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金蛇岂是池中物15章(第015章:涅槃重生)

2017/12/27 14:37: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金蛇岂是池中物
第015章:涅槃重生
银环蛇没想到矛头蝮居然耍诈,输了之后不但不离开,还偷袭了金环蛇。说明95lady.com 金环蛇虽然没有被咬实,但躲避的时候,身体还是被三色矛头蝮的毒牙刮伤了。三色矛头蝮是“终极蝮蛇”,它体型庞大,其毒液含有剧烈的血液毒素,被它咬后伤口处的组织会严重溃烂,像腐烂的尸体一样,如果得不到救治溃烂会迅速蔓延,在数天后痛苦死去,即使使用抗蛇毒血清治愈后也会留下永久性的伤疤。 一般情况,如果人类挨了三色矛头蝮咬一口,救治的医务人员通常不得不采取截肢的方式救人,因为血液毒素会不断的破坏伤口组织,让伤口严重腐烂,这是很可怕的。 银环蛇紧张的问金环蛇:“小金,你没事吧?” “不严重。”金环蛇气喘吁吁的说,刚才和响尾蛇搏斗,几乎花光了它所有的力气,现在背部有挨了矛头蝮一下,感觉伤口火辣辣的,被用火烧一般的难受。 银环蛇稍微安心了一点,转头对三色矛头蝮怒目而视:“好卑鄙,居然趁人之危,有本事过两天等我哥哥恢复之后,再来堂堂正正的跟我哥哥打一架?” 眼前小金已经受伤,所以银环蛇也知道凭借自己一己之力,不可能战胜对面三条毒蛇,只能用缓兵之计,企图拖延时间。 她的想法虽然好,但狡猾的三色矛头蝮是发现了我在蜕皮,才估计掐准时间上门寻仇的,怎么可能会因为她一句话而后撤? 三色矛头蝮吐了吐开叉的蛇信,眼睛里闪烁着狞笑:“想拖延时间,别妄想了。网站95lady.com要不这样,你把眼镜王蛇、金环蛇、变色龙都交出来,让我们三个饱餐一顿。我就饶你不死,还让你加入我的团队,怎么样?” 金环蛇和躲在不远处的变色龙脸色都忍不住一变,但银环蛇毫不犹豫的昂起小脑袋,鄙视的说:“别妄想了,我才不会背叛哥哥。” “本来我身边损失了两条蛇,想把你招揽进来的。既然你执意不肯,那我只有赶尽杀绝了。”三色矛头蛇对身边的响尾蛇和赤链蛇说:“赤链蛇你对付受伤的金环蛇,响尾蛇你对付这条银环蛇,我负责去杀掉里面找那条蜕皮的眼镜王蛇。” 三条蛇分工明确,正准备开始展开全面进攻。 银环蛇和金环蛇两个眼神中露出一丝绝望,自谓难逃一死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微的枯叶异响。95女性网 三色矛头蝮几条蛇身形一顿,然后都惊愕的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不远处一堆灰色的枯叶在不停的颤动,发出宛如响尾蛇尾巴一样“咔咔”的声音,枯叶之下,似乎有可怕的东西要破茧而出一般…… 银环蛇见了先是一愣,继而忍不住脱口而出:“哥哥!” 金环蛇也见状也忍不住叫起来:“老大醒了!” 随着它们两个欣喜的惊呼,然后就听到哗啦的一声响,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从枯叶地下冒出头来。粗如手臂的蛇身,狰狞的脑袋,精光四射的眼睛,宛如是从地狱出来的使者。 经过几天几夜的昏睡,我终于醒来,从树叶堆里昂起脑袋,打量周围,也在打量自己。 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原本被电击灼伤的皮肤,伴随着血痂的蛇皮掉落,露出一副黄黑相间的鳞甲,鳞甲在阳光下闪着幽幽的冷光,一片一片的鳞片排列紧密,细致。 蛇鳞片上的倒V型花纹更加清晰,颜色显得更加的鲜艳,宛如是一件耀眼的鲜花盔甲。 我没想到自己才刚刚醒来,就见到了三色矛头蝮带着两条毒蛇在欺凌小金小银,顿时怒不可遏,嘶嘶的喝道:“是谁要在我的地盘赶尽杀绝?” 我的出现,瞬间让矛头蝮身后的响尾蛇和赤链蛇打了个寒颤,毕竟我是一条吃蛇为生的王蛇,也是所有毒蛇当中体型最庞大的毒蛇,由不得它们不害怕。 “老大(哥哥)!”金环蛇和银环蛇两个小家伙兴奋的朝着我冲了过来,尤其是小银环蛇,刚才还表现的十分坚强的她,在见到我之后,再也控制不住,眼睛里迷蒙着泪水,委屈的用小脑袋在我身上蹭了蹭,然后打小报告说:“哥哥,它们欺负我,还弄伤了小金。阅读95lady.com” “没事了,哥哥说过,有我在就没有动物能欺负你。” 我安慰了一句身边的银环蛇,脑袋猛然一转,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矛头蝮:“你三番两次闯入我的领地,今天既然进来了,你就别想出去了。” 矛头蝮也惊魂未定的望着我:“你,不是在蜕皮吗?” 这时候,原本躲在石缝里的变色龙已经悄悄的出来了,在我身边趾高气扬的说:“哼,无知,我们老大就算是在蜕皮最虚弱的时候,也不是你们能叫板的。” 我昂着脑袋,缓缓的爬了出去,中午的阳光从头顶上倾泄下来,照射在我身子上,一身鲜艳的蛇鳞泛着光芒。 矛头蝮看到我这身精致的蛇鳞,有点不敢置信的说:“不可能,你是在虚张声势,刚蜕皮的蛇鳞看起来鲜艳,其实没有防御力。响尾蛇、赤链蛇,我们一起上,杀死它!” “好”响尾蛇和赤链蛇面面相觑,偷偷的在用眼神交流。 “杀!”矛头蝮怒吼一声,率先的朝着我冲了过来。说明http://www.95lady.com/它以为响尾蛇和赤链蛇会跟着它一拥而上,没想到在它冲上去的时候,那两条蛇居然立即转头,掉头开始逃跑了。 “你们,叛徒!”矛头蝮没想到两条蛇不但没有跟它一起进攻我,反而还趁机逃跑了,顿时气得双眼冒火。 “嘶嘶——”我昂首挺胸,直起三分之一的身子,脑袋离地面足足有70厘米高,这个高度让我跟一个小孩子一般高,居高临下的俯视这矛头蝮:“你的仆从都逃跑了,你还拿什么杀我?” 三色矛头蝮又惊又怒:“我跟你拼了。” 说完,他不顾一切的朝着我扑了过来,企图咬住我跟我同归于尽。三色矛头蝮的攻击距离特别的远,一般的蛇类攻击距离只有自己身长的一半,而三色矛头蝮的攻击距离可以达到它身长的三分之二。 如此远的攻击距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且它破釜沉舟拼命一咬的速度非常之快,饶是我有提防,也是有点闪避不及,眼看矛头蝮已经窜到了我跟前,我甚至能感觉到它锋利的毒牙碰到我身子的冰冷感觉…… 就在矛头蝮毒牙触碰到我的身体,就要刺穿我身上的蛇鳞的时候,忽然发生了异变。我身体本能的一紧,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一道强力的电流冲我身体流出来,传到矛头蝮脑袋上。原文http://www.95lady.com/ “滋”的一声细小电流声响起,矛头蝮嘴巴冒起一簇火花,惨叫着跌飞出去。 这一幕不但边上的变色龙、金环蛇和银环蛇几个震惊了,连我自己都惊疑不定:靠,这他喵的什么情况,我被电击了一次,现在变成一条电蛇了? 虽然我自己也弄不清眼前是什么情况,不过,矛头蝮被电了一下,疼得不停的在地上翻滚,正是我下手的大好机会。 我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一下咬住它的脖子,两颗倒勾毒牙深深的扎入它的脖子里,注入一口剧毒的神经毒液。 “嘶——” 三色矛头蝮惨叫一声,脑袋迂回,想咬我的头部。 我狠狠的晃动两下脑袋,把他摔的七零八落,头晕脑胀,没办法攻击我。这招是我跟电视上那些狼狗学来的,狗在咬住动物之后,就会迅速的摇摆脑袋,摇晃猎物,这样可以让猎物的伤口扩大,而且能把猎物摇的发晕,没办法攻击自己。 果然,三色矛头蛇被我这么一甩,就失去了攻击的目标,没办法咬到我。 我再次注入一口毒液,连续两口毒液,这毒液的量足够杀死两头大象和30个成年人,一条只有儿臂大小的三色矛头蝮哪里经受得起如此大量的蛇毒摧残? 三色矛头蝮的毒液主要成分是血液毒素,作用是迅速摧毁细胞组织,使伤口高度快速腐烂。而我的毒液主要成分是神经毒素。神经毒素注入受害者体内后,毒素会迅速袭击被咬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导致剧痛,视力障碍、晕眩、嗜睡及麻痹等症状,然后会因心脏血管系统崩溃而进入休克状态,最后会因呼吸衰竭、心跳减弱而死亡。 这条三色矛头蝮开始的时候还有力气反抗,但过了一会儿,它就开始变得浑身无力,进入麻痹休克状态,完全丧失了攻击能力。 我这几天都没有进食,肚子刚好饿了,一口咬住三色矛头蝮的脑袋,然后从它的头部开始吞噬,把它当做我的食物来吃掉。 毒蛇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嘴巴能张开到130度角,轻易吞食比自己头还大的食物。而且,蛇毒首先在猎物内部肆虐,破坏猎物的椎骨等组织,方便毒蛇吞食猎物。最后把猎物全部吃进肚子之后,猎物体内的毒素在内部消化食物,胃液在外面消化食物,双重消化之下,毒蛇能迅速的把肚子里的猎物消化成为营养。

金蛇岂是池中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金蛇岂是池中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寡妇门前桃花多10章

    原标题:寡妇门前桃花多10章小说:寡妇门前桃花多第10章差点没把持住宋凉臣在孝义院坐着,蹙眉看着江心月。她叫了他来,坐下就开始哭,现在已经哭了半个时辰了,一句话都没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若是以前,他早该心疼地将人哄着了,可是她打他那一巴掌,不知是因为男人的自尊心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看着她,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宋凉臣心里的江心月,一直是善良懂事的,因为是门房的女儿,所以一直同他守着主仆的礼,哪怕分明喜欢他,却也乖巧地不靠近。府里的丫鬟取笑她欺负她,她也都忍着不吭声,只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安

  • 龙床难上:冷情暴君的夜宠10章

    原标题:龙床难上:冷情暴君的夜宠10章小说名:龙床难上:冷情暴君的夜宠第10章从天而降的姑娘1“奴才是太医,救命不救心,小主的命,奴才保住了,至于其余的,请恕奴才无能为力,小主保重,奴才告退,在皇后娘娘没有新的指令之前,奴才还会一如既往地来给小主送药的,奴才告退!”孟声诺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地朝我行礼告退,嘴角还有着一点点的淤青与血迹。“主子,如今我们正是用人之际?为何还要……”颂芝不解地朝我问道。“用人?颂芝请问,如何用人?以权相交,权失则弃;以势相交,势去则倾;以名相交,名毁则远;以利相交,利尽

  • 拽丫头爱上冷酷校草10章

    原标题:拽丫头爱上冷酷校草10章小说书名:拽丫头爱上冷酷校草第九章:被误会了吃过饭,我和他便程出租车回到学校为我们准备的别墅里,刚下车,就看到樱和蕾她们了。“萱,你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樱一看到我就跑过来抱住我。“对了,萱,你不会一个晚上都和欧阳晨在一起吧。”蕾看着我审问道。“是啊,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啊,萱,你和他什么关系啊,不会是真的男女朋友了吧。”蕾的嘴巴张的很大,可以放下一个大鸭蛋了。“没有啊,我们没有关系,只是有名无实的男女朋友而已,都怪你们啦,干嘛不早跟我说有这样的规定啊。”

  • 逆世10章

    原标题:逆世10章小说名字:逆世第十章残酷的人心一群孩子都没有在意,但是陈睿却看出,那个戒指是一个储物戒指,储物戒指只有修真界修士的世界中才有的,有些强大之人的戒指,内部的空间甚至能装下山川大泽。但是这种戒指只有传说中才有,而储物戒指这种东西很贵重,以前整个陈家,也只有陈志达有一枚而已。陈志达的那一枚戒指内部也不过百余平方的面积而已,随后陈睿摸了摸身上那枚戒指,也是陈志达偷偷揣在陈睿身上的,陈翔和陈灵儿根本不知道!陈睿想到,老人救他的时候,他刚好昏迷,老人的实力他不清楚,但是老人一定是修士,所以

  • 九式神明10章

    原标题:九式神明10章小说名字:九式神明第十章:对决幽冥者鬼傲呵呵一笑骂道:“我把你召唤出来,不是让你出来耍嘴皮子的,赶紧把他给收拾掉了,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幽冥者看了一眼雷霸,转向鬼傲道:“如果你经常把我召唤出来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你到好,你自己说说看,你有多久没有把我叫出来了,有七八年了吧。我出来就说了一句话,你倒好,把我当成什么了,以为召唤我出来,我就得为你服务吗?娘的,我还不伺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幽冥者那庞然大物说话的声音小的了吗,再加上被鬼傲训示后,他一生气,再大声一点说话,

  • 高术通神10章

    原标题:高术通神10章书名:高术通神第十章有德的女孩儿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那些力量,那些本事。总之,当我一拳把齐凯放倒,然后冲上前,把他抱起,又背起他,张罗着往医院跑。这一切的一切,都与我之前的性格完全不符。真真的,完全不符!或许,正如马彪子所说吧。我的元神醒了,活了。能融入到这个世界。同时,我知道了担当,负责。对,最最关键,我还找到了勇气!勇气!一道属于男人的血性和勇气!三轮车,卖命地蹬。很快,到了医院,直接拉到门口。然后,我直接从兜里掏了五块钱,交到了三轮车夫的手中。下秒我又背了齐凯,在众

  • 穿越之惹上极品王爷10章

    原标题:穿越之惹上极品王爷10章小说名:穿越之惹上极品王爷008惊闻故人大名本以为他酒量不好,便一个劲的给他灌酒,却没想到两壶酒下去了,他依然面不改色,我却已经晕乎乎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想来是中了他的套了。“书呆子,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酒足饭饱,我连他囊中有多少资金都没个底,实在有些着急。他顿了一下,似乎点了点头,可能是今天的酒我喝的真有点多了,眼睛看什么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我打了一个饱嗝,慢慢的站了起来。“这地晃个什么劲呀?”走了两步,只觉得是天旋地转,弄的我直想吐。突然有只手将我扶住,我就像

  • 极武撼天10章

    原标题:极武撼天10章小说名字:极武撼天第10章杀人不眨眼“老子真是不知道夜泉和卡然在哪里,但是我也不会怕你们的,胡克,你可别忘了,这里是我们珂塔村的地盘,可不是你们天弘村,不是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我们这里的男人有了几百个!”“哟呵!还真是有种啊,这点我佩服你卡尼,可是除了你们这些人,其他的人来管什么用?难道是来送死的嘛?哈哈哈。”胡克大笑道。“完了完了,他们这次就是来找我们两个的啊,我们该怎么办啊。”在一个阴暗的地方,夜泉轻声的说道,话语中带有着浓重的惧意。“麻烦了,你说周海会不会杀了我们

  • 暴君的宠妃10章

    原标题:暴君的宠妃10章书名:暴君的宠妃第10章求你不要走!感觉自己被那女子离山洞越来越远,像是带着我离开山洞。慢慢的看到远处有一道光照过来,向着光线走在,光线越来越强。最后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看到了光从自己的头上照下来!原来被阳光笼罩的感觉是这么好,自己长这么大,怎么没发现呢。深深的吸了口气,人终于算是正常了。跟着那丫鬟来到一处时,见她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我,温和的说:“你朝前一直左拐,看到一个石碑,再往右拐,你就会看到一条小路,朝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你就可一出去了!”“我可以出去了?”我不

  • 恶魔请放过我10章

    原标题:恶魔请放过我10章小说书名:恶魔请放过我十、意外地打击尹灏川一踏进“尹氏”大厦就觉出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似乎是在酝酿着某种风暴。公司里的员工个个表情凝重,对待手头的工作也是心不在焉。尹灏川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不免疑惑:父亲的公司一向经营有道,听说最近还签下了一个大合同,就在前几天父亲还喜笑颜开地对他说:“灏川,等这笔生意做成了,我们又可以多开两家分厂,到时你正好可以过来帮我的忙!我们父子俩准备大干一场吧!哈哈······”那日的笑声还在耳边回荡,而今公司里种种迹象却给人一种将要倒闭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