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集]《你是我的执迷不悟》全文免费阅读柠檬不萌

2017/12/26 7:41: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你是我的执迷不悟

作者:柠檬不萌

第007章 俄罗斯转盘敢玩么?

“家里果然来了客人。版权95lady.com”肖晨曦推开车门走了过来,我此时正坐在院子里的座椅上晒太阳,王妈同我说笑着,她娇滴滴的声音让人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和王妈纷纷看过去,“哦,原来是肖小姐。”

在我好愣着的时候这个所谓的肖小姐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她穿着一身旗袍将她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勾勒着,一手拎着爱马仕的包包,一手戴着的墨镜随意的一摘,对着我就伸出了手,她笑得妖娆,顾盼生姿的说:“你好,我是顾维甄的未婚妻,肖晨曦。”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顾维甄有未婚妻!而我居然还住在了人家家里!这一刻我只觉得难堪,肖晨曦的出现狠狠的打了我一个耳光,将我那点不可告人的旖念彻底打醒了。

“你,你好。”我慌张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很是无地自容。

肖晨曦长的很美,甚至可以称得上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巴掌大小的脸上点缀着樱桃小嘴,大大的眼睛忽闪着看着我。95女性网

“别紧张,我就是好奇,顾维甄往家里拎的人是谁。”肖晨曦款款坐下,对着站在旁边的王妈说:“王妈,家里还有雪梨羹么?做一下吧,我想吃的。”

她的动作,她的语气宛如这个家里的女主人。

而我,又算是什么呢?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绿帽奴的老婆,家里的爸爸是个赌徒,妹妹肾病住院,靠透析维持生命,我和顾维甄在一个那样的聚会上认识,就此我仿佛就被打上了淫·乱,不知检点的烙印。

我能奢求什么呢?我清醒了,我是谁,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顾维甄往家里带人,我这个女主人理所应当对你多照顾的,但是我之前一直都很忙,真是抱歉,现在才有空。”肖晨曦坐在椅子上,对着我客气的笑笑,涂着殷红指甲的手点点她对面的坐位说:“坐啊。阅读95lady.com

“哦。”我赶紧坐下,端坐着。

“顾维甄啊,以前也是经常往家里带人的,也都是我在照顾,所以我也算是轻车熟路了。”肖晨曦摆弄着自己刚做好的指甲,无意的对着我一撇,“你说我是不是很劳心劳力啊。”

我看着她张张合合的嘴,将这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顿时觉得自己可笑不已。

“但是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你,觉得你比顾维甄之前往家里带的那些人好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你就举得亲切,我们以后估计能做好朋友呢。”肖晨曦热情的拉上我的手,笑容款款的看着我。95女性网

肖晨曦越是这样,我约觉得无地自容,她帮我当成了顾维甄的姘头或者情妇了,我赶紧解释。

“我不是,我和顾维甄没有什么关系的。”

我一直都活得卑微,但是我不想让人举得我脸最起码的自尊都没有。

“哦。”肖晨曦挑眉笑笑,修长的手指捋了下自己的头发,而后身子往背椅上靠去。

“没关系?那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呢?”她对我又是妖娆的笑,意味不明,像是已经侦破了我的内心。

我哑口无言,愣了愣,整个人失落着问自己,我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顾先生好心收留了我,我伤好了,就会离开的。95女性网”我赶紧说,我不想让肖晨曦误会我什么,这话也像是在自我解释,而且说实话再呆在这里只会徒增烦恼,让自己越来越认不清自己,到时候恐怕连那点可怜的自尊都没有了。

而且,顾维甄不是经常往家里带人么?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连自作多情的资格都没有。

“哦,这样啊。”肖晨曦眼睛亮亮的,又热情的拉上了我的手,她的手柔弱无骨,白皙修长,而我的,粗糙,手指上甚至还长着茧子,我也不漂亮,这么一比我真是一无是处。

“哎呀,你的手好粗糙啊,女人不能这样的!”肖晨曦也发现了,惊叫着抓起我的手摆弄着,心疼的看了我两眼,“你说你这么年轻,怎么不知道好好保养呢?”

保养?我在心里苦笑,我从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了家里的生计发愁,家里的什么活我都要干,哪里有那个闲钱和闲工夫去搞什么保养。

“女人就要好好地保养自己,才会有男人爱。”肖晨曦捏着我的手指,啧啧了两声,松开。95女性网

她光鲜亮丽,她的优越感使我无处遁形。我捏着手将自己的手藏在了自己的身后,就像能藏住我的卑微和耻辱一样。

肖晨曦兴致勃勃的拉起我,帮我做了手部的护理,给我化妆,买衣服,我看着镜子里变得漂亮又陌生的自己在更衣室里捂着脸哭了起来。

肖晨曦很是好心,我知道,但是这也让我清楚的认识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而肖晨曦那么好的一个人,我不能伤害她,再说了,顾维甄那么多的女人我又算是什么呢?顾维甄可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罢了。

我落荒而逃,甚至都没有和王妈没有和肖晨曦说一声就逃走了。

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我才终于清醒,妹妹不知道在医院怎么样了,还有邻居以后会怎么看我,我最怕的是,如果我因为扫黄打非进了局子的事情被我妈妈知道了,她会不会被我气死?

只是当我忐忑的到了家,下了出租车,刚走到楼下,眼前就出现了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

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有人拿着毛巾堵上了我的口鼻。

“呜呜!呜呜!”我挣扎着,惊恐的瞪着他们,但是意识却越来越迷糊。

醒来是在一件阴暗的屋子里,我被人绑在了转盘上。

“你看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房间里突然传出了声响,随即他拍拍手,房间瞬间大亮。

那个男人一头白发,蓝色瞳孔,看着我的眼睛发着异光。

而他的身后站着顾维甄。

他看见我的的一瞬间轻微的一愣,但是转眼就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我的嘴被封条封住,发不出任何的声响,只要眼睛殷切的看着顾维甄,我不想死在这里。

“喜欢么?”白发男人指指我说,“玩个游戏怎么样,她转到哪里,我们就玩哪个游戏。”

转盘上有几个游戏的名称,“猜水果”,“鳝始鳝终”,“深水炸弹”,“毒刺炸车”……

这些游戏我没玩过,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顾维甄只是瞥了一眼转盘,轻飘飘的说:“这多没意思,我们玩点刺激的。”他邪气的一笑。

“哦。”白发男子抱肩,手指点着自己的手臂笑道:“看来顾少还真是个玩得开的人啊。”

顾维甄挥挥手,手下立马将一柄银色的左轮手枪和一枚子弹递到了他的手上。

“俄罗斯转盘,你敢玩么?”顾维绅眼底骤然一紧,将子弹入膛,再将弹夹轻轻一转,说:“赌注就是她。”

“赢了,她我带走,输了,我脑浆迸裂。”

顾维甄挑眉,嘴角勾着满不在乎的笑。

我的心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顾维甄你是疯了么!

白发男子不再吭声,绷紧了脸。

第008章 隐忍的疯狂

我看着那柄发着淡淡冷光的左轮手枪,心里突突的跳,那悠悠的黑洞一般的枪口仿佛对准的是我。

“呜呜!呜呜!”嘴巴被捂着,我发不出任何的声响,拼命的挣扎也是徒劳,又急又怕,头上都是冷汗,顾维甄,你这样真的会没命的知不知道!

顾维甄却看向我,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他的视线沉稳不惊中带着温柔,四目相对,突然我就心安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了我甘愿自己冒险,他是有未婚妻的人,而且他的未婚妻还那么善良。

“顾少还真是疼惜美人啊,舍得拿自己的命赌。”

思考了片刻,白发男人终于发话,但是脸上依旧紧绷着,没有一点放松,任谁都看得出来,顾维甄现在是在动真格的。

顾维甄一手拎着左轮手枪,将弹夹又是一转,快速抬手,将枪口对准了白发男人的额头。

周遭的空气仿佛凝结,两帮人马瞬间剑拔弩张,纷纷摸向腰间的手枪。

“玩,还是不玩。”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逼仄压抑,顾维甄的话阴狠冷厉的更是让人的心都在发毛。

白发男人想来是根本没有料到顾维甄能有这么激进的举动,我看他皱着眉头好一会才说:“玩就玩呗,顾少喜欢,我当然是舍命陪君子喽。”

我的眼睛直直盯着顾维甄,心都恨不得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但是他看上去倒是闲情逸致的很,满不在意的问道:“你先,还是我先。”

左轮手枪里只有一枚子弹,双方轮流对着自己开枪,是死是活这就全看命了。

“你先。”白发男人沉着脸说道,他虽然想假装成自己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是他越来越紧张的情绪出卖了他。

顾维甄举起左轮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这一刻我忘记了呼吸。

手上被绳索捆着,我用力的挣扎,用力到那绳子恨不得能割断自己的手脚才好,只是顾维甄根本就没注意到我,他玩味的笑着。

房间里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顾维甄,场面紧张而带着一种隐隐的疯狂。

“呜呜!呜呜!”

顾维甄!顾维甄!求求你了放下手枪吧!求求你了!我不想看见这个男人因为我受一点伤。

他却随意的将手指一扣,“咔哒”一声,是个空枪。

紧紧揪着的心暂时平稳,我就像是劫后重生一样身子发软,额头上有冷汗滚落。

“该你了。”

顾维甄随手一丢将左轮手枪丢给了白发男人,他的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的划过我,眉毛轻轻一挑。

在这个时候他还不忘对着我调情,真是够了,我在心里失笑,顾维甄你可真会玩。

我又想起了那个晚上,我第一次见到顾维甄的时候,他邪气又充满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在那个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的房间里他也是这样轻佻的模样。

游戏还在继续,我赶紧从我的回忆中回神。

白发男人似乎有些犹豫,顾维甄摊摊手,说:“继续啊。”他缓缓舒了一口气,任命的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头。

我看见他的因为紧张喉结在不断的滑动,一大滴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滑了下来,拿着枪的手颤颤巍巍的。

顾维甄勾着嘴角,有些不屑。被刺激了的白发男人索性闭上眼睛,手里用力一勾。

“咔哒”一声。

我看着白发男人如释重负的睁开了眼睛,狠狠的喘了一口气,他抹了一把冷汗将枪扔给了顾维甄。

这样的游戏在挑战着每一个的神经,紧绷,松懈,然后再次像是上了发条一样整个人绷起来,拧着,好像下一秒就要四分五裂了,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情绪。

又轮到顾维甄了,这一次我没有挣扎,咬住自己的舌头,决绝的看着他,我打算好了如果顾维甄出事,下一秒我就咬舌自尽,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和顾维甄就这样牵扯上了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顾维甄会救自己,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辜负顾维甄的舍命相救。

顾维甄依旧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突然转过身子面对着我,对我安抚的一笑,眼睛里温柔成一片,我愣住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开枪,“咔哒”一声。

我迷失在他温柔的眼里,都来不及紧张,身子却随着“咔哒”一声下意识的一颤,接着我就看见了顾维甄眼底顽劣的笑。

顾维甄居然在逗我玩!我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时候是玩笑的时候么!

现在再看白发男人,他脸上不自然的笑笑,说:“真是好玩的游戏。”话虽这么说,但是他没有打算将枪接过去。

顾维甄依旧将左轮手枪拿在手里,他看了一眼手枪说:“现在就只剩下两发了。”到了真正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了。

“还要继续么?”顾维甄对着白发男人一笑,依旧很是不屑,“你还敢继续么?”

白发男人抿着嘴不说话,我看得出来他此时很是紧张,脸部的肌肉绷着。

双方的人马再一次陷入对峙的局面,子弹上弹,顾维甄始终都是那副满不在乎,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

第009章 他的温柔与残忍

我的心居然就奇异般的安稳了下来。

“大家都是朋友,何必撕破脸面你说是吧。”

白发男子终于有了回应,他挥挥手,他的手下将枪收起。

“这女人怎么玩不是玩,我就当送给顾少了。”

他走到我身边,将绑在转盘上的我用力一转,我立马感受到了一种天地都在旋转的晕眩。

我索性闭上眼睛,那种像是处在深渊中,不能自己的惶恐。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可是我却一喜能辨别那熟悉的沉稳有力的步伐,正在慢慢的向着我走来。

转盘一顿,晃了晃,就此停下,我睁开眼睛,迷蒙间,对上的还是那双深邃的眼。

顾维甄附身去解绑在我身上的绳索,炽热的呼吸在我的耳边撩拨,我听见他轻轻的对我说:“乖,没事了。”

周围已经没了其他的人,这一刻,我忍了许久的眼泪顷刻而出,呜呜的哭得根本止都止不住。

他拿出手帕将我的眼泪慢慢擦拭干净,嘴角居然是愉快的笑!

“顾维甄!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居然敢做这样的赌注,你!”双眼模糊,我看不清顾维甄脸上的表情,一边对着顾维甄吼,一边攥着他的衣袖拼命的哭,顾维甄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感动还有震撼,我震撼一个男人居然为了我能做到这样。

我的手腕上被绳索勒出了一圈圈的血印子,顾维甄叹了一口气,捧着我的手说:“让你别瞎跑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顾维甄的话让我一下子清醒了,我沉浸在他刚刚给我树立的英雄形象中,他给我的震撼,给我的感动,却又狠狠的抽着我的心。他对我这样也会对别人这样的,要不然肖晨曦怎么会说顾维甄总是往家里带人呢?对了他家里还有一个美艳的未婚妻。

我慢慢的将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将手从顾维甄戴着的皮质手套中抽回,转眼间我已经变得很是镇定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没什么,我就是想回家了。”我擦擦眼泪,对着顾维甄客气的说:“谢谢你啊。”

“哦?”顾维甄的温柔不再,盯着我的眼睛发出冷冽的光,将弯着的身子站直了,又退后几步,像是在刻意和我保持距离一样。

他笑了,笑得讽刺,恍然大悟一样,“哦,我忘了,你家里还有一个性无能的丈夫,不仅性无能,还是个性变态。”

他说得每一个字都极其残忍,像是在凌迟着我,我强忍着浑身的痛,从转盘上站了起来,假装很是不在意的说:“对啊,我家里还有我老公等着我回去呢。”

心脏痛的恨不得抽搐,我已经被这现实揭破的体无完肤了。我强撑着身子,想淡定的从顾维甄的面前走过,可是脚步刚刚一挪,顾维甄就一把拉住我,大手强硬的捏上了我的下巴。

我挣脱,他用的力气就越大,一手揽着我的腰,一手捏着我的下巴,逼着我同他对视,我被禁锢在他的怀里,眼神无处可逃。

他的眼里是温怒,和不解,“你就真的想过那样的生活么?连个婊子都不如。”

是啊,婊子还能用自己的身体挣钱呢,我能干什么?本就心如死灰了,这下心更是随着他的话一下子沉到了底。原来顾维甄就是这么看我的,我对上他的眼睛,毫不在意的一笑,“怎么活着不是活着。”

在顾维甄面前我无地自容,现在只求求他能赶紧放我离开,我毫无用处的自尊他就不能给我留一点么?

“看来是我搞错了。”顾维甄慢慢放开了禁锢着我的手,我看着他的脸一点一点的变冷,最后又恢复成了他冷峻阴戾的一面。

我听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能搞错什么,搞错的是我吧,我凭什么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更何况他的家里还有那样一位美艳动人的未婚妻。

我跌跌撞撞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一出门口,泪水就此决堤,我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他有他的未婚妻,我也有我的家庭,而且我们云泥之别。

我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的回了家,李辉看见我神经质的亢奋,“呦,真是厉害了,参加个party,就勾搭上了个大人物,我倒是小瞧你了,还真当众就给我戴上了绿帽子。”

“你不就喜欢别人给你戴绿帽子么?”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进门,换鞋。

“那个大人物是干什么的?你们有没有搞?下次带着我吧。”李辉兴奋的搓了搓手,跟在我的身后喋喋不休的说着那些下流的话,“哎哟,知道这其中的乐趣了吧,嘿嘿,下次带着我吧,我就在门外听着就行。”

我进了卧室“砰”的一下子将李辉关在了门外,门外立马传来李辉的咒骂,“妈的!婊子!”

为什么我的生活要是这个样子的?可又为什么在我如此绝望的时候偏偏让我遇见了顾维甄呢?他给了我希望,又给了我清醒的一个耳光,我连假装不在意的活着都不行了。

沼泽沾了身,只能越陷越深,我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咬着自己的嘴唇,整个人颤抖着,无力的跌落在地上。

对,离婚,我要离婚,只有这样我才有活着的希望。

擦干眼泪,从地上快速的爬起,我就像是疯了一样的翻箱倒柜的寻找我和李辉的结婚证书,我上学晚,高考结束的时候刚好到了结婚的年龄就被我爸爸逼着嫁给了李辉,我不能再过这样的日子,不能!

“噼里啪啦的你在干什么呢?”李辉可能是听见了动静,用脚踹了两脚闷又骂道:“操!”能不能给老子消停点!

耳边的咒骂我充耳不闻,将卧室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一个盒子里发现了我们的结婚证。

好了,我像是攥着救命符一样的攥着结婚证,终于重新看见了希望。“离婚,离婚……”我神经质的嘴里叨叨着赶紧打开了门。

第010章 被轰出家门

李辉早就不耐烦了,一开门他就凶神恶煞的对我吼道:“妈的老子叫你半天,你装聋啊你!”

“我们离婚吧!”我满是希冀的看着李辉,嘴唇忍不住打颤,将两张结婚证书摊在李辉面前哀求他道:“你就让我和你离婚吧,你放心,我们家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上的,好不好?求求你!”

“想都不要想!”李辉一把抢过结婚证书,手指头指着我的脸,阴狠的说:“老子花了大价钱的,当然要好好玩,你以为你榜上了什么牛逼的人就可以脱离老子了?做梦!否则我就将你这点破事告诉你全家!”

“不要,我求你了,只要你同意李辉,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真的!李辉我求求你了,你就答应离婚吧!”然而我还是抱着希望在哀求他,这样的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

“妈的!老子花钱娶得媳妇还没好好的玩,就想和我离婚?你简直是在做梦,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参见换妻聚会以及进了局子的事情告诉你妈妈的话,你就尽管提离婚的事情!”李辉伸手一把将结婚证书抢了过来,瞪了我一眼。

他知道我的软肋在哪里,顿时希望破灭,我呵呵的苦笑了两声,真是痴人说梦啊,李辉怎么可能会和我离婚。

我呆呆的站在门口,脸上惨白一片,这就是我的生活,我得任命。

“所以说你是天生的婊子,知道么?第一次参加集会就能勾搭到人,啧啧,以后我们一起玩,会很有意思的,嘿嘿……”李辉的嘴在我面前不断张合,说着最让我觉得耻辱的字眼,那些音符充斥着我的耳膜,我要疯了。

“别说了!我求你了!别说了!啊——”

我捂上耳朵,疯了一样的尖叫,我不想看见李辉,索性闭上了眼睛,可是我的眼前依旧是那副丑恶的张着满口黄牙对着我猥琐的嘿嘿笑的李辉。

这一刻我想到了死。

刺耳的铃声此时想起,同我的尖叫相得益彰,李辉骂骂咧咧的去接电话。

“找你的。”李辉没好气的将电话筒扔在了沙发上,“妈的,催命鬼。”

我收拾下自己的情绪,走过去,电话里是妈妈的哭嚎,“你电话怎么不通啊,都要急死妈妈了!瑶瑶啊,你要救救你妹妹啊,她快不行了,你爸爸又要将家里的房子输掉了,瑶瑶,你来救救妈妈啊!”

“妈,你先别哭,我现在赶紧过去,你等下我,我立马就去!”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慌慌张张的出了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赶紧赶了过去。

“我和你说这是我家,你们不能这样子的,你们凭什么赶我们出去啊!”刚一到楼下,我就听见了我妈妈哭嚎的声音。

楼道里乱七八糟的扔着我们家的锅碗瓢盆以及行李,而我的妹妹虚弱的躺在那一片狼藉中吓得瑟瑟发抖。

“茜茜!”我冲了过去,心疼的抱住妹妹。她刚刚出院,还没休养好,身子虚弱的很,能帮狠心的人居然就这样将妹妹从家里抬着扔了出来!

“姐姐!我好怕!”

妹妹苍白的脸,发抖的身体,惊恐的眼神,让我彻底的奔溃了。

“姐姐在!姐姐一定会保护你的!”我拍着妹妹的后背像小时候哄她睡觉一样的哄着她。

“这是房本,看见了没?”原本属于我们的房子此时有人鸠占鹊巢,他那张房本晃了晃又说:“叶大天那家伙欠了钱,还不上,自然就得卖房子喽!看见没有!赶紧滚!”

“你叫叶大天过来,我们说清楚,这是我的家,我不会搬走的!”妈妈堵在门口,双手死死地扳着防盗门。

“操!”那个男人狠狠地骂了一句,“妈的!我们还想找叶大天呢?你倒是告诉我他在哪儿啊!”

“我不会走的!这是我的家,你们休想!”手指头紧紧的扳着门框,指头都变得发白,妈妈已经撑不住了,我赶紧放开妹妹,找他们理论。

“这是我的家,我们在这里生活很多年了,你们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占了我们的房子,咱们等我爸爸回来到时候再谈好不好?”我尽量在缓和着我的语气,也希望对方能好心发作通融我一下。

“操!给脸不要脸!房本在老子这里,房子就是老子的!你们家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好吧!”男人已经不耐烦了,他一脸戾气的看着我们,最后索性掰开妈妈紧紧扳着房门的手指,狠狠的对着我们一推。

妈妈站立不稳,摔倒了,一个跟头顺着楼梯往下滚去。

“妈!”

额头上都是血,她闭着眼睛,晕了过去,恐惧瞬间席卷我的四肢百骸。

第011章 进了急诊室

“妈!妈!妈!”

此时妹妹开始剧烈的喘息,像是喘不过气来,“姐,我,我,好难受……”

她拼命的呼吸着,可是脸胀得青紫。

突然间是怎么了?我手脚冰凉的站在她们面前。

妹妹闭上了眼睛。

“茜茜!”我顿时惊醒,赶紧掏出手机拨打120。

妹妹和妈妈都同时进了急救室,我傻了一样的站在急救室外,我的手上甚至还沾着我妈妈的血,刚刚还带着温度,现在怎么就变得冰冷了呢?

我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再一次的知道了什么叫做绝望。

抢救还在继续,而我的灵魂仿佛都被抽走了,我的脑子里轰隆隆的,像是耳鸣,根本没办法思考。

怎么办?怎么办?我根本就不知道。

“叶夕瑶。”远处突然有人喊我,我扭头,便看见了站在那里望着我的顾维甄,以及他身边的肖晨曦。

金童玉女啊,我下意识的感叹,而后假装没听见一眼别过去了身子,我不想让他们看见这样狼狈的自己。

“哎呦,真的是你啊?我还想问你,你怎么不声不吭的就走了啊,我还以为是我招待不周呢?”肖晨曦迈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冲着我走了过来。

硬着头皮,我转过身去,看向他们。

顾维甄依旧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看我,肖晨曦已经很是亲切的拉上了我的手,但是当她看见我手上的血时,一声惊呼,“哎呀,瑶瑶你怎么了?”

将自己的手抽回,我很是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一点事情。”

远处的脚步趟的又急又快,而后一双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我的手腕。

我被他霸道的动作带地一个趔斜。

“顾维甄……”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我恍然失措。

他的眼睛深不见底,脸紧绷着,“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关切?他的样子让我产生了这样幻觉,可是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去关切别的女人?

我倔强的盯着顾维甄,梗着脖子看着他不开口。

“你轻一点啦,瑶瑶的手都被你捏疼了。”肖晨曦有点担心的看着我,想将我的手从顾维甄的钢铁一般强硬的手中解救出来。

顾维甄看向肖晨曦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郁,就这么淡淡的一瞥,顿时让人的心发憷。

肖晨曦讪讪的站在了一旁,我讷讷的看着顾维甄说不出话来。

我要在他们的面前哭着说自己有多惨么?换来同情,换来顾维甄的帮助?我办不到,可是这个时候,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医生从里边走了出来。

“谁是病人家属?”

“我!”我晃了晃自己的手,可是顾维甄根本不打算放开我。他拉着我的手一起走到了医生面前。

“你妈妈的伤势比较严重,伤到了头部,里边有明显的血块,我的建议是转院,你们去大医院这样保险一点。”

医生的话让我如遭雷劈一样,顿时眼前一黑,顾维甄及时的一手揽住了我的腰,将我往他怀里一带。

我的耳朵正对上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他的胸膛那么的宽阔,那么的坚实,那么的让我贪恋。

但是这不属于我,我挣扎着从他的怀里起来,而顾维甄已经认真的在询问病情了。

“顾维甄对你蛮特别的。”肖晨曦环着肩膀,看着顾维甄的身影对着我说道,“以后我们要常常见面了。”她轻飘飘的说,好像这话不是说给我听的,而是说给她自己听的一样,末了肖晨曦才对着我客气的笑笑。

“我们维甄办事你放心。”

她的话依旧像个女主人,我缩了缩身子,低头说:“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

“你怎么处理?”这话恰巧被顾维甄听见,他晃晃手里的单子,很是不屑的说:“巨额医药费,以及找专家会诊,甚至是去国外,你自己都能处理么?”

顾维甄的脸上是我从没见过的恼怒,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我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顾维甄你不要总是给我希望,要不然我会当真的,可是我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不能再做出让自己不齿的事情。

可能是我眼花了,顾维甄的眼睛里居然闪过了一丝心疼。

我心想,真的是我自己眼花吧。

妹妹的诊断结果也出来了,她前几天住院身体还没养好就着急出了院,一出院就碰上了这种事情,病情更加恶化。

“你妹妹的病再拖下去,很有可能会死于肾衰竭,我建议你们去国外找专家治疗,不过我们国内也有这样的专家只是太难请了。”医生很是无奈的说。

“换肾呢?”我突然问道,一把抓住医生的手,“我们是姐妹,我可以把我的肾给她,我们换肾吧!”

“小姐您,冷静下。”医生拍拍我的肩膀安抚着我说:“你妹妹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不适合换肾,她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型手术。只能先疗养,控制,找到了专家,说不定就有救了。”

“可是,我哪有钱出国,也根本请不到国内的专家!我妈妈又是这个样子,我真的没办法了,医生!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妹妹吧!她之前不是很好么?为什么突然就这样子了?”

“小姐!小姐!您冷静点!”医生也拿我我没办法,我知道我是在难为人,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不能让妹妹死,也必须救妈妈,但是我束手无策。

“叶夕瑶。”

突然一声冷冷的声音响起,我一怔。

顾维甄站在我的面前,双手捧起我的脸。

“有我在。”

顾维甄这样说。

第012章 被他拥抱在怀

声音沉稳,坚定,他的眼睛看着我,视线从我的视网膜仿佛穿进了我的大脑,带着能安抚我一切的力量。

我怔怔的看着顾维甄,忘记了挣扎和吵闹。

“你就交给维甄吧,放心。”肖晨曦也走过了安慰我,她笑着对顾维甄说:“夕瑶肯定难过死了,你好好的安慰下她。”

实在难以想象,肖晨曦居然能说这样的话,她不是顾维甄的未婚妻么?看见自己的男人对着别的女人嘘寒问暖不是应该生气么?

可是肖晨曦笑容款款的看着我,让我更加的难以面对顾维甄。

没等顾维甄说什么,我立马挣扎着往后退了两步。而顾维甄的脸上瞬间就像是裹上了一层冰霜。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捏着裙角低着头,在他们的面前我永远无地自容。

“事情我会安排。”顾维甄拿眼扫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他的面容冷冽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了他。

不过听到妹妹和妈妈有救了,我赶紧道谢,“谢谢,谢谢。”

我不知道顾维甄是什么背景,但是勉强可猜到一点,估计就是有钱或者有点权的人,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的认知是多么的渺茫!

由于时间紧迫,妈妈和妹妹危在旦夕,顾维甄直接调动了直升飞机,要连夜将妈妈送往军区医院!

机翼带动着巨大的气流,我站在那一片狂风着,头发凌乱的飞舞,我眯起眼睛,愣愣的看着顾维甄款款向我走来,他的身后站着的手下对他弯腰行礼,态度恭敬。他一身黑,好似要和这夜融合在一切,我看见急速旋转的风吹动了他的风衣,像是鼓起了一个巨大的屏障,仿佛能笼罩着我的一切。而后他走到我面前,轻轻的拥抱我,将我搂紧他的风衣里。

“晚上会冷。”顾维甄拍了拍我的后背,我的身子立马绷得僵硬,他刚才拍过的地方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的炽热。

顾维甄的热气笼罩这我,熏得我头晕乎乎的,我从他的怀里抬头看他,他的眼睛沉沉的仿佛深不见底,这个男人我真是搞不懂他。

“走吧。”顾维甄帮我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说道。

我和顾维甄先上了直升飞机。

接着医护人员有条不紊的将妈妈和妹妹推进了直升飞机里。

“妈妈!妹妹!你们有救了!”我守在他们的身边,握着他们的手,泪眼模糊对着顾维甄再一次道谢。

顾维甄依旧是淡淡的说,“不谢。”我感觉到他的视线在我的身上驻留了一会,但是当我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却是闭目养神的样子。

飞机起飞了,慢慢的脱离了地面,我悬着的一颗心却仿佛落地,这一切都不真实,知道这一刻我才真的知道了我没有做梦,妈妈和妹妹终于有救了,而这一切都拜身边的这个男人所赐。

我疑惑的歪头看着他。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以后你会知道的。”顾维甄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很快的就又别开头盯向窗外。

我也顺着顾维甄的视线看去,往下俯视,整个城市仿佛全部尽收眼底,灯光璀璨,接连起伏,我看了整个城市闪烁霓虹。

“哇!”我不由得赞叹,“好美啊。”

“以后白天有机会再带你去看看不一样的景色。”顾维甄含着笑意说,“小姑娘,别担心,以后有我在。”

我被眼前的景致震撼着,根本就没注意顾维甄说的是什么,我呆呆的点了下头说:“好,好。”

顾维甄揉了揉我的头,我扭头看他,居然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一种叫做宠溺的东西,只不过转眼即逝。

顾维甄闭上了眼睛,他看上去很累,可他依旧陪我连夜去外地。我乖乖坐好,心里顿时成了一团乱麻,顾维甄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似乎是个无解的问题,或者我胆小卑微有些问题根本就不敢想。

终于到了,母亲和妹妹得到了安置。

顾维甄替我安顿着一切,我懵懂的跟在他的身后。

医院所以有关的大夫全部集中在了病房外,商讨着治疗方案,他们时不时的看一眼顾维甄,又去擦额头上的汗。

“你看看你把我们医院这帮老学究吓成什么样了,人家在被窝里就别你揪出来了。”其中一个很年轻的大夫看上去和顾维甄很熟,拍了一把顾维甄的肩膀又说:

“呦,顾少。头一次做这种事吧,我还真是啧啧,难以置信呢。”

“成铭泽。”顾维甄一把拍掉他的手说:“他是最权威的脑科专家。”

他斜长的眼睛,白皙的肌肤,怎么看都不像是专家的样子。

“你小情?”成铭泽贱兮兮的那眼睛瞟我。

顾维甄冷冷的对着他一撩,说:“费什么话。”

“得,得,得,惹不起你。”成铭泽对着顾维甄摆摆手,却看向我,饶有兴趣的盯着我看。

“你行了啊。”顾维甄身子一挪,挡在了我的眼前。

“知道了。”他拉着长长的声调,“我不就是好奇么,你顾维甄的女人我怎么能不好奇。”

顾维甄的女人?我不是啊,我是不是应该解释下?只是顾维甄根本就没给我解释的机会,胳膊一揽,就将我拐进了旁边的休息室了,只剩在青年医生在那里看着我们一副看戏的样子。

“你在这里休息下,你放心这里的医生是最权威的,你妈妈和妹妹一定会没事的。”顾维绅说。

“可是,我,我想陪着他们。”不管怎样我不看见他们平安无事,我是不会放心我,我乞求的看着顾维甄说:“就让我陪着他们吧。”

“听话,你需要休息了,否则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顾维甄不由分说的将我按在了床上,态度强硬的双手一揽,将我紧紧抱住。

你是我的执迷不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的执迷不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的道士生涯14章

    原标题:我的道士生涯14章小说:我的道士生涯第14章绝处逢生“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寂静。身为刑警队队长的赵曼,观察能力自然是要比常人好上许多,墙壁上多出来的影子,她也发现了,见我有难,她便拔枪射击。我身后那东西吃了这么一下,拍我俩肩膀的手,猛的就是一松。他妈的我以前招摇撞骗,挨打那也是家常便饭,早练就了一身逃命绝技,感觉到肩膀上这双手稍微一松,我把身子往下一爬,就要来个前滚。背后一阵刺痛传来,险些没把我疼的背过气去!但我还是用前滚躲开了。许小诺大喊一声,举着柴刀就往我身后冲去。站定身子,

  • 神御天穹14章

    原标题:神御天穹14章小说:神御天穹第14章轰动九州院姜棱的身子缓缓地朝着地面上倒去,撞起胸前的鲜血,染红擂台。筋断骨折的声音清晰可闻。这一刻,演武场中一片寂静。一道道充满震撼的目光望向擂台,惊惧的望向手持长剑的少年,忘记了尖叫。“你竟然杀了姜国的皇子!”曹阁老满面不可思议的撤去那放在姜棱鼻子下的手指,狠咽一口唾液,颤抖道。“再多嘴我连你也杀了。”叶远冷冷说道,吓得曹阁老身子一抖,而后丝毫不顾不知所措的曹阁老,长剑入鞘,便要离开。不料强烈的波动忽然从远处震荡而至,一个人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抬头看

  •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14章

    原标题: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14章小说名字: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第14章唐医生,请跟我走一趟院长办公室,气氛冷冽,除了时钟的嘀嗒声之外再无其他。乔院长的视线落在对面男人身上,嘴角的笑意带着讨好。如他所想,前几天那个男人还真是君三少。“雷先生先等等,我已经让人去叫照顾三少的人过来了。”一大早,他刚刚赶到医院上班,就迎来了这尊大佛,乔院长自然要好好对待。而照顾那个男人的,就只有乔素和唐筱可,只是不知道雷诺要见照顾三少的人有什么目的。“雷先生,我想问问,雷先生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还是说三少的病

  • 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14章

    原标题: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14章小说名称: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第14章一百万,做我的情人夜幕垂下,叶璃芜笔直地站在卧室门口,注视着不远处的男人。知道管家让她守夜的消息,叶璃芜慌乱不已。如今,依旧无法平静。远远地看着他,叶璃芜再次强调:“慕少,我可以暖床守夜,但真的只是暖床。”双手环胸,慕天皓冷笑地说道:“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不上,滚出去。”他清楚,她一定不会离开慕家。轻叹一声,叶璃芜咬着牙,认命地说道:“好,我上。”说话间,叶璃芜万般不情愿,也只好掀开被子,爬上床。尽量无视他的视线,

  • 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14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14章书名: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第一卷降世兵王第14章未来媳妇不过当这个保安队长乐呵呵走来的时候,叶小天和刘东却都莫名感到了一股温暖,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大哥,是那么的和蔼慈祥,叶小天瞪了一眼胡说八道的刘东,握着老队长的手,算是认识了。老队长姓李,叫李常山,原来是老锅炉厂下岗的工人,四十多岁就在楚天干了,这一晃快二十年,也算对楚天有了感情。保安室一共二十来个人,一个个不是刺头就是炸毛那伙的,一个个都不服不忿的,有的嫌工资少,有的闹心没对象,有的失恋分手了,有的带了绿帽子,总之

  • 美女的妖孽保镖14章

    原标题:美女的妖孽保镖14章小说书名:美女的妖孽保镖第14章魔鬼身材PK天使面孔威廉思来想去,他怎么也不能说是杨辰打了自己,然后回过头,看到地上躺着的上官云,指了过去道:“大使,我必须告诉你,我被这个奸商骗了,他告诉我这是慈善晚会,甚至让人动手打我,还对我意图不轨,我怀疑他是有特殊癖好的人,我需要一个律师,我要告死他!”上官云带来的那队人,纷纷看向了一个带着帽子的首领。带队的警察也上去交涉,看来对方也不是什么小角色。最终,在事态还能控制的时候,那队人马看了一眼杨辰,抬起手里威武霸气的冲锋枪,收队

  • 美女总裁的锦衣护卫14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锦衣护卫14章小说:美女总裁的锦衣护卫第14章谜一般的男子天京路派出所,一间只有几平米的审讯室里,女警李红鲤两眼怒视着面前的男子,而后者竟然流里流气的盯着她。三分钟后,李红鲤终于败下阵来,脸上不禁有些微烫,那人贪婪的目光显然不怀好意,胆儿也太肥了,警花的胸都敢看。“我劝你放聪明点,跟警方作对可没有好结果,识相的话就老实交代。”身后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特大号标语,凌云峰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又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那天傍晚,我在百货广场附近的夜市上丢了钱包,身上没钱打车回家,当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14章

    原标题:妻手遮天:全能灵师14章小说名:妻手遮天:全能灵师第14章初见前未婚夫瞬间,练武场外围所有目光都射了过来。夏云松与苏雨柔一愣,互视了一眼,有些莫名更有些紧张。练武场正中央依旧是那座墨麒麟石像,庞大凶猛。而在它不远处已坐了好些夏家长老,最首位的,正是夏家当家家主,也就是她名义上的爷爷,夏正国。与昨夜相比,练武场内人满为患。一部分是为了看测灵根,而另一部分,则是想来看夏连翘的好戏。不过是一夜时间,昨夜在练武场内发生的事便一传十十传百,基本传遍整个夏家。所有人都想看到,不自量力对夏家三小姐发疯

  • 鬼衣夜行14章

    原标题:鬼衣夜行14章书名:鬼衣夜行第14章冤有头,债有主等郭磊哥哥简单恢复一下,我们两个协力把郭磊架到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医生给郭磊做了简单的包扎,不久郭磊也醒了过来,医生说郭磊失血有点多,也有些轻微脑震荡,万幸没有什么大事。正当我们要走的时候,医生突然问我:“这个小哥,不处理一下伤口吗?”我当时一愣,原来之前跟女尸搏斗的时候不小心被抓伤了脖子,可能因为之前太紧张了,一直没什么感觉,经医生一提醒才感到火辣辣的疼。于是便顺便让医生给包扎了一下。医生问我们的伤是怎么来的,我们骗他说事喝多了打架受的

  • 邪王追妻:爆宠狂妃1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爆宠狂妃14章小说名字:邪王追妻:爆宠狂妃第14章翩翩佳公子找上门“那你们什么时候有货?”恩小晚问道。“不好意思,像太阳菇这样的珍稀药材,您在我们药房是买不到的。要买就去毒幽宫买。”掌柜道。“掌柜,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说的是太阳菇。很普通的药材好不好,怎么也算不上珍稀药材啊?”恩小晚有些迷惑了。太阳菇在她们那里,可以说雨后满山遍野都能采到的。掌柜比恩小晚更加的迷惑:“我们这里真的没有太阳菇。你若要买,就去毒幽宫看看。”“那你可以告诉我,毒幽宫在哪里吗?”恩小晚皱眉问道。光听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