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今日20171222】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3 18:36:26 来源:网络 []

书名:我村子里的后宫

第四章 大春哥的请求(上)

  杨小宝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溜到屋里,穿了衣服出来见人:“我又回来啦!咋这么多人嘞?”

  “咦!小宝没给冲走,他又回来啦!”

  “大难不死,这小子命真大啊,以后肯定福气不小。推荐95lady.com

  小宝他娘见儿子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顿时转悲为喜,抱着儿子舍不得撒手。

  “娘,我给冲了好远,好容易才游上了岸,又走了好久才到家,乏得很呢!天晚了,让乡亲们都回去吧,我也得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看果园呢!”

  乡亲们散去以后,杨小宝迫不及待得想要解开心中的迷惑。

  “娘,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咱们家的猪和平时有啥不一样?”

  他娘失笑道:“这孩子,是不是脑子里面也进水啦,进门就惦记圈里头那两头猪呐!还不跟往常一样吗,吃了睡睡了吃,整天在泥浆子里面打滚咧!”

  杨小宝这就明白不是猪出问题了,是自己脑子出问题啦!到底是犯了癔症,还是真的能听懂猪说话啦?想着想着,一阵倦意袭来,杨小宝扛不住了,顿时睡了过去。

  小宝他娘知道儿子肯定累了,早上就没有叫他起。所以杨小宝直到日上三竿了,才自然醒来,美美的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的可真美!

  杨小宝起来洗了脸,在自己屋子里溜达了一圈儿就觉得无聊。又来到猪圈旁,侧耳旁听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难道真的是泡坏了脑子,发癔症啦?杨小宝心道。版权95lady.com

  在院子里转了两圈,杨小宝就感觉这放假了,还不如在学校的时候舒服呢,太闲得慌了!

  脑子里想着出去溜达溜达,于是杨小宝踩着泥泞的小路进了村,打算去村里的小卖部搞包烟过过瘾。

  路过杨春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大门紧闭,院子里却是隐隐传来说话声。

  村里有个风俗,就是大白天的时候一定要敞开大门,寓意就是接受阳气,让一家人都健康平安。其实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大门开着,说明我家的人光明正大,不怕别人看见我家的事儿。

  杨春是杨小宝的远房堂哥,二破的亲叔伯兄弟。比杨小宝大十岁,今年二十六了。

  虽然杨春比杨小宝大太多,俩人没在一块儿凑过,但是杨小宝对这个堂哥印象还不错。说明http://www.95lady.com/杨春结婚四五年了,是个本份勤快的庄稼人,把家里那几亩地伺候的不错,小两口的生活还算过的去。

  杨春的老婆叫王雪梅,是邻村小王庄的姑娘,身高有一米六五,长得也是端庄漂亮,听说还是高中生呢!当初王雪梅高考失利,十里八寸的媒婆把她们家门槛都踩烂了。

  王雪梅之所以嫁给了老实巴交的杨春,说白了看上的还是杨春的勤快和实在。嫁到杨柳庄以后,杨春也确实没有辜负她,勤勤恳恳的,小两口的日子过的是蒸蒸日上。

  杨春对自己的高中生老婆是疼得很,两口子几乎没拌过嘴,是村里的年轻夫妻的榜样。

  堂哥家关着门子,说不定是有什么事儿不想让别人知道。杨小宝起了好奇心思,停下了脚步,想听听看他们家到底什么事儿。【今日20171222】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农家院子都大,又隔着屋子和院子两道门,说话的声音哪能那么容易听到。只听得里面的人说话越来越急,具体说什么却是一点都不清楚。

  杨小宝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将脑袋贴在堂哥家墙上,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耳朵里的声音骤然清晰了起来!杨小宝甚至能听到几米外的草丛里,蟋蟀踩在草叶上的声音!

  王雪梅哭哭啼啼道:“我不喝,就不喝!什么从名山上求来的生子药,都什么年代了,你们家的人怎么这么迷信!”

  杨春好言相求:“好雪梅,好媳妇儿,你就听我一回,喝了吧!万一喝了以后真怀上了呢!”

  王雪梅耍赖撒娇:“要喝你喝,天知道这汤药里都什么鬼东西,又黑又脏的,苦死了!”

  杨春告饶:“媳妇儿!姑奶奶,求求你就喝了吧!”

  王雪梅被丈夫磨的没了耐性,只听哐啷一声,似乎是把什么瓷器给打了。

  老实巴交的杨春发火了:“你娘嘞!不上肥的地里咋长出来好庄稼?”

  王雪梅不甘示弱:“不是地不肥,俺这地里种瓜它就不能生出来豆子!是你那种不行,每次到了播种的时候,就软趴趴的不行了。”

  杨春骂道:“你娘嘞!你那就是块盐碱地!不然咋连毛都没一根?”

  这两口子吵架一点都不含蓄,暴露机密了。把躲在墙角偷听的杨小宝都给臊的脸红了,心里确是好奇的想到:‘不长毛的盐碱地?雪梅嫂子那地方到底长啥样呢?’

  王雪梅臊得不行,嗓门也大了:“又不是没去县里医院检查过,到底是谁的毛病你还不知道?大夫都说了你那种成活率太低,没有长苗结果的希望!你们家的人欺人太甚!明明不是俺的问题,整天逼着俺喝这乱七八糟的草药,非得把俺这块好地也搞慌了不成!”

  王雪梅嘤嘤哭泣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杨春,咱俩的日子算是到头了,缘分尽了,不行就离了各过各的吧!”

  媳妇儿又是哭又是抹的,杨春顿时软了。赶紧好声好气的哄着:“都怨我!媳妇儿你别哭了啊!这药咱以后都不喝了!”

  好容易把媳妇儿哄得不哭了,杨春又哀声叹气:“媳妇儿啊,我哪舍得为难你啊!我爹这一股儿一脉单传,要不是家里老人盼着抱孙子催得紧,说啥也不能让你喝这乱七八糟的药啊!唉,只怕爹这一脉,到了咱们这就得绝了户啦!”

  王雪梅到底是高中生,有文化的。来自http://www.95lady.com/她止住了哭泣,眼珠一转对丈夫说道:“也不一定,现在有一门先进的技术,叫做人工授精的,或许可以解决咱们家的问题。”

  杨春一庄稼人,哪里懂得什么人工受精,晕乎乎的问:“啥?平常咱不就是人工的吗?”

  “你个蠢货!人家说的人工授精是高新医疗技术!说白了就是借别人的种,但是不用上炕睡觉的。孩子还是咱们家的,但是哪怕孩子长大了,一辈子也不可能和他爹见面。这样就不会产生伦理问题。”

  这样一说,杨春顿时懂了个七八分:“那不中!说白了,还不是咱们老杨家的种;孩子长大了,也肯定不会跟老杨家一条心,这个绝对不中!”

  王雪梅恼了:“这也不中那也不中,那你倒是想个能中的办法啊!”

  杨春垂着脑袋,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不行就接种!借咱们老杨家的种!”

  王雪梅吓了一跳:“死样的,你咋能这样想?你不嫌戴绿帽,俺还嫌臊得慌呢!”

  杨春又开始软磨硬泡:“媳妇儿你就听一回话呗!要不整出个孩子来,光上边老人都能磨的咱两口子没发过了。我觉得这事儿可以的,借老杨家的种,就算不是亲爹,至少不还有血缘关系嘞?”

  王雪梅渐渐被杨春磨得意志动摇了,心里面还有一种瘙痒难耐的感觉。

  “那……细说说你的主意呗,你打算找谁借种?”

  杨春又仔细想了一阵子:“肯定不能差辈儿,必须是同辈儿的。版权95lady.com借种以后还不能有乱七八糟的事儿,最好一次性解决问题。”

  杨春也不傻,造出来孩子赔了老婆的事情肯定不能干!那么借种的人选就必须仔细掂量掂量,该找谁呢?

  杨春一拍脑瓜!有了!

  “媳妇儿,你觉得小宝怎么样?我那弟弟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人也机灵的紧。你俩人造出来的娃,肯定孬不了!最主要的,是我们哥俩关系还不错,小宝小时候我经常带着他玩嘞!”

  王雪梅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杨小宝的模样:年轻、有朝气、小伙子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贼帅气!

  想到这里,王雪梅的心里边就有七八分愿意了。

  可是这种事儿不是一头说了算的,就算他们两口子愿意了,该咋跟杨小宝说呢?

  别看杨春蔫了吧唧的,出起坏主意来却是随便就来。

  “这么着!回头咱杀只鸡炖了,整几个下酒菜。我把小宝叫来喝酒,把他灌蒙了望你床上一推,接下来的活儿就得你干了!年轻人面皮薄,就算酒醒了记起来这事儿,肯定也不敢往外说!”

  躲在墙角偷听的杨小宝吓了一跳!挖槽真没想到春哥竟然这么坏!这损人又损己的孬招真是绝了!得亏你弟弟我偷偷听见了,要不然不得被你坑死啊!

  杨小宝赶紧撒丫子溜了,情急之下,他竟然忘了分析一下,自己为什么能将别人家的隐私事儿偷听的这么清楚。

  来到村里小卖部:“叔,给我爹来包烟!”

  打着老爹的名号,花了一块五整了一包‘官厅’,杨小宝找了一个别人看不着的地儿,躲在一棵大榆树后面刚点着了,美美的闷了一口。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吓得杨小宝赶紧把烟丢地上用脚踩住了。

  杨小宝一口气儿没理顺,呛的咳嗽了好一阵子。

  “淑娟……啊不马老师,你咋知道我在这的?”

我村子里的后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村子里的后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此去经年爱已殇9章(第9章 把她肚子里的东西给我剖出来!)

    原标题:此去经年爱已殇9章(第9章把她肚子里的东西给我剖出来!)小说名:此去经年爱已殇第9章把她肚子里的东西给我剖出来!“呵呵,我本来想着足了月子之后就让你顺产下来的,可是你自己不中用,我有什么办法?”我的下巴似乎被轻轻挑起,模糊的视线里尽是顾萧墨的重影。他的身侧,似乎还依偎着一个女人。“哎呀萧然快别气了,让医生推她进去吧,耽误了时间可不好。我们的宝宝还等着这药引子呢!”白嘉雯!她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听得出她这刁钻刻薄的声音!身体像是突然充满了力量一般,我猛地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直直望进顾萧墨的眼

  • 回首又相见9章(第9章 凭什么信你)

    原标题:回首又相见9章(第9章凭什么信你)小说书名:回首又相见第9章凭什么信你“陆励成,你不要这样……”顾烟挣扎起来,“你让我去一趟医院好不好?我哥哥的病情……”陆励成抓着顾烟,将她压在身下,分开双腿,狠狠顶入。“顾烟,我说过了,就算你哥哥今晚要病死了,你也别想离开这里!”“疼……”顾烟瞬间软了身体,眼泪失控滑下。“顾烟,你还不出来吗?”门外那个男人还在催促,“我等你一起去医院呢。”明明说的是正经事情,可从他口里说出来,偏偏就带上了不清不楚的味道。哥哥的状况这几天一直不好,就算那个男人明显带着其

  • 温情似海留不住9章(第9章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原标题:温情似海留不住9章(第9章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小说:温情似海留不住第9章你只能是我的女人陆晓柔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景免,我是来看遥遥的,没想到她跟秦易搞在了一起……”极端的愤怒从心底涌起,霍景免握紧了拳头,这个女人,真是下贱!亏他还亲自把她从监狱捞出来……霍景免拔腿冲了进去,挥拳把秦易打倒在地上。秦易伸手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丝,嘲弄地笑道,“霍景免,是你把遥遥变成了这副模样。你记着,如果有一天这世上唯一一个真心爱你的女人死了,你他妈别哭,别后悔!”“滚!”霍景免额头青筋暴起,用力把温遥推倒

  • 爱你如人间炼狱9章(第9章 不能在你母亲的遗像面前)

    原标题:爱你如人间炼狱9章(第9章不能在你母亲的遗像面前)小说名称:爱你如人间炼狱第9章不能在你母亲的遗像面前秦渐步步逼近,居高临下的睥睨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的纪非雯。他冷笑,“说啊!你在我面前不是一直很有话说吗?”纪非雯脑袋埋得很低,咬死下唇,她在心中稍作计较,谨慎回答,“我没伺候好骆舟,他让我跪在这里反省。”“老头子让你怎么伺候?像你伺候我那样?”秦渐屈膝半蹲在她面前,视线与她平齐,他抬手端起她的下巴,指尖用力,像是要把她的骨头捏碎,冷声问,“你跟老头子……做了?”她被制擎的下巴传来巨大的痛楚

  • 我爱你泪已成川9章(第9章 逃走了)

    原标题:我爱你泪已成川9章(第9章逃走了)小说:我爱你泪已成川第9章逃走了后脑很疼,疼得顾伊雪没力气撑起身体,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身体流出,带走她的体温,她开始感觉到冷……耳旁响起凌乱的脚步声,还有萧厉寒的尖叫声。顾伊雪费力的撑大眼睛,看见萧厉寒被两个男人用绳子套住脖子,凌空悬挂了起来。他们要绞杀萧厉寒!“不行……”顾伊雪身体忽而有了力气,撑身而起的瞬间,她摸到了地面上花瓶碎片,想也没想到,她抓紧碎片,大叫了一声,一把扑到了宫琛寒的面前。锋利碎片,抵在宫琛寒脖子上,用力颇大,刺破了他脖子的肌肤。“放

  • 爱如冷风深刺骨9章(第9章 是不是很爽)

    原标题:爱如冷风深刺骨9章(第9章是不是很爽)小说名:爱如冷风深刺骨第9章是不是很爽林墨轩的手术,一直做到深夜,终于结束了。他的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却并不乐观的告知白语瑶,林墨轩受伤后大量失血,导致了他脑部重度缺氧,所以他极有可能,会成为永远醒不过来的植物人。白语瑶听得眼前发黑,身体一阵摇晃,艰难稳住身体。她还是害了林墨轩……白语瑶在医院寸步不离的守了整整六天,林墨轩始终昏迷,没有半点要苏醒的样子。眼看着靳天寒给的一周时间,就要到期限了,孩子却仍旧下落不明,白语瑶心急如焚,熬得两眼通红,面颊消瘦

  • 爱你无悔9章(第9章 聚会)

    原标题:爱你无悔9章(第9章聚会)小说名:爱你无悔第9章聚会顾韵如反驳的声音,在看到苏九月的眼神之后就弱了下去,显得很没底气。“哼,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你是不是想骗我?”苏九月凶神恶煞的看着顾韵如。“其实也没什么。”顾韵如决定说出来,反正月月是程亦钧的妹妹,如果自己以后想和程亦钧在一起肯定还是要通过她。提前知道了也没什么,说不定还能多得到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想通了的顾韵如决定把自己的感受原原本本的向苏九月说出来。“还不是因为你。”顾韵如狠狠看了一眼苏九月。“因为我?”苏九月很无辜的看着她,“怎么就因

  • 久爱成疾9章(第9章 你欠我们的)

    原标题:久爱成疾9章(第9章你欠我们的)小说名:久爱成疾第9章你欠我们的“江瑾言!你哪来的脸活在这世界上?为什么躺在床上的人是我姐姐不是你?!”头发被她狠狠揪着,江瑾言被迫抬起头来,目光堪堪的和不远处的秦逸帆撞到一起。她看不懂那是什么样的眼神,鄙夷?厌恶?还是痛快?就是为了看到她被林卿欺负,所以才带林卿过来的吗?早就该明白,那天她口不择言的提了林苒,他一定不会轻易的饶过自己,可是为什么看着他冷漠的眼神,心还是会这样的痛呢?就像是被人拿着一把满是缺口的钝刀,一刀一刀的在她身上凌迟。锥心之痛,不过如

  • 好品荟| 拜城盐碗的前世今生

    “村里有一家人做饭不用放盐,羊肉炖好了盛到碗里用筷子拌几下就有盐味了,因为这家人的碗是用盐块加工出来的!”用盐做成的碗?偶然间听到这个故事时,“盐碗”便一下子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在我的印象中,它应该雪白光洁、晶莹剔透。可是当有机会见到真正的“盐碗”时,我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同时也庆幸自己又增长了见识。盐碗看上去和普通石块打磨出来的碗盘没有什么区别,不同的就是吃饭时不用加盐,这就是拜城的“盐碗”。初见盐山盐碗的诞生,缘于那座高大的盐头山。盐碗的主要原材料为岩盐,位于阿克苏地区拜城县西北的这

  • 2018年奥古斯亚洲首站秋季拍卖会精品推荐《珐琅彩花卉鲤鱼图辅首赏瓶》

    名称:珐琅彩花卉鲤鱼图辅首赏瓶风格:清代类别:瓷器规格:高40.8cm,口径12.7cm,底径14.3cm珐琅彩用于瓷器上,被称为“珐琅彩瓷”。起源于元代,明代开始用于制造铜胎珐琅器,康熙时首创烧制成功,因烧制有限,价值连城.珐琅彩料是从国外进口的彩料,烧成后有透明的玻璃质感,所以又称“料彩”,也有在料中加粉质而呈不透明者。彩色多样,如红、黄、蓝、紫、白、黑、绿、胭脂等。由于在绘画的色地上堆料较厚,又由多色阶深浅不同的料彩巧妙配合,使得画面有层次分明的质感。清代所有的瓷器都在景德镇烧制,唯有珐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