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魅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2:42:3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魅倾天下
第1章 昂贵的

  看着铜镜中那张艳丽的容颜,艳雪很想拿把剪刀在上面刻朵花,一朵能象征仇恨的花。【魅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小心翼翼的活了十年,这一天还是无可避免得来了,晌午用过餐,嬷嬷就叫她沐浴更衣,并让楼里最擅长打扮的几个婢女过来为她化妆,打扮,只为了今晚能卖个好价钱。

  床上放的是红得滴血的烟纱裙,她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看着这血一样的红,让她不得不正视今天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丑恶。

  她知道嬷嬷想将她卖个好价钱,也知道嬷嬷更想借她抬高映雪楼在洛河城烟花巷中的地位,但是梅艳雪却无力反抗。

  这十年来,嬷嬷在她身上得到的早已可以买下整座映雪楼了,可是却还不知足,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吧。

  洛河边上,两位俊秀的男子正在桥上漫步。

  “爷,洛河城之所以美,就美在这条洛河,是这条河孕育了这片土地。”张仁杰手指着脚下洛河道。推荐95lady.com

  洛河将整个洛河城一分为二,在洛河两岸,商肆林立,红楼青瓦,雕栏亭榭,美酒飘香,佳人的轻歌燕舞引得无数男人流连往返,而凌霄与张仁来此时就站在洛河的玉龙桥上。

  连接洛河的有两座桥,一座是玉龙桥一座是玉凤桥,在这两座中间便是名满洛河城的胭脂苑与映雪楼。

  两座青楼隔河对立,互相较量,胭脂苑有美人胭脂,映雪楼有花魁艳雪,这花魁可不是想要就有的,每三年一次,由洛河城的富人,名流投票来决定。但是映雪楼的艳雪已经蝉联了两届花魁了。

  “确实很美,尤其是这夜晚,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凌霄点首,这江南的风光和京城是完全不同的,江南的秀气,江南的美在皇宫里是永远看不到的。

  “呵呵,爷,听说今晚晨风雪楼有重头戏,花魁梅艳雪的初夜将会在今晚拍出,这洛河两岸早就轰动了。原文95lady.com”张仁杰笑看着对面灯火通明,人头骚动处道。

  “花魁?想必应该有几分姿色吧,既然来到江南,怎么也应该去看看的。”凌霄看了过去,眼里多了几分兴味。

   “恬恬,给我拿件白色的素裙来。”艳雪看着镜中的自己,向丫环淡淡道。

  艳雪让恬恬给她找来一袭白裙,既然今天是她的日子,她就有权选择自己的衣着。

  “小姐,嬷嬷会生气的。说明95lady.com”恬恬小声在我耳边道。

  “恬恬,你不觉得白色更适合我吗?”艳雪答非所问的看着恬恬,拉下盘好的青丝,任其倾泄。

  一旁的婢女惊哦了声,艳雪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这个是她们辛苦了几个时辰的成果,她就如此糟蹋了,但此时艳雪心里却有一阵快意。

  “走吧,别让大爷们等太久。”看着镜中楚楚可怜的美人,艳雪给了她一个嘲讽的冷笑。

  外面早就开始吵闹了,想必那些男人们等不急了吧,她迈着轻碎的莲步,以弱风扶柳的姿态步出了房门。

  “哇、、、”

  早已习惯了男人惊艳的声音,艳雪扶着恬恬的手,轻轻袅袅的走至嬷嬷身边。原文http://www.95lady.com/

  嬷嬷拉着她的手,一脸笑意的看着台下的男人,她也跟随嬷嬷的视线向下。

  台下尽是色眯眯的男人,这种情况虽然是一早料到的,但是看到他们那猥琐贪婪的目光时,她还是一阵恶心。

  从他们兽性的目光里,艳雪看到的是赤裸的自己,有种叫胆怯的东西在她心里漫延,她很清楚,这些男人都狠不得上来扒光她身上的衣服,

  “好了,我们艳雪姑娘也出来,大爷们也都看到了,值什么价钱大家心里应该也有数了,嬷嬷呢也就说个起价……”

  “一千两,我出一千两。”齐嬷嬷的话还未说完,底下就冲出一道兴奋,急切,满是欲念的声音。

  艳雪眼帘都没掀,她知道不管第一个人喊多高的价,那个人都只是一个陪衬,一个笑话。

  当喊价声一个比一个高的时候,艳雪冷冷的扫过下面满是曾欲的眼,心中一阵冷笑,男人都是一样的恶心,在她心里男人只是一种动物——那就是丑陋的狼

  他们自私,贪婪,阴险,卑鄙,无耻……

  “一千五百两、、、”

  “二千两、、、”

  “我家老爷出五千两,老爷说了,今晚大家的帐都算他的。”说这话的是路府的管家。网站http://www.95lady.com/

  而他口中的老爷就是洛河城的首富——路水财,早在之前我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五千两,已经算不错了,陪男人睡一觉就有五千两,已算不少了,只不过她敢肯定,嬷嬷不会满足的。

  至于艳雪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迟早都有这一天的,反正结果都是一样,过了今晚,她就有资格为自己赎身了。

   “我出千金。”就在她暗自嘲讽自己的时候,后方传来一道极富磁性的声音。

  映雪楼顿时一片寂静,我抬首向后方看去,竟然是他……

  

  

第2章 你情我愿的游戏

  片刻的寂静后,又是一片哗然,艳雪知道这片哗然里,有嫉妒,有羡慕但是这不是她想知道的,也不是她想要的,更不是她能做主的。。

  站在她身边的齐嬷嬷愣了半晌后,终于找回了神智,堆满笑容的微笑扫向那双墨玉般的眸子。

  他真的很不一样,说不上有多俊美,但是他身上就有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势。有些奇怪,见过的人多了,在她眼里就只是两个字,男人。而且一般情况下,至少要见十次八次我才能记住一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却只是一眼就好像印在了脑海里,似乎曾经见过。

  可是艳雪很清楚,她根本不曾见过那位出千两黄金的男人,她的家世,注定了她的悲哀。

  “一千两黄金,艳雪姑娘今晚就是这么位大爷的了。”齐嬷嬷那放肆,得意的笑,让艳雪惊醒。

  这里是拍卖台,而她只是一个商品,商品不需要太多的情绪,只要展示她最美的一面,她换上淡淡的微笑羞涩的看向那袭白衫,职业化的一笑。

  这样的欲拒还迎是必须的,也是齐嬷嬷交代的,映雪楼的姑娘们都是她的私有物品,不容许有太多的想法,所以艳雪换上了职业的笑容。

  这才发现男子的笑容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漠然与、、、、、、艳雪怔了下,心想那应该是愤怒吧,因为她时常会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那样的眼神。

  可是他愤怒什么?觉得钱花得太多了?还是她梅艳雪的表现让他不满意?这些她无从得知,因为嬷嬷已经让婢女搀扶着她回房了。

  静静的坐在房中,她突然有种新嫁娘的想法,虽然没有大红烛,也没有鲜艳的喜服,但是却莫名的紧张脑海浮现的是那张漠然中有点愤怒的脸。

  看着婢女们将丰盛的酒菜一盘盘放到桌上,艳雪胸口竟然一阵刺痛,如果没有当年的那场血案,今天或许真会成为的好日子,或许没有千金,但是肯定有颗真诚的心,有个爱他的男人,有个她甘愿付出一切的郎君。

  “你们都退下吧。”男人的声音门边传来,艳雪迅速掩起自己的情绪。

  看着他走近,她却莫名的低落,惆怅,还有恐慌,虽然早知道男人其实都一样,但是对于即将成为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心里总还有点期待,但是现在看来,期待也只不过是个笑话。

  “公子请坐。”她站起身拉开椅子,将男子请入坐席。

  男子微颔首,脸上是温柔却生疏的笑,她有些紧张,在他对面坐下后,端起酒杯柔声道。

  “感谢公子的慷慨,艳雪敬公子一杯。”

  男人的脸色微变,眉宇间似乎凝聚着火气,她知道自己这话任谁听着都似嘲讽,但是她却也真的很感激他,虽然男人都是一样,但是将自己交给年轻、顺眼的男人总比交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要好,至少不至于那么难堪,至少没有那么恶心。

  “你很得意,还是庆幸?”这名男子,正是之前在洛河桥上的凌霄,此时他也说不上来自己的情绪,他本以为只是有几份姿色,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清新脱俗,压人心魂,他并未举杯,反而以阴冷的眸子看着对面的梅艳雪。

  

  我怔住了,一向以来我都很会掩饰自己,为何这男人一眼就能看穿。

  “都有吧,千金小姐,公子愿出千金,对于我这样的女子来说,很欣慰,也确实庆幸,因为公子从外表看比其他男人要好许多。”反正只是一夜,明天之后,就再也没有交集,我不用担心他知道我的想法。

  “哦,我还以为男人在你眼中都是一样呢?”男人终于真正的笑了,好看的眉眼像是一弯新月。

  “原本我也这么想的,但是当公子走进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错了。”我回以温柔的浅笑,技巧的奉承着。

  

  

第3章 男人的暧昧

  男人举起杯,笑看着我,清亮的黑眸让我心跳加速,我竟然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赞赏,我又有些害怕,这男人同以往接触的男人都不一样。

  “你很特别,特别的让我心动。”男人放下酒杯,带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我。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紧张,男人赞赏的话听多了,但是却没有一人能让我紧张,害怕,只有他。

  我站起身走至床边,与其坐着那里尴尬,不如早点办完正事,至少不能让他觉得那一千两黄金打水漂了。

  男人却并没走过来,依旧坐在桌边为自己斟满了酒。

  看着男人镇定自若的神情,我脸上火辣辣的,他的镇定,恰恰衬出了我的浮躁,好像我们的角色对换了,我好像成了急不可待的寻芳客,而他,却是高不可攀的花坊男。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你的人,还有你的心。”就在我焦虑不安之际,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他在我身侧坐下,将洒杯轻缓的递至我唇边。

  “公子真会说笑,像我们这种人那来的心。”我推开酒杯柔弱的笑道。

  “是人,都会有心的,就像看你舍不舍得给。”

  “给又如何?不给又如何?”我淡然的笑语。

  “给,我就带你离开这里。”男人优美的唇畔贴上了酒杯。

  对于我这样的烟花女子来说,这真是个心动的诱惑,凡是在这里的女人,那一个不希望从良,即使那个人不是良人,她们也希望借机离开这种一双藕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地狱生活。

  “公子好慷慨,只可惜艳雪没有心。”我冷然的回道。

  “叭、、”听到酒杯碎裂的声音,我惊抬首,他却笑着托起了我的下颌。

  我有些慌乱,眼睛不敢正视,他身上尽是危险的气息,尤其是他那带笑的双眼,像是孩子的恶作剧,又像是猎人在等待着猎物入网,我害怕,不安,双手更是紧张的绞着衣襟。

  男人的面孔在我眼前放大,心狂乱的跳,唇上一阵温热,我愕然,脑中轰的一片空白,一条软滑的小蛇侵入口内,接着又是一阵沁凉……

  我瞪大眼,他竟然以口喂酒……

  “咳……”我好像忘记呼吸,忘记吞咽,竟然被呛到了,我慌张的用手推开他,俯身咳了好几声。

  “哈哈哈…只是一口酒而也,这也能呛到?”他的手在我背上轻拍,待我起身后,又轻柔的为我拭出了呛出的眼泪

  很囧,在这里的女人,每个都会喝酒,但是我却第一次出糗,但是这都是因为他以这种方式喂药,都是他,我委屈的瞪了他一眼。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想立即吃了你的。”他以食指轻柔的按摩我的眉尾,带笑的眸子深不见底。

  我脸火辣辣的,像是有人在拿火烤。

  “闭上眼,让我温暖你,让我好好的爱你。”大手顺着脸颊悄然滑至我有些颤抖的唇畔。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听话的合上了双眼,心也失了节奏,怦怦的乱跑,似乎还有些期待。

  温热的唇畔轻柔的贴上我的唇,他用舌尖轻轻撬开我的唇,我有些害怕。

  

  

  

  

魅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魅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阴婚绵绵:我的鬼君先生7章(第一卷 初相识第7章 被困相框出不得)

    原标题:阴婚绵绵:我的鬼君先生7章(第一卷初相识第7章被困相框出不得)小说名:阴婚绵绵:我的鬼君先生第一卷初相识第7章被困相框出不得等到眼前恢复视线的时候,我竟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了相框当中,那地方不但狭小,而且四面都是阴森苍白的墙壁。女人出现在了相框之外,苍白瘦峋的双手颤抖地捧着相框,她的脸开始出现变化,原本的脂粉一层层脱落,最后竟然变成了我的模样!不但是脸形和声音,就连身材也一样。她轻蔑地瞪了我一眼,“就你这种货色,也想勾引商榷,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听她的语气,不止是认识商榷,而且和他很熟

  • 强娶99天:权少的挚宠7章(第7章 心情糟糕了)

    原标题:强娶99天:权少的挚宠7章(第7章心情糟糕了)小说名:强娶99天:权少的挚宠第7章心情糟糕了就算欧子墨身边的女伴已经及时做出反应伸手挡了一下,还是没能让欧大少的名贵衬衫逃脱被果汁溅脏衬衫的噩运。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但让欧子墨和纪秦秦愣住了,就连其它正在谈话和听音乐的众人,也纷纷止了话题,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到了纪秦秦的脸上。纪秦秦也没想到陈美琳为了给她下拌子,居然连这么幼稚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虽然她心里恨极了欧子墨,可这辈子,她跟欧子墨之间还没发生前世那些乱七八糟的琐事,要是无缘无故对他摆脸

  • 侯门农家媳7章(第7章 鱼丸)

    原标题:侯门农家媳7章(第7章鱼丸)小说名:侯门农家媳第7章鱼丸将鱼肉用菜刀彻底地来回剁碎,来来回回地挥动着手中的菜刀,苏素手臂早就酸软不已,额头上也满是大汗了,不过直到将鱼肉变成了鱼泥才停下手来歇了歇。将备好的面粉、鸡蛋清液、姜汁、川盐与鱼泥一同拌匀,随即放在一旁。一打开锅盖,那股浓郁的骨汤香味就飘了出来,馋的岚儿那只小馋猫口水直流,苏素将从菜园子里摘下来的葱花切碎,放入到骨头汤中,再加些盐,一锅不算很正宗的骨头汤出锅了。迫不及待地将锅中的浓浓的骨头汤舀了出来,和岚儿一人一个碗喝得起劲呢。“好

  • 不死帝尊7章(第7章 屠虎)

    原标题:不死帝尊7章(第7章屠虎)小说名:不死帝尊第7章屠虎“噗哧”一声,火焰虎王左眼球上,插着一根精钢箭,箭尾颤颤抖动。“嗷!”火焰虎王惨嚎一声,一团庞大气流从它身上迸发,将三人直接掀飞十米远。但这时候做什么都晚了,箭矢将它左眼射瞎,滚烫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火焰虎王痛苦咆哮,它想不到对付几个蝼蚁,居然大意之下,瞎掉了一只眼睛。“吼……”火焰虎王疯狂咆哮,天赋神通发动,一道道的火焰从它体表冒出,林间温度急速攀升,周围干枯的树木,落叶都开始发黄,卷曲,冒起了黑烟,连空气都烧的虚幻起来。随着火

  • 至尊透视7章(第7章 薛威)

    原标题:至尊透视7章(第7章薛威)书名:至尊透视第7章薛威一个小时后,两人吃的差不多,桌子上的地瓜山药被何小天一扫而空,这可都是花钱买的,绝对不可以浪费!梅明雨笑呵呵的看着何小天道:“走吧,今天是个很愉快的交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那就麻烦梅总了。”何小天应了一声,付完钱后心里还犯着嘀咕,这一顿饭差不多干掉了他五万块,那个拉菲也太贵了一些,这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不是太奢侈了一些,其实他不知道天涯阁楼已经打了折扣,不然得花掉他十多万。甩了甩脑袋,何小天跟着梅明雨出了清新阁,附近的某个雅间里传出

  • 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 他至于生气吗)

    原标题: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书名: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杜雨浓简直就跟见了鬼似的,一阵心惊胆战,“谁……啊?”“杜小姐,太太让您下楼吃饭。”“好的,我知道了。”也是这会儿,杜雨浓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肚子饿了。赶紧过去开了门,“那个……”佣人本来准备走的,就看到杜雨浓从里面出来,“杜小姐。”“那个,我身体有点儿没力气,可不可以跟奶奶说一下,把饭端到我房间里来啊。”杜雨浓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我去问问太太。”“谢谢了。”程华听

  • 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 一白遮百丑)

    原标题: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一白遮百丑)小说: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第7章一白遮百丑“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夏青黎摊摊手,看着小小的脸蛋上疑惑的表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怪蜀黍。”季安阳将车钥匙放在吧台上,两只手撑在高脚凳上,身体轻轻往上一蹦,同时快速的转身,屁股稳稳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冷着一张小脸,嫌弃似的看了一眼果汁,“我要一杯牛奶。”被小家伙快准稳的动作惊到了的夏青黎,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下巴。他缩了缩鼻子,一脸傲娇的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刚刚放进去的牛

  • 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 嫁人,开玩笑吗)

    原标题: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小说:帝少的重生毒妻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你!”简淑念眼睛瞪大老大,看着简若兮。没有想到这个懦弱无能的妹妹,竟然敢这样!简若兮看着动怒的简淑念,也不以为意。自己现在这幅身子打不过男人,但是想要应付简淑念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还不是问题。“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动手哟!”简若兮笑道。简淑念抬起的巴掌,僵在半空中。打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正在这是,一个佣人走了过来,中年妇女的模样。低声的看着对简淑念道:“大小姐,您不是说明日有重要的应酬吗,现

  • 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 异世风云第7章 打上门来)

    原标题: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小说名: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叶天齐有两子,但也有些走极端。一个是天资卓绝的紫衣侯,一个却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主,后者也就是叶风华的大伯叶明。不过到了这一辈,情况却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戏剧性变化,更是让叶明得意不已,现在自己的女儿叶青霜是闻名王都的小天才,二十岁便已是黄阶灵师。而叶风华,却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在和你说话,你聋了吗?”叶青霜见对面的人不搭理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叶风华丢掉手中的锦布,依旧不予

  • 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 父子聊聊)

    原标题: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父子聊聊)小说名字: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第7章父子聊聊“我们,聊聊?”席斐安排好去医院的事情之后,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走进了自己儿子的房间。“嗯。”小人儿只是抬了下头,就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玩他的游戏了。这是他最新开发出来的游戏,他要弄妥了,然后卖掉,再然后,当然就是给他妈咪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好多好吃的东西。他家老子暂时还是个不靠谱的,他可不敢指望这个老子能替妈咪担当什么。没错,子程小爷就是这么牛的。席斐顺着自己儿子专注的目光也注视着电脑,他虽然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