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书名:我是个丧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7 2:47:1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是个丧尸

第8章 我从地狱爬出来了
别墅内,原本刀疤男正愉悦的用皮鞭抽打着脚边趴着的男人。推荐95lady.com听着对方痛苦的惨叫声,看着周围那些幸存者又惧又怕的眼神,他愉快的享受着这种平时享受不到的待遇。

他开心的笑着,愉快的笑着,在这里,他就是国王,没有任何人敢于违抗他的意志。

他要女人,就会有女人乖乖张开腿,他要吃饭,就会有人乖乖的把食物送上来,这种生活,哪里是和平时期能够享受到的?

他发现,他已经爱上了这个末世,爱上了外面那群丧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精神癫狂而兴奋的笑着,他手中的力道更加的大了。而脚边的男人,惨叫声也越发的痛苦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开心的享受着这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时,被他派去放哨的那个猥琐青年惊慌失措的从二楼了跑下来。

“不……不好了!李哥!王哥!丧尸!外面有好多的丧尸!有好多的丧尸围过来了!”

施虐的快感被打断,刀疤男一脸不爽的瞪着这个猥琐青年,随手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你tm大呼小叫什么?你妈死了?”

“不是啊,李哥,丧尸!外面有好多的丧尸!我们被包围了!”来不及顾身上的鞭痕,猥琐青年惊恐交加的喊道,“你们快去看啊,外面有好多丧尸包围了过来,整个小区都快被站满了!”

两名歹徒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推荐95lady.com

“你说的是真的?”刀疤男看了看这个猥琐青年,对方的一脸惶恐并不是装出来的,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带我去看看,要是让我发现你耍我,那你就死定了!”

猥琐青年连忙跳了起来,走在前面引路。

而刀疤男在离开后,剩下的那名歹徒则是冷哼了一声,拔出了枪对准了有些躁动的幸存者,“全给我乖乖坐好,不准乱动!谁tm敢乱动,老子的枪可不长眼。”

黑洞洞的枪口扫来,一群幸存者全身身体僵硬的乖乖坐了下来,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随着大厅内安静了下来,别墅外那一阵阵的嘶吼声也清晰的传了进来。

听着那此起彼伏的嘶吼声,回想着猥琐青年说的话,所有人都脸色苍白。如果这群丧尸真的有那么多,并且目标还是他们的话……

幸存者们下意识的看向沙发上那个歹徒手里的枪,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仅凭这两把枪,真的能够保护他们吗?为了防止他们叛乱,那两个歹徒可是连武器都不给他们一把的,一旦丧尸真的涌进来,他们就彻底死定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三分钟后,刀疤男面色难看的从二楼从了下来,大步的走到了另一个歹徒的身边。不需要再说些什么,他那种难看的脸色就证明了一切。

“该死!明明之前都是好好的,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丧尸聚集过来?”

两个歹徒说着,那个刀疤男愤怒的骂了起来,他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看向了那群幸存者。

“是不是你们玩的花样?说!是不是?不然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丧尸围过来!说,到底是谁做的,我杀了他!”

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了过来,看刀疤男那愤怒恐惧得全身颤抖的模样,似乎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或者干掉他们来泄愤一般。

被那枪指着,这几个被折磨得早就丢去了所有尊严和骨气的家伙全都吓得跪了下来,连连磕头求饶。

其中还有好几个胆小的家伙,甚至哭得眼泪鼻涕流了一地。

“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啊!王哥,你要相信我!”

“李哥,你是知道我的,我最忠心了,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真的不是我啊!”

一群人或哭喊求饶,或脸色难看,整个大厅变得嘈杂无比。说明95lady.com

那一刻,这个别墅大厅内唯一算得上平静的,只有跟木偶一样呆呆的蜷缩在墙角的小女孩了。

还不待这群幸存者从丧尸来袭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商量出一个好的逃生之路,外面的别墅大门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随后“咣当”一声,别墅的大门被丧尸们挤开,失去了大门的阻拦,一群丧尸顿时咆哮着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丧尸们嗅到了活人的味道后,第一时间扑了过来。

而见到那些摇摇晃晃的丧尸们潮水般的涌来,这群幸存者终于崩溃了。他们再也顾不得枪口的威胁,全都惨叫着跳了起来,四散着逃跑。

两个持枪的歹徒这个时候也来不及管这些家伙了,他们脸色难看的对视了一眼,直接向着二楼冲了上去。95女性网

他们打算爬到楼顶天台上躲避丧尸,毕竟丧尸跟人类不同,还不会翻墙攀爬,根本奈何不了躲在天台上的他们。

至于向着其它方向逃跑的想法,在听到那些幸存者翻墙跳下去就发出的惨叫,两个歹徒就知道这个方法行不通。

现在不止大门,这整个别墅都被丧尸包围了,跳下围墙也只能给丧尸送菜。

见到两个歹徒的逃亡方向,有两个机灵的幸存者也快步跟了上去。虽然这两个歹徒残暴凶戾,但好歹不会吃了他们。

留在下面被那群丧尸抓住,那绝对是被吃得只剩下骨头,死无葬身之地。

整个大厅内,唯一没有动的,只有角落里的小女孩。阅读http://www.95lady.com/

她怔怔的看着幸存者们四散逃跑,然后陆续被丧尸撕裂吃掉,没有任何反应。

哪怕那群嘶吼着的丧尸已经挤碎了大厅一侧的落地玻璃涌了进来,与她近在咫尺,她也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就跟一个木偶一样。

“嗷吼……嗷吼……”

嗅到了新鲜人肉的味道,这群丧尸激动的向着角落里的小女孩扑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精神力在大厅里扫过,最靠近小女孩的那群丧尸身体一僵,竟然放弃了攻击小女孩,反而围成了一圈,把小女孩保护在了中央。

足足一百多头丧尸组成的人墙,几乎占据了半个客厅的面积。在这些丧尸的包围圈中,小女孩周身两米的空间,成为了整个丧尸海中的唯一净土。

外面的那些丧尸在拥挤了半天都挤不进去后,纷纷调转目标,踉踉跄跄的爬了二楼,追着那群活人去了。

“该死!该死!该死!”

二楼的走廊上,两个歹徒愤愤不平的唾骂着。

听着楼下丧尸那此起彼伏的嘶吼,就算是杀人不眨眼的两个刽子手都恐惧无比,声音都在颤抖。

如此数量和密度的丧尸,简直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根本不知道明明躲得好好的,为什么这群丧尸会突然围过来,并且还是这么多的数量。

“tm的,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做的,老子非宰了他不可!”

恶狠狠的骂着脏话,两个歹徒向着最后的逃生之路跑去。

前面就是别墅二楼的阳台,从这里只需要借助一个桌子,他们就能爬上天台,脱离这群丧尸的毒爪。

然而就在他们冲出阳台的瞬间,突然有一道黑影冲角落里冲了出来。

急速掠动的身形带着强大的爆发力,几乎是瞬间便跨越了五米的距离来到了两人的身前。

锋利的两把菜刀一左一右的划过两人的头颅,冲天而起的人头脸上还带着惊愕的难以置信。

噗——噗——

几乎同一时刻响起的喷血声中,两个歹徒无头的尸体重重的向后倒去,脖颈处的巨大创口中,疯狂的喷涌了鲜血。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两个跟着歹徒逃跑的幸存者呆住了。

他们瞪大了眼眶,全身颤抖的看着那个皮肤惨白的丧尸捡起了歹徒散落的手枪,并且在两个歹徒身上摸出了所有的子弹,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尖叫,“楚……楚东临?!你不是死了吗?”

他们之前亲眼目睹楚东临被扔到了丧尸群中,并被被丧尸咬伤。

虽然最后楚东临逃了出去,但按照正常情况而言,楚东临现在应该已经彻底死掉,变成了没有灵魂智慧的丧尸才对。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与丧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那种恐怖到令人心寒的爆发力,以及那与普通丧尸的迟缓不同的敏捷……这真的是丧尸吗?

楚东临抬起头,收好了子弹和手枪。甩了甩菜刀上的鲜血,他一只手提着一把菜刀就走了过来,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我……从……地……地……狱……爬……出……来……了……”

结结巴巴的话语,每吐出一个字,楚东临便向前走一步。

当他提着两把滴血的菜刀走到两人身前时,这两个胆小的家伙已经瑟瑟发抖的跪了下来,痛苦流涕的祈求他的饶恕。

放过你们?哈……我放过你们,那么谁来放过李叔?谁又来放过诗诗?

冷冷的看着脚下拼命磕头求饶的两个幸存者,楚东临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又是两颗人头滚了下来。

你们这样的人渣,不值得拯救!

冷冷的踩着两具无头的尸体走向了走廊的尽头,与那里涌来的丧尸们擦肩而过。楚东临走下了楼梯,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但楚东临毫不动容,他分开了那群被他控制的丧尸,沿着丧尸人墙中分开的小路,来到了小女孩诗诗的面前。
第9章 两人的新家
“诗……诗……”

蹲在了小女孩的面前,楚东临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轻声的呼唤着小女孩的名字。

“抱……歉……我……来……晚……了……”

歉疚的看着小女孩,楚东临的情绪有些低沉,“对……对……不……起……”

然而没有反应,小女孩依旧呆呆的坐在地板上,无视了他的存在,也无视了周围这群丧尸的存在。空洞的眼睛里,看不到丝毫的焦距。

楚东临握住诗诗小手的时候,小女孩猛地打了一个寒战,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似乎害怕被楚东临毒打一般,脸上也露出了怯怯的畏惧表情。

但是在下一秒,她又全身僵硬的停下来蜷缩的动作,乖乖的任由楚东临握住了她的手。

很显然,往常她的躲避都会招来更加可怕的毒打,以至于小女孩哪怕无意识的状态,也条件反射的不敢躲。

握着小女孩那僵硬无比但却不敢躲开的手,楚东临知道,她是在等待又一次毒打的到来。

她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人,并不是那些天天毒打她的恶徒,只是身体僵硬的准备承受着痛苦。

楚东临心痛无比的抱住了全身僵硬的小女孩,感受着小女孩那饱经摧残的小小身体,内心被歉疚和痛惜给填满了,“对不……起……对……不起……对……起……”

被抱住的时候,诗诗的身体颤了颤。感受着楚东临那温暖的怀抱,那原本空洞茫然的眼睛眨了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周围,传来了丧尸们低沉的吼叫声。

他们嗅到了这里人肉的新鲜味道,想要过来。但却被楚东临操控的那一百多头丧尸拦着,急躁无比的在大厅中转着圈,发出难受的嘶吼。

楚东临抱着小女孩站了起来,动作轻柔无比,“诗……诗……我……们……走……吧……”

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就这样抱着小女孩大步的向着客厅外走去。

楚东临只能控制一百多头丧尸,而外围那些不被他控制的丧尸则嘶吼着想要挤过来。

但是在他周围这一百多头丧尸的阻拦下,丧尸们的咆哮挣扎都宣告徒劳无功。一群丧尸那此起彼伏的嘶吼声中,楚东临大步离去,没有任何丧尸能够靠近他。

当他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小区前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丧尸了。

看着周些被诗诗吸引过来不肯散去的丧尸,楚东临冷哼一声。直接踩着一头丧尸的肩膀跳上了小区的围墙,消失在了围墙后面。

落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楚东临大步向着城市之中走去。

当他走到一定的距离外后,他直接放开了对那群丧尸的控制,让它们自由活动。同时控制这么多的丧尸,对他的负担还是挺大的。

附近的街道上原本游荡着的丧尸几乎都被他驱赶到了小区之中,因此这里暂时成为了整个城市中最安全空荡的大街。不过楚东临穿过了数条街道,街道上也渐渐的出现了游荡的丧尸。

那些丧尸被诗诗的气味吸引了过来,但是当它们嘶吼着靠近楚东临的时候,却会被被楚东临直接控制住,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等楚东临走远了才放开它们的控制时,这些家伙已经嗅不到诗诗的味道,找不到目标后,只能傻傻的在原地继续游荡。

就这样,楚东临抱着小女孩穿街过巷,硬生生的从丧尸出没的城市大街中穿了过去。

普通丧尸对他毫无威胁,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暗地里那群变异丧尸。

一旦有变异丧尸在这个时候攻击他,带着诗诗的他肯定无法全力还手,到时候两人的处境就危险了。

不过似乎就连上天都不忍心再看到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受苦,一路行来,横穿了数条大街,其中不乏人流复杂的商业街,楚东临却没有遇到任何一头变异的丧尸。

当他来到了某个旧式小区的前面时,看着前方那个老旧的七层楼房,楚东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小区的大门。

他在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顿诗诗,而眼前的这个老旧的七层小楼,就是最合适的地方。

首先,这种小楼里没有太多的活人居住,当然也不会有太多的丧尸,他可以很轻松的肃清整幢楼的丧尸制造出安全的环境。

并且这里虽然靠近市中心,但却不像那些高大的电梯楼和超市一样容易吸引幸存者。

因为这种楼房不适合用来阻挡追击的丧尸,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小楚东临出去觅食时,诗诗被人类幸存者发现的概率。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楚东临已经不再放心把小女孩交给那些无亲无故的人类了,鬼才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虐待诗诗。

走进了小楼之中,果然如楚东临预料的那样,这里面的丧尸并不多,且几乎都被锁在自己的屋子里出不来。

少数一些房门大开的房间也空空如也,很显然屋主已经逃跑了。

在顶楼找到了一间这样的空屋子,楚东临抱着诗诗迈步走了进去。

首先,他小心而仔细的把整个房间搜索了一遍。在翻出了屋主的备用钥匙,并确认屋子里没有丧尸也没有任何活物存在之后,楚东临把诗诗放在了沙发上坐着。

“我……出……去……一……下……你……等……着……不……要……乱……跑……”

严肃的看着小女孩那空洞的眼睛,楚东临结结巴巴的说完了这句话。发现小女孩依旧是傻傻的没有任何反应后,他有些失望的站了起来。

“乖……等……我……”

心疼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楚东临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首先,他把七楼的另外三间住房里的丧尸全部肃清了。

这种老旧小区的房门大多老朽脆弱,甚至有一些房门还是纯木质的。以楚东临目前的力量,他提着之前找到的一个铁锤,轻而易举的敲碎了所有的房门走了进去。

一间房一间房的清理着里面的丧尸,楚东临砸坏了几乎所有的房门,把这栋七层小楼内的所有丧尸全部驱赶到了楼下。

而这些丧尸之中,竟然还有两只鹦鹉和三只大狗。

很显然,那种来历不明的病毒不但可以感染人类,就连动物也无法幸免。

于是楚东临不得不大费周章,把其中两户居民家里的鱼缸给扔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楚东临站在一旁观察了许久,眼睁睁的那些丧尸鱼在太阳下挣扎了半天,然后才被太阳活活晒死了。

看来就算是变成了丧尸,这些鱼还是无法离开水中太久。

接着楚东临走进了街道对面的某个便利店中,然后背了一大背包的食物回到了七楼的新家。

巧克力、泡面、酸奶、饮料、面包……反正每样能吃的东西,楚东临都带了一点回去。虽然没有把整个便利店搬空,但是货架上的东西还是明显的少了许多。

背着一大背包的食物回到新家时,楚东临看到小女孩依旧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很显然在他离开的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小丫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诗诗……”

楚东临叹了口气,走到了小女孩的身边,“饿……了……吗?”

没有反应……当然不会有反应。

楚东临耸了耸肩,把身后的背包放了下来,从里面掏出了一瓶酸奶和一个面包,“想……想吃……哪……个?”

小女孩呆呆的看着他,没有任何反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楚东临想了想,把酸奶的吸管插好,然后把酸奶递到了小女孩的手中,“喝……喝……喝吧……”

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话,楚东临后退了两步。

而小女孩握着手里的酸奶,怔了许久,这才呆呆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直到确定了对方不会打她后,她才轻轻的把酸奶捧到了嘴边,小口小口的吸着。

一边吸,她一边呆呆的看着楚东临。见到楚东临转身的时候,小女孩手一颤,连忙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砰——

手里的酸奶掉在了地上,发出的声音让楚东临又转过身来。

“怎么了?”

小女孩的突然反应吓了楚东临一跳,他连忙冲到了小女孩的身边,紧张的把抱头蹲下来的小女孩抱了起来。还以为那瓶酸奶有什么问题,被吓得魂不附体,“诗诗,你……你……怎……么了?”

小女孩抱着头,全身颤抖的连连摇着头,脸上满是恐惧,“诗诗错了,诗诗不敢了……不要打诗诗……诗诗不敢吃了……求求你,不要打诗诗……”

很显然,她把楚东临转身的动作误以为是要打她。

至于这种误解的来源,应该是在别墅里的时候,小女孩经常被那两个恶劣的歹徒用这种戏耍的手段毒打。

先是给她食物,给小女孩一种安全下来的错觉。然而在小女孩安心下来,乖乖吃东西的时候突然开始毒打,以听着小女孩痛苦的哭嚎和求饶为乐。

楚东临咬紧了牙关,明白小女孩为何会有这种反应的刹那,他的心脏都因疼痛而紧缩了一下。

那群混蛋!

平生第一次,楚东临对一个人生出了如此刻骨的恨意。

他突然发现,自己之前杀掉那两个歹徒的行为太愚蠢了。他应该抓住那群混蛋,然后用最恶毒的手段狠狠的折磨三天三夜,让他们哀嚎惨叫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对!

他紧紧的抱着这个令人心痛的小姑娘,努力的想要安抚她那颗如惊弓之鸟般恐惧颤抖的心。

“不会打诗诗了,再也不会有人打诗诗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喃喃的在小女孩的耳边说着这些话,楚东临并没有意识到,自从变成丧尸以后,他第一次说出了完整的话,不再结巴。

怔怔的躺在楚东临的怀中,听着那温柔的喃喃低语,感受着这近在咫尺的温暖怀抱。小女孩空洞的眼睛眨了眨,不知想到了什么,缓缓的流出了两行晶莹的泪水。

她闭上了眼睛,最终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的睡了过去。平缓的呼吸声中,楚东临小心翼翼的把诗诗放在了松软的沙发上,给她盖上了一层薄薄的被子。

小女孩那哪怕在沉睡之中,也依旧紧张的皱着的小脸,让楚东临有些心痛。他发誓,从今以后,不会再让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受到丝毫的伤害,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

书名:我是个丧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我是个丧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许你一生情缘9章(第9章 夏夫人)

    原标题:许你一生情缘9章(第9章夏夫人)小说名称:许你一生情缘第9章夏夫人一丝窃喜不自禁的爬上了夏梦兮的心头,她无力的撑起了身子,将退烧药握在了手心,仿佛那是一件绝世珍宝,反反复复的看了半晌也舍不得放开。之后的饭菜管家还是如往常一般给她送过来,只是没有一次是热气腾腾的,还有几次有些许的馊味,她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外面的人真以为是送给宠物吃的才会如此,直到一次她唤住了管家,却听见她没好气的回答说,是顾晟林的吩咐。瞬间她心底那仅存的一丝希冀消失得无踪。或许,前些天顾晟林送来感冒药不过是为了给她续命,以

  • 我在时光里等你9章(第9章 反手打脸)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9章(第9章反手打脸)小说名字:我在时光里等你第9章反手打脸唐小染攥紧了被子,脸色苍白。周雪芬知道那个流产的孩子是唐小染的死穴,她是故意要撕扯出唐小染的伤疤。“唐小染,你忘了你当初被我们接回来时的死样子了吗?真可怜啊,一个人在别人的餐厅后厨里流产,让你怀孕的男人还跟人跑了?你的爱情呢,你嘴里的说会保护你一辈子的男人呢?结果连你流产了,蜗居在地下室里差点里死了都不管,可笑不可笑?”唐小染合上了眼睑,哪怕如今过了五年,过去的事情再被人提起,她的心脏依然揪疼得让她浑身发颤。周雪芬

  • 蚀骨婚宠:薄情帝少hold不住9章(第9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原标题:蚀骨婚宠:薄情帝少hold不住9章(第9章突如其来的绑架)书名:蚀骨婚宠:薄情帝少hold不住第9章突如其来的绑架“夏小姐,我现在好了,就先走了,你不要和冥夜生气了,都怪我……”妍琳临走时还不忘在夏檬面前炫耀。“既然都怪你,你还不走?打扰我们夫妻之间时间。”夏檬漫不经心的说。“我……”妍琳被夏檬堵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妍小姐,不用解释,你,可以走了,拜拜,不送!”夏檬正在和她的早餐做战斗呢,谁有心情管她假惺惺的解释。“妍琳,你先吃完早餐再走。”帝冥夜的声音从门外穿来。“不……不用了……我还

  • 亲爱的,这不是爱情9章(第九章 房间里等你)

    原标题:亲爱的,这不是爱情9章(第九章房间里等你)小说书名:亲爱的,这不是爱情第九章房间里等你宁致远眯起眼睛,手拳生气的握紧,那个女人,还从没在他面前这么笑过。轿车里的气温,瞬间降低了好几个度,坐在一旁的分公司总经理感觉到了,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宁总,怎么了?”宁致远眼神还盯着窗外,侧脸十分冷硬。分公司总经理也跟着往外看了一眼,咦了一声说:“那个不是周经理吗?”宁致远侧眸,神色间自带威压和迫人:“你认识?”分公司总经理连忙回答:“是隔壁公司的市场部经理,这个人能力还不错,就是好色得很。站在他身边

  • 你是我的触不可及9章(第9章 前狼后虎)

    原标题:你是我的触不可及9章(第9章前狼后虎)小说名称:你是我的触不可及第9章前狼后虎顾绮蔓在原地站了半个小时,这才终于有了力气慢慢往外走。从昨天在酒店遇见傅修斯开始,她的生活,就彻底落入了阴暗的地狱。另一边,傅修斯意外的被父亲硬是在书房缠了半个小时,还陪着父亲下了两盘棋,等到他下楼时候,果不其然,许惜琴将顾绮蔓带走了。他不悦的皱起眉头,立即就给顾绮蔓打电话,一连打了三个,都没人接听。只能转而给许惜琴打,依旧打不通。他眉头越发拧紧,径直开了车,上车之后就拨出一个电话,直接吩咐:“查顾绮蔓,或者我

  • 我曾风光嫁给你9章(第9章 你这个贱人)

    原标题:我曾风光嫁给你9章(第9章你这个贱人)小说名:我曾风光嫁给你第9章你这个贱人“婉郁?”晏卓然满脸惊喜,“你怎么在这儿?”他穿着一身严谨的西装,似乎才从公司里出来,三年不见,他却还是与霍婉郁记忆中的一样,温润有礼。霍婉郁下意识的侧了一下脸,企图挡住脸上那不堪的伤口。“我在这儿吃饭……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上个月。”晏卓然回答着,一步靠近,一向温和的眸子里带上了几分锐利,盯着霍婉郁受伤的脸颊,“你脸怎么了?是不是顾存遇打你了?”霍婉郁一愣:“你怎么会……这么说?”晏卓然表情微僵,轻声道:“圈

  •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9章(第9章 求你救救我)

    原标题:我若离去,后会无期9章(第9章求你救救我)小说名字:我若离去,后会无期第9章求你救救我在这样的平静下,夏尔若却遇见了温依依。“没想到啊,夏少奶奶还生活的这么悠闲。”温依依一脸尖酸刻薄的看着夏尔若。“情.妇不着急,我急什么?”“你!”“说吧,又想设什么计谋?”“那你可能误会了,延之让你去陪赵总谈个生意。”“延之说的?谈什么生意?”夏尔若一脸疑惑的看着温依依。“南辰家不指望,总要指望什么渡过难关吧。”“延之为什么自己不来找我?”“来找你?你就说延之有什么事情会不跟我说吧。”“你……”看着温依

  • 本想与你共白头9章(第9章 虚无的温存)

    原标题:本想与你共白头9章(第9章虚无的温存)小说名字:本想与你共白头第9章虚无的温存叶轻语靠近过去,轻轻推了一下林慕琛的肩膀。“阿琛……”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敢这样亲昵的叫他。要是在林慕琛清醒的时候这样喊他,这个男人会大发雷霆,指着叶轻语的鼻子骂她不配!林慕琛紧闭的眼睑动了动,缓缓睁开,黑眸里没了平时的暗中凛冽锐利,略微带着几分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长发披肩,一张不着脂粉的小脸素净而清丽,尤其是那双带着关切的,乌黑明澈的眼眸,是那样的动人和勾魂。林慕琛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几下扯开了领带,随即伸手

  • 爱情从来不温暖9章(第9章 我的孩子呢)

    原标题:爱情从来不温暖9章(第9章我的孩子呢)小说书名:爱情从来不温暖第9章我的孩子呢林宛白醒来,已经是半个月后。窗外,阳光明媚,从窗口,一路扑洒在她的手指边,温度微热。她还活着……林宛白撑起身体,小腹传来一阵疼痛,也瞬间提醒了她——孩子!顾不得那针扎一般的疼痛,林宛白慌张的立即下床,冲出病房,遇见了一个经过护士,立即就拉住了她的手臂,着急询问:“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儿?”“林宛白,你醒了?”护士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连忙说,“你孩子没事,他跟你一样,九死一生的活下来了。”孩子也没事,太好了……

  • 不如两相遗忘9章(第9章 不是傅子言)

    原标题:不如两相遗忘9章(第9章不是傅子言)小说名:不如两相遗忘第9章不是傅子言下午的时候,萧成楠坐在办公室,接到了萧老爷子的电话。“成楠,明晚的聚会带着宛晴一起来。”电话那端是父亲一如既往没有什么感情色彩的语调。“爸,就我一个人回来。”“不行!”萧老爷子的语气立马高了一个调,“我不管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打算离婚,不管你想跟谁好,但是现在,现在你跟乔宛晴还没有离婚,她还是我们萧家的少奶奶!”“爸……”萧成楠还没有说完,萧老爷子直接打断了他,“明天晚上,我必须看见你们俩一起到场,我不管你们俩究竟是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