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皇妃,红杏要出墙在线阅读

2017/12/28 0:16: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皇妃,红杏要出墙

第1章 :杨柳岸初见

 郊外田野,郁郁葱葱,两人身影是那样快乐,骑在骏马上的那种风姿竟然一点也不属于男儿郎,只是那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让正在烤着鹿肉的两人齐齐地抬头望向了那片笑声。皇妃,红杏要出墙在线阅读

 “皇兄,可想与这两人比试一番?”一个锦带束发,一身青玄长衫却在袖口处绣着精致兰花图的男子,笑意吟吟的开口。

 “走。”没有收回目光,那个纯白色的衣袂就遗立在风中了,俊俏的脸上一双丹凤眼透露出了他的兴奋。

 “衣若,有两个讨厌的人在跟着我们。”穿着青兰的翩跹少年回头,风起,发丝凌乱,一双秋水眼,闪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慧黠。

 “娄蓝,我们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师父今天还让我们去查宁老贼的事情呢。”月牙白色的眉如远黛明显是一个少女模样,但是那行云流水的调转马头,竟然有着意想不到的意气风流。95女性网

 娄蓝紧随其后,但是刚刚稳住了马匹,两个贵气天成的人竟然挡住了他们唯一的路。

 “两位少年,我们也是来到这里采风的,不嫌弃的话,还请和我们一道享受刚刚烧好的鹿肉。”青玄色衣衫少年带着一脸的诚意并未插穿他们本是女儿身的两人。

 “我们赶时间,让开。”娄蓝看着青玄衣衫少年,没有理会,只是压低了声音说。只是却不明白为什么对面的两个少年竟然憋着满怀的笑意,仿佛自己说了什麽最可笑的笑话一笑。

 “是吗?”白衣少年开口,儒雅的声音让一直没有发言的风衣若抬起了头,狭长的丹凤眼中充满了探究,两人四目相对,相识而笑,一份互相欣赏的从彼此的心中升起。版权http://www.95lady.com/

 “自然是。”风衣若自然地说着,手里一直没有放松缰绳,柔和深沉的声线,竟然让人说不出一种的坚定。

 “那么想必兄台也不急于一时吧?”白衣少年依旧还是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只是一双丹凤眼中竟然充满了一种渴望,甚至于自己都不知道的一种渴望。

 “十万火急,对不住了兄台,他日有缘再见。”风衣若直接一拉缰绳,身下的马吃痛,竟然一下子转向了边的树林,快马扬鞭,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洒脱。

 雪而瞪了一眼,眼前的贵气的二人,紧跟着也就直接追随着那一抹已经快要消失的月牙白。

 “兄台,可愿意告诉在下,姓氏?”青玄衣衫的少年看着已经绝尘而去的女子,一脸的惋惜,便用足了内力,以便于远处的两人能够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明http://www.95lady.com/

 “风衣若,娄蓝。”本以为不会得到回答,但是却还是伴着丝丝的春风得到了两个人的名字。

 “风衣若?娄蓝?”青玄衣衫的青年用探询的眼光看着骑在马上微笑的白色衣袂的少年。

 “苍峰,你觉得哪一个是风衣若?”丹凤眼中竟然出现了一抹温柔。

 “皇兄,这个臣弟认为风衣诺是那穿着青兰衣衫的女子,精灵的眼睛看着就是风一样的女子;而那个淡淡的女子,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一切在她做来都是那么的完美。想必就是娄蓝了。”慕容苍峰这离国的亲王,而被它一直成为皇兄的人自然是离国当今的皇上慕容宇宁。版权http://www.95lady.com/

 “你何时也会这般夸奖一个女子了?”慕容宇宁的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自己家的兄弟自己还是了解的,从小到达,恐怕能够让他夸奖的女子就是一只手也可以数的过来了。

 “皇兄,我”青玄衣衫,一脸为难地看着淡然的慕容宇宁,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不必多说了,既然你喜欢,那么为兄便会给你讨来。”慕容宇宁看着远处山上的密林,郁郁葱葱竟然没有一点缝隙,这是他离国的江山,而且将来也必须是离国的天下,这个天下永远都不会改姓,至于那些妄想江山易主的奸佞,他慕容宇宁一个也不会放过。

 “谢皇兄,只是我们也只是知道一个姓名,并不知是那家的小姐啊?”慕容苍峰一脸的无奈,俊美的脸上竟然有几分可惜。

 “无妨。青城青夜。95女性网去给朕查清楚两人的家室。”慕容宇宁一声令下,不知从何地竟然冒出了两个穿着黑衣的少年。两个少年一个是手握折扇,一个则是腰间配着坚韧的长假,手不离剑一刻。

 “是。”两人同时抱拳,继而无神无息地隐没在了树林里面。

 “苍峰,这回可是放心了?”微微清风吹起了高高束起的乌发,慕容宇宁开口询问,狭长的但分管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迷离和美丽。对面这个是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兄弟,谁说帝王家没有真正的兄弟,他们就是要开创先河,让世间所有的人都看看,他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兄弟的。

 “那是自然。”慕容苍峰迎上慕容宇宁的眼睛,随即莞尔一笑,竟然有些孩子气。只是在那双俊美的眼睛下,有很多东西在流转。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看看我们的鹿肉是不是被烧成灰烬了。”策马驰骋,两个少年你追我赶,竟然同时下马来到了火堆旁。

 “很久没有出来了,你的马术还是一流。”慕容苍峰带着几分洒脱撩起长衫,席地而坐。

 “小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总是同时到达。”慕容宇宁其实知道,慕容苍峰只是故意让着自己罢了,不然也不会在得知父亲驾崩的时候,从郊外一路驰骋到了皇宫的玉阶,父皇有幸看到了他,而自己只是差了那半柱香的时间就和父亲阴阳相隔了。

 但是事后,他们却依旧还是很好的兄弟,因为他们从来都是很好的兄弟,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这样的事实,即使是皇位在前也不能够改变。

 “苍峰,其实我们都知道你或许比我更适合当一个帝王。”慕容宇宁缓缓地开口,似乎是隐忍了很久的一句话。

 “皇兄,你是在质疑父皇的决定吗?”慕容苍峰俊美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这个新皇。

 “皇兄,父皇知道我生性散漫洒脱,不愿为这些事情所累,说起来真的是父皇偏心于我了。”慕容苍峰洒脱的笑容映衬在这明亮的火光下竟然看不真切。

 “倘若有一天,我累了,你可愿意为了我走上那个让人称孤道寡的位置?”狭长的丹凤眼闪过一丝心疼,自己都不愿意走下去了,怎麽又能够让自己最爱的弟弟替自己走下去呢?

 “皇兄,自然不可能走到孤家寡人的地步。我会一直陪着你。”慕容苍峰随意地翻烤着架子上的鹿肉,好似说着最平常的话,却让慕容宇宁露出了温文尔雅的笑容。

 慕容苍峰凝视着这样的皇帝,也不知道柔情的皇帝,拥有了这生杀与予夺的大权之后,能否很好的利用。只是这个时候,慕容苍峰只是慵懒一笑,将考好的鹿肉递给了慕容宇宁。

 “皇上,已经查明。”两人说话间,一阵风声飘过,两个黑衣人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是什么人?”慕容宇宁温文尔雅的声音在空旷的草原里响起,竟然带着点迫不及待的感觉。慕容苍峰只是微微抬头,眼底也抹不去的探究。

 “风衣若是云家的大小姐,娄蓝是幕家的千金。”两个人看到自家的皇帝和自家王爷眼底的兴奋,停顿了一下沉声说到。

 “是吗?”慕容宇宁眯起丹凤眼竟然闪过一丝怀疑。

 这两家可是大离国最大的商家早就听人说过,两家只得一女,如此看来即使是皇家也没有办法直接就据为己有了。看来事情还真是有些难办了呢。

 正在慕容宇宁思索的时候,慕容苍峰却陡然站起身来,整理好衣衫,竟然行了君臣之礼,他们之间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何曾行过这样的礼数。

 “有什么事情,站起来说便是。”慕容宇宁的声音是压抑吃惊下的温柔。

 “皇兄,既是如此,臣弟愿意娶娄蓝为妻,做臣弟唯一的王妃。”慕容苍峰知道在这个男人为主的社会中,这样的想法要过于特立独行,但是他也见惯了皇兄的那些女人为了得到那人的一眼眷顾花费了自己多少年的韶华时光,自己既然真的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些便也就都能够理解了。

 “苍峰,此事,你尚未了解这个人又怎能轻易就”慕容宇宁想说的话,在看到了慕容苍峰那眼底的欢喜的时候,生生断了话语。那样的心甘情愿的眼神,唯恐自己不能够成全的样子,好吧,既然他喜欢,他就恩准了他又如何。

 “好了,我答应你。”慕容宇宁没有在多说什麽,只是微微一叹气,这十几年来,自己这个意态风流,喜欢游山玩水的弟弟终于要稳定下来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谢谢,皇兄,只是皇兄何不就此要了那个风衣若?”慕容苍峰起身,青玄衣衫透露出一种洒脱。

 “说的也是,只是她可做我的皇后吗?”慕容宇宁想起那个秋水剪目,那里面盛满了纯真,后宫之中,中宫空缺,让不少的老臣惦记着,况且这个云家也是离国最大的商贾,这样国库的空虚是不是也能够得到一时的补给呢?想到这里,慕容宇宁微微一笑,丹凤眼中尽是对于天下的掌控。

 “好,那我明天就下旨。”慕容宇宁考虑了所有之后,终于用儒雅的声音,低沉地说到。

 

 

第2章 :圣旨命难违

 “师父,你可是找到了宁老贼藏匿脏银的地点了?”风衣若翻身下马,利落的像是一个七尺的男儿一样,那手中的折扇应声而响,竟然是翩跹美少年。

 “是,就在城西的一处破庙里。只是此次防守很是严格,不知道这次做起来还会不会得心应手了。”说话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自有一种成熟稳重,鹰一样的眼睛好像是充满了一种嫉恶如仇的快感,但是却也闪现着一种担忧。

 “没事,师父,你要相信师姐的实力。”娄蓝一个箭步走到了师父的面前,秋水剪目流转着一种风采,这丫头总是这么的无忧无虑,不得不说,虽然风衣若做事情要比这个鬼丫头稳重的多,可是没有来由的,自己总是对这个粘人可爱的丫头更是多几分怜爱。

 “好了师父,既然知道了地点,剩下的事情还是依旧交给我们吧!”风衣若缓缓地张口,没有一点的拖泥带水,而且竟然给自己一种安心的感觉,中年男子不得不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对面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

 “恩,小心行事。”中年男子鹰一样的眼睛盯着风衣若。却在低头的瞬间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宠溺地看着娄蓝。

 “师父,那我们便先回府了。”风衣若像是没有看见师父这样的转变,连语调也没有改变地说。

 “好,天色已晚,你们切记不要走小路了。”中年男子理了理娄蓝的头发,然后微笑着叮嘱竟然不在看风衣若。

 “师父,那我们就走了啊。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娄蓝看着风衣若转身,迅速地跟中年男子告别了。青兰衣衫一转便已经踏门而出。

 只是他们刚刚离开,憋在胸口的血就从口中涌了出来,这也是自己今日为何不敢看着风衣若的原因,这个女子太聪慧了,一旦自己有一点点的不同,都会让她发现,中年男子手扶住身后的椅子,竟然有站立不稳。他迅速地调整好呼吸,如鹰般的眼睛在黑暗的夜里散发出冰冷的光芒。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老爷都担心死了。”蓉儿守在朱红大门处,看到了月牙白色的俊俏少年,赶紧跑到了马匹前,焦急地说。那双三寸金莲鞋竟然跑掉在了半路上。

 “急什么,本小姐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风衣若看着这样狼狈的丫头,竟然难得的笑了笑,在外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少年,在这座风府里,她却是一个温婉的女子。

 “小姐,都已经子时了。”蓉儿看到小姐脸上的微笑,不禁也是错愕,若这小姐真是个少年郎,也不知道有多少姑娘都要为了他待嫁闺中了。

 “穿好鞋。”风衣若将马交给管家,手握折扇在月色下竟然不似人间之人。

 “奥。”蓉儿回头匀称的小碎步,速度却是极快的。

 “好了,我也困了,你也回去休息吧。”风衣若淡淡地吩咐着,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是风府中唯一一个闺房,红木大床,雕刻着精美的兰花,精致的绣花枕上也是绣着绝美的兰花,桃红色的帷幔,配以紫色的流郁竟然相得益彰,临窗而立的屏风上竟然是画圣的墨笔,那画圣却很少画这样的兰花。香炉是兰花的形状,从各个叶片中冒出了清新的气息。

 这一路将娄蓝送回了家,然后又慌忙地赶回自己的家,竟然全然忘记了白天曾经遇见了两个贵气天成的男子。

 “小姐,小姐赶紧起床吧。”蓉儿慌慌张张地打开了门,绕道了屏风的后面。

 “什麽事?”蓉儿虽然是个丫鬟但是行为举止甚是端庄,一般人家的小姐也没有这般的韵味。只是今日却是这样慌张。

 “小姐,圣旨到了,要小姐接旨。”蓉儿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一道圣旨到了这里,只是看着太监那一脸谄媚的样子,估摸着也不是什麽坏事,只是怎么就感觉这么奇怪呢?

 “恩,梳个随云髻就好了。”风衣若起身穿好衣服,一身端庄却不失随性的红色裙儒,衬得风衣若白皙的脸更加的有神韵,坐在梳妆台前的她竟然眼中还是那样的随性。

 “好了,小姐。”梳理完毕,蓉儿看着镜子中的风衣若也不得不叹息,不论怎样的装扮都不能掩饰了小姐的随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中宫虚位已久,云家小姐,天生丽质,心地纯善,实为皇后之不二人选,册封仪式将于十五日后举行,钦此。谢恩吧,云家小姐。”太监那尖锐的声音盘旋在云家人的头顶,人人连抬头都不敢抬一下,跪着的重人更是没有人起身接旨。

 “小女风衣若谢主隆恩。”风衣若伸出手,白皙的手指,在触碰到那道金黄色的圣旨的时候几不可见的有些发抖。

 “恭喜皇后娘娘了。”太监当然没有感觉到风衣若的变化,只是对于每一个女子能够直接登上那样一个位置也算是光耀门楣了吧,要知道很多人是挤破了脑袋也拼不来一个后宫之主了,自此就只有云家小姐,母仪天下。

 只是在风衣若不知道的时候,娄蓝也同样接待了一道圣旨。

 只是娄蓝却没有风衣若这样的深沉,她却依旧只是傻傻地跪着。

 “草民,代女儿接旨。”幕家老爷抬头一向精明的眼睛竟然有些浑浊,他收敛所有的情绪,只是平静地接过了太监手中的金黄色圣旨,这是幕家几百口人的性命,为了幕家,他也只能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交给别人了。

 “请王妃好好准备,十五日后将和皇后一起举行册封大点,王爷能够享受帝王的仪制也算是分光无限了。”太监感慨地说,随后柔媚地转身,刺耳的女声竟让娄蓝没有来由的想要呕吐。

 “爹,怎么办,我不想嫁给王爷,那个人是什麽样子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能就这样嫁给一个我都不认识的人呢?”娄蓝拉着幕老爷的手,秋水剪目中竟然有泪光在闪烁,让幕老爷说不出的心疼,只是他只是一介商贾,没有朝廷中的势力,更何况就算是有,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也没有人愿意抗旨不尊啊。

 看着一向精明的父亲都忍不住的摇头,娄蓝突然慌张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她跑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片的竹林,顺着蜿蜒的小路走进去,石台上的棋子还没有落完,她独自坐在石凳上,初春时节突然也感觉不到一点点的寒冷。

 “娄蓝,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风衣若踏着缓慢的步子走进了竹林,刚刚才接到了幕老爷的通知,自己就赶紧马不停蹄地赶来了,生怕这个娄蓝出什么意外,竟然连自己红色裙儒也忘记换成了一袭长衫,不过也无妨了,以后自然也不会再有这样驰骋于路上的自由了,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竟然快要成为皇后了。

 “衣若,怎么办,我就要嫁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了。”娄蓝头也没有回就知道来的人一定是风衣若,这个时候也只有她才能够找得到自己。

 “我也是啊。”风衣若知道娄蓝要嫁的人是满城都称赞的王爷,一个洒脱不羁的王爷,一个声称自己这辈子只娶一人的王爷,这和自己相比是多麽幸福的一件事情啊。而自己要嫁的人竟然是那个拥有无数妃嫔的人,她岂能愿意,可是她又岂能让自己的爹爹,让云家几百口人陪着自己丧生呢?

 “你也是?”娄蓝吃惊地抬头,怎么一夜之间两个人就都要嫁人了吗?

 “是啊,我也是,而且我是要嫁给当今世上权利最大的男人呢。”风衣若伸手拿起一枚黑子,轻轻地落下。

 “你是说,你,你要嫁给皇上?”娄蓝吃惊地看着此刻从容的风衣若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是皇上呢。”风衣若平静地开口,纤细的柳叶眉下,一双眼中竟然布满了怆然。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娄蓝不知道原来风衣若比自己的情况还要的危急,只是她既然能够站在这里想必也是想好了办法的吧。娄蓝对风衣若从来都是这样的信心满满。

 “嫁给他。”风衣若嘴角上扬竟然是在笑吗?娄蓝一时间怔住,风衣若永远不会认命,只是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竟然将自己交付给一个有着三宫六院的男人吗?

 “衣若,你就打算这样就给那个你连认识都不认识的男人?”娄蓝焦急地看着一脸平静却独独给人一种怅然的风衣若。

 “我们认识他,我们的师父,也是他们的师父,他们是我们的师兄。”这也是风衣若肯真的接受那个男人的一个原因,因为她相信师父教导出来的徒儿一定是一个正人君子,只是她还是不会甘愿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的,既然如此她要好好行使自己手中这母仪天下的权利。

 “衣若。”暮雪紧紧握住风衣若的手,既然两个人曾经发誓,要彼此相依,那么今日她若踏进那权利的中心,那么她便随着她一起走,谁也没有办法欺负他们姐妹,即使是帝王也 不行。

 “好了,如今我们也只剩下这一条路可以走了。”风衣若看着娄蓝脸上刚刚还哭过的痕迹,有些心疼却别无选择。

 

皇妃,红杏要出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皇妃 或 红杏要出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如秋色第2章怕生孩子的大小姐“薛小姐,您要出去吗?”看着打扮入时的薛婉宁才来公司没一会就一幅要出门的样子,白秘书连忙叫住了她。薛婉宁本来面带喜色,见状微皱眉头问:“有什么事吗?”“那件事”白秘书欲言又止,犹豫着两边看了一下。薛婉宁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折身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一间豪华但中规中矩的办公室,是白秘书的大老板也就是薛婉宁的父亲薛秉真生前使用的,正如薛秉真稳沉的为人一样,但薛婉宁则觉得这间办公室太过古板,但也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爱如星光第2章成功怀孕邓芳很意外,少爷昨天才来过,今晚怎么又来了!一时间豪宅里的人都忙碌起来,不得不赶快准备好一切!阮白觉得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难以启齿提出次数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条考究的黑色西裤,上身一件白色衬衫,进了别墅,便直接来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说话,呼吸都很轻!屋子里空气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恐怕都会发出不小的声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装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视线注视着眼睛上绑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神秘老公第2章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我送她进去。”三秒后,顾凌擎改了口道。他松开手,往后推开了一步。“不行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尚中校担忧的提醒道:“首长,您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副统知道了,我们不好交代!”“少废话,谁进去不是危险,留下待命。”顾凌擎果断的命令道。“可是首长……”尚中校还想说什么。顾凌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尚中校闭嘴了,无奈的颔首,“是。”顾凌擎拽过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着她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二章撕逼“既然你不想,那为什么要结婚?你要知道你结婚了以后我们两个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经常见面了。”“如果不是她逼我的,我才不会跟她结婚呢。”徐嘉良有些口无遮拦的说出这句话,随后一个翻身将秦梦瑶压在了身下。“亲爱的,你的未婚妻真的来了。”秦梦瑶双手抵住徐嘉良的胸膛,指了指卧室门的方向。“怎么可能,我刚刚把她送走,怎么……”徐嘉良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向门口,“心安,你怎么来了?”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瞬间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同床宠妻第二章偷看长腿叔叔洗澡“额……呼。”熟睡中的乔汐晴猛然间睁开眼睛,一个机灵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擦了擦额头一层密实的细汗,又是这个梦。梦中,她跟一个男人无尽缠绵,虽然是梦,情景却太过于逼真,乔汐晴现在都还能清醒的记忆梦中那男人犹如冷漠如鹰的眼眸,他身上炙热的温度,自己身体被撕裂的痛楚,都逼真的像是自己真正经历过的一样。乔汐晴长长的舒了口气:“又是这个梦。”近日来,乔汐晴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做着这种梦境,难道是春天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2章服务太好了“为什么?难道她变心了?”百里翰冷眼看他,“为什么你不猜是我变心?”“像你这种感情单细胞动物,怎么可能做出变心这么复杂的事情!”百里翰自嘲,“连你都不相信我会变心,难怪她笃定我会等她。”“等她?”百里翰又喝了一口酒,“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邀请她去英国,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她才告诉我,让我等她五年。”邵天晟眉头一皱,“然后呢,你同意了?”“我跟她说,如果她坚持要出国,我们俩之间就完

  • 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之第1章 老公出轨【1】

    原标题: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之第1章老公出轨【1】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真讨厌,非得逼着人家说

  • 小说《踏进围城心如水》之第一章 被赶出门的孕妇【1】

    原标题:小说《踏进围城心如水》之第一章被赶出门的孕妇【1】小说:踏进围城心如水第一章被赶出门的孕妇入夏,一场倾盆大雨冲刷了夜色。城南的高级别墅区里,单薄的身影被人从门口推了出来跌坐在雨水中。“妈早跟你说这丫头长的像狐狸精似的,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你看看!你不过走了三个月,她就怀了别人的孩子。”妆容精致的中年女人一脸不屑的咒骂道:“离婚!我们贺家不要这种贱人。”一旁的英俊的年轻男人眼神痛楚,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化验单。“婳婳……孩子是谁的?”大雨落在脸上,颜婳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然而她心里却越来越亮,所

  • 小说《缘只为你存在》之第一章、媚而不骚【1】

    原标题:小说《缘只为你存在》之第一章、媚而不骚【1】小说:缘只为你存在第一章、媚而不骚莫耶穿着程北航的衬衣站在镜子前面,宽大的衬衣下摆堪堪遮住她的翘臀,长腿上的皮肤把纯白的衬衫硬生生衬托得粗糙黯淡。阳光从身后的窗口照射进来,洒在她的身上,衬衫变成了半透明,光线透过衬衫在她的身体上勾勒出动人心魄的轮廓。胸前的樱红、优美的腰线、起伏的翘臀、还有下面……莫耶对着镜子笑了笑,笑容妖媚。很好,她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这个状态,和一个月前刚刚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不枉她花了那么多钱来调理身体、养护皮肤。人,

  • 小说《心动情至深处》之第一章 医院撞破【1】

    原标题:小说《心动情至深处》之第一章医院撞破【1】小说:心动情至深处第一章医院撞破辛晴出了电梯拼命往病房跑,父亲刚才打电话告诉她人去了,母亲三个月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医生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突然,明明下午她来送饭的时候,母亲还好胃口的喝了碗粥,怎么晚上就……午夜的医院安静的像座死城,刚拐进重症区,就听到医生值班室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急促的呼吸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尤为清晰。辛晴放慢脚步,母亲的病房就在值班室旁边,她悄悄往虚掩的门缝里看去。“她终于死了,准备好做辛太太了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