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越女风姿15章(第15章 果真如此)

2017/12/27 22:15: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越女风姿

第15章 果真如此

 众人看白简说的一板一眼不像说谎,但是,中宇有变是什么意思?

 "公子可知这话中之意?"

 一人不禁问道。说明95lady.com

 白简却是无奈摇头。

 这时,那江门却是目光一闪。

 "中宇?难道是那郭家?"

 "此话怎讲?"流虹问道。

 江门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便说:"近日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消息,中宇城最近似乎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而能影响到中宇的自然也就是那郭家,郭家虽为行商世家,但是其家门一套家传武功<<绝刀九式>>却是在武林之中也是享有盛名,本人天生对刀法执着所以一直想去领教过一二。只不过一直因事未果,就在前几日我本准备出发前往中宇郭家之时,却是无意中听到了一则消息。"

 "什么消息?"流虹问。

 江门道"说是郭家最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什么宝物,是一种只有古书才有记载过的一个灵药,全身蓝叶,开白花,至于到底有什么作用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像那万花宫也盯上了此物,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邪教也盯上了此物,说不上又是一场纷争,不过,这事盟主也要亲身前往?"

 江心一番话让众人心中一跳,此刻许多人都在想那是一个什么宝物。版权95lady.com

 然而众人不知,一角落之中的人却是目光一惊,此人便是琉离。

 琉离眉头微皱:蓝叶,白花?珑缘!对,一定是珑缘,否则,琉离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会跟此相符。

 可是,在药谷之时龙渊明明说过这世间恐怕就药谷一处会有此灵物,现在怎么会出现在那什么中宇?

 琉离百思不得其解下微微摇头,她心中有个想法,那便是此物是被人带了出来,如果真是如此,除了艾希师父有这个可能外就只剩龙渊……

 想到龙渊,琉离眼中便是浮上一抹迷茫之色,那个白发美如谪仙的男子会是他么?

 白简本来只是一句戏言,却没想到在这江心口中居然知道了这样一个消息。

 宝物!

 这两个字几乎同时在所有人心中响起。

 "哼!这灵物既然热的邪教各派纷纷出动,那么咱们怎么能坐以待毙!绝不能让此灵物落入贼子的手中!"

 这时,一个人突然吼道。

 "对!"

 接着便有人应声道。

 江心看了一眼那说话之人眉头微微一皱,自己似乎在无意间搅混了一滩本就不怎么澄澈的湖水……

 如此想着,江心看了一眼流虹,二人多年交情此刻一望自是,明白其中之意。推荐http://www.95lady.com/

 白简眉头有些皱起,既然那是宝物,那么父子二人怎么能错过,只不过一下子又让这么多人知道,恐怕后面麻烦也增多了……

 白简不禁懊恼,自己给自己添了麻烦,只不过他却没想过,若不是他的一句中宇有变,又怎么会让江心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呢?

 就在这时,有几个人便是走上前对着白简道:"既然盟主前去助那郭家对付邪教,我等岂能安然在此,我建议,现在天色还早,大家不如立刻启程,前往中宇,祝盟剿灭邪教!"

 还不待白简反应,下方人便是众声并起。

 "好!我们即刻启程!"

 "走!"

 一片片的叫嚣之声瞬间响起,人头攒动,琉离硬是被人流推着向着白庄之外走去,而那俩神秘之人却是不知何时没了身影。

 看到这,琉离眉头微微一皱,然而此时被人流推动着,又无法施法,展开念力感应了一下周围,依旧没有那二人的身影,反而是那白简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突发状况,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面上忽的一抹苦色。

 这老天真会捉弄人……

 不肖片刻,刚才还喧哗吵闹的大院此刻瞬间便是陷入寂静,白简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眼中是什么颜色都有。

 "嗨!"

 忽的大声一叹便是甩手转身离去,此事还得赶紧告诉家父,否则晚了一步怕是汤都喝不着!

 如此想着,白简不禁加快了脚步,一路上凡是下人家丁见其都是纷纷让道,生怕惹到这尊盛气凌人的怒神。

 不过,转弯处却是有人迎面而来。

 "哥!"

 一声矫呼让那白简脚步一顿,抬眼望去,淡粉百折长裙,青丝成瀑,如一片轻灵的桃花瓣缓缓袭来。95女性网

 "啊!"

 待看清来人白简不禁一声大叫。

 来人被这一叫瞬间翘脸上扬起一抹不悦。

 来人自是那白舞。

 "叫什么啊!人家又不是虎豹!"白舞不悦,一跺脚道。

 白简不敢置信的揉揉双眼,又不确定的看了一下眼前之人,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满眼疑惑:"舞,舞,舞儿,你今天这是……"

 一向刁蛮的白舞,今日一改往常打扮,此刻哪里还看得出半分刁蛮样子,活脱脱的一副大家闺秀,眉宇间也少了平时的那份厉色。

 看到此,也难怪白简会大惊失色。

 白舞翘脸微微一红,更是有些扭捏,眉眼一低,道:"哥,你说这样好看不……"

 问出话后,脸更是一片桃红,白简睁大双眼,伸手在白舞额上一放,"没发烧啊……"

 "哥!"

 哪知话音刚落,那白舞便是一跺脚不满吼道。版权http://www.95lady.com/

 白简潸潸一笑,"嘿,那个,那个舞儿,我找父亲有急事,有事咱们稍后再聊哈!"

 边说边侧身的白简在撂完最后一字时终于是绕过白舞朝着白启处飞奔而去,如同大赦!

 虽只是片刻,但是那满额头的汗珠却是表示白简这次可谓受惊不小。

 白舞怔怔的看着飞奔逃往的白简,眼中一股幽怨,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是转了一个圈。

 飞舞的淡粉长裙让此时的白舞看起来更是清丽几分。

 "不好看么?"

 ……

 当白简一脸惊慌飞奔至白启处后,瞬间推门而入,白启看着满头大汗的白简不禁讶然。

 "这是怎么了?急成这样?"

 白简一愣,知道自己失礼,急忙摇摇头,他总不能说是白舞,自己的亲妹妹把自己吓成这样了吧。

 白启摇摇头,然后问道:"那些人都走了吧。"

 白简点头,当下便是将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白启。版权http://www.95lady.com/

 "尽然有这种事?"眼中闪着莫名的光,白启诧异。

 "是啊,现在那些人都准备赶往中宇了。"白简站一旁说道。

 白简沉吟片刻:"看来我还必须得去躺中宇了……"

 "孩儿办事不力,让父亲劳驾了!"

 白简低着头,抿嘴道。

 白启却是摇摇头:"此事完全是误打误撞,你做的很好,而且,我也很感兴趣,那灵物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如果那江心没说错的话,能让郭家与邪教通通重视的东西定当不凡!"

 "那父亲是要亲身前往了?"

 白启点头:"你跟我一同去,也好长长见识!"

 "我也要去!"

 哪知,还不待白简点头,一个清脆的声音便是响起。

 "舞儿?"白启一怔。

 房门瞬间被推刻开,来人正是白舞,白启打量着这个着装与以往不同的女儿眼中尽是诧异。

 "舞儿,真是越大越没规矩了!"看着兀自闯进来的白舞,白启佯装怒声道。

 白舞哪管的了这么多,一步便是来到白启身边,熟知白启定不会生自己的气,娇声道:"爹,我刚都听到了,你要带哥哥出去玩,我也要去!"

 白启眉头一皱:"不行,这次出门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还很凶险,万一……"

 "不!我就是要去!"

 白启还未说完,白舞便是大声说到,白启大感头疼,深知从小这个女儿被自己宠坏了,不过又是不能对其发的出火。

 白简明显看到父亲的窘迫,又看使劲给自己使眼色的白舞,无奈上前一步:"父亲,要不就带舞儿去吧,你看她那性子,若是不带恐怕她自己也敢往外跑。"

 白启一怔,这话倒是,白舞在一旁给白简吐吐舌头,白简无奈。

 "那好吧,到时候多带点侍卫跟随,我怕到时候有突发状况顾及不了舞儿。"白启想想无奈说道。

 "是。"白简答道。

 "太好了!哈哈!"白舞一听自己可以出去当下一跳,拍手说道。

 白启无奈摇摇头后,又是打量起白舞来,总觉得自己女儿哪里有些不对劲。

 "舞儿,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看着有些不对啊?"

 白启问道,同时也问出了白简的心声。

 白舞一听,脸却是唰的一红。

 "哪有……"

 小女儿家的羞涩更是让父子俩纳闷。

 白舞脸却更红,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又是一跺脚:"哼!不跟你们说了,我找娘去!"

 说完,白舞便是飞奔而出,留下父子俩满脸疑惑。

 到现在,父子俩其实都还不知道白舞夜间被调戏之事……

 ……

 琉离离开白庄之后并未跟随大众朝着中宇而去,而是返回了白城。

 一路上,琉离却是满肚子的疑惑,除了那珑缘忽然出现在中宇外,更让琉离不解的是那俩神秘的陌生人,从他们身上,琉离感到了熟悉的气息,想来想去都是没有想通。

 不过,琉离决定,自己定要去那中宇一趟,一来看看珑缘到底出自何处,二来或许那俩神秘人或许也会再出现在中宇,还有那白启,虽然还没有见过,不过此人必定是要假戏真做了,就是不知,那珑缘为什么会让那么多人相争了。

越女风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越女风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

  • 高建平:艺术怎样才能通向道德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既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变迁,两者的关系呈现出不同面貌。回顾中外历史,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会有积极的启示。在西方美学中,有一个影响巨大的传统,认为在艺术中美与道德是分离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从形式和信仰的角度论述美,但从认识论和道德论的角度反对艺术。他认为:艺术家摹仿人性的低下部分,以刺激欲望,不利于城邦公民的教育;艺术是一件太严肃重大的事,不能只交给艺术家;私人的喜好要让位于共同的善。欧洲中世纪早期的神学美学,也具有艺术与道德分离的倾向:

  • 夜深人静时,想一个人到流泪

    文/昕月蓝殇你说,天涯海角,再不能陪着你一起走,花开花落,谁是谁故事的主角,谁又是谁永恒的依恋,你若懂得,自是最好,你若不懂,便是一个人的孤独。往事不留痕迹,思念在诉说,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你的世界亮着,我便心安。再没有你的消息,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还一直爱着你。时光老去了容颜,一颗爱的心永远年轻。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无奈,再也走不到你身边,我在想念你,还在痴痴的等待着你的归期。有一份感情,在我心中日夜守护,哪怕注定不能圆满,日记本中散落的字句,泛着清冷的光,一滴泪零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