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嫡后令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6:1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嫡后令

第1章 新婚夜的惨死!
  
  夜晚,月光如水。来自http://www.95lady.com/
  叶府前院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正庆祝新科状元迎娶新妇,好不热闹。
  后院的柴房里,却传来一阵阵谩骂和毒打的声音。
  “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来人啊!茂然救我!”陆凌芷被五六个壮汉按在了地上,身上满是脚印和血迹。凄厉的哭喊声一遍遍回荡在小柴房,地面上全是一滩滩鲜艳的血迹。
  居高临下站在陆凌芷面前的华丽的女子不由轻声一笑,蹲下身子,一手捏住陆凌芷的下巴,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轻轻拍了拍陆凌芷的脸,“长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了。叶茂然正忙着迎娶三妹,他哪有那个时间来见你。”
  “为什么?陆凌月,我视你如亲妹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陆凌芷双目刺红,原本俏丽的脸上全是淤青,狰狞吼道。推荐http://www.95lady.com/
  女子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手上的匕首毫不留情的狠狠划了几道,陆凌芷脸上顿时鲜血四溅,血肉外翻,看起来格外可怖。
  “你不过是我的一块踏脚石,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姐姐!不过是你命好,占了嫡长女的身份!但你跟你弟弟这两个贱妇生的孽种,根本就没资格做相府的小姐少爷。”
  “云阳也是你……你害死的?”陆凌芷不可置信的瞪着女子,脸上流血的伤口也比不上不听闻这个消息的锥心之痛。
  “他要是不死,难不成我还看着他继承相府家业?贱民的子女,也配?!”华贵女子一把扯过陆凌芷的头发,狠狠的撞在地上,冲着四周的奴仆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挖掉她的眼睛,敢瞪我?我要你死了也做一个瞎鬼!”
  周围的奴仆连忙将陆凌芷按住,其中一人拿着匕首直挖陆凌芷一双眼睛,溅出几条血注。
  “啊!”陆凌芷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眼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痛入骨髓,鲜血顺着眼眶流下来,疼的她几乎说不出话来。但还是咬牙切齿,撕心裂肺吼道,“陆凌月你不得好死!茂然会为我报仇的!你不得好死!”
  女子冷哼一声,脚狠狠的碾在陆凌芷脸上,不停的蹂躏,“你以为你为什么会未婚失身,被赶出相府?都是你这个好夫君求我帮忙,我才帮他下了春药。网站http://www.95lady.com/他娶你,不过是为了相府嫡长女的身份!你还真以为他喜欢你?如今他高中状元,立即就迎娶了三妹,恨不得将你这个下堂妇碾成粉末,免得影响了他跟新夫人的感情!杀你,就是他下的令!”
  想当初,自己为了嫁给叶茂然,和相府断绝关系。所带来的嫁妆,全部为他读书考试打点。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我好恨啊,竟然瞎了眼,一而再的误信贱人。
  “陆凌月,叶茂然,你们两个王八蛋,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给我等着……啊……”陆凌芷不顾脸上鲜血淋漓,张口嘴死死的咬住陆凌月的脚踝。
  “啊,好痛!你这个贱妇,还不给我松口!”陆凌月疼极,脚不停的蹬,但陆凌芷就是死都不松口。
  “你们还不把她给我拉开,给我把这张嘴砸烂,牙齿一个个敲下来,敢咬我,气死我了,好疼!”陆凌月好不容易拔出腿,气得脸色铁青。
  人多势众,陆凌芷根本来不及反抗,几个锤头砸下去,嘴里全是血沫,牙齿松落了一地,疼的几乎昏死,再也说不出话来。原文95lady.com
  “敢咬我,贱妇!这世上有种刑罚叫做凌迟,就是将人身上的肉一片片剐下来,足足剐下千片,受刑之人才会死,你好好享受享受吧!哼!”
  女子刻薄毒辣的声音刚落,陆凌芷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千刀万剐之刑,血肉生生被割下来的切肤之痛,让她几乎疼得昏死过去了。但心中的恨意却犹如万丈波涛,汹涌翻腾。
  我恨啊,恨啊!
  云阳,都怪姐姐蠢,没有好好保护你。竟然还把害你的贱人视作亲姐妹,姐姐真蠢!
  陆凌月,叶茂然,你们等着,我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你们报仇!
  
第2章 化作厉鬼而来!
  
  “大小姐依旧高烧未退,这可怎么办?”
  “大夫说,若是今日子时之前大小姐还不能醒来,怕是就悬了。”
  “这几日,连老太君都来探望了好几次,难道大小姐已经快不行……”
  “胡说,大小姐肯定不会有事的!”
  陆凌芷感觉脑海沉沉的,思绪飘飘荡荡,耳畔有些人吵来吵去,格外的嘈杂。
  浑身软绵绵的,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阅读95lady.com难道……我已经投胎转世了吗?
  费了千钧之力,才勉强撑开眼皮,眼前的景物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
  这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装饰的略有些简单,但却格外的熟悉。这不是我出嫁之前在相府的沉香水榭吗?
  记得当年,诸位姐妹们都挑选了合适的院落,唯独把这个最偏远的水榭留给自己。从这里到相府的大堂,得走小半个时辰,也因此自己变得更加自闭,不喜走动。
  而眼前的这几个婢女,一个是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忍冬,一个是早就嫁人了的紫珠,还有两个则是在自己出嫁时留在了相府。
  这是怎么回事?忍冬不是三个月前就去世了吗,紫珠不是早就回乡下嫁人了吗?自己怎么会突然回到了未出嫁之前的相府?
  “大小姐醒了!”紫珠无意间发现陆凌芷已经睁开眼,讶声道。阅读http://www.95lady.com/
  忍冬连忙走上前,摸了摸陆凌芷的额头,声音里透着一股喜意,“大小姐,您可算醒了,还好现在已经不烧了。紫珠,还不快去请大夫来!柳儿,香儿你们去通报老太君和夫人!”
  能够再听见忍冬说话,陆凌芷心中微颤。以前因为忍冬不会说好听的话,一直冷落着她。直到自己出嫁,只有她肯跟着自己去受苦。最后还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叶府。
  “大小姐,您自从落水了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老太君和夫人们都急了,天天来探望……”
  忍冬絮絮说着,陆凌芷终于理清了思绪。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在三年前的初冬。那一次,她被陆凌兰戏耍推进水池。在寒冷的水池中泡了半天,差一点就离恨归天!后来因为没有调养好,还落下了病根。
  老天开眼啊!陆凌月!叶茂然!你们等着,我必然要你们不得好死!而且现在弟弟也还活着!云阳,姐姐发誓,一生一世都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任何的伤害!
  陆凌芷刚刚在心里立下重誓,门外便传来一个欢喜的声音,“哎呀,大小姐,您可算是醒了,可把奴婢担心死了!”
  来人也是陆凌芷的丫鬟,名叫迎春。陆凌芷曾经把她视作心腹,但她却早早背叛了自己。
  陆凌芷眉头一皱,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快,“刚刚醒来,便听见你这么嚷嚷,令人头晕!”
  屋中人俱是一愣。这是怎么了,每次迎春这么讨好卖乖,不都会得到大小姐欢喜么?以前的陆凌芷,确实是最喜欢迎春,但现在自然不一样了。
  迎春显然也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之色,面上却是更加柔和,诚恳道,“大小姐息怒,奴婢知错了,奴婢突然听闻大小姐醒来,高兴坏了,一时惊扰了大小姐,还请大小姐责罚。”
  陆凌芷没有做声,这个迎春,还像以前一样看似恭敬,实则满肚子坏水。几句话,就显得自己在无理取闹了。
  似乎料到陆凌芷本来就不会责罚她,迎春继续说道,“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来探望你了。”
  陆凌月,陆凌兰,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要见面了。
  这个迎春,就先留在手里慢慢收拾吧!
  
第3章 报仇,从你开始!
  
  压住心中的满腔恨意,陆凌芷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既然是两位妹妹,怎么还不快请进来!”
  报仇,就从现在开始!
  闺房中的纱帘被撩了起来,两个俏丽的女子走了进来。当先一人,便是陆凌月,她生得极美,穿着一身华丽的冬裙,看起来雍容华贵。
  身后的陆凌兰虽然也是美人,比起来却失了颜色。
  “长姐,自从你落水以后,妹妹天天都在菩萨面前祈福。如今姐姐总算是醒了!”陆凌月直接坐到了床边,望着陆凌芷的目光诚恳真切,看不出一丝破绽。
  若不是陆凌芷重活一世,还真要被她这样的伪装给骗了过去。记得前世,不管自己跟陆凌兰有什么矛盾,都是她从中化解。而自己也一度把她当做亲妹妹,没想到……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想起那日她说的那些话,陆凌芷不觉心冷。
  “二妹,你费心了!”陆凌芷心中越恨,脸上笑意越深,“祖母和爹爹都还没过来,二妹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凌芷自然明白二妹的关心和情意!”
  此言一出,却是让陆凌月有些赫然。她们急吼吼的过来可不是为了关心这个有名无实的长姐,而是……
  “凌兰,还不过来给长姐赔罪!长姐不管怎么责罚你,你都不准有丝毫怨言,知道吗?”陆凌月回头瞪向陆凌兰,接着对着陆凌芷说道,“姐姐,凌兰失手推了你,让你不小心摔进池塘。这都是凌兰的错,你随便罚她,我绝不会为她求情!”
  陆凌兰这才挪了两步,走到陆凌芷面前,心不甘情不愿道,“长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请你责罚!”
  陆凌芷脸上不由泛起一丝莫名的笑容。前世就是这样,赶在爹爹祖母来之前,认错道歉,自己也没有再追究下去。当然了,就算现在自己想追究,爹爹虽然会责骂陆凌兰,但更会觉得自己不顾姐妹情意,自己也会更加不得家人喜欢。
  但是,想要这样结束?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三妹,哪有责罚不责罚的事情?你毕竟是不小心嘛!快快坐下来吧,外面天冷,你看你,急急忙忙的来,只穿了这么薄一件衣衫。”陆凌芷强撑起身子,亲切的拉住陆凌兰的手,笑吟吟道,“忍冬,还不快再搬个暖炉进来。可别把二妹三妹冻坏了!”
  忍冬脸上闪过一抹为难,“大小姐,您忘了?我们这里只有一个暖炉,而且外面便是池水,比别处更冷,两位小姐,还请担待。”
  “两位妹妹,我刚刚醒来,脑子还迷糊的很,倒是忘了这件事情,让你们见笑了!”陆凌芷黯然说道。
  “你还想要几个暖炉,你还真当你是大小姐了……”陆凌兰习惯性的嘲讽。
  “凌兰,你别乱说话!”陆凌月连忙打断她,这当然不是为了维护陆凌芷,而是祖母和爹爹等下就过来了,听见可就不好了。说着,又歉意的对陆凌芷笑道,“三妹乱说话,长姐别放心上。等会我让人送个暖炉过来…”
  “二妹,这怪不得三妹妹!”陆凌芷眼看她又要大演姐妹情深,连忙打断她。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够门外的人可以听见,“那天都是我不对,三妹妹现在怒气未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不该阻止三妹妹和叶茂然见面。我只是觉得,三妹妹毕竟还小,跟一个男子私下会面对声誉不好。又没有人陪着,万一路上遇见了歹人……”
  陆凌兰顿时横眉竖眼,冲着陆凌芷吼道:“陆凌芷,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要跟叶公子私下见面了!”
  
第4章 贱人,给我跪下!
  
  “三妹妹,明明就是你……”陆凌芷话说了一半,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三妹妹,你放心,等下祖母和爹爹来了,我一定不说你是因为这件事把我推进水池,你放心吧!我就说是我骂你!如果说是我骂了你,你就不会被爹爹责骂了!”
  “哼!”闺房的门,突然被推开,门外站着的老太君阴沉着脸道,“芷丫头,你倒是对她姐妹情深,就怕人家不领情!”
  “祖母,您怎么来了?!”陆凌芷惊讶的瞪着眼,好似自己真的不知道外面站着人一般。
  她演戏演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刻。重活一世,难道她还记不得祖母大概是什么时辰来的吗?
  前世,祖母也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听见里面姐妹情深,后来进来了也就没有责骂陆凌兰。爹爹优柔寡断,继母面善心恶,在这偌大的相府里,她唯一能够借力的,也只有这位慈祥又严厉的祖母了。
  而陆凌月和陆凌兰却是真的惊讶了,她们根本不知道,祖母是在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道里面这些对话被听见了多少。
  “老身要不是早点来,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样的孙女!私下想跟男子见面,被阻止了就出手将自己的长姐推进池塘!好啊,真是好啊!”老太君气得发抖。她最看重的就是女子的名誉了,如今听见这种事情,又是生气,又是失望。
  陆凌兰最怕的就是这位祖母,连忙跪在地上,神色慌张道,“祖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祖母,凌兰她虽然不懂事,却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陆凌月连忙求情,跪在了地上。
  陆凌芷也是一副恨不得从床上爬下来的样子,“咳咳……祖母,怕是您听错了……咳……咳……”
  看见陆凌芷一张小脸咳的通红,老太君对这个平时不怎么在意的孙女突然升起一丝怜惜之情,理都没理跪在地上的两姐妹,坐到了陆凌芷的床边。“芷丫头,你刚刚醒来,躺着,不要下床了!老身知道你是不想她被罚,但她竟然敢干这种出格的事情,不让她长点记性以后还真不知会错到哪个地步!”
  说着,回头对着陆氏姐妹道,“月丫头,你也起来。就让她好好跪着,反省反省!”
  陆凌月见状,也只好无奈的站在一旁。
  “画梅,等下从府库里挑两个好的暖炉,给大小姐送过来。这般冷清,哪里像相府大小姐的闺房!”显然,老太君已经在门外站了好一会,连前面这句也听见了。
  陆凌芷抿着唇,眼眶闪烁着泪光,“祖母,你待我真好,让我想起了娘亲还没去世的时候,也是这般,时时刻刻把我记挂在心上。”
  老太君闻言,心中不由对陆凌芷更加怜惜了。
  “凌兰,你怎么跪在地上?”门外,姗姗来迟的陆夫人惊怒问道。
  她身旁,正是陆凌芷的父亲,大兴王朝丞相陆元兴。
  老太君不急不缓道:“老身让她跪的,你有什么意见?”
  

嫡后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嫡后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傲世九天15章(第15章 韩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原标题:傲世九天15章(第15章韩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小说:傲世九天第15章韩家年轻一辈第一人韩岳回到房间里,心口有些痛。父子之间,落到这样的境况,他如何能不心痛?虽然父亲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韩岳相信,自己找过父亲,那么他一定会保护好姐姐。就算林家真来提亲,他也会阻止。韩岳相信他父亲!而且,在整个韩家,只有两个人能保护好姐姐韩钰。一个是韩岳闭关的爷爷,另一个就是他父亲!爷爷闭关不谈,自己父亲虽然颓废如斯,可一旦说话,就算大伯他们也不可能不理会。有了父亲的保护,韩岳这才能够放心的离开韩家而没有后顾之

  • 遮天魔道15章(第15章 归柳门)

    原标题:遮天魔道15章(第15章归柳门)小说名称:遮天魔道第15章归柳门傅语嫣的一番话语,着实难以让风啸天拒绝,良久之后,低叹一声:“日后还望世界多多照顾!”“好!”傅语嫣闻言心底竟然涌起一股难言的喜悦,这种感觉着实让其羞涩。……接下来的日子之中,除了赶路,还是赶路。风啸天与傅语嫣两人不停的向着东方移动,在地球楼兰古国不过弹丸之地,可在九州大世界却是纵横百万里领域的强大国度,当然这样的领域相比东方九州之内的诸多国都也不过蝼蚁而,两个世界到底存在什么联系?这是空闲之余一直困扰风啸天的问题,于是风啸

  • 重生之嫡女妖娆15章(第十五章 离府)

    原标题:重生之嫡女妖娆15章(第十五章离府)书名:重生之嫡女妖娆第十五章离府“恨,我怎能不恨,可我恨又能怎样,那人如今不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何姨娘突然笑道,只是那笑意却很是凄凉。随后,又见她抬起头看向絔禾说道,“妾身不知道大小姐今日过来同妾身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妾身奉劝大小姐一句,你是斗不过她的。”“斗不斗得过,不试试怎么知道?”絔禾挑眉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何姨娘一怔,喃喃的说道。“姨娘的绣活真真是极好,以后絔禾一定要多来请教姨娘,还望姨娘不要嫌弃的才好。”絔禾十分满意的勾了勾唇角

  • 天煞15章(第十五章)

    原标题:天煞15章(第十五章)小说:天煞第十五章而叶天便行走在红色的雾气之中。见不到路,见不到天,可是行走在其中却是实质的。“怎么回事?”叶天心中一惊,“按照本质来讲。一炼出魂之后,丹田之中就会出现一个气旋。气旋转动就能修炼魂力,而如今我明显炼出了魂力,可是气旋呢?”丹田就比如一辆汽车,而气旋就是一个发动机,没有发动机。这台汽车就相当于一个模型,只能看,不能跑。现在没有气旋,叶天根本运转不了魂力。固然他的魂力再怎么强大也无用。“难怪!刚才我和黑蛇打斗的时候,一直都使用不出魂力。原来我体内根本没有

  • 危情游戏:宝贝,别玩火15章(第15章 尤物,我要下手了!)

    原标题:危情游戏:宝贝,别玩火15章(第15章尤物,我要下手了!)小说名称:危情游戏:宝贝,别玩火第15章尤物,我要下手了!虽然处在黑暗当中,可是她却仿佛看见那灼灼的眼睛透出冷讽。心暖抬头看去,嘴巴瞬间张大,仿佛见鬼了一样。感觉到她的异样,荣皓南抬头疑惑的看向前面的男女。瞬间他的眼睛也瞪大,“皓然……”荣皓然冷笑:“荣家卑贱的二少爷,有事?”当着自己心爱女人被折磨侮辱,饶是性情再好的他,这时也变的狂怒起来!心暖一惊,一把拉住他,“皓南,不要和他计较,不值得!”“贱人生的不愧是贱种,居然会躲闪到贱

  • 别宫斗了,玩吧!15章(第十五章:贵妃太忙了!)

    原标题:别宫斗了,玩吧!15章(第十五章:贵妃太忙了!)小说书名:别宫斗了,玩吧!第十五章:贵妃太忙了!闻言,殿内众人都是一脸莫名,却见沈环将嘴唇一抿,再一啜,然后几个响亮的“屁”便响了起来。“……”歌阑与飞烟一阵无语,这皇后也太会糊弄人了,亏地她们俩当时还为皇后忧心忡忡的。对面的许丰忍不住摇头一笑,乐潇泽也不禁微微弯了唇角。“行了!”乐潇泽下了榻,径自往殿外走去,“时辰不早,皇后也早些歇了吧。”沈环转而跪向殿门,“贫妾恭送圣上!”声音中似是轻松了一口气,乐潇泽脚步一顿,回头看了沈环一眼,看来这

  • 霸汉15章(第十五章)

    原标题:霸汉15章(第十五章)小说书名:霸汉第十五章杜茂的心仿佛也像冰一样融化了,对于死亡,他并不在意,自从他懂事以来,还从来都未曾害怕过死亡,他只害怕这个世界越来越黑暗,人情越来越淡薄,他害怕这个世态炎凉的世界将芸芸众生推向万劫不复之境。是以,他奋发图强,他惩奸除恶,浪迹江湖……他一直在寻找,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寻找什么东西。不过,这一刻杜茂知道了自己所寻之物是什么,所以,那双虎目之中竟淌下了两行热泪。“谢谢,谢谢乡亲们!”杜茂突然之间高声呼道:“得见乡亲们如此,我杜茂虽死无憾……”“好!好汉子

  • 无上剑道15章(第15章 内门高手)

    原标题:无上剑道15章(第15章内门高手)小说名:无上剑道第15章内门高手“呼!剑字决的威力的确很强大,可是这种修炼中,真是一种折磨。每次消耗光罡气以及剑芒,至少需要一个时辰的恢复才行?看来,我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仅仅第一个字,火字。就让我承受不了。至于后面的字体,真难想象威力有多么恐怖。对消耗有多么大。”秦飞盘膝坐下,深吸了口气。他已经是炼罡境九层了,依如今的实力都无法承受第一个字的消耗。对于第二个字体,他甚至连半点期望都没有。而要想对第二个字体有野心,唯一的办法那就是提高实力,突破进入聚气境,

  • 穿越女配的反击15章(第十五章)

    原标题:穿越女配的反击15章(第十五章)小说名称:穿越女配的反击第十五章这条新闻在这个静谧的早晨一下子掀起了大波,新闻的题目是“校草闾丘旭尧疑似被戴绿帽,富家女江怡勾搭平民校草江邢上私家车。”,而配的图片就是江怡扶着江邢上车回家的时候拍下的证据。夏紫觉得自己心里一下子有了底气,她凭什么不能喜欢闾丘旭尧,明明是江怡自己不知道珍惜,明明有了未婚夫,还去勾搭其他人,其实江怡应该比她更恶心。“江怡,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江怡被夏紫突然而来的气势惊讶了,什么情况,为什么夏紫的战斗力指数一下子好像增加了不

  • 至尊归来之盛世妖后15章(第15章 我有师父了)

    原标题:至尊归来之盛世妖后15章(第15章我有师父了)小说名称:至尊归来之盛世妖后第15章我有师父了但魂落不知道这一点啊!不止一次被苏兮嫌弃,他魂落上仙的名都要被丢尽了,若是被昔日好友知晓,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他呢!而正是因为苏兮的拒绝,魂落偏偏生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拗之气,非要把苏兮收到自己门下!见死乞白赖的没什么用,魂落眼珠子一转,道:“丫头,你不是得了一件宝贝吗?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徒弟,我就告诉你那件宝贝如何使用,怎么样?”魂落口中的宝贝就是那条黑色的丝带,苏兮出来之后,本欲瞧瞧它的功能,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