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废妻二嫁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19:38: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废妻二嫁

第1章 :孝服新娘

 微风徐徐,正值春季,园中桃花盛开。说明95lady.com院中也是喜气洋洋,红绸挂满园中的各各角落。红灯笼更是挂满了栏边。而西厢房内,铜镜前坐着的女子。头戴凤冠,身着大红喜袍,而她的头上,却有着朵,极为刺眼的白花……

 女子微蹙着秀眉,远远看去,她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女一般。近看,更是美得令人,移不开视线,脸上依然有着未脱的稚气。

 她,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柳眉弯弯,大喜之日,她的脸上,却无半分的喜气,望着这熟悉的房子,和这熟悉的大院子。想起昨日……

 “娘亲,在这儿,在这儿……”前日午后,她与她的爹爹与娘亲,还在这园中嬉戏扑蝶。版权95lady.com

 “颜儿,快来,快来啊……”一张如同她一般,美丽的面孔,在她的面前跟她开心的跳着。她活了十六年,每日都与父母开心的玩闹着,却不想,才短短的一日,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前夜,她心儿不安,便向她爹娘的房间走去。却望见,吊死在白绫上的父母。而在桌上,留下一封的遗书。

 书中写到凌家家道中落,父亲凌逸自觉愧对家中祖先。只愿白凌一条,了却他的一条贱命。而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只要随心爱夫君而去,抛下她这才及笄的女儿。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她怎会想到,父母双亡,本该在父母灵前守孝三年。却不想楚家逼婚,她不得不嫁入楚家。父亲的信中也写道:望她可嫁入楚家。

 可谁知,这个时候她只想留在父母的灵前,为其守孝。

 “小姐,节哀!”边上的丫鬟见小姐,又落下泪珠,心里实在难受。

 老爷夫人就这样抛下才刚刚及笄的小姐,撒手而去。

 而在信中,却要小姐嫁入楚家,这不是要让小姐,背负这不孝之罪名。原文http://www.95lady.com/

 “小香,我是否不该同意父亲大人的安排?”凌惜颜望着铜镜之中的女子,轻声叹息。

 “小姐,小香不知该如何说起,但老爷在遗书之中提及此事。再加楚家逼婚,就算小姐您再不愿意,想必楚家不用逼婚,小姐也会为了老爷,而嫁入楚家吧!”小香说得没错,凌逸的信中既然已提及此事。

 凌惜颜定会去接受父亲的安排,她已不能在灵前尽孝,只能帮父亲完成最后的遗愿。

 而父亲刚死,楚家便来逼婚。

 此事,她便一直的怀疑,为何楚家的人,消息会这般的快,天才微亮楚家老爷夫人便来逼婚。可谁想,这才短短的一天时间,府中已是喜气洋洋,灯笼高挂。说明http://www.95lady.com/

 让人怀疑这到底是白事,还是红事。

 望着园中喜气洋洋的景象,凌惜颜的心有多痛,也就只有她自己知晓。

 “小姐,别在多想了!”小香实在心痛小姐,自老爷夫人逝世的这两日内,小姐不曾进过食。

 她实在有些担心,待会上花轿之时,小姐是否能够支撑得住。

 “小香,我没事的!”为了不让小香担心,凌惜颜强扯出一抹笑。

 “小姐……”正当小香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媒婆走了进来。

 “楚家的花轿到了。网站95lady.com” 媒婆扭着屁股,走了进来,拿起一边的头巾,盖到了凌惜颜的头上,之后便扶着她走了出去。

 凌惜颜任由她扶着,跟个死尸一般的走了出去,离开了凌家,她凌惜颜此次离开凌家。

 或许再也不可能会回来了,也或许还会再一次回来,只是……

 走至门外的时候,凌惜颜回身掀起盖头,望了一眼满是喜气的凌家大宅。

 一夜之间,苏州凌家家破人亡,仅留下她凌惜颜一女。

 “小姐,快上轿吧,若再不走赶不上时辰了。”媒婆赶紧把她给拉上了花轿。

 凌惜颜再望了一眼凌家的大门,正被楚家里的人关上,慢慢关上的凌家大门,凌惜颜的心也慢慢因此而关上。

 楚家红灯高挂,气氛喜庆, 道喜声一片盖过一片;楚家乃苏州有名的大户人家,凌家少爷成婚,来的宾客非富既贵,定是身份显贵的人物;大门两边礼物摆满,人人脸上笑意甚浓;进进出出的宾客脸上尽是喜气。

 楚家老爷子一身红袍,喜气之意早已显示在身上于笑意中。

 跟楚家相比,凌家倒是更为凄凉,楚家大宅之外早已是人山人海。

 百姓们都想要看看,楚凌两家联姻的的大事,而且楚家在苏州更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而凌家虽一夜之间,突然败落,但是再怎么说凌家以前也是富甲一方的大户。在凌家出事的时候,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而楚家却马上把凌家千金给娶回来,好替凌家死去的二老,好好的照顾凌府大小姐——凌惜颜。

 拒说,凌家大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拒说,凌家大小姐乃是苏州第一美女。

 很多的百姓,都是为了来此,一睹凌家大小姐的风采。

 只是,今日是她出嫁之日,红盖头下凌家大小姐的容貌如何,还是看不清楚。

 他们也只能算是,来此凑热闹,也想来沾沾喜气,罢了!

 “新娘子到了!”人群之中,传来一声的呼喊之声,所有的人全都往前方挤了过来,若不是有官府的衙役在一边整理着次序,想必此处早已乱成一片。

   “引新娘咯!”媒婆喊了一声,而楚家大少爷早已经站在了门边,看着落地的花轿,嘴角有着一抹让人不解的笑意。

   那笑,高深莫测,实在让人不明那笑是什么意思。

   “新朗官,快迎新娘吧!”百姓见他没有动作,便喊道。

   他们可想快些看看,新娘下轿啊!

   虽不能一睹凌家大小姐的风采,但也可以看看他们,一对璧人,定是让人羡慕。

   “我家公子,兴许是乐坏了,马上便迎亲啊!”楚府官家笑道。

   赶紧拉了拉楚家大少爷——楚肖然。

   他看了那顶花轿,便走了过来。

   “踢轿门!”媒婆喊道。

   看着楚肖然踢了轿门,又喊道:“掀轿帘。”

   楚肖然来到轿边,掀起了轿门,只是这轿帘才刚刚掀起,人群保便转出了惊呼声。

   “这,楚家大小姐,怎可穿孝服坐花轿啊!”

   “是啊!是啊!这不是明摆的想要让楚家丢人吗?”又有人说道。

   楚肖然有些气愤,他当时已经同意她,她可以带白花出嫁,但必须穿大红喜袍下轿。可,现在她却穿着一身的孝服,这不是让楚家丢脸吗?

   “这……”媒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

   这凌惜颜上轿的时候,明明穿着大红喜袍,可是这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孝服?

   “凌惜颜,你这是什么意思?”楚肖然在她的耳边问道。

   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楚公子可说过,要我穿大红袍上轿,而下轿的时候,便无说过,要我穿红袍下轿。”凌惜颜一把掀开了大红盖头,头上的白花,刺伤了在场所有人的眼。

   “我凌惜颜父母双亡,却在第三日嫁入楚家,无法在父母灵前守孝,已是大不孝;而楚世伯念我可怜,见惜颜孤苦伶仃,让惜颜嫁入楚家,却明知惜颜还未从父母双亡的悲伤中走去,便无要求惜颜穿上喜袍嫁入楚家,在此各位乡亲们,定会觉得惜颜触了霉头。但望各位乡亲理解,惜颜便无触楚家霉头之意。”凌惜颜说完,从轿中拿出大红喜袍披到了身上,拿过大红盖头盖上。

   “唉……也可怜了这姑娘,但是楚老爷真是明事理的好人啊!”一边的百姓说道,一些人也跟着念道。

   楚肖然气得牙痒痒,但念在外人在场,不敢多说她什么,对媒婆使了个眼神。

   媒婆会意,便把新人迎入了礼堂之中,楚家父母早已坐在那儿,望着他们进来,楚肖然的父亲——楚佐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2章 :新娘在左,新郎在右,小妾坐中间

   见他们拜完堂,便把凌惜颜给送入了新房。

   小香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小香并没有想到,小姐会这么大胆,居然穿着孝服下轿,也不知姑爷会怎么对待小姐。

   “小姐,您真是吓死小香了。”小香当时真的是吓傻了,真怕楚肖然会一气之下,伤了小姐。

   但好在小姐说了那些的话,让楚家又挽回了一些的面子。

   “小香,若不是楚家逼婚,我也不会这么做啊。”她叹了口气,若是楚家等她过完父母的三七,再来迎娶的话,她便不会这么做。

   可是,楚家逼得太过急,根本就不给凌惜颜一点喘息的机会。

   “小姐,可是您今个这么做;奴婢怕,从今儿开始,您在楚家的日子,定不会好过。”小香实在有些害怕,接下来她会受苦。

   楚家大少爷,在外人的眼中,或许是个好人。

   但是,小香很清楚,楚少爷便不是外人看到的一般。

   只怕,他会记仇,从今以后会把这事,全都归咎到小姐的身上。

   “小香,你就别为我担心了。”凌惜颜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命,她也就只有认命的份了。

   现在,她已经不是凌家大小姐了,已不在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凌惜颜了。

   她清楚的知道,楚肖然有多房的小妾;她虽是正室,但想必接下来那些小妾定会借今个的事情,来说三道四。

   “姑爷!”正当他们俩人还在说事的时候,便见楚肖然走了进来。

   “你下去吧!”楚肖然看都未曾看过小香一眼,便让她下去。

   “是!”小香是下人,她陪嫁过来,也算是楚府的人了。

   待小香离开之后,楚肖然来到凌惜颜的面前,伸手便掀开了她头上的红盖头。

   “你胆子可真不小啊!”把盖头丢到一边,楚肖然一手抬起凌惜颜的下巴,力道大的让凌惜颜的眼里,闪动着泪光。

   “夫君此话怎讲?”凌惜颜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滑下来,她在上花轿之前,便已告知自己,到了楚家不能再让自己软弱下去。

   “你说呢?”楚肖然一把将她甩到了床上,虽有被褥在,但床板还是撞疼了她的头。

   再加上头上戴着凤冠,那凤冠的重量,怎会是她这般娇小身子的女子,能忍受得了的。

 凌惜颜扶着床柱站了起来,脸上却迎来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她再次被打趴在了床上,凌惜颜望着楚肖然,想必他是在为今日之事而生气。

 “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让我楚家丢尽面子。”楚肖然立于床边,脸上尽是暴戾之色。

 “若你不逼婚,我也不会这般做。”凌惜颜伸手擦去嘴角上的血擦去,她清楚自个今个这般做了之后,楚肖然定不会这般容易的会放过她。

 会受到这般的对待,她早该想到。

 既然他不让她为父母守孝,那她也不用念及楚家的面子。

 “很好!”她似乎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凌惜颜,居然敢跟他这般说话。

 凌惜颜不语,既然已经嫁入楚家,既是楚家之人。而眼前的这名男子,便是她的丈夫。

 楚肖然坐在床边,不再多望她一边,只是开口喊道:“景兰,进来。”

 他们俩人一左一右的坐于床榻之上,他的一声,一女子推门进入。扭着细柳腰进来,望了一眼凌惜颜,眼中尽是不屑。

 “爷!”景兰来到楚肖然的身边,福了福身。

 “坐下!”楚肖然把她拉了进来,坐到了他们中间。

 “爷,兰儿是来给姐姐请安的,怎能坐于此处。”景兰的脸中尽是得意。

 在楚肖然的面前,却又不敢多表现出什么。

 “让你坐,你就好好的坐着。”楚肖然望了一眼凌惜颜,道:“你到一边待着,好好的学学如何的服侍自己的夫君。”

 凌惜颜并无多说什么,站了起来,来到一边站好。

 头上的凤冠压得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却又不敢去取下。楚肖然并不像外面所传言的一般,家中并无妾室。

 而现在,还不是有个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吗?

 楚肖然撕开了景兰的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一件肚兜与亵裤。凌惜颜刚别开脸,便听到楚肖然的声音传来:“看着!”

 她想别开头,却又被他强迫的给转了回来,当她再一次别开的时候,他赤Luo着身子,直接走到她的面前。

 望着凌惜颜红透的脸,他好心的伸手取下她头上的凤冠,丢到一边的地上,却拉着她的发,来到床榻边。

 “跪着!”将她给甩到了床边,凌惜颜的头撞上了一边的床柱,额上有些的发红。

 凌惜颜低着头,眼神不敢往床上的俩人望去。

 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别说看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子二人,正在他们的新房之内,过着本该属于她的洞房夜。

 “夫君,您和妹妹若是喜欢这个房间,颜儿可以让出,住别院。”凌惜颜淡淡的开口,既然他这么喜欢在她的房间里,做这种事情吗?

 满内,本是一片喜气,而这会儿有着的却全都是污秽之气。

 “让你看你,是想要让你以后懂得该要如何讨好我,如果再废话,别怪我收拾你。”楚肖然本有的兴致,一时之间也去了大半,起身穿上了衣物。

 景兰望了一眼凌惜颜,凌家千金又如何?还不是不如她小小一个妾房。

 “姐姐,别再跪着了,这让妹妹怎么过意得去呢?”景兰似好心的去扶她,却有意的在她的手臂之上用力的掐了一下。

 凌惜颜望了她一眼,却见她眼中的不屑之意。

 这个女人,是在跟她示威,她又怎么不知呢?

 “啊!”景兰却突然喊了一声,跌坐了在后面。

 “姐姐,妹妹好心扶你,你怎可?”景兰坐在地上,望着凌惜颜,眼里满是委屈之意。

 而正背对着他们的楚肖然,也回过身来,望着他们俩人。

 “凌惜颜,别以为你是正妻,就目中无人。”楚肖然把景兰扶了起来。

 望了一眼还跪在那儿的凌惜颜,俩人相携的离开了新房。

 凌惜颜只是笑了笑,这样的日子,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才第一日,既已是这般。

 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如何,她已该料想到。

 当楚肖然和景兰离开的时候,已是丑时。

 凌惜颜这才梳洗,坐于床上体息了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新婚第一日就是如此,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如何,她也该清楚了。

 望了眼凌乱的床,她和衣躺了下去。

 却只是浅睡了一会儿,在寅时便醒来。梳洗过后她便坐于房中。

 新婚第一天,她便该要起来去给公婆敬茶,如起得太晚定会被说嫌话。

 寅时起来之后,她便不敢再睡着。也因,换了个地方睡得不太舒服。

 坐于铜镜前方,望着自己脸上的红肿,这明日给公婆敬茶的时候,定会让人看出来。到时楚肖然定会怪罪于她。

 现在想法消肿,也已来不及,看来明日之时,她还该要好好的就做才是。

 时间总是过得极快,这不便到了凌惜颜给公婆敬茶的时辰。

 天微亮的时候,楚肖然便来到了她的房里,见她已经梳洗完毕,便带着她来到了前厅,而此时楚家的人全都已经到齐。

 凌惜颜望着楚家的人,楚家是四世同堂,楚肖然的爷爷依然在世,而楚肖然的弟弟楚肖修已经有一个儿子。

 楚母见凌惜颜进来,便道:“颜儿,给爷爷先敬茶吧!”

第3章 :身上的茶水

凌惜颜福了福身,来到楚爷爷的面前,跪了下来,道:“爷爷,请喝茶。”

 楚爷爷笑着接着孙长媳递来的茶水,满脸和蔼的笑意,他总算是看到长孙成婚了,也算是了了他的一脏心愿,还能喝到孙长媳敬的茶,也算是满意了。

 “好好!颜儿,以后照顾肖然,爷爷看着你们好,心里也就高兴了。”楚爷爷对这个孙媳妇很满意。

 “是,颜儿会好好照顾夫君。”楚爷爷点了点头,拿来红包交到凌惜颜的手里。

 凌惜颜伸手接过道谢,由下人扶起,来到公婆的面前,跪了下来,道:“爹,请用茶。”凌惜颜拿着茶,递到楚老爷的面前,笑道。

 “好好——”楚老爷接过茶,喝了一口之后,便将茶杯放入一边丫鬟的托盘之中。

 拿来红包放到凌惜颜的手里,道:“肖然这孩子有时做事不太得体,如果哪里让你不高兴了,你们夫妻俩人,好好的说说。牢记,家和万事兴。”

 “是!儿媳谨记教导。”楚老爷点了点头,凌老爷的教导很好,她做他们楚家的媳妇,他十分满意,只望她不要让他们失望才是。

 凌惜颜再给楚夫人敬过茶之后,便退到了一边。

 “大嫂,你这脸是怎么了?”楚二少奶奶自凌惜颜进来之后,便见她的脸上有着红肿,似是被人给打了一般。

 “是我太笨,昨个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房间的柱子,结果今个就肿成了这样,让弟妹见笑了。”楚肖修的妻子冷笑。

 都说凌家大小姐实大体,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而且既然这般的笨,只是出个门,居然还撞到了柱子。

 她看,这事也并非如此,或许昨夜这新房之内,还发生了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看来,她得要去问问景兰,想必景兰会知道些讲。

 景兰是楚肖然的新宠,想必楚肖然有些事情,定会跟景兰说起。

 “原来如此!大嫂可得小心为上啊,这么娇美的小脸,可别伤着了。”楚肖修的妻子沐佩仪笑道,沐佩仪的娘家有权有势,而沐佩仪更是一身的傲气。传言中,就连楚肖修都被她压着。

 凌惜颜只是望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些什么。

 沐佩仪的嘲笑,她又怎会不知呢?只是她不想要惹太多的事情上身。

 “景兰,你来啦!”沐佩仪望见景兰从外面走了进来,沐佩仪本以为这景兰能够成为他楚肖然的正房,但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楚肖然娶回了凌家大小姐。

 本想若是娶了景兰的话,她也便好对付一些。

 可现在娶了凌家大小姐,她又不了解这个凌惜颜,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也不清楚。

 若是对付起来,也不一定会那么容易。

 “景兰见过爷爷,见过公公婆婆,见过姐姐。”景兰来到凌惜颜的面前,一边的丫鬟走了过来,景兰端过丫鬟递来的茶,正往凌惜颜走去。

 只是,还没有走到的时候,沐佩仪却突然伸出了腿。景兰一下没有看注意,身子向前扑去,手里的茶杯也飞出去。不知怎得,那茶杯直直的向站在一边的凌惜颜身上飞去,茶水全都倒在了他的身上,而茶水之中的茶叶,也些全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啊……”景兰惊呼一声,赶紧爬了起来。

 跑到凌惜颜的面前,嘴角有着笑意,嘴里却说道:“姐姐,兰儿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兰儿啊!”景兰的笑意,已经证明了。那茶杯根本就是她有意的往凌惜颜的身上砸去。

 她凌惜颜望着自己身上的茶水,还有头上的两片茶叶,只是扯开了嘴角,淡淡的开口道:“没事!”

 景兰笑道,她又不敢在老太爷还有老爷夫人的面前多嘴说些什么,就算自己把她的身上,倒了茶水,这也看不出,她到底是有意或是无意。

 “景兰,你太不小心了;颜儿,你先下去换身衣服吧!”凌惜颜福了福身,与小香两人往自己的院入走去。

 在回廊处,小香开口为主人抱不孤:“小姐,那个景兰,根本就是故意的吗。”

 刚刚她嘴角的笑,她也已经看到,这个景兰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敢这么大胆。

 “小香,人在屋檐下,我们又能如何呢?”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凌家大小姐,家大财大。

 又有谁敢这般欺负她呢?

 或许,他们巴结也已经来不急,只是想想现在又能够如何。

 她家败了,父母身亡了。

 就算说得好听些许,她也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小姐,你不能够这样啊,小香看着心疼啊。”小香实在心疼小姐,以往在凌家的时候,她何时过这样的苦,可是现在却要受这样的苦。

 若是,老爷在天有灵,知道小姐生活的这般苦,他又会是怎样的想法啊?

 这才入楚家的第一天,就是这样的情形,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如何,小香实在不敢去想像。

 “小香,我知道你对我好,心疼我。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凌家的人了,又能多说些什么呢?赶紧把衣服拿来,给我换上,别让爹娘他们等太久了。”小香拿了身素色的衣服给她换上。

 小香清楚小姐还并未走出老爷夫人突然离开的哀伤之中,不会穿太过喜气的衣服。

 她刚嫁入楚家,在楚家内凡是嫁入楚家的女子,第一天就该要跟公婆去庙里祈福,以保平安。

 凌惜颜打小便没有出过家门,娇生惯养,并无受过太多的苦。

 “小姐,可是您也不能这样忍着啊,刚那个景兰就已经踩到您的头上了,小香下次一定帮您好好收拾这个景兰。”小香并不是那种能忍便忍的人,见到自己的主子,被人欺负,她怎么可以看着不去帮忙呢?

 她自知,自己做不到。

 “小香,这不可胡闹,景兰是姑爷的小妾,也算得是你的主子,以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少。”想想心下也很是担心,接下来的日子到底会是如何。

 “什么?外面不是传,姑爷一直洁身自好吗?这跟其他的男子,有何区别?他能娶一个小妾,就能两个三个。现在这个景兰已经不把您放在眼里,若是再娶些小妾进来,再不把您放在眼里,那您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小香本以为,她并非府里什么妾室,却不想她居然会是楚肖然的妾室。

 当时,听景兰唤凌惜颜为姐姐的时候,小香也并非想到这么多,只是现在这么一听,更为担心。

 再看景兰今日在大厅之上,对待她的那景象来看,接下来的日子,她定会隔三差五的来找事。

 “男人三妻四妾,并无什么奇怪。小香,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别让你爹娘等久了。”凌惜颜想,接下来他们应该不会对自己如何吧。

 虽然,昨夜那些事情,她也有些惊讶,但是这事还是不要让小香知道才是。

 或是小香知道了,她定会跑去跟景兰讲理,到时受苦的也会是小香。

 “小姐,如果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不必再忍。”小香实在心疼小姐,她的心性一直都这般好。

 对任何人都好,却不知人心险恶,真怕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姐的日子会不好过啊。

 “知道了!”凌惜颜望着小香,小香打小便跟她一起,虽然比她长了几岁,却一直都像上个姐姐一般的照顾着她。

 当他们来到前厅的时候,景兰站在一边等着。一见凌惜颜到来,便迎了上来,道:“姐姐,爹娘在外面等着你,你快些去吧。”

 “谢谢兰儿妹妹。”凌惜颜道谢,便转身要向大门而去。

第4章 :滚落的大石

 景兰的腿刚刚伸出来,本想把她给跌倒。却被小香给看到,小香转了过来,走到靠景兰的那个位子,道:“小姐,我扶您。”走下去的时候,有意用力的踢了一下景兰的腿。

 “哎哟!”小香赶紧放开凌惜颜,跪倒在了地上。

 “兰夫人,小香不是有意的,小香没有望到您的腿伸出来了。”小香赶紧道歉,景兰恨恨的望着小香,但又见楚爷爷在场,不好发火。

 只是笑道:“没事,我不会怪你的。”心里却早已经气得。

 “妹妹,我回去会好好收拾小香的,您别往心里去,小香一直都是这么笨手笨脚,如果有得罪到姐姐的地方,还望姐姐见谅。”

 楚肖然起了进来,便见小香跪在地上。

 “出什么事了?”望了一眼景兰,又望了一眼站在一边道歉的凌惜颜。这是出什么事情了?

 “夫君,小香笨手笨脚的,不小心碰到了兰妹妹。”望了一眼楚肖然,她不知楚肖然到底会站在谁的那边,但是无论怎么样,还是得在试试。

 “算了,兰儿你先回你的阁里去吧,爹娘正等着惜颜那。”景兰福了福身,便在丫鬟的搀扶下,似自己的脚真的废了一般的向后院走去。

 楚爷爷望着这一幕,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在了眼里。

 只是,没有多说什么罢了。

 “还不起来。”楚肖然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香,出声道。

 “是!谢谢姑爷。”小香赶紧站了起来,望了一眼离开的景兰,看她下次还敢不敢欺负她家小姐。

 有她小香在,谁敢欺负她家小姐,她一定不放过。

 凌惜颜望了一眼景兰离开的方向,赶紧转身向外走去,小香也跟了上来。

 “小香,你怎可这么做?”凌惜颜小声的质问,也是不想让楚肖然听到。

 “小姐,是您没有看到,兰夫人本想把你给绊倒的,如果不是小香看到的话,受伤的又是您。”小香小声的回道。

 楚肖然回身望他们主仆二人,凌惜颜和小香赶紧闭了嘴,向大门边走去。

 轿子早已经准备好,小香扶着凌惜颜坐入了轿中,楚肖然和楚老爷二人骑马。

 小香扶着轿子,跟在凌惜颜的身边。

 “小姐,姑爷待您,似乎不是很好。”小香开口说道,从今个一早起,楚肖然就没有给个小姐一个好脸色,小香一直都看在眼里。

 “小香,不要多嘴,让其他的人听到,不好!”凌惜颜掀开一边的帘子出声训斥。

 小香吐了吐舌头,看来还是不要再多嘴了,现在这里都是姑爷的人,如果这些话传到姑爷的耳中,她的日子不好过没事,只怕小姐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不知走了多久,轿子停在了庙前,小香把凌惜颜给扶了下来,拿过头巾给她戴上。

 楚夫人由自己的下人扶下了轿,来到凌惜颜的面前,说道:“颜儿,跟娘一同走吧!”

 凌惜颜福了福身,伸手去扶楚夫人。

 “娘,媳妇有一事不明。”为何嫁入楚家的头天,便要到庙里来拜佛。

 “何事,问吧!”对于凌惜颜的知书达理,楚夫人甚是喜欢。

 能娶得这样的媳妇入门,实乃他们楚家的福气,只望她不要让他们失望才是。

 “为何头日,要来山里拜佛?”以往他们家里,从来都没有出来拜过,只是有时会上去府上的佛堂里拜佛,从不出门半步。

 “这是我们楚家传下来的规矩,除了求平安之外,也是为了求子。”楚夫人笑道,拍了拍凌惜颜的手。俩人向上走去,当俩人走到台阶中间的时候。

 从上方滚下了一块大石,小香吓得大叫。

 “小姐,快闪开。”小香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拉凌惜颜,而凌惜颜却伸手推开了楚老夫人,自己被大石给撞倒了,向下滚去。

 “颜儿……”楚夫人吓得大叫,而这中间,还夹杂着小香的叫声。

 “小姐……”小香赶紧向下跑去,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若非如此的话,那又怎会在这台阶之上,遇上此事。

 “娘,可有受伤?”楚肖然本是把马牵去一边绑好,刚回来的时候,便见楚夫人倒在一边,而凌惜颜却倒在台阶下方的地上。

 “小姐,您怎么样?别吓小香啊。”小香赶紧把她扶起来,看到她的脸上和手有着好多的伤口。

 “我没事,快去看看颜儿!”如果凌惜颜不是为了救自己的话,她完全是可以闪开的,可是她却为了救自己,而从这里滚下去,也不知道她身上的伤,到底怎么样?

 楚肖然望了一眼已经昏迷的凌惜颜,心里似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把她给抱了起来,放入轿中,让小香同她一起坐,好扶着凌惜颜,几人急急忙忙的往府中而去。

 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这新婚第一天,新娘子就为了救婆婆而受伤。

 这虽然传出去是好话,但这也是对凌惜颜的好话,而并不是对楚家的好话。

 回到府里的时候,景兰似乎是第一个来到了人凌惜颜住的西厢,在他们回来的路上时,楚肖然便派人先回来请大夫在府里等着。

 小香急的待一边,生怕小姐会出什么事情。

 看到景兰的时候,她就更加的气愤,这个女人就不能不出现吗?

 她觉得,此事如若不是有人有意做的话,实在发生的太过蹊跷了一点儿。

 那去寺庙的路上,平时人都很多,怎么今天就都不见人了,而这么巧的就有大石滚落。而正好又是凌惜颜上山的那会儿呢?

 如果非人为的话,这事也太过奇怪了一点儿。

 她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查出来,看看到底是何人所为。

 “老夫人,大少爷。少奶奶没事了,只要多多修养几日,便无大碍。”楚老夫人这下总算是放下了心,她还真怕凌惜颜有个三长两短。

 她可是为了救她,才会受伤的,若不然的话,可能这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的人,便是她的了。

 “谢天谢地!”楚老夫人赶紧让小香把自己扶了进去,在凌惜颜推开她的时候,她的腿上也擦破了些皮。虽然已经上过药,但还是有些的痛。

 “颜儿,你可吓死娘了!”见凌惜颜已经醒来,楚老夫人这下是完全的松了口气,但是见她头上还包扎着,她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这孩子打小就惹人爱,却不想这才及笄,就遭受家破人亡之事。

 而这才嫁入楚家第一日,就受了如此重伤,她也自觉他们楚家对不起她。

 “娘,您没摔着吧,颜儿让您受惊了!”凌惜颜的声音,十分的虚弱。

 “娘没事,倒是你伤得不轻,这几日就好好的在房里歇着,若是想要吃点什么?直接让下人弄,这里是你的家,你可要知道。”楚老夫人更加的疼惜她,如若不是她的话,她的老命可能都不保了。

 “娘,颜儿没事,您别担心。”她的身上十分的痛,但是为了不让楚老夫人担心,她还是强扯了出了笑意,不让她为自己担心。

 “恩!累了吧,闭上眼好好的休息,娘在这里陪你一会儿。”楚老夫人自进来之后,便一直的拉着她的手,十分的心疼她。

 “娘,您也累了,您也回房歇着吧,”凌惜颜清楚,刚推开楚老夫人的时候,她也受了些伤。

 她做晚辈的,怎能让长辈来照顾自己,这若是传出去的话,非让人说闲话不可。

 “娘不累,娘就陪你一会儿,你好好休息会儿。”景兰在一边看着,这才一日,楚老夫人就对凌惜颜这般好,这接下来的日子里,可如何是好啊。

 “小姐,您就让老夫人陪着您吧,老夫人这一路上可担心您了,您就让老夫人安心些吧!”小香在一边劝到,这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她的身上,若是不痛的话,那也便怪了。

 “是啊,小香说得是。”楚老夫人,越加的喜欢这主仆二人。

 凌家已亡的二老,把这个女儿,教养的可真好。

 而这小香,也是个实大体的下人。

 “那好,娘,您坐会儿就回房去歇着啊!”楚老夫人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安心。

 凌惜颜这才闭上了双眼,小香一直的守在一边,不敢离开。

废妻二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废妻二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第107回:穿云锥新西兰屋脊,库克山胡克谷徒步(上)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HUANGJUMBOHERITAGELIST第107回:穿云锥新西兰屋脊,库克山胡克谷徒步(上)20170410太在意眼前就没有未来:每年国内的精英都喜欢跑到美国参加一个聚会,说是什么对话商界巨擘,朝圣传奇股神,这就是每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朝圣之旅,其实这个巴菲特成功的关键就是执著地投资自己喜欢的股票并长期持有,这并没有什么难度,却不适合我国奇葩股市。有时候我们老盯着眼前的快钱和蝇头小利,就无法赚到长远的大钱。话说比尔盖茨身家达九百亿美元,占全美国民生产总值的0.5

  • 谷雨年年有,这个流传千年的传说你却不一定知道!

    4月20日,谷雨。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到了这一天,就意味着离夏天就不远了。“雨生百谷”,雨水滋养万物。所以,谷雨适宜播种移苗,是一个水润细密、绿意盎然、生气勃勃的时节,给人以春的生机与夏的滋润之感。每一个节气,都有其独特的气象,物候,以及约定俗成的一些独特习俗活动。对于谷雨而言,又有哪些特别呢?我们同样从古诗词中去寻找答案。江国多寒农事晚。村北村南,谷雨才耕遍。二十四节气最初的作用,其实是为了给农事做指导,每个时节该做什么了,节气里面都有。而谷雨,恰恰就是适宜播

  • 嫣然一笑,风雨无阻

    文莫然人生就像一次远行,旅途中我们会遇到沙漠、沼泽、戈壁,方能领略到生活的酸甜苦辣,学会欣然接受一切的磨砺;会遇到柏油马路、一路平坦,这时我们要学会笑纳一切,安逸的生活始终是人生短暂的过往。其实,人生只不过是一次选择,有的人选择安逸,有的人选择劳碌,各自的选择不同,给我们的结果也一定不同,面对不同的人生苦难、挫败,反弹给我们的人生感悟也别有韵味。一路上要有一颗敢于争斗的心,不惧怕任何苦难,勇敢面对人生风雨,接受一切外来挑战。可是,匆忙的岁月里也要学会舍去一些东西,方会得到一些东西。有人为了名去不

  • 严当当助阵“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 献唱《爱+100年》主题歌

    又是一年三月三,又是一年壮乡美。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一年一度广西特色的民族传统节日“壮族三月三”来临之际,一场盛会,在广西民族博物馆拉开大幕。2018年4月18日(农历三月三)晚,“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主会场活动在广西民族博物馆举行。由广西卫视联合东南卫视、宁夏卫视、青海卫视、陕西卫视、甘肃卫视等6家丝路国际卫视联盟成员台并机大直播且共同主持打造的一场实景山水灯光秀晚会,将广西三月三的魅力传向世界各地。此次晚会主持人不仅由6家卫视台名嘴担纲,演员阵容也是邀请到了国内外知名歌唱家

  • 多种类白茶饼的正确储存,百分之九十的人弄错了

    白茶饼可以放在一块儿吗?哎,这个问题问的不够好白茶饼的储存并不复杂却极易出错有收藏白茶饼的茶友们快看看你的饼存对了吗?文小白01今天小白替茶友们试喝了春白茶,2018年的白牡丹超好喝,至于味道么,先卖个关子。仓库里面新鲜的春白茶香气呀,甜甜的果然好闻极了,初春被霜冻过的春白茶果然不同凡响。就是春白茶上的白毫实在是太多了,就是随意的在仓库里整整,头发上也沾满了白毫。再出来的时候,“容颜迟暮,头发花白”,小白变成了老白。不过呀,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春白茶。有位茶友问多种类的白茶饼应该怎么储存呢?只言片语

  • 超级心灵悦读-第二部-第17至20首

    17如果我们的后代有我们的影子的话,那么我们身上也有我们的祖先的影子。18当我在自己的小屋子里的时候,我只会写一些小诗歌,上帝,当我走进你的大千世界的时候,我便学会了创作大诗歌。19想要轻视君王,我们就一直沉默,想要轻视上帝,我们就一直喋喋不休。20我们看不见的总比看见的多,听不见的总比听见的多,在我们所看不见和听不见的世界里,一定还有我们未听过的歌声和未看过的风景。

  • 《艺展中国本期推荐》陈江绘画作品展

    陈江简介陈江,汉族,四川泸州古蔺人,1968年12月生。199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1992年毕业创作油画《第一棵橄榄》被四川美术学院陈列馆收藏。油画《三月三》被香港十三艺廊收藏。1998年油画《南国七月》入选全军98抗洪精神美术作品展。1999年油画《家乡》荣获全国纪念聂荣臻诞辰100周年美术作品展一等奖并被聂荣臻纪念馆收藏。2007年油画《城市月色》入选全国建军80周年全军美术作品展。2012年油画《卓拉哨所》入选全国

  • 当代水墨名家金格格作品鉴藏

    金格格,生于艺术世家,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央工艺美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担任中国东南电视台主持人,文化部民族艺术研究院教授,评为全球水墨500强,香港云峰画苑合作画家,第三届国际书画节金奖。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高端艺术品投资收藏销售鉴定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首届“电影+金融”峰会在北京举行

    4月17日,由首都金融服务商会和聚影汇(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主办,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产业研究中心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联合主办的首届“电影+金融”峰会在北京成功举行。活动现场,首都金融服务商会执行副会长刘光军,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战略顾问、中国国际商会文化委员会秘书长张玉玲,电影测评及创投平台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霍尔果斯泽霖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林,宸铭影业副总裁李静,中国邮政银行分行小企业部副总经理孟薇,广发银行北京分行公司部副总经理荆晓雨,交通银

  • 唐山心灵家园公益组织开展“4.22世界地球日”公益活动

    部分志愿者代表合影4月22日是第49个“世界地球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珍惜自然资源呵护美丽国土——讲好我们的地球故事”。为更好的宣传我国国土资源国情国策、引导社会大众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激发大众践行“珍惜资源,重视生态”的主动性与自觉性,以实际行动善待地球,倡导珍惜和呵护自然资源。唐山心灵家园公益组织联合慈铭体检志愿服务队开展了“绿色骑行&南湖环保”公益活动。慈铭体检志愿者服务队志愿者合影经典再现中国网讯(吴立勇)4月19日下午,20余名志愿者来到南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