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缘不厌诈17章(第17章 自做自受)

2017/12/26 13:27:4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缘不厌诈
第17章 自做自受

 我们的身边总有那么一个人,她的他,会在历经一切磨难之后再次来到她的身边,商蓉,也许这一次,你爱对了人。推荐95lady.com莫沫之前的那些关于爱情的消极一点一点的松懈了下来。或许爱情,也没有她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柔软,那么不堪一击。

 商蓉牵着方硕的手,依旧笑得春光满面,那些夜里的颓然与红肿的眼眶被扔得很远很远,只剩下了满满的幸福。莫沫很想问她一句,那些零食吃完了吗!

 枫叶林子里面,还能听见不远处布格广场随着喷泉而响起的音乐声,枫叶被风吹得凋零不堪,莫沫坐在烤肉面前,呆呆的望着那烤得香味浓郁的肉味慢慢变了质。一只修长的手将利落的将她的烤肉翻了个面。商蓉朝她挑眉,目光落在正在帮她烤肉的叶溪身上,莫沫脸色红了红,好在映着火堆,看不大出来。

 叶溪也不说话,只是将手上的烤肉递给她。缘不厌诈17章(第17章 自做自受)莫沫原本还想说声谢谢,但是目光落在那冰块一样的脸上时,突然就沉默了。

 商蓉也不着急,反正这两个人在她看来,是有戏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告白而已。

 “沫沫,为了感谢你,这亲自烤的这串就送给你了。”商蓉将手里翻转的鸡腿递给她,莫沫吃什么都随便,唯一爱吃的,就是烤鸡腿,而且还是那种烤得里嫩外焦的,那就更喜欢了,所以这一次的烧烤,其实也是为了莫沫。商蓉嘴上不说,莫沫心里明白。

 “记得把你的零食给一起送给我。原文http://www.95lady.com/”莫沫接过烤肉,笑得眉不见眼,算她有良心。她目光偷偷看向叶溪,叶溪忙着翻那些烤肉,侧脸在火光下泛着温柔的光。叶溪见她一直看着他的侧脸。

 “怎么了?”莫沫被逮个正着,摇了摇头移开来。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刚才她竟然觉得叶溪也有温柔的一面,那个冰块,怎么可能有温柔的一面,连告白的作业都是她完成的!莫沫有那么一个特点,梦与现实混久了,她就分不清楚梦与现实之间的区别了。

 如果她对叶溪,她固执的以为,那只是缘于作业以及老师布置的那些任务的缘故,与现实生活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每当她在叶溪身上找到些异样的情绪的时候,就总是会将目光移开来。推荐95lady.com再次用商蓉的话来说,叶溪那是曲型的闷骚,怎么可能那么主动?所以很多事情都只是装在心里。

 因为他的淡漠与面无表情,被很多的人视为无情与冷漠,也掩盖了他真正的内心。

 秋天的月光薄凉中笼着一层薄薄的雾,莫沫脚踩在枫叶上发出细微的声响,突然觉得,有咱岁月悠悠的感觉,生活,如果能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好了,让她来得及感受阳光,来得及感受生命的成长。枫叶随着秋风摇曳,有一片枫叶飘落在了她的身前,莫沫伸出手,那片枫叶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回去了。”叶溪静静的跟在她身后,他不喜欢她这种悲伤的情绪。身后冷冷的出声,莫沫猛的转过身瞪了他一眼。95女性网

 “你走路就不能发出点声音?”莫沫轻轻收起手里的枫叶,愤愤的走过去,刻意绕开了叶溪,脚下一滑,咯的一声,莫沫知道自己又自做自受了。叶溪赶紧将她拽进怀里。

 “好像崴到脚了。”莫沫欲哭无泪,脚动一动就钻心的疼!废话!她也知道是崴到脚了!叶溪是个千年祸害!在莫沫受伤无数次还企图报复并且失败之后,她终于认定了这个事实。

 叶溪将她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坐着,然后轻轻卷起她的裤腿端详了半天。

 “肌肉拉伤,脚脱臼了。”

 “……”最终莫沫靠在叶溪的背上,一晃一晃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叶溪背着她轻轻放进车子里面,商蓉也不管莫沫伤怎么样,拽着方硕匆匆就走了。莫沫在车上揉了揉眼睛,动一动脚就换来一阵钻心的疼。她皱了皱眉。往车后面看了看,没有人?

 “学长,商蓉他们呢?”

 “约会。”叶溪开着车,抿着的薄唇里吐出两个字。学长,你要不要这么惜字如金!

 “……”!!商蓉那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就把她这么随便的扔给别人了?不行,她得回去好好的跟她做做思想工作,要不然哪天就能把她给卖了!

 莫沫感叹,中国的医术就是好!那大夫把她的腿折腾了半天,然后几针扎下去就好了,好是好受多了,但是也是得休息几天。莫沫颓废了,明天还有叶老师的课呢!她总不能爬着过去吧?那太损颜面了。

 一般的车,是不允许在大学里面随便开的,所以,叶溪将车停在停车场之后就更纳闷了,她怎么回去?跳回去?太牺牲体力了。莫沫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叶溪已经打开车门,背对着她。

 “我背你回去。”

 “这个……不大好吧?”莫沫虽然心动,但是还有些犹豫,毕竟,也不能总是麻烦人家的。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上来吧。”最终莫沫还是妥协了,有勉强的搬运工,她怎么会拒绝?叶溪背着她往上掂了掂,嗯。挺瘦的,以后要养胖点。这个时候叶溪已经打着如何将自家未来的媳妇养胖的计划了。在他的世界里,简单而腹黑是最好的解决问题方式。

 “商蓉,开门。”这个时候,灯都亮着,莫沫就在那些女子艳羡的目光里面被叶溪背着上了三楼,她恨不得将脸埋起来,背后议论声太多了,大学里特别是女生宿舍,那简直就是八卦区!谁家偷偷养了只猫,偷偷在半夜里面爬起来看那种片子,大家都知道!所以说,女子多的地方,没秘密!

 “来了来了。呦,学长啊,辛苦辛苦了。”商蓉不由分说的就将叶溪也一并拽进了屋子里面,叶溪一个踉跄,稳住了身形,莫沫趴在叶溪宽阔的背上一阵心惊。

 “你悠着点啊!我还在他背上呢。”

 “沫沫,你的腿怎么样了?”莫沫摇了摇头,坐在床上满脸纠结。明天怎么办呢?还有明天呢?

 “学长,你看你干脆好人做到底吧?明天她不是还有选修课吗?她这个样子……”商蓉捏了几把莫沫,耐何莫沫就是体谅不了她当红娘的心。叶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走了。

 “商蓉!!你个忘恩负义见色忘友的无耻小人!!你怎么能把我扔给叶溪就不管了呢?你……”莫沫扑上去对着商蓉就是一顿揍,由于瘸着一只脚,也只能语言暴力一下,莫沫将床上的枕头、熊娃娃,全部扔了过去,商蓉接过她扔的东西一一放在自己的床上整理好,然后见她扔的差不多了这才撩了撩发,媚笑如春。

 “干嘛笑成这样?你春天来了?现在是秋天!”莫沫没好气的瞪着他。

 “不,是你的春天来了。”商蓉媚笑的回道。莫沫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她脸色微红的低着头玩身上盖着的被子。

 “瞎说什么?”

 “你别告诉我,你跟他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商蓉站在她身边,莫沫觉得有些压抑的抬头想要辩解,门被敲了敲,叶溪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桶水。什么话也不说,在莫沫莫名其妙的时候将布巾盖在了她的脚上。商蓉在一旁笑得眉不见眼。你看吧?你想否认?

 莫沫百口莫辩。

 “我……我自己来就成了。”她有些尴尬的开口想要打破两个人之间的沉默。

 “嗯。我明天来接你。”叶溪将桶往她身边移了移,然后转身准备走人。

 “……”你还真让我自己来啊,我就说说而已啊喂==!主要是秋天的水有点冷,莫沫默了。目送叶溪离开。商蓉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脚,看好戏一样的笑道“哎呦?真的废了?”

 “去你的,什么废了?后天就好了!”莫沫拍开她的手,她的脚都伤成这样了!这家伙还来挖苦!莫沫又想起她避开叶溪!如果不避开也不会受这罪了啊。

 “没废就好,本来就不是个美人,这要是瘸了,就更没人要了。”商蓉在一旁啧啧啧的看着她,满眼嘻笑。莫沫无语望天,商蓉总是在她伤口上再洒一道盐,虽然那盐是消毒的--!商蓉将她腿上的布洗过冰水再重新覆盖在她的腿上。

 “沫沫,你有没有男朋友?”商蓉端详着她受伤的脚,那刀一样的目光,好像能将她的脚上的伤看个透澈。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还是没有都没说完,商蓉快速的接了话,满脸无奈。

 “就知道你没有。你说说,你都多大了?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哎,我要是你,现在都没恋爱过,我这辈子就不嫁人了。”商蓉同情的看着她。

 “……”莫沫沉默了,她的确没恋爱过,商蓉见她沉默,突然就又笑了。

 “你别笑得这么阴险,让我觉得你在算计我。”莫沫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往里面挪了挪。

 第二天一早,叶溪果然说到做到,出现在了女生寝室里面,这出现的频率,让莫沫一度认为,女生寝室已经没有什么安全可言了,林老师,你要学学男生寝室的那个老师啊!铁面无私的为同胞们着想啊!莫沫靠在叶溪的背上无良的想着,但是触及到林老师那满眼欣慰的目光,又将到嘴里的话都吞了回去。

 莫沫被叶溪背着去上课,引来无数老师同学们的目光,莫沫将脸埋在他的背上,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叶溪的心跳有些乱,莫沫拍了拍他的背。

 “学长,你是不是累了?”叶溪背着她一路走过,冷冰冰的眸子扫过去,那些人纷纷将目光收了回去。真是,太犀利了!被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快成冰棍了!

 “没有。”莫沫将耳朵靠在他的背上,叶溪背影一僵,身后跟着的商蓉吃吃的笑,叶溪早点告白不就完了?这完全是自做自受。所以说,生活里面总有那么一群二货,他们在一断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还不以为意的一而再再而三。

 “阿硕,你说,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才会像我们这样在一起?”商蓉挽着方大的手侧脸有些调皮的问。

 “阿溪性格冷漠,难说。”方硕抬手替她擦去嘴角边沾着的一点面包屑,若有所思的望着前面那两个人无声的叹气。一个是冰块,一个是木头。真的很难说。

 莫沫难得安安静静的趴在叶溪的背上。叶溪的心跳声通过他的背有力的传了过来。有些凌乱。

 “叶溪,你累了吗?”莫沫趴在叶溪的背上,小声的问道。

 “不累。”将人往上掂了掂,防止她摔下去。叶溪嘴角划过一丝暖意,怎么会累呢。

 “那你心跳为什么这么快?”

 “你太重了。”身后的方硕闷声轻笑,叶溪是最容易害羞,偏偏莫沫还这么问一问,这就叫自做自受。

 “……!!”莫沫决定不要跟他说话了!怎么能这么伤人呢?莫沫铁青着脸想要说回去,见他背着她步子稳健的上楼,挺好的啊,她哪里重了。两个人终于到了教室门口,叶老师笑眯眯的站在门口问道“莫沫同学,你这是怎么了?”

 “脚崴了。”莫沫一脸苦逼的准备在帅气的叶老师身上求安慰。叶老师好像没有看到她求安慰的神情,反而笑得更欢了,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目光百味陈杂的盯着门口。

 “哈哈哈,脚崴了好!”叶老师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再也没有那么帅了!

 “啊?”莫沫有些茫然的看向他。叶老师这才冷咳了一声。正色道“没事,以后就麻烦你男朋友了。”

 叶溪抿着唇看了叶澈一眼,然后背着莫沫走了进去,将她轻轻的放在以往一直坐的位子上,坐在她的身旁玩着手机。以前,好像很少见他玩手机啊。莫沫有些好奇的凑过去,见他正在看些经济论文,撇了撇嘴收回了目光。经济论文有什么好看的。

 “同学们,我们的晚会举办的怎么样?”叶老师站在讲台上意气风发滔滔不绝,台下的人一想起那个晚上,都点赞!那个晚会的确不错,只可惜,她好像到一半就退场了。而商蓉,那天喝了很多酒,还差点跟方硕闹翻,所以也说不上那个晚会有多好。

 “下面,言归正传,今天的课程任务是,写出你们最想去的地方,记住,是女孩子写哦。”莫沫接过台下同学传递过来的纸,抬起笔在那上面写了两个字。——海边。

 她偷偷看向叶溪,叶溪正盯着手里的手机,连个眼神也没有分给她。莫沫有些泄气的收回目光,错过了将视线落在她纸上的叶溪。叶溪抿了抿唇,低头玩手机。她侧过去想看看商蓉写什么,商蓉将纸扔进了方硕的手里,然后朝她示意,她的手上什么也没有。

 莫沫翻了个白眼,你还能更幼稚一点吗?妹纸!!

 “莫沫,海边有什么好玩的?”商蓉对水没有什么安全感,见她那上面写着的两个字有些鄙夷。这点出息!

 “我……我又没说一定会去。”莫沫一把夺过商蓉抢去的纸,低头小声的念叨。去不去也不一定,她只是想去看看,那些水族馆里那些美丽的生物到底应该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而已。莫沫将那张纸反复的折了起来,然后交给了上来收答案的老师。

 叶老师朝莫沫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睫毛在镜片后边很是好看,莫沫愣了愣,叶老师抿着唇走了,莫沫看了看叶老师,再看了看叶溪,为什么她觉得这两个人这么像,一旁的商蓉有些紧张的看着莫沫,就在她以为莫沫要看出来点什么的时候,莫沫转过脸去朝她笑道“商蓉,叶老师跟叶溪好像啊。连名字都这么巧合。”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挺像的。”商蓉连连点头,神经真是大条到无可救药了,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不仅仅是巧合吗?莫沫没有看见她眼底的无可奈何,独自笑了起来,还在喃喃自语。真是太像了!

 “好了,同学们,你们的下一个任务,就是去一个地方旅游。然后将你们遇见的情侣,他们之间的故事记录下来。下周记得交报告哦。”叶老师上课的时间并不多,多数的时间,他在那里长遍大论的说着他的爱情观,在他的那些长篇大论的理论来看,没有爱情的人,是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没有生活的!

 爱情,多么美好的字眼,在叶老师的世界里那么偏激!她突然有些好奇,叶老师的女朋友是怎么样的。

 莫沫撇了撇嘴,她这个样子去旅游,这不是逗她么?莫沫垂头盯着自己还包着白布的脚,一脸纠结。一旁的商蓉凑了过来。“你脚伤又要多久,你昨天不是还说明天就好了吗?”

 “对哦!”莫沫精神立马就回来了!她怎么没想到!

 “学长,你要去旅游吗?”

 “嗯。”叶溪点了点头,将手机收了起来,已经下课了,那些人成双结队的涌出了教室。叶溪又将她背在了背上。莫沫回到寝室里面一脸激动的开始准备东西。商蓉正在刷牙,打算睡个好午觉,被她这么兴奋的一搅合,泡汤了。

 “你这么早收拾干嘛?你脚明天就好了?这么快?不是说肌肉拉伤什么的吗?”商蓉围着一堆东西转了一圈,上至游泳圈,下至拖鞋,全部塞进了那半人高的大箱子里面,莫沫坐在那堆东西中间显得格外的娇小。商蓉这才想起来,她跟叶溪的身高,还真是……配!

 “我明天就能睡个好觉了,商蓉,你明天要去哪里?”这一百个人的七天假是叶老师向学校申请的,所以,他们这五十对情侣算是自由的了,莫沫虽然也想跟商蓉一起去,但是她迟迟不说她去哪里,莫沫也不好再多问什么了。只能戳着手指咬指甲。

 “好了,还没到明天呢,你纠结什么,明天你不就知道了。姐要睡觉了,你要是再吵,就把你拖出去!”商蓉朝她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莫沫将那堆东西快速的理了一遍,然后躲进被子里面睡!她也不知道叶溪会去哪里!怀着忐忑的心情,莫沫在床上滚来滚去不得入睡。

 “莫沫,你要是再不睡,今天晚上我就放鬼片了。”商蓉躺在床上冷冷的威胁,莫沫蹭的一下躲进了被子里面,她最怕的就是鬼了。

 这边已经开始睡觉了,那边寝室里面一片问候声连响。叶溪正在打电话,订酒店、查路线,然后合计着怎么给莫沫一个惊喜。方硕在一旁摇了摇头,叹了声气。

 “你不说,学妹怕是永远也不会知道。”

 “无所谓。”叶溪刚挂完电话,耸了耸肩,他们似乎,将那个短信的事情给忘记了个干净。方硕不说话了。虽然莫沫帮过他与商蓉,但是,这个感情的事情,还是要他们自己去沟通的吧。

 天好不容易黑了下来,越来逼近黎明,莫沫就越是睡不着,她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收拾,心里又期待又担忧。

 “蓉蓉,你们去哪里?”

 “你猜。”商蓉躺在床上眯开一只眼看了她一会,又闭上。莫沫折腾了一晚上,殃及池鱼连带商蓉也没有睡好。莫沫心里像有一百只猫在挠。

 “蓉蓉,你告诉我吧?不然我会担心死的,我会好奇死的。”

 “……你就不能把这分心用在爱情上?”真是,有功夫多想想你跟叶溪的事啊!尽想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可是有什么办法?这才是莫沫。神经粗质,让人哭笑不得的莫沫!

 “什么爱情?商蓉,你快告诉我啦。”莫沫根本就没有去在意重点。她爬到商蓉的床上哈痒。商蓉怕痒,连战连败的退到了墙边。

 “沫沫!再吵信不信姐弄死你。”商蓉顶着一头乱发瞪着她!

 “呦,姐姐,你来弄死我吧。”莫沫手脚利索的爬上床去,商蓉双手交叉的瞪着她,目光落在她的脚上。眉轻挑。“你脚好了?”莫沫点了点头。“只要不太用力就没问题了。”不由得感叹,还是中国的医术好!

缘不厌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缘不厌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不灭星神14章

    原标题:不灭星神14章小说名字:不灭星神第14章连续两次不等秦旭南从这句话中反应过来,秦星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上了擂台。看着儿子那尽管有些羸弱,但是却挺得笔直的背影,秦旭南的鼻端没来由的一酸,父子连心的感觉,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这一刻,自己的儿子,长大了!秦星和秦天,一个家族中公认了十五年的废物,一个家族中年轻一代的强者,就这样站在了擂台之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少秦家人都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真实了。秦天看着秦星,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神色道:“秦星,上次不知道你用什么下流的办法打败了小飞,我正愁

  • 九真九阳14章

    原标题:九真九阳14章小说名字:九真九阳第14章悲愤励志,超凡境界“畜生,老子要撕了你!”堂堂名震天宗城的家族高手,竟被一个毛头小子暗算,吴大掌战战兢兢站起来,恨不得将苏方挫骨扬灰。又见到吴家人死于非命,满苏家人都盯着他,忽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苏滕在几人搀扶下,一身重伤:“方儿,杀了此人,吴大掌心狠手辣,这次灭我苏家,他连老弱妇孺皆不放过,连你爷爷也被他震伤!”“你是苏尧天的儿子?”吴大掌突然知道了苏方身份。“伯父下令,孩儿自然不会让他活着!”苏方躬身之后,双目迸射寒电:“听说你与我爹,乃是

  • 超级苗医14章

    原标题:超级苗医14章小说名:超级苗医第14章爷爷是来挑事的千媚娱乐会所作为北山街第一烧钱的地方,无论装修档次还是服务档次都是很高的,里面有棋牌足疗按摩洗浴,听说地下还有一个不公开只有少数富二代才有资格进入的赌场,至于有色服务,更是这片最好的,号称有百位佳丽供君挑选,头牌月亮远近有名,很多富少为她一掷千金。苗小天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看着门口五颜六色炫目的霓虹灯,他感觉有种突破地灵师境界时三花聚顶的炫目感。水晶旋转门外,站着六位身材高挑婀娜,脸蛋娇媚的美女,不过让苗小天更感兴趣的是她们穿的粉红旗

  • 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14章

    原标题: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14章书名: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第14章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了“少爷,小姐下午说出去走走一会就回来,可现在都还没回来,手机也放在了家里,小姐脚伤还没痊愈,这会都没回来我真担心她会出事,少爷您看怎么办才好?”王婶焦急的说道。冷皓然今天心情好,下班之后去参加了一个聚会,和那群人小酌了几杯,接到王婶的电话之后,他立马脸色一暗。“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冷冷的挂了电话之后,冷皓然丢人一群人愕然的目光,独自驱车离去。他喝了酒开车有点急,冷冷的夜风肆意的拍打在车子外面,发出嗡嗡的声音,他的

  • 极品修真狂少14章

    原标题:极品修真狂少14章小说:极品修真狂少第14章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帝么“同学,你新来的?”一个女声在萧宇身后响起。萧宇扭头一看,站在他背后的是一个上半身穿着校服,下半身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的女孩,一根马尾扎在脑后,一双大眼睛显得很有灵气。“嗯,对,我是才转过来的高三新生。”这女孩倒是不认生,听萧宇这么说,先是一笑,然后才开口。“高三才转学,要么是对自己的学习成绩很有信心,要么,就是被另外一所学校开除了,不过不知道你是属于哪种情况。”萧宇讪讪的笑了笑,没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同学,你能跟我说下,教

  • 农家绝色贤妻14章

    原标题:农家绝色贤妻14章小说名:农家绝色贤妻第14章方安和吴氏脸上有些慌张,想跟婆婆说几句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吭哧了半天最后作罢,林芸希将大嫂的迟疑看在眼里,心里起了怀疑,这孩子难道是个见不得光的?莫非是方岁寒的私生子?看电视看多的人就容易脑补,林芸希也不例外,短短几分钟就在脑中构思了一桩狗血的往事,血气方刚的男人没把持住自己,结果和一位暗许芳心的女子做了那档子事,结果被女子家中人知道后打伤了脸,女子生下他的孩子后便自尽,这世间便多了个没娘的可怜人和一个脾气不怎么的男人!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宁愿

  • 绝世兵王14章

    原标题:绝世兵王14章小说:绝世兵王第14章这还有天理吗王建跟他的手下先是被人直接缴械,吓得把钢刀,铁链扔在了地上,然后等待他们的就是雨点般的拳脚,他们抱着脑袋挨着暴揍,不敢吭声,有任何不满,就会遭到更猛烈的教训!“各位兄弟,我是跟大龙哥混的,你们这么对我,要考虑后果!”“哈哈哈……大龙,我没听错吧?”“大龙?他早就报废了,现在估计已经躺在医院里面了!”王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抬出老大的名号,居然遭到一阵嘲笑,这还有天理吗?之前还是嚣张兮兮的几人,现在都像过街老鼠一样,最后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了,反正

  • 魔皇大管家14章

    原标题:魔皇大管家14章小说名称:魔皇大管家第一卷天降魔皇做管家第14章祭炼血婴咕嘟……咕嘟……宛如是婴儿吸允一般,每一滴血落到那玉石上,眨眼便不见了踪影,而那玉石跳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卓凡看着这一切,嘴角露出了邪异的笑容,运功继续逼出更多的鲜血浇灌在这血玉上。若想炼血婴,必先以修炼者鲜血浇灌,直到与血精灵同声同气,感应它的心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卓凡身上的血也是越放越多,但那血精灵却仿佛永远吃不饱的饿狼般,从未停止吸收。卓凡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眼前事物也开始恍惚起来。他明白

  • 九阳绝神14章

    原标题:九阳绝神14章书名:九阳绝神第14章佳人有约“月儿,你说他该不该杀?”秦轲却没有饶了他的意思,一步步的逼近!“月儿姑奶奶,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网开一面,饶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秦虎似乎是看到了一丝曙光,朝着秦月儿就跪倒下去,声泪俱下的求饶道。“少爷,他挺可怜的!”秦月儿心肠柔软,看着秦虎求饶,就动了恻隐之心!“月儿,难道你忘了他昨天也是这么说的?”秦轲转身看着月儿:“你好心饶他一次,可他却并不领情!甚至转过身,就要致你我于死地!我要是今天再饶他一次,

  • 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14章

    原标题: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14章小说名字: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第14章为什么不敢去丁凡长呼一口气,“我可没承认我有那样的朋友。都忘了这事儿了,上学的时候,我俩就不对盘儿,她喜欢陆南博,后来你知道的,肯定是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我的事儿,故意找上我。”“哦,这样啊,那我们过去好了。”冷绝说完,开始换衣服,打算出门。“谁说我要去的?”丁凡一下子坐起来,拽着冷绝的手臂,“我不去!”冷绝只是笑笑,“既然人家是打定主意要羞辱你一番,你也躲不过,不如就这次吧。”“我呸!既然知道是去被羞辱的,我为什么还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