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越女风姿5章(第5章 含义)

2017/12/27 19:46: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越女风姿
第5章 含义

 轩辕洛震惊之余,目光却同时露出贪色,不知其在想些什么。说明http://www.95lady.com/

 此刻,距离琉离,姬梦尘最近的上官飞逸,贾笛二人更是惊讶万分。

 "好吧,我承认这小子比我帅那么一点……"上官飞逸心中一肚子郁闷之情道。

 "梦……离兄,好久不见。"在众人的注视下,琉离却是首先向姬梦尘打了一声招呼。

 姬梦尘不由得一愣,不过片刻又是一笑,温声道:"是啊,三念兄好记性,梦离还以为公子已将我忘记。"

 此话一出,全场一声哗然,什么?他们认识?琉离邪肆一笑。

 "哪里哪里,梦离兄相貌出众,三念哪里会忘记呢?"

 "额……"琉离此话一出,却是让得下方人一脸惊愕,相貌?

 再次看向琉离之时,众人都不禁有些怪异之色。阅读http://www.95lady.com/姬梦尘听此,微微一怔,明白过后脸上难得闪过一丝窘迫,不过心中却出奇得没有生出怒意。

 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微光。

 "三念兄此言差异,要说相貌,梦离哪里比得上三念。"

 琉离一听,忽然大笑出声,然而却是在众人一声惊呼之中,琉离忽然将头部朝着姬梦尘耳间掠去,这个动作在下方人眼中看起来会颇有另一番意味!

 姬梦尘也是跟这一怔,不明所以,然而,琉离接下来得一句话却是彻底让姬梦尘惊住!

 "尘哥哥,莫不是忘记离儿了。"

 琉离说完,便略有所思得看向了姬梦尘。

 此刻得姬梦尘可以说是第一次在众人间出现了反常!星眸呆呆得看着眼前人,不错,刚才眼前人说话跟琉离几乎无限接近!可是,可是,眼前这少年郎怎么会是自己日思夜想得那个浑身红衣的小人?

 姬梦尘想不明白,若是这不是琉离,那他又会是谁?不对,眼前人跟琉离一定有什么关联,难怪自己对他感觉异常!

 想到这,姬梦尘忽然一把抓起了琉离的胳膊,这一动作着实让琉离也是一愣,这反应过了吧?

 琉离刚想到此,姬梦尘便以提气将琉离一把拽了起来!

 唰!

 众人只觉得眼前又是一道身影一晃而过,再看那楼阁,哪里还有那两位天资少年?

 就在这时,四字话音却是传了来!

 "梦离认输。"

 事情几乎发生在眨眼之间,众人甚至都没有弄明白什么事情。越女风姿5章(第5章 含义)嫣然也是看着一连迷惑,不过,却还是得主持大局!这叫做三念的无疑获胜!

 百城此刻以至晌午,街市热闹非凡,比起清晨不知道热闹了多少倍。然而,就在众人照常叫卖之时,一个地方却是出现了微微骚动。

 众人闻之,原来时有人忽然看见天上有一蓝一白影子在头上掠过,可惜没看清是什么,一段插曲又在众人唏嘘之声中传开。

 这两个影子自是那姬梦尘与琉离了。

 当琉离明白过来之后,当下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姬梦尘怎么看着一那么淡定的人,居然干出这事!

 不过,她也知道,能真正让姬梦尘变成于如此不理智的事情恐怕也真不多,所以,完全可以摆脱姬梦尘拉扯自己胳膊的琉离并没有如此做,反而心中有故淡淡的温暖。

 早在习风然那,琉离便知道了这几人看着自己消失在那漩涡之后的状态,淡淡的愧疚也难得涌上心头。

 琉离不知道姬梦尘要将自己带到哪里,就任其飞行,后来,琉离明显感到长期飞行还带着一人的姬梦尘有些不支,眉头一皱,暗骂傻子,便将自己的灵力一点点的形成一道包围自己二人的屏障,如此,姬梦尘不但感觉不到吃力,反而飞行的更加迅速!

 当然,这一点姬梦尘也是感觉到了的,心中只是稍微诧异了一下。来自95lady.com

 飞过百城,前面便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

 琉离见这姬梦尘没有丝毫的停顿,就是她也眼睛一跳!这丫不是傻了吧,难不成要带着自己跳海不成!想到这琉离眼角一抽,终于转过头看向了姬梦尘。此时的姬梦尘,双眼暗沉,某头紧皱,紧闭着自己的薄唇。

 "喂!我还年轻不想死啊,还不快停下!"

 琉离高声喊道。

 姬梦尘一听,终于是转过头看了一眼被自己伶小鸡一样拽着的琉离,目光微闪。

 不过明显速度放慢了下来,片刻便落在了浅滩之上。

 终于着地的琉离心中终于松了口气,无语的看着还抓着自己的姬梦尘,见其目光直直的看着自己。越女风姿5章(第5章 含义)

 就是琉离也是嘴角一抽,你个小屁孩居然把我看看的心里发毛!

 "说,你是谁。"

 冰冷没有情绪的声音从姬梦尘口中而出。

 "不是告诉你了嘛。"

 此刻的琉离看着自己已经半腿在水里,当下便一脸无语。

 姬梦尘目光一闪,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人,想要看出什么端倪。琉离见自己被当怪物一般的盯着,当下便回瞪了一眼姬梦尘。在姬梦尘的注视下,琉离却是忽然嘴一翘,一脸怨恨的盯着姬梦尘。越女风姿5章(第5章 含义)

 "才几日不见而已,居然都把人家忘了!哼!"

 姬梦尘只觉的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崩塌,看着眼前明显样貌大变的琉离,怎么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可是,自己明白,眼前人给自己的感觉真是太像了!像的明明就是一个人!

 "你……真的是离儿?……"

 几乎有些颤抖的问出,虽然样貌大变,但是姬梦尘更相信自己的感觉。

 琉离看见这般的姬梦尘,眼中也难免闪过一丝心疼之色,也不再打转,拉过了姬梦尘的双手,将其在自己脖上一划!

 如玉修长白皙的手,在被琉离抓住之时就已一抖,当自己的手触上那一白皙纤长的脖颈后,那里除了光滑微软外,什么也没有!

 眼前人的确不是个男子!

 姬梦尘眼中终于有了情绪,瞬间涌上的喜色将整个人的身子都有些颤抖起来。

 琉离看着双手还悬在半空,眼睛已经出卖了本人的姬梦尘,眼中一股难得的柔情,伸出双手,紧紧的环保住了比自己仍高半头的姬梦尘!

 "对不起,尘哥哥,让你担心了……"

 这话犹如一道闪电,瞬间击破了早就在崩毁的心!姬梦尘双手一收,忽然,也是抱住了怀中之人。不管怎么变,有些东西是变不了的,眼前之人一定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人!

 琉离清楚的感觉到,一双不算矫健甚至有些微瘦的手臂正紧紧的还抱着自己,可能用力有些大,已经有些微微的疼,不过,琉离却是没有丝毫在意,任其将自己抱在怀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俩人就一直处在这样一个动作,侵入膝部的海水都已经退却了很多。

 姬梦尘仿若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一般,闭着眼睛将下颚抵在琉离耳边,一动不动。

 琉离甚至都都觉得抱住自己人都已经睡着了。

 过了许久后,琉离感到还住自己的双手微微松了一下,整个身子也顿时轻松了不少。姬梦尘终于是舍得松开了她。

 看着眼前容貌大变的琉离,姬梦尘自是疑惑,这种超出常人认知的改变谁都必定会感到不解。

 "哎……"

 琉离见盯着自己一语不发的姬梦尘无奈摇头叹了一声。

 忽然,琉离一动!这次换作琉离将姬梦尘一手扶起。一个闪身,二人便到了陆地,望着湿漉漉衣摆,眼睛一翻。

 "尘哥哥什么时候有在水里说话的毛病了,你看看,衣服都湿了。"

 琉离眉头轻皱的说道,不过看得出,并没有真的生气。

 姬梦尘看了看果真湿掉的衣摆,当下便有些尴尬。

 "对,……对不"

 正想道歉,琉离却是忽然将手向上一伸,阻止了接下去得话,看着其惊愕的脸,脸上忽而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

 "别道歉,我又没生气,逗你玩的。"

 听到此,姬梦尘脸色也微微缓和了许多。

 "离儿,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终于,问出了心中疑惑。琉离一笑,本来就不准备隐瞒,当下便不管不顾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沙滩之上。

 见此,一向爱干净的姬梦尘也坐了下去。

 二人并排而坐,看着蔚蓝的海水,琉离将自己发生的一点一滴慢慢得尽数讲了出来。从那玄月城进入漩涡之后一直到今日得重逢!

 但是,关于仙的问题琉离却是绝口不提,因为到现在为止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回事,只是说自己到了那个漩涡之后再出来就长大了许多。

 里面的龙渊琉离也只是略微带过,夜宿就更是绝口不提,真要解释,她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是敏锐的感到,还是保密比较妥善。

 二人一直聊着,直到夕阳都已经沉入海底了大半边。

 当琉离讲完最后一句话之时,脸上也略微有了些歉意。

 "当日没有与你们相认,让你们担心了。"盯着脸色稍微缓和许多的姬梦尘,琉离缓缓道。听此,姬梦尘却只是摇摇头,异常漂亮的眼睛柔和温润:"离儿不必道歉,无论做什么总会有自己的原因,我们又怎么会怪你,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什么都好。"

 平平淡淡的言语,却是让琉离心中一跳,望着眼前少年,琉离难有的感动再次席上心间,注定,在这里,又多了一个人的位置,心中难免一声苦叹,这人,无论如何淡漠也脱离不了感情。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或许就是如此。

越女风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越女风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

  • 高建平:艺术怎样才能通向道德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既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变迁,两者的关系呈现出不同面貌。回顾中外历史,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会有积极的启示。在西方美学中,有一个影响巨大的传统,认为在艺术中美与道德是分离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从形式和信仰的角度论述美,但从认识论和道德论的角度反对艺术。他认为:艺术家摹仿人性的低下部分,以刺激欲望,不利于城邦公民的教育;艺术是一件太严肃重大的事,不能只交给艺术家;私人的喜好要让位于共同的善。欧洲中世纪早期的神学美学,也具有艺术与道德分离的倾向:

  • 夜深人静时,想一个人到流泪

    文/昕月蓝殇你说,天涯海角,再不能陪着你一起走,花开花落,谁是谁故事的主角,谁又是谁永恒的依恋,你若懂得,自是最好,你若不懂,便是一个人的孤独。往事不留痕迹,思念在诉说,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你的世界亮着,我便心安。再没有你的消息,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还一直爱着你。时光老去了容颜,一颗爱的心永远年轻。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无奈,再也走不到你身边,我在想念你,还在痴痴的等待着你的归期。有一份感情,在我心中日夜守护,哪怕注定不能圆满,日记本中散落的字句,泛着清冷的光,一滴泪零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