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7章(除夕宴)

2017/12/27 6:45:42 来源:网络 []

小说: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

除夕宴

阙若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从远处走来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他五官清秀俊逸,玉树临风,温文尔雅,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95女性网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看似温和却又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这就是圣楚王权琅渊,是皇上的长子,却不是嫡长子,因此与皇位无缘。

其实权枭离也不是皇后亲生子,他的生母是先皇后容思。

容皇后死后,身为皇贵妃的越贵妃被扶正,成为现在的越皇后。

但是权枭离嫡子的身份是无人能撼动的,因此越皇后虽有一字,也只能看着而不能说什么,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无人觊觎帝位。

阙若羽和笑晴再次下跪,权琅渊清清冷冷的从她们面前走过,犹如一阵风一般消失在宫殿大门中。

她们还没来记得起来,不远处的人又开始躁动起来,窃窃私语,这次来得人,正是太子权枭离。推荐http://www.95lady.com/

阙若羽将透露垂得很低,生怕权枭离会认出自己。

权枭离给她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他五官阴柔俊逸,为人又阴冷霸道,给人亦正亦邪的感觉,这种人只会让她躲得远远的,绝对不会靠近一步。

他款款而来,他一身矜贵蓝衣,一张精美绝伦的毫无瑕疵的脸,美得令人窒息,他冰冷高贵的眼睛淡漠看着前方,全身都散发着难以形容的疏远之感。

他一路走来,所有人皆是双膝下跪,俯首帖耳,“太子殿下。”

阙若羽深吸一口气,随着笑晴一起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权枭离并没有注意到阙若羽,一副傲然之姿,走过她们的面前,直接走进了飞霞殿。

阙若羽尝尝舒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来,她双手拍了拍膝盖上的土,拿起笤帚继续扫地。说明http://www.95lady.com/

笑晴泛着一脸的花痴,没有留意到阙若羽正在走神,她自顾自道:“太子可是咱们云龙国第一美男子,就连大皇子圣楚王权琅渊都比不上呢。”

阙若羽嘴角微微一抽,权枭离确实当得起这天下第一美男的称号。

随着飞霞殿内人越来越多,里面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色,都在谈论着今日殿内的布置,特别是龙椅旁侧那盛开娇艳的鲜花,七彩绽放,让人惊讶。

有人伸手摘下一朵,这才发现花居然是假花。

如此以假乱真,栩栩如生,真是让人惊讶。

“居然是假花。”那人不由得发出赞叹之声,“这折纸的技艺真是巧夺天工,让人震撼啊。说明95lady.com

众人闻听此言都凑近了去瞧,发现是假花以后,都忍不住翘起了大拇指,称赞起来。

权琅渊盯着桌案上的一盆假花,伸手摘下一朵,嘴角不由得一弯,看来想出这个办法的人不简单啊。

此时,天彻底的黑了,大殿上早已点燃宫灯拉住,屋顶的彩色拉花在宫灯的照耀下呈现一种如琉璃般的光彩,整个大殿都喜气洋洋,透着一抹难以言明的璀璨之感。

不多时,皇上带着皇后和庆贵妃缓缓而来。

皇上权景辉今年五十整,生的是器宇轩昂,威武不凡,他文武双全,而武艺上的造诣更高。

在他还是王爷的时候,就领兵出征,南征北讨,那时候他威名远播,让阙若羽所在的国家闻风丧胆,没有几年权景辉就挥兵入城,一下子就攻下了这个早已落败不堪的国家,建立了云龙国,傲霸整片大陆。

阙若羽并没有觉得还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公主,国破家亡能活着已属不易,她更加明白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来自http://www.95lady.com/

所以对权景辉并没有太深的恨意,于她来说,权景辉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她淡淡的抬眸扫了一眼,权景辉身后是越皇后秦越和庆贵妃云庆。

秦越年方四十有五,端庄美艳,她养尊处优的脸上不见任何的皱纹,她身材依旧曼妙,一身正红色绣掐金丝的凤穿牡丹纹的宫装,端得是气派非凡,高贵艳丽。

庆贵妃的年龄与皇后相仿,育有圣潇王权墨麟。

她体态丰盈,保养得宜,皮肤光滑白皙胜雪,她长有一双月牙眼,即便不笑也像是在笑,一路走来,暗香浮动,听闻当年权景辉就是被她的这双眼睛吸引,才会让她越级晋封,一下子从庆才人成为庆贵妃。

看着三人从自己的面前走过,阙若羽神色寂寂,恭恭敬敬的施礼,根本没有人留意到曾经前朝公主如今已经这么大了。

皇上迈入大殿,立刻就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清香,不似平常的浓烈的宝熏,而是甘甜清润的梨花香。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7章(除夕宴)

他微微皱起剑眉,狐疑的目光在大殿中淡淡的扫了一圈,只见满眼皆是色彩艳丽的鲜花,却并没有见到什么梨花。

也不知道这香味从何而来。

此时,他的目光却落到了龙椅左右两旁的绽放着彩虹般颜色的花卉上。

他听闻今年严冬,很多花卉都没能准备开放,不知道这满满一大殿的花卉是从何未来。

“皇上怎么了?”越皇后温柔的嗓音在皇上的身后低低响起,她见这满殿鲜花斗艳绽放,心里也是暗暗惊讶。

“没什么。”皇上的眼中闪过一丝沉然,心中想着若是禧妃还在就好了。

他缓缓回过神来,狐疑的神色微微敛住,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走上了龙椅轻轻坐下。

庆贵妃看到这些花,心思百转千回,这次又让皇后出尽了风头了!

越皇后和庆贵妃随着皇上走去,分坐在龙椅两边,她们眉眼蕴含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大殿之下的文武百官和皇子们。

皇上的眼睛一直固定在龙椅两侧的花卉上那甘甜清幽的香气好像就是从这里飘出来了的。

“臣等住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偌大的飞霞殿中响起诸位皇子和文武百官的高呼声,他们离开座位齐齐下跪。

皇上淡淡的收回视线,声音洪亮而沉稳,“众卿平身。”

“谢皇上。”

话音落下众人缓缓起身,重新落座。

“今日是除夕之宴,诸位爱卿不必紧张,就如同在家里一样,喝酒吃肉,听乐赏舞。”皇上十分悠然的笑道。

“是。”众人再次齐齐应声。

片刻之后,大殿上传来丝竹管弦之乐,六名身姿妖娆的舞姬在大殿中央翩然起舞。

“父皇在想什么?”权墨麟的视线一直都固定在皇上的身上,看他盯着那花怔怔的出神,十分好奇的问道。

权墨麟是庆贵妃的儿子,他生得十分貌美,眉眼之间与庆贵妃非常的相似,男生女相,唇红齿白,只是眉宇间透着一丝邪气,平日里性情乖张,又非常变态,这张俊美的脸让人看了从心底泛起一丝不舒服。

皇上神色寂寂,清然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花的品种十分奇怪,居然是彩虹的颜色,不知道是御花房哪个奴才的做得?”

“儿臣可要提醒父皇,再仔细瞧瞧这花,看看有什么不同。”权墨麟神神秘秘的一笑,更是惹来皇上的好奇。

皇上自然是感觉奇怪,那花并非是桃花一类的花卉,怎么会有梨花的甘甜的香气?

带着种种疑问,皇上定睛观瞧,这才发现龙椅两侧的花居然是假的。

越皇后和庆贵妃垂眸看去,那色彩斑斓的玫瑰花,圆润饱满,仿佛是真的一样。

若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发现是假的。

服侍皇上的太监总管富成仁俯身摘下一朵,递到了皇上的手中。

皇上仔细端详着手掌中的玫瑰花,小巧可爱而别致,他的脸上渐渐浮现一抹惊讶而又欣慰的笑意,“到底是谁,这么独具匠心?”

自从禧妃死后,皇上眉宇间都有愁云淡雾,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被一支假花,引出了笑意。

皇后心中十分欣喜,她笑靥如花道:“这是苏嬷嬷操办的,不如让她进来亲自告诉皇上好了。”

皇上点点头,应允了。

富成仁会意,掐着嗓子喊道:“宣苏嬷嬷上殿。”

苏嬷嬷本就在殿外候着,听到在喊自己,她立刻走了进来。

“老奴拜见皇上,皇后。”苏嬷嬷跪在地毯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低眉顺眼,不敢造次。

众人有些意外,没有想到想出这个办法的居然是个老妪。

他们总感觉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是你想到的这个办法?”皇上也有些惊讶,他眉宇深沉,有些严肃的问道。

似乎不太相信是苏嬷嬷所为。

苏嬷嬷听出皇上语气有些不对劲,就知道自己是隐瞒不住。

越皇后以为她是紧张了,和颜悦色的一笑,声音轻柔动听,“苏嬷嬷,你不用紧张,你只需要告诉皇上事情即可,皇上非常喜欢这花,你也算是立了一件功劳。”

庆贵妃在旁边暗暗冷笑,皇后真是会说话,不过是个假花,能算什么功劳!

越皇后细长的眼尾瞥见庆贵妃那不屑的神情,她眉宇间的笑意就更浓了,只要能讨得了皇上的换心,还能压制庆贵妃,她何乐不为。

特工皇妃:魔王的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特工皇妃 或 魔王的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逆魔劫5章(第一卷第5章 再生为人)

    原标题:逆魔劫5章(第一卷第5章再生为人)书名:逆魔劫第一卷第5章再生为人一路之上龙晓菲像燕子一样,一会拉着李明轩左手,一会牵着右手满脸的欢喜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往往只要龙晓锋刚开口,她就一口截过,到后来龙晓锋干脆走在后面由龙晓菲带着李明轩左逛又逛。“明轩哥哥,这里是藏宝阁,我们龙宫几乎所有的宝物都放在这个地方,走我带你进去瞧瞧。”龙晓菲指着前面一所紧闭双门的宫殿说道。龙晓锋刚要上前开口,正好瞧到小妹狠狠瞪过来的目光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这个藏宝阁门上有禁制,只有懂得开启咒语方能打开。”龙晓菲看

  • 翡翠手5章(第5章 家中有事)

    原标题:翡翠手5章(第5章家中有事)小说名:翡翠手第5章家中有事又寒暄了几句之后,曾良君拿了钱就从里面退出来,那台探伤机现在已经开始正常工作了,好几个同学都在旁边操作着机器。各种各样的金属配件都运送过来,躺机器传送带上挨个进行检测。这个实验室里面主要负责检测金属的各种数据,例如做汽车使用的钢梁,它的硬度,韧性,钢材内部有没有小气泡,有没有裂痕,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一块钢材上面有伤痕当时没有发现,制造成汽车的主梁在长期的运动过程中那个主梁断裂,就会酿造成高级事故。当然,他们实验室检测的东西

  • 邪盗5章(第一卷第5章 得剑)

    原标题:邪盗5章(第一卷第5章得剑)小说名称:邪盗第一卷第5章得剑夕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着这个城市,市区的夜灯纷纷早已展开绚丽五彩的光芒,将整座城市点缀得逢碧生辉一副繁荣的景象。而在市博物馆门前数十辆高级轿车停在门口,下车的个个非富即贵!在经过门口时将手上的红色请柬递过给站在两边的门卫,这是这次博物馆展览的邀请帖。只要是在高层社会上的都能收到一份。此时两位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分别穿着黑色和白色的名牌西装走进馆内,里面人群耸动,各种秦朝出土的古董安静地摆放在一个个特制的玻璃罩内,每个展览品外围三米都

  • 虎胆神偷5章(第5章 能不能别吓我)

    原标题:虎胆神偷5章(第5章能不能别吓我)书名:虎胆神偷第5章能不能别吓我三人在车上吹牛打屁,完全忽略了张丽的存在,偶尔提及,也是有所暗示,但被叶知秋从中发言,可真是气得张丽暴跳如雷。警车很快便到达警局,下车之后,也不待她张丽说什么,径自往里走去,很快便来到审讯室,坐下之后,等待去停车的她。赵大海和王宝强先进来一圈,拿了一次性纸杯子为他倒上水,却并没有为其打开手铐,虽然三人关系较好,但张丽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头儿,在这种正事上却马虎不得。叶知秋将半杯水喝下肚,看着寒着脸进门的张丽,道:“张大警官,麻

  • 暧昧王座5章(第5章 拉手)

    原标题:暧昧王座5章(第5章拉手)小说名字:暧昧王座第5章拉手“吴老师,有什么事吗?”李焰觉得夏铭静都答应原谅他了,班任不知道叫他又为了什么。“老师跟你谈谈,夏铭静的情况很特殊,即使他们不答应不对付你,但是现在也有很多人找你麻烦。你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吴老师话说了一半,李焰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吴老师,我是不会转学的。”李焰坚定地说道。“恩,老师该说的都说了。你昨天做出那样的事来,影响很不好,我决定通知你的家长。”吴老师搬出李焰的父母来。“老师,我昨天真不是故意的,是我这手不受控制了。”李焰

  • 傻仙丹帝5章(第一卷 假傻真精明第5章 死)

    原标题:傻仙丹帝5章(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5章死)小说名:傻仙丹帝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5章死常盛握掌成拳,对着身侧的冯全,一拳狠狠打去!“碰!”一声巨响,瞬间,冯全脑壳碎裂,脑浆混杂着鲜红色的血液,飞洒而落。冯全死,简单!粗暴!冯至跪在冯全身侧,看到冯全这样死在自己面前,顿时吓的脸面发白,一下倒在地上,他看清了,真的看清了,常盛真的是升华巅峰的高手。升华巅峰……常盛进炼丹炉前,绝对只是引气一层,这是毫无疑问的,他怎么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升华巅峰的高手?怎么做到的?这也太离奇了!短短三天两夜的时间,

  • 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 东荒大陆第5章 秘密初现)

    原标题:无极魔帝5章(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5章秘密初现前方的景象与之前那无边无际的压抑,灰蒙蒙之景完全不同。前方豁然明朗,美轮美奂,斗大的宇宙星辰盘旋在空中,却是如此之近,星光遍地照落在前面那块空地之上。空地之上呈一个太极图的形状,两枚石珠子镶嵌在太极图中,对应着天空的星辰。四周清风徐徐,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魔气,不像是禁魔之地,倒像是世外高人静修之地。凌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关于无落崖底流传着种种说法,但无一例外都是骇人听闻的说法。可没想到眼前却是这般美景

  • 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 夜探知秘密)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5章(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小说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5章夜探知秘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馨儿举起冷颜星刚刚写好的两首诗,忍不住读了起来,她心中微微有些讶异,小姐平日里最不擅长的就是文墨。可现在居然晓得写诗,而且书法造诣也不弱,十四个大字仿若行云流水。冷颜星放下手中的如椽大笔,看着入夜后窗外的一轮霜月,此情此景,再配此诗,显得尤为苍凉。她曾经混入一个满洲贵族后裔的书香世家,所以精通文墨,想不到在这里拍上用场。她用玉凿的麒麟镇纸压住方才写过的几张宣纸,

  • 鬼鼎艳尊5章(第5章 姜欣儿)

    原标题:鬼鼎艳尊5章(第5章姜欣儿)书名:鬼鼎艳尊第5章姜欣儿那精致的小脸,有致的身材暴露她是一个妙龄少女无疑。姜欣儿感受到姜言的气息有些变化,试探道:“姜言哥哥你的气息?难道启灵成功了?”姜言点点头道:“是呀!一月前我那间屋子凝聚出一滴魂元之水,幸运之下启灵成功了。”姜欣儿心里极为高兴,她是知道姜言心性坚韧,九次启灵失败都没有将他击垮,激动的眼神看着姜言,随即跳起来,拉着姜言的手道:“恭喜呀!姜言哥哥。”姜言看着姜欣儿拉着自己,心里顿时一喜,从小到大也就姜欣儿对他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族内的某些事

  • 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 不适合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5章(第5章不适合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5章不适合你“带恩恩去洗一下脸,等下就可以吃了。”能够这样自由给他们做早餐,她心里觉得很幸福。吃完早餐,何以宁带着他们两个到附近去转了一下,很多东西,他们以前都只是听何以宁说过,像车子,像游乐场,像玩具这些,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实物。他们很懂事,不会吵着何以宁买,可是从他们的眼里,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很希望可以拥有,不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这是何以宁最自责的地方。带着他们逛了一天,熟悉了附近的环境,第二天,何以宁决定先去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