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锦宫歌6章

2017/12/27 15:57: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锦宫歌

第六章:赞叹
这里很幽静,很舒服,风轻轻地吹走酷暑的热,竹子摇曳出清亮的声音。95女性网我真的好喜欢这样,听着清梵之音,画着喜爱的东西。

    竹子一向为文人墨客所钟爱,自古以为,人们就赋予竹子丰富的审美内涵,它有着拂云擎日之志,高风亮节之品,凌霜傲雪之质,临风弄影之姿。多少年来,不乏画竹高手,更有不少传世的佳作之画。

    我画得很小心,也很入迷,我喜欢竹子的柔韧清幽,每个人的画法,都大不相同,我自是不能和人家相比的,我只画一些我所喜欢的,我想表达的意境。

    河水,如镜一般很是平静,波光潋滟,我把这一切,都画到我的画中去,晴日,有晴日的不同,雨天,有雨天的诗境,人间美景千千万,岂是一张纸可以描述的。

    我沉迷了,在我的世界里,我甚至想象着,这里下雨的情景,画完一幅又一幅,有可爱的,有圆润的,有劲瘦的,有灿烂的,有雨打叶子,凄美的,有雨后初晴的珠光如玉的,天啊,为什么我每一幅都很喜欢。

    “贪多嚼不烂。推荐http://www.95lady.com/”讽刺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不用回头,我都敢保证,就是上官鱼。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总是跟我过不去,拿了我两幅画,就没有想过要还给我。昨天在府里治爹爹的头疾,他还使唤我去买药,我并不是不肯,只是由他嘴里说出来,貌似我是他的跑腿一样,心里格外的有气。

    我想我肯定是和他犯冲的,行,我退出我的地盘。我今儿个,就到河边来画画儿,他还来,不是存心要跟我过不去吗?

    “上官公子,你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吗?你要是总是出现在我的身边,对不起,我会误会的,我会误会你会喜欢我的。”我要将他气走,有人看着我,我便是百般的不对劲,画不出来。原文95lady.com

    他眼里有些好笑,“倪初雪,河里有水,去照照你什么样子,我喜欢你?哼,我是喜欢你……”他拉长声音,害我都神经一紧,他恶作剧地笑了,“我喜欢你的画,很对我的胃口。”

    这人,真是气愤啊,调戏我吗?“真荣幸啊,谢谢你的喜欢,不——稀——罕。”我也拉长了声音,这讨人厌的上官鱼。

    “你以为我喜欢跟着你,我今儿个是出来逛逛秦淮的,没想到看到你,坏了这幽静的好风景。”他坐下,阳光透过竹阴照在他的脸上,闪闪烁烁的,煞是好看。只是,想到他性子极是高傲可恶,所有的好看,都烟消云烟。行吧,这不是我的地方,我不跟他争,我倒是看他憋在肚子里的话要不要说出来。推荐95lady.com

    将我的东西捡起来,我打道回府,他喜欢,这里让给他。

    “你不画了吗?”他问。

    “哼。”关他什么事,我知道一个人总跟着一个人,必有所求,而且,他那么高傲,他才不会屈尊跟着我,他必是有所求的,我装作不知就是对他最好的打击,别想我亲自问出来。

    “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哼哼哼的,像猪一样。”

    我呼呼,不哼了,我不说话了,总成了吧!

    “其实你可以画得更好的,你总是不够专心,这一幅没有画完,你心里,又想到了新的意境,有时你的笔,还会把你上一幅没有想到的一种想法,又强加在下一幅里,你缺少一种专心。”他淡淡地说着。书名:锦宫歌6章

    我有点惊讶,是啊,我总是这样,所以画出来总觉得不太满意。

    他看到我的惊讶,有些得意,“你可以慢慢画,什么也不想屏退你脑中的想象,就看着这些,静静地画,你会画得更好。”

    我笑笑,“是的,谢谢上官公子指教,上官公子慢慢游玩,秦淮最出名的就是花船了,上面的姑娘,可都是天仙绝色,其中也不乏才高之女,上官公子不必道谢,我只是对贵客略尽地主之谊。”

    “道谢?”他扬起声音,“我何必道谢于你,喂,丑女,你没画到满意的,回去干什么?”

    呼,不气,不气,“呵呵,你说得有理,贪多嚼不烂,我脑子里啊混乱乱的,我闺房中一盆文竹可漂亮了,我回去细细地画,就从那里开始画个满意的出来。”我的深闺,你岂敢来,我当你是采花贼。

    “我不叫你丑女了,总行吧!”他退后一些。

    当然不行,本小姐本来就不丑,主要是他嘴巴太坏。说明http://www.95lady.com/

    “你慢慢看,慢慢画,不能半途而废。”他讪讪然地说着。

    我笑出声,有些得意,有些狂妄,“你求我吗?”

    “你这个丑女,别那么得意,我不过是想要你给我画一张医理图。”他脸憋红了。

    原来是如此,怪不得他那么高傲的人,也能跟着我。难道他总是以这种方式来沟通的吗?

    难道他就这样求人的吗?呵呵,犯在我手上了,我笑啊,我高兴啊。

    “丑女,笑什么笑。”他脸很是别扭。

    “没事我就想笑,关你什么事啊。”我真的很想笑,呵呵,“上官鱼,你求我吗?”

    他咬牙,“我欣赏你的画。”

    哦,这样就算是求人,不算不算,让我抓到一次,他就不要在我的面前再得意了,真是幸福啊,我不是不愿意的,他为我爹爹治病,我为他画一幅医理之图,我并不介意,只是他的态度太孔雀了,让人不得不想将他一身竖起的毛拔下来啊。

    “我可以为你画。”我笑着。

    他又骄傲起来了,“是你的荣幸。”

    还那么嚣张,看我拔孔雀毛,“你叫我一声美女,初雪美女,倪初雪大小姐。”我说得很甜。

    他眼里有些火气,直叫嚷:“你是美女?”

    “是的。”我笑得开怀,“你真乖,我说一句,你也没有反对,就叫了,看来,我真是美女啊。”心情好啊,天也蓝了,水也碧了。

    他吃了闷亏,眉在跳动着,却又很是无奈一样,我觉得很高兴,我骨子里一定藏着可恶的因素,让孔雀无可奈何,是这么让人高兴的。

    我将木板又架起磨起了墨,心里暗自打算认认真真地画一幅午后竹图。

    什么也不想,就只画一幅,看看聚精会神画来的有什么样的不同之处。

    墨汁也颇为讲究,其实墨砚也是有些关系的,我用的墨砚是我在一个小铺里看到的,好是喜欢,磨出来的墨,相当的匀细。

    然后,还要调墨,调出一些色彩来渲染不同的色变更是引人入胜。加水多,自是淡,加入飞白,即成了灰调,还有一些要很重很重的墨色,幸得我的砚很得我心,有几个小格都可照着想要的调入水和其他成就不同的一色,完成不会影响到别的。

    笔易将物体形质,黑则分为阴阳,明暗之手段。各种灵活地交叉纵横,自成趣色。

    “很好看。”他站在我的身边,细细地看着我画。

    我有些不适应,“你走远一些,不然,墨挥到你的脸上,别怪我。”

    “你画你的就是了,丑……倪初雪。”他改口,眼睛瞪着我的笔尖。

    这还差不多,不能口口声声都说人家丑女,真的丑,也不必这样说啊,怪伤人心的,是不是?原谅我的心也不是铜墙铁壁,“闪一边去,别挡着我的光。”

    他转到一边,在旁边观摩着,一会说我,这里是不是用力太重了,那里是不是要多加一些。

    我画画还没有人这样指手划脚过,双手恭敬地递上笔,“原来遇到大师了,但愿大师赐教,帮小女子画一幅墨竹图。”

    “你不会画吗?”他真是孔雀男,听不到我话里的意思也就罢了,居然还嘲笑我。

    “还请大师给我开开眼界,小女子才疏学浅,看大师兴意颇浓,还请大师不吝于赐教。”

    他眯起眼,“你在笑话我吗?我会画,我会求你吗?”

    “大师刚才的举动,实在让人不得不误会。大师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观棋不语真君子。”拜托,没有这方面的学识,也要有点常识,我敢打赌,要是他在给人治病的时候,有人在旁边指指点点,依他的性子,必定是将人扔出去,我在他的身上看不到礼貌这二字。

    他闭上嘴巴不说话,像是有人欠了他的钱一样,紧紧地绷着。

    我又没有说错。唉,我以前从不喜人靠近看我画的,好吧,只要他不吵吵闹闹,不指手划脚就好,要看就看随他,他把我当是丑女,我就把他当作是透明的。

    我忘了有他在身边,沉浸在画中,慢慢地画,认真地画,即使是一片竹叶,我也想片刻才下笔,当夕阳染成了红色,肚子咕咕叫,我才发现,竟然就这样画了大半天,就画一幅而已。

    不过真的好美,瘦者竹枝凌秀,枝节挺拔,润者枝粗叶密,分布有置。

    “是不错。”上官鱼赞叹地说着。

    我还以为他走了呢,倒是有些耐心的。我回过头,脸上还带上些得意的笑,“当然好了,我用心做事,总是能做得好一些的。”总算让我有些骄傲之色了。

    “倒是自大得很,要不是我指点你,你岂会画得如此满意。”他不客气地抢功。

书名:锦宫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锦宫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我愿未曾遇见你9章(第9章 要她不能怀孕)

    原标题:我愿未曾遇见你9章(第9章要她不能怀孕)书名:我愿未曾遇见你第9章要她不能怀孕小护士站在门边,气喘吁吁的喊道:“苏可妍小姐突发急症,刚刚进了抢救室!您快去看看她吧!”“什么?”陆谨修脸色一变,转头便直接朝外狂奔。至于病房里剩下的顾渊宁和苏一婉,他根本不再多看一眼。苏一婉连忙挣脱了身后人的钳制,冲过去推开了围殴顾渊宁的黑衣人,将他扶在怀里:“渊宁,你怎么样?还好吗?”顾渊宁满脸是血,狼狈不堪。他摇摇头,嘶哑道:“我没事,婉婉,你不要担心我……”苏一婉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哭道:“你不应该为

  • 爱被记忆隐藏9章(第9章 放我离开)

    原标题:爱被记忆隐藏9章(第9章放我离开)小说:爱被记忆隐藏第9章放我离开苏沫雪的身体,猛然僵住了。脚步声,渐渐近了,顾昊琛身上那股阴冷的寒气,也随之逼近,让苏沫雪的心脏,狠狠收紧。“苏沫雪,我在问你,你在干什么?”顾昊琛走到了她面前,那双垂下视线的眼眸,阴沉而又凛冽。“顾昊琛,不是你看见的那样……”苏沫雪拉住他的衣摆,“你听我解释,我没有让苏心瑶流产,也没有……”“你怎么没有!”吴倩蓉大叫起来,“我亲眼看见她推的!昊琛,她还打我呢!你看看我,她把我推进了垃圾堆里!你快来拉拉我,我摔到腿了!”顾

  • 此去经年爱已殇9章(第9章 把她肚子里的东西给我剖出来!)

    原标题:此去经年爱已殇9章(第9章把她肚子里的东西给我剖出来!)小说书名:此去经年爱已殇第9章把她肚子里的东西给我剖出来!“呵呵,我本来想着足了月子之后就让你顺产下来的,可是你自己不中用,我有什么办法?”我的下巴似乎被轻轻挑起,模糊的视线里尽是顾萧墨的重影。他的身侧,似乎还依偎着一个女人。“哎呀萧然快别气了,让医生推她进去吧,耽误了时间可不好。我们的宝宝还等着这药引子呢!”白嘉雯!她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听得出她这刁钻刻薄的声音!身体像是突然充满了力量一般,我猛地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直直望进顾萧墨的

  • 恰逢爱你,情深不渝9章(009 不过是出来卖的)

    原标题:恰逢爱你,情深不渝9章(009不过是出来卖的)小说书名:恰逢爱你,情深不渝009不过是出来卖的原来,两人不知不觉已经逛到中午了。季灏霆也没异议,直接带着她到十二楼的餐厅。一坐下,温念瓷就瘫在了椅子上。刚刚买衣服买的兴奋,现在一休息,她就觉得浑身都像散架了一样的疼。逛街也没有她想得那么开心啊,她不由在心里默默地心疼自己的腿。季灏霆看着无精打采的温念瓷,嘴角也是微微上扬,提醒了一句:“衣服买完了,一会儿去看车。”温念瓷顿时跨下脸,赶紧给自己捶腿,抓紧时间休息。一个小时后,两人吃完饭,温念瓷就

  • 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9章(009 再叫我就把你强了)

    原标题: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9章(009再叫我就把你强了)小说名: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009再叫我就把你强了陆景渊倒是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顿时满眼新奇。这女人,从一见面到现在,行为都彪悍的不行,他还以为这是个女汉子,没想到竟然也会脸红。直到此刻,他才仔细端详着她。漂亮精致的五官,看起来非常养眼耐看,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如瓷器,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扇子,扑闪扑闪的,一双灵动的双眸,波光潋滟,盈如秋水;娇艳的红唇,自带色彩,美得令人想要采摘。她身上依旧穿着那件白色连衣裙,干净的气质,如同出淤泥而

  • 青春之痒9章(第九章 校花的电话)

    原标题:青春之痒9章(第九章校花的电话)小说:青春之痒第九章校花的电话老鼠愣了一下,也是兴奋的点了点头,这一架虽然有始无终。但是,当时的情况我们两个人都是看见了,梁硕这边的人本来就少,拿的全部是木棍,我们这面人全部拿的是钢管,人数还是手上的家伙,都是占了巨大的优势。就在这个时候,我卧铺上面的那个四眼,惊讶的看着我,说话的时候里面充满了震撼的感觉“你们把梁硕打了?”平日里这些人对我都是不言苟笑,故意将我隔绝在另一个层面,看不起我的样子,而现在我也是懒得理他们。只是点了点头,忽然我又想起来给吴晨打个

  • 美人画魂9章(第九章 找到落脚的房子)

    原标题:美人画魂9章(第九章找到落脚的房子)小说名字:美人画魂第九章找到落脚的房子突然我想起了曾经的好闺蜜芊芊,我记得她当时租房子是从微博上找到的房源,没通过中介,租金也很便宜。虽然想到芊芊,我心里还是又气又难过,不过生活所迫,我已经没心情去考虑那些儿女情长的小问题了。搜索关键字“江城租房”,很快就出现了数千条微博。我找了家店坐下,随便点了些东西当早饭,开始一条一条地翻看起来。从学校出来时我身上的钱就不多了,又住了几天旅馆,手头更是拮据,那些地段不错的单身公寓我是住不起的,只能和其他人一起租房。

  • 守尸人9章(第9章 ‘他们回来了’)

    原标题:守尸人9章(第9章‘他们回来了’)小说:守尸人第9章‘他们回来了’我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这该不会是我在做恶梦吧?我突然这么想,然后狠掐了自己一把,疼,不是梦!“大,大姐,我好心把你救回来,又给你洗了洗澡,你就饶了我吧,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这是干嘛啊!”我实在没辙了,就试着跟她说话,我想就算是鬼,应该也可以讲道理。她根本不理我,继续闭着眼睛,机械地摆动双腿,半个拍烂的脑袋,一走一晃荡。我又说冤有头债有主,谁害惨了你,你就找谁去啊,找我干嘛!我们家还指着我干这份工作,给我姐免手术费呢!说着我

  • 夜色盛宴9章(009 被冤枉)

    原标题:夜色盛宴9章(009被冤枉)小说书名:夜色盛宴009被冤枉“王涛,你确定你要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可别收不了场。”李轩沉着脸,冷声道,王涛满脸不屑,指着李轩破口大骂道,“我王涛要动的人,你保不住,把陈阳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断他一只手。”“断我手,我先废了你。”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在王涛话落的时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涛的头上。刹那间,王涛的惨叫一声,捂着头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缓缓流出,染红了他整张脸。剧烈的疼痛,使得王涛的脸色都扭曲起来,所

  • 异闻档案9章(第9章 自杀或是谋杀)

    原标题:异闻档案9章(第9章自杀或是谋杀)小说:异闻档案第9章自杀或是谋杀凌力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双手抱着头,眉头攒到了一块。“5.20”案发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的时间里,他们做了细致的调查,可是却仍旧是没有一点头绪。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凌力忙起来把门打开,外面站着的是苏楷。“大中午的,你抽风啊,就不能轻一点么?”凌力有些不悦地说,苏楷说道:“东湖所那边接到报案,说是湖滨小区有人自杀了,汪所长带着人出了警,从现场看来死者确实像是自杀,可是汪所长说那样的自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有些拿不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