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9章(第9章 蛮族匈奴(下))

2017/12/26 7:15: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第9章 蛮族匈奴(下)

月婵娟没有想到琴韵会问这样的问题,心中微微有些愠怒,这些侍婢,生死皆握在她手中,素日里,也不曾亏待了她们。95女性网如今她被逼远嫁塞外和亲,身边最亲近的侍婢,竟然有异心。

“奴婢的命,是公主殿下所赐,奴婢愿为公主赴死,何况是去塞外。奴婢只是担心公主,公主便这样远嫁塞外,塞外苦寒,民风彪悍,公主如何去得?”

“去得去不得,由不得本公主,亦由不得你。”

“可惜奴婢无能,不能代替公主前往,若非如此,奴婢情愿以身相替。公主可能放下秦将军?”

“住口!”

月婵娟眼梢微微一挑,此时,她最不想听到的,便是此人的姓名。

“奴婢知罪,奴婢该死,请公主殿下息怒。”

琴韵惶恐地匍匐在地,刚才的话,可能已经引起公主不快。说明95lady.com她不过是一个获罪武官的女儿,要被送去充作官妓。她本来,是准备自行了断的。却不料,遇到公主,被公主收在身边,免去了官妓的耻辱。

低头看着跪在脚下的琴韵,刚才琴韵的话,让一道身影出现在她脑海中。斯人如今在何处?

袖口中的手,紧紧握住,指甲刺入手心。已经很久,不曾见过他了。一入深宫,便再难相见,如今更要和亲去塞外,便是婚姻,亦不能自主。阅读95lady.com

“若是可以选择,我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一张俊逸深情的脸庞,在眼前萦绕,她和他,都别无选择,只因,他们的婚姻,都不能自主。

如今,纵然不能忘记,亦要深藏在心中,她没有权利拒绝盛帝的旨意。如果牵连到他,死的不是她一个人。

那夜,盛帝的话,已经满含威胁,纵然她不惧一死,亦不能不为他着想。答应出塞和亲,盛帝亦应允,不会把他派去北疆边境。

或许,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有谁知,她答应和亲出塞时,心中难言的苦涩?

“以后,不要再提起他!”

无忧公主即将出塞和亲的消息,在朝野传开,这本是意料中事。版权http://www.95lady.com/为此,盛帝特意增加了月婵娟的用度,多有赏赐。

看着几日来,一连赐下的东西,一抹冷笑在嘴边翘起,这些,便是把她卖给匈奴的报酬吗?

“皇上,还真是大方,用这些东西,便把我送往塞外,留下了心爱的亲妹妹。”

房间之中,只有琴韵四个侍婢,这四个侍婢,都只效忠于她。因此,她说话,也没有太多的顾忌。这些侍婢,有的已经跟随了她快四年,从她到东宫后不久,便贴身侍候她。

“启禀公主,教授公主匈奴语言、风俗、礼仪的先生求见。”

“传。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9章(第9章 蛮族匈奴(下))

淡淡地吩咐了一声,坐在正中,若是知道日后会被送到塞外和亲,她早就多学习匈奴语言,了解匈奴的事情了。

“臣参见公主殿下。”

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欣长的身材,飘然出尘。身上没有穿着官服,只是一身竹青色的袍服,精工绣制着青竹。

背脊挺直,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肤色白皙,清秀中带着一抹俊逸,帅气中透出一抹温柔。一双眼睛,波光潋滟,让她想起秋水为瞳。仿佛在这秋水中,映出了她绝世的容颜。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不由得有一瞬间的失神,此等男子,真是少见,真会引起无数闺中少女,梦魂牵饶。

看年纪,不过二十多岁,却不知是何人。

“平身,你是何人?”

“臣仲傲霜,奉旨前来教授公主匈奴语言等事务。”

“你懂得匈奴语言,可曾去过匈奴吗?”

“回禀公主,臣年少之时,聊发少年狂,曾随伯父去过北疆,亦曾去过匈奴。”

心,狂跳起来,鼻中,隐隐嗅到一股奇异的香气。这香气……

仲傲霜深深低下头,不敢抬头去看月婵娟,刚才进门后匆匆的一瞥间,便已如此了。他自负见过无数闺阁秀女,各类佳人,却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略带稚嫩的容颜,偏偏透出高贵,略带冷傲,只是那冷傲,并不令人厌烦,乃是与生俱来,更衬托出眼前少女的清丽出尘。

入目,是一双鹿皮靴子,隐隐还带着些微泥土,刚才一瞥间,已经见到,公主身着紧身窄袖的箭衣。纤细的腰,就在眼前。

一条巴掌宽的皮带,束在腰上,不堪一握,轻盈欲飞。紧身衣,勾勒出玲珑曼妙的曲线,令人怦然心动。袖口处,一双纤纤玉手,搭在椅子扶手上,晶莹剔透,如同用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就。

肋下,还佩戴着宝剑,似乎刚刚舞剑归来。

微微的喘呼,传入仲傲霜耳中,令他脸红心跳不已。微微抬起眼皮,恰好看到月婵娟高耸起伏,心跳,蓦然有一瞬间的停顿。

月婵娟摘下肋下的宝剑,她刚刚练武回来,仲傲霜便到了。注意到仲傲霜白皙的脸上,涂上一层淡淡的粉晕,更增添几分俊美,不由得露出一抹淡笑。

“你既去过匈奴,便是最好,便先为我说说匈奴的事情吧。”

“匈奴

原本是活跃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他们一直在进行漫长的迁徙。匈奴人是骑在马背上的民族,骑兵擅长使用长矛和弓箭作战。为了找到新的,适合放牧的草原,匈奴人带着家眷和大量的马匹牲口不断迁徙……”

仲傲霜为月婵娟讲解匈奴的历史,一个下午,便在这讲解中过去了,不时暗中用眼角窥视月婵娟,偶然和月婵娟的目光交接,便闪过那双剪水双瞳的注视。

一连几日,除了练武之外的时间,月婵娟都用来和仲傲霜学习匈奴语言,了解匈奴的特色和习惯。

“仲大学士,匈奴可是十分凶残,毫无信义吗?”

“公主称呼臣的名字即可,未曾和匈奴人打过交道之人,对匈奴人多有误解。臣的伯父,常年和匈奴通商,匈奴人虽然骁勇甚至彪悍,但是极重信义。只是匈奴不懂种植,加之游移不定,因此多半穷困。尤其是遇到天灾之年,便会进犯大康,掠夺财物。”

“我听闻,匈奴烧杀,掠夺女子和财物,稍有不从,便会杀人。那匈奴人,生得何等模样?”

“匈奴人身材矮而粗壮,头大而圆,阔脸,颧骨高,鼻翼宽,上唇胡须浓密,而颌下仅有一小撮y须。眉毛浓郁,目光炯炯有神。身穿两边开叉的宽松长袍,腰上系有衣带,衣带两端都垂在前面。一条短毛皮围在肩上,头戴皮帽。”

“如此说来,并非如何穷凶极恶之辈了?”

“正是,多年来,匈奴亦和我汉族多有通婚,因此许多匈奴人的相貌,和我等并无太多不同。”

“若是都如你这般秀雅的人物,恐怕我大康的少女,会趋之若鹜,巴不得嫁到匈奴去了。”

一抹笑意,淡了眉间的清冷,几日来的接触,对这位儒雅的大学士,心生好感。这是她一年来,为数不多可以接触到外面人的机会。

微微沉吟了片刻,终于问道:“你可曾见过,那大月支派来的使臣,还有棠梨孤单于?那棠梨孤单于,是何等模样?”

“臣不曾见过棠梨孤单于,但是却见过大月支派来的两位使臣,皆是堂堂男儿。”

仲傲霜心中极为遗憾,如此绝代佳人,大康国的才女公主,如何便要被远嫁塞外?

略略沉思,开口道:“请公主恕臣冒昧,日前,大月支棠梨孤单于,派遣使臣前来朝拜,向圣上请求联姻,以公主下嫁。臣听闻,下嫁大月支的公主,便是殿下。”

“正是如此,只是我不愿意嫁给棠梨孤单于,意图在几位皇子之中,选择一人。却不知,先生有何见教?”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三朝红颜 或 公主要翻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我的性感女上司8章

    原标题:我的性感女上司8章小说名称:我的性感女上司第八章肉偿(二)“妈的,许大海,我真想砍了你”我握着拳头,本想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不过突然想到,父母的身影,这份工作是父母含辛茹苦托关系让我进来的,我要是把许大海打了,基本上肯定是在这家公司干不下去了。正思索间,只见许大海涎着脸皮,用手指拖着下巴,突然伏在夏芝芝的耳边嘟囔了几句后,夏芝芝翻白了眼睛,狠狠的瞪着许大海,然后用凌锐的目光扫向了王总,满条不紊道:“王总,我一直敬佩你的为人,但是我没想到竟然让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夏芝芝,现在人为刀俎,你为

  • 医道女人心8章

    原标题:医道女人心8章书名:医道女人心008张姐的小姨子,唐思思?听到张姐居然对着大开的衣柜说了这么一句话,差点没把老子的心脏病给吓出来!衣柜里面居然还有人?!早先进别墅的时候我刻意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整个别墅里面除了张姐之外应该是没有别人的。至于说保姆之类的,我相信在这种事情上,张姐应该比我更加忌讳让人家知道。因此,我相信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只有我跟张姐知道。不管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可如果这个事情落在外人的耳朵里,能讨的了好?一个单身的妇科男医生,一个是如狼年纪,丈夫还不能人道的中年贵妇,还特么上

  • 最恨不过爱一场8章

    原标题:最恨不过爱一场8章小说名:最恨不过爱一场第8章沈倾的替身他竟然那么霸道的吻了她,甚至还抚摸着她的身体,发泄后拥着她入眠。简直像是做梦一样。沈相宜心头一喜,难道是贺少琛想起她了吗?她从小就是重组家庭,妈妈带着她嫁给了沈倾的爸爸,沈倾的父亲自然偏爱沈倾不用说,而她的妈妈为了讨好沈倾的爸爸,也变得只爱沈倾,不爱她。所以沈倾七岁的生日宴,所有人都在大堂为她庆祝,却没有一个人记得,那天也是她的生日。她一个人站在外面,直到听到游泳池噗通一声响,像是命中的劫数一样,她救起来一个落水的王子——贺少琛。她

  • 相思一场终成空8章

    原标题:相思一场终成空8章小说名:相思一场终成空第8章跟踪第一周顾未辞到顾氏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轻松的,那张常年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然隐隐有几分笑意。尹泽觉得不正常:“顾未辞,你没事吧?”“好得很。”顾未辞看着手中的文件,语气无比轻松。尹泽就觉得更加奇怪,继续追问:“顾氏最近股票确实一直不错,但着不是常事儿嘛,你至于高兴成这样?”顾未辞抬眸,“谁跟你说我是因为这个?”尹泽一双眼睛流转,愣了片刻,随即笑出来:“既然不是因为工作,想必是因为女人了,顾总找到新欢了?”顾未辞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我跟

  • 我在火葬场上夜班8章

    原标题:我在火葬场上夜班8章书名: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第八章行尸走肉这消息让我始料不及,经理人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疯了呢?我赶紧换了身衣服,直奔火葬场。到火葬场的时候,才早上八点半,正是晚班和白班交接的时间,刘伯此时不在值班室里。我给刘伯打电话,刘伯让我直接去停尸房。我到了停尸房,发现经理就盘腿坐在停尸房的地上,头发蓬乱,衣衫褴褛,双眼呆滞。现场除了几个火葬场的领导外,还有几个警察,其中就有昨天审讯我的那个胖子警察。不过引起我注意的,倒是一个女警察,这名女警察双手带着白手套,嘴上戴着一个口罩,乌黑的

  • 我的夜场生涯8章

    原标题:我的夜场生涯8章小说名:我的夜场生涯第008章妖娆的身影我看着外面天黑了好久,突然想起出来时没跟我妈吩咐什么,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怕她又是担忧。“刘姐,昨天真的多谢了,否则我妈真的会急的找不到北的。”刘姐见我神色有些着急了,心里也明白了大概,说: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做这行业的基本是夜班的,早些跟家里人交代不回家睡,也省得他们担心。我点了点头,自然是赞同刘姐的建议,说是工作的太晚了,就不会回家睡了。我这样想着,托林洪盯紧秋雅表姐的举动,然后和刘姐他们告别。待我回到家时,发现灯已经关了,

  • 绝霸武魂8章

    原标题:绝霸武魂8章小说:绝霸武魂第八章,上坟的邀请次日天色刚刚破晓,南司河推开大门,脸色不太对,带着几分急切。天知道他家妹妹怎么这么皮,刚刚还在他身上跳来跳去,可是转眼间就跑了个没影子,本以为在府里玩闹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谁知晓转眼间一个感应才知道。这小东西,竟然直接跑出了府!南司河头都快要炸了,鬼知道幺幺是怎么从这大门后门紧锁,三四个人高的围墙给跑出去的?简直要疯。幺幺现在灵智未来,又除了跳来跳去又没有半分的本事,要是她一个小种子在人来人往街上玩,那还得了?要知道,化形的精怪族族人和未化形连

  • 刁蛮小姐的贴身保镖8章

    原标题:刁蛮小姐的贴身保镖8章小说名称:刁蛮小姐的贴身保镖第八章解决王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活动活动身体说道:“哎呦,累死老子了,好久都没有动手了,骨头有点生锈了。”王洋四周看了一下,只看到一扇门,毫无疑问,大小姐就在那里了。不过王洋并没有立刻就进去,而是拨通了一个电话,如果说,如果说有外人听到这样一通电话,一定会听的一头雾水,不知什么跟什么的。“欢迎订购家家洁清洁公司,能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将会把你的家里打扫的得一尘不染。”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动听的女人声音。“不打扫的清洁工。”王洋只是对着电

  • 都市极品警王8章

    原标题:都市极品警王8章小说名:都市极品警王第八章一夜的奋战“想要娶我女儿,彩礼钱必须要有六十六万,否则就别想进这个家门!”这是徐母的原话,当时的语气冷漠而生硬。六十六万的彩礼钱,对于刚刚退役的赵三甲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他为了给母亲治病,已经把能借的朋友都借了个遍,现在他还能到哪去筹钱?为了不让母亲失望,他只好无奈地想到去抢劫金店,结果却又没抢成。“三甲,你说话呀!淑芬到底答应了没有?”赵母见赵三甲没有回应,不禁有些着急起来。“答应了,这两天我们就准备结婚。”赵三甲看着母亲,那瘦削的脸上焦虑的

  • 绝地求生在异界8章

    原标题:绝地求生在异界8章小说名: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八章脱身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邢山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头颅还真以为是具尸体。得嘞~这副卖相,也彻底断绝了邢山牢房内遇到江湖上久负盛名的隐藏大佬的希望,不过抱着万一的可能性,他还是试探的向着那边喊了几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你知道外边那些人是谁么?……前辈,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