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魔道祖师15章(第15章 雅骚第四5)

2017/12/28 2:58: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魔道祖师
第15章 雅骚第四5
   魏无羡是个很会给自己找乐子的人,尤其擅长苦中作乐。95女性网既然没有别的东西可玩,那就只好玩蓝忘机了。

    他道:“忘机兄。”

    蓝忘机岿然不动。

    魏无羡道:“忘机。”

    听若未闻。

    魏无羡:“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终于停笔,目光冷淡地抬头望他。推荐http://www.95lady.com/魏无羡往后一躲,举手作防御状:“你不要这样看我。叫你忘机你不答应,我才叫你名字的。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来。”

    蓝忘机道:“把腿放下去。”

    魏无羡坐姿极其不端,斜着身子,支着腿。见终于撩得蓝忘机开口,一阵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窃喜。他依言把腿放了下去,上身却不知不觉又靠近了些,胳膊压在书案上,依旧是个不成体统的坐姿。来自http://www.95lady.com/他严肃地道:“蓝湛,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蓝忘机垂下眼睫。魏无羡忙道:“别呀。说两句又不理人了。我要跟你认错,向你道歉。你看看我。”

    顿了顿,他道:“不看我?也行,那我自己说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那天晚上,是我不对。我错了。我不该翻墙,不该喝酒,不该跟你打架。可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挑衅你,我真没看你家家规。江家的家规都是口头说说,根本没有写下来的。不然我肯定不会。”肯定不会当着你的面喝完那一坛天子笑,我揣怀里带回房去偷偷喝,天天喝,分给所有人喝,喝个够。推荐95lady.com

    魏无羡又道:“而且咱们讲讲道理,先打过来的是谁?是你。你要是不先动手,咱们还能好好说话,说清楚咂。可人家打我,我是非还手不可的。这不能全怪我。蓝湛你在听没有?蓝公子,蓝二哥哥,赏个脸呗,看看我。”

    蓝忘机眼也不抬,道:“多抄一遍。”

    魏无羡身子一歪:“别这样。来自95lady.com我错了嘛。”

    蓝忘机毫不留情地揭穿他:“你根本毫无悔过之心。”

    魏无羡毫无尊严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我说多少遍都行。跪下说也行啊。”

    蓝忘机搁了笔,魏无羡还以为他终于忍无可忍要揍自己了,正想嘻嘻抛个笑脸,却忽然发现上唇和下唇像被粘住一般,笑不出来了。他脸色大变,奋力道:“唔?唔唔唔!”

    蓝忘机闭上眼,轻轻吐出一口气,睁开双眼,又是一派神色平静,重新执笔,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魏无羡早听过蓝家禁言术的可恨,心中偏不信这个邪。可捣腾半晌,嘴角都挠红了,无论如何都张不开。片刻之后,他笔走如飞,扔了张纸过去。蓝忘机看了一眼,道:“无聊。”揉作一团扔了。

    魏无羡气得瘫在席子上打了个滚,爬起来又重新写了一张,拍到蓝忘机面前,又被揉作一团,扔了。

    这禁言术直到他抄完才解开。第二天来藏书阁,前天被扔得满地的纸团都被人收走了。

    魏无羡向来好了伤疤忘了疼,头天刚吃了禁言的亏,坐得两刻又嘴痒难耐。不知死活地刚开口说了两句,再次被禁言。不能开口他就在纸上胡乱涂鸦,塞到蓝忘机那边,再被揉成一团扔到地上。第三天依旧如此。屡屡被禁言的后果,便是魏无羡没空闲扯摸鱼,原本要抄一个月的分量,竟然七天就快抄完了。

    第七天,便是面壁思过的最后一天。今日的魏无羡却有些异样。他来姑苏这一阵,佩剑天天东扔西落,从不见他正经背过,这天却拿来了,啪的一下压在书案旁。更是一反百折不饶、百般骚扰蓝忘机的常态,一语不发,坐下就动笔,听话得近乎诡异。

    蓝忘机没有理由给他施禁言术,反而多看了他两眼,仿佛不相信他忽然老实了。果然,坐得不久,魏无羡故病重犯,送了一张纸过来,示意他看。

    蓝忘机本以为又是些乱七八糟的无聊字句,可鬼使神差地一扫,竟是一副人像。正襟危坐,倚窗静读,眉目神态惟妙惟肖,正是自己。

    魏无羡见他目光没有立刻移开,嘴角勾起,冲他挑了挑眉,一眨眼。不必言语,意思显而易见:像不像?好不好?

    蓝忘机缓缓道:“有此闲暇,不去抄书,却去乱画。我看你永远也别想解禁了。”

    魏无羡吹了吹未干的墨痕,无所谓地道:“我已经抄完了,明天就不来了!”

    蓝忘机拂在微黄书卷上的修长手指似乎滞了一下,这才翻开下一页,竟也没有禁他的言。魏无羡见耍不起来,把那张画轻飘飘一扔,道:“送你了。”

    画被扔在席子上,蓝忘机没有要拿的意思。这些天魏无羡写来骂他、讨好他、向他认错、信笔涂鸦的纸张全都是如此待遇,他习惯了,也不在意,忽然道:“我忘了,还得给你加个东西。”

    说完他捡纸提笔,三下添了两笔,看看画,再看看真人,笑倒在地。蓝忘机搁下书卷,扫了一眼,原来他在画上自己的鬓边加了一朵花。

    他嘴角似乎抽了抽。魏无羡爬起来,抢道:“‘无聊’是吧,我就知道你要说无聊。你能不能换个词?或者多加两个字?”

    蓝忘机冷然道:“无聊至极。”

    魏无羡拍手:“果然加了两个字。谢谢!”

    蓝忘机收回目光,拿起方才搁在案上的书,重新翻开。只看了一眼,便如被火舌舐到一般扔了出去。

    他原本看的是一本古籍,可刚才翻开那一扫,入眼的竟全都是赤条条的交缠人影,不堪入目。他原先看的那一册竟被人掉包成了一册书皮伪装成正经书的春|宫图。

    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一定是某人趁给他看画移开注意力时下的手。何况魏无羡还在那里拍桌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本书被扔到地上,蓝忘机如避蛇蝎,刹那退到了藏书阁的角落,怒极而啸:“魏婴——!”

    魏无羡笑得几乎滚到书案下,好容易举起手:“在!我在!”

    蓝忘机倏地拔出避尘剑。自见面以来,魏无羡还从没见过他这么失态的模样,忙一把抓过自己的佩剑,剑锋亮出鞘三分,提醒道:“仪态!注意仪态!我今天也是带了剑的,你家藏书阁还要不要啦!”他早料到蓝忘机会恼羞成怒,特地背了剑来自卫,避免被蓝忘机一怒之下失手捅死。蓝忘机剑锋对准他,那双淡色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你是个什么人!”

    魏无羡道:“我还能是个什么人。男人!”

    蓝忘机痛斥:“不知羞耻!”

    魏无羡道:“这事也要羞一羞?你别告诉我你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我不信。”

    蓝忘机亏就亏在不会骂人,憋了半晌,扬剑指他,满面寒霜:“你出去。我们打过。”

    魏无羡连连摇头:“不打不打。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他要去捡被扔出去的那本书,蓝忘机一步抢上,夺在手里。魏无羡心中一转,猜到他要拿这证据去告发他,故意道:“你抢什么?我还以为你不看了。又要看了?要看也不用抢,本来就是借给你看的。”

    蓝忘机整张脸都白了,一字一句道:“我、不、看。”

    魏无羡继续扭曲是非:“你不看那你抢它干什么?私藏?这可不行,我找人家借的,你看完了要还回去的……哎哎哎别过来,有话好说。你不会是想上交吧?交给谁?交给老……交给你叔父?蓝二公子,这种东西能交给族中长辈看吗?他肯定会怀疑你自己先看过了,那才是羞耻!”

    蓝忘机灵力灌入右手,书册裂为千万片碎末,纷纷扬扬,自空中落下。魏无羡见已成功激得他毁尸灭迹,安了心,故作惋惜:“暴殄天物!”又拈了一片落在头发上的碎纸,举给蓝忘机看:“蓝湛你什么都好,就是喜欢乱扔东西。你说说,这些天你扔了多少纸团在地上了?今天扔纸团你都不过瘾了,玩儿撕纸。你撕的,你自己收拾。我可不管。”当然,他也从没管过。

    蓝忘机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怒喝道:“滚!”

    魏无羡道:“好你个蓝湛,都说你是皎皎君子泽世明珠,最明仪知礼不过,原来也不过如此。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你不知道吗?还有你竟然叫我‘滚’。你是不是第一次对人用这种词……”蓝忘机拔剑朝他刺去。魏无羡忙跳上窗台:“滚就滚。我最会滚了。不用送我!”

    他跳下藏书阁,疯子一般横冲直撞。蹿入树林,早有一群人在里面等着他。聂怀桑道:“怎么样。他看了没有?什么表情?”

    魏无羡道:“什么表情?嘿!他刚才吼那么大声,你们没听到吗?”

    有人一脸崇敬之情:“听到啦,他让你滚!魏兄,我第一次听到蓝忘机叫人‘滚’!你怎么做到的?”

    魏无羡满面春风得意:“可喜可贺,我今天就帮他破了这个禁。看见了吧,蓝二公子为人所称道颂扬的涵养与家教,在本人面前统统不堪一击。”

    江澄黑着脸骂道:“你得意个屁!这有什么好得意的!被人喊滚是很光彩的事情吗?真丢咱们家的脸!”

    魏无羡道:“我有心要跟他认错的,他又不睬我。禁我这么多天的言,我逗逗他怎么了?可惜了怀桑兄你那一本珍品春|宫。我还没看完,好精彩!蓝湛此人真是不解风情,给他看他还不高兴,白瞎那张脸。”

    聂怀桑道:“不可惜!要多少有多少。”

    江澄冷笑:“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魏无羡摆摆手,去勾江澄的肩:“管那么多。先逗了再说。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江澄一脚踹过去:“滚滚滚!下次干这种事情,不要让我知道!也不要叫我来看!”

书名:魔道祖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魔道祖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

  • 高建平:艺术怎样才能通向道德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既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变迁,两者的关系呈现出不同面貌。回顾中外历史,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会有积极的启示。在西方美学中,有一个影响巨大的传统,认为在艺术中美与道德是分离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从形式和信仰的角度论述美,但从认识论和道德论的角度反对艺术。他认为:艺术家摹仿人性的低下部分,以刺激欲望,不利于城邦公民的教育;艺术是一件太严肃重大的事,不能只交给艺术家;私人的喜好要让位于共同的善。欧洲中世纪早期的神学美学,也具有艺术与道德分离的倾向:

  • 夜深人静时,想一个人到流泪

    文/昕月蓝殇你说,天涯海角,再不能陪着你一起走,花开花落,谁是谁故事的主角,谁又是谁永恒的依恋,你若懂得,自是最好,你若不懂,便是一个人的孤独。往事不留痕迹,思念在诉说,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你的世界亮着,我便心安。再没有你的消息,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还一直爱着你。时光老去了容颜,一颗爱的心永远年轻。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无奈,再也走不到你身边,我在想念你,还在痴痴的等待着你的归期。有一份感情,在我心中日夜守护,哪怕注定不能圆满,日记本中散落的字句,泛着清冷的光,一滴泪零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