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的隔壁俏房东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5:58:00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隔壁俏房东

第1章 隔壁住着一对家禽
初二的时候,我以家里头离学校太远,上学不方便的理由,在我老爹那里搞来点钱,就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确切的说,只是一个次卧而已,而且离学校,其实也不是很近,关键是自由。阅读95lady.com 不过这些,我老爹也不会管的,因为他连家里头我后妈那娘俩都搞不定呢,根本没时间搭理我,我也不用他管,这样挺好的。 我们屋子是三室一厅一卫的格局,我住一室,其他屋子里也都住着人。 我旁边那屋住的是一对情侣,他们那屋是主卧,说是主卧,其实也就是空间稍微比我们这边大一点,我这边的床头,就靠着她们那屋子的床头,一到晚上,根本都睡不好觉,你们懂得。 我对门,住的是一对姐妹,妹妹叫程小夕,是我们学校初三的,人很泼辣,我一般都不敢跟她说话,怕她讹上我,找我要钱啥的,因为听我们班那几个在学校里混的不错的家伙说,她认识校外的混子,所以说实话,我挺怕她的。 她姐姐叫程小颖,是个特别温柔的女人,大概二十出头,平时说话的声音非常小,挺柔弱的样子,可是别看她柔弱,但程小夕却非常听她的话,平时在家里,只要是她姐姐在,程小夕就跟个大家闺秀似的,大声说话,都不敢。 但是程小颖要是一不在家,她可就抖起来了,骂骂咧咧,脏话啥的,都往出蹦,就是一泼妇,而且还经常上我这屋找我要片看,特那啥。 不过跟我隔壁那屋的两个情侣比起来,程小夕还是差那么一点,因为那对情侣都是夜店工作的,两个人都是家禽,男的是个鸭,女的是个鸡,而且两个人还特别的恩爱,让人十分的不明白。我的隔壁俏房东 全文免费阅读 至于我,就是个初中屌,每天想的就是怎么挤出吃饭的钱买烟,怎么省下买烟的钱上网,怎么省下上网的钱泡妞,怎么省下泡妞的钱,让对方倒贴啥的。 至于问我怎么没有学习呢,我就呵呵了,说实在的,现在学校,哪有几个人是真学习的啊,都是扯犊子,装逼,扯淡,玩早恋,这才是学校的主流生活,学习?有毛用! 一切本来挺好的,不过却都被之后的一件事情给打乱了,而我也没有想到,就是因为那么一件小小的事,竟然让我的人生轨迹彻底的发生了转变。 那天晚上,我正在屋子里头看小电影呢,结果我的房门一下就被推开了,接着程小颖就冲了进来,她似乎也没看我,就急忙忙的说道:“向宇啊,快点过来帮帮忙啊,你文倩姐,和白石峪打起来了,我一个人拉不住……” 说道这里,她才看到我此时那电脑屏幕上的画面,顿时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睛愣神了一样,死死的盯着我半天,才“啊”的一声,转头跑了。 而此刻的我,二比呵呵的赶紧把裤子提上了,这尼玛都能被看见,我就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在屋里撅了半天,有些不好意思出去,不过后来听着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其中还有女人呼叫声,我这才有点坐不住了,平复了一下情绪,就朝着主卧那屋跑去。 刚一来到这屋,就看到那个叫白石峪的小白脸子,此时正抓着文倩姐的头发,一脚一脚的踹她的肚子呢,给我看的真是有些吃惊了,不是说相爱么,怎么能下得去手啊,果然是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啊,而且,表子,有的时候,说的也不只是女的,男的,更尼玛狠啊。 旁边正在拉架的小颖姐一看我都过来了,却没有动手,还在那看热闹了,她连忙说道:“向宇,你小子还看什么呢,还不帮忙?” 我听了小颖姐的话,这才缓过神来,连忙抓住白石峪的胳膊,说道:“白哥,算了吧,文倩姐是女人,你这么狠,打坏了怎么办?” 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那白石峪顿时朝我瞪了一眼:“怎么着,我打我自己女朋友管你屁事啊,向宇,我告诉你,小兔崽子,你给我滚边儿去,还有程小颖,你们两个都滚,这是我们两个自己的事儿,用不着你们管,管好你们自己就得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 我一听他的话,有些不爽了,我过来可是拉架的,麻痹的不听话,就算了,女人是他的,爱打打呗,可是骂我干毛啊,嘴那么臭,吃屎了? 所以我心里头也就有气了,我虽然只是个初中生,不过因为常年打篮球的关系,个子长得比较高,而且挺壮的,跟他站一起,一点都不比他虚,班里头那几个平时混的不错的小子都不敢跟我太横,这傻比竟然敢骂我,吗的,真尼玛的欠干。 一想到这儿,我就松开了他的胳膊,然后对他冷笑了一下,说道:“草,整的好像挺牛逼似的,不过就是欺负女人的能耐,真牛逼,你也不至于当鸭了吧。” 他一听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就恼羞成怒了,一把给文倩姐甩到了一边,转过来看着我:“我草,真没看出来啊,小兔崽子,你挺有刚啊,你他吗刚才说谁呢,找干是不是?” “草,嘴长在我身上,你管我说谁呢,跟你有个毛的关系啊。” “草,小崽子,你他吗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不是,今天爷爷就教教你。”说着那傻比直接就朝我一脚踹了过来。 说实话,一看他那走路直打晃的熊样,就知道他早就让酒色掏空了身子,一副排骨架子,还跟我得瑟,真尼玛让人瞧不起。 我心中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鄙视,同时伸出双手,像接球一样的抓住他的大腿,朝着旁边一掰,直接就给他扭的朝旁边斜歪了过去,这个时候,我两手一松,朝后一推他,说道:“倒下吧你。我的隔壁俏房东 全文免费阅读” 那小子本来身体就被我弄的重心不稳了,此时被我这么一推,整个人直接朝着身后倒了过去,摔了个腚墩儿,给他疼的呢,直呲牙,恶狠狠瞪着我,就要张口骂人。 可还没等他开口呢,一个緑棒的啤酒瓶子,直接就削在了他脑袋瓜子上,咔嚓一声,整个爆裂,那声儿叫一个脆,血当时就下来了,给我和旁边的颖姐都看傻了。 白石峪此时也傻比了,坐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他头上的血不停的流,似乎是想说点什么,可是却半天都没放出一个屁来。 而这个时候,之前还不停哭着的文倩姐,扔下手里头的碎酒瓶子把,对着那已经被她削迷糊的白石峪说道:“草泥马的,白石峪,想当初老娘为了你,没少被人欺负,今天你要走,好,我他吗也想通了,干这行的德行,我也懂,今天我不拦你了,可我被欺负的那几回,你他吗的得还我,刚才那算是第一回。” 说道这里,文倩姐捋了捋黏在脸上的长发,别在耳后,露出那张洁白纯净的脸,看了白石峪一眼,直接抄起地上的另一个绿棒酒瓶子,冷冷的看着白石峪,眼里头流露出来的恨意,连我看着都觉得后脊梁直冒冷汗。 白石峪此时也反应过来了,一看自己被削一下都脑瓜子开瓢了,而现在文倩姐还要削,这还不得要了他的小命了,当时就怂了,要说丫的真是个好演员啊,当时眼泪鼻涕混着血都下来了,说道:“文倩,别,别这样,我知道错了,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累了,想走了,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那个女人她答应我了,只要我跟她三年,就给我两百万,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日子了,所以,文倩,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啊。” 文倩姐听了白石峪的话,笑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我拖累你了么,放心,我唐文倩就算是大街上要饭去,也绝不会再拦着你的财路了,因为,这回,咱们两清了。版权95lady.com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都是冰冷的神色,丝毫不顾及那白石峪不停的苦求,一酒瓶子就削在那家伙的脑袋上,咔嚓一声,白石峪直接倒在地上,没动静了,而这个时候,文倩姐才将手里的酒瓶子冒扔在了地上,一脸惨然的说道:“爱情,你个狗日的骗子!”
第2章 反锁
将白石峪和他的东西都扔出了门之后,文倩姐就一声不吭的回屋了,小颖姐本来是想要进去安慰她一下的,但是看着她那猛然关上的门,只能作罢了。 小颖姐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又想起了之前在我屋里的尴尬了,连忙低下了头,说道:“我,我回屋去了,你……别总看那样的电影了,对,身体不好。”说完她就满脸通红的朝着她和程小夕的屋子去了。 看着她回屋了,我有点发愣,说实话,这么多年了,很少有人这么关心过我,让我心里头有点暖暖的,只是想想,之前被小颖姐看到的那一幕,可真是尴尬啊,想到这里,我的老脸也是有点挂不住了,偷偷的朝着她们姐妹那屋看了一眼,然后也赶紧的回屋了。 此时电脑上还放着我最喜欢的小苍苍呢,可是我也没有心情看了,关上电脑,躺在床上想着小颖姐。 说实话,小颖姐长的真是漂亮,而且温柔,还贤惠,谁要是能娶了她,那绝对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不知道小颖姐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我要是早出生几年多好,我就能追她了吧。 这样一想,我的心里头不知道怎么的就微微的一颤,想着哪天小颖姐要是带回来一个男人,我肯定老难受了,要不我追她吧? 想到这,我的心里头不由的就猛的一跳,可仔细想想,我又觉得不行,不是因为小颖姐比我大,而是因为我是真的害怕程小夕那家伙,她就是个泼妇,要知道我一个初中屌追她老姐的话,还不得找人弄我。阅读95lady.com 程小夕可是跟校外的混子混的挺熟的,我虽然平时在班里头混的还可以,但是说实话,要是有校外的混子要揍我啥的,我还真就是干不过啊,但是小颖姐…… 我就因为小颖姐的一句话,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好半天都睡不着觉,闹心啊,咋办呢,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我的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叩门声。 我一愣,接着心里头就高兴了起来,想着会不会是小颖姐有什么事过来找我来了,这样一个想法在我的头脑中形成,让我整个人顿时一阵的亢奋,鞋都顾不上穿就连忙过去开门,还被地上的鞋绊了一跤,差点来个狗抢屎。 不过我此时顾不得这些了,赶忙来到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露出一个自以为挺帅气但其实有点傻气的笑容,打开了门。 果然,我的门前是个女的,不过可惜的是,不是小颖姐,而是一脸泪痕的文倩姐,我一愣,还没等我说话呢,她就直接扑在了我怀里,说道:“姐姐我冷了,能不能借我个肩膀靠靠?” 我心说,大姐,你这不都靠上了么,还问我?不过此时我心里头可是想着小颖姐呢,而且我们就住对门儿,这要是让她出来看见的话,那可咋整,所以我就轻轻的挣扎了一下,想要给文倩姐推开,虽然她身上特别的软,而且带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般的香味。 我这么微微一挣扎,文倩姐的身子不由的一滞,接着仰起头看着我,满眼泪痕的说道:“你,你也嫌弃我是不是?嫌弃我是个……?”她说完这话后,眼里头的流水就止不住的在她那满是哀伤的眼睛里流淌了出来,滴在我的手背上,温温的。 而此时她的眼睛却还有些倔强的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的回答。 说实话,对于文倩姐,我真心的没有啥歧视她的想法,毕竟人么,没有谁生下来就想要做那个的,大部分都是生活所迫,都是可怜人而已,我只是怕小颖姐看见。 可是和文倩姐我们毕竟也住了这么长时间了,虽然接触不多,但毕竟算相识,而且她又刚刚发生了白石峪那件事,够可怜的了,我又怎么忍心伤害她呢,所以我连忙说道:“不是,不是那么回事,文倩姐,我只是,那啥,你知道……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我解释的时候,她就那么仰着头看着我,然后突然噗嗤的一声笑了,伸出葱白的手指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你不是嫌弃我,看你急的那个样,汗都出来了,我,给你擦擦。” 说着她就把我朝屋子里推了推,然后伸出一只柔软的小手,在我的额头上擦了起来,而此时的我,都傻比了,我就是一个初中屌,虽然平时喜欢偷偷看那啥,但是那毕竟只是“纸上谈兵”,哪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啊。 而文倩姐的小手,柔柔的,软软的,摸在我的头上简直让我爽的不行了,再加上她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异样清新香味,而且因为要给我擦汗,文倩姐是举着手的,我低着头,而她穿的又是一件宽领T恤,所以我一不小心就没管住自己的眼睛。 文倩姐给我擦了几下,似乎也看到我的眼神不对了,连忙顺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顿时就看到了她那深深的事业线,一下子脸红了,伸手在我的额头上又点了一下,有点娇嗔的说道:“你小子,人不大,坏水倒是不少,你往哪看呢?” 我一见自己被发现了,顿时脸一红,不过看文倩姐似乎没有怎么生气的样子,还对我笑了,我心里头就不那么尴尬了,嘿嘿一笑,挠挠头说道:“没,没看啥。” 文倩姐看着我的样子,扯了扯她的衣领,然后问我,“好看么?” 我此时看着她的动作,听了文倩姐的问话,嘴都没有经过大脑,就直接说道:“好,好看。” 说完我就反应了过来,觉得自己说话不妥了,连忙想要解释,“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文倩姐这个时候,却伸手捂住了我的嘴,说道:“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说道这里,她沉默了一下,然后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姐,今天想求你件事,我今天不想一个人呆着,心里头冷,借你肩膀用一晚上,行不?” 说完了这话时候,她一脸忐忑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期待。 而我看着文倩姐那满是泪痕的脸,还有那一双晶莹闪烁充满期望的眼睛,我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而且想想,我一个男的,也不会吃什么亏吧,于是就点了点头。 她看我同意了,顿时就开心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一把搂住我说道:“小宇,你真好。”说着她就再次的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我一看她的样子,有心想要搂着她,给她点安慰,但是我还不敢。 不过文倩姐似乎知道我的举动似得,就双手抓住我迟疑的胳膊朝着她身上搭去,我就这样的在她的帮助下,完成了跟她的第一次拥抱。 文倩姐显然十分敏锐的感觉到了我的举动,抬头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我,我有些累了,我们到床上去吧。” 我一听她的话,顿时心里头猛地一阵颠簸,“到,到床上……去!”我的眼珠子瞪得有些大,那是因为我确实非常惊讶,而文倩姐这个时候,却对我撅了撅嘴儿,露出一个嗔怪的表情,说道:“不然,你想让我跟你在这站一晚上么?真是个小笨蛋。”说着她就直接转身关上门,而且还反锁上了,牵着我的手,朝着床边走了过去。

我的隔壁俏房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的隔壁俏房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鬼鼎艳尊12章

    原标题:鬼鼎艳尊12章小说书名:鬼鼎艳尊第12章七方阵突然,姜言身体一震,发现因血液浸湿的地板上缓慢浮现一个个脚印,那些脚印成一个阵势,慢慢探索,发现脚印凌乱却呈现环状,不过这些脚印只是七个方向,似乎有缺陷一样,中间有三个字浮现‘七方步’。发现这三个字,以及地板上的脚印后,姜言惊喜万分,懊恼神色一扫而空,七方步能出现在这里毕定有着原因,他知道能不能走出去,就看七方步了,其实他不知道,这七方步是创建七方阵的那位得到一本残缺身法,经过改进建成的,同时这七方步被列为姜氏家族不传身法,即使族内魂法殿都没

  • 情掠一世错爱12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12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12章萎了的花从大排档出来,她赶紧把菜拿了回家,然后又赶来餐厅上班,半岛餐厅不像丽姐的大排档,何以宁那里敢缺席,而且薪水又这么高,她实在不舍得没了这份工作。她强打起精神,不敢让自己有一丝的错误,整整几个小时里,她都打了好几次喷嚏,有时想忍着,可是没能忍住,幸好她所在的位置离客人不近。浑身都有些抖了起来,一直撑到下班,她总算松了口气,回到休息室里,像是萎了的花。易素秋走进来,今晚她就注意到何以宁不在状态,看着她一面疲倦趴在梳妆台前,皱起了眉头,“以宁

  • 颜倾九天:凰之舞12章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12章小说名称: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12章月下相遇就寝时,夜西子与夜静瑶二人很有默契地都没开口说话,卧谈会自然也就没有了。虽都是沉默,但原因各有不同。夜静瑶是因为白天之时消耗了太多体力,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干别的了,所以几乎是一沾上枕头就睡着了。而夜西子呢,疲劳也是有的,但最主要的是没心情讲话,夜深人静正是思乡时啊,也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今天这一惊吓,思乡的心情也被其一股脑的从脑海深处带了出来。哎,可惜了,在龙宫里看不见月亮,不然自己真的可以效仿下古人对月吟诗,以抒发自

  • 再世为妖12章

    原标题:再世为妖12章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12章危机暗藏这是一个历史上无迹可寻的地方,虽然很多东西都似乎和记载中各个朝代的类似,包括称谓、说话,一些词汇等,但却又明显不等同。也就是说之前所学的所有历史,和看的那些或真或假的历史剧,完全派不上用场。掉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真不知道该算他们的幸运或是不幸!冷玉竹经常神出鬼没的,阿紫经常一个人被撂在玉竹苑里,又不敢跑出去溜达,谁知道这个神经兮兮的师傅会不会刚好回来遇到,再说,师傅说过没人敢到玉竹苑来。除了冷玉竹高深的武功和施毒的本领,说不定还有什么机关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12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12章小说名: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12章咬舌安苑的眼神有些绝望,之前金熙彻再怎么虐她,她都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金熙彻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看来自己这个王牌,用的很好啊。“唔!”安苑突然眼神一狠。金熙彻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一惊,赶紧看过去,只见安苑的表情有些诡异,她的脸色通红。他猛地睁大了眼睛,赶紧走过去。她竟敢咬舌自尽!他赶紧大手用力地钳住她的下巴,不让她咬自己的舌头。她却像爆发了无穷的力量一般,狠绝的眼神,誓要咬舌自尽。“你疯了!”他爆

  • 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12章

    原标题: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12章小说名称: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第一卷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第12章神秘落花宫喜子一边带路一边解说,一朵拼命记入脑海,顺便留意了下宫里侍卫的巡逻路线。这对日后逃离玄水明宫大有裨益。当走到深宫偏远处,一座红墙金瓦的宫殿,当即引起一朵的注意。那宫殿别于其它建筑格外显眼,静静伫立在深宫风水极阴之地。那宫殿像极了现代电视剧里的宫殿,或许里面住着的是个凡人。想着,多了几分亲近之感,便伸长脖子望了望。“落花宫”三个鎏金大字,苍劲洒脱,凤舞龙飞,显然是男人笔迹。只是那些笔画的

  • 美女的合租情人12章

    原标题:美女的合租情人12章小说名称:美女的合租情人第12章神秘的门卫大爷方一鸣苦笑着给了自个儿一巴掌,然后就使劲儿的揉起屁股来,唐清雅那一巴掌力道可是不轻啊。将电视关掉,大厅的灯关掉,房间里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方一鸣回到自己的房间趴着睡了一晚上,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当方一鸣起来的时候,唐清雅已经去上早课了。洗漱完之后,在外面吃了顿早餐,方一鸣也就坐着公交车来到展鸿集团附近,然后步行到了展鸿集团门口。站在门口,方一鸣朝着门卫大叔呼唤了一声:“大叔,能不能开下门啊。”看门的大叔有着六十岁的老人家,

  • 异界苍穹12章

    原标题:异界苍穹12章小说名称:异界苍穹第12章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白蛇尴尬的低下头来,静静地趴在桌上不敢去注视着亚嘶那略带疑问的眼神。亚嘶顿觉有趣,伸手逗弄了好一会儿,不见他有任何的反应,这才悻悻地收回手,喝道:“这黑暗之神的幕僚之中,象你这样的白蛇有多少只呢?”那白蛇一阵诧异,呆呆地望着亚嘶,许久才缓过神来轻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黑暗之神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白蛇呢?”惊讶的亚嘶望着眼前的白蛇,再次问道:“你们是如何冲破我的那一道结界的?”那白蛇叹了口气,指着自己身上的一节黑气,苦笑道:“那黑暗

  • 都市近身兵王12章

    原标题:都市近身兵王12章小说名字:都市近身兵王第一卷第12章枪在人在枪亡人亡傅恩奇在一旁说道:“我不会逃的。”“谁要你多话?”美女警司凛然生威又无比凶悍的瞪了一眼傅恩奇,不料后者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相,看上去十分受用。美女警司毫无办法,气得直跺脚,她转而推开戴湘雪,不留情面道:“你敢阻拦我们带走涉嫌杀人的嫌疑犯,我就告你一个妨碍私法公务的罪名。”戴湘雪还要争辩,傅恩奇笑容宽和地制止:“湘雪,没事。”戴湘雪怔怔地凝视傅恩奇,刹那间,她脸上的寒霜润化温暖,随即绽放一抹庄重而动人的甜笑,只觉得傅

  • 剑临12章

    原标题:剑临12章书名:剑临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2章取胜“屏息术”虽然是一门品阶不高的法门,但出自洪荒剑派这样的旷世大剑宗,也足以横行俗世。凝练了“屏息术”,没有多少人能洞悉他的修为,甚至于他的精神、思想、生机,都不能洞察。“这是什么法门?你竟然能逃脱得过我的眼睛。很好,拥有真气又如何?看样子你不过是一层剑士修为而已,我是二层,斩杀你,不成问题。”血芒一闪,一把黑色权杖,出现在手上。这把权杖,通体乌黑,极度阴寒邪门,是三头恶龙的形象,三龙头交汇处,是一头神象,这头神象,庞大无比,拥有着镇压诸天的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