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复仇千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22: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复仇千金

第1章 亲爱的,快点
T市,南城别墅区。来自95lady.com 夜晚八点,倾盆的大雨自夜幕倾泻而下。 一个娇弱的身影头顶书包,狼狈的在雨幕中快速奔跑,蓝色的细带凉鞋包裹着她白嫩的小脚,在雨水中踩出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路灯下,雨水打湿她的头发,冰冷的贴在她的脸上。凌盏心紧咬冷的发白的嘴唇,加速往自己的别墅方向奔跑。 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心里总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啊……少卿……快给我……” “妍妍,你急什么?应该是你先给我才对……” “亲爱的,快点……” 一男一女的声音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那个女人,而熟悉的是那个男人。复仇千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房间里,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几欲作呕的淫靡味道。 凌盏心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身体几乎僵住。头顶仿佛一个惊雷展开,将她震的一片空白。 鬼使神差的,她寻着那对男女的声音,一步步的朝着卧房走去…… 每走一步,她的呼吸就沉重一分。 每走一步,她的心就刺痛一分。 三个月前,她的外公飞机失事身亡,而一个月前,她的妈妈也车祸身亡。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要将小小的她击垮…… 今天本来是有司机来接她的,但是爸爸今晚不在家,她不想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凌家大宅,那只会让她想起过世的外公和妈妈,所以她不想回去,也不敢回去,害怕面对那种至亲离世的孤独和痛苦。说明http://www.95lady.com/ 于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恍惚间,就走到了南城别墅这里。这间别墅是她十四岁时,外公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平时她很少过来,今天如果不是恰巧经过,又下着大雨,她也不会打开这扇别墅的大门! 而更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那儒雅睿智,温文尔雅的爸爸,全天下最温柔最体贴最完美的父亲,居然会在这个雨夜,在她母亲去世仅仅一个月不到,就带着别的女人来这里偷情! 年仅十八岁的凌盏心站在楼梯拐角处,看着卧房里那一对男女,眼前一片模糊。她白嫩的指甲撑着墙壁,在暗金色的壁纸上留下几道尖锐的划痕! 她仓皇的后退,然后用难以想象的速度飞逃了出去! 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爸爸最爱的人是妈妈,虽然爸爸是入赘凌家的,很多人都说爸爸是贪图凌家的钱财才和妈妈在一起的。但她从来不信,妈妈也从来都不信。爸爸是一个那么好的人,他最爱的就是她们母女了。 他怎么可能那么丑陋,那么放浪,那么的,卑鄙无耻…… 茫茫夜雨中,有咸咸的雨水划过她的脸颊,流入口中,她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网站95lady.com 妈妈,你在天国看得到吗? 妈妈,我到底该怎么办?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精疲力竭的她才终于停下,膝盖一软,跪倒在沁满雨水的草坪上。 忽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猛然停在了她的身边。 那尖锐刺耳的刹车声划破雨夜的静寂,明亮刺目的车灯打照在凌盏心的脸上,瞬间,她不适的眯起了眼睛。 紧接着,四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前后左右将她紧紧围住。 凌盏心大骇,站起身想要逃离,可是四个男人不费吹之力的就将她治住,她那点微不足道的挣扎显得尤其可笑。 黑色商务车的车门打开,又一个人走了下来。 凌盏心的嘴被人捂住。复仇千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隔着黑暗和雨水,她只能勉强看清那是一个女人,女人手中撑着一柄黑伞,雨伞遮挡住了她的脸庞。 她是谁?为什么要抓自己? 凌盏心想问,可是却没有机会了。因为那个撑着黑伞的女人说话了,她的声音混在雨水中,阴冷的仿佛蛇毒一般。 “抓紧时间,送她上路,从今往后,我不想再见到她这张脸!” 话音一落,凌盏心就觉得自己的胳膊一痛,注射器里冰凉的液体被推入了她的血管,而后,她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第2章 她被关进铁笼
凌晨4点。 G城盘山公路上。 夜雨还在尽情的下着,仿佛要将整座城市的污垢全部冲刷殆尽一样。复仇千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这条路十分陡峭隐秘,平时就很少有车辆经过。更何况眼下夜雨瓢泼,更是嫌少有车辆会选这个时候进山。 一辆灰白色的大卡车从路口拐了上来,不紧不慢的行驶在雨的世界里。 而此时,车厢里的凌盏心已经醒了。 她的手脚都是自由的,可是人却被关进了一个大铁笼里。惊慌,害怕,紧张,焦虑,痛恨……种种的情绪在她脑海中一一闪过,最后,却只剩下了绝望。 铁笼外面,两个凶悍狰狞的男人正抓着两个企图反抗的女孩拳打脚踢。 那几个被他们打的女孩已经奄奄一息,有的还在拼命的哭喊,有的却已经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们都被灌了药,四肢无力。但哪怕是这样,求生的本能也趋势着她们不顾一切的抗争。 啪—— 被称作老大的男人重重的拍了身下的女孩一巴掌。 “到了老子手里还想跑!” “混蛋!畜生!你不得好死!”女孩怒吼一声,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晕了过去。 老大重重的将女孩甩开:“真没劲,换一个!我看谁还敢反抗!” 把另一个女孩丢开的老二回过头来,笑道:“是,老大,把笼子里那个拉出来尝尝鲜吧,这种极品,咱们兄弟可还没尝试过呢……嗯……” 老大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犹豫:“这个极品可还是个雏儿呢,留着到东南亚那边还能卖个好价钱。” “老大,您还缺钱吗?再说,回头给她做个修复手术就行啦……能损失多少!这样的极品……可遇不可求!”色咪咪的老二竭力撺掇。 “行!那咱们兄弟今儿就尝个鲜!”说着,老大打开凌盏心的笼子,就要把她从里面拉出来。 凌盏心这时候再也装不下去了,她惊慌的睁开眼睛,一边挣扎,一边祈求:“你……你们别动我,放过我,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眼泪忍不住滚滚而落。她的世界一直都很单纯,骤然见到这样穷凶极恶的人贩子,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老大见她醒了,兴致更高,可是却根本不理会她说什么,眼睛看的都直了,真是尤物啊!这样媚骨天成的极品要是错过,那他可真就白活了。 “啊——”凌盏心尖叫,“放开我!求求你了,放开我!” “这叫声真脆,爷爷我骨头都酥了!来多叫两声!” 凌盏心急的咬了自己的舌头,与其这样屈辱的活着,还不如去死! 可是刚咬破舌头就被老大捏住了下巴,接着耳边传来魔鬼般的狞笑:“哼,想死?爷爷还要留着你卖钱呢!” 被压倒的凌盏心绝望的闭起眼睛…… 就在这时,数辆黑色劳斯莱斯疾风一般的从大卡车后面冲了上来。 嗡—— 车辆急速行驶,宛如雨幕中一道道黑色的魅影。 卡车司机猛然一惊,心中大感不妙! 他急忙加速,想要逃命,可是下一瞬,他的后视镜被子弹无情的击碎! 嘭—— 司机惊吓过度,方向盘骤然打偏,整个卡车头撞向了公路一侧的山体上! 巨大的碰撞声响起,司机和副驾驶座的两个人当场流血昏迷。 卡车发生剧烈的震荡,老大和老二都被狠狠的甩在了车厢之上。 凌盏心也被狠狠的磕在了铁笼之上。 “怎么回事?”老大龇牙咧嘴的痛骂一声,然后艰难的爬了起来。 下一秒。 轰隆—— 卡车箱瞬间拆解,左右后,三个方向的车厢板同时打开! 车厢内的丑陋和罪恶瞬间展露在了茫茫夜雨中。 冰冷的雨水落在所有人身上,那几个昏迷的女孩也都醒了过来。 凌盏心紧咬牙关,瑟瑟发抖,全身未着寸缕的她就这样暴露在夜幕之下。只有身下干枯的稻草帮她遮挡部分视线。 她吃力的抬起头,向着夜雨中看去…… 老大和老二晕头转向的站起来,然后就看到十几把冲锋枪正对准他们的方向。 那些手执冲锋枪的黑衣男子一个个身姿挺拔,煞气逼人,瞬间,老大老二的冷汗就下来了。 他们,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噗通、噗通—— 两人膝盖一软,一前一后的跪了下来。半点没有了之前的邪狞张狂。 而后,一个身着黑色冲锋衣的男人从那群执枪男子的身后走了出来。
第3章 他捏起她的下巴
雨水中,回荡着那人坚毅沉着的脚步声,凌盏心的视线看不清,但是她却能够清晰的分辨,那是皮靴踩在雨水中的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带着令人窒息的沉重,同时,也带着令她救赎的希望。 全世界都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那人的身影逆着光,明亮的车灯从背后打照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光线将他威武修长的身姿勾勒的更显挺拔,他整个人仿佛从光明中走来。一股无声的威压弥漫在夜雨之中。 她抬起头,想要看清他的模样。 可是他却已经走上了车厢,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他黑色的身影之下。 凌盏心努力的撑着自己的肩膀,可是视线却只能够看清他黑亮的,沾满雨水的黑色军靴。 泪水在这一刻倾泻而下,她伸出自己白嫩的,满是伤痕的小手,轻轻的扯住了他的裤腿。 “您,能救救我吗?”她的声音颤抖,轻柔胆怯的像是被吓坏的小兔子。这一声祈求,已经寄托了她全部的希望。她的人生,是死是活,就在这个男人的一念之间。 良久,没有等到男人的答复。 雨水冲刷着她白皙的背脊,那份凉意直接隔着肌肤渗透到心脏。 她,从来没有这样卑微狼狈过。 就在她要绝望的前一刻,面前高不可攀,神一样的男人却忽然蹲下了身。 他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捏起了她的下巴。 那双深邃的,藏着无尽神秘与黑暗的眸子与她对视。噗通,噗通……心脏急速跳动着。被他捏着的下巴迅速变得滚烫灼人。 凌盏心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黑色的面具,面具上印着神秘美丽的图案,将他凛然威严的气势勾勒出几分邪魅逼人的味道。面具下方,一双堪称完美的薄唇微扬,那细微的弧度比雨水还要冷上几分。 凌盏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要我救你?”男人开口,声音竟是天籁一般的悦耳好听,可是却没有丝毫的温度。他俯视着她,目光不带半分悲悯怜惜。 凌盏心心脏收紧:“是,求求您,救救我,我以后一定报答您!”“我救了你,你就是我的。”男人的语气停顿了一下。 那双神秘黑暗,却又魅惑至极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像是能够看进她的心底。 凌盏心惊愕的睁大眼睛,像只呆掉的小兔子。 “这样,你还要我救你吗?”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万籁俱寂,连雨水的声音也都消失了。她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然后,在他注视的目光中,她,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恍惚中,她好像看到他轻缓的勾起了唇角。 然后,一件黑色冲锋衣外套盖在了她瑟瑟发抖的身上。 那衣服上还残留着他淡淡的体温,以及一股,令人沉沦的迷迭香的味道…… 她刚要道谢,却忽然见他抬起左手,打出一个凌厉简洁的手势! 哒哒哒—— 一连串枪声响起! 空气中的血腥气息霎时弥漫。 老大和老二的尸体被打的像是筛子一般,就连驾驶室的两个同伙,也一样瞬间毙命。 三年后。 墨夜集中营,炼狱基地门前。 三十六名身着蓝色迷彩冲锋衣的学员挺拔飒爽的站在教官07面前。 一脸冷静坚毅表情的凌盏心站在队列的最后方。她的编号是0371,她在这里接受训练魔鬼一般的训练已经整整三年。三年来,她从未踏出过集中营半步,也从未和外界取得过半点联系。当然,也再没有见过那个雨夜救她的男人。 不过她已经知道那人就是墨夜组织的首领,一个神秘的,可怕,让人闻风丧胆却又敬畏至极的男人。 而墨夜则是一个极其神秘强悍的地下组织。墨夜承接世界上最危险的任务,杀人,走私,洗钱,军火……总之等等等等,只要客户能够出得起钱,就没有墨夜完成不了的任务。 教官07缓缓的在学员们的身前走过。 “今天,是你们在集中营训练的最后一天。”07的声音浑厚,总带着一股铁血燃烧的味道。 学员们神色不变,可是眼神却忍不住开始跳跃。最后一天? 凌盏心的心跳也忍不住加速,但是三年多的炼狱磨砺,已经足以让她练就喜怒不显的本事。 07继续说道:“可是你们当中,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去。”
第4章 被称作首领的男人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禁不住一变。 虽然早就料到有这一天,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没有人能够平静地面对。墨夜集中营的学员来自天南海北,身世各不相同。但是大家唯一共同的就是,在踏入集中营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就不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墨夜首领的! 07撒旦一般的目光淡淡扫过这三十六名学员:“今天的任务目标是——瑞士HK银行的保险箱钥匙。目标就在炼狱基地里面。能不能找到,并且活着走出来,就看你们的本事了。”07说完,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限时5个小时。超时,则任务失败。现在,计时开始!” 话音一落,站在原地的学员们已经旋风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07望着落在最后的,凌盏心的身影,目光有些复杂。 一个小时后。 凌盏心亲手拗断了两个学员的脖子,这两个人本来准备联手杀了她,可是最后关头,却死在了凌盏心的手上。弱肉强食,这是墨夜集中营唯一的生存法则。 而后,她通过了炼狱基地的第一关,血泊沼泽。 两个小时后。 凌盏心遇到了在训练期间,一直和她关系不错的男学员0576。 0576对她说:“咱们联手吧,等到杀了他们所有人,咱们再一决胜负。” 凌盏心点头:“好。” 下一瞬,枪声响起。 凌盏心手中的飞刀已经扔了出去,刚好砍在0576的手腕上! “啊——”0576痛呼,而凌盏心已经急速栖身到了他的近前,他只能惊愕的睁大眼,看着凌盏心白嫩的小手划过他的脖颈。 大动脉瞬间割开,猩红色的血喷溅在了凌盏心的侧脸上。 0576倒地,手中还握着那把用来偷袭的手枪! 凌盏心继续往前走。肩膀上的子弹应该只是打到了皮肉,没有伤到骨头。 她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任务失败的下场,是她不敢想象的。 三个小时后。 凌盏心通过了炼狱基地的第二关,迷雾森林。 而与此同时,她的左脚踝被严重击伤,掌心,被野兽咬破,左脸上,被另一个嫉妒她容貌的女学员划出一道浅浅的红痕,而那个女学员则被她一枪击中眉心。 四个半小时后。 当她终于解决掉了最后一个竞争对手后,她也终于抵达了本次任务的终点目的地——生死门。 是生还是死,听天由命吧。 凌盏心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迈开脚步,决然的走了进去。 这是她第一次踏入生死门,可是出乎意料的,这里居然没有什么险恶的机关陷阱。 四面墙壁装修简洁,黑色的木质墙面看起来颇有几番不同寻常,但是她并没有细细打量。 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倒影着她略显狼狈的身影。 这里……倒像是一间奢华空旷的办公室,而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生死门。 正在她疑惑间,面前的两扇屏风忽然向左右退开。 一张宽大的紫檀办公桌后,一个身着黑色冲锋衣,带着面具的男人端坐在那里,那张面具上,印着神秘魅惑的图案,她只见过一次。 那人的身姿挺拔修长,像无冕的王。只是静坐在那里,就有威慑全局的气势。 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吧? “见过首领!”她努力镇定,身体却仍旧忍不住微微颤抖。她从未想到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重新见到这个男人。 面具后,那双极具深邃的眼睛,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属于黑暗的魅力。他含笑看着她,像是看一件满意的作品。 “能走到这里?不错。”天籁般的声音略显低沉,听起来确实格外的悦耳动听。如果不是语气太过冰冷,真会让她觉得如痴如醉。 凌盏心站在原地,任由他那如有实质的目光上下打量,心头,忍不住微微发麻。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忽然,男人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左手食指上,一条白金色的项链萦绕指尖,项链的前端是一个圆形的坠子,她认出了,那就是本次的任务目标——瑞士HK银行的保险箱钥匙。 而它,居然在首领的手上! “这就是任务目标,过来拿吧。”他开口,像是逗弄小狗的主人。又像是守株待兔的猎人。

复仇千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复仇千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微课堂·诗词」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勉为其难作者:林大川火车越开越远我在站台边凝望你远去的脸这一别不知多久再相见如果我值得你思念那就闭上眼一起回忆从前我们就勉为其难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恋以丘比特之名许愿爱你一百年不改变突然在某一天朋友新婚宴你若无其事的出现想当初一别现已事隔多年如果我值得你怀念请别转过脸泪流满面我们就勉为其难做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伴以柏拉图之名问天每一个故事结局都不简单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 「微课堂·哲学」知性的良知

    知性的良知作者:尼采我经常重复同样的经验,而总是要作一番新的努力去抵制它,虽然事实如此,但我着实不愿相信:大多数的人均缺乏知性的良知。真的,我似乎常感觉到,在作此请求时,一个人在大都市里就象在沙漠中一样地狐独。每个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着你,并且用他的尺度来评证这个好、那个坏,而当你说他们的衡量并不十分准确时,没有人会羞愧而脸红,也没有人会对你表示愤怒,他们对你的怀疑也许只是付之一笑。说真的,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相信这个或那个并依以为生。而没有事先去了解赞成和反对的最确实理由,事后这些理由也并没有给他

  • 「微课堂·哲学」存在客体的导师

    存在客体的导师作者:尼采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来看人,总觉得每个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这当然不是出于任何对人类同胞爱的情操,而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比这本能更根深蒂固、更冷酷无情和更不可征服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质。虽然我们早已预备习惯用一般短浅的眼光去严格区别我们的邻人是有益的或有害的,善的或恶的。但当我们来做一个统计,并且多花些时间思考整个问题时,将不敢相信这种界定与区别,最后便只得不了了之。即使是最有害的人,或许也仍会去关心保存人类(包括最有益的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7)

    ——可是,我的先生,倘若您的书不是浪漫主义,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浪漫主义呢?您的艺术家形而上学宁愿相信虚无,宁愿相信魔鬼,而不愿相信现在,对于现代、现实、现代观念的深仇大恨还能表现得比这更过分吗?在您所有的对位音乐和耳官诱惑之中,不是有一种愤怒而又渴望毁灭的隆隆地声,一种反对一切现在事物的勃然大怒,一种与实践的虚无主义相去不远的意志,在发出轰鸣吗?这意志似乎喊道:宁愿无物为真,胜于你们得理,胜于你们的真理成立!我的悲观主义者和神化艺术者先生,您自己听听从您的书中摘出的一些句子,即谈到屠龙之士的那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6)

    自我批评尝试作者:尼采人们可明白我这本书业已大胆着手于一项怎样的任务了吗?……我现在感到多么遗憾:当时我还没有勇气(或骄傲?)处处为如此独特的见解和冒险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我费力地试图用叔本华和康德的公式去表达与他们的精神和趣味截然相反的异样而新颖的价值估价!那么,叔本华对悲剧是怎么想的?他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卷中说:使一切悲剧具有特殊鼓舞力量的是认识的这一提高:世界、生命并不能给人以真正的满足,因而不值得我们依恋。悲剧的精神即在其中。所以它引导我们听天由命。哦,酒神告诉我的是多么

  • 金口首个乡土情“农具博物馆” 让村民回忆历史

    (通讯员:赵彦平)稻谷壳的风柜、一张犁一张耙,石磨,百年收音机……2018年4月17日,走进江夏区金口街三门村的农具展览室,眼前仿佛是农耕时代的场景。原来,这是该村为教育后代而特别设立的一间展览室,让“孩子们”了解祖辈们如何利用简陋的农具来维持生计知道农业历史发展过程。此外,该村还有一批舞龙狮和采莲船的爱好者舞动着,村民业余生活丰富。据“农具博物馆”负责人胡保萍介绍金口街三门村,曾是鱼米之乡,祖辈以务农为主。为教育年轻一代,让他们了解老一辈如何利用简陋的生产工具耕作,维持生计,自己到处走村串户专

  • 一名创业者在湘西州SYB创业师资班学习中的感悟

    SYB创业培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应该是十年前,当时是在吉林省白城市的省畜牧校农大办学点上参加的培训。这一晃而过十来年的光阴就没了,从学校出来了,进国企,进私企,辞职,来湘西学习,在湘西创业,公司在经开区,于是,我也这样开始了角色转换之路,由一名打工者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张晶爽与师傅田兴秀教授在传习所合影)期间,我拜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苗医药代表性传承人田兴秀教授为师学习苗医药技艺。这一次湘西州选拨SYB培训导师,我是无比欣喜报名参加的。我有一腔热血呀!重新走进课堂,真的又是一个全新的开

  • 孙家潭 |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孙家潭图1图1-1图1-2图2图2-1介绍一组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形制圆柱形,内外两个印面,分上下两半印作对合印式,完整成套的多年来于市肆只见此一例,早些年购于无锡古玩市场。印文:银铤形押(上)、火日金、图形鸡(底部印)。图1、1-1为实物照片,图1-2为印蜕。直径2.2厘米,通高1.7厘米。圆形印面,上下对合式符合押印,圆柱形印纽残损,质料青铜。此符合押印对合的上半部为一束腰银铤形外凸作子印,印文为花押,底部印面见有一图形鸡,口衔灵芝草,于背部正中见有汉字“火日”,另

  • 「艺术先锋」大气传神、韵味无穷 冯加新画虎

    冯加新作品《雄风》冯加新的虎画,集众家之长,以书法入画,其形象形神兼备、大气传神、韵味无穷,画面用墨讲究、大胆,墨韵十足。画家冯加新冯加新,号大漠之胡,字寅山,男,出生江苏淮阴,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著名大写意水墨虎画家。83年从师李可染弟子胡运才系统学习传统山水等。1988年赴新疆乌苏古尔图定居并做起职业画家创作大量西部风情作品,并成功举办名为(天山行)个人画展。专山水,花鸟尤其大写意水墨虎独成一派。2011年成立淮阴水墨书画院。作品先后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书画报、山西工人报、江苏商报、淮阴

  •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作者:刘元兵始建于清朝嘉庆中期的四川省金堂县高板镇,河流纵横,浅丘遍布,土地肥沃,田野丰润。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文化底蕴丰富,庙宇遍布。在高板镇东岳村13组的那浅丘岗上,还保留着一座古老的庙宇,那就是方圆百里乡民都知晓的东岳庙。在高板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人行万里路,不如东岳庙走一步”,说明了东岳庙在当地人心中的那份神圣和那份虔诚。怀着这份心情,决定去东岳庙走走。沿金堂大道南下,过了高板镇标牌,左转3公里左右就到了东岳村。蜿蜒的水泥路把我们带入了一片浅丘,路旁不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