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嚣张贼妃:王爷你被俘虏了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0:07:31 来源:网络 []

小说:嚣张贼妃:王爷你被俘虏了

第一章混进八王府

第一章

正午的太阳毒辣的照在地上,才刚刚六月,这天气已经热的让人受不了。95女性网不过在都城中,即便是这样的天气,路上也不乏行人。

八王府外站满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王府里的家丁满头大汗的应付着这些女人,可还是显得力不从心。

不远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向着王府靠近。那大影子忽然猛地停住脚步,快速躲在门前的那棵大树后,拍了拍小影子的肩膀,满脸的紧张。

沉声说道:“这次要是偷到了宝贝我七你三,记得一会帮我知道吗?”

“放心吧,这个点我们可都踩了好几个月了,不会有问题的。”小影子一脸轻松的摆了摆手,一副包在我身上的神色。推荐95lady.com

大影子深吸了一口气,还没调整好呼吸,便被一只小手抓住,拽着她便走到了那群女人当中。

“我还没做好准备啊。”女子凄惨的叫声随之发出。立刻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二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识趣的站在拐角处。

这一大一小正是慕容家的独女慕容茵和管家的小儿子白天。

八王府宝物最多,让慕容茵一直眼馋,可惜里面的守卫太过森严而后还设有阵法,她一个没有天力的人根本混不进去,无奈只得出此下策,混进去屈身给这个八王爷当丫鬟。来自95lady.com

慕容茵用胳膊肘拐了拐身边的白天,斜着眼打量着那群女人,弯腰附在他的耳边,低语道:“你确定,我能在这些人当中脱颖而出?”

白天黑眼珠在她这身其貌不扬的装扮上转了一圈,在看看王府门口花枝招展的一群女人。思衬片刻,这才一本正经的开口道:“不太确定……”

闻言,慕容茵的脸色立刻垮了下去。她就知道,这个小跟班不靠谱。

哎,反正一开始她就没报多大希望,进不去也好,把贼心断了……省的再次发生悲剧。

回想上辈子,她一个敬职敬业的全能女飞贼,在那个龙腾盛世,欣欣向荣的二十一世纪却因为偷盗了一个古玉,被意外带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将门慕容世家里这一代的独女,其实也就她一个后代了。

而这个世界还有很厉害的法术可以修炼,可惜这个身体换了个灵魂之后就不会修炼了,但慕容茵还是很有职业操守,即便到了另一个世界她也依旧坚持老本行,时刻惦记着别人家的宝贝。

而那个小鬼头白天,也被慕容茵调教的很好,两个人每次合作都没有失手,可偏偏这个八王府让他们碰了一鼻子灰,所以这次一定不能再无功而返!

白天连忙抓住她的袖子,“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网站http://www.95lady.com/

白天抓住慕容茵的手坏笑了一下,明明十来岁的小孩子本该天真无邪,可他看上去却是一肚子坏水的样子。

“接下来该我了。”他低声说道,随即猛地撒手,用力的朝着她的后背推了一下,慕容茵脚步一个不稳,身体向着那群女人的方向倾斜。

“哎呀!”那群环肥燕瘦惊叫了一阵,连忙避开了她,露出一脸嫌弃的神色。

白天!

慕容茵咬牙,没想到他竟然使坏推自己一下,顺手搭在旁边一个人的肩膀上稳住身形,恶狠狠的回头,可那里却已看不到那个小身板的影子。

“八王爷在前面醉仙楼招舞姬了!八王爷在前面醉仙楼招舞姬了!”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远方响起。

慕容茵双眸一亮,看着那个挥着手一脸八卦的小身板,心中的怒火瞬间被兴奋取代,这小家伙还是挺靠谱的。阅读95lady.com

白天得意的对着慕容茵挤了挤眼睛,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那群女人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不约而同的向着醉仙楼的方向跑去,不过转眼便消失在王府门前,招揽的众家丁长出一口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慕容茵嘿嘿一笑,露出诡计得逞的模样,这个跟班没有白收。

“姑娘,可以把手拿开了吗?”幽幽的苍老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慕容茵一惊,连忙把手拿开,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旁边之人的身上。

穿着灰色的长袍大褂,老者长发未束,有些蓬乱的邋遢感觉,眼神闪烁不定,神经兮兮的四处瞄着,举止很是反常。

“终于把这群祖宗送走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劫后重生般的语气,老者一脸轻松的坐到了椅子上,从怀里拿出水嫩嫩的粉色碎花小手绢,细细的擦了擦额角的汗珠。

慕容茵嘴角僵了僵:“大,大爷,您这手绢……”

那老者擦汗的手一滞,神情莫名的变化,瞬间面如死灰起来。还未抬头去看慕容茵,便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姑娘,你回吧,我们家王爷有我就够了,不需要婢女了。”

老者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看着慕容茵膛大了眼睛:“你是……那个,慕容……慕容……。”他慕容了半天也没有慕容出来什么结果,慕容茵则被老者那句‘王爷有我就够了’的话雷的面目全非。不过幸好没有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然被认出来就不好了。

“大爷你好,我叫翠花。”她笑的慈眉善目,这慕容茵以前很少露脸,整个都城也没有几个认识她的,就算是八王爷站在这里那也不会认出来。所以她才会这么有恃无恐的跑出来。

老者一拍大腿,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翠花啊。”

这语气,倒是让她愣住了,但是慕容茵隐约能感觉到老者身体里隐藏着很深厚的天力。

绝对是强者!

如此看来按照之前踩点收到的资料这人应该是王府的管家,因为修炼渡劫遇到了意外导致整个人变得神经兮兮。

愣神的功夫他将目光再次投向眼前的慕容茵,神经开始恍惚:“咦?你是谁,来王府做甚?”

“……”此时,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眼前这个老头脑袋有问题。

“你是谁,在王府门口做甚?”她反问了一句。

“我是王府的管家李伯,在这里招婢女。”老者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慕容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走到李伯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王府吧,从今往后我就是八王爷的婢女了。”

李伯连连点头,站起身跟在慕容茵的身后,向着王府走去。

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脚步一滞停了下来,“不对啊,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慕容茵十分哥们的搂住李伯的肩膀,伸出手指向刚才那群女人离开的方向:“老伯你看,那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吵得你头的大了,我多乖巧安静,选我吧,选我吧。”

李伯若有所思看她片刻,几乎忘记刚刚说过‘王爷有我就够了’的话,拽起慕容茵便向着王府走去。

那边,白天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勾了勾嘴角。慕容茵则因势利导,也不知道这疯老头管不管用,不过先混入王府再说。

第二章尴尬的遇见

跟着李伯来到八王府之中,七拐八拐的走了一段路之后李伯随手扔了一块牌匾给慕容茵。

“这是你的腰牌记得带好了,要是弄丢了触到阵法可是会死的很惨的。”对着慕容茵吐了吐舌头,恐吓的说道。

慕容茵才不会怕这个,把玩着手上的腰牌,李伯的手突然伸了过来,天力从他的手上发出,划过慕容茵的手指,一滴血随之滴了下来落到腰牌上面。只见那腰牌闪动了一下光芒,录入的慕容茵的气息。

“记得去找王爷,我先走了。”李伯嘿嘿的笑了两声,刺目的光芒从他的身上发出来,待到光芒消失,慕容茵面前已经没有了这个人。

“我上哪去找人……”慕容茵对着面前的空气吼道,这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几排关着门的房子。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微妙起来,嘿嘿的笑了两声,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有了这个想法在确定四周没人之后,小心的朝着其中一个房子走去。

耳朵朝着门贴近,哗哗的水声从里面传来,像是水烧开了一样。慕容茵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推开一个门缝,一股草药味传来,慕容茵皱了皱鼻子,眯着眼朝里面看去。

只见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闭着眼睛坐在浴桶里,俊俏的五官无形中散发出淡淡的肃杀之意,要是普通人肯定会心里发虚,不过慕容茵早就习惯了,这是军人身上特有的气势,她爷爷身上的肃杀之意比这还要强烈。

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异样的光彩,完美的身材和五官仿佛上天精心打造出来的一般。没穿衣服的男人他见得多了,可是质量像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好的到是一个没有。

慕容茵眼睛都快看直了,鼻子突然有种湿湿的感觉,伸出手摸了一下,只见手上一片鲜红。

竟然流鼻血了……

真是丢人!

小心瞄了眼里面的人,而后开始擦拭鼻血。

“谁!”那男人突然睁开眼睛,冰冷的目光中闪过一道杀意,天力在掌间汇聚伸出手对着大门的方向推了一下,那门随之打开。

慕容茵正靠着门在擦鼻血,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让她一个趔趄直直的冲到了男子的怀里,四目相对慕容茵的心跳开始疯狂加速。

男子不满的皱了皱眉头,随手将慕容茵推到一边,周身被白光包裹着跳出来浴桶,带到光芒消失他身上也多了件衣服遮羞。

好深的法力!慕容茵心底一寒下小心的往后退去,眼睛落到他腰间的位置,绿如翠羽的美玉挂着上面,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好东西!慕容茵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八王府不愧为八王府,随便遇到一个人身上都有宝贝,不过还没高兴太久便被对方天力压制控制住了行动。

“没有天力?”冷清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诧异,男子身形一闪走到慕容茵面前,两只手指放在她的手上,“竟然只是一阶的修为。”

他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在见到她袖间的血迹之后又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你是谁,不知道这里是不该来的地方吗?”

慕容茵心里那个苦啊,她只是偷看了一下美男洗澡瞬间觊觎了他腰上的美玉而已,怎么就轻而易举的被发现了,发现就发现了,看我这幅可爱善良的模样用得着让人动都不能动了吗?

“我是刚招进来的丫鬟,专门伺候八王爷的,看你这体格是不是八王爷身边的侍卫?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快点把我的束缚解开,不行你看我腰牌,就在我腰上。”慕容茵好声好气的问道,眼珠子在他的脸和腰间游走,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什么时候偷了它比较合适。

男子脸上露出疑色,见她这幅贼头贼脑的样子就不像是好人,朝着她的腰间看去,果然是有个腰牌。勾了勾手指那腰牌便飞到了手中。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受伤了吧?”慕容茵继续套近乎,男子看着她的腰牌没有搭理。

“在王爷身边跑腿就是事多,大家以后都是自家人了,都相互照应着,看你这年纪成家了没有,估计没有吧,就你这形象也就我能配得上了。”慕容茵一副没羞没躁的样子,眼睛贼溜溜的在他的身上乱瞥,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心又开始扑通扑通起来。

男子将腰牌扔向慕容茵,同时将束缚解开,只可惜她没有接住。幽怨的弯腰将其捡了起来,兴冲冲的走到他身边。

“你怎么也不理我啊?我叫翠花你叫什么呀?”慕容茵笑嘻嘻的问道,越看这男人就越顺眼。

心里有一道声音在不停的喊着:收了他,收了他!又往他的身边贴近了几分,伸出一只手便朝着那玉上摸去,不过他却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

“凌皓天。”冷冰冰的从嘴中吐出这三个字,而后转身离开。

慕容茵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心里暗自疑惑,这名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蓦地眼睛一亮惊呼道:“八王爷!”

然而眼前早已没了人影,她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还没去八王爷身边就将人好好的调戏了一遍。

迈着步子以最快的速度走了出去,左右张望了一番才在不远处发现了凌皓天的身影,这么大的一个帅哥慕容茵怎么也不会放过,撒开脚丫子便朝着他飞奔而去。

不过还没有走两步便被他身后的侍卫挡住,满是煞气的脸瞪着慕容茵,手上的长剑直抵她心口的位置。

“这是李伯招来的婢女,诸超休得无礼。”冷清的声音从凌皓天的口中发出,虽然没有回头但身后发生的事情却感知的十分清楚。

诸超用着怪异的眼神看了眼凌皓天,暗自奇怪怎么王爷开始亲近女人了?

见被放行,慕容茵笑嘻嘻的凑到凌皓天身边,没有丝毫主仆的观念,伸出手便准备去摸他的佩玉,不过却在他那双足矣杀死人的眼神中吓得把手缩了回来。

“您这刚刚打完仗回来一定很累吧?要不要奴婢伺候您回去休息?”她裂开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明明是一副清秀温婉的脸,可偏偏被这双贼兮兮的眼睛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闭嘴!”凌皓天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这可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不过说来也奇怪,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愤怒或者想杀了她的念头,反而对着贼头贼脑的女人产生了几分好奇。

这八王爷常年在外面征战或者出去猎杀妖兽寻找宝贝,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慕容茵所知道的只是他家里宝贝堆积如山,而对于他的喜好性格等等基本上是一片空白。

“王爷,柳小姐来看你了。”家丁站在老远的地方,畏缩着身子噤若寒蝉的和他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眉角跳动了一下,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不见。”

“皓哥哥难得回来一趟,怎么连涵香都不愿意见了?”银铃般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家丁的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慕容茵奇怪的皱了皱眉朝着那柳涵香看去。

第三章无情的嘲笑

女子一袭白衣飘飘将肌肤衬托的分外雪白,双眉宛若新月,清水般的眸子散发出睿智的光芒,唇红齿白间扬起一抹温婉的笑容,让人看着便有种想要亲近的冲动。瘦弱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刮倒在地。

慕容茵色眯眯的打量着她,眼睛在她的身边瞄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宝贝,失望的将目光收回不想在多看一眼,她可对美女不感兴趣。

“皓哥哥,这姑娘是谁?”柳涵香指着慕容茵问道,眼中莫名带着几分敌意。

人都已经到身边了他也不好表现出过多的不满,淡淡的回了一句:“丫鬟罢了。”

丫鬟两个字深深的打击到慕容茵的心,但他说的确实没错想反驳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能用行动表示自己不满。

将头转到一边冷哼一声。

“哪来的丫鬟好生无礼,不知道什么是尊卑吗?”柳涵香怎么说也是个有身份的人,竟然被一个丫鬟如此轻视,心里肯定不舒服。

不过现在是在凌皓天身边,她肯定不能表现的太过苛刻,双眸一转随之变得温和起来,直接无视了一边的慕容茵,走到凌皓天身边笑道:“皓哥哥许久未归,涵香甚是思念,不知此行可有什么收获?”

凌皓天依旧摆着一副臭脸,淡淡的看着柳涵香回道:“收获到谈不上,家师进来可好?”

他轻描淡写的将这话题扯过,慕容茵在后面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一定捞了不少宝贝。”

此话一出,立刻遭到凌皓天杀人般的目光,“退下。”

她哪里肯乖乖听话,当下理直气壮的反驳道:“我是你丫鬟,我得伺候你。”

凌皓天向来都是自己说一别人不敢说二,可这个女人倒好才刚刚进王府就一次次触犯自己的威信。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语气比之从前变得更加冰冷起来,感受到杀意在他眼中凝聚,慕容茵缩了缩脑袋,识趣的选择离开。

转身的瞬间还看到了柳涵香那得意的脸庞,情敌!等着!

走了也好,去踩点看看王府的宝贝放在哪里,等到晚上容易下手。

在王府里晃悠了半天,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碰到,一路上倒是差点触发了几个阵法,好在有腰牌,不然现在指不定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该找的地方基本上慕容茵都找遍了,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王爷的宝贝那么多肯定藏得十分隐蔽,看来这是一个长远的活了。

“咚。”轻微的声响突然从旁边传来,慕容茵快速转身朝着那边看去。

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正坐在王府的围墙上,晃悠这双腿脸上带着贼贼的笑容。

白天!

“怎么样,王府好不好玩?”眼睛在慕容茵身上乱瞄了半天,确定没有多了什么宝贝之后失望的将目光收回。

“都过去两个时辰了,踩好点了没有,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慕容茵摇了摇头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这里处处都是阵法,想要下手很难,而且他把宝贝藏得太紧我还没找到。”

其实根本就是没怎么找,她当然不会和这个小鬼头说实话,告诉她自己被八王爷的美色给迷倒了。要是那样的话,肯定会遭到他无情的嘲笑。

一副你是笨蛋的表情看着慕容茵,天力在指尖环绕散发出一道亮光,叹了口气颇为自恋的说道:“果然你没了我帮忙就是不行,怎么样要不要求一下小爷,让小爷下去帮你找呢?”

这一副欠揍的样子让慕容茵有种牙痒痒的感觉,话说回来这孩子原本很乖的,不过在慕容茵的教导之下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管家老来得子,再加上有慕容茵罩着,他说了几次见没用之后就干脆放弃了,任由他们两个胡作非为。

白天笑眯眯的看着慕容茵,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是料定了对方一定会顺从。看他这副贼眉鼠眼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管家亲生的,想当初他爹可是陪着自己的爷爷打天下,器宇轩昂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

而这熊孩子说不定就是喜当爹之后的产物。

“谁在这里?”冰冷的声音将慕容茵的思绪打断,她一听就知道说话的是王爷身边的那个侍卫诸超。

完了!要是被他发现就完蛋了。

慕容茵焦急的转动着双眸,而后抬头看着白天喝道:“兔崽子给我站住别跑!”

白天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转身一溜烟的离开了。

而这时诸超也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问道。

慕容茵酝酿了一下情绪,吸了吸鼻子回道:“刚才我看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就跟了过来,不过他却翻过墙走了,还说什么八王府不过如此。”

“什么人?”诸超的脸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伸出手拽着慕容茵的衣服,意识到对方是个女流之辈之后立刻尴尬的将手松开,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慕容茵可没想到他上来就来了这招,小心的往后退了几步,回道:“我也没看清楚,他天力比我强,只能勉强追上他。”

诸超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到慕容茵体内那少的可怜的天力,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这天赋也真是差的可以。

“对了,我还看到他怀里好像抱着一个东西。”慕容茵露出思索的表情。

此话一出诸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什么东西?”

“看不清,只是发出来的光芒特别耀眼。”她随便胡诌了一下,果然对方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看了眼几人高的围墙,神色有些凝重。

王府周围都设有阵法,就算是天力雄厚的人也不一定能过了这围墙,看来来的人应该不简单!

“你在这等我!”诸超说道,而后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慕容茵那么说的目的无非是想让他们以为宝贝被偷了,然后过去检查一下,到时候就不用自己没有头绪的找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要被自己的聪明才智给折服,等一会诸超无功而返就应该要和凌皓天去检查了,到时候只要偷偷在后面跟着就不怕找不到。

可是等诸超回来之后,结果却给慕容茵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第四章发生变故

诸超手里抱着一个大花瓶,对着慕容茵露出个十分友善的笑容,“幸好被你发现了,不然这花瓶就被李伯当废品卖了。”

慕容茵哑然,盯着那花瓶不自然的笑了笑。看这花瓶的成色足足有好几千年的历史,而且出自官家之手,品质一流。

也就只有李伯能做得出把宝贝卖了这种事情,换做是慕容茵打死她也舍不得。

“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吧,一会记得过去伺候王爷。”诸超说了一句之后便转身离开,抱着花瓶的背影让她看着分外眼馋。

可惜了,之前的计划就这样被破坏。

失望的摇了摇头听他的话开始熟悉王府,在好几次差点让自己置身阵法出不来之后,慕容茵决定放弃。

打听到凌皓天的所在之处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过去,美其名曰:照顾王爷。

凌皓天的态度十分冷淡,慕容茵百折不挠的对着他献着殷勤,而这一献就是五天的时间。

期间她遇到过李伯几次,不过每次他都选择性忘记了慕容茵,一脸我不认识这货的表情,差点让凌皓天怀疑慕容茵是偷偷混进来的。

好在紧要关头慕容茵找到了一个当时在场的人作证,这才洗脱了自己的嫌疑。对凌皓天也有了些意见,不像之前那么殷勤。

是夜,整个八王府都陷入了安静的沉睡之中。

慕容茵穿着一身夜行衣从窗户跳了出来,身上的腰牌抵消了阵法的力量,逃过巡逻士兵的看守来到院子的围墙,点了一下足尖轻松的跃了过去,敏捷的身手和她平日判若两人。

城外护城河边,黑衣人负手而立,蓑笠将整张脸遮住看不清真容。在他的身后不远处一道急促的身影快速走来,脚步停在黑衣人一米的位置。

只见那身影微微弯下腰,喊道:“师父。”

“要是再迟到,为师罚你绕护城河跑十圈。”黑衣人声音冰冷的说道。

此话一出后方的人影猛地把头抬了起来,月光将那张脸照的有些发白,大眼睛贼溜溜的转了两下,嘟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看模样正是刚才从八王府头跑出来的慕容岄。

只见她一脸不满的表情,低声嘟囔着:“你以为八王府那么好溜出来的啊?还是我师父呢,教了我这么久也没见我天力涨一点,依旧停在第一阶。”

“你这丫头整天到处偷东西不好修炼,怎么反倒怪在为师头上了?”墨谣语气中带着无奈,想当初也不知道那只眼睛出了问题,竟然会收了这样一个徒弟。

感觉到气氛的不对,慕容茵嘿嘿的傻笑了两声,一脸崇拜的说道:“师父您英明神武,教我那根本就是不在话下,是不是啊?”

墨谣懒得和她在说这个,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威严,冷声开口:“你天力无故被神秘力量牵制,难以释放出来,为师听闻典照国有一种神丹叫住融魂丹,吃了之后能够解开压制在身体的天力。”

“典照国?”慕容茵疑惑的重复了一句,她对于能不能将压制在身体里的天力释放出来并不怎么感兴趣,最重要的是那个国家有没有什么稀奇的宝贝值得自己过去。

话说回来,以前这幅身体的天力等级好像都到了第八阶,比起一般成年人都要强上很多,慕容茵其实也想试试强大的感觉。

想到这里她一脸豪气的说道:“偷东西什么的我擅长的很,师父放心,等我洗劫了八王爷之后就起程起典照国。”

见她这幅样子,墨谣又是一阵无奈,明明是将门之后怎么整天就知道偷偷摸摸。

“你现在就得回家。”冷冰冰的语气让慕容茵怔住,只听他继续道:“典照国在边境来犯,慕容老将军临危受命,他这一把老骨头去了只怕就回不来了,不过你……”

“你去哪?”话没说完慕容茵便快速朝着城内飞奔而去。

“我要回去找爷爷。”她可不忍心看着老人家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去上阵杀敌。

“记得带着我给你的黄符,多画一点符篆,必要的时候能够派上用场。”墨谣不放心的叮嘱道。

“知道了。”慕容茵大喊一声,身体快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墨谣看着她离去的方向,蓑笠下的黑纱随着微风轻轻摆动,隐约可以看见那张带着冷笑的脸庞,这笑容似乎带着什么深意。

慕容茵才没有注意到这些,趁着夜色飞奔回了将军府。偌大的府里见不到几个人,驾轻就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服,而后去找爷爷。

书房的灯亮着,依稀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人影在晃动。见此,她小心翼翼的朝着书房靠近,忽而一阵强风吹来,只见书房的大门猛地打开,一股强大的能量随之从里面涌来。

慕容茵瞳孔一缩,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喊道:“爷爷是我!”

不过已经迟了,能量发出不能再收回。作为一个有身手的贼,她自然不会就这样被打到,心里索性一横决定拼一把。

玉足转动一下,脚下生风的走出一串怪异的步法,毫发无损的穿过了慕容瀚海打出的能量。

门外慕容瀚海早就看呆了眼,本来他还以为是来了刺客,听到慕容茵的声音才知道是打错了人。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慕容茵竟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孩子,有没有事?”他紧张的问道,而后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在确认慕容茵没事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之前打出去的能量此时正好碰到了对面的大树之上,轰的一声巨响那树随之到了下去。

慕容茵张了张嘴,心有余悸的看着慕容瀚海,“爷爷,咱商量一下,下次您出手能不能别这么狠?”

她可不是每次都会这么走运的,要是哪天倒霉中招了,恐怕得在床上躺好久了,这样的话得少偷多少宝贝……

见她这幅样子,慕容瀚海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甩了一下衣袖转身朝着书房里走去,同时开口道:“你还知道回来,也不知道我慕容家是造了什么孽,让你变成现在这幅德行。”

这话慕容茵可就不爱听了,虽说是换了个灵魂,但是姓名还是没有发生变化的,她可不认为自己比以前的那个慕容茵差。

嚣张贼妃:王爷你被俘虏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嚣张贼妃 或 王爷你被俘虏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地狱天堂,他在人间14章

    原标题:地狱天堂,他在人间14章小说:地狱天堂,他在人间14是时候放手了杨漫霓受了点轻伤,而且惊吓过度,他怕她的心脏会出问题,特意叫医生给她做了心脏检查,更守在她床头,寸步不离。见他如此紧张自己,杨漫霓心下得意不已,嘴上却故意问:“许琳琅也跟我一起被抓了,她现在没事了吧?方逸那么爱她,应该不会伤害她吧?”许琳琅的名字和方逸绑在一起,这令关历善有些不悦。他眉头微皱,“你不用管。”杨漫霓故作委屈地抿嘴,“嗯,历善,我知道她对你很重要,要不是孩子的事,你也不会提早跟我结婚。我就是关心想问问,你别生气。

  • 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14章

    原标题: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14章书名: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坑深014米:嫁个有钱人“没有。”陆子悦掩饰自己的慌张,推开门快速的下车。“不邀请我进去。”顾佑宸也跟着下车,见陆子悦想要一声不哼的走人,忙过去将她拉住。陆子悦看了眼周围,想要推开顾佑宸的手,“你放开,别东拉西扯的。”“怕人看到?”顾佑宸笑了。“顾佑宸,我谢谢你送我回家,就不邀请你上去喝茶了。”陆子悦冷着声音道。陆子悦越是不想和他有什么纠缠,顾佑宸就越想和她纠缠不清。他枉顾陆子悦的意思,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低

  • 余生,不必相见14章

    原标题:余生,不必相见14章小说名字:余生,不必相见第14章:宰割宁思睁开眼,看到霍景年坐在旁边,眼里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冰冷。她的孩子……没有了。她仍然记得,自己被宁萱注射药物之前,用尽最后的力气求他,救救孩子,可他没有,就这么将她送上手术台,任由魔鬼来宰割她。“醒了?”霍景年一惯冰冷的语调,冷冰冰吐出两个字。宁思只是转了转眼珠子,沉默以对。“既然醒了,大概身体已经没事了,回去会让保姆照看你,协议书在这里,我已经详细补充过,关于赡养费方面,不会亏待你的,包括现在住的那栋别墅,也会转到你名下,如果还

  •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14章

    原标题: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14章小说名: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第014章被辞也许,他并非像传闻中那样难以接近,也不是对秦家有着某种偏见,大家都错怪他了,对他不受宠的媳妇儿尚能如此大手笔,更何况是对家人呢?想到这里,秦远暗下决心,下次妈妈说大哥坏话的时候,他一定要替大哥辩解几句,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弄得像仇人一样呢?大哥自小便旅居国外,学习生活都是独自一人,没有家人的照顾,该是多么的孤独啊?“大哥,她的衣服多的是,你实在不用这么客气。”秦远挠挠头,头上那片茶叶黏在手指上,让他想起自己的狼狈样,

  • 如果爱情可重来14章

    原标题:如果爱情可重来14章小说:如果爱情可重来第十四章双标的典范秦舒雅被霍祁南一路拽着直接上了顶楼,她只觉得手腕几乎被眼前这个男人扯断一般。霍祁南将她一把甩在顶楼的阳台上,原本就受伤的双腿碰到地板时疼得她霎时间倒吸冷气。“秦舒雅,你他妈就这么下贱?为了秦家那么点的股份,就下贱到如此地步?”霍祁南钳住她的下巴,句里行间都是无处宣泄的火气。方才让她当众受辱的是他,现在嫌弃他下贱不堪的人还是他,秦舒雅不由得冷笑出声,“霍先生,你可真是双标的典范啊。”话音刚落,下巴上的疼痛便加重了几分,直接让秦舒雅闭

  • 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14章

    原标题: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14章小说名: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第14章除了他,不喜欢别的男人靠近宫御从没试过被人威胁,甚至胆敢对他撂下狠话。不怕死的魏小纯一再挑战底线的举止,彻底把宫御给激怒了。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洛庭轩,她居然说要杀了他。想到魏小纯说那句话时的发狠模样和毫不犹豫的神情,宫御恨当下没有掐死她。“滚出去……”转过手工制造的皮椅宫御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那道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招魂令,瞥着宫御毫无温度的眼眸,魏小纯吓得唇瓣抖了抖,他生气的样子好可怕,她想求,求他原谅,求他放过洛

  • 顾少,我们结婚吧14章

    原标题:顾少,我们结婚吧14章小说名称:顾少,我们结婚吧第14章:送她到森林半个小时后。顾景宸那头猪!居然把他眼睛蒙住了,啊!他还要把她送到森林里!疯子!她已经什么都看不见的过了半个小时了,那根绳子根本不是用来跟她玩捆绑情趣的,纯粹是用她绑住她的,她的手被紧紧的绑在身后,动弹不得。手腕被麻绳磨得十分的不舒服,她乱扭着身体希望能够把两手之间的空隙弄得大一些让自己的手舒服一些,可是却感觉到越动绳子缠得越紧。她暗暗的掐着手心,保持痛感让她自己镇静下来。黑暗代表着未知,未知便是恐惧,刚才听到了顾景宸摔门

  • 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14章

    原标题: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14章小说名称: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14章你在这里紧张个什么劲?慕槿歌在距离好味道家常菜馆不远处的地方下的车。这里相较偏僻,来往人不多不宜被发现。下车后,慕槿歌道了声谢就直接朝目的地走去。来的时候她已经给导师打了电话,此刻恐怕已经等候在里面。站在好味道门前,慕槿歌不由看了眼不远处热闹的校大门,轻挑秀眉,暗忖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在A大校门口就引起轰动。想着的这会,慕槿歌踏入好味道,进去就看到导师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手里拿着什么正看着,眉头紧皱,可窥见一丝的

  • 我们的故事叫幸福14章

    原标题:我们的故事叫幸福14章书名:我们的故事叫幸福第十四章属于他一人他不想回答,她也就没再追问,当晚,靳漠深住在了她这里。第二天一大早,文晴初亲自给靳漠深挑了衣服,给他穿好。理了理衣领,文晴初踮起脚尖,吻向他的唇,“快去吧,别让那边都等急了。”“可我舍不得你,怎么办。”摸着她的肚子,里头的胎儿轻轻踹了他一脚,也不知是在和他打招呼,还是在和他告别。“去吧,之前你们的婚礼被媒体那样宣传,你若不去,不就是逃婚吗。”那样总归不好。心痛归心痛,她也不得不替靳漠深考虑。吻了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肚子里的孩子

  • 浮生如此,不如莫遇14章

    原标题:浮生如此,不如莫遇14章小说: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第14章她必须死温侧妃五月里生了个女儿,而冉绿也因为“王妃的职责”,被迫在芙蓉苑里守候着。燕王抱着女儿过来,笑得恶意:“她也叫你一声母妃,以后王妃可以尽到嫡母的职责才是。”孩子身上未散的血腥气钻进冉绿的鼻子里,她脸色一白,一股恶心涌上来,扭头便干呕起来。燕王正高兴着呢,被她这么一弄顿时就要发怒。此时屋里几位府医中,有一位突然多嘴:“王妃像是有了呢!”成功阻止了燕王的怒气,也让冉绿愣住了。有孕了?会吗?她过得绝望,连带着筱竹也绝望,竟都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