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首席爹地别想逃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08: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首席爹地别想逃
第1章 :嗯,他们很HIGH

 六月,正午,骄阳似火。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一身白色衬衣,蓝色牛仔裤的苏小小手提着比萨,一脸不耐烦地走在去送货的路上。

 她一边翻看着手上这张写着地址的纸条,一边挥汗如雨地四处寻找着。

 白色的制服也湿透了,能很清晰地看到她贴身穿着的是一件红色花边的黑色胸衣。

 这是她从大学校园出来后通过三个月的努力终于找到的一份工作——麦香园比萨店的送货员。

 这年头,普通大学出来的找份工作还真是难得让人头疼了。

 稍微有点档次的公司人家一开口就会问:小姐,您是哪所高校毕业的呀?

 一听是个三类专业学校,人家二话不说就将她扫地出门。

 早知道这样,当年应该再努力一点,考个清华复旦啥的,为妈妈争光,为祖国争光,更为自己争了一口气。版权http://www.95lady.com/

 可就她这智商,那完全就是癞蛤蟆吃天鹅肉的事情了。

 终于,苏小小找到了纸条上写的温馨宾馆,还站到了806房的外面。

 她正要敲门时,却发现门并没有锁,只是微微地掩着,还留了一条细细的缝隙。

 她轻着脚步探头探脑地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被里面的情形给吓愣了。

 衣服扔得到处都是,男人的女人的,里边的外边的。

 他大爷的,对面的房间里居然还传来女人娇羞的声音……

 苏小小这心啊跳得很猛烈,脸烫得都能烤红薯了。来自95lady.com

 光天化日的,男男女女不去上班工作,难道开房玩XXOO?真是末日迹象啊!

 她今天这是走的哪们子狗屎运?

 第一天上班遇这种鬼事,可算是倒霉到家了。

 她真是就想这样冲了出去,再也不要回来。

 可她手上还拎着比萨呢。比萨没人要,是要扣她工钱的,严重的饭碗可能都保不住。

 好不容易找份包吃包住一个月一千还有提成的工作,多不容易啊!

 既然不能回,那就等吧?

 人家不怕丑在光天化日之下都不关门,她一个成年女子,有什么可怕的?

 苏小小呼吸了一口气后,将比萨放到了茶几上,堂而皇之地坐在了沙发上。

 “啊——”

 接着,女人一声尖叫穿透苍穹。

第2章 :经典款口水男

 苏小小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且再也坐不住地唰一声从沙发上竖了起来。95女性网

 苏小小撇着嘴,鄙视地看了一眼依旧只是微微掩着的房间门,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接着,自己却又幸灾乐祸地笑了。

 人家在房间里玩,她却在这里玩偷听,神马世道?哈哈哈!

 不过,这女人还真是够high的。

 你们不是没事偷着乐吗?那好啊,我偏让你们乐不成。

 我是来送比萨的,不是来玩偷听的,老娘收完钱,您们接着玩也是一样的吧。

 “拜托,我是来送比萨的!”苏小小站了起来,冲着房间叫了一句。

 果然,一切声音嘎然而止。网站95lady.com

 不一会,一个赤着上身,下边包裹白色浴巾的男人走了出来,并倾斜着靠在房间的门框上。

 他的手上,还夹着一支烟,正悠闲地吞吐着,脸上泛着只有高血压犯了才有的红晕。

 苏小小不敢与他正视,只是紧张地扫了一眼。

 男人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体魄很强健性感,皮肤古铜色,充满诱惑。

 “先生,茶几上是您订的比萨,付完钱,我就走!”

 苏小小咽了咽口水,口很渴,尤其是这心脏,像揣着小鹿似的乱撞个不停。

 苏小小,能不能出息点?没见过男人是不是?

 “钱在沙发上的西裤口袋皮夹子里,自己拿吧!”很磁性的声音响起。

 这人哪,真的是不公平,长得英俊性感强健也就算了,还具有如此好听的声音,对她这般幼稚而纯洁的少女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残害。版权95lady.com

 想想那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三年的家伙毛东东。

 唉,几乎是没有一丁点的可比性了。

 同样是爹妈所生,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毛东东,她大学的同学,人长得矮就算了,声音还细得让人受不了。

 他还跟她求过婚,被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她想啊,让她整天抱一胖不像冬瓜,矮不像茄子的男人睡觉,恐怕只会增加她这原本就衰弱的神经。

 但是——

 如果让她抱这样一个美男结婚的话,那感觉一定要美死!

 苏小小垂头扫视客厅,终于在沙发的最角落发现了这条西裤,它正面目全非地躺在那儿呢。

 苏小小拿过这款黑色的LV皮夹子,可是翻了半天,愣是没找出一张人民币。

 “先生,这皮夹子里没有钱!”苏小小借机再瞄了一眼这个让她紧张不已的男人。

 真是典型的口水男哪!若是让程晓心看见了,非得流一地口水并主动献身不可。

 “哦,里面有支票,自己填一张吧!”男人吸了一口烟后吐出好看的烟卷。

 支票?卖个比萨还收支票?恐怕破天荒没遇这种事吧?

 这个比萨原价80块,加上送货上门5块,总共才85块钱。

 让她收一张85块钱的支票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那个看起来并不善良的老板可能会骂她脑膜炎了。

 她去兑现的时候,银行工作人员会不会笑她是白痴?

 “先生,您就没有85块钱现金吗?”苏小小一脸为难。

 “笨蛋,支票不是钱吗?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男人冲着她骂道,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来。

 苏小小突然有一种预感,她发觉这个男人是在报复,报复她刚才打断他们的好事。

 “Darling,生气了吗?”

第3章 :论持久战

 这时,一个身着黑色透明装的女人从身后抱住男人,并紧紧相贴,她涂着鲜红指甲的双手不停在男人的身上摩挲着。

 苏小小抬头也扫视了她一眼:这是个妖美而放荡的女人!

 她的嘴巴此刻正不停地在男人的肩膀上,耳畔处撕咬着,看得让人恶心。

 支票就支票吧,总比没钱收或是拎回去好。

 而且,她现在就想赶紧离开这里。

 这种气氛让她窒息,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她屏住呼吸,麻利地抽过一张支票,然后填好数字之后,扯身站起冲到房门口。

 她突然转过身来,冲着这俩个不要脸的魔鬼大声地喝道:“拜托以后干这事儿的时候,关下门,OK?”

 男人的眼睛连续性地眨了几下,还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

 接着却是“咣当”一声,传来的是苏小小愤怒的关门声。

 她根本就不想听这人说什么废话,逃离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他大爷的,真是太不是个东西了,神马世道!

 苏小小以为她今天算是倒霉到头了,让她遇到这种烂事儿。

 却不想,更倒霉的还在后头呢。

 她又顶着烈日回到店里将支票交给收钱的老板时,老板只是瞟一眼支票后劈头盖脸就冲着她骂道:“苏小小,你是笨蛋啊?!”

 “老,老板,怎么了?”苏小小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闪动着,内心一片恐慌。

 “支票没公章怎么兑现?你白痴啊!这明显的就是一张空头支票!”

 老板那胖乎乎的脸变得怒不可遏,且红到了脖根处。

 “如果每个人像你这样白痴,我还做不做生意了?你这文凭,是不是买来的……”

 老板噼哩叭啦骂了一大堆。

 苏小小只是沮丧地站在一边,内心却是无比的愤怒。

 这个臭男人,居然敢开空头支票?看来她是不想活了!

 反正她现在一穷二白,啥也没有,有的只是她这一条贱命。

 若是不给钱她,她非跟她拼命不可!

 “如果要不回来钱,你就别再干了,我请不不起你!”这是老板最后的通碟。

 “老板,我现在就去要,您一定不能开除我!”苏小小眼眶红了。

 “还不快去?!”说罢,老板将这张空头支票扔了过去。

 支票缓缓地从上空落下,最后飘到柜台的最角落处。

 她弯下腰去,捡起。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只是这个臭男人,她非得将她失去的给捞回来不可。

 最重要的,是她今天挨的这顿骂,这顿羞辱,她一定不会只是要钱这么简单的。

 可恶的老板,骂她的文凭是买来的,明明就是她日读夜读给读出来的。

 可以怀疑她的智商,但不能怀疑她的文凭,那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苏小小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再次回到温馨宾馆,站在这608号房前时,她算是歇了一口气了。

 只是这浑身上下,湿得更透了,额前的头发都滴起了水来。

 这一来一回,相隔不到20分钟,这人应该还在里头的吧。

 他们完事之后,还得吃比萨呢不是吗?

 她用猛烈的动作敲了敲门,内心是无比焦急的。

 可是,根本就没有人给她开门,甚至是一点回应也没有。

 不会吧?还没做完?持久战吗?

第4章 :我是牛粪你是花

 继续敲!敲到他们不能做,不把钱给她这事不算完!

 这时,一名短头发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小姐,不要再敲了,里面没有人!”

 什么?没有人?明明有人的,刚才还有人呢?这臭丫头骗她的吧?

 “哈,刚才还有人呢!”她撇着嘴露出牵强的笑容来。

 “也就在刚才退房了!”服生员一脸认真地告诉她。

 “什么?这对狗男女退房了?退多久了?”苏小小的脑袋一阵发晕。

 “五分钟前退的!”服务生认真地回答。

 苏小小一个趔趄,身体倒在了墙壁上……

 “苏小小,咱这是小庙请不起您这座大佛,您还是另觅高就吧!”

 苏小小手上拿着自己倒贴的85块钱交到老板手上时,老板却只是冷眼看她一眼,说出来的话更是冒着冷气。

 “老板,钱不是要回来了吗?”苏小小脸上挤出微笑来。

 人家生气我不气,我若气死谁如意啊!

 可是她这心里,是真的很生气啊。

 老板凭什么说开除她就开除她?钱不是要回来了吗?

 当然,她不能白痴到说这钱没要回来,是她自掏腰包垫上的。

 此举,她只是想保住饭碗罢了。

 可是,这万恶的资本家居然让她走路!

 她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的。

 还想一脚踢过去,让他断子绝孙才能泄这心头之火。

 “要回来你也是二百五!”老板鼓着他的金鱼眼。“你都看看现在几点了?其他人都在干嘛?啊?”

 苏小小扫视了一下店内:所有人都在埋头苦干,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甚至是抬头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你这个二百五,不请我是你的损失,呸!”苏小小冲着老板一脸肥肉的脸呸了过去。

 顿时吐沫星子四溅,喷得他一脸都是,样子尤其狼狈。

 孰可忍,士不可忍,与其被他一直羞辱,不如来个痛快!

 有神马了不起的?工作丢了大不了再找就是了,又不是没有丢过?

 “一个破比萨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咒你这店明天就关门大吉!王八蛋!”苏小小接着骂道。

 老板的脸此时绿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的,手上的计算机咣当一声甩到收银台上,并指着她面红脖子粗地吼道:“滚——”

 苏小小满面笑容地就这样滚了。

 找到这份工作的时候,她兴奋了一晚上没睡好,发誓一定要好好做的,一定努力赚好第一桶金的。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丢了就丢了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从明天开始再去找呗!

 只是,妈妈寄给她的二千块钱又快花光了。

 这整个下午,苏小小都在大街上晃荡,一边是她心情郁闷无聊,再一个她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公司或者酒店招工。

 从下午晃到黄昏,油都晒出来了,就是没有找到她能够可以混口饭吃的地方。

 苏小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打算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我是牛粪你是花,别看我们外表差距大,也别再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花鲜他还得靠粪当家”

 这是那讨厌的毛东东给她下载的,他说他就是长得不好营养却极其丰富的牛粪,真是超级恶心。

 而来电显示也是这小子。

 “喂,什么事?”苏小小没好气地问道。

第5章 :你大姨妈来了?

 她烦死这小子,有事没事打电话给她。他这么闲的话,有本事给她介绍份好点的工作呀?

 他也就是一个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主,现在一家酒店里当花圃工。

 堂堂专科毕业生,居然在酒店里修花剪草?苍天啊,这到底是神马世道啊?

 所以,每次让他请客吃餐肯德基,他都会掏出那假皮钱包数下里面的钱够不够她吃一顿的。

 烦死了,她一想到这小子的时候!

 她此刻更烦,这小子还在火上烧油,打电话来了。

 “小小?你怎么了?”

 “毛东东,你到底什么事?别有事没事打给我行不行?难道接电话不要钱的吗?不要钱手机也有损耗的吧?!”

 叭!苏小小愤怒地挂断了。

 刚一挂,手机又响了,依旧是这小子。

 苏小小咬着牙,看着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就是不接。

 这小子居然打了整整十遍后还在打,不厌其烦!

 “喂!毛东东,你疯了吗?我说了,没事别老骚扰我行不行?我的手机不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烦死了啦!”苏小小歇斯底里地吼了过去。

 她满肚子的愤怒无处发泄,这小子愿意当她的出气筒的话,那她就不客气了。

 “小小?你大,大姨妈来了吗?”对面传来毛东东小心翼翼的说话声。

 “大姨妈个鬼啊,到底什么事?”苏小小有一种狂晕的感觉。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晚上我一有钱的哥们儿请客!”毛东东的声音变得神气起来。

 苏小小将手机从耳朵边取下放到眼前,撇了撇嘴一脸鄙视。

 又不是他请客,是人家请客,他神气个神马劲?

 “免费吃喝吗?”苏小小紧接着问道。

 “当然——”

 “那你过来接我吧?”苏小小爽快地答应。

 自己正好饿了,口袋里钱也不多,能省则省,貌似今天有大餐哟,否则他毛东东才不会如此大献殷勤。

 十分钟后,苏小小被一辆破永久牌天蓝色自行车给接走了。

 这车子,是毛东东花二十块钱从黑市单车交易市场淘来的,被他整天当成宝贝使。

 原本黑漆的,到他手上给喷成了天蓝色,骑在街上还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小子还直夸自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高手。

 却不想,骑到三分之二路程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巨响,胎爆破了,还吓得苏小小险些从单车上滚下来。

 “毛东东,最后一次警告您老,如果下次再用这破东西来接我,你就不要再来见我了,我们绝交。真是吓死我了!”苏小小心有余悸地拍着自己的胸口,还没有忘记用脚踢这破单车一脚。

 单车立即发出一声巨响,似有散架之势,听得人揪心。

 为了吃餐免费宴,她跟这小直接二万五千里长征走了将近三里地才到目的地“天天酒吧”。

 她走得是两眼发花,两腿发软,越走越没劲,越走越想掐死这小子。

 可毛东东倒好,简直就是一脸春光灿烂猪八戒,且笑得跟朵花似的。

 还好有两颗虎给这张崎岖不堪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可爱,不然,人见人吐。

 为了把损失的弥补过来,这天晚上她把自己撑了个直反胃,还痛饮豪饮三大杯啤酒。

 毛东东所谓的有钱朋友,也不过是请人喝几杯蓝带啤酒的朋友而已,当她要点一杯XO时,他这朋友吓得差点叉了气,那脸色跟猪肝似的酱紫一片。

首席爹地别想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首席爹地别想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剑气凌神12章

    原标题:剑气凌神12章小说:剑气凌神第12章这样合适吗黑袍男子并未动用武器,而是抬起手,以掌为刀,劈向肖天。这一掌劈下来,掌还未至,真气已经涌出,并在空中凝成一把犀利的刀,直奔肖天而去,这正是武道三重的象征,真气离体。肖天没有任何选择,男人的战争没有退让,咬紧牙关,一剑迎了上去,理论而言,肉身是无法与武器相提并论的。可武者修为达到武道三重以后,体内真气可以离开身体,用掌进攻时,真气包裹其间,有了真气的保护,肉体也会格外强大。“嘭!”随着一声闷响,那真气如电流般顺着精钢剑,奔向肖天的双手。下一秒,

  • 法医妈咪快快跑12章

    原标题:法医妈咪快快跑12章小说名:法医妈咪快快跑第一卷扑朔迷离,霸道爱第12章法医精神“桐桐……就这样嘛!”秦洁抓了抓头,头大地说道:“我已经把朱雀集团内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看。但是,看来,看去,却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凶手很聪明,一直选择隐蔽的地方作案,案发地竟然每次都是没有事发录像,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这个时候,秦洁的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进来……”进来的是Fiona,她手里拿着她和Ben昨夜开夜车赶出来的法医报告。Fiona显然没想到薛桐桐会在这里,但是看到她后,便主动打招呼:“

  • 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2章

    原标题: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12章小说: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第12章言郁,老子崩了你一声号令,军车和警车的车门轰然打开,士兵和特警全都怀挺M1半自动步枪,井然有序的下车。单亦君将怀中的殷十一交给言郁,厉色道,“这次你再看不好她,军法处置!”最后四个字,单亦君咬得极重。十一不依,“亦君。”“现在没人受伤,用不着你,你给我乖乖呆在言郁身边。”单亦君沉着脸打断了她的话,低头穿上防弹背心,捞过一挺M1冲锋枪,又带了两把手枪,这才推开车门下车。十一的身子往前冲了冲,手臂却被言郁抓得死死的。“言副将”弱

  • 御女高手12章

    原标题:御女高手12章小说名:御女高手第12章木家华兴市不但是经济大市,也是华夏美食的聚集地,天元路是华兴有名的美食街,上到各种特色高档食府,下到味道独具一格的路边摊应有尽有。车龙水马,川流不息,人声鼎沸,是华兴市最热闹,最繁华的一条街。杜小飞在打了几个电话之后,终于才在众多路边摊中的一个小火锅摊位上找到了猴子。“飞哥,你不是去芙蓉阁当服务生了吗?怎么改行了?”杜小飞在猴子对面坐下,猴子一脸怪异地看着杜小飞。“改行?你怎么知道?”杜小飞心中惊奇,自己从服务生晋级成保安也才几天时间而已,猴子是怎么

  • 极品高手在都市12章

    原标题:极品高手在都市12章小说:极品高手在都市第12章校花被甩到了市人民医院,谢二雷走到内科接待处,就停住了脚步。“哎呦……”正东张西望的梁文雨,撞在了谢二雷的身上,连忙退了一步,瞪着他说道,“怎么不走了?”“你能进,我学历不够,不能进。”谢二雷一本正经的说道。“为什么?”“那不写着嘛……”谢二雷随手一指门口的牌子,“非本科人士,不得入内!”“滚!”梁文雨以为谢二雷已经打好了招呼,就进了主任的办公室。五分钟后,她愁眉苦脸的出来了,沉声道:“你有没有给人家说清楚啊?为啥主任还让我填单子,说要走流

  • 圣手邪医12章

    原标题:圣手邪医12章小说:圣手邪医第12章以讹传讹处理完土豪,刘文回到大排档,不过此时李燕早已离开,只留下一张纸条。“刘医生,天色已晚,妈妈说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险,所以我先回家了。谢谢你今天带我逛街购物,至于答应你的事情,恐怕不行了,见谅,么么哒!”“靠,被放鸽子了,小妮子,明天医院你等着。”其实李燕之所以离开,主要原因是看到刘文的强悍肉体。李家是古武世家,平常的武功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但是刚刚刘文动手到结束,她愣是没发现是何种武功。这种一反常态的现象,必须要向家族汇报,所以也就没有等刘文,就率先

  • 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2章

    原标题:庶女成凰:替嫁妖妃12章小说名称:庶女成凰:替嫁妖妃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12章说好的毒呢苏青墨听着这意有所指的话无声冷笑,抬眼就见容骁正一脸玩味站在门外,他的眸色冷凝,察觉到苏青墨的视线时,抬眸对她笑了下。而此时苏茹雪已经被抬至一旁的软榻,府中大夫急忙上前:“夫人,三小姐这是……”“我早就说过青怡房中病气太重不让茹雪来,她非不听,偏生要赶着这个时候。”曹氏懊恼开口,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家茹雪一心把这姐姐记在心里,可谁知道……哎,我可怜的女儿啊……”“王爷还在这儿,别失了礼数!”苏钲一听

  • 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12章

    原标题: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12章小说名字: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第12章我养得起你赵倩觉得无趣气鼓鼓地走开了,宋思辰坐过来,“青雅,你的脚没事吧?”“没事。”她轻轻地应着。见她情绪不高,宋思辰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好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放在心上。“青雅……”王进打开门,看到宋思辰放在她肩上的手,愣在当场,余光瞥了站在身后的梁以白一眼,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梁青雅,你陪梁总出去吃个饭。”青雅站起来,“王总,我腿脚不方便,你还是请别人吧。”王进脸色僵住了,这个梁青雅老是让他没面子,可偏偏人家有这么个

  • 美女的狂龙保镖12章

    原标题:美女的狂龙保镖12章小说:美女的狂龙保镖第一卷第12章外公“唐小强,你想说什么说!”郭芙蓉大声说道,“你干下的坏事,你还想说什么说?你刚才是怎么对我的?现在有我外公在此,你还敢欺负我吗?你动手来打我呀!来呀!”唐小强是当事人,当然听的出来,郭芙蓉这是恶人先告状,可是郭立山是局外人,当然听不出来。听郭芙蓉那么说,又见到房间里的乱样子,郭立山猜想到:这个名叫唐小强的年青人,刚才那是有多嚣张!年青时干过黑社会,虽然早已洗手不干黑社会多年的郭立山,本性凶悍的他,哪里能容忍外人在他家撒野?“你娘啊

  • 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2章

    原标题: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2章小说名称: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第12章离别的前夜一连五天,雪漫都没见过夜陵,而她觉得正好,免得看见那张脸她会忍不住想动手。问题是她不是夜陵的对手,打不到不说反而还要被吃一顿,而且夜陵怎么说也是个有腿疾的人,她一直对他忍让忍让再忍让也不过是因为这样罢了。雪漫头脑很清晰地知道:今天一过,谁也留不住她!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雪漫微微握紧拳头,云倾国她暂时不回了,她先去京城!和上官情之间的账,她容后再算。她首先要算账的对象,是那该死的夜阑国摄政王夜重天!一想到那天夜陵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