铛就会跟着响一下。   “小姑奶奶?”   “喵!”它也不动,也不怕生人,闭着眼睛叫一声。   “姑奶奶。”   “……”   “小姑奶奶!”   “喵!”   ……   反复确定几次,我也不怕了,心底升起一股无名怒火,感情老子被一只猫给吓了半夜。怒归怒,我没打算找懒猫麻烦,是自己胆小怪谁啊?仔细一听,那铃铛声音其实很好听的。   “四娃,怎么了?”正叔在外面敲门,带着淡淡的关心。   穿好衣服打开门,佩仪站在正叔身旁,着急的看着我。我抓了抓脑袋,简单的把和懒猫的事儿说了一遍,当然我没说被它差点吓死,只说差点被烦死。   “咳咳!”正叔干咳两声,他明显看出我在说谎,只是没揭穿而已。   我唰一下脸红到了耳根,感觉特别尴尬。   “没事,回去睡吧,时间不早了。”   佩姨不停的嘘寒问暖,正叔见我有些不自在,这才出言解围。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虽然不自在,但心底却暖哄哄的,尤其是佩姨问我睡不睡的习惯,要不要这,需不需要那。   农村孩子多,母亲对待孩子都是用吼的,比如,睡短棺材的老四还瞎鼓捣个啥,滚回来吃饭了。那年头的农村妇女对孩子的关心很另类,其实也就话难听,心情是一样的。我生性跳脱,也只是相比同代人,如果换到现在算规矩的不能再规矩了。谁对我一丝好,我都会记在心里,知道感恩。   恐惧总是来至未知,知道铃铛是懒猫的杰作,我也不怕了,还感觉铃铛声听着很舒服。   “妈的,又要出猪粪了!”   一觉睡到天蒙蒙亮,我自然的转醒,眼皮很重死也不想张开,却强迫自己坐起身,闭着眼睛用脚踹床那头,大骂:“老五起来了。”   脚踹空,我才想起已经不再是自己家,睡的也不是那张硬板床而是柔软的大床,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种淡淡的忧伤。   村里有句老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也比不上老子的狗窝。   我看着床头叠得整整齐齐的西服,左顾右盼着找自己的烂衣服,才想起昨晚洗澡后凉在院子里。穿着秋裤从门缝看外面没人,缩着脖子,快速的冲过去,拿下阴干的衣服回转,佩姨打着哈切从房里出来和我撞了个正着。   她今天没穿旗袍,一套当时流行的女士西装,看着特别精神。我用衣服挡着胯下,脸憋的通红。在村里大早上都是闭着眼睛跑出去,到台基尽头直接放水,现在院门没开,我知道茅坑在那,可是十几年的习惯不是说改就改的,这不,憋尿的大帐篷肯定被看到了。   别看那时候信息不发达,每到大夏天的晚上,村里人摆张竹床凑合在一起闲聊,有时候讲到荤段子,聊到兴致高昂的时候,汉子们还调侃彼此的媳妇在床上怎么样。一些嫂子也泼辣,故意逗我们一群小伙子,不把我们整得面红耳赤,撒脚丫子跑掉,她们不算完。对一些事,我也有模糊的意识,知道长大了有些行为不好。   “小四,怎么起这么早?打算做好早餐叫你呢!”佩姨也有些尴尬,丢下一句话,慌忙的走向厨房。   我吱吱呜呜的应了两声,低着头往房里跑,差点没被门槛绊倒。身后传来佩姨的关心,说:“小心一点。”   收拾好东西,解决完生理问题,我瞟了一圈院子,寻觅的有什么事情可做。   可能农村娃是天生贱命吧!那时的我,太累了会偷懒,但一般情况下,能干的活,眼边能看到的活,都会自觉去干。人要吃饭就得做事,是一种本能刻在骨子里。   佩姨做好早餐,用托盘端出来,见我把院里堂屋,地上桌子凳子椅子都擦的一尘不染,说:“小四,以后不用你干这些,隔壁张妈忙完她家的事儿了,会来帮衬着干的。你把这些都做了,张妈的活计不被你抢了,没了生路?洗把手了来吃饭,试试阿姨的手艺。”   我擦着香凳对佩姨的话不是很理解,笑着说:“嗯,好的!”   一碗皮蛋瘦肉粥,外加两个煎蛋,一根油条,一碗豆浆,看着丰盛的早餐,我咕噜着喉结,没拿筷子。   昨天是冲冥婚吃啥子穿啥子都是礼节,今个再吃这么好的太奢侈了,我不敢动。   “阿姨做的粥不好吃?”佩姨被我的样子逗乐了,帮我剩了一小碗粥,用瓷碟装了个煎蛋放到我面前。“很久没做早餐了,也不知道……哎!”   她叹息一声,眼中的黯然一闪而逝,用眼神鼓励我吃。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艰难的挪动手臂,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   长期吃糠,米饭做的再难吃也好吃,何况佩姨做的很好吃,吃了一碗我也放开了,她又给我打了一碗,结果一大汤碗皮蛋瘦肉粥被我吃了个精光。   佩姨乐得眼角上翘,眼中满是幸喜,好像狼吞虎咽的是她自己。   说实话,我其实还没吃饱,好像从没吃饱过。稀饭太不占地,没满的一汤碗加上豆浆油条,怎么也抵不过三大碗米饭吧?不是我能吃而是肚子里没油水,干体力活的普遍能吃,加上我正在长个,这点只是小意思。   “陶先生在家吗?”   佩姨刚打算说话,二叔站在大院门外敲了两下门,声音飘进了堂屋。   他来要钱?   我念头闪动,想到他自家还有两个儿子为嘛不让自己儿子冲冥婚?心底恨意翻腾。结冥婚不是鬼不鬼的问题,而是以后根本没法再找媳妇,谁愿意把闺女嫁给我这个鬼丈夫?

鬼妻有点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鬼妻有点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她的秘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她的秘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她的秘密目录预览:第一章,情夜第二章,妻外红杏第三章,百合之季第四章,被迫要娃第一章,情夜我叫秋离,我有着一个漂亮多金的老婆,她是个护士美女,那种典型的丝袜诱惑类型的,可是我在她家里不但没有什么地位,还连她都没有碰过,这一直是我的一个耻辱。本来我是无缘认识这样的美女的,毕竟我是个屌丝,但是在一场同学聚会上,一位女同学跟我说她有个朋友就喜欢我这样的乡下老实人,如果我要是能答应女方的条件,就可以帮助我妹妹看病,因为我妹妹身体不好,需要

  • 《倾城时光只与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倾城时光只与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第2章他就爱这一口?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第4章主动躺上床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标本。”我一愣,看着沈寒。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孩子黏腻的脐带一直在晃,晃得我心痛欲裂。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沈寒。“为什么

  • 《绝品小农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绝品小农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称:绝品小农民目录预览:第1章帮俺生个孩子第2章给美女老师治病第3章风景真美第4章一个大一个小第1章帮俺生个孩子“林浩,帮俺生个孩子吧,求你了……”山风吹过山岗,牛羊悠闲的吃着草,半山坡的小树林里,一个女人急促的说道。“这,不太好吧?春桃姐,我是个有底线的男人。”看着眼前这个领口都快被撑开的肤白貌美一点儿也不像农村人的小媳妇,山村少年林浩咽了下口水,假正经地说道。“求你了,林浩,算姐求你了成么?你一定要帮帮俺,要不俺会被打死的。”指

  • 《都市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都市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都市兵王目录预览:第一章大打出手第二章身份第三章纠纷第四章打探第一章大打出手故土难离,时隔九年,孟凡提着帆布包。走在从小生活的街道上,让这个外表刚毅的汉子脸上,凭空增添了几分伤感。没走多远,就听到前面人们的吵闹声,一群人聚集在空地上。“老东西,哪都有你,都是快入土的人了,还是回去等死吧!”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恶狠狠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位老人骂道。“你……”老人身体本就不好,怒气攻心之下,竟仰头晕了过去。幸好被他身边的小女孩扶住,才不至

  • 《鬼妻重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鬼妻重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鬼妻重生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楔子第一卷第2章她是陆梦第一卷第3章阴魂不散第一卷第4章祸事连连第一卷第1章楔子夜,浓的化不开。山峦层叠,树影丛丛,掩在青山绿水间一栋纯白色的建筑,似一只展翅的蝴蝶安静栖息着,房子有个特别美丽的名字:蝶逝。白冷站在窗前,绝美的容颜,面色却苍白若纸,一双眸子里透着死寂,就像是一滩死水绝望的起不了丁点波澜,再有半个小时,她就要死了,她的心脏会在另一个女人身体里跳动。而她……一个人没有了心脏,还怎么能活?木

  • 《美女的妖孽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美女的妖孽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美女的妖孽保镖目录预览:第1章一百块都不给我第2章误闯美女闺房第3章英雄本色前传第4章好狗不挡道第1章一百块都不给我江城临海,热带季风气候,候鸟喜欢来这度假,美女喜欢在这里穿丝袜短裙,种植农作物也能一年三熟,真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杨辰伸了个懒腰,走在火车站外的街上。“我回来了!”他大吼一声,打破了熙熙攘攘的吵闹,行走的人群纷纷侧目,看了过来。左脚耐克,右脚阿迪,一件破旧的衣袍,一把木柄油纸伞,一个破布包。“拍戏?”“黄飞

  • 《逆天邪神》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逆天邪神》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称:逆天邪神目录预览:第一卷天才崛起第1章无尽耻辱第一卷天才崛起第2章武道梦想第一卷天才崛起第3章万妖血佩第一卷天才崛起第4章兄弟情义第一卷天才崛起第1章无尽耻辱天威大陆,人人崇尚武学修炼,弱者拳可碎石,强者力如山岳,更有大能者能斩破虚空,超越轮回,以至永生。大陆之上宗门林立,争斗四起,武技功法,上古殿宇,数不胜数,谁都想要逆天夺命,永生于这方世界。大陆极东处,有一小城,名为落日城,隶属于大陆诸多王朝之一的玄天王朝。此刻,落日城内,叶

  • 《神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神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神级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总裁第2章噩梦第3章领证第4章神秘美女第1章美女总裁寒冬已悄然走过,三月底的天气,带着充满暖意的春风,微风徐过,沁人心脾,在华夏国江宁市的一座大厦门前,这里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许许多多的私家车驶进大厦的停车场。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大厦乃是腾远集团的行政大楼,一栋高大四十层的大楼,坐拥十万平方米,是江宁市的龙头企业,更甚者,腾远集团还是华夏国五百强企业之一。此刻,在腾远集团的停车场内,陆轩正穿着一身保安制服,

  • 《九魂龙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九魂龙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九魂龙帝目录预览:第1章战神重生第2章暴揍连星浩第3章丹毒第4章神级天赋第1章战神重生神武大陆,望州城。刑天蓦然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檀木床上,床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握着自己的手,边哭边道,“哥哥,你快醒醒啊,你不要死,灵儿不能没有天辰哥哥。”刑天,神武大陆十大封号战神之一,一百年前,被四大封号战神围剿陨落,携带着一丝元神狂逃百年,直到今日,重生在这名叫楚天辰的少年身上。楚天辰是望州城八大家族之一楚家的嫡系子孙,他母亲在生下妹妹

  • 《超品风水师》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超品风水师》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超品风水师目录预览:第1章死马当作活马医第2章九龙罩玉莲第3章这是龙么第4章发财树第1章死马当作活马医西京城,是华夏十三朝古都,坐镇华夏心脏部位,虽不是首都,但也算是个大都市。一个道士装扮的青年席地而坐,身上道服皱皱巴巴,东补西补,显得有些年头了。好在这青年道士面目清秀,丰神俊朗,身材虽然瘦小但也算精神,所以看起来还不至于让人觉得讨厌。“十年了……还是忍不住回到这里来,唉……或许还是记挂这里的美食吧,嘿嘿。”青年道士舔了舔嘴,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