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12章

2017/12/26 9:38:28 来源:网络 []

书名: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第12章 你是恶魔

可以看出,已经头脑混沌的将军夫人对王的到来,是多么的害怕。95女性网

凌天清疼的抽气,腰臀本来就受了伤,现在被她“娘”这么一抓,登时冷汗迭出,可又不敢喊出声,只得咬着牙挺着。

凌谨遇静静的站着没动,也没有说话,山呼海拜之后,天牢里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人敢大口的出气,关押在此处的犯人,个个都曾经威慑一方,凶残无比,随便提出一个人的名字,都能止小儿夜哭。

只是如今,火把和高悬的灯笼,暗淡的光芒投射在缩在牢狱中的犯人身上,看上去可悲又可怜。

只有苏齐欢,被折磨成这样,还能与凌谨遇对视。

虎父无犬子,将军的儿子,傲骨铮铮,几天的酷刑和施压,还没有让他失去心智。

相比身体的顺从,凌谨遇更喜欢操控人心。

不过才几天而已,苏齐欢不会坚持太久,就会变的和那群目光呆滞怯弱的犯人一样……

凌天清听到打开牢门的声音,发觉荀玉琴颤抖的更厉害,很显然,将军夫人不知道被凌谨遇用什么手段,已经沦落到,看见凌谨遇,就会吓的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躲起来的程度。来自95lady.com

“齐欢,这两天感觉还好吧?”温和的声音,悦耳动听,凌谨遇走进来,看着苏齐欢,像是在拉家常。

“好的很,一时半刻死不了。”苏齐欢咬牙说道。

这是他被拘天牢后,第一次看见凌谨遇出现。

“怎么可以提‘死’呢?你要是死了,这其他人就得代你的罚。”凌谨遇微微一笑,俊秀的脸倾国倾城,语气也更加温柔起来,“苏家,可只剩下你一个男人,女眷们怎受了下这苦?”

苏齐欢的表情如被雷劈,是呀,看看小妹,受了二十杖责,便只剩下半条性命,若是换成年过半百的母亲,岂不是要送了命?

“放过他们……至少,我娘和我妹妹都是无辜的。”苏齐欢披头散发,凶狠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悲切。95女性网

“小将军是在求本王?”凌谨遇淡淡的问道。

苏齐欢用力收紧拳头,半晌才挤出一个字来:“是。”

“求人可不是这个态度。”凌谨遇再次笑了起来,一张脸,犹如破冰的梅花,清俊秀和。

“王上,求您放过罪臣的家人……”苏齐欢跪在地上,伏下身,嗓音沙哑的说道。

凌谨遇并不会理会他,而是看着紧紧抱着凌天清的荀玉琴:“苏夫人,天牢阴寒,您老人家住的不是很习惯吧?”

荀玉琴听见他和自己说话,立刻往后缩了缩,牙关都开始颤抖,可见对这个年轻的王,是多么的畏惧。

凌天清却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这次又没能跪拜,会不会再打二十棍?

唉,被打了一顿之后,她又认清不少现实……

要不要拜呢?她屁股疼的动都动不了,怎么拜?

算了,还是装死比较好。版权95lady.com

可是,总感觉后背发凉,好像有双锐利冰寒的眸子,在她后背上一刀刀无声无息的划着。

“王,请放过罪臣的家人,尤其是母亲,她身体……”

“本王没有问你。”淡淡的打断苏齐欢的话,凌谨遇没有看他一眼。

荀玉琴拼命的想往后挪,趴在她膝上的凌天清终于忍不住“哎哟”一声。

受伤的屁股被这个“娘亲”狠狠抓到,疼死了。

凌谨遇的眼神,终于落在吭了声的凌天清身上。

他今天特别恩准将军府一家三口在此“相聚”。版权95lady.com

就连苏齐欢,也是今日才知道,小妹和母亲并没被杀。

只是,没有被杀,却活得更加屈辱。

他听狱卒私语,受了杖责的小妹,每夜会被送去不同的府邸,以身偿“罪”。

“来人,将苏筱筱带出去,送到花侯府。”凌谨遇唇边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说道。

“不要!”苏齐欢浑身一震,立刻伸手,想要抓住那明黄的衣袍。

花侯可不是善类,且与将军府素有过节,重伤在身的小妹被送入花侯府……他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情。情冷君恩:一朝为后12章

苏齐欢的手还未触到明黄的衣角,就被人按住。

凌谨遇微微侧过身,让人把一动不能动的苏筱筱带出去,又将苏夫人带去女牢。

凌天清后面一直没有吭声,她决定装死到底,被送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不用看见凌谨遇这个暴君瘟神就行!

“王上,求您放过筱筱……罪臣愿……”

“齐欢,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吗?”有些怜悯的看着几日前还意气风发的小将军,凌谨遇嗓音依旧温和如春风。

“王,求您,筱筱她身负杖伤……”

凌天清和荀玉琴已经被带走,大牢里,多出一张雕龙刻凤的紫檀椅。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冷君恩 或 一朝为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