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鬼王医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0:39: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王医妃

第一章 出嫁

苍叶国,仲夏夜,繁星无月。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上京的大街上十里红妆,红灯高挂,唢呐喜乐声震天。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萧太医府上出来,迎亲的队伍像一只火龙,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

“唔~”萧长歌动了动手,却发觉浑身无力,她费力的睁开双眼,只有一片火焰般的红色,细听耳边传来悠扬的喜乐声。

这不是在医院!她明明记得有个患者要跳楼她去搭救,岂料被那患者一同拉着坠楼了,怎么醒来后就在这了?这是哪里?

有颠簸的感觉传来,萧长歌双眼一睁,脑子里纷纷闪现出一些人影和对话的声音。

是半个时辰前,发生在萧府的情景。

“三妹妹,嫁给冥王,你一定死的十分凄惨。难道你不知道,赵家的小姐,陈家的小姐,周家的小姐,她们个个都是死在洞房里的。95女性网传闻啊,这个冥王可是饮血的恶魔呢。”女子有声有色的说着。

旁边另一个打扮的艳丽的女子也跟着说道:“是啊,三妹妹。父亲为了升官发财将你嫁过去,真是害了你。三妹妹,姐姐这里有毒药和匕首,姐妹一场,我们也不想你死的凄惨。”

二姐萧艳华从袖中掏出一只红色的瓷瓶和一把匕首搁在了妆镜台前.

大姐萧艳月象征性的抹了抹泪拉着萧长歌的手道:“三妹妹,做姐姐的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后面的路你自己选吧。”

妆镜台前映照出一张清丽无双的容颜,只是这容貌的主人哭的梨花带雨,凄惨无比。来自http://www.95lady.com/

“大姐,二姐,你们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萧长歌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恳求她们。

萧艳月冷笑一声,抽出自己的手,扬着脸道:“我们已经在救你了,我劝你,如果不想死的凄惨,那就自尽吧。”

萧艳华叹了一声跟着说道:“三妹妹,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多烧些纸钱的。”

“吉时到,新娘上轿。”门外有礼官高昂的声音响起。

萧艳月脸色一变,将放在桌上的毒药和匕首塞到萧长歌的手中道:“三妹妹,这两种死法你自己选吧。”说着拿过一旁的盖头盖在了她的头上。鬼王医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盖头下萧长歌被喜娘扶上了花轿,萧长歌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她将那匕首放入怀中,然后死死的握着那瓶毒药。

最后的画面是萧长歌服毒的场景,盖头下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随着画面的结束,一些记忆也逐渐清明,这自杀的萧长歌是萧太医的三女儿,因圣旨赐婚嫁于冥王为妃,被自己姐姐的三言两语就吓得自杀了。

萧长歌有些唏嘘,不对,自己不就是萧长歌吗?察觉到这一点,萧长歌浑身一震,眼前的红色是盖头,自己在花轿之中,那么说来,自己这是……穿越了!

花轿突然停下,有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一阵嘈杂过后,有礼官的声音响起了起来。“新娘下轿。”

萧长歌从震惊中回神,才意识到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外科医生,想来自己是和那个患者一起坠楼死了,所以灵魂才会覆到了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身上。鬼王医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有喜娘搀扶着她下轿,萧长歌察觉到这幅身体还是有些酸软无力,想来定是原身服毒的后遗症。

萧长歌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在原主记忆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还真想见识一下。

随着繁琐的仪式结束,萧长歌被人扶到了洞房中。隔着盖头,萧长歌却感觉到房间中无处不在的寒气,让萧长歌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很是静逸,萧长歌坐在喜榻上,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腕,这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随着房门关闭,一道戏虐的笑声也传了进来:“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欢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说是不是?”

萧长歌听着这话,突然两眼一睁,却听房间内又传来一道暗哑难听的声音,像是鬼魅一般:“七弟,你说的没错,四哥这个身子已经废了,你代劳也是应该的。”

邪魅的笑声在阴冷的洞房传来:“四哥果然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阅读http://www.95lady.com/”说着那人就朝着萧长歌走了过去。

挡在萧长歌眼前的盖头被人跳下,萧长歌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他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发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却闪着淫光。萧长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但面色如常。

“真没想到萧太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四哥,你说是不是?”苍云暮回头看着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萧长歌顺着苍云暮的目光望去,房间中正位的椅子上,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双幽深看不见谷底的深潭墨瞳,那眼睛也在打量她,里面有一丝莫名的光。

苍冥绝和萧长歌的视线相碰,那一刻,苍冥绝的目光突然一闪。那个女人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反之竟带着深探的意味在看他。想不到,这众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状况,居然还有不害怕的,不过,倒是可惜了这花容月貌。

“的确是。”苍冥绝没有将目光收回,依旧落在萧长歌的身上。

萧长歌突然记起,冥王好像是个残废,不仅容貌丑陋更是不能走路。如今看来不止如此,他还被人欺辱,自己的亲弟弟竟然要当着他的面玷污他的妻子?

想起大姐说过的话,那些嫁给冥王的人死在洞房之中,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吗?

“四哥娶了这么多王妃,也就今天这个长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的呢?”脸上带着淫笑,苍云暮慢慢逼近了萧长歌。

萧长歌心底一股怒火烧了上来,在苍云暮的手碰上她衣服上的系带上时,萧长歌突然冷声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苍云暮微微抬眸看着萧长歌不惊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本王碰的无数女人,你是唯一一个问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过明日,本王就是临王爷,你记下了吗?”

临王,苍云暮。萧长歌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是温王苍云寒的同胞弟弟,寄养在皇后名下。

“记下了。”萧长歌垂眸浅浅一笑,手指却悄悄摸到怀中的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会好好让疼你的。”苍云暮说着突然将萧长歌压倒在喜榻上。

有男人的气息漫天的袭来,苍云暮兽性大发,粗鲁的扯着她身上的衣服。萧长歌却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苍云暮自然高兴萧长歌如此投怀送抱,不禁心花怒放。

第二章 断子绝孙

就在苍云暮放松的时候,萧长歌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苍云暮后颈上的麻穴插去,苍云暮顿时身子一软动作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苍云暮脸上有些阴狠的表情。

萧长歌坐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来。“临王殿下,送你一份大礼如何?你不是经常玩弄女人吗?姑奶奶今日就送你四个字。”

萧长歌说着抓起床榻上的白帕塞到苍云暮的口中,然后拿出怀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苍云暮的下体割去,下刀又快又狠,只见苍云暮双眼一睁,痛的昏死了过去。

“断子绝孙。”萧长歌说着手中的匕首插起苍云暮被割下的命根子,拿起来看了看,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苍冥绝的身上。

“我断了临王的命根子,王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萧长歌说着跳下了床,将插着命根子的匕首扔到了苍冥绝的面前的桌上。

苍冥绝抬头看着她,从她问临王的身份开始,苍冥绝就已经在注意她了。他原先是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在被临王压倒在床榻上,他看见她环着临王的脖子,苍冥绝以为她是投怀送抱的女人,却没料到她用一只簪子制住了临王,不仅如此,她竟然还……

她取临王命根子的手法实在太快,让他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止。此刻他的目光沉黯,这个女子胆量未免太大了。

“为什么这么做?”苍冥绝盯着萧长歌看了又看,圣旨赐婚的时候,苍冥绝就知道不过是和往常一样,所以并没有让人去查萧长歌的身份,如今看来或许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

“不这么做,我的清白岂不是没了?没了清白,我还能活到明天吗?王爷你又不能救我,我只有自己救自己了。”萧长歌在苍冥绝旁边的椅子上随意坐下,然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苍冥绝看着她随意洒脱的样子,并不觉得她是勇敢,眼睛中反而有一抹嘲讽。

她以为这样就能救自己了吗?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你这么做,也是死路一条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临王他会放过你,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温王会放过你?皇后和段贵妃会放过你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刀下去,你会死的更加凄惨?”苍冥绝质问着她。

萧长歌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愕,她忘了这里不是现代,在现代自己这么做就正当防卫。可是这是个不被史书记载的帝王朝代,她断的还是一个王爷的命根子,这背后的千丝万缕真的是够她死上万次了的。

鬼王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王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生死相随1章(第一章巅峰谈判)

    原标题:生死相随1章(第一章巅峰谈判)小说名称:生死相随第一章巅峰谈判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刀锋泪,男儿血;风云起,群雄聚;挥刀纵横,血染红尘!!!女儿肝胆男儿魄;腥风血雨誓相随;紫锋狂,天泪傲;犯我国门,我必杀之;鏖战天下,谁与争锋!!!【背景】炎国开国三十年间,各国列强纷纷通过黑道势力秘密的潜入炎国,当时的炎国内,黑道帮会纵横,各国势力交错。20年前,黑道神话唐龙夫妇横空出世,三年的时间横扫炎国,一统整个炎国黑道,唐龙成为当之无愧的一代黑道枭雄,同时创立紫锋会,并将所有外国野心势力

  • 夫人,请克制1章(第1章 牢狱之灾)

    原标题:夫人,请克制1章(第1章牢狱之灾)小说名称:夫人,请克制第1章牢狱之灾A市女子监狱!阮馨站在洗澡堂的门口,手里端着一个瓷盆,里面放着简单的洗漱用品,毛巾香皂漱口的杯子牙刷牙膏,身上穿着灰色的囚服,让人看不出身材的好坏,只是看上去很纤细脆弱,标准的瓜子脸上一片茫然,双眼无神的盯着前面,抓着瓷盆的纤细手指紧了紧。三个月了,三个月前她还是这A市房地产大亨阮氏房产的大小姐,出入豪车接送,身上穿的无一不是国际名牌,可现在……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灰色囚服,抿了抿唇,她到底是怎么落到今日这种地步的?杀人

  • 小村长的致富道路1章(第1章 真心相爱)

    原标题:小村长的致富道路1章(第1章真心相爱)小说名称:小村长的致富道路第1章真心相爱寂静的夜晚,天空中挂着一轮弯月。小龙村的河边上,一对青年男女亲密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男的二十出头的样子,女孩比他小了一两岁。??“海龙哥,咱俩的事情,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呀?”刘金瑞把头靠在孟海龙那宽大的肩膀上,心事重重的说道,“我爸今天又开口了,说是没有十万存款,谁也别想把我娶走。”??“那你回去问问他,幂币成不成?”孟海龙咧嘴笑道。??“讨厌!”刘金瑞撇撇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人家说的都是真的,你也认真一点行

  • 美总裁征服计划1章(001动了心思)

    原标题:美总裁征服计划1章(001动了心思)小说名:美总裁征服计划001动了心思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寞,干脆上网找个MM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如何找MM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找到一颗骰子,放在手心摇晃,决定摇8次,按顺序组合起来的数字就是要查找的QQ号码,

  • 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1章(第一章、意犹未尽)

    原标题: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1章(第一章、意犹未尽)小说名称: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第一章、意犹未尽第一章、意犹未尽墨色笼罩的罗马,白色的豪华游轮上一片喧嚣笙歌。船上一间漂亮奢华的房间里,浴室氤氲的水雾模糊着玻璃隔板上的身影,哗啦啦的水声响着,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得清晰而暧昧。靠在床头的男人半裸着上身,修长的指夹着一支烟,他重重得吸了一口吐出一串漂亮的眼圈。男人小麦色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精干而强壮的身材没有一丝的赘肉,看起来是那般的完美。他微微眯起了眼睛,鹰一般的锐利双眸此时散发着

  • 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1章(第一章 重生立威)

    原标题: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1章(第一章重生立威)小说名: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第一章重生立威“水……水……”女子柔软娇嫩的嗓音带着缺水的嘶哑,透过纱帐传出,听起来甚是魅惑诱人。听得声音,一名青衫锦缎的少女打起珍珠帘子快步进来,掀开纱帐扶起床上昏睡的女子。清凉甘甜的茶水顺着干涸喉咙流下,神智回笼,女子迷迷糊糊睁眼。入目是陌生至极的脸,疑惑还未出口,便有剧烈疼痛袭来,女子忍不住捂着头,美艳的小脸瞬时苍白扭曲。“娘娘……娘娘……您怎么了?来人啊,快去请太医!”见女子痛得倒在软被之上,细密的汗珠不断滚落

  • 总裁前夫强宠软萌妻1章(第001章 你还敢再无耻点么?)

    原标题:总裁前夫强宠软萌妻1章(第001章你还敢再无耻点么?)小说:总裁前夫强宠软萌妻第001章你还敢再无耻点么?“砰!”冰凉的大理石墙壁撞到后背上,痛到发麻,乔思沫紧紧皱起眉头,刚看到一个男人进入女厕,原本想要出言提醒,却不想这个男人好似醉酒,直接将她甩到门上。压抑的气息盘旋在她的头顶,乔思沫抬头,想要怒骂酒鬼,眼神却在接触到对方那张完美的让人神共愤的脸后变得僵硬煞白。“怎、怎么是你……”乔思沫嘴唇有些哆嗦。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人不是她的前夫又会是谁,哦,或许她说错了,他们还没有正式离婚,只能

  • 我与美女房东的那些事1章(第一章 我的合租美女)

    原标题:我与美女房东的那些事1章(第一章我的合租美女)小说书名:我与美女房东的那些事第一章我的合租美女我的房东是个大美女,我们也就正常签合同住一块儿了。一年前,我大学毕业留在湛江,当时勉强找到了工作,但不包食宿,住房也就成了大问题。那时候我在网上看租房信息,可是湛江房租不低,而且租房大多还要押一付三,当时口袋空,想着省点饭钱,我直接就价格由低到高排列,找了家距离公司比较近的单月租金房子,打算去联系。联系方式上就留了个关先生的称呼,除了地址,连电话号码都没给个,那时想着反正租金便宜,交了房租还能剩

  • 一世盛欢:侯门庶女1章(第一章 惨死重生)

    原标题:一世盛欢:侯门庶女1章(第一章惨死重生)小说书名:一世盛欢:侯门庶女第一章惨死重生寒夜冷风簌簌,吹得烛火摇拽。若大的太子府,几乎不见人影。只有一处偏僻的小院里,隐隐地传来一个女子的痛苦呻吟声。烛光下,他温柔地抚摸着她浑圆的肚子,却丝毫不在意她苍白的脸色。轻轻地说道:“若不是你,这个孩子应该是姝晗替我生的。”听到此处,裴梓辛意识到什么,蓦地瞪大双眼,抱着滚圆的肚子,就下往床下跑。可他却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拉回,狠狠地丢在床上。她惊恐地望着平日里待自己十分温和的夫君,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

  • 天上人间之神魔1章(第一章穿越黄石镇)

    原标题:天上人间之神魔1章(第一章穿越黄石镇)小说:天上人间之神魔第一章穿越黄石镇“也不知道是亏了,还是淘到好东西,这块玉牌究竟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似玉非玉。”一件老旧的小套房里,张晓宇拿起脖子上挂着的玉牌,仔细的观察着,不时的用嘴咬咬,或者手指弹一弹。张晓宇是书丛中文网的一名网络写手,靠着写一些快餐小说赚钱吃饭,一个月混下来也能挣个两三千,这件比较老旧的套房是他每月以八百块钱租的,至于自己的房子,再过个几十年可能就有了吧!而这块玉牌,也不知道是不是张晓宇中邪了,今天下午偶然的机会下,张晓宇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