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冷少的亿万新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6 0:23: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冷少的亿万新娘

第九章 堂哥

张诗晴站在一旁,左右为难。95女性网早上蒋雪儿来找她的时候,她的确没发现有什么异样,而且看蒋雪儿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但是这戒指又的的确确是从她的身上掉下来的,难道还会有人存心害她不成?

张诗晴犹豫不决,眼见蒋雪儿就快要被人带出去了,她连忙拉住慕夜城:“夜城,算了吧。反正戒指也找到了,是谁拿的已经不重要了。”

慕夜城却不赞同她的说法:“像她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就是要给他们一点教训看看,他们才懂得怎么做人!免得他们下次再利用别人的同情心,做出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

慕夜城坚持把人押去公安局,张诗晴也是爱莫能助了。

……

蒋雪儿在派出所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才被她的堂哥保释出来。她堂哥是无业游民,几年前因为要娶堂嫂过门,没有闲钱再养她,便把她送到了孤儿院,让她不准跟人说他们的关系。直到她被蒋家领养了,她堂哥才又重新跟她联系。95女性网

虽然心知堂哥堂嫂绝不是那种愿意养闲人的人,但是目前这种情况,她也只能试着跟对方商量看看了。

“堂哥……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你说!”蒋雪儿的堂哥陈涛回答得相当爽快,大有一副不管对方有什么要求,他上刀山下火海都会替她办到的架势。

蒋雪儿瞧着心里稍稍有了些底气,心想或许自己的堂哥真的会帮自己。于是她便把自己被蒋家扫地出门,现在无处可去的事情说了出来。

陈涛听完脸色顿时变了变,心里犯起嘀咕,他原本以为自个儿堂妹还是蒋家大小姐,所以一接到电话就兴高采烈的跑过来,花了些钱将她从公安局里面保释出来,想着等她出来了,怎么着也得给自己一万两万的报酬,却没想到蒋雪儿竟然说她已经被蒋家赶出来了。

陈涛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那些钱可是他的赌资啊!

“你……”陈涛指着蒋雪儿,出了个声,不过看了看周围,还是把话咽回去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

蒋雪儿神色紧张的看着她的堂哥,很担心如果对方要是拒绝暂时收留她的话,她要怎么办。

好在陈涛烦躁的挠了把后脑门之后,便一挥手说道:“行了,你先跟我回去吧!”

蒋雪儿一脸惊喜:“谢谢堂哥!”

……

蒋雪儿的堂嫂沈茵是最令她苦恼的一个人。虽然堂哥答应了带她回去,但是她实在不得不担心堂嫂的反应。她被堂哥丢到孤儿院的时候已经懂事了,看得出来这主意就是堂嫂出的,堂嫂不乐意多养她这么一个拖油瓶。

所以在陈涛带着她拐入居住的小区内的时候,她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呦~这不是雪儿吗?你怎么有空过来!”沈茵一改蒋雪儿对她的印象,对待起她来竟然无比的热情。

蒋雪儿被吓了一跳,自从自己被送到孤儿院之后,就没再见过这个堂嫂,所以对方这前后对比差别过大的态度让她当即就愣在了原地。阅读95lady.com

愣了一会儿,蒋雪儿还是很懂礼数的回答了堂嫂的问题。没想到她话才说完,堂嫂立刻就变脸了,语气尖酸刻薄,摆出一副要赶她走的架势。蒋雪儿再次被吓得愣住。

之后陈涛将沈茵拽到了一边,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话,沈茵再走过来,对着蒋雪儿的态度又重新热情了起来。

蒋雪儿只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想想估计是堂哥刚刚把人拉走了,在替自己说好话,堂嫂的态度才会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蒋雪儿对于堂哥的帮忙感动于心。心想,即使没了有钱有势的养父养母,但是她还有一个真心为她着想的堂哥在,已经足够了。95女性网

陈涛和沈茵的热情招待让蒋雪儿受宠若惊。蒋雪儿一再保证,等明天一早她就出去找工作,找着工作了就立刻搬走,绝对不给他们添麻烦。

沈茵连声说道:“没事没事,你放心住着吧!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沈茵的态度让蒋雪儿对她改观了不少,心说这堂嫂其实人也挺不错的,估计以前也是家里条件太艰苦了,不得已才会让堂哥把她送去孤儿院。

第十章 拍卖

当晚,陈涛和沈茵不惜下血本,为蒋雪儿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蒋雪儿感激涕零:“堂哥,堂嫂,你们对我真好……”

陈涛嘿嘿笑了两声:“瞧你这话说的,我们是你唯一的亲人,能对你不好吗?”

沈茵催促道:“行了行了,啥话也别说了。赶紧吃饭吧。”

三个人围着小圆桌子,脸上都挂满了笑容。网站95lady.com

蒋雪儿端着碗,眼眶不禁发热。这还是第一次,她真实的感受到原来自己也有家人。

她知道这种时候不适合哭鼻子,所以她埋头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努力把眼泪咽了回去,抬头对着堂哥堂嫂笑。

陈涛和沈茵也对着蒋雪儿笑,那笑容是发自肺腑的,落在蒋雪儿的眼里,却越来越模糊。

突然一声闷响,蒋雪儿趴在了桌上,手中的碗筷在桌子上翻滚了几下,最后还是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

蒋雪儿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这里不是堂哥的家!似曾相识的情节令蒋雪儿感到一阵害怕。

这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了过来,催促道:“赶紧把衣服换上,快到你了。”

蒋雪儿听不懂她的话是什么意思,脸上一阵迷茫。

那人嫌她磨蹭,竟然伸手要直接扒了她身上的衣服,蒋雪儿一吓,连忙拿过衣服,一番恳求之下,对方便不再插手,而她也老老实实的换上了。

结果穿上去了,却发现跟没穿差不多……

脸上一阵烫热,她还没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

没等蒋雪儿再把衣服换下来,她已经被拖了出去,推到一个台上。

台下坐满了人,此起彼伏的叫价声让蒋雪儿心里一凉,难道……她要站在这里跟个商品一样,任人拍卖?

脑海里闪过堂哥堂嫂一反常态的热情,以及自己晕过去之前,他们的脸上毫不掩饰的得意笑容。

蒋雪儿苦笑,没想到连唯一的一个亲人也出卖了她……

眼见拍卖的价格越来越高,蒋雪儿因为担心自己不知道会被什么变态的人物买走,越来越害怕。

“等一下。”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拍卖。

蒋雪儿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便看了一眼。只这一眼,她的视线就收不回来了。不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得有多帅,而是因为这个男人是……慕夜城。

那个冤枉她偷了东西,又把她送进公安局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夜城迎着蒋雪儿惊疑的目光,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这女人长相平平无奇,一张苦瓜脸,看了就影响心情。身材看着也不好,只能算是个次品,不值多少钱。最重要的是……”慕夜城故意拖长了声音,接着说道,“这女人手脚不干净,前几天刚被我逮到送进了公安局。这要是带回去了不知道还得赔上多少东西。”

蒋雪儿被当众羞辱,心里气愤难当,偏偏又不能反驳,一反驳了,倒显得她有多想卖似的。眼泪在眼眶中委屈的打转,蒋雪儿紧咬着唇不肯在慕夜城的面前掉一滴眼泪。

慕夜城的话极具影响力,他才说完没多久,台下的唏嘘声便接连响起,纷纷表示这样的次品根本就不够资格被放在台上拍卖。他们强烈要求经理把人给拖下去。

蒋雪儿平白无故的遭受到这么多的谩骂声以及侮辱,眼眶中的眼泪就快要忍不住了,台下却突然走上来一个男人。

蒋雪儿以为他也是跟慕夜城一样,是特地上来侮辱自己的。身子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那人却几步走到她的面前,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声音温柔得仿佛冬日里的暖阳:“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蒋雪儿听着这样的声音,不觉一愣,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确因此而安心了不少。

慕夜城的脸色陡然变得很难看:“南宫倾,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倾微微一笑:“不是很明显吗?”

递给一旁的经理一张支票,南宫倾说道:“她,我带走了。”

说完便直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无视其他人的目光以及慕夜城的不满,从台上走了下来。

蒋雪儿被一个陌生男人以这种暧昧的姿势抱在怀里,脸上一阵发热,慌忙说道:“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第十一章 认识

南宫倾依言将她放到了地上,没等蒋雪儿脸上的热意褪去,便伸手将她拉到了慕夜城的身边。蒋雪儿全程低着头,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的心猛的漏跳了一拍。

“夜城,我先走一步。”南宫倾出于礼貌,向同行的慕夜城告辞。

夜城……?

蒋雪儿愣了一下,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那个讨厌的男人!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慕夜城注视着南宫倾,微微挑眉,脸上带着浓烈的不悦。

“我当然知道。”

“这个女人手脚不干净,曾经偷过我送给诗晴的订婚戒指。”慕夜城一再提醒好友,这个女人有过的劣行。

他的话令蒋雪儿十分气愤,她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她没偷东西没偷东西!为什么慕夜城这个男人还要一直这么冤枉她!

“慕夜城!我最后说一次,我没偷你们的戒指,那戒指是我妈留给我的!你别含血喷人!”

慕夜城怒极反笑:“你妈留给你的?那我也说过了,拍卖会的主办方告诉我那枚戒指是全世界仅有一个的珍品!你说,是你在说谎,还是我在说谎?”

“我没说谎!”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在说谎了?”

南宫倾见两人吵起来就没完了,赶忙打圆场:“我相信你们两个都没说谎,你们别争了。”

慕夜城冷眼看向他:“你相信她?”

“我也相信你。”

“我们两个之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慕夜城虽然没有大发雷霆,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还是让人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此刻的怒意。南宫倾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允许对方的背叛行为。

南宫倾一脸无奈:“或许这戒指本就是一对的,主办方的意思是全世界仅此一对,不过另一只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没准刚好就是这位小姐母亲留给她的那只呢?”

“不可能!”

慕夜城不肯相信这种说法,南宫倾耸肩说道:“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我先带人回去,你也别泡夜店了,小心家里那位已经备好了键盘等着你。”

说完,南宫倾也不管慕夜城脸色有多难看,拉了蒋雪儿上车。

……

蒋雪儿不时的偷瞄几眼身旁认真开车的男人,欲言又止。

南宫倾轻笑一声,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没关系。”

蒋雪儿这才发现自己偷看了人家好几眼,都被发现了。脸色红了红,说道:“谢谢你刚刚替我说话。”

“会替你说话,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偷戒指。”

笃定的语气让蒋雪儿愣了一愣:“为什么你会这么相信我?”

南宫倾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又将脸转了回去,一边专心开车一边淡定的说道:“我认得你。”

蒋雪儿心里一惊:“你……你认得我?”

“蒋家大小姐,要什么没有,怎么会想到去偷别人的戒指?”

“……”蒋雪儿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南宫倾开着车,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心知这附近的风气不怎么太平,他决定好人做到底:“蒋小姐,如果方便的话,我直接送你到府上吧?”

蒋雪儿愣了一下,被面前这个男人那么一说……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

“蒋小姐?”

“那个……麻烦你在前面的路口放我下车就好。”

“前面的路口?”

“对,我……最近搬出来住了。就住在那个路口拐进去不远……”不想再麻烦别人,蒋雪儿选择了说谎。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先待一晚,等到第二天再去找个包吃包住的工作,那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南宫倾依言将车子停在路边,让蒋雪儿下了车。心里却纳闷不已,蒋雪儿作为蒋家的大小姐,怎么会无缘无故搬出来住?这又是被卷入偷戒指的案件中又是在夜店里任人拍卖的,未免也太过奇怪了。再看她说的那个路口,如果真如她所说她住在那附近的话,那她居住的条件未免也太不安全了吧?

那里可是全市犯罪率最高的地方!

南宫倾有点放心不下,干脆也下了车子,偷偷跟了过去。因为担心被对方发现了,会误会他是不怀好意,所以他没敢跟得太紧。直到蒋雪儿拐弯了,他才快走几步。结果还没看到人,就先听到了对方的求救声。

第十二章 获救

南宫倾连忙跑上前一看,两个男人正一前一后将蒋雪儿的去路堵住了。蒋雪儿被吓得不轻,喊了一声救命就没再敢出声,南宫倾脸色一沉,知道对方肯定拿出了匕首之类的利器威胁蒋雪儿不准出声。

没有丝毫的迟疑,南宫倾几步上前,将堵在蒋雪儿身后,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一招打到在地上,紧接着将蒋雪儿拉到自己的身后,在另一个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将他一并打倒。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待他站定脚步的时候,蒋雪儿已经毫发无伤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感觉到蒋雪儿浑身发颤,南宫倾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发顶,安慰她:“已经没事了,不用怕。”

蒋雪儿慢慢的缓过神来,抬头瞧见眼前的人是南宫倾,连忙从对方的怀里退离开来,视线无措的漂移了一会儿,猛然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个陌生男人,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一次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救了。

心底一阵五味杂陈,她强撑起一抹笑容:“谢,谢谢你……”

南宫倾顿时心生不忍,明明是个千金大小姐,为什么偏偏出现在这里,接二连三的遭遇这种事情?

现在是,刚刚也是。

独自一人站在台上,暴露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承受着来自陌生人不带善意的评价与攻击。无助而又慌乱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盛满了泪水,却固执的不肯放任自己大声痛哭。

这个人,真的是蒋家的大小姐吗?

蒋雪儿在南宫倾带着同情的注视下,感到些微的难堪。将脸撇到一边,她慌慌张张的说道:“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我,我先回去了。”

南宫倾拉住她,感觉到她身子瞬间的僵硬,随即放开她。

“蒋小姐,这里不安全,我那有一处房子,一直空着没人住,你先去那里住吧?”

“不,不用了……”蒋雪儿下意识的拒绝。自己已经害他花了不知道多少钱了,怎么好意思再住他的房子。

南宫倾看出她的顾虑,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我那个房子常年空着,都快发霉了,我一直想请个人帮忙看守房子。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

“那我……”蒋雪儿眼睛猛的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

“不知道蒋小姐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南宫倾仔细观察着蒋雪儿的反应,见她还有点犹豫,又接着补充道,“那栋房子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一直很珍惜。但是因为房子离公司偏远,我为了工作,只能搬到别的地方住。那栋房子就这么一直空着了。如果我母亲知道我把她留给我的房子置之不理,任它长满灰尘,布满蜘蛛丝的话,我母亲一定会很不高兴的……”

南宫倾说完,又长吁短叹的感慨了一句:“我真是天底下最不孝的儿子……”

蒋雪儿一听这话,赶紧安慰他:“你这也是为了工作,没办法的啊!你母亲一定会理解的!”

“可是那房子……”

“我我……如果我可以的话……”

“你当然可以。”南宫倾微微一笑,如沐春风的笑容令蒋雪儿安心了不少。

“谢谢你。”

……

蒋雪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已经答应要暂住对方常年无人管理的空房子,那肯定得花一段不短的时间来进行大扫除!

好在她虽然名义上是蒋家大小姐,但是这些杂活她也没少做,有的是经验。所以倒不是特别担心。

只是……

蒋雪儿到了地方一看,才发现这所谓的空房子跟自己想象中的样子简直是大相径庭。

作为一个常年无人管理的房子,它它它未免也太干净了吧?难道它还有自洁能力不成?

蒋雪儿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南宫倾诡异的干咳了一声,然后说道:“我不是说过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一直很珍惜吗?即使没住在这里,但我还是会请人定期来打扫房子的。”

“有人来定期打扫的话,为什么还要找人住进这里?”

“房子是要靠人来养的,一直没人住的话,就会变得阴森森的。我可不想等以后退休了,想搬进来这里住的时候,却被凉得半死。”南宫倾义正言辞,让人无法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于是,蒋雪儿毫不挣扎的接受了他的解释。

第十三章 失眠

突然从一个在旁人眼里光鲜亮丽的蒋家大小姐跌落成一个人人唾弃的坏女人。蒋雪儿还是有点适应不过来,虽然她很幸运的接二连三获得了好心人的帮助,现在也有地方可以让她稍作歇息,但是那颗满布疮痍的心却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

她始终想不透,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那之后接踵而来的打击又衔接得太过紧凑,令她受伤的当下手足无措的同时,也不得不令她感到一阵疑虑。

天底下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先是在酒吧喝下那瓶不知掺了什么的酒,莫名其妙的晕死过去;随后被人带入饭店,经历一夜近乎无意识的旖旎,以及在那一夜不知所踪的苏小晓;第二天李继周和苏小晓一同闯进来,时间卡得不早不晚,正是她无力争辩的时候;李继周速度很快的与她取消婚约,苏小晓也变得不再是她原本认识的模样,之后照片更是流了出去,紧跟着她又被蒋家扫地出门,如今更是莫名其妙的就被放在了夜店当成物品一样任人拍卖,若不是遇到南宫倾这样的好人相救,她现在恐怕已经……

蒋雪儿想想都觉得后怕。

而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就是相嵌在一起的环,手握这个环的人,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她察觉到他们之中的联系,仿若笃定即使被她看透,她亦无能为力。

蒋雪儿想到这里,不禁一阵背后发冷。手握这个环的人,是仅仅属于自己的猜测,还是真实存在的?而他……又会是谁?

一夜的思考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两眼下多了两轮黑圆圈。

南宫倾带着早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蒋雪儿这幅惨败无神的模样。

他关心的询问:“昨晚睡得不习惯吗?”

蒋雪儿张了张口,想说她根本没睡。不过感觉到对方的关心,她还是改口说道:“我有点认床。”

“这样啊……那是有点麻烦。不过等你习惯了就好了。”南宫倾说完就招呼蒋雪儿到饭桌前,将手上提着的饭盒放下,并打开了盖子。

“这是我那边的佣人做的,之前一直没人在这里住,冰箱都是空空的,没什么材料,所以我就给你送早餐过来了。”南宫倾一边给蒋雪儿递筷子,一边接着说道,“你先吃着,我去转一圈,看看还缺什么。等会儿一起出去买回来。”

蒋雪儿看他这么忙活,怪不好意思的。

“东西我再自己去买就好了,你就别忙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我来之前吃过了。”南宫倾笑了笑,说道,“都说好了你是来这里帮我养房子的,我当然得好吃好喝的供着你,让这房子也跟着沾点福气啊,你说是不是?”

南宫倾的声音本来就有一种能够安抚人心的魔力,再加上他一贯温和贴心的态度,实在让人无法不心生好感。

蒋雪儿对着他回以一笑,诚心道:“谢谢你。”

……

南宫倾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把缺的东西一一记下,本来想顺便带蒋雪儿出去逛一逛的,不过再次看到她脸上那厚重的黑眼圈,他还是改了主意。

“蒋小姐,你回房间再睡一会儿吧,东西我晚点再给你送过来。”

蒋雪儿也是有点累了,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这种状态根本就没办法睡觉,自己一个人待着也是胡思乱想而已,所以她询问南宫倾,能不能带上她一起出去?

南宫倾没有立刻答应,主要也是担心她的精神状态。

没想到蒋雪儿一急,竟然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可以帮你提袋子!”

“……”南宫倾哑然失笑,“我来提袋子还差不多吧?”

“……”蒋雪儿一脸尴尬,小声的嘟囔,“多一个人,多双手啊!”

南宫倾笑了笑,说道:“你要那么想去的话,那就一起去吧。反正我开车,你累了也可以直接在车上睡会儿。”

“嗯!”蒋雪儿立刻提起精神,重重的点头。

……

都说女人的友谊在购物中最容易培养,现在看来,南宫倾和蒋雪儿两个人也是差不多的。

一轮购物下来,蒋雪儿已经改称呼南宫倾为“南宫大哥”,而南宫倾也改口叫她“雪儿”。两个人的关系明显亲近了许多。

回去的路上,蒋雪儿一脸认真的说道:“南宫大哥,我有一个问题特别想问你!”

“什么问题?”

第十四章 不速之客

“你人这么好,不只见义勇为还收留别人……难道就没有过被图谋不轨的人成功骗钱的经历吗?”

“……”南宫倾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你这么容易相信人,独身一人到处乱晃,轻易就跟着人走了,是不是也没遇到过图谋不轨的人?”

蒋雪儿窃笑的表情一僵,不满的撇撇嘴:“我问你问题呢,谁让你说我了。”

南宫倾轻笑一声,继续专心开车。

……

“食材我都放进冰箱了,其他东西我没动,你看放哪个位置比较方便就放哪里。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要是还睡不着的话,就放那张我刚买的CD听一会儿,应该就能睡着了,实在不行我明天再帮你想想办法。”南宫倾临走前还说了一大长段的话,烂好人的特质表露无遗。

蒋雪儿连说了好几声“好”,这才终于把人打发走了。

不过说起来,这里本来就是人家的地方,用“打发”这个词真的合适吗?

算了,反正南宫倾也不会读心术,总不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么想着,蒋雪儿便心安理得的开始收拾那些新买的东西,一一摆放好之后,又拿起那张CD看了一会儿,便放了起来。

舒缓悦耳的音乐声仿佛带着魔力,让蒋雪儿全身的细胞都跟着放松了下来。也或许是昨天一晚没睡的缘故,蒋雪儿听着听着,竟然就这么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身处蒋家的大宅,窝在母亲的怀里尽情的撒娇,不论她闹得多么厉害,母亲始终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她,那时候的她幸福得根本不会知道什么是烦恼。

然而转眼她便身处灵堂,她茫然无措的寻找着母亲的身影,身旁的人却在训斥她的不懂事。

之后有人将她带走,场景一换,她变成了一个孤儿。

站在孤儿院的门口,堂哥告诉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孩子。别人问起,你就说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你的亲人了,知道吗?

蒋雪儿想要开口,但是声音却像卡在喉咙里,出不了声。她伸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努力的想要开口说话,那手却反而像是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一般,越收越紧,几近窒息……

蒋雪儿猛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回想起刚刚那真假参半的梦境。不觉苦笑一声,自己真是睡糊涂了,竟然把母亲和蒋家梦到一处去了。

蒋家虽对自己有养育之恩,但是跟母亲又怎么能比呢?只有母亲才是那个真正会为她着想,真正疼爱她的人。虽然她那么早就弃她而去……

摇摇头,不让自己再想下去,蒋雪儿见天已经亮了,便站了起来,准备去厨房做点吃的,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南宫大哥?

他昨天不是说今天不会这么早过来吗?

蒋雪儿带着疑虑打开门。

“南宫大……”声音猛然顿住,蒋雪儿愣愣的注视着门外的人。

“你果然在这里。”眼神微眯,慕夜城语带不满,“南宫倾真的收留你了!”

“……”蒋雪儿愣了半晌,实在不知道要接什么话,只能回答,“是啊……”

慕夜城冷眼看着她:“搬走。”

“什么?”

“我让你搬走!从这里滚出去!”

蒋雪儿被对方这么一吼,脾气也上来了。

“凭什么你让我搬我就搬?这里又不是你家!”

“你不搬?”慕夜城不怒反笑,向前跨了一步。

蒋雪儿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你,你要干嘛?”

嘴角微勾,带着一股嘲讽的意味:“你说呢?”

“我我……我说什么?”蒋雪儿担心对方一个想不开,真的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紧张得整个人都结巴了,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好在这时候,救星出现了。

“夜城,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南宫倾一脸疑惑的看着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慕夜城。

蒋雪儿一见到他,就知道自己安全了。几步小跑过去,站到了他的旁边挨着,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慕夜城对此鄙夷的哼了一声。

南宫倾看了看蒋雪儿,又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看的慕夜城,想起这两人之前似乎有过什么恩怨,嘴唇一抿,声音带着轻微的责备:“夜城,雪儿是我的客人,你别欺负她。”

慕夜城冷哼一声,反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

冷少的亿万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少的亿万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微课堂·诗词」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勉为其难作者:林大川火车越开越远我在站台边凝望你远去的脸这一别不知多久再相见如果我值得你思念那就闭上眼一起回忆从前我们就勉为其难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恋以丘比特之名许愿爱你一百年不改变突然在某一天朋友新婚宴你若无其事的出现想当初一别现已事隔多年如果我值得你怀念请别转过脸泪流满面我们就勉为其难做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伴以柏拉图之名问天每一个故事结局都不简单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 「微课堂·哲学」知性的良知

    知性的良知作者:尼采我经常重复同样的经验,而总是要作一番新的努力去抵制它,虽然事实如此,但我着实不愿相信:大多数的人均缺乏知性的良知。真的,我似乎常感觉到,在作此请求时,一个人在大都市里就象在沙漠中一样地狐独。每个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着你,并且用他的尺度来评证这个好、那个坏,而当你说他们的衡量并不十分准确时,没有人会羞愧而脸红,也没有人会对你表示愤怒,他们对你的怀疑也许只是付之一笑。说真的,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相信这个或那个并依以为生。而没有事先去了解赞成和反对的最确实理由,事后这些理由也并没有给他

  • 「微课堂·哲学」存在客体的导师

    存在客体的导师作者:尼采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来看人,总觉得每个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这当然不是出于任何对人类同胞爱的情操,而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比这本能更根深蒂固、更冷酷无情和更不可征服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质。虽然我们早已预备习惯用一般短浅的眼光去严格区别我们的邻人是有益的或有害的,善的或恶的。但当我们来做一个统计,并且多花些时间思考整个问题时,将不敢相信这种界定与区别,最后便只得不了了之。即使是最有害的人,或许也仍会去关心保存人类(包括最有益的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7)

    ——可是,我的先生,倘若您的书不是浪漫主义,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浪漫主义呢?您的艺术家形而上学宁愿相信虚无,宁愿相信魔鬼,而不愿相信现在,对于现代、现实、现代观念的深仇大恨还能表现得比这更过分吗?在您所有的对位音乐和耳官诱惑之中,不是有一种愤怒而又渴望毁灭的隆隆地声,一种反对一切现在事物的勃然大怒,一种与实践的虚无主义相去不远的意志,在发出轰鸣吗?这意志似乎喊道:宁愿无物为真,胜于你们得理,胜于你们的真理成立!我的悲观主义者和神化艺术者先生,您自己听听从您的书中摘出的一些句子,即谈到屠龙之士的那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6)

    自我批评尝试作者:尼采人们可明白我这本书业已大胆着手于一项怎样的任务了吗?……我现在感到多么遗憾:当时我还没有勇气(或骄傲?)处处为如此独特的见解和冒险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我费力地试图用叔本华和康德的公式去表达与他们的精神和趣味截然相反的异样而新颖的价值估价!那么,叔本华对悲剧是怎么想的?他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卷中说:使一切悲剧具有特殊鼓舞力量的是认识的这一提高:世界、生命并不能给人以真正的满足,因而不值得我们依恋。悲剧的精神即在其中。所以它引导我们听天由命。哦,酒神告诉我的是多么

  • 金口首个乡土情“农具博物馆” 让村民回忆历史

    (通讯员:赵彦平)稻谷壳的风柜、一张犁一张耙,石磨,百年收音机……2018年4月17日,走进江夏区金口街三门村的农具展览室,眼前仿佛是农耕时代的场景。原来,这是该村为教育后代而特别设立的一间展览室,让“孩子们”了解祖辈们如何利用简陋的农具来维持生计知道农业历史发展过程。此外,该村还有一批舞龙狮和采莲船的爱好者舞动着,村民业余生活丰富。据“农具博物馆”负责人胡保萍介绍金口街三门村,曾是鱼米之乡,祖辈以务农为主。为教育年轻一代,让他们了解老一辈如何利用简陋的生产工具耕作,维持生计,自己到处走村串户专

  • 一名创业者在湘西州SYB创业师资班学习中的感悟

    SYB创业培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应该是十年前,当时是在吉林省白城市的省畜牧校农大办学点上参加的培训。这一晃而过十来年的光阴就没了,从学校出来了,进国企,进私企,辞职,来湘西学习,在湘西创业,公司在经开区,于是,我也这样开始了角色转换之路,由一名打工者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张晶爽与师傅田兴秀教授在传习所合影)期间,我拜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苗医药代表性传承人田兴秀教授为师学习苗医药技艺。这一次湘西州选拨SYB培训导师,我是无比欣喜报名参加的。我有一腔热血呀!重新走进课堂,真的又是一个全新的开

  • 孙家潭 |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孙家潭图1图1-1图1-2图2图2-1介绍一组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形制圆柱形,内外两个印面,分上下两半印作对合印式,完整成套的多年来于市肆只见此一例,早些年购于无锡古玩市场。印文:银铤形押(上)、火日金、图形鸡(底部印)。图1、1-1为实物照片,图1-2为印蜕。直径2.2厘米,通高1.7厘米。圆形印面,上下对合式符合押印,圆柱形印纽残损,质料青铜。此符合押印对合的上半部为一束腰银铤形外凸作子印,印文为花押,底部印面见有一图形鸡,口衔灵芝草,于背部正中见有汉字“火日”,另

  • 「艺术先锋」大气传神、韵味无穷 冯加新画虎

    冯加新作品《雄风》冯加新的虎画,集众家之长,以书法入画,其形象形神兼备、大气传神、韵味无穷,画面用墨讲究、大胆,墨韵十足。画家冯加新冯加新,号大漠之胡,字寅山,男,出生江苏淮阴,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著名大写意水墨虎画家。83年从师李可染弟子胡运才系统学习传统山水等。1988年赴新疆乌苏古尔图定居并做起职业画家创作大量西部风情作品,并成功举办名为(天山行)个人画展。专山水,花鸟尤其大写意水墨虎独成一派。2011年成立淮阴水墨书画院。作品先后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书画报、山西工人报、江苏商报、淮阴

  •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作者:刘元兵始建于清朝嘉庆中期的四川省金堂县高板镇,河流纵横,浅丘遍布,土地肥沃,田野丰润。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文化底蕴丰富,庙宇遍布。在高板镇东岳村13组的那浅丘岗上,还保留着一座古老的庙宇,那就是方圆百里乡民都知晓的东岳庙。在高板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人行万里路,不如东岳庙走一步”,说明了东岳庙在当地人心中的那份神圣和那份虔诚。怀着这份心情,决定去东岳庙走走。沿金堂大道南下,过了高板镇标牌,左转3公里左右就到了东岳村。蜿蜒的水泥路把我们带入了一片浅丘,路旁不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