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书名:逍遥小房东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7 11:53: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逍遥小房东
1.乡下来的表哥嫂
 星期六的下午,马六办完老爹的葬礼,一回到院子,花嫂就迎上来,一脸焦急的说:“六子,你总算回来了,你乡下表哥一家子等了你一个上午。无删节书名:逍遥小房东免费阅读全文

    “表哥?”马六挠挠头,想想说:“我的亲戚都在城里,哪还有个乡下的表哥?”

    “俺也不知道,你赶紧看看你去吧,拖儿带nv的一家人,说是从桃花村来的,不会是趁着机会来打秋风的吧,你爹不在了,你年轻可得多J个心眼,现在骗子多。“花嫂故意把声音压低说。

    马六嗯了一声,问,”他们在哪呢?”

    “就在二楼会客厅,俺没让他们进你的房。”花嫂说着,还得意地向马六眨眨眼睛。

    马六轻轻拍拍花嫂的肩膀,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看看。”说着,马六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土二楼。”用俺和你去吗?”花嫂在后面说。95女性网

    “不用了。”马六回复了一句。说着马六已经到了二楼,站在了会客厅外.,

    所谓的会客厅实际就是马六和他老爹卧室外边的一间大屋子,放了沙发、茶J等家具,马六老爹活的时候,常招呼那些房客,到这里来打打麻将。

    现在正是暑伏季节,会客厅的门敞开着,马六还未进屋,就听到会客厅里孩子哭,大人叫,乱成一P。

    马六皱皱眉头,进了屋,就见屋子里坐着一男一nv两个人,nv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nv人一边给婴儿喂N一边嘴里呵斥着什么。旁边的地上放着J个行李包。

    男人一见马六进来了,立刻站起身,张着手迎了上来说:“呦,是六子兄弟吧。95女性网

    马六看走上来的男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又黑又瘦,个子不高,头发稀疏,一身农工的打扮。

    马六还未答话,男人已经到了他近前,直接握住马六的手,肯定的说,“是六子兄弟,和你爹长一模一样。”

    那个喂N的nv人也已经站起身,收拢好衣F,把怀里的孩子往沙发上一放,走过来,附和道:“是,真像。”

    马六看看nv人,nv人和男人的身量正相反,又高又壮,一张胖脸上的五官都是圆乎乎的,眉眼还挺俏丽,刚N完孩子,X前的衬衣不仅被顶的老高,而且还能看到N渍的痕迹。

    马六忙收回目光,对着男人说:“大哥,您从桃花村来?我好像没见过您。”

    “贵人多忘事,你爹有本事,从小不知和谁学了身好功夫,还早早就进了城,你一直在城里长大,也没回过桃花村,当然没见过我了,但你肯定听你爹说过六姑N。“男人一脸羡慕的提醒道。阅读95lady.com”六姑N?“马六使劲想了想,摇摇头说:“好像没听过,我只听我爹说,他老人家是一根独苗,爹妈早逝,小时候学功夫也是拜的云游师父,他进城J十年了,在桃花村早就没亲戚了。“”咋能没亲戚呢,六姑N就是你家亲戚,你爹小时候还吃过六姑N的N呢,认过G娘,你说这亲不亲。“男人不满意了。

    马六看男人露出不悦,忙回应道,“我倒是听我爹说过,他是吃百家N长大的,而且村里还真有G娘。”

    “那就对了,六姑N就是你爹的G娘,我是六姑N的孙子,叫金旺,论辈分算,我就是你表哥,这个是我媳F,也是你表嫂,叫桂枝。”男人立刻说道,还指了指旁边的nv人。

    马六被男人的这套嗑唠的晕头转向,他无奈的点点头说:“金旺表哥,你们进城有事吗?”

    金旺一听,松开马六的手,脸上愁苦的说:“本来我进城来,是想看看我叔的,没想到就晚了这么J天,我叔就没了。无删节书名:逍遥小房东免费阅读全文

    马六从兜里掏出烟,给金旺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支,说:‘金旺表哥,我爹是不在了,可是咱们还是亲戚,你要有什么事,尽管说,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帮。”

    金旺重重吸了一口烟,眼睛好像一亮,对着一旁的桂枝说:’听见没,还是自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够亲。“

    “是呢,是呢。”桂枝连声附和道。

    马六呵呵笑了两声说。“金旺表哥,你有啥话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六子兄弟,这J年乡下日子不好过,村里的地都被征了,就是不被征,种地也挣不了J个钱,村里有本事的都到城里打工了,我和你嫂子也不想在村里呆了,想到成立找点活,可城里啥情况我们也不懂,知道我叔在城里一直混的不错,就寻思投奔我叔,想让我叔帮忙找个活计儿,没想到。推荐95lady.com”金旺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看着马六。

    马六听完,看了一眼面前的一男一nv,寻思一下说:”金旺哥,其实我爹在城里除了置办下这么一个院子,也没啥本事,就算他活着,找活这事他肯定也帮不上你,你看,我也二十多岁的人了,这不还在家里待业。“”哎呀,置办下这么大一个院子还不算本事,六子兄弟,你哪是待业呀,你是守着院子当房东,坐在炕上就数钱,这日子比神仙还舒F,还用工作。“金旺艳羡道。

    马六被金旺说得一愣一愣,心想,这个男人看见又黑又矮,这嘴还挺会说,不像个老实巴J的乡下人,心里就更不愿意帮他们的忙。

    金旺看马六光chou烟不表态,就立刻向旁边的nv人使了个眼Se。

    桂枝见状,立刻往前凑了凑,鼓胀胀的X口J乎要抵到马六身上,一副哀戚戚的样子说:”“六子兄弟,我们从乡下到城里来不容易,来之前把屋子也抵给别人了,现在回也回不去了,你就帮帮我们吧。”

    桂枝刚说完,马六还未说话,金旺立刻就火了,对着桂枝呵斥道,“你这个死婆娘,和六子兄弟说这些G啥,看我不揍你。”说着,金旺扬手就要打nv人。

    马六见状,忙伸手抓住金旺的胳膊,金旺蹦跶了两下,根本就动不了,就只剩下喘气的份。

    nv人离马六这么近,马六都能闻到nv人身上的N味,马六撤后两步说:“金旺哥,这样吧,既然你们来了,我也不能不帮你们,你先告诉我,你们会啥手艺,我帮你们问问。”

    金旺和桂枝互相看了一眼,金旺为难地说:“我们除了种地啥也不会,六子兄弟,我看你这院子挺宽敞,这上下两层楼,咋也有十来间房吧,要不我们就在你这找点啥活G,苦累我们都不在乎。”

    马六看着这对突然而来的表哥嫂,心想,完了,这是沾上包袱了。
2.好好舒F舒F
   马六没想到老爹刚死,就从老家冒出来一对表哥嫂,想不帮忙,看来这对粘包有来了就不走的意思。瞧这一男一nv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马六不好意思一口回绝,只好回答道,“金旺哥,我这房子是整房出租,又不是旅店,用不了什么人手,就是需要一个打杂做饭的,现在也有人G,你看这样吧,你们先在我这住两天,找到活最好,找不到活,就当到城里旅游了,怎么样。”

    “那好,那好,不愧是我叔的孩子,仁义。”金旺立刻眼角挂喜。

    nv人的胖脸上也掩饰不住的轻松。

    马六一看,说道,“那你们就跟我来吧,正好我这还有间空房,你们先住下。”说着,马六就往走。

    金旺拿起行李,桂枝抱着孩子跟在马六的身后,出了会客厅。

    顺着屋外的走廊,来到走廊靠里的一间屋前,马六打开屋门,说:“金旺哥,桂枝嫂,这间屋子的租客刚搬走,你们就先住在这吧,房里的东西你们随便用,还有啥需要的你们尽管和我说。”

    金旺两口子探头往屋子看看,屋子不大,也就五十多平米的面积,但是正处在Y面,屋子里亮堂堂的,GG净净,生活的家具也一应俱全。

    金旺立刻说:“蛮好蛮好。”夸了两句,金旺突然看了一眼马六,狡黠的问,“六子兄弟,这房租咋算呢?”

    马六看看金旺那故作机灵的样子,心里不痛快,脸上还是笑笑说:“都是亲戚,你们也不在这常住,房租就暂时不算了,你们先免费住。”

    金旺一听免费住,更加高兴,拍了一下马六说:“小六子,你和你爹一样,仗义。”

    说着,金旺就往进拎行李,桂枝也朝马六笑笑,紧跟金旺进了屋。身T还不经意的碰了马六一下,马六站在门框前,看着桂枝的后背,这nv人的PG也是又宽又大,碰自己那一下还蛮有弹X。真是好汉无好Q,赖汉娶花枝,又黑又矮的金旺咋娶了这么一个不错的媳F。

    马六正胡思乱想,金旺已经将手里的行李放好,开始准备收拾,金旺对马六说:“六子兄弟,这屋子真不赖,那我们就先住在这了。”

    马六点头说:“行,金旺哥,桂枝嫂,你们先收拾着,我还有点事,你们有啥事直接过会客厅找我就行了。”

    金旺和桂枝忙说:“你忙,你忙。”

    马六笑笑,就自己回了会客厅。一进屋,马六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这J天忙着C办老爹的丧事,马六J乎要累虚脱了。马六也是一根独苗,而且Y年丧母,和老爹相依为命十J年,老爹原本打算将马六培养成才,成为一个大学生,但是马六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从小看见课本就头疼,仗着从老爹那学来的J手拳脚功夫,到是在学校里顽P捣蛋,打架闹事有一套,老爹三五天就得被老师叫到学校,后来勉强混了个职高毕业,马六就再也没有进过学校。老爹对马六打舍不得,骂不管用,幸好马六除了不ai读书,本X并不坏,没有闹出大的事端,也就由他去了。

    马六的老爹进城后就一直做生意,买卖由小到大也挣了一些钱,怕儿子将来没有个依靠,早J年,在城郊买了一处院子,又盖了个土二楼,往外租房,开始这里位置偏,离城远,租的人不多,最近这一两年,城市扩建的步伐很快,附近一夜间就好像到处都是工地,不仅白天热闹的很,晚上也是一P霓虹,林林总总的人越来越多,马六家土二楼的出租生意开始火爆,房客不断,租金也不断上涨。马六的老爹临终拉着马六的手说:‘六子,爹一辈子没给你留下啥,除了那点拳脚功夫,就是这座院子,只要你能守住这P院子,你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爹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记住,一定要守住这个院子,这是你的命。“

    马六此时才知道老爹为了自己用心良苦,他含着泪用力点点头说:”爹,你放心吧,这院子我会守它一辈子。“

    马六的老爹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

    马六将老爹的丧事C办的很隆重,周围的人都说马六一下子懂事了。马六也觉得自己在瞬间长大了,现在坐在空荡荡的会客厅里,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高楼群,马六的心中却涌起了浓浓的孤寂和悲伤,没有了老爹,今后的生活只有他独自面对了,他已经是这间院子的唯一主人。

    马六正坐在沙发上在暗暗思量,一个人从外边闪了进来,并随手关上了客厅门。

    马六抬头一看,是花嫂,花嫂挨着马六坐下,摸摸马六的额头,亲昵的说:”咋了,六子,累了。“

    马六抬头看了一眼花嫂说:“没事,我就是有点困。”

    花嫂用手轻轻摸着马六的腿说:“困了,那俺陪你进里间歇一会儿,这两天可把你辛苦坏了,人都瘦了,俺看见都心疼,进里屋,俺让你好好舒F舒F。”

    马六捏了一下花嫂的手说:“算了,我这两天没心情,过两天再说吧。”

    花嫂眨眨眼睛又说道。“那你想吃啥?俺给你做去。”

    马六想想说:“熬碗粥吧,我现在就想喝点粥。”

    “行,你等着,俺这就去做。”说着,花嫂站起身,出了屋。

    马六看着花嫂出了屋,思路又回到了一年前。

    一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暑伏天,院子里房客多了,需要一个做饭扫院的杂工,有人就向马六的父亲推荐了花嫂,花嫂的全名叫花金叶,第一次见面,马六和他的老爹对花嫂的印象都不错,花嫂四十多的年纪,P肤还是白白的,穿着一件印着碎花白底的褂子,周身上下收拾的GG净净,个子虽然不是很高,但身T浑圆,一看就很结实.,像个G活的主儿,而且花嫂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酒窝,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

    等工作开了,花嫂的勤快与能G更让父子俩觉得选对了人,后来马六知道了,花嫂是个寡F,带着一个nv儿从农村到城里打工。开始马六还想将父亲和花嫂撮合在一起,没想到不久后,一个燥热的夜晚,一个荒唐的举动,使马六彻底断了这个念头,他和花嫂的关系也发生了质的改变。
3还是处男
   花嫂来的两个月后的一个夜晚,马六的老爹外出和别人喝酒,走前说晚上不回来了。马六一个人在家里没事G,就拿出一张岛国P的碟,关上门偷偷的看。

    岛国的动作P演的绘声绘Se,马六也也看的燥热难耐,全然不知外边已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马六虽然从小打架闹事有一手,但男nv之间真刀真枪的C练却从来没有T验过,这张碟也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看着看着,马六就觉得身T有了反应,浑身上下好像要有G火要往出泻。马六红头胀脸的在屋里兜圈子,身T里的火却越燃越旺。马六正不知该怎么办,外边响起了敲门声。马六一激灵,急忙关了电视,开了门,屋外站的居然是被雨浇透了的花嫂。

    马六一愣,赶紧把花嫂让进来,问道,“花嫂,你没回啊?”

    花嫂拢了拢被淋S的头发说:“别提了,俺刚出门,就被雨截了,这糟心的雨,下的真不是时候,六子,俺想来你这避会儿雨,等雨小点,俺再走,行不。”

    马六看看花嫂,花嫂还穿着那件碎花白底的褂子,被雨一淋,衣F紧贴在身上,浑圆的身材更加凸显,里面的内衣也清晰可见。

    马六不由的想起刚才P里的情景,咽了口唾沫说:“行,那有啥不行的,进里屋,里屋有梳子。”

    花嫂看了马六一眼,没有怀疑,径直进了里屋。

    马六紧跟着花嫂进了里屋,一进屋,就啪的一声把屋门反锁了。

    花嫂还没反应过来,马六就从后面拦腰把花嫂抱住了。

    花嫂啊了一声,马六已经把花嫂重重扔在了床上,急不可耐的压了上去。

    花嫂明白了马六的意图,一边拳打脚踢的抵挡着马六,一边说:“六子,你G啥,不中,不中。”

    马六不说话,只顾加快手里的动作,一会儿工夫,花嫂那两个R鼓鼓的山峰就被他捏在了手里。

    马六第一次触摸到这么柔软的美物,情绪更加亢奋,花嫂的抵抗在他的蛮力面前根本就不起作用,花嫂也好像放弃了,任由马六放肆。但到了关键时候,马六却不得要领,吭哧着不能入港。

    花嫂一摸马六的下身,惊讶的问,“六子,你不会是第一次吧?”

    马六被问得脸红了,点点头嗯了一声。

    花嫂竟然咯咯笑了,说:“看你那猴急样,我还以为你是老手呢,原来还是个童子J。”

    花嫂的笑声更让马六羞恼,他鼓着气说:“童子J咋了,我的东西又不是不好。”

    花嫂握住马六的下T笑道,“东西是好东西,不会用顶啥用,来,花嫂教你,一下一下,和打洞一样。”说着,花嫂就由被动转主动,将马六带进了另一个世界。

    马六从花嫂那里结束了处男生涯,T验了男nv之事的快乐,也明白了外表洁净的花嫂骨子里却荡着一G狐媚。

    完事之后,花嫂用山峰贴着马六的身T问道,“咋样,舒F不。”

    马六嗯了一声说:“花嫂,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嫂子不怪你,不过嫂子守了十J年的寡,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今天可是让你破了戒了,你说你坏不坏。”花嫂打断马六的话,似安W又似埋怨的说。

    马六一听,忙说道,“花嫂,那你说咋办吧?”

    花嫂看马六的紧张样,一点马六的额头说:”说你是个童子J,你还真是个童子J,放心吧,嫂子不会怪你的,再说了,赚个童子J,嫂子也没吃亏。”说着,花嫂又咯咯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长叹一口气。

    马六被花嫂变换的情绪弄点发蒙,问道,“花嫂,你咋又叹开气了?”

    花嫂眨眨眼睛说:“六子,嫂子心里早就断了男nv这点事了,让你这一捅,嫂子不仅名声没了,以后也没法过省心日子了。你说,俺能不叹气吗?“

    马六一听,心里真有点愧疚,说道,“花嫂,这事我肯定不会往外说,你要是心里不舒F,有啥想办的事,我帮你办。”

    花嫂瞟了一眼马六,说:“我一个寡F,能有啥事,不过你这么一说,嫂子还真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马六心里有点不踏实,小心的问,“啥事?”

    “六子,嫂子带着闺nv来城里打工,城里也没啥亲戚,就俺们娘俩无依无靠,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租人家一个小破房子,房子又破又漏不说,每个月的房租都够俺娘俩吃饭了,一到J房租的时候俺就心慌,而且平时也不方便,你看这一下雨,俺就回不去了,俺在这陪你,心里还惦记着俺丫头,你说这叫啥日子。”花嫂边说边瞅着马六叹气。

    马六听说出了花嫂的话外之音,原来这nv人在这等着他,他沉默P刻,说:“这样吧,花嫂,你也别在外边租房了,就带着闺nv搬过来吧,楼下正好有一间空房,你们就住在那。”

    “那敢情好,不过,你这位置好,房租比俺现在住的地方还贵,俺怕住不起。“花嫂捏了一下马六的手说。

    马六心里笑笑,想,你不就想白住吗,想到这,马六说:“花嫂,房租你就不用J了,就当我给员工解决住宿了,但这件事你不能和我爹说,他要问起来,就说你闺nv涨工资了,想换个好点的地方住。”

    马六一说完,花嫂就乐了,抱着马六叭的亲了一口,喜滋滋的说:‘放心吧,六子,嫂子知道该咋说,六子,嫂子没看错你,你真是个有心人,刚才嫂子疼你疼对了,等搬过来,嫂子肯定好好照顾你。“

    马六瞅瞅眼前这个眉飞Se舞的nv人,心想,怪不得你刚才那么轻易的就让自己得手了,原来心里早有了小九九。既然你都达到目的了,我还客气什么。想到这,马六心里的愧疚立刻烟消云散,一把抱住花嫂,就往身下压。

    花嫂顺从的往马六怀里一倒说:“六子,等等。”

    马六心里有了底气,眼一瞪说,说:“等啥呀,明天你就可以搬过来。“

    花嫂推着马六说:‘不是,俺的给闺nv打个电话,俺不回去,她不放心。”

    马六一想有道理,从床头拿起自己的手机,递给花嫂,说:“快打吧。”

    花嫂躺在马六怀里,拨通了自己闺nv的手机,
4 寡F心计
    花嫂躺在马六怀里,一边拨弄着马六胯下的器物,一边给闺nv打电话,花嫂说:“娟子,刚才下雨,把回去的路给冲了,晚上俺就不回去了,你自己把门锁好了,别让坏人进去,有啥事就给婶打这个电话,这是房东儿子的电话,他住婶楼上,有电话会告诉俺。”

    花嫂的闺nv在电话那头又说了J句,电话挂了。

    马六接过电话,不解的问道,“你咋和你闺nv称呼婶,不称妈呢?”

    花嫂顿了一下说:“俺们那就这么称呼,咋了?”

    马六摇摇头说,“没咋,就是觉得你们这习惯有点怪。”接着马六又笑道,“不过,花嫂,看不出来,你还真会编呀,我住在你楼上,我住在你身上吧。”

    说着,马六就顺势压在了花嫂的身上。

    花嫂自己也笑道,“这都是当寡F当出来的,要不俺早让人欺负死了。”

    马六一边入港,一边说:“那我今天就好好欺负欺负你。“

    花嫂身T迎合着马六,眼神迷离的说:“还是小后生火力旺,你欺负吧,俺十来年都没让人欺负过了。”说着,花嫂将马六紧紧抱住。

    马六心里没有了负担,又有了刚才的经验,动作就变得又自如又有力,把个花嫂刺激的娇喘连连。

    一个G柴,一个烈火,将这个雨夜弄得春意横飞。

    一场持久的R搏战下来,马六从身T到心里都感到了惬意舒畅,他点了一支烟,靠在床头,吞云吐雾的回味着。

    花嫂用卫生纸擦G净下身的粘Y,贴到马六身边说:“六子,你亲死嫂子了,你咋那么猛呢,要吃人那?”

    马六看看她,笑笑说:“咋了,不猛你能高兴?”

    花嫂轻抚着马六的X肌说:“猛好啊,可刚才你全S在俺里面了,那么多,这要怀上咋办呢。”

    马六一听,脑袋嗡的一声,拿烟的手也抖了一下,心里立刻暗骂道,自己还是没经验,光图快活了,这要真把花嫂的肚子搞大了,一个四十多岁的nv人怀上自己的孩子,不仅听起来可笑,而且麻烦的事肯定接二连三。

    看到马六脸Se凝重了,花嫂笑了,说:“看把你吓得,放心吧,嫂子都多大了,早过了那个生娃的年龄了。再说了,俺也没打算再当娘,俺只想当姥姥。”

    花嫂虽然说得轻松,但马六听完,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虽然花嫂四十多了,但她的样子却并不显老,触摸的手感也都弹X十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明天就得去买点套套,增加保险系数。马六心里暗暗想。

    花嫂见马六沉默不语,手又触碰到了马六胯下的器物,柔声说:“咋了,六子,真的担心了,都怪嫂子多嘴,要不歇会儿,嫂子再让你舒F。”

    马六算是领教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厉害,这nv人估计折腾一晚上都不会累,马六心情没了,X趣也就没了,他把花嫂的手拿开,说:‘算了,我真有点累了,睡吧。“说完,马六就转身睡去了。

    花嫂一看马六转过身T,自己也就知趣的不说话了,从后面搂着马六,乖乖的睡了。

    第二天天刚刚有点亮,马六就醒了,一摸身边,花嫂已经不在了,不知她什么时候走的。

    马六刚穿好衣F,正要下床,花嫂笑盈盈的端着一碗面进来了。说:“起来了,六子。”

    马六看着花嫂手里的面问道,“你这是?”

    花嫂把面往马六一端,说:“闻闻,香不?”

    马六一看这碗面,葱绿汤浓,油花飘荡,不仅看着好看,闻着也扑鼻香。马六立刻就有了食Yu,夸道,“真香啊。”

    花嫂把面碗递给马六说:“香就赶紧吃吧,俺早晨起来专门给你做的。”

    马六接过面碗,心里立刻有了G暖意,昨晚那点顾虑也都融化了,感激的看了花嫂一眼,就低头猛吃。

    花嫂在旁边叮咛道,“慢点,里面还有颗荷包蛋,昨天晚上你那么猛,今天就该补补,吃啥补啥,吃蛋补蛋。”说着,花嫂暧昧的一笑。

    马六也乐了,狼吐虎咽的将那碗面吃完。

    花嫂拿着空碗出了屋,马六洗漱完,天就彻底亮了,房客们都已经起来了,院子里嘈杂声一P。

    马六刚到客厅坐下,马六爹就回来了,马六按着昨天的谎话和他爹说了花嫂租房的事,马六爹听完,瞅瞅马六说:‘行呢,她们孤儿寡母也不容易。花嫂G的也不错,搬过来倒是互相有个照应,房钱就便宜点。“

    马六的爹同意了,马六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下了楼,找到花嫂,就把他爹的意思说了。

    花嫂一听,并没高兴,低着头说:“便宜点也还是和俺要房钱啊。”

    马六心想,这nv人心眼真小,就立刻回应道,“谁说和你要房钱了,我马六说话算话,让你白住就白住,现在房钱都是我收,到时候我不收你的不就行了。”

    花嫂一听,瞬间多云转晴,贴近马六说:‘六子,你的好嫂子都记住了,等嫂子搬过来,一定伺候的你舒舒FF的。“

    花嫂这话明显带有挑逗的意思,说得马六心里也有点痒痒,想想昨天晚上花嫂在床上带给自己的享受,马六突然很期待花嫂能快点搬过来,他点点头说:”行,你要是愿意,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东西搬过来。”

    “真的。”花嫂立刻停了手里的话儿,说:“那俺现在就回去收拾,那个小破屋,俺一天都不想住了,反正房租也到期了,正好。”

    马六看着花嫂扭着身子乐颠颠地出了院子,眼前浮现出一连串的香艳图。他立刻去外边买了一盒超薄的套套 ,一多半藏在了床底下,还有J个,马六想了想,装在了身上。

    下午,花嫂就带着闺nv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搬过来了。

    花嫂的闺nv,马六还是第一次见,十*的样子,个子比花嫂高,中上等的的个头,P肤也是白白的,细眉花眼,梳着一个马尾辫,穿着粉Se的t恤,浅Se的七分K,饱满的身材里透着一G清新的甜味。见了陌生人好像还有点害羞,一见到马六,花嫂就招呼道,“娟子,这是你马六哥。”

    娟子有点不好意思叫了声,“马六哥。”双颊还飘上一丝羞红。

    马六忙笑着嗯了一声,说:“花嫂,这是你闺nv?”

    “是,俺闺nv,叫娟子,现在在前街的一家饭店当F务员,每天早出晚归的,太辛苦,六子,你在这P儿熟人多,有啥好营生帮俺娟子留心点。”花嫂一叠声的说。

书名:逍遥小房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逍遥小房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叛婚强宠:以身试爱 叛婚强宠:以身试爱 全文免费

    原标题:叛婚强宠:以身试爱叛婚强宠:以身试爱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叛婚强宠:以身试爱目录预览:第1章酒里有药第2章买你这张嘴第3章畜生无需多言第4章报应不爽第1章酒里有药“看,那不是骆维音嘛!”略带讥诮的女音响起。“可不是嘛,听说她被晋鸣学长给甩了……”另一个略带慵懒的女音接着传来话语中带着淡淡的鄙夷和不屑。骆维音低头抿了口杯中的红酒,嘴角流露出一抹不为人知的苦涩。梁晋鸣,她的初恋,那个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居然因为她没有把自己彻底的交给他而在她大学毕业时突然提出分手。她还记得那天,她已经做好奉献出自己的

  • 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 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 全文免费

    原标题: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全文免费小说名字:豪门闪婚:老公别乱来目录预览:第1章昏迷第2章结婚证第3章司徒浩然第4章两年前第一次见面第1章昏迷唐夜白,他是全球富豪榜顶端,亦是A城头号大人物。身高一米八九,身形比模特有过之而无不及,刀削斧劈的轮廓,精美绝伦。专制独裁,腹黑无情,现年只有二十七周岁却主宰整个城市命运的男人。多少女人想着爬上他的床,却最多的也不过是能跟他沾个边爬个绯闻。两年前因车祸昏迷至今。顾一凡,现年二十二周岁,说她倾城佳人也绝不过分,既不张扬又不狂躁。原本就是

  • 你曾是我的命 你曾是我的命 全文免费

    原标题:你曾是我的命你曾是我的命全文免费小说书名:你曾是我的命目录预览:第1章证据第2章少给我演戏第3章痴心妄想第4章捉奸在床第1章证据深夜,江家别墅。潮湿阴冷的地下室里,顾清欢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赤裸的双脚已经被冻得有些麻木,呼出来的空气仿佛都带着冰渣,膈得肺部一阵阵钻心的疼。七天了!她已经被关在地下室整整七天,不见天日。任谁都不会想到,堂堂H市江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会沦落到如此狼狈凄凉的境地。终于,一串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一个欣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长时

  • 此生与你不负相思 此生与你不负相思 全文免费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负相思此生与你不负相思全文免费小说:此生与你不负相思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卖身第2章快让我亲亲第3章劫色了第4章爽死了第1章我不卖身“陌千谨,身高168,体重46公斤,体型匀称,皮肤白皙,面容姣好,无遗传病史……”医生拿着报告,轻蔑的瞥了眼陌千谨,“还剩下一项处女膜检查,你进去把裤子脱了,躺下,腿分开。”在医生不耐烦的催促下,陌千谨进了内室,颤巍巍脱下裤子,躺下,耻辱的分开腿,闭着眼睛等医生进来。半晌,耳边响起脚步声,她只当是医生进来了。谁知道,一只手落在她的胸前,她惊慌失措的睁

  • 回不去的青春 回不去的青春 全文免费

    原标题:回不去的青春回不去的青春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回不去的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小三在我家说放肆?第二章你这只野鸡就休想变成凤凰!第三章他们也曾有过甜蜜回忆第四章孩子,是非要不可了第一章小三在我家说放肆?“嗯……”女人娇媚的声音从书房内传出。孟九歌猛的顿住脚步,从半掩的门缝中往内里看去。男人坐躺在单人沙发上,眼眸半眯,大手顺着女人半裸的身躯往下滑着。“墨少,那您是答应让我做《蓦然回首》的女主角了?”男人心情显然不错,“自然,除了你,谁都无法胜任这个角色。”孟九歌扶在门把的指关节隐隐泛白,径直推门而

  • Boss凶猛之床咚小娇妻 Boss凶猛之床咚小娇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Boss凶猛之床咚小娇妻Boss凶猛之床咚小娇妻全文免费小说名:Boss凶猛之床咚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再为我生个孩子第2章小正太第3章陆先生是个犯人第4章我没有为你生个孩子第1章再为我生个孩子奢华欧式的卧室内,每一处都彰显主人的奢华与贵。女孩肌肤盛雪,身着淡紫色丝绸,精致的五官诱人犯罪,此时躺在柔软的大床之上,蹙着眉,似乎是有些不适。嗯,热,好热。安歌微微睁开美眸,看着周遭陌生的环境有些困惑。这是哪儿?自己怎么会在这儿……“醒了?”宛如钢琴曲一般低沉邪魅的嗓音响起,安歌视线看去,男人穿

  • 宠妻为上 宠妻为上 全文免费

    原标题:宠妻为上宠妻为上全文免费小说名:宠妻为上目录预览:第1章睡完就跑第2章堵在床上第3章又遇帅牛郎第4章我是徐瑾安第1章睡完就跑晨曦第一缕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阳台上的君子兰在晨风中微微颤动。雪白大床上赤露半身的女人轻微一动,叮咛一声醒了过来。“嘶……”白娆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疼。腰酸腿疼,脑袋像是被人拿锤子敲裂了一般。她眸光微动,琥珀色眸子一转,视线落在身旁冷如冰塑男人身上。男人半倚在床上,五官如刀削斧刻般,此时一双黑眸,正定定看着她。威压、冷冽,浑身一股凌厉气息。她心尖儿忍不住一颤,麻溜爬

  • 限时试爱:首席请自重 限时试爱:首席请自重 全文免费

    原标题:限时试爱:首席请自重限时试爱:首席请自重全文免费小说名:限时试爱:首席请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订婚第2章我不打算伤害你第3章一见钟情第4章三棱军刺第1章订婚夕阳下,顾宁汐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仍呆呆地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本不想接,可看到来电显示,她还是按下了通话键:“妈。”“汐汐,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林婉略显着急的声音,“不是说了今晚要去严家吗,怎么不见人了?”“妈,我今晚想在家里休息……”“汐汐,妈妈知道你在伤心,其实妈妈何尝不是?”说到这,林婉的声音有

  • 凤隐天下 凤隐天下 全文免费

    原标题:凤隐天下凤隐天下全文免费书名:凤隐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楔子裂帛第2章合卺毒酒(1)第3章合卺毒酒(2)第4章合卺毒酒(3)第1章楔子裂帛庭院深深,轩窗花影,一盏茶,一卷书,再有琴音相伴,当是很风雅的一件事。然而,若是在战场上,乍然听到琴音,无疑是令人感到诡异的。而此时,在塞北,北朝的骑兵将南朝的娘子关团团包围,北朝士兵正擂鼓叫阵,好不嚣张猖狂。忽然,一曲悠扬的琴音响起,缥缈好似从天边传来。这是一曲古调,夹杂在铿锵的战鼓声中,竟是分外曼妙婉转,低回缠绵,很是撩动人心。叫嚣的北军忽地静了静,

  • 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 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全文免费小说书名: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目录预览:第1章宁静的深夜第2章希望你离婚第3章给你一分钟,穿上第4章不妨洗干净身上的味道第1章宁静的深夜新娘已经来了。宁静的深夜,处处被装点的喜气洋洋的房间里,三米宽的大床上,此刻正坐着一位身着白纱的新娘,突然一道声音打破了满室的宁静!“签了它!对你有好处!”一道冷冽的男声,比声音更冷的是他的眼神,此刻他正站在顾欣儿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今晚的新娘,他便上京四少之首的权西城!只是见过他的人却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