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蚀心萦绕:命中爱人8章

2017/12/26 6:23: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蚀心萦绕:命中爱人

第8章 总觉得我们见过

 

 厉昊天在A市的这座别墅很大很大,房间也四通八达的,厉昊天像是为了防止小希犯迷糊,特意安排了她的房间在他的卧室对面。蚀心萦绕:命中爱人8章

 不得不说厉昊天这次真的是打算在A市常呆了,唐欣欣小心翼翼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着头不敢去看唐慕的眼神,她知道哥哥现在一定在瞪着自己。

 唐欣欣委屈道,“哥哥,别这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唐慕冷冷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想给昊找难堪么?”

 一语中的!唐欣欣再次把头低了下去,小声道,“谁叫那只狐狸老是欺负我,哥哥你也不帮我…”

 唐慕目光冰冷像是恨不得把他这个‘好’妹妹给捏死一样。

 唐欣欣显然也感受到了这样的目光赶忙道,“对了!杂志社那边我还有稿子要交呢!我先走了!”说着脚底抹油一样的跑掉了。

 唐慕看着跑走的人影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又抬头看了看楼上,想了想,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

 楼上,厉昊天和闵小希的卧室在二楼,回旋的楼梯上去有条左右相同的两扇拱形欧式门,又边的门进去就是面对面的就是厉昊天和闵小希的房间,还有一间私人书房还有就是通向三楼的楼梯,三楼是一个外表看不出的小阁楼,谁也不知道那里放着些什么,厉昊天也很少让人去打扫。

 左边那扇门后也有一个厉昊天的办公室但是并不常用,还有影音室、客房之类的一些房间,一般佣人都会住在一楼最里面的房间。网站95lady.com

 在小雪和佣人的帮助下,小希把行礼和买的一大推东西都搬进了房间,忙好了连话还没来得及说他们就都离开了。

 小希打量下了房间,整个屋子都是粉色系类的,四周的墙上都是粉色条纹系类的墙纸,整个地板都铺上了红色的地毯,毛茸茸的很舒服,足足两米宽的大床上铺着粉红色被褥,欧式风格的象牙色衣橱,漂亮的书桌,桌上还有今年最流行一款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是一个超薄的平板电脑,深粉色的欧式沙发正对着大大的液晶贴墙电视机,房间里还有一个橱柜,里面摆满了小希喜欢的各种工艺品,还有一个阳台,阳台上摆了喝下午茶时的桌椅。

 看着这些小希觉得心里暖暖的,这个房间一定是临时给她弄出来的吧,每样东西都很新,但是每一样都是按照她的生活习惯来的。

 比如说她只有在工作学习的时候才会用电脑,平时都是喜欢躺在床上看平板电脑的,还有她喜欢在有阳光的时候一边晒着太阳喝着茶,尤其是那橱柜里的工艺品都是她最喜欢的设计。

 想到这里小希的目光不由得暗沉了下去,走到床边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今天一天真的很累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心里总是冒出一些奇怪的东西,让她很苦恼。

 突然小希猛地坐了起来,赶忙跑到还放着一大堆东西的地方,坐了下去,一脸哭丧的在东西里扒了了起来,“完了完了!这么多东西怎么办啊!”

 说着把收好的发票从斜跨的小包里拿了出来,一张一张的对着地上的东西。

 

 和月天司谈拢后,厉昊天去楼上用视频给欧洲那边开了一个会,调了一些人手过来,等从左边长廊走出来的时候厉昊天才觉得双眼有些疲惫了。原文95lady.com

 对了,他忽然想起小希今天回来了,又迈开步伐朝对面那扇门后的走廊走去,推开走廊的门,厉昊天不由得放慢了步伐,他所认识的闵小希,是一个很嗜睡的人,只要是运动过了一会儿就会倒床便睡。

 意外的他发现闵小希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走过去一看,她坐在地上手中认真的研究着什么,然后像是对上了把一张纸片放进了购物袋中。

 厉昊天微微一笑,“小希。”

 “嗯?”闵小希回头看了看厉昊天,“学长?你忙完了么?”

 “嗯。”厉昊天走上前去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在干什么呢?”

 小希苦恼道,“欣欣帮我买了好多的东西啊,我正在对发票呢,你说这些东西能不能退呀,好多钱呢,我又用不着好浪费的。”

 厉昊天随手拿了一个袋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我觉得不错啊,别想着退了既然买了就好好的留着吧。”

 “可是我用不着嘛。版权http://www.95lady.com/

 厉昊天想了想,“那要不然这样,你看啊,你刚回来什么东西都还没准备,这些你就先留着,还有你不是要去看盼晴么,分一点给她,她肯定比看见你还要高兴的多。”

 这么一听闵小希就放下了手中的动作,“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呀。”

 厉昊天带着邪性温柔的微笑拍了拍小希的头,“好了,准备一下,晚上一起去吃个饭。”

 “嗯!”小希开心的笑着点了点头,露出了好看的酒窝。

 厉昊天站起了身,“我找人帮你先收拾到柜子里,好了就下去。”

 “好!”

 厉昊天离开后,小希哼着轻快的音乐收拾起了散落一地的东西,突然有人敲了敲门。来自http://www.95lady.com/

 “请进。”

 一个白色的身影就那么轻轻的走了进来,走到了闵小希身旁时,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她不由得转头望去是那个叫做小雪的女孩子。

 其实从一开始闵小希就觉得很奇怪,这个女孩子不像是这里的佣人却又做着佣人的事情,还有就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质,根本就不像是会来做佣人活的人。

 “我来帮你收拾。”小雪的话回答的简单淡漠,可是如果仔细听语气中居然还有着些许颤抖的味道。

 “谢谢……”小希愣愣的道谢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她的动作,她身上散发的那种味道都让她觉得熟悉。

 小雪蹲下身收拾起了地上的东西,小希一手拉住了她的手,“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小雪浑身一颤,像是在隐忍着什么,语气居然变得有些沙哑,“没有…”

 “可我觉得,我们…好熟悉…”小希依旧紧紧的盯着低沉着头的小雪,“我叫,闵小希…”

 悄然的女孩沉默着的头落下了一滴泪水,打在了小希的受伤,女孩带着很不自然的声音道,“我叫…白雪。版权http://www.95lady.com/

 白雪?这个名字很陌生,它在闵小希的记忆中一点都没有存在感过,但是她却偏偏对眼前的女孩子有着很深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她的心里也会觉得很悲哀,很伤心,“我…我一年前出过意外,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如果我们认识你可以告诉我么?”

 意外?当不是意外,白雪的心中好想好想大声的喊出来,都是因为那个男人!都是因为他你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的。可是如今的她还能怎么面对你呢?小希…对不起…

 白雪压下心中所有的情绪抹了抹眼泪,淡淡一笑,“没有,只是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曾经认识的熟人。”

 小希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对不起,我的记忆缺失的时候我很担心,我想不起所有的人,所以激动了一点。”

 “没事…”白雪的眼中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却被她死死的抑制住。

 “我能叫你一声姐姐么?”

 白雪一愣,这句话是那么似曾相识,只是现在他们的立场对换了。“好。”

 “姐姐…”小希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有种和你认识的感觉了。”

 白雪苦涩的笑了笑,要是她真的能做她的姐姐就好了,可惜她没这个资格,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未来也未必有吧。

 “在聊什么,那么开心?”厉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学长,我在和小雪姐姐聊天呢!”小希也一改之前悲伤的语气,换上了还未来得及褪去的悲伤。

 但是厉昊天是个聪明人而且又是那么的了解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的逞强,“是么?”厉昊天上前摸了摸小希的头,眼神不留痕迹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白雪,那一眼,清冷无比。

 白雪暗暗的苦笑,她也未曾想过会在厉昊天的身边重新遇到了闵小希。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连一贯能够隐藏情绪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还没收拾完呢?”

 “嗯!”小希瘪嘴道,“好多东西。”

 厉昊天轻轻的刮了刮小希的鼻子,“走,我们先去吃饭,吃你最爱的海鲜大餐。”

 小希一听,两只眼睛瞬间就发亮了,搂着厉昊天的脖子兴奋道,“太好了,谢谢学长。”

 白雪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心中不由得划过一丝异样的别扭,但是脸上依旧是冷冷淡淡的。

 小希放开了厉昊天神秘又带着暧昧的问道,“学长…小雪姐姐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

 白雪一愣,厉昊天则淡淡一笑,模棱两可道,“你猜?”

 “奶奶可都跟我说了,你在家养了一个小女朋友。”说着还不忘戳戳厉昊天的手臂。

 “是嘛,奶奶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厉昊天也没有否定闵小希的话,站起了身子对着小雪道,“小雪,我们先下去等等,小希,换一件衣服。”

 “好好好。”小希对着两人挥手道,“去吧去吧,语气中满是暧昧。”

 

 出了房门厉昊天把门轻轻带上,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的没有任何踪迹,冷冷对着白雪道,“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还有小希是个单纯的女孩子,你要是伤害她,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着死死捏住了白雪的下巴,“我可不会管你背后那个人是谁。”

 说完冷冷的转身离开了,白雪看着离开的厉昊天苦苦一笑,他不知道她伤害这个世界所有的人也绝对不会伤害小希的,因为她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蚀心萦绕:命中爱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蚀心萦绕 或 命中爱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莫言:我怀念那时候的过年

    过去的年作者:莫言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春节是一个与农业生产关系密切的节日,春节一过,意味着严冬即将结束,春天即将来临。而春天的来临,也就是新的一轮农业生产的开始。农业生产基本上是大人的事,对小孩子来说,春节就是一个可以吃好饭、穿新衣、痛痛快快玩几天的节日,当然还有许多的热闹和神秘。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往往是一过了腊月涯,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

  • 人民日报: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新时代来临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新年沉思| 正是孤独让你变得出众,而非合群

    现代社会,我们马不停蹄地抱团和融入,过度社交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的可支配时间、金钱、生命被浪费,尤其是时间。正如刘同所说的“十年前以为孤独是自己只能和自己说话,现在才发现孤独原来是自己忘了和自己说话”。享受孤独。适度脱离群体,学会和自己相处。01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终要学会的,还是和自己相处的能力。鲍尔莱说:“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毫无意义。”成熟就是理解孤独,接受孤独,享受孤独。蒋勋说:“当我们惧怕

  • 一盆煤,一掬铁,竹捆一甩,凤翔县的“打铁花”就成了!

    【正月初二晚凤翔竹园村打铁花精彩上演】一盆煤,一掬铁,在粗制的火炉中,熔练成泥碗里的赤红,用竹捆猛烈一击,将沸腾的铁水泼向空中,洒下满天流金,灿烂了万丈黑夜,燃烧了千人素心。这不一样的烟火啊!纷飞出炫目的火树银花,惊艳了一方水土风情,欢腾了一代代纠纠秦民。文/|百合图|李一平打铁花是中国传统的烟火,具有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它与中华民族的冶炼采矿炼铁业几乎同步兴起,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打铁花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这一千年绝技起源于老乐山道教文化,后来演变为综合性民间传统庆祝仪式。素有

  • 外甥给舅舅拜年,笑坏了…

    .

  • 世间最珍贵的幸福

    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做一个简单的人,有自己的心,有自己的原则,学会优雅的转身,走好自己的路,别让它扭曲,夭折人生的旅途!人与人之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只有谁不珍惜谁,一个转身,二个世界!一生中能有一个爱你,疼你,牵挂你,并且能真正懂你的人,就是幸福!如果心累了,在宁静的夜晚,沏一杯清茶,放一曲淡淡的音乐,让自己溶化在袅袅的清香和悠扬的音乐中......人生,该说的要说,该哑的要哑,是一种聪明。人生,该干的要干,该退的要退,是一种睿智。人生,该显的要显,该藏的要藏

  • 【新春快乐】德仕公司销售部、生产部给大家拜年了

    过年好!

  • 大年初三为什么不可以拜年?赶紧看看吧……

    留给大家逍遥的日子不多了小伙伴们春节都过得怎么样了啊不管你们开不开心正在加班的小编可是满脸写着开(xiang)心(ku)今天是大年初三大年初三又叫赤狗日年初三又称赤狗日,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赤狗是熛怒之神,遇之则有凶事。所以老一辈的居民,在这天足不出户,留在家中祭祀神明。如一定外出,可放一道化口舌符袋于身上,以化解口舌。不知道今天大家打算怎么过呀?不管你想怎么过我觉得这份大年初三禁忌清单你有必要收下不外出拜年因“赤口”,正月初三一般人们不会外出拜年,以此避免与人发生口角争执。安睡迟起经历了除夕和

  • 关于灵魂的思考:“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将到何处去?”

    有一位西方人,去探索一道险峻雄奇的山脉。当他历尽艰辛爬上万仞绝壁之巅时,却意外地发现,有一位东方老人正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西方人惊呆了,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上来的?”老人淡然一笑,答道:“我已经等了你上千年!”西方人又问:为什么沿途之上没有你留下的任何痕迹?老人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通向山顶的路,其实不止一条啊!”虽然殊途同归,但选择的道路不同,所见到的景象就有可能完全不一样。不要以为,只有自已的经历才是一种传奇,而别人经历只是一种传说。壹“此时此刻,在你周围,比原子还小的粒子正在不

  • 唐巍:梅花心易外应案例诠释天人合一

    唐巍赋言:很多朋友在数术应用中,爱把外应单独列开甚至忽略,其实不然,无论是梅花易数,还是八字命理、无论是六爻还是奇门等,在任何预测中,外应都无处不在,这就是一句老话:老天有眼看着你。大自然这个概念,不仅包含人类自己,还是最重要的环节,点点滴滴,精微之至,妙在无声无息,精在不经意间,微在转瞬即逝。应天道、接地道、合人道。外应一:年前,朋友相聚闲聊时,他对我的外应学非常感兴趣,他边吃苹果边问:“你看我今天打牌赢了还是输了?”我张口就说:“你赢了”,“那么是多少?”他来劲了穷追不舍,我说不到三十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