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少年闯异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6 0:13:18 来源:网络 []

书名:少年闯异世

第9章 :凶险山路

七郎却插言说:“大嫂,你和大哥都是前军主将,一旦梦萝进入什乌城和张让达成了默契,我军在正面还要强攻什乌城,前军主将怎可少的了你?父亲就让我和梦萝一起执行军令吧。阅读http://www.95lady.com/

令公看看杨啸,叹道:“可惜六郎受伤,不然的话,梦萝和七郎的勇猛,加上六郎的智谋,定能胜任。”

杨梦萝在旁边轻轻拧了杨啸的胳膊一下,杨啸见状,急忙说:“父帅,我愿意请命,和梦萝,小七一同前往。”

令公担忧地说:“可是你的伤?”

杨啸说:“微不足道,我正好四处走走,说不定有利于记忆恢复。”

慕容飞雪诧异道:“杨啸,你受伤了?”

杨梦萝对慕容飞雪道:“大嫂有所不知,我和杨啸返回途中,杨啸被天雷击中,暂时失去了部分记忆……”

杨啸对慕容飞雪一笑,“我确实是失忆了,我现在连你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慕容飞雪想了下,说道:“我在骊山学艺时候,有一个师妹,也得了失忆症。后来,她跟我远行峨眉山的时候,记忆突然恢复了。”

杨啸说:“是啊,出去走走,说不定一下子就好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父帅,你就让我去吧。”

令公终于下定决心,吩咐道:“六郎,梦萝,七郎,你们三个挑选十名精干士兵,明天一早跟你们一起准备出发。三日后若是成功,就在城内举火为号,看到你们举火,我们就强攻什乌城,里应外合,必破此城!”

杨啸道:“遵命,若我们不的手,父帅看不到城内火起,你们再想其他的破城之计。”

商议妥之后,杨啸和杨梦萝,七郎回营帐准备应用之物,并带了十名亲兵,第二天天一亮,就起程,绕道什乌城后面,打算顺那条秘密小路,混入什乌城。

翻过第一座高山,山下是一整片稀疏的丛林。杨啸,杨梦萝,七郎,带领十名亲兵加快脚步继续前行。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杨梦萝拿出地图看了看,说:“再往前走就到了鬼见愁瀑布了。阅读http://www.95lady.com/听说这里相当危险。地图上标识的有三条路线可以通过鬼见愁,我们走哪一条?”

杨啸也拿起地图看了看,皱了皱眉头。三条路线在地图上显示的都一样,实在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但所谓守正出奇,杨啸想了想,说:“还是走中间这条吧。并在路上做好标记,如果发现不对,我们就及时退回来”

杨梦萝和七郎均同意,三人走在前面,十名亲兵紧跟在身后,走了约一炷香时间,山势变的陡峭起来。前面已经能听到“哗哗”的瀑布声。再走的近些,那鬼见愁瀑布便一览无遗的展现在面前了。完整版【少年闯异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凌空而泻的瀑布,象银河倒悬,坠至半空,忽被峭石拦腰斩断,刹时雪浪飞溅,宛如千万串断线的珍珠,纷纷扬扬,沿悬立千纫的绝壁陡然下坠,落进不见底的深渊,发出惊天动地的狂啸。而河水却象凶猛的野兽在咆哮,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仿佛整个峡谷都在颤动。

三人倒了了一口冷气,好凶险的去处,果然是“鬼见愁”!

杨梦萝和杨啸的眼光不约而同往路前方望去。只有中间这一条路勉强可以过人。上下的其他两条路凶险无比,根本无法通过。就算走到了前面,还得绕回来从这条路走。

三人在细看那瀑布旁边的一条小道,窄如独木桥一般,竟有百米多长。网站http://www.95lady.com/下面就是奔腾咆哮的悬崖。一个失足掉下去,肯定尸骨无存。

第10章 :死亡恐惧

三人系紧了鞋带,杨啸第一个走了上去。这独木桥般的石道被水冲的滑滑的,一不小心肯定就一个跟头栽到下面去了。杨啸摘了背包,挂在胸前。身体后面靠着峭壁,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后面两人随后跟了上来。95女性网

这悬崖上走,千万不能低头看脚下。一低头,脚下那万丈深渊,深的仿佛能把人吸下去。你一低头,脑袋一晕,一头就栽下去了。三人不敢低头,只把脑袋侧着看着前方,后背传来瀑布激荡在石壁上发出的震动。不能低头看下面。耳朵也不好用了。瀑布的声音太大,满耳都是“哗哗”的水声。根本就听不见其他声音。诸人就这样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前挪。

百十米的险道,走了约有一盏茶时间。杨啸看见了前方已经开阔了,一步迈了过去,率先通过了鬼见愁。杨梦萝紧随其后,也一步迈了过来。七郎也跟着走过来,三人回头看着身后的十名亲兵。其中一个脸色已经变的发白,并且出了一脑门的汗。嘴唇哆哆嗦嗦的,看的出来,他在强压着自己的恐惧。幸好,总算要走到头了。

可能是太过于恐惧了。看见终点的这名亲兵快速往前挪了几步,一脚就迈了过来。但是距离不够,脚下一滑,“哎呀”一声,整个身体摔倒,直朝下面的万丈深渊坠去!

三人均是一声叹息,余下九名亲兵全都小心翼翼,在杨啸和杨梦萝的指挥下,费了好大力气,这才通过。再往前一段路,更为难走,杨梦萝脚上穿的是鹿皮劲靴,脚下十分滑,在一个转弯地方,因为她忙着指挥后面的亲兵,不料身边的一个树洞里飞出几只马峰,朝着杨梦萝冲过来,杨梦萝一慌张,急着闪开,脚下一滑,顿时十足……

杨啸早就在马蜂冲过来之前绷紧了神经,他意识到有险情要发生。果不其然。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杨梦萝反应过来,杨啸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下逮住了杨梦萝的腰带。杨梦萝整个身体悬在空中,抬头看着杨啸,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杨啸身子底下的地面有水,滑腻腻的,竟然被杨梦萝拖的向悬崖下坠去。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杨啸心想完了。死亡的恐惧感瞬间在二人头脑中蔓延!

这时一个力量稳稳地拽住了杨啸。七郎及时赶到。看上去瘦弱的七郎,居然力大无比,没费多大力气就把杨啸和杨梦萝拽了上来。

诸人坐大口的喘着气,惊魂未定。一个个的腿肚子直打颤。

歇了半晌,杨梦萝才反应过来,对着杨啸和七郎说了声“小七,谢谢”。七郎憨厚的笑了笑,“你自己也要小心啊。”

杨啸摆了摆手,说:“这条路还真是凶险,我们后面一定要小心了,不然的话,任务不但完不成,反而白白送了性命。”

三人又把地图拿出来研究了一番。确定后面的路程没有瀑布了,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七郎指着地图说,再往前走就是“九十九道弯”了。据慕容飞雪说,这里能把好马累的口吐白沫。杨啸站了起来,整了整行囊,说:“只要没有悬崖就成。”

三人继续前进。过了一会就看到了九十九道弯。

九十九道弯是盘山路,像一条龙一样绕着山一圈又一圈,逐阶上升。说是九十九道,太夸张了一点。但起码也有六七十道左右。杨梦萝看着这九十九道弯半天,说出了一句:“真是一夫当天万夫莫开。”

三人就顺着盘山路走了起来。这盘山路是往上上升的,就跟爬楼梯一样。没爬几个弯,诸人就累的呼哧呼哧直喘气了。杨梦萝提议坐下休息一会。诸人就传令让大家坐下来,拿出了水喝上几口。杨啸看着四周,山上山下,除了他们这一伙人,渺无人烟。

休息了一会儿,杨梦萝擦了擦汗,说:“要去什乌城别,后面途径更不好走。大嫂说,路上有毒蛇,猛的就会窜出来咬人。”

第11章 :毒虫挡路

七郎这时候忽然说:“听一些老兵说过,这里的毒蛇缠在那些尸体上,在尸体的嘴里眼睛里钻进钻出。来人赶都不怕,还会昂着头喷毒液。”

这番话说的让杨啸和杨梦萝一阵发冷,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杨啸站了起来,看着前面的几十道弯,说:“兄弟们,咱们出发吧。”

三人爬到三十多道弯的时候,杨啸的腿肚子开始抽筋了。他们停了下来,原地休息。杨啸虽然虽然有过不少的登山锻炼,可是这一次路途太远,而且全是山路,他早就累坏了。对着自己的腿又打又捏。杨啸感觉有些饿了,从包里拿出烧饼吃了起来。他第一次吃这种军用烧饼。里面加着牛肉,味道还不错。

杨啸捶腿肚子捶了半天,杨梦萝终于忍不住问道:“六郎,你是不是很累了?不然的话,我们今天就暂时走到这里,明天再继续前进。”

杨啸摇摇头说:“不行,这点苦我还吃得了,我们早一日到达什乌城,就多一分胜算。”说完站了起来,说:“我的腿好多了。现在继续走吧。”杨啸继续咬着牙,攀爬着能累死好马的九十九道弯。

杨梦萝和七郎还能撑得住,杨啸和那九名亲兵却累的口吐白沫,总算是把全部的弯都走了过来。杨啸站在山顶,极目远眺过去,九十九道弯像一条巨龙一般,绕着大山盘旋从头至尾。所有人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又往前走了不久,就看到在前方不远的草地上有一个水洼。刚才在爬九十九道弯的时候,众人已经把自己壶里的水差不多喝完了。七郎看到了那个水洼,兴奋了起来,指着那里说:“我们去灌点水,路上备用。”

杨梦萝皱了皱眉头:“这水洼里的水能喝吗,干净不干净啊。”

七郎把水壶拿了出来,边走边说:“这里罕无人烟。这里的水都是天然的,没有敌军下毒的。附近的动物就是靠这些水生活的。动物能喝,我们有啥不能喝。”诸人就走过去,把水壶浸在水洼子里灌水。忽然听到七郎“啊”的一声!杨啸抬头看去,一条绿色的小蛇正从七郎的脚边游走,朝后边的方向逃去!

时迟,那时快!杨梦萝抄起手里灌了一半的水壶,朝着那蛇狠狠的砸了过去!一下把那蛇砸翻在地。那蛇兀自打滚,挣扎着就要爬走。她“忽”的冲了过去。一个前空翻从蹲的杨啸头上跃过,追上了那条蛇,抬起脚一下就把蛇头踩的稀烂。

再回来查看七郎的伤势,七郎的腿已经被蛇咬了一口。他掀起裤子,腿肚上四个小小的血洞,正往外渗着丝丝的鲜血。

杨啸因为有丰富的旅行经验,看了七郎的伤口,皱了皱眉头,说:“那是一条竹叶青蝰蛇。有剧毒。你别动,我把毒弄出来。”杨啸抓着七郎的脚踝,用匕首在他的伤口处切了一个十字型的口子,黑血一下就涌了出来。疼的七郎倒吸了一口冷气。

杨啸低下头去,对着伤口使劲的允吸,吸一口吐一口血。吸的差不多了,用清水冲洗了一下,从包里拿出绷带缠了。说:“如果不处理的话,毒素会让人在很短时间内死亡。现在这种简单的处理,还是有一些毒素流进了血液里,会有生命危险。”说完,杨啸看着七郎的脸,黯然的说:“小七,你还是放弃吧。我让两名亲兵送你回去。”

七郎一听这话,虎目圆睁。他双手紧紧抓着杨啸的胳膊,使劲的说道:“杨啸,别丢下我!别丢下我!我一定要跟你们去什乌城……”

第12章 :草药有毒

杨梦萝愣愣的看着,猛的站了起来,朝树林后面跑去。过了一会,手里抓了一把草回来。气喘吁吁的说:“这些草药或许能治蛇毒。六郎你懂得多,你看看行不行?”说着把草递了过来。

杨啸看那草,他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这草有没有毒,能不能吃。七郎现在心里发急,死马也当活马医,拿过那草一把就塞进了嘴里,大嚼了一阵,一半咽到了肚里,另一半涂抹在了伤口上。

七郎服了草药之后,坐在那里怔怔的坐着,动也不动。

杨啸跟杨梦萝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这草药管不管用。

忽然七郎大声的咳嗽起来,脸憋成了绛紫色,两只手捂着肚子起了滚!

杨啸见状,惊道:“坏了!这草药有毒!!”杨梦萝一下子被吓愣在了那里,不知所措的站着。杨啸揪着七郎的衣服领子,一把把他拽了起来。然后伸出拳头,狠狠的打向了七郎的腹部!

杨梦萝一下拉住了杨啸,大喊道:“你要干什么!”杨啸一下甩开杨梦萝,头也不会的说道:“我要让他把吃的草药吐出来,晚了就来不及了!”说着对着七郎的腹部又是一拳!

七郎疼的一下子弯下了腰,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他们走了一天路,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全是胃液,中间还夹着那团没有消化掉的草药。七郎吐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杨啸接着拿起水壶,把刚才敷到七郎伤口处的草药冲了个干净。

杨梦萝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站在那里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口中喃喃的说道:“小七……梦萝也不知道,怎么会……会这样……”七郎打断了他的话,虚弱的说:“梦萝,别说这样的话,你也是为救我。我没事的。”

杨啸定定的看着七郎,说:“你现在毒上加毒,听话回去吧。”

七郎紧紧地掐着杨啸的手,用尽最后的力气说:“杨啸,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现在我们都走出来一半路程了,如果我能撑着走到什乌城,一样可以看大夫,我宁愿往前走,不愿后退!”

杨啸的心里震了一下。他坚定的看着七郎,说道:“那好!我们不会放弃你。我们一同上路。”

七郎点了点头。让两名亲兵一左一右架着七郎,三人就这样缓慢的继续前进。

虽然把草药吐了出来,但七郎还是止不住的咳嗽。走了约半个小时,七郎的脸上已经出了很多的汗。身体虚弱的好像在被他俩拖着走一样。杨啸伸手摸了摸七郎的额头,简直烫的吓人。杨啸对杨梦萝说:“小七太虚脱了,还有些发烧。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杨梦萝点了点头,众人就往前走了一会,找了一个干燥一点的地方,把七郎放在了地上。

七郎刚一坐,就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杨啸把背包拿下来,就要给七郎拿水喝。就在这时,杨啸猛然觉得有东西直朝着他的脸飞了过来!手臂就自然的伸出,一把狠狠的逮住!

把这东西抓在手里,竟然是软软的一团。杨啸摊开手掌一看,竟然是一条小拇指般的蚂蝗,在他手心里兀自扭动。杨啸立马朝着地面使劲的摔去,“啪”的一下,竟然摔不死它。那蚂蝗动了动,朝着另一个方向爬了过去。

杨啸正要走过去再踩它一脚。忽然从四面八方无数条蚂蝗弹蜂拥出来,朝着他们三人蜂拥而至!九名亲兵脸色都变了,惶恐的大喊:“糟了,我们进了旱地蚂蝗群了!”

第13章 :陷入虫围

蚂蝗又称水蛭,是一种靠吸取动物身体血液为生的软体类动物。在南北方均有分布。一般在水中生活。杨啸在穿越前曾经多次见到过这种东西,但从来没见过这种个头硕大的蚂蝗!竟然还有如此强的弹射能力!

瞬间的功夫,两名搀扶七郎的亲兵,连同七郎三人身上都扑上来了十几条蚂蝗。顺着领口裤腿等空隙就往身体里面钻,好像贪婪的恶鬼一般!

杨啸和杨梦萝抽剑在手,对着在空中弹射而来的蚂蝗挥剑就砍。杨家将的佩剑,都是经过反复折叠淬炼打磨,坚硬锋利无比。这种极具韧性的软体动物被宝剑砍中,也是当场变成两段。

杨梦萝剑法更为精妙,剑光飞舞了不一会,在她和杨啸的脚下已经散落了一地的被砍断的蚂蝗。这些蚂蝗生命力极强,即使被砍作两段,还没有死透,仍然扭动不已。那几名亲兵也纷纷抡起手中衣物拍打,被打掉的蚂蝗他就一脚踩过去。可是这种动物的身体柔韧性极强,用脚根本踩不死。蚂蝗越聚越多。

杨啸和杨梦萝虽杀了一地的蚂蝗。但大量的蚂蝗仿佛闻道了人味,从四面八方纷纷的赶来,密密麻麻的的到处都是。再这样下去,他们几个非要在这被吸干了不了。杨啸对杨梦萝大喊:“快点把七郎扶起来,我们撤!”

一伙人狼狈的又往后退了过去。直到退出了旱地蚂蝗群的领地,没有蚂蝗继续弹射过来扑人了,他们才舒了一口气。

被蚂蝗咬中的那两名亲兵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已经有十几条蚂蝗顺着衣服缝隙爬到了身体上,开始附着皮肤吸血。一个个吸的鼓涨了好几倍大,远远地看去,好像人身上挂了十几个黑乎乎的肉瘤。

杨啸过来帮忙,他拿出一张牛皮纸,折了个凹形。捏住一个蚂蝗,就扔到纸壳里面去。他现在知道这种蚂蝗根本是捏不死踩不死的,他一会要用更残忍的办法把这些吸血的恶鬼全都弄死。帮两名亲兵处理了之后,却发现七郎的身上一只蚂蝗也没有,都掉在了地上。他赶紧查看七郎腿上的伤口处,赫然吸附着几只大个的蚂蝗。都早已经吸饱了血,鼓涨涨的。杨啸用手去捏,刚刚一碰就掉在了地上。杨啸心里奇怪,捡起来细看,那蚂蝗已经僵直,没有了弹力,赫然是已经死了的。

杨啸心里奇怪,捡起来细看,那蚂蝗已经僵直,没有了弹力,赫然是已经死了的。

七郎腿处的伤口连续中毒,本来是肿起来的。但是现在却已经慢慢消了肿,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杨啸又伸手摸了摸七郎的头,温度已经降下去了不少。他马上扶七郎坐起来,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七郎笑了笑,嘴唇虽然还是发白,但已经有了一丝血色。他答道:“现在感觉好多了。头没有那么晕了。”杨啸想了一会,说道:“我明白了。有的小说里面写到云南苗人善用蛊术。他们中了毒之后,便会用蚂蝗放到后背上,让它们把自己体内的毒血吸出来。你看刚才这蚂蝗吸了你的血就死了,肯定也是这样的。”

杨梦萝见状,赶紧说:“那我再去逮几只蚂蝗回来。帮助小七吸毒。”

杨啸拦住了她,说:“梦萝,别急。我自有办法。”说完从刚才的纸壳里拿了一只鼓鼓的蚂蝗出来,用手使劲一捏,“噼”的一声,一股黑血从蚂蝗的前端喷了出来,那蚂蝗又成了扁扁的了。杨啸把这蚂蝗放到七郎腿的伤口处。这蚂蝗刚被捏净了血,正在难受,一闻到血味,马上贪婪的吸了起来。不一会就变的鼓涨。

杨啸定定的看着这只蚂蝗。只见它吸饱了血,停了片刻,忽然吸盘一松,掉在了地上。杨啸捡起来一看,身体已经僵直,死掉了。

这办法有用。杨啸如法炮制,又捏了几只蚂蝗来吸。直到吸到第五个蚂蝗的时候,这只蚂蝗才没有立刻死掉。杨啸估计着毒血已经被吸的差不多了。现在再看七郎,脸色已经好了许多,人也有点精神了。

杨啸找了一堆干枯的树枝,点了一堆火。然后把那些死的和纸壳里没死的蚂蝗一齐扔在了火堆里。火焰立刻烧的噼啪作响,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和焦臭味弥漫开来。到这里,杨梦萝忽然说:“我知道怎么避蚂蝗了。”

“如何对付?”杨啸问。

第14章 :火烧毒虫

杨梦萝道:“我们可以点些火堆,制造一些浓烟来驱赶蚂蝗。你想啊,那些蚂蝗既然害怕烟草,肯定也害怕浓烟。我们可以试一试啊。”

杨啸点了点头。又看看七郎,说:“现在天已经快黑了。七郎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夜间赶路太危险了。谁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在等着咱呢。我看不如就地休息一晚,明早再继续出发。”杨梦萝跟七郎经过了这么些折腾,也已经是累极了,都同意了杨啸的提议。

一伙人原地露宿下来。入夜之后,山里的温度变得非常的低。杨啸和杨梦萝捡了一堆干柴,点燃了一堆篝火。和七郎诸人挤在一起,才暖和了许多。

杨啸拿出夹肉的烧饼,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他问:“梦萝,你们俩个怎么不吃东西啊,这东西挺好吃的。”一听这话,他俩都笑了。杨梦萝说:“我们行军打仗的时候,每次都是发的这种烧饼。都吃腻了。”杨啸边吃边说:“是嘛。我可是头一遭吃这种东西。味道很不错啊。”七郎笑着说:“杨啸,你是因为你失去记忆了,等你回复记忆之后,你就会吃腻了。”

杨啸问:“那你俩一天没吃东西了。不饿吗?”杨梦萝答道:“光紧张了这一天,还真是感觉不到饿。”七郎看着狼吞虎咽的杨啸,说:“还真是有点饿,杨啸,我也吃一个吧。”

因为山间别无其他食物,杨梦萝和七郎也吃了军用烧饼,喝足了水,靠着火堆打开了瞌睡,杨啸躺下,仰看着格外璀璨的星空,心思万缕……

夜寒冷,一夜无话。

天亮的时候,杨啸看了一下七郎的伤口,已经完全消肿了,看来毒素已经没有了。虽然好了许多,但七郎被吸掉了那么多的血,身体非常的虚弱。好歹勉强休息了一个晚上,精神好了许多。

让亲兵找了很多干木头树枝,在靠近蚂蝗区的地方点了一堆大火。又拿了些阴湿的树枝盖上,过了一会,烟雾弥漫,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杨啸往前走了走,就看到很多蚂蝗一遇到烟,就往旁边的草丛和石头缝里钻。一看这招果然有效。但是这一条路上都是蚂蝗,也不能把火点啊。

杨啸想了想,从树上掰了几根比较粗的树枝,并在一起,上面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树枝。然后切断了几根地下的藤条,把那些树枝捆在了一块,做了一个简易的平台。

这树枝搭的平台上又堆了好多干柴。一把火点着了。众人拉着藤条就朝前走去,后面的那团火堆自然也就被拉着走了。杨梦萝不断的往上添略有阴湿的树枝,弄的浓烟滚滚。把人呛的眼睛都睁不开,直流眼泪。

但是,没有一只蚂蝗敢进入到这烟雾区域内,这招果然有效。

走了百十米远,藤条捆着的一团树枝终于散架了。趁着未尽的浓烟,又往前奔了几十丈。等烟消尽了,已经没有了蚂蝗。终于顺利通过蚂蝗区。

杨梦萝拿出地图,看了一下,说:“再往前走就是黑虎吊桥。过了这个吊桥,再往前走上几里就是什乌城南城门。除了这吊桥,后面的都是坦道,没有险要的去处了。

三人微微舒了口气。

走了不多远,将近三四里,便是一处悬崖横断了路,悬崖上有一座迎风飘荡的吊桥。

这吊桥约三十米长,一看就有些年头了。桥上铺的木板残破不堪。旁边的扶手还不是铁链,而是绳子!这吊桥就这么无所谓的架在两山的悬崖之上,好像蜻蜓一样脆弱。

杨啸咋舌道:“这哪是吊桥啊,这简直就是秋千嘛。一阵风都吹的它晃悠悠的。我看着比鬼见愁还慎得慌。”

杨梦萝走到吊桥前面,看了一阵,说:“我看那吊桥上有些脚印,肯定是熟悉山路的樵夫留下的。别人能走的,咱们肯定也能走。”

杨啸顿了一顿,又说:“我看这吊桥确实不结实。咱别一齐过,万一桥断了大家都玩完。一个一个的过。我先来。等我到了对面你俩再跟上。”杨啸接着拿出背包里的绳索,一头绑在自己腰上,另一头让杨梦萝拿着,小心翼翼的踩了上去。

走了几步,这桥就“吱呀”作响,还晃了起来。杨啸往下面一看,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下面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这要是掉下去,肯定还没掉到底人就给吓死了。

杨啸心里镇定了一下,继续慢慢的平稳的往前走着。眼看着离对面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这时杨啸忽然一脚踩了个空!原来有一块木板已经腐朽了,被他一脚踩下去,竟然踩了一个洞出来!杨啸身子一歪,双手紧紧地逮住了旁边的绳索,整个吊桥都晃了起来。吓的杨梦萝和七郎一阵惊呼。

少年闯异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少年闯异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3章(第3章 重活)

    原标题: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3章(第3章重活)小说名: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第3章重活虽然白洛筝并不惧怕死亡,但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沈孤辰这种奸佞小人的手中,她真是做了鬼魂都会死不瞑目。颈间的窒息感令陷入绝望之中的她发出本能的挣扎和反抗,脑海中的意识好像越来越模糊……耳边隐约传来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还有女人的低泣声。“筝儿你醒醒……筝儿……筝儿……”一迭声的呼唤似乎离她十分遥远,又好像与她近在咫尺。是谁在叫她的名字?那声音听起来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当她好不容易冲破黑暗,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眸时,被眼前所出

  • 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3章(第3章 那小子欠抽)

    原标题: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3章(第3章那小子欠抽)小说名字:一宠成瘾:总裁上司来敲门第3章那小子欠抽车牌号为T8008的路虎停在了一所名为爱都会的幼儿园门口,慕希言解开安全带,电话在这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幼儿园打来的。电话那头是恭敬礼貌的声音,“慕先生你好,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的宝贵时间,我是爱都会幼儿园园长,是这样的,小宝在学校这边和其他小朋友闹出了点事情,你能抽空来学校一趟吗?”慕希言皱眉,他刚到幼儿园门口,就接到园长的投诉电话,看来这小子今天又皮痒了。“好,我马上过来。”将电话挂

  • 男神老公不温柔3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3章 今晚你不要在这里睡了)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3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3章今晚你不要在这里睡了)小说: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3章今晚你不要在这里睡了穆非权眉宇微皱,应道,“我现在过去。”接着便挂了电话。王芬听着他的话,赶紧问了句,“怎么了?”“染染出了点事,我要过去一趟。”穆非权几乎没有向他们说起过那个女人,如今这么一提,所有人都愣住了。等反应过来,穆非权已经走了出去,穆老一恼,抓起旁边穆非权送的寿礼就要摔,穆非乾及时说了句,“阿权跟我说,他准备的寿礼是清朝的一件青花瓷。”于是,对青花瓷热爱成痴的穆老,手就僵在了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3章(第3章 看客的赌局)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3章(第3章看客的赌局)小说: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3章看客的赌局一个茶客斟酌了许久,压了四个晶币赌云瑾言能测出灵气,嘴上说道,“云老将军这么看中云二小姐,也许其中确有内情。等云二小姐开启灵者天赋,云老会让她当家也说不定。”与他同桌的友人想到什么,问道,“我好像记得,云老还有一个孙子吧?”旁桌的一人听到,剔着牙不以为然道,“那小子就一私生子,据说还胆小如鼠,上不了台面,寄希望于一个八成是废物的妞身上,我看云家主系没落咯!”下注的茶客反驳道,“女子怎么了?传闻郸祠之境的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3章(第3章 濒临死亡)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3章(第3章濒临死亡)小说书名: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3章濒临死亡墨发凌乱的贴在她白皙的皮肤上,与她姣好的肌肤正好交相辉映。即便是狼狈的模样也看的出她的眉眼清秀。从江左的这个角度看去,女子的发被微风吹拂而起,散落在她的玉颈之上,显得尤为清爽。“江哥,我们不能这样做!”西装男急了,背着霍延西做这样的事情,后果不敢想。江左甩了黑衣人一巴掌,怒喝:“废话少说,让你们去你就去,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双目赤红,只要可以帮到霍延西,在所不辞。两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3章(第3章 我对你,了如指掌)

    原标题: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3章(第3章我对你,了如指掌)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第3章我对你,了如指掌方可晴还没有从他那句“我等的就是你”中回过味来,房间里的灯光“嘣”一声全亮了。映入眼帘的这张脸俊美无双,她倒抽一口冷气,被惊艳得难以呼吸,她不是个花痴,但他绝对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这一眼,足以让她终生难忘。完美得如雕刻出来的轮廓,个性而笔挺的鼻子,性感红润的薄唇,斜飞的剑眉,最勾人心魂的,是那双深不见底的星眸,似乎能一眼便看到你的心里去,他眉宇之间甚至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无与伦比

  •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3章(第3章 你是我的猎物)

    原标题: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3章(第3章你是我的猎物)小说书名: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第3章你是我的猎物走出‘DARK’,夜色已经浓了。夏夜的星空浩瀚无垠,一点一点缀在天幕上,垂手可得的闪耀,却在离你亿万光年的地方。很伤感的一件事不是么?苏熠晨那袭背影,远处看去,人在灯火阑珊处,挺拔的轮廓隐隐散发出些许烦躁。不是为秋雨桐。当然不可能为了她。关于这点,连他的损友聂靳云都看得明白。诚如苏熠晨自己所言,到了适婚的年龄,该给自己和家族一个交代,秋雨桐无论哪方面都很适合。他需要一个妻子,在漫长的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3章(第3章 祭天焚烧)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3章(第3章祭天焚烧)书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3章祭天焚烧“慕云浅,胆子肥了嘛,都敢杀人了!”慕雪曼冷冷一笑,想以绝对气势压倒平常这个对她唯诺的怯弱庶姐,“真不愧是二月灾星,什么人都会被你克死!”“那你也在什么人之中了?”慕云浅站了起来,一手撑着高台桌面,撑身纵跃,轻盈地跃到了慕雪曼的对面,望着被惊得慌忙后退几步的慕雪曼,不经勾唇浅笑:“天若弃我,我必诛天,人若欺我,百倍还之。”两个大汉为财而死,死得其所。碧春原是服侍她的丫鬟,不忠心的人留着也是祸害,她不过是让他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3章(第3章 有没有感觉酥酥麻麻的)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3章(第3章有没有感觉酥酥麻麻的)小说: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3章有没有感觉酥酥麻麻的穆瑾瑜看着杂志,就感觉一道黑影印在的杂志上,挡住了光线,扭头看就看到窗外一个女人,正在拨弄着自己的胸前,随着她的动作一抖一抖的,看起来很蔚为壮观,感觉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了一般。穆瑾瑜脸色淡淡的,眼里平淡无波,他甚至在想,这个女人是不是来勾,引他的,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皱了皱眉头,紧紧地抿着嘴唇,让他精致脸看起来让人望而生畏。韩宝蓓把自己身上都检查了一遍,感觉没有问题了,才推开了门,

  • 帝少掠爱成瘾3章(第3章 他的邀约)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3章(第3章他的邀约)小说书名:帝少掠爱成瘾第3章他的邀约“姐你回来啦!”叶柔正坐在沙发上出神,听到叶沐暖的声音,便飞奔过去抱住她。“姐,爸妈他们去给许叔和许姨扫墓了,明天你就要结婚了,爸妈说要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不过应该也快回来了,咱们一起在客厅等他们吧。”叶柔抱着叶沐暖不撒手,两人坐到沙发上。“姐,明天你就要嫁给非夜哥了,他那么好,肯定也会对你很好的。”看着叶柔的一派天真,叶沐暖不想让这片净土受到污染,于是假装附和道:“是是是,他是很好。”“那以后就不能像现在一样天天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