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宫中一台戏在线阅读

2017/12/26 15:25: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宫中一台戏

第1章 小产

 刑部地牢向来阴暗潮湿,就算是盛夏的白天,刑部地牢也只是能透进一丝丝的微亮。宫中一台戏在线阅读

 灰蒙蒙的空气中漂浮着细细的灰尘,刘依云蜷缩在破烂的木板床上,潮湿的枯草上散发着淡淡的霉味。

 女官昨夜送来的残羹烂饭刘依云一口也没有吃,还原封不动的摆在地上,吸引来了一队贪吃的小虫子。

 “完了、完了、我这会死定了……”

 刘依云把目光放空在黑溜溜的虫子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刘依云是乾元初年选秀进宫的秀女,经过她的努力,终于登上了贵人的位子,被皇上洛辰封为月贵人的她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也是宫中的侍卫,而皇后也在一旁挑拨,不甘心这些秀女抢了自己的风光,也正因为如此刘依云变得越来越阴险,也设计陷害了和她一起选秀进宫最受宠爱的如容华,雪晴。

 雪晴抑郁导致了卧床不起,一直没有清醒,而皇上也一直担忧着雪晴的性命。而查明真相的皇上则是下令将刘依云打入地牢。

 忽然,刘依云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一阵阵细碎的疼痛在她的肚子隐隐而生。说明http://www.95lady.com/

 “呃,好疼啊……”

 刘依云捂紧肚子,可是肚子越疼越厉害,最后刘依云整个人都倒在木板床上,团成一团。

 脸上渗出豆大的汗水,刘依云无助的呻吟着,“救命啊……来人啊……”

 “怎么了?闲着没事瞎哼哼什么?!”

 听见刘依云发出的痛苦恒叫声,管事女官面带不悦的走到刘依云的牢房前,大力的敲了敲房门,希望刘依云能安生些,别打扰了她喝酒吃肉的雅兴。

 “救命啊……救救我……”刘依云面色惨白,伸出一只颤抖不堪的手臂,小声的呼喊道。

 “你怎么了?”管事女官发现情况有些不对,脸上的愠色少了些。

 “我……我……我肚子好疼啊。”刘依云吃力的说道。

 “肚子疼算得了什么!忍忍就过去了!”管事女官觉得是刘依云养尊处优惯了,受不了刑部地牢的潮湿气才会肚子疼得。宫中一台戏在线阅读

 不把刘依云的疼痛放在心上,管事女官转身刚想要离开。

 突然,一声闷响,咚!

 刘依云从木板床上掉下,两眼紧闭着,昏了过去。

 “喂喂喂!”

 看到事态有些严重,管事女官赶紧打开牢门,快步走到刘依云的身旁,用脚踹了踹刘依云的胳膊道:“你醒醒,别装晕!”

 刘依云的身子随着管事女官粗鲁的踢踹晃动了两下,软绵绵的像一滩烂泥。

 “难道真的晕过去了?”

 管事女官皱皱眉,蹲下身子,伸出上刚想要摸摸刘依云是不是还有呼吸,可眼睛一瞥,管事女官竟然发现刘依云身下浸染了一大片鲜红。

 “啊!这是……”

 指尖一触,管事女官吓得脸都白了,那血是温热的。

 管事女官惊慌失措的跑出牢房,朝着自己的小伙伴们一边跑,一边喊道:“糟了糟了,月贵人小产了!”

 清芙殿——

 洛辰拧着眉目,道:“要治好雪晴,需要什么药引?”

锦叶看看皇后锦颜,陈默不作声。

锦颜是当朝的皇后,而锦叶则是锦颜的弟弟,也是皇后特意找来要救雪晴的,尽管雪晴是锦颜最大的对手,然而为了后位的稳固,她必须要救雪晴。版权http://www.95lady.com/

 锦颜看懂锦叶的意思,微微朝前迈了一步,说:“需要人血。”

 “人血?那不简单,这里这么多人,血多的是!”

 洛辰冷着唇,环顾四周,就算是要用一池的血,洛辰也在所不惜,毫无情面的杀光这里面的所有人!

 “不是一般人的血,要用人中至尊的血。”锦颜颤抖着薄唇说道。

 “人中之尊?”洛辰不可思议的看着锦颜,沉下心来细细的思量。

 这人中之尊不就是在说自己么?

 “好,那就用朕的血来做药引,需要多少?”洛辰还无惧色的定睛看着锦颜,威严沉重。

 “皇上您身为九五之尊,龙体动不得啊,”锦颜垂眸,咬咬唇道:“臣妾是万人之凤,母仪天下,也算得上是人中之尊了,还是用臣妾的血来做药引吧。”

 说完,锦颜从身旁的锦叶的腰间抽过宝剑。宫中一台戏在线阅读

 凛冽且清冷的剑光一晃,在众人还没有来的及做出反应之时,锦颜的掌心赫然多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鲜血直淌而落。

 “唔——”锦颜死命咬住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拿碗来。”锦叶对着身后的宫女喊道。

 洛辰的眸光盯在自锦颜手中滚滚而出的鲜血上,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她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好心的来救晴儿的命?而且还不惜用自己的血来做药引?她不是很想让晴儿死么?

 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涌进洛辰的脑海里,他的双眸中那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也消散了许多。

 看着碗里的血越拉越多,洛辰皱皱眉,一把握上了锦颜纤细的手掌,道:“够了,这些足够做药引了!”

 转头,洛辰对着傅太医喊道:“快给皇后包扎伤口,千万不要感染了!”

 “是!”

 傅竹冷把锦颜带到屋子的另一边去包扎伤口。宫中一台戏在线阅读

 锦颜坐在床榻上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苦肉计奏效了。

  锦叶对着锦颜点点头,然后转身刚想要对洛辰说些什么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洛辰不耐烦的问。

 “月贵人在刑部地牢里小产了!”

 一时间,皇宫好比戏班子,一波尚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的事件多的让人应接不暇。

 刘依云终于从那个可怕的地牢里出来了,她被送回了自己的寝宫。

 皇上加派很多人手把那里为了个层层叠叠,虽然刘依云小产是很可怜,但是这绝对不能消除洛辰心里对他的恨。

 这日,司徒梦和姝婕妤在御花园里的湖心小亭里闲居。

 司徒梦大口大口的吃着糕点,道:“月贵人这小产可真是时候啊,我还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回到宫里了呢。”

 “看来想害月贵人的人不止我们啊。”姝婕妤喝了一口茶水,唇角轻轻地弯着。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徒梦不解的问。

 “妹妹还是不要太清楚皇宫里的事情的好,最近经历了这么多,妹妹的心也该休息一下了。”姝婕妤淡淡的看着司徒梦,她还是更喜欢那个不谙世事、只懂得骑马射箭的司徒梦。

 “嗯,我觉得也是,这宫里的勾心斗角太累人了,我可不希望变得和她们一样,这几日我还是常去驯马场吧,和马呆着都比与人呆着好。”

 司徒梦又抓了一个糕点,道:“姐姐听说了么,皇后用自己的血给如容华做药引,现在如容华身体里的毒素真的消除了一大半,就连脉象也平稳了许多,看来不出几日,如容华就能醒过来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姝婕妤的脸上就阴郁起来。

 “皇后这一步棋走的可是真的好,亏她也能找到这个救人又利己的药方,看来我们以后要格外小心皇后了。”

 “不过等如容华醒来,真相大白,皇后娘娘就算能将功赎罪,皇上也不会像原先那样宠爱她了,我们有什么好怕她的。”司徒梦眨眨大眼睛,嘴里填满了好吃的糕点。

 “妹妹这就是你太天真了,你可不要小瞧皇后娘娘,她的母家可是丞相,这百官之中有多少人是丞相的党羽你我都是很清楚的,既然我们都清楚,你觉得皇上会不知道么?我们这次没有把皇后打到万劫不复的地步,皇上也是不会对她下狠手的,毕竟还有丞相这倒阻碍呢。”

 姝婕妤拍拍司徒梦的手掌,语重心长的说道。

 其实姝婕妤心里很明白皇后一势是绝对容不下别人率先怀了龙种的,这次是刘依云小产,那下次……也许就是她姝婕妤自己了。

 姝婕妤缓缓地抚摸上自己的肚子,以后的路看来越来越险了。

 但是对于司徒梦来说,只要等着雪晴醒来,把事情澄清,六王爷洛泽就能被皇上赦免了,这才是最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司徒梦也顾不上以后的路会有多难走,眼睛好看的弯成一条弧度,又多吃了几枚美味的糕点。

 凤仪宫——

 墨玉笙坐在锦颜的对面已经哭了好一阵子了,哭的锦颜心烦意乱的。

 不耐烦的挥挥手,锦颜厉声道:“本宫刚刚死里逃生,你就不能高兴一点么!哭的我都快烦死了!”

 墨玉笙顶着红肿的双眼,这几日她可没少流眼泪,要不是喝水多,墨玉笙现在肯定都要把眼泪哭干了。

 “皇后娘娘我也不想哭啊,可是、可是、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嘛,等着雪晴那个贱婢醒后,皇上一定会重新彻查那件事的,刘依云那个狐狸精也一定会为了保全自己、减轻罪行,而把我们都供出去的,到时候我们还是死路一条啊……”

 墨玉笙抹抹眼泪,可是眼前的水雾就像是瀑布一般,哗啦啦的往下落,根本擦不干净。

出了这么大的事,墨玉笙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对刘依云好些,她们可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咋,让左剑闯玷污雪晴的事她也是除了主意的,现在事情穿帮了,墨玉笙离大祸也不远了。

第2章 诬陷

 锦颜看看手指上的金色雕花的指套,满不在乎的说:“晴嫔啊,这饭可以乱吃,话可是不能乱讲的哦,本宫什么时候和你有过联系啊,月贵人和你的事情本宫可是不知道的,就算皇上以后要彻查,这事也和本宫无关,你不要诬陷本宫啊……”

 说完,锦颜邪魅的挑眉,眼睛里流淌着摄人的金光。

  墨玉笙一怔,明白了锦颜话中的意思,很快,墨玉笙就大哭起来。

 “皇后娘娘您要救救臣妾啊,不要不管臣妾啊……呜呜呜……”

 锦颜被墨玉笙的嚎啕大哭震得耳膜生疼,烦躁的揉揉耳朵,锦颜甩着手帕喊道:“行了行了,本宫给你说个法子就是了!”

 “真的么娘娘?”

 突然,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墨玉笙闪烁着还粘着泪花的眼睛,欣喜的问道。

 “嗯,是真的。”

 锦颜翻了墨玉笙一个白眼,这也太情绪化了吧,说哭就哭,说不哭就不哭!

 锦颜慢慢悠悠的晃晃肩膀,道:“你抽个时间去看望月贵人一下……”

 “我才不去呢!”

 锦颜的话还没说完,墨玉笙就义愤填膺的打断锦颜的话。

 锦颜抽动眉角,当初把墨玉笙拉进自己的阵线的时候,她怎么就没发现墨玉笙会蠢得这么无可救药?

 “你还想不想我救你了?”锦颜痛苦的扶额,闭上眼睛问道。

 “啊,当然要,皇后娘娘您继续说,我不插嘴了!”

 墨玉笙捂上嘴巴,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等着锦颜的法子。

 “好,那你今晚就借着去探望月贵人之名去找月贵人,见了她,你只需告诉她她的家人都在我们手上,只要她好好听我们的话,她的家人就会平安无事,否则……”

 锦颜坏坏的一笑,若有所指的看向墨玉笙。

 墨玉笙想想,很快就领会了锦颜的意思。

 “皇后娘娘真是英明啊,臣妾这就回去办。”

 对着锦颜行完礼后,墨玉笙就屁颠屁颠的走出了凤仪宫。

 锦颜松了一口气,现在事情的发展好像又回到了她的掌控之中。

 姝婕妤,想搬到我?你们还是太嫩了。

 “碧斓,扶我去休息。”

 锦颜打了哈欠,好几晚没有好好的睡过去了。这次她要睡的饱饱的,迎接着下一场的斗争。

 这几日,洛辰一直守护在雪晴的身边,他再也不顾忌那些朝臣们对他的说法了。

 什么红颜祸水,什么贪图美色都去见鬼吧!

 自从雪晴的病情有好转后,洛辰只留下了傅竹冷在清芙殿里侍奉着。

 翠儿站在院落里,双手合十对着天空,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是老天保佑啊!”

 傅竹冷亲自在小厨房里给雪晴煎完药,正巧遇到在祈祷的翠儿。

 “翠儿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

 看着翠儿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什么,傅竹冷本着医生的本能,以为翠儿得了什么病。

 “我在谢谢天上的神灵保佑了我家主子啊。”

 翠儿开心的扭头对着傅竹冷笑笑,看着傅竹冷端着盛满热腾腾汤药的药碗,翠儿一蹦一跳的跑到傅竹冷的面前说:“傅太医这几日你也辛苦了,这个就交给翠儿送进去,你去小厨房里偷偷的休息一下吧。”

 “这……”傅竹冷看看手里的药,又朝着屋子里面看了看,面露难色,“这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的,我不告诉皇上就是了,”顿顿,翠儿机灵的眼睛转转,道:“还是说傅太医不相信翠儿啊?”

 “啊,没没没,这怎么会呢,翠儿姑娘……”

 “那就给我吧!”

 不等傅竹冷说完,翠儿就从傅竹冷的手里夺过药碗,迈着轻盈的步伐朝着内室走去。

 傅竹冷看着翠儿生机勃勃的背影笑了笑,忙了这么多天他也是累坏了,看看四周没有人,傅竹冷就悄悄的溜进了小厨房,准备打个小盹儿。

 “皇上药来了。”

 翠儿走到洛辰的身边,声音清脆的像是清晨活泼的鸟儿。

 洛辰抬起沉重的眼眸,几夜未睡,一张俊的脸庞上多了几分疲惫。

 “皇上要不您去歇歇吧,让奴婢来照顾主子就好。”翠儿说道。

 “不用了,把药给我吧。”

 洛辰从翠儿的手里接过药碗,往雪晴的嘴里送了几勺汤药。

 昏迷中的雪晴只觉得自己的嘴里霎时间溺满了苦涩的味道,皱皱鼻子,雪晴下意识的把头朝着另一边晃动了一下。

 “好苦……”

 一声模模糊糊的呢喃,洛辰手里的停滞住了。

 “晴儿?”

 不敢相信的唤了一声雪晴的名字,洛辰的手掌也激动地颤抖起来。

 “好苦……我要……我要水……”

 雪晴咂咂嘴,最里面的药味刺激着她脑海里的混沌。

 “好好好,翠儿快去弄水来。”看到雪晴有了反应,洛辰疲惫的脸上绽放出释然的笑容。

 “主子水来了。”

 茶杯抵在雪晴的唇边,雪晴感受着那股清凉,眼睛也缓缓的睁开。

 阳光明亮的光线射进雪晴的眼睛里,雪晴耸耸眉,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直到看到洛辰的脸——

 “皇上?”雪晴疑惑的叫出声。

 自己不是喝下了鹤顶红么?怎么睁眼会看见洛辰?难道他也死掉了么?

 “皇上、皇上,你怎么也死了?!”

 雪晴迷迷糊糊的叫唤着,手指抓上洛辰的衣衫。

 洛辰一愣,想想雪晴还处于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只好笑着解释道:“朕没有死,晴儿也没有死,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朕的晴儿活过来了。”

 牢牢地把雪晴抱进怀里,洛辰强惹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滚落。

 翠儿抑住心里的欢喜,捏捏手帕,笑着退出了屋子。

 路过小厨房里,翠儿看到傅竹冷正坐在地上靠着炉灶睡着了。

 翠儿轻轻地拍了拍傅竹冷的后背,道:“傅太医傅太医,我家主子醒了……”

 “什么?你说谁醒了?”一个机灵的从睡眠中惊醒,傅竹冷攥上翠儿的手,语气波动的问道。

 “是我家主子如容华醒了!”翠儿兴奋的说。

 “那我要去看看!”

 傅竹冷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推开翠儿就要往内室的方向走。

 还好翠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傅竹冷的官袍,道:“傅太医现在进去恐怕不太合适,皇上还在里面陪着主子呢。”

 傅竹冷停下脚步,觉得自己的表现是太莽撞了,苦苦一笑,对着翠儿说:“翠儿姑娘说的极是,是微臣太着急了,想看看如容华的病情如何了。”

 喜欢也不能说,傅竹冷和雪晴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根本填不上了。

 洛辰和雪晴两个人独自在屋里,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退出。

 洛辰把雪晴从床上扶起,雪晴靠着墙壁,目光涣散的看着洛辰,有太多的话想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恨,她又爱着眼前的这个伤了她一次又一次的男人。

 “晴儿你知道真有多担心你吗?朕几天在想,如果朕的晴儿不在了,朕也不想当这个皇上了,朕定要随你而去!”

 洛辰认真的看着雪晴,以为自己的真心话会换来美人的原谅。

 雪晴淡然一笑,手悄悄的从洛辰暖热的掌心逃了出来,道:“皇上臣妾太累了,可不可以臣妾好好休息一下?”

 察觉到雪晴的冷漠,洛辰的心兀自一凉,愣愣,洛辰勉强的笑着点头道:“好啊,你睡吧,朕就在这里陪着你。”

 “不用了皇上,前朝政务繁忙,不要因为臣妾一人误了大事,您去忙吧,臣妾有翠儿服侍就足够了。”

 躺回被窝里,雪晴翻身,被对着洛辰,冷漠的态度让洛辰很难看。

 洛辰点点头,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把雪晴的心伤透了,洛辰说:“好吧,那朕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嗯,恕臣妾身体不适,不能送皇上了。”雪晴没有语气的说。

 起身,洛辰走到门口,停停,扭身对雪晴说:“晴儿,朕知道这次真的伤透你了,但是朕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朕不会再不相信你了,原谅朕吧。“

 雪晴面对着墙壁,纤弱的身子被厚厚的被褥包裹着,一颗眼泪从雪晴苍白的脸颊上淌过。

 闭眼,深吸了一口气,雪晴道:“皇上,快走吧,臣妾要睡了。”

 拉拉被子,雪晴不再说话。

 洛辰紧闭刀一样冰冷的唇,对着高公公说:“摆驾温养殿。”

 看着洛辰离开,翠儿拉了拉傅竹冷的衣袖问:“看皇上的神色不是很好啊,主子醒了,他应该很高兴的啊,你说皇上这是为何呀?”

 傅竹冷凝着洛辰萧然而去的背影,摇摇头,“不知道,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还是不要揣测皇上的意思了。”

 翠儿撇撇嘴,“也是,还是进去看看主子吧,顺便傅太医再看看主子的身体如何了。”

 “嗯,走吧。”

 傅太医躬身伸手,示意翠儿先走。

 走进屋里,刚才翠儿抱进去的汤药,雪晴只喝了半碗,翠儿摸了摸汤药,这会子都凉了。

 拍拍雪晴的后背,翠儿轻声地说:“主子主子,傅太医来为您号脉了。”

 雪晴懒懒的翻过身来,病眼朦胧的看着傅竹冷,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倏地就富集起来,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秋心妹妹……

 傅竹冷在心里叫了一声后,赶紧双手抱在一起,行礼说:“微臣参见如容华……”

 “傅太医多礼了,请起吧。”

雪晴打断傅竹冷的话,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宫中一台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宫中一台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君主的神秘私宠14章

    原标题:君主的神秘私宠14章小说名字: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4章臣妾做不到啊当时自己笔下的女主是怎么做来着?对,女主慵懒的靠在美人榻上,吃着葡萄,笑靥如花的说,‘王爷,你就这么点能力啊,看看,你的美姬都没有尽兴呢。换个姿势,再来,不然奴家都看的兴致索然,好生无聊了’。小五双拳紧握,她现在是高低不敢这样和君夜寒说的。但是她要怎么才能离开呢?而且,琅轩说的如果是对君夜寒这样的顺从话,臣妾是真的做不到啊。就是杀了也做不到啊。君夜寒躺在太阳伞下的躺椅上,苏苏给他喂饮料,沙棋就跪在地上给他按摩。好一副天上人间

  • 神秘老公,慢点撩14章

    原标题:神秘老公,慢点撩14章小说名称: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4章季小白,做我女朋友好吗?时间一晃就过了三个月。季小白已经将曼陀罗山庄的遭遇遗忘了。她跟肖立行的绯闻在学校越传越盛,她澄清过,也跟肖立行说过不要再到学校里来的,每次肖立行都只是笑眯眯地揉她的头发,说:“丫头,但我想见你呀。”那样温暖、那样优秀的男人,不仅仅惹得学校里的女生一到下课时间就到校门口蹲点,就连季小白自已,一到了那个时间点,也忍不住快走几步。这天,教授拖堂,课结束时已经超过平时半个小时了。季小白有些焦灼,怕肖立行久等。她一路小

  • 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4章

    原标题: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4章小说名字: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第十四章就算下跪,也要求着他娶你回去的路上,赵素瑶的视线一直望着窗外。安静地出神,想起刚才的画面,心脏没来由地漏跳一拍。耳边,不由响起那日赵美意的警告。思及此,赵素瑶侧过头,语气疏远地说道:“霍少,谢谢你今晚的出手相助。我相信,你会是个善良的姐夫。”说话间,赵素瑶刻意强调姐夫二字。霍亦宸皱起眉头,握住她的手腕,阴沉着脸看着她:“赵素瑶,别姐夫叫得那么早。”骨头仿佛要被捏碎,赵素瑶其实不太理解他的愤怒。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继续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4章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4章小说名字: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4章剥开你的面具“敢不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吗?”权以熙的声音摹地冷冽起来,“我会让他一辈子都说不了话。”冷初月的心一抖,呵呵地笑了起来,“权少,刚才听到你尊贵无比的声音,我心中甚是震撼,一时无声,请你有怪莫怪!”“月儿,胆小懦弱,清冷傲然,谄媚大胆,究竟哪一面才是你的真实面孔?”“如果我这么容易被你摸透,你就不会对我感兴趣了。”冷初月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这个男人对她兴趣大浓,想要得知她真实面目,那他注定要失望了。“我会

  • 前妻,别来无恙14章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4章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四章还有你不敢的事情么不知何时,男人高大健硕的身子已趋近她身前,高大的身影投射而下,将她完全的淹没其中,倾身下压。他带着灼烫温度的手掌捏住了她的下颚,强迫着她扬起明艳的小脸,对视上他岑冷如冰的眼神。“是这个意思么?”“不敢。”她强力的压下内心显露出来的紧张,试图往后后退,可他手臂和铁钳似的禁锢住了她。“呵……不敢?你还会有不敢的事情么?你不是一直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该随着你意志的改变而改变么?”“你想结婚,我就应该和你结婚。你想离婚,我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4章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4章小说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4乖乖的几名护卫立即转身离开。百姓们又开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敢窃窃私语,只是用眼神交换,这事跟洛云娴有什么关系?洛小安早料到他会找洛云娴做替罪羔羊,她眸子转了转,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只是看向身边的锦仟尘时,她的笑脸瞬间变成苦瓜。说服他帮忙?好像需要勇气,而且几率还很小!可是她只能试一试!她抿了抿唇,视死如归的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颜王,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让我站远一点?”锦仟尘感觉着耳边暖暖痒痒的气息,他嘴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4章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4章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四章很好,这姿势很标准“看够了?”走到床边,叶靳深将浴巾随手放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盯着沐小蛮。在花痴这一点上,沐小蛮倒是贯彻的彻底。沐小蛮被叶靳深凌厉的目光吓得顿时回过神来,只望着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机械的点了点头。叶靳深挑眉,看着沐小蛮那模样,有些头疼:“看够了,就把嘴边的哈喇子擦一擦。”“啊?”哈喇子?她流哈喇子了!见沐小蛮还愣着,叶靳深抽了张纸坐在床头将她的嘴角擦干净。炽热的手指划过细腻的肌肤,顿时像是一朵朵雪莲盛开,沐小蛮的一张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4章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4章小说书名: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4章一世倾城华颜想与他交友,但赫连傲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见这个男人这么不通人情,她虽心有不甘却也只好另想别的办法。镜头拉近,只见华颜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转,随后嘴角一勾,特别得意的举起了自己的胳膊,两只眼睛晶亮晶亮的。她咧着嘴说道,“我的胳膊在你这儿摔伤了,你可得让我先上个药再走。”看到这里,台下的齐景耀突然有些忍俊不禁,顾久久也心照不宣的把头扭了过来朝他做了个鬼脸。“番茄酱好吃么?下次多给你买点。”齐景耀眼

  • 独家蜜爱14章

    原标题:独家蜜爱14章小说名字:独家蜜爱第14章:听说,我要跟你结婚跟在苏岩身后的西蒙,闻言嘴角狠狠一抽搐。他知道苏岩口中的韩少就是他们总裁。但是,总裁什么时候答应了要跟她结婚了?“岩岩,你不是在逗我玩吧?”同样被震惊到的,除了西蒙,还有等在车前的安非。苏岩一句话,他顿时感觉好像天方夜谭一样,忍不住嗤笑出声,“岩岩,别闹,跟我回去!”昨晚苏岩根本就放了韩宸那边的鸽子,事情此刻还没有丝毫的转机,她说韩宸答应她跟她结婚?这简直是他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我说的都是真的!”苏岩也为自己的答案狠狠脸

  • 军婚撩人14章

    原标题:军婚撩人14章小说名字:军婚撩人014:上车吃完饭余式微又问:“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啊?”陈瀚东却给了她四份资料:“你随便选,喜欢哪栋就买哪栋。要是都喜欢也可以全买。”说着又放了一张黑色信用卡到她手边:“再添点你喜欢的东西,没密码。”余式微翻开资料一看,原来是豪华别墅的介绍资料,地段交通面积装修布局什么的都介绍的十分详细,不用看,剩下的几份估计也差不多。她合上资料,随意的问到:“你要买房?”“不是我,是我们。”“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们都结婚了自然也该有自己的婚房,难道你想和父母一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