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娇妻小宝贝在线阅读

2017/12/27 23:18: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娇妻小宝贝

第1章 拯救孩子

 漆黑的晚上,星空只上看不见半点的光芒,在一所庞大庄严的欧式建筑屋内,灯火通明,约十个人坐在其中。推荐http://www.95lady.com/

 其中,为首的便一男一女,女的皮肤雪白,五官精致,身穿着纺纱白裙,脸上带着丝丝憔悴,一头黑长直发披在肩膀之上,脸上看不见半点的笑意。

 男子搂着女子的肩膀,两人一看便知道关系不简单,事实上两人是夫妻关系,虽然还不没有正式的登记结婚,但两人的名义和感情早已经被大家公认了。

 男子长得很是英俊,短头发,发尖有些长,刚好到眉毛之上,高挺的鼻子,魁梧的身子,身穿着黑色的西装,在胸膛的白色衬衣上挂了一支黑色的签字笔,他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与女子两人互相依偎着。

 男的名字叫齐延信,是一个著名的年轻企业家,表面上是一个富豪,但在背负后却操纵着巨大的权力,更是建了一个名为冷式堂的地下组织,女的名字叫黄依美,是齐延信的妻子。

 两人脸上都充满了一股忧愁之意,显然是有一件事情让他们担心。

 “没有事的,我会解决。版权95lady.com”齐延信亲亲的吻着黄依美的额头表示安慰着,只不过黄依美脸上却没有半点的笑意。

 “我们的儿子被抓走了,万一是被当成什么实验品的话……”

 “不会的,我不会让我们儿子有事的。”齐延信想起来也很是惊疑不定,这一切说起来也是很漫长。他们的儿子名字叫黄小达,从小就是智商超群,长的非常的可爱,可惜在昨天却是被人抓走了。

 而抓走的人赫然就是齐延信的外甥,齐文华。

 将头侧看向一边,齐延信挥了挥手招来了自己的手下,“鲁云,夏飞,你们两人迅速去追查,一定要保证孩子的安全,我想齐文华肯定是将他收藏在我们齐家的某一个房子之中。”

 “是的。推荐95lady.com“两名身穿西装的男子齐齐答应,这两人一直跟着齐延信有许多年,也和黄小达这孩子非常的熟,这一次出了事情他们也是非常的担心,当下便是走了出去拨打电话,或直接出门搜集当日失踪的信息。

 一个身穿红色运动服的女子走了过来安慰着黄依美,“没有事情的,齐总一定会顺利将小达带回来的。”

 看了看眼前这女子,黄依美会心一小,这女孩名字叫红玫,负责保护黄依美的安全,两人平时的相处更像是姐妹一样。

 只不过黄依美还是不放心,他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被齐文华抓走的,而齐文华多年之前为自己的父亲黄密研制一种特殊的药物,名为金轰,而黄小达便是其中的实验品,为了检验金轰的攻击性。

 自己父亲的手段黄依美可是知道,所以显得更是担心。

 一双水灵灵的双眼微微有些湿润,拉了拉坐在身旁的一个身穿蓝色休闲装的男子:“浩哥,你可以帮我吗?”

 “我当然会帮你了,而且谢冥也会帮你。”墨浩笑了笑,他和黄依美是多年的好朋友,以前的他更是喜欢过黄依美,只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墨浩现在将所有的事情都放了下来,一心帮助黄依美,齐延信两人救出黄小达。娇妻小宝贝在线阅读

 经过一晚的讨论,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决定,一有消息就前去营救黄小达。

 而当晚,在一个小房间之中,齐延信的弟弟齐子衫找上了他。

 黑色的环境,四处连半点的声音都听不见,两个男子就那样面对面坐着,齐子衫开口,“哥,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小达这孩子就不会出事了。“

 “我们都知道你是被逼的。“摇了摇头,齐延信知道,过去的齐子衫和齐文华一起为黄密工作,不过现在自己弟弟已经回头了。

 

 “你有找到什么消息吗?”

 “我已经查到了消息了,就在我们东郊区的一个别墅之中,哥哥,你代替我进去吧,你冒充我的身份的话他们应该不会发现的。”

 齐子衫提出了一个计划,齐延信,齐子衫两人长的非常的相像,只要语气和性格稍微改变一下就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来自http://www.95lady.com/

 听了齐子衫的决定以后,齐延信当下便同意了,也没有和黄依美商量,当晚半夜就是跑了出去,独自一个人前去救自己的孩子。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阳光晒落在黄依美的脸上,他忽然间就从梦中醒了起来。刚刚的她做了一个恶梦,自己的孩子被人杀了,不过一切还好,只不过是一个梦。

 黄依美着急地醒过来,额头上都是汗水,转过头,想要告诉齐延信,然而却发现…

 他不见了!

 黄依美立刻去检查洗手间,浴室,里面都没有他的身影,而这时,黄依美却发现了桌子上放着的戒指!

 那是他们的情侣戒指,他居然…摘了下来?

 心,顿时慌乱得不知所措,他这么做,是没打算要回来吗?

 难怪这几天他一直陪着她,难怪昨晚他对她那么依恋,原来…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要一个人去冒险!

 骗子!齐延信,你这个大骗子!如果你敢不平安回来,她一定会恨你一辈子!

 对了,鲁云他们…有跟着一起去吗?

 黄依美立刻去敲齐子衫的房门,她知道红玫在里面。

 齐子衫身体上的疼痛刚刚平息,也刚刚进入梦乡,然而突然的敲门声却猛然将齐子衫惊醒,这么急的敲门声,一定有急事发生。

 红玫立刻开灯,然后去开门。

 “美美?发生什么事了?”红玫看到她脸上的担忧急忙问。版权95lady.com

 “信呢?”黄依美立刻抓住红玫的手,“你知道信去了哪里吗?”

 “先生…不再你的房间里吗?”红玫一脸的疑惑。

 黄依美摇摇头,“他半夜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齐子衫猛然沉下眸子,“糟了,他一定是一个人去救小达去了!”

 不顾身上的伤,齐子衫立刻掀被而起,这个笨蛋,一个人去了有多危险他不知道吗?而且,他怎么知道小达在什么地方?

 除非他去找了齐文华,只是齐文华应该不会带他去找小达,除非是…

 齐延信为装成他的样子!

 正如齐延信了解齐子衫的惯用的手段一样,齐子衫也同样了解齐延信,他一向自傲,又不想连累别人,肯定是想自己去救自己的儿子。

 “红玫,你去联系鲁云他们,看看他们是否跟去了!”

 “我知道了!”

 红玫立刻拿起手机,拨着鲁云的手机号,然而根本无法接通,再拨谢冥的,甚至是墨浩的,都是一样的结果,最后,红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拨通了夏飞的,他主管情报,一般情况下,会留下来指挥。

 果然,电话通了!

 “小影?大清早打来电话,有事么?”夏飞的声音依旧沉静。

 “你那边有什么动作?”红玫懒得废话。

 “什么动作?”夏飞猜,她是来找齐子衫的,而夏飞不想让红玫为了齐子衫去冒险。

 齐子衫接过电话,这时候,他来问比较合适,“我是齐子衫!信呢?你们知道他去了哪里么?”

 “齐子衫?!”夏飞明显很吃惊,“你不是去找齐文华,然后一起去救老大了吗?”

 “我在家!”果然,他的笨蛋弟弟冒充他去了。

 “那去救老大的人是…先生?!”

 “他现在人在哪里?”看来,鲁云他们是跟着的。

 “先生已经找到老大了,不过貌似遇到了麻烦,鲁云他们已经赶到了!”靠啊,那居然是先生,他们还以为是齐子衫,还觉得让他死了也没关系?鲁云他们不会故意把先生害死吧?

 “告诉我地址!”齐子衫不顾形象的吼着。

 一旦被对方发现那不是他,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齐延信的,这个笨蛋,其中的危险性难道他没有考虑过吗?

 收到地址,齐子衫匆匆挂了电话,转身打算换衣服离开。

 “我跟你一起去!”红玫自告奋勇。

 “你把美美带到夏飞身边,然后跟夏飞一起保护美美,我们都不再,万一遇到那些忍者,即便我们救出了小达,也无济于事!”

 黄依美被抓,一样可以用来威胁他们!

 红玫点点头,其中的利害关系,她明白!

 黄依美颓然地看着齐子衫带伤离开,她没有很好的身手,所以不但不能帮忙,然而还拖大家的后退,她真的很没用!

 而红玫似乎看出了黄依美的内疚,于是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我们去夏飞那里,在他身边,我们就可以知道他们详细的情况了。”

 “红玫,你去保护我哥啊,我自己也可以去找夏飞!”

 红玫转头,妩媚一笑,“我们是一个组织,每个人各司其职,这样才能组成一个无坚不摧的团队,所以我现在的职责就是保护你,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黄依美怔住。

 “美美,你也一样啊,如果你被抓走了,那么先生就还要冒险去救你,所以好好保护自己,就等于是在帮先生了,你是先生的精神支柱,如果你出事了,先生一定会疯掉的!”

 这些天,为了儿子,齐延信已经焦虑得很久没有吃东西了,所以,她不能再出事了!

 黄依美将那枚被摘下来的戒指紧紧握在手里,死齐延信,等你回来之后,她会慢慢的给你算这笔账的!

 鲁云他们不能像齐文华那样开着快艇招摇的靠近小岛,他们要来暗的,只能自己潜水潜过去,所以花费了不少的时间,而等他们找到小岛的防守盲区时,天已经快要亮了。

 而他他们必须趁天没亮之前将老大救出来,不然就不好行动了,至于齐子衫,鬼才管他的生死,男女通吃的男人都恶心了!

 鲁云,谢冥和墨浩,三个人来到后山,要过去,只能沿着岩石爬上去,这么没风度的事情,其实他们不想做,而且还很容易被发下,所以他们打算找找这附近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然而这时,谢冥身上的通讯设备亮了起来,难道夏飞发现了什么?

 撕开防水的胶带,谢冥打开通讯设备,“阿彦?”

 “你们现在在哪里?”夏飞着急的问。

 “我们刚刚登上小岛,现在在后山,你有空的话,帮我们查查从什么地方过去最方便。”谢冥不慌不忙地说着。

 “查什么啊,来不及了!你们快去帮先生…不,是去帮齐子衫…也不对!”一向最为沉静的夏飞居然开始语无伦次了。

 “阿彦,你受什么刺激了?”谢冥表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心急的夏飞。

 “是先生!那个去救老大的人不是齐子衫,是先生假扮的!”

 “什么?!”谢冥猛然提高声音,然而却被鲁云冲过来堵着嘴。

 “你丫能不能小声一点,什么事值得你大惊小怪的!”鲁云相当鄙视!

 “冲进去救老大的人齐子衫是先生假扮的!”谢冥立刻对鲁云解释。

 “靠,你说什么?!”鲁云也猛然提高声音,“你是说,我们跟踪了一个的那个人是先生?!”

 在他们呆愣的时候,墨浩活动了一下手指,“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爬上去救人!”

 假扮成齐子衫?齐延信,真有你的,如果你要是敢出事,他们的兄弟没得做了!

 三个人不顾及什么形象不形象了,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去,然后寻找着齐延信的位置,他们跟了先生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发现?是他们太笨呢,还是他们的先生伪装的技术太高明?

 然而不管是哪个,如果先生有个好歹,他们就以死谢罪吧!

 子弹已经打光了!

 齐延信抱着小宝宝躲在暗处,这里是监控的盲区,很偏僻,暂时不会被发现,然而躲避不是办法,他必须想办法出去!

 “爹地,不如你先离开吧?”小宝宝提议,反正他也不会有危险,如果是爹地一个人的话,离开肯定会很简单的。

 齐延信回头,惩罚性的揉揉小宝宝的头发,“臭小子,你以为我来你观光的么?”开什么玩笑,他是来救儿子的好不好,没有救出儿子的话,那么他来这里做什么?

 “爹地可以把这次当成是演练嘛!”小宝宝笑得一脸灿烂,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你觉得爹地没本事带你出去?”齐延信的脸上露出意思假意的不满。

 “不是啊,我是觉得爹地带人杀回来的时候,肯定更威风!”

 齐延信看了看时间,“天要亮了,只要我们在坚持一会儿,鲁云他们,就一定回来支援的!”他相信他们的手下不会笨到这么没有效率的。

 “可是你的确他们会这么快的找到这里?”小宝宝觉得爹地这样的伪装,鲁云他们是绝对认不出来的,而假如他们以为是齐子衫来这里换回他的,那么鲁云他们绝对会见死不救的!

 想到这里,小宝宝就觉得头痛。

 “如果他们的智商没有退化的话,现在人已经来了!”齐延信并不担忧,这里像是一个迷宫,而那些人,只要守在门口,就可以捉到他们,因为他们想要离开,总会经过那里的。

 可是入口的戒备这么森严,鲁云他们一定会轻易的找到目标的,而他和小宝宝目前要做的,就是找机会靠近门口,然后理应外和的逃出去!

 “可是爹地,如果他们的智商退化了呢?”其实也无关智商,只是他们想不到他的爹地会冒充齐子衫吧?

 “那就等你妈咪起床了,然后发现我不在了,通知那群笨蛋!”

 原本他计划等黄依美醒过来他们就回去了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那个傻丫头发现他不在了,一定会担心吧?唉,他原本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结果现在变成惊吓了吧?

 

 

 

 

 

 

第2章 一个人的行动

 通过人员的布局,鲁云他们很容易判断,他们的先生此刻在那间密室里,而他们还没有抓住先生,这是一个好机会。

 岛上的人力有限,只要他们分散那些人的注意力,那么齐延信就一定有办法脱身!

 “阿彦!”谢冥通过身上的通讯设备联系夏飞。

 “找到先生了么?”

 “找到了,但是我们需要支援!”谢冥干脆利落地说着,“多派些人手来扰乱这里,我们趁乱救出先生和老大!”

 “我知道了!”

 人手么?他们冷式堂从来都不缺的,既然要去,那就来一个隆重的吧!

 “情况怎么样了?”黄依美紧张的问。

 “放心,先生和老大目前都平安无事!”夏飞沉静地对黄依美说着。

 黄依美坐在一旁,不停的祈祷,一定要平安,他们父子,一定要平安回来,不然…

 齐子衫驾驶着飞机独自去往小岛,然而走到半路,居然发现身后有一群飞机群,而且全部都是最新型的战斗机!

 低头看看下面,海里是一排…不,是一排排的舰艇!

 这么招摇,是要闹哪样?!

 在齐子衫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突然接到夏飞的通讯。

 “喂,冰块,那些人手随你调配!”他们冷式堂是靠什么发家的?贩卖军火好么?武器他们会缺么?战机会少么?

 以前也就是听从老大的话,要低调行事,不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以前也没什么事情值得他们大动干戈的,结果大家难道都以为冷式堂这么弱么?

 齐子衫看看这种声势浩大的场面,不禁摇摇头,好吧,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吃亏了。

 原来冷式堂还有这么大的实力,他几乎都忘记了,齐延信在担任齐氏集团总裁期间,已经利用职务之便,将冷式堂的全部势力转移了过来,甚至为了保证冷式堂在A市能站稳脚步,悄然削减了齐氏一些黑势力。

 果然,SRM国际不是冷式堂的对手,幸好当时他逼的是齐氏而不是冷式堂,不然,万一他们给他一颗导弹,他就吃不消啊。

 鲁云他们躲在暗处,在最靠近密室入口的地方等待着救援的到来,寻找机会进入密室。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时,夏飞居然派了这么多的援手,不但有飞机,居然连舰艇都派来了,靠,这么招摇?不过,他们喜欢,这才符合冷式堂威风凛凛的身份嘛!

 飞机和舰艇在远远的地方就被对手观测到了,于是纷纷启动岛上的飞机,前去与之抗衡,然而一边是直升机,一边是最新式的战斗机,根本就形不成战斗力!

 舰艇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在射程之内,就开始开火,完全不分敌我!

 “什么情况?”鲁云看着不远处的硝烟,这么猖狂,也不怕打到自己人吗?

 “我们去解决门口那些人,然后趁机混进去!”墨浩才不管这些,反正地面上就他们三个是自己人,其他的随他们怎么炸,那个密室看起来挺坚固,应该不妨碍什么。

 嘭!

 巨大的爆炸声在头顶响起,整个密室摇晃了几下,甚至震碎了头顶的灯!

 “爹地!”小宝宝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有爆炸声?

 齐延信抱起小宝宝,“应该是鲁云他们来了。”

 “他们不会打到我们吧?”那么强烈的轰炸,小宝宝觉的这个密室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坚固。

 “子弹不长眼,我们得赶快出去!”再这么炸下去,这里肯定坚持不住!

 齐延信抱着小宝宝小心翼翼的走出去,一路上没有遇到追捕,看来是很多人都被吸引走了,他们都去支援地面去了!

 从这里到出口,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他们必须要小心!

 “二叔!”身后,突然响起了齐文华的声音!

 齐延信抱着小宝宝转过身,然而不仅仅是齐文华,还有一群忍者,看样子有些难对付,所以,如今拖延才是唯一的办法!

 “文华,要跟我一起走么?”齐延信继续伪装成齐子衫的样子,不然如果现在让齐文华知道了他的身份,一定会愤怒得就地杀了他的。

 “走?”齐文华冷笑,“二叔打算带我去哪里?”

 “离开这里!”

 “离开?”齐文华轻蔑地笑着,“如果,我不想让二叔离开呢?”

 “那么,就让小达离开!”齐延信淡然地说着。

 “原来在你心里,还是最在乎这个小子,”齐文华举起枪,“那么现在我就杀了他!”

 “你敢?!”齐子衫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

 “怎么,二叔觉得我不敢?”嘴角的笑,邪魅而狂妄。

 小宝宝知道爹地是要拖延时间,不然以爹地的性格,早就动手解决掉他们了,于是小宝宝决定帮忙。

 “天叔叔…不,也许我该叫你天哥哥,”小宝宝改变了称呼,“你没觉得你的心智被人控制了吗?”在被囚禁的这段时间里,齐文华不止一次来看他,然而每次来,状态似乎都不一样,于是小宝宝觉得他可能是被人控制了,要么就是精神失常,不然不可能会这样的。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齐文华冷冷地说着。

 “我是不操心,可是你就不担心因为你的身不由己而做了什么伤害二伯的事情吗?”小宝宝故意将“二伯”两个字重,以引起齐文华的注意。

 “伤害?”齐文华冷笑,“他知道什么叫伤害吗?我伤害他又怎样?既然不在意我,我又何必在乎他!”

 “你要认真的想好哦,二伯可是你最在乎,喜欢的人哦!”

 “住口!”齐文华拿出身上的枪,“我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在乎的人,没有!”

 齐子衫?他怎么会在乎他?怎么还会在乎他?!齐子衫对他只有欺骗和利用,根本不值得他在乎,不值得!

 他要拉所有的下地狱,要让所有人一起痛苦!

 而身边的人得到齐文华的指令,纷纷朝齐延信扑了过来,齐延信抱着小宝宝躲过对方的攻击,他们手里没有枪,虽然又刀,但也比枪容易躲一些!

 门口,已经将大部分的守卫解决掉了,然而在鲁云刚想要进去的时候,却有一个身影先他一步走进密室!

 是齐子衫?!

 靠,由此看来,在密室里的那个果然是先生没错!

 齐延信身上的伤口不算愈合,因为自己一路的动作过大,有些伤口已经裂开了,晕染了身上净白的衬衣,然而他根本不在乎这点伤,他担心的,是齐延信和小达!

 密室根本就是一个迷宫,外面的制造出的声音很大,他们听不清楚里面的动静,所以只能凭着感觉去找!

 最为走廊来说,这里已经不小了,但是作为打斗的场所,这里不算太宽敞,周围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地方,所以那些忍者就只能靠本身的速度和身手来对付齐延信。

 而速度和身手对齐延信来说,也同样是强项,即便此刻他怀中抱着小宝宝,也一样没有占下风!

 小宝宝被齐延信抱在,在他的怀里,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齐延信每次进攻时,所用的力道,还有肌肉的张力!

 这种感觉,让小宝宝觉得安全,于是爹地完美的形象又在小宝宝心中升高了一点!

 而这时,完美的爹地面对对方的攻击,高高的跳起来,用脚踩着墙壁借力,打算用脚狠狠地攻向对方,只是当脚刚接触到墙壁…

 轰!

 上空,突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将四周震得摇晃起来,而齐延信差点被摇下来,身体突然失去平衡,就这么掉了下来。

 落地的时候,齐延信用手撑住地面,没有摔倒在地上,不然自己这个伟大爹地的形象瞬间就要减弱了!

 然而齐延信还未来得及站起身体,便感觉有三颗灼热的子弹从他的身体上空滑了过去,再抬起头时,三个忍者已经倒了下去。

 剩下的两个正要攻过来,再次被持枪的齐子衫解决掉!

 他已经很久不杀人了,这次,他是打算不顾一切的!

 对方的人中,只剩下齐文华,而此刻,齐文华惊愕地看着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齐子衫,是他眼睛花了还是…

 “你们…”齐文华有些茫然。

 齐延信撕开脸上的面具,看向齐文华,“抱歉,一直在欺骗你。”

 “是你?!”齐文华猛然愤怒。

 原来,那个吻他的,说他重要的人,居然是…齐延信?!而他的目的是来找黄小达的吧?他居然再一次的被玩弄了,他们…

 愤怒,猛然取代了所有的理智,他们怎么可以这么的愚弄他的感情?!

 而他,居然每次都会傻傻的上钩?!

 好,那么这次,就让一切终结吧?该下地狱的都统统下地狱吧!

 齐文华举起手中的枪,不管瞄准谁,不管什么方向,然而打算就这么开枪的时候,枪口,却被一个力道握住!

 齐子衫就站在齐文华的面前,苍白的脸上尽是漠然,绝世的五官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清雅高贵,一如一尘不染的王者。

 只是净白的衬衣上有些血渍,甚至还有一片正在慢慢的晕染…

 眸子,瞬间变得惊恐,一些理智,也慢慢回笼!

 “信,你带着小达离开,这里交给我!”齐子衫淡然地说着。

 “我杀了他,然后我们一起走!”齐延信冷声说着。

 齐子衫当然知道,齐延信口中的“他”指的齐文华,“不许动手!”

 “二哥!”

 齐子衫看着齐文华,一字一字的地说,“他,是我们的亲人!不是敌人!”

 淡然的声音,语气却坚定得不允许任何人的质疑,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颁布的法典那般,具有神圣的权威!

 他…是亲人?齐文华微微怔了一下,当一些理智和往事慢慢回笼的时候,然而…头痛!

 

 

 

 

 

 

娇妻小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娇妻小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农门悍妻:拐个王爷来种田11章(第11章 杀无赦!)

    原标题:农门悍妻:拐个王爷来种田11章(第11章杀无赦!)小说名:农门悍妻:拐个王爷来种田第11章杀无赦!季冷颜皱了皱眉,又是一下子按在了元宝的伤口上头,锲而不舍的问道:“疼吗?”元宝倒抽了一口气,红着一双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稚嫩的声音哽咽着:“疼~~娘亲~~元宝疼~~”刚开始的时候,元宝还是自己抽抽着,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进了季冷颜的怀里。小小瘦瘦的孩子,在她怀里不停的颤抖着,一边哭着一边哑声喊着娘亲。季冷颜搂着怀里的孩子,眼泪也跟着滑下,温柔的拍打着他的背:“元宝,

  • 萌宝在侧:腹黑爹地酷妈咪11章(第十一章 原来记得我)

    原标题:萌宝在侧:腹黑爹地酷妈咪11章(第十一章原来记得我)小说名:萌宝在侧:腹黑爹地酷妈咪第十一章原来记得我从卫生间透过来的浅淡光线,他依稀看到她憋得青紫的脸,水波盈盈的眼,原本嫣然的唇,从青紫转为苍白,突然间地,他手下放松了。段漠柔本能地大口大口呼吸着,不断汲取着氧气,喉咙口也因为被他用力地箝制使得她不断呛咳起来,她还没好好呼吸两口气,面前的人突然就凑上了唇,一口吻住了她。段漠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吻,因为他几乎全程在咬着她的唇,她只觉得唇瓣疼至麻木,唇齿厮磨间,甚至尝到了腥涩的味道。他的舌更

  • 傻王嗜宠:鬼医盗妃11章(第11章 天生绝配)

    原标题:傻王嗜宠:鬼医盗妃11章(第11章天生绝配)书名:傻王嗜宠:鬼医盗妃第11章天生绝配若是今日,云卿尘不出现在现场,等他回到太师府发现她还活着的时候,他再入宫向皇上与太子汇报,也还是来得及。只要把云卿尘以云卿浣的身份,带到傻王的面前,云家也不会出那么大的臭事,顶多就是被外人说云家二小姐贪玩了些。可今日在大街上那样一闹,就不仅仅是贪玩那么简单。越往下想,云太师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蠢货。”他目光阴沉幽冷的看向云卿尘,难听的话从他的嘴里吐出:“你就该死在外面,还回到云家做什么,若是皇上怪罪下来

  • 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11章(第11章 看你这次还怎么跑)

    原标题: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11章(第11章看你这次还怎么跑)小说名: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第11章看你这次还怎么跑而就在我一边做梦的时候我感觉到现实里也有人覆上了我的身体。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发抖才对,但身体好像已经适应了这种温度,甚至有些着迷的往那冰冷的地方凑。“呵。”一声低沉的轻笑,冰冷的气息喷在我的脖颈。“唔……”我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把面前这个人推开,然而刚刚碰上他,我的手就被一只更加有力的手拉住,钳制在头顶。“不要……”我还没来得及诧异发出这声音的居然是自己,就感觉到他居然在亲我

  •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11章(第11章 别后再相逢)

    原标题: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11章(第11章别后再相逢)小说名字: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第11章别后再相逢凌沫雪回到办公室还没有坐下,包里的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她急忙接了起来,“老师,有什么事吗?”“凌琦阳把校董的外甥打了,你过来一下吧。”凌沫雪听完脑袋一晕,她最怕的就是儿子在外面惹事,这儿子的性格估计遗传了他那个死爹,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明明性子冷,却动不动就跟人打架。跑去乔经理办公室想请假,刚转过走道,忽见前方走来一行人,气场很大,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西装革履,面容英俊,神情淡漠冰冷。

  • 始知你倾城11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1章 兹事体大)

    原标题:始知你倾城11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1章兹事体大)小说:始知你倾城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1章兹事体大我淡淡一笑,知道他这种生活在阶级社会养尊处优的太子爷无法理解我所说的平等的观念,也不多说,看着他问道:“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带我去后花园。”容若隐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你去后花园做什么?”我扬了扬眉毛,清了清嗓子道:“姥姥要找个好处所,休养生息。”他邪佞的勾了勾唇角,刚要说话,就有宫人匆匆忙忙的跑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太子爷,钱荣王爷聚兵包围皇宫,皇上有旨,请太子前往御乾宫议事。”容

  • 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11章(第一卷 碟仙第11章 符箓)

    原标题: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11章(第一卷碟仙第11章符箓)小说名称: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第一卷碟仙第11章符箓他不就是那天从文物局里运来的等待解剖的千年古尸吗?怎么会出出现在这里!呼吸的节奏不断地加快,我用喘息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简直不敢相信,原来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梦,我的确是被这个无耻的僵尸强占了身体,肚子里好像是怀上了千年古尸的孩子。这太让人感觉到恶心了,胃里面翻滚着,我真想找个地方酣畅淋漓的大吐一番。“看来的你记性不太好,不如,我们重演一下第一次见面发生的经

  • 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11章(第一卷第11章 天使PUB)

    原标题: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11章(第一卷第11章天使PUB)小说名字: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第一卷第11章天使PUB边姽婳看着手机愣神一会儿,她上次有留私人号码给苏瑾夜咩?怎么他会打电话来祝贺她圆满完成在杂志社的任务?“边小姐,真是谢谢你帮忙,否则警方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揪出这个斯文败类。”难得边姽婳这次帮忙没有破坏任何公共设施。想起前几次因为她的热心,他们头儿到现在还有一份检查没有写好。这回真是值得庆幸了。“不客气,我只是顺便帮忙而已。不过有一点我要声明,他个人的行为跟杂志社其他职员无关。”她做事

  • 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11章(第11章 不好的预感)

    原标题: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11章(第11章不好的预感)小说书名: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第11章不好的预感冥思苦想之后,刘侧妃阴阴的笑了起来,慢步上前奉承的靠在了安梦的跟前,小声道:“王妃,既然不能来硬的,那我们就来软的,看她安琳还能怎么样。”“软的?怎么来?”安梦挑眉,可对方却靠在安梦的耳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片刻间,房内响起了尖锐的笑声。偏殿内的安琳站在窗口处,凝望着外边的风景,一切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突然左胸一阵刺痛,她不适的捂住了心脏。“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大早的,睡梦中的安琳却被人从

  •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11章(第11章 心寸寸地凉下去)

    原标题: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11章(第11章心寸寸地凉下去)小说书名: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第11章心寸寸地凉下去轿车缓缓地停在夜色酒吧门口,炫丽的彩灯把整一座恢弘的建筑点缀的华丽梦幻,门外停着一辆辆高级跑车,出入这里的都是城内有身份的富商。苏亦欢被程浩宇攥着手腕走进酒吧,她用力地挣扎着,可是程浩宇始终没有一点松懈,耳边充斥着喧闹的人声和音乐,五彩的暗光投洒在每一个角落,一片声色犬马。来到三层,这里只有一个包厢,门口站着两个高大的侍者。程浩宇正要推门而入,苏亦欢的手紧紧地扶着墙壁,她冷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