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霸道总裁硬上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9:10:36 来源:网络 []

书名:霸道总裁硬上弓

第一章设计
夏七夕刚开车来到一处热闹非凡的酒吧门外,就有一个穿扮火辣的女生一脸不耐的跑到她面前,鼓着浓妆的脸抱怨道:“我说七夕!你到底搞什么嘛,都说了八点到的,你看看,你看看,害我被冷风吹了半个多小时!!”

这名打扮火辣的女生名叫叶子欣,是夏七夕的好闺蜜,今日是她的生日,特地来这处酒吧来办生日party。霸道总裁硬上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夏七夕无奈的扶额,“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才有点急事给缠住,分不了身。”

看到叶子欣又要准备说些什么,夏七夕忙把手中的礼盒塞到她手里,“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叶子欣掂了掂那礼盒,方才没再抱怨她。

“走!走!走!快点,我哥们都等着我们呢!”夏七夕本想送礼就走的,还没说出口,就被叶子欣直接拉着进了酒吧。

灯红酒绿的照射和那喧闹嘈杂的声响令夏七夕不适的紧皱着眉头,想拒绝的话都被淹没在这声声巨响里……

叶子欣直接强拉着夏七夕来到一处包厢内,外面的巨响被隔绝,但当来到这一处包厢时,夏七夕就想走,只因看到一个个好似混混的年轻男人们正喝着酒抽着烟。

当看到夏七夕进来时,皆用那一双双好色贪婪的眼神盯着夏七夕,叶子欣看出夏七夕的僵硬,忙给了其中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男子眼神示意。

那男人微微回神,狠狠的拍了一下他身旁的弟兄,“他娘的,你们别用这副模样吓到小妹妹!”

其余几个人讪笑着收回那令夏七夕感觉到恶心的眼神,叶子欣忙拉过她,给他们介绍道:“成哥!这就是我常给你们提起的,夏七夕大美人!”

叶子欣一说完,先前那留着八字须的男人,成哥,笑嘻嘻的放下酒瓶,“真的是一个大美人啊,啊?哈哈哈……”其余人也都相视而笑。

夏七夕也是名副其实的美人胚子,上身雪白抹底的流苏T恤,背装勾勒出背部完美的曲线,纤细的白色丝带从颈间绕过,挡住月牙链的心型扣。阅读http://www.95lady.com/

下身穿着一墨黑色的休闲裤,手腕上带着施华洛世奇Dakhia全球珍藏版拼图手链。依旧是那独特的月牙链斜斜的挂在颈上。露出漂亮的锁骨。

很是诱人,墨黑色长发自然着扎起,显得有些清爽和清秀。脸上的表情淡然而又有股冷冶。

看着那群人那副令人恶心的模样,夏七夕再也忍不住,紧皱着眉头扭头朝着叶子欣说道:“子欣,我还有急事没做完,我就先回去了,你们玩得开心。”

“哎!别走啊,你怎么刚来就走呢!是不是姐妹啊你!!”叶子欣见她想走,哪能同意,拽住她不让她走!

“哎呀,美女这么快回去干嘛呢,怎么,怕我们吃了你不成?”成哥拿出一根烟,他身旁的兄弟马上麻利的拿出打火给他点上。原文95lady.com

烟雾缭绕的强烈呛人的气息更是令夏七夕所不喜,她平日里就没来过这种地方,更没接触过这种人,一看夏七夕那脸色阴沉不说话。

叶子欣干笑着打圆场,“得了,得了,这样吧,你迟到了,罚你几杯酒,不为过吧?”

叶子欣别有意味的朝成哥递了个眼神,成哥轻笑,那胡须随着他的笑肆意张扬,他从桌上倒了一杯酒,站起身来,信步向夏七夕走来。

“我不会喝酒!”夏七夕那越发冷然的脸色和冷漠的嗓音响起,叶子欣僵了一下脸,讪笑着笑骂夏七夕,“你个没良心的,迟到了,还连我酒都不喝,是不是姐妹,你自己说!”

夏七夕看了叶子欣一眼,为难得说道:“我真的不能喝酒,喝酒就醉……”

“没事,这是果酒,不醉人的……”成哥在一旁吐了一口烟后,插嘴道。

递至夏七夕年前,夏七夕紧皱起眉头暼了一眼带着痞子笑容的成哥,叶子欣趁热打铁道:“哎呀,七夕,你给不给我面子,就一杯!喝了,我就让人送你回去!”

夏七夕犹豫了一下,信手接过倒头就饮下去,叶子欣见她喝了,那隐在暗光里的眼神突然轻闪了一下,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微笑……

叶子欣和同样笑得很诡异的成哥对视了一眼,夏七夕喝完后,脸色顿时红润起来,呛得直咳嗽,果酒有那么呛人?

夏七夕把酒被还给成哥,正想对着叶子欣道别,却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眩晕,浑身竟然使不上力来,更糟糕的是,体内有一股强烈的燥热传来,那本就红润的脸颊更是像被烫熟了一般。

“你……你们……”夏七夕猛的使劲的晃着头,想把那股眩晕劲头给挥散开,但仍旧是眩晕更加的强烈……

“呵……夏七夕,是不是很晕很热啊……”叶子欣看到夏七夕这番模样,再也毫不装饰的露出一抹讽刺得意的笑来。

“子欣……你……你们……你们给我喝的是什么……”夏七夕眼前一片的模糊,那股眩晕和燥热折磨着她。

叶子欣冷笑,猛的拽住有些支撑不住的夏七夕的手,“哼!知道么,我给你吃的,是催情药……知道是什么么?不知道也成,待会,让这群人教教你,呵呵呵……”

“子……子欣……你……你为什么要……要这么对我……”夏七夕红着脸,咬紧嘴唇使劲让自己清醒着。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夏七夕!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凭什么!啊!凭什么所有人的目光全在你身上!你走到哪哪里就是焦点!我在你身边,永远都是陪衬!”

叶子欣猛的满脸狰狞的推开夏七夕,夏七夕无力的后退,直接狠撞在墙上,叶子欣仿佛是火山般的,猛的开了闸,揪住夏七夕的衣领。

恨恨的继续说道:“就因为你是富二代千金?身份高贵!就能轻易把所有应该属于我的全部夺走?呸!我告诉你夏七夕!在我眼里,从来就没有把你当过姐妹过!”

“最可恨的是什么,我心慕已久的男神啊,竟然故意来和我联系,你知道么,那时我有多高兴!可是,结果呢,他却是为了知道你的喜好和联系方式才靠近的我!!”

“老娘受够了,夏七夕,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可恨!什么都围着你!什么都是因为你!我特么活得那么卑微!那么一文不值!!”

“在你身边,我从来就是个小丑!一个专门衬托你的小丑!!”叶子欣越说越气愤,那越发狰狞的脸色突然露出一抹得意奸诈的笑容来。

“叶子欣……你原来是这么想的么!那么你接近我,真的也是因为我有钱么!难不成你平日里对我的好,也是装出来的?”

夏七夕那悲凉的嗓音令叶子欣微微一愣,心里猛的一悸,但是,脑海中的恶魔分子不消停,叶子欣突然拽起夏七夕扔在成哥的怀里。

“呵……我让你尝尝,那种被人所唾弃的滋味!哈哈哈……”

叶子欣冷笑着朝成哥示意了一下后,转身得意的大笑离开,丝毫没有留恋……

夏七夕意识越发的模糊,稍微使劲用力想挣脱成哥的圈固,但却被成哥猛的抱紧,“啧啧,这么好的货色,难得一见啊,哥几个,今日有福了……”

其余几个人奸笑着互相对视一眼,为了让自己清醒点,夏七夕使劲咬紧嘴唇,一丝血迹冒出来。

那些人的奸笑声在她脑海中徘徊不去,夏七夕内心一阵的泛恶心,叶子欣!你竟然敢怎么对我!

成哥猛的把夏七夕甩到酒桌上,整个人便扑上来,夏七夕猛烈的挣扎着,但那药力太猛,她竟然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

“放……放开我……”

“别挣扎了,美人,乖乖享受着美好吧,啊?哈哈哈……”成哥身为男人,力气自是十分的大,夏七夕上衣被他猛的撕开,露出诱人的锁骨。

夏七夕一急,手里乱抓起什么,使出吃奶的力气,迷糊中猛的向成哥头上使劲的砸去。霸道总裁硬上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嘭……”

“啊……”

伴随着瓶子碎裂的声音和成哥那惨叫声,其余几个人本是看好戏,但却没想到发生这一幕。

“成哥……”

“成哥……”

其余几人皆担忧的上前想扶起抚这流血不止的头的成哥,夏七夕趁着还有一丝清醒,脑海中的眩晕越发的强烈,再加上浑身的燥热,夏七夕使劲的咬紧嘴唇,跌跌撞撞的赶紧往门边摸索着跑去。

看到夏七夕竟然推门而逃,成哥猛的回神。

“成个屁!还不快把那个臭婊子给我抓回来!妈的!咝……”成哥猛的踢了身旁的小弟一脚,提醒着叫骂道,动作太大,伤口被牵扯,猛的又疼的蹲下身。

其余几人忙赶紧的放下成哥,麻利的向夏七夕追去……

第二章失身
夏七夕踉踉跄跄的冲出来,脑海中那股眩晕不断,灯红酒绿的视线逐渐模糊,她分不清该往哪里去。

紧咬着嘴唇,夏七夕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刚扶上一处貌似是墙的地方,却没想,那“墙”突然打开,夏七夕就这么踉跄着撞进去……

那本该是没有关死的门,被夏七夕撞进去后,又再次合上,而屋内的几人目光全都盯向软倒在地的夏七夕。

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充满尊贵而冷冽的男人,坐在他身旁的也只有一个男人,包厢内总共也就三人,再加上突然闯进来的夏七夕……

那男人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轻轻盯着正挣扎着起身的夏七夕……

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暗黑的眸子里充满危险性。原文95lady.com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只是,脸色却越显阴沉,他身旁的男人见他的脸色不佳,忙准备着把正颤微着朝他们走来的夏七夕赶出去……

却被那男人轻扬起手阻止,夏七夕使劲的晃了晃脑袋,身体内的燥热感和意识得逐渐涣散,令她快不能自已。

身体猛的一冷颤,她怎么感觉好像有一双冷冽的眼正盯着她?她使劲的眯起眼想看清楚她究竟来到什么地方,眼前却很是迷糊,一道道人影在她眼前使劲的晃动。

但唯一能看清的是,有个如鹰般冷冽的眼神正冷冷的打量着她,那丝不耐和不满的气息传来,夏七夕方才意识到自己肯定是误闯入别人的包厢了。

口齿稍微不伶俐的抱歉道:“对……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唔……嗯~”

体内的燥热令她不自然的轻哼起来,夏七夕本是红透的脸更加的感觉到羞辱,使劲的咬紧早已被咬破的嘴唇。

为防止再次发出那种令她更羞耻的声音来,看到夏七夕这副模样,那个冷漠尊贵的男人双眼轻眯,那暗黑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异光。

“我……我马上……就……就走……”夏七夕紧抓着自己的衣领,又踉跄着寻着刚才来的方向走去。

却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成哥的那暴躁而又恨恨的嗓音,令准备离开的夏七夕一惊,顿时僵硬在哪。

“哼!这个贱人!要是要让我寻到她的话,看我不弄死她!咝……这个贱人!你们几个大男人,吃屎长大的啊!连个女人都追不上,现在还让她跑了!真是没用!”

成哥那暴躁的嗓音继续响着,“但是,她中了药,跑不远的!门外弟兄没见她出去,那么她就一定还在这里,给老子一间一间的查!呸!老子还不信了,这小丫头片子会跑到天边去!”

人群散开,一声突兀的敲门声响起,夏七夕顿时紧张得满头大汗,再加上药力的不断催化,她整个人都软靠在墙上,无措的喘着气。

那冷漠而又尊贵的男人嘴角边突然扬起一个讽刺的笑容来,见到夏七夕这番模样,耳力不错的他,自是明白了些什么,但是,却没多少听信,嘴角的讽刺越发的大,在他心里,肯定是觉得又是这些无聊的女人的苦肉计……

“韩总……”小李向身旁这个冷漠缀满讽刺笑容的男人请示,被称为韩总的男人淡淡的轻暼了一眼夏七夕。

他给了小李一个眼神,小李轻点下头后轻走到门边,把夏七夕扶住,直接带到那尊贵的男人身旁,夏七夕本就无力,轻轻一晃便软倒在沙发上,却突然入了一个冰冷而毫无温度的怀抱里……

男子清冽的气息传来,夏七夕迷茫的抬眸,眯着眼想看清是谁,但却总是看不清,韩亦辰冷漠的盯着怀里这个红着脸,浑身烫得好似熟了一般的女人。

看着她那迷茫的眼神,韩亦辰那暗黑的眸子突然轻闪,敲门声越发的急躁,在小李打开门,那群人闯进来的同时,韩亦辰突然按倒夏七夕。

整个身子压上去,遮住了夏七夕的模样,成哥首先走进来,巡视一番,待看到一个不清楚的女人被男人正压着时,眸子里微微轻闪了一下。

韩亦辰刻意的用手把夏七夕扎起的马尾松开,夏七夕整个人便隐在她那墨黑的头发间,看不真切。

“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迷糊的女孩?”成哥虽然是对着小李说的,但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韩亦辰和他身下的女人看。

“没有!给你三秒中的时间!出去!”小李皱着眉不满道。

成哥轻眯起危险的双眼,嘿,还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夏七夕感觉到唇上一个冰冷的触感,燥热的她仿佛是沙漠遇到了甘泉,紧闭着眼,颤抖着的睫毛,双手猛的紧抓住韩亦辰的胸前的衣服,生涩的迎上去……

韩亦辰微微一惊讶,夏七夕唇上有丝血迹伴着一股清香,带着诱惑和甜美,但瞬间韩亦辰眼里被讽刺代替。

一股莫名其妙的不满和怒气突然在他心里滋生。

“滚!”……

韩亦辰微微撑起身,那冰冷的眸子朝微微愣住的成哥射去。

成哥被韩亦成那冰冷而又毫无温度的眸子给微微震慑道,浑身变得僵硬了一番,这个男人的眼神,好恐怖!仿佛是来至于地狱一般煞气,他只觉得自己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停滞住了。

一股透心凉的感觉从脚底一直往上蔓延,成哥紧张的吞咽了一下,颤着身子赶紧的马不停蹄的滚,其余小弟也立马哆嗦着跟着迅速的离开。

韩亦辰那阴沉的脸上透着一丝不明意味的阴翳,见成哥和他们的一群人迅速的消失在眼前,韩亦辰那暗黑的眸子里却闪着一丝冷冽……

小李识趣的帮他们关好门,包厢内就只有夏七夕和韩亦辰两人,韩亦成双眼轻眯着打量着身下这迷糊着断断续续轻吟,又紧咬着嘴唇不让那轻吟发出来的别扭的女人。

“唔……热……难受啊……我……”夏七夕已经不能自控的乱扯着自己的衣衫,体内的燥热感越发的强烈,夏七夕只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身处于一股水深火热之中。

突感到有一阵凉意袭来,她想抓住这冰凉来降火,便不自觉的扭身轻蹭起来……

这无疑是在点火,韩亦辰那幽深的眸子里突然暗沉,喉结微微上下一滑动,一股邪火在他体内滋生。

夏七夕那微微扯露的衣衫,露出诱人的锁骨和乳沟,在加上夏七夕那红润的脸颊和轻吟,韩亦辰轻眯起双眼,下腹微微一紧,突然,他嘴角微微露出讽刺,竟然被这么一个女人弄得起了反应。

夏七夕那饱满的唇猛的印上韩亦辰那冰冷的唇,那冰凉的触感更是让夏七夕忍不住的凑上去……

韩亦辰那暗黑的眸子里轻闪,女人,这是你自找的,韩亦辰突然猛的凑下身,吻住了那令他险些失控的唇。

“唔……嗯~”夏七夕唇上那冰冷的触感令她即不适又渴望,韩亦辰更是突然狂躁起来,猛烈的吸吮着夏七夕那满是清香的唇。

夏七夕不适的微微挣扎,却惹得韩亦辰动作更加的粗暴,双手禁锢住夏七夕,把她双手粗鲁的举过头顶,夏七夕唇上的清香令韩亦辰失了理智,韩亦辰突然撬开夏七夕的唇,舌尖缠住夏七夕的灵舌,更是贪婪的吸吮那抹清香和香甜。

“唔……不……唔……”夏七夕感觉到一股窒息的感觉袭来,身体的燥热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夏七夕难耐的轻吟更是令韩亦辰下腹一紧。

退出她的口,韩亦辰延着她的脸庞往下,在她的脖子上狠狠的吸吮了几下,更是惹得意识不清醒的夏七夕轻吟。

夏七夕脖子上瞬间出现了几枚草莓印记,韩亦辰闻到夏七夕身上那独特的少女体香,微微一愣,又延着她锁骨往下亲吻着。

夏七夕扭动着身子,微微挣扎着,韩亦辰猛的扯掉她的衣衫,薄削的而又冰冷的唇印上夏七夕的身上,惹得夏七夕又是一阵冷颤。

一股难言的感觉令夏七夕控制不住的轻吟,韩亦辰差点把持不住的就想要她,但还是继续亲吻着夏七夕的身体,夏七夕不住的冷颤。

“不……不要……不……”夏七夕那毫无意识的轻吟,韩亦辰没听进去,只是用嘴堵住了她那饱满的唇,迅速将她的双腿分开在两侧,坚挺对准了她……他粗劲的腰肢一个用力,将坚挺没入……

“嗯……疼……”那种撕裂的痛楚让夏七夕疼的眉头蹙紧,她紧咬下唇,疼痛感朝她袭来,仿佛是一种被撕裂开的感觉。

疼?不是处的还会疼?韩亦辰那暗黑的眸子里闪着讽刺,下身更加的往前顶,一股屏障被冲破的感觉在下身被强烈的感受到。

“啊!!……唔……”夏七夕疼的直大声叫出来,闭着的眼流出晶莹的泪水来……

一丝丝血迹滴落在那偌大的沙发上,韩亦辰眼里透着一股惊讶,她,竟然真的还是处?!!!

韩亦辰那暗黑的眼微微闪过一丝复杂,但他下身一紧,感觉被她给包裹住的紧致太过难受,没再想那么多,依旧快速的在她体内浅尝辄止的驰聘着,那种紧致感和满足感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汗珠从他俊美的脸庞上滴落。

见到夏七夕那因痛苦而皱成一团的脸色,韩亦辰那暗黑的眸子里轻轻闪过一丝复杂。

凑下身,吻住夏七夕的唇,嘴里的酥软转移了夏七夕的注意力,下身微微的放松,韩亦辰更是没再控制,一挺而进……

一片旎妮在这微微暗黑的包厢内持续不断……

夏七夕感觉自己像是处于在一种云端和地狱的感觉,一会像被碾压过般的疼,一会又是仿佛置身于云端的缥缈。

体内的燥热逐渐散去,一种难言的疼痛感在全身蔓延,这种浓烈的暧昧气息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

还是暗黑的包厢内,夏七夕微微睁开眼,本想动一下身子,却感觉到一股差点让她流泪的疼痛传来,夏七夕猛的紧皱着眉头。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夏七夕猛的睁大了眼,朝四周看了一眼,却感觉身后的均匀呼吸声直直的在她背后袭来。

这时候才感觉到腰间被一只手轻揽住,夏七夕僵硬着脖子缓缓的扭头望去,在暗黑的灯光下,夏七夕只依稀看到一个俊逸的轮廓。

夏七夕猛的松口气,还好,不是成哥那些畜生……

但是,暼眼自己身下什么都没有穿,还感觉到下体的疼痛,夏七夕便知道她和这熟睡着的男人发生了什么……

大脑突然短路,夏七夕继续僵硬着把头扭回来,没再仔细打量那男人长什么样,脑海中突然闪现一副她迷糊着主动凑上去的画面。

夏七夕一时想撞墙的心都有了,想着成哥和叶子欣,夏七夕那冰冷的眸子里突然闪现一丝阴翳,叶子欣!!!

夏七夕眼下却想着怎么处理这里的事,她一向洒脱,不是那种第一次没了,就寻死觅活的人……

轻轻把腰间的手挪开,夏七夕颤微着身子轻轻的起身,牵动了那股撕裂般的疼,夏七夕疼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特么的,怎么这么疼!!

狠狠的咬紧嘴唇,夏七夕为免自己发出声音来,轻轻下地,摸索到自己的衣衫和鞋子,夏七夕忍着痛,缓缓的穿上。

回头暼了眼依旧熟睡的男人,夏七夕很是复杂,微微带着一丝冷冽的轻暼了一眼他那看不清神色的脸,以后,别再让我再碰到你!咬紧牙关,一步步慢慢的挪到门边。

确保自己没发出什么声音来,夏七夕缓缓的打开了门,轻身离开……

霸道总裁硬上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道总裁硬上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19章(第十九章闲情逸致)

    原标题: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19章(第十九章闲情逸致)小说: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第十九章闲情逸致黑暗可以隐藏一切,亦隐藏了他脸上从容笃定的笑容。伸手不见五指,他依旧从容。越过厅中的桌椅向木床缓身走去。他静静的站在床前,似在思索,又似在等待着什么。蓦然间,一个身影快速的向他袭来,那身影纤弱而决绝,下手已不容情。他快速的扭转身形,躲过对方来势,同时手掌攻出,黑暗中他已出手精确的扼住了对的喉间。一丝滑腻冰冷之感立时传入手中,他却未做停顿,单手用力扭转,对方已被迫着随着他的动作扭转身形,后背已紧紧的贴在了他

  • 喋血女修:抢个天尊当老公19章(第十八章无尘子)

    原标题:喋血女修:抢个天尊当老公19章(第十八章无尘子)书名:喋血女修:抢个天尊当老公第十八章无尘子。就在夜风他们商议事情的时候,月依闲的无聊找个机会溜出了震天塔,拿着炼魂葫芦就研究了起来,她真的很好奇这个葫芦。“嗯,真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亡魂啊,而且那些亡魂都好弱的样子居然可以变成一个恶灵,是怎么做到的呢?”看着眼前的葫芦月依忍不住的想进去看看了。“要不进去看看,嗯没关系的我也是出窍中期的人了。对了先去找点法宝免得待会儿出不来。“打定了主意月依就快速的冲进了震天塔的3层,那里有一些夜风带出来的

  • 粉红都市19章(019永不分离(1))

    原标题:粉红都市19章(019永不分离(1))书名:粉红都市019永不分离(1)黄天强也回过神来,一脸尴尬的看着阿朱:“谢谢,谢谢你,我叫黄天强,江南的二哥”阿朱急忙走到江南身边,朝成思飞和黄天强一鞠躬:“大哥二哥你们好,我是江南的女朋友,江南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和兄弟,我真为他高兴!”成思飞和黄天强一时间没有回过味来,但是却知道眼前这个叫乐仙儿的女孩子,不但是江南的救命恩人,而且也是江南的女朋友,看样子这次发生了老套的故事,只不过不是英雄救美,而是美女救了自己的老三!只是成思飞和黄天强总觉得有什

  • 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19章(第十九章剑拔弩弓)

    原标题: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19章(第十九章剑拔弩弓)小说名: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第十九章剑拔弩弓老夫人斜睨了她一眼,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便由身后的婆子扶着从座位上起身,随后慢慢的朝着门外走去。“母亲好走。”岳宏也跟着起身一路尾随老夫人出门,看着老夫人慢慢走远,他才折身回来。目光瞥见一旁的岳夕儿,他剑眉轻蹙,沉声说道,“以后不知道怎么说话就别之声,别尽惹得你奶奶心烦。”岳宏的话分明带着责备的口吻。“是。”岳夕儿难得乖巧恭敬的模样,让岳宏很是满意便没有再追究下去。满意的点点头

  • 豪门蜜宠百味妻19章(第十八章 偶遇白宇)

    原标题:豪门蜜宠百味妻19章(第十八章偶遇白宇)小说:豪门蜜宠百味妻第十八章偶遇白宇李管家说完,看了下沐桐,她呆呆的站着,李管家以为她没有听明白,想要再说下。沐桐冷笑了下,突然打起了手语。“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沐桐想说着什么,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不该说。随即对着李管家只是苦笑了下。沐桐在家呆了大半天,觉得有点闷,她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说不定对自己恢复记忆也有好处。她寻找了下,没有看到李管家,于是便给薛影桦发了一条消息。“我出去走走,晚点就回来。”沐桐打开衣橱,看着满满的衣服,

  •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19章(第18章翛然宫无情审判)

    原标题: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19章(第18章翛然宫无情审判)小说: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第18章翛然宫无情审判今夜的翛然宫中,无人可以高枕安眠。皇帝、太后、瑜贵妃,全都聚在了翛然宫,个个脸色铁青。受害者潇淑妃坐在一边,无声地抽泣着,千仪在旁边安抚着她。很不幸,这场“三师会审”本应没有一个外人,连弥月和德安这样的老资格宫人都被太后摒退了。而我,这个“外人”,却置身其中,原因自然是我撞见了这桩丑事,是“目击证人”。而罪魁祸首明宬跪在大厅中央,狼狈不堪,刚才被皇帝揍得红红绿绿,又翻入了浴池,此刻的他

  •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19章(第十九章谁都不准动她)

    原标题: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19章(第十九章谁都不准动她)小说名字: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第十九章谁都不准动她轻轻的握住阿修罗的手,紫菱的眼眸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有些哽咽的说道:“连累你一起被骂,真的很过意不去。”一把将紫菱拉入自己的怀里,阿修罗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微微叹了口气:“傻瓜,就算没有你,我也会对这样的人进行客观的批判的,所以,不用太过介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唐紫菱伸出手捧住了阿修罗的脸,慢慢的开了口:“你是因为我父母对我还好,还是真的是喜欢我这个人,所以才帮我出头呢?”阿修

  • 在地球修真的日子19章(第19章跳舞风波(三))

    原标题:在地球修真的日子19章(第19章跳舞风波(三))小说书名:在地球修真的日子第19章跳舞风波(三)冯利平至始至终,都没正眼瞧瞧拉住陈雨绮手的张宁,仿佛这个人不该在这里一样,抑或就当成了空气。瞧不起自己没有关系,可是强人所难,就有些过了。“冯先生是吧?我陈阿不想和你喝酒聊天,另外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能否就此走人?”不好气的张宁,耐着性子给他说好话。围观的众人,听了张宁的话,才明白这货不是小小三,是这个女人的晚辈。只是这组合,怎么看都很不正常,那有进酒吧,找个晚辈来当舞伴的?“那你得叫我一声冯叔

  •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19章(第十九章 轨迹)

    原标题: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19章(第十九章轨迹)小说名: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第十九章轨迹这个盒子当中又有什么古怪,又有什么陷阱在等着自己。可是自己到了这步田地,已经退无可退,就算明知道这里面有陷阱,有轨迹,自己也要一试。她思虑了片刻,便轻轻打开盒子,盒子当中并没有窜出什么毒针,也没有什么浓烟。一眼便能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几封信,一只玉钗。伊怡萱拿起一封信,上面并没有署名,将里面的书信倒了出来,用手去拿的时候,手突然感觉到了一下轻微的刺痛似乎被什么扎了一下,伊怡萱仔细去瞧也没有发现什么,看自己

  • 神宠大陆19章(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十九章光明之神慕老、离开神隐岛)

    原标题:神宠大陆19章(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十九章光明之神慕老、离开神隐岛)小说名:神宠大陆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十九章光明之神慕老、离开神隐岛而就在小女孩发出了寒光就要想海上扩散过去的同时,无尽的虚空中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仿佛不忍再看着寒光再这样继续破坏下去!而紧接着,这叹息声刚刚落下一个年龄大概七十多岁身穿朴素长袍的老人缓缓的从虚空中走了出来站在一块空地上,明亮的阳光照耀在老人的脸上显示出了他的模样。此时的老人一副病态,他那满头的头发早已变白,邹纹也早已爬满了老任的脸庞!而在他的眼中就是沧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