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你禽我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7:59: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你禽我怨

第1章 再不来,要死了

  月明星稀,光亮一点点透下来,已经是夜深,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一家夜总会的大门口,横穿了好几个红灯赶着跑过来的池暖暖还没有来得及喘匀呼吸,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一瞬间,五颜六色的灯光扑眼而来,炫彩迷离,根本不适应的她有几分恍惚。

  里面的人跟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疯狂扭动身子,看起来就像是群魔乱舞一般,让她的脑袋有些疼。

  定了定神,这才继续迈动脚步。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手中紧握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

  还是池蓉。

  她连忙划向接听那里。95女性网

  “姐姐,姐姐,你快来呀!”一下子就传来一阵带着明显害怕和着急的哭腔声,“姐,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快点儿吧,到八楼……”

  “什么?八楼哪个房间?”池暖暖皱着眉头。

  周围一片喧闹,她根本没有听清楚房号是多少。

  “8……”池蓉提高了音量,慌乱又快速地再说了一遍。

  池暖暖堵住另外一边耳朵,还是没有听清楚。

  抿了抿唇,应道:“这里太吵,我先去八楼。”

  随即便挂断了电话。你禽我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满耳朵充斥着劲爆的音乐声,她能听清楚一个八楼已经是极限了。

  还是先离开喧闹又混乱的这里。

  这还是池暖暖第一次来夜总会,和想象中一样,对于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她一点儿都习惯适应不起来。

  想到刚刚自家妹妹说话的声音,忍不住心中一紧,愈发的着急起来。

  没有多想,就跃进人群,往里面跑。

  但是很明显,她想的太简单了。

  偌大的夜总会,迷醉的路曲曲折折,哪里都是人山人海,这才跑了没多久,池暖暖就发现自己好像是迷路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

  一眼放去,到处都是人,根本分不清正确的路在哪里,更别说她本就不知道。

  来来回回不停地转悠着,总感觉还是在同一个地方附近。

  周围的气氛很是糜烂,她也找不到问路的人,掌心的汗越来越多。

  殊不知,一身白色套裙的她在这样五光十色的夜总会中显得很是惹眼。

  好不容易来到一个人少的地方,似乎是过道,却怎么也找不到电梯或者楼梯在哪里。

  该怎么办?

  正在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五官如同刀割一般,脸庞棱角分明,俊郎异常。

  好帅!

  池暖暖愣了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帅的男人。网站http://www.95lady.com/

  和那些娱乐圈里的偶像明星比起来,简直就是有过之而不及。

  就他了!

  想了想,深吸一口气,池暖暖鼓起勇气,迈动脚步,打算上前去问路,这么一直像无头苍蝇一样绕来绕去也不是办法。

  “你好,请问……”

  只是她才刚站定,话都还没有说完整,就看见面前的男人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亮了亮,随后便微勾嘴角,将她往旁边一推。

  池暖暖猝不及防,整个人生生抵在了墙上。

  男人伸出一只手,直直撑在她的左耳旁。

  结结实实的一个“壁咚”!

  然后,低头,男人就这么妥妥当当地直接吻了下来。

  动作一气呵成。你禽我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池暖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感觉到双唇上有个湿湿润润的东西,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陌生男人。

  灵活的舌头在对方呆愣的空档,趁机进入,接着席卷了整个口腔。

  突然就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身体就像是僵住了一般,池暖暖攥紧了手心,呼吸的越来越急促,不知所措。

  周围依旧一片的嘈杂,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或者说,就算注意到了,也会觉得不足为奇,见怪不怪。

  场面火爆,气氛暧昧。

  这一刻,池暖暖的大脑一片空白,握紧的手逐渐松开,完全忘记了该拒绝,整个人融化在这个火热的深吻中。

  欧少晨刚刚远远就看到这个打扮老气的女人,和这个地方极其格格不入的样子,但是走近了,这才发现她长得很是漂亮。

  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灯光正好撒下来,将她白皙的皮肤衬的更好,未施粉黛,偏偏清纯中又带着点点魅惑人心的妖娆。

  因为戴着眼镜,看不清眼睛,却已经觉得十足吸引人。

  真是个小妖精。

  他原本不过是想要随便找个女人,抱一抱就了事的,毕竟在这种场所,最不缺的就是投怀送抱的女人。

  只是没想到,倒让他发现了一个尤物,情不自禁地……就亲了下去。

  他勾了勾唇,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吻的更加投入。

  不远处,欧少翼看到走廊上的两个人吻的火辣,面色冷峻地转身离开了。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好不容易才结束,被松开的时候,池暖暖只觉得自己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儿就要摔倒。

  见状,欧少晨顺手揽住了她。

  池暖暖站稳,丝毫没有犹豫,咬牙切齿地抬手就要朝面前的男人打过去。

  然而,还没有触及到任何,就被欧少晨反应很快地避了开,更是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

  “流氓!”她恨恨骂道。

  欧少晨皱着眉头,显然有几分不悦,“你知道我是谁吗?”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换做是其他女人,哪一个不是笑的喜逐颜开,恨不得立刻投怀送抱的?

  池暖暖用力一拽,想要将手抽了回来,愤怒道:“我管你是谁?就算是玉皇大帝,也不能随便逮着一个人就亲啊!不是流氓是什么?混蛋吗?放开我!”

  欧少晨手上的力度加重,就是不放开,冷笑一声,“你确定不知道我是谁?”

  毕竟,想要用欲擒故纵的手段引起他注意的女人还真的是不在少数。

  池暖暖白了他一眼,又是用力想要拽回手,“放开!我没兴趣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刚刚的事情就算是她被狗咬了,现在还是去找妹妹池蓉要紧。

  见她果真对自己一副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欧少晨突然来了兴趣,眼眸中颇有意味,勾了勾唇,“我要是不放呢?”

  池暖暖更加生气,怒目圆睁,提高了音量骂道:“你是不是脑袋有病?”

  说完,开始挣扎起来。

  然而,男女力气毕竟差距悬殊,任由她怎么努力挣扎,在欧少晨的眼中都是不痛不痒,丝毫不能撼动他分毫,更别说是被牢牢抓住的手腕了。

  池暖暖咬紧了牙关,也没有再说话,力气全部用在了挣脱上。

  “噗哒——”一声,她的眼镜因为动作太大而掉在了地上。

  欧少晨瞳孔微缩,一时间愣了愣。

  真是没想到,隐藏在眼镜之下的她,竟然比先前还要漂亮十倍!

  忍不住呼吸一紧。

  纵使是阅历千千万万的他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动人心魄的女人,仿佛一颦一笑都可以引人入胜,勾人心弦颤动。

  趁男人发愣的时候,池暖暖找准时机,抽回了手,连忙捡起眼镜,匆匆忙忙地脱身而逃。

  好在这一次没多久就很迅速地找到了电梯,走进去,按下八楼。

  电梯的门正缓缓关上,池暖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很快就到了。

  铺着金色地摊的走廊,周围装修的很奢华高雅,一排排的房间,多而整齐。

  池暖暖顺着走过去,池蓉的影子没有看到,倒是从房间里面传来的那些娇喘声音听的她不禁脸红心跳。

  脑海中突然闪过刚刚在碰到的那个男人,那种感觉……

  回过神来,顿时咬牙切齿!

  只是,脸色更加火红了。

  摇了摇头,将不该有的思绪踢出脑海,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出去。

  很快就被接通。

  “姐,你怎么这么慢啊?我……啊,好痛,不要打我……”池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变成了哀求的声音。

  池暖暖的心不自觉一紧,连忙道:“你在哪个房间?我立马就到!”

  池蓉吸了吸鼻子,明显是边哭边开口,“我在……我在8257房。”

  那边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有其他女人在说话,口气很凶。

  挂断电话,池暖暖也不敢有所耽搁,悬着一颗心朝那个房间赶去。

  到了之后,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打开了。

  只见勉强裹着一条浴巾的池蓉蹲在地上,哭丧着脸,旁边还有一个只穿着裤衩的老男人,脸色也很不好看。

  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神情淡漠地抽着烟,坐在沙发上。

  视觉冲击太大,池暖暖睁大了眼睛。

  怎么会……

  很明显就能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

  “姐,你可来了……”

  见到来人,池蓉情绪激动地就想要跑过去,才刚起了一点儿身子,就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害怕地瞥了瞥旁边那个女人,还是安安分分地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女人轻轻吐出一个烟圈,上上下下打量了池暖暖一番,轻蔑道:“长得就是一副狐媚样儿,还真是姐妹,果然都是狐狸精!”

  还没有等池暖暖开口问什么,女人就丢出一叠的照片,冷笑一声,“你妹妹勾引我老公,还偷我老公的东西,你这个当姐姐的倒是说说,这件事要怎么解决吧。”

  池暖暖脸色一凝,愣愣地捡起地上的照片。

  主人公都是池蓉。

  有她和老男人一丝不苟在床上的,还有她偷偷摸摸拿走东西的。

  很污秽。

  一张张看的池暖暖头疼不已。

  虽然池蓉是父母收养的孩子,但是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说不管就不管。

  叹了一口气,她将照片收起来,目光定定,道:“你说吧,你想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妹妹?”

  女人的气焰顿时嚣张了起来,也不扭捏,直接道:“要私了也可以,赔钱。”

  池暖暖捏了捏包里的银行卡,问道:“多少。”

  女人伸出四个手指,“四十万。”

  说完之后,吹了吹指甲,前后看了看。

  什么?

  池暖暖倒吸一口气凉气,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回头去看池蓉,只见她的脑袋低低的,时不时抽泣几下,却是看不清脸上是何神情。

  叹了一口气,池暖暖压低了声音,商量道:“能不能……给我点儿时间?四十万毕竟不是小数目,也不是说给就可以马上给的。”

  话音才落下,女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脸上有几分不耐烦,声音很是尖锐,指着池蓉恶狠狠便道:“这个贱女人卖淫还偷钱,既然我们谈不拢,那就等着明天被曝光在网络上吧!”

  双手交叉环绕抱胸,微微昂了脑袋,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态度依旧嚣张,一点儿余地都不给。

  一听到这话,池蓉立马抬起了头来,一脸的惊恐,眼眶通红,不停摇着脑袋,看到池暖暖的眼神就好似是救命稻草,连忙跪着爬过去,抱住大腿,涕泪横流,祈求道:“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帮帮我,我不能被曝光的!不能的!要不然我这一辈子就都毁了!姐,救我……”

  老男人在一旁低着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池暖暖不忍心再看下去,正准备开口,就见门外突然进来了一个侍者。

  侍者没有看任何人,径直走到了女人旁边,凑到她耳边,不知道低声说了什么。

  语罢,恭敬地退到了一旁。

  只是,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她抿了抿唇,有几分不甘心,却还是挥了挥手,改变了主意,“那好,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四十万,一分都不能少的给我!”

第2章 又遇流氓

  女人心中有些不悦,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池暖暖果然也是个狐狸精,竟然勾引都勾引到了欧少爷!

  欧少晨还派人来说让她看着办。

  这意思不是很明显吗?

  当下也只能吹鼻子瞪眼,站着等回答。

  池暖暖先是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连忙道:“谢谢。”

  虽然在心中很诧异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她,但是当务之急是筹钱,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

  得了便宜便老老实实收着就好了。

  她看着池蓉哭的十分伤心的样子,不禁有几分不忍心,通红着眼眶,蹲下身,与她齐平,一脸的痛心疾首,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池蓉松开手,低头抹着眼泪,哭的不能自己,断断续续解释道:“这……这也是为了……爸爸的病啊……”

  言语间,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却是谁都没有发现。

  老男人始终唯唯诺诺地待在原处,抬起头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是又看了看自己气焰嚣张的老婆,下意识又低垂下了脑袋。

  显而易见,这个男人是一个吃软饭的。

  池暖暖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就算池蓉是为了父亲才做出这种事情,可是她还是觉得这个老男人不可饶恕。

  叹了一口气,她将池蓉散落着的衣服捡起来,简单地披上之后,连忙带着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处。

  池蓉哽咽着,接过池暖暖手中的其他衣物,不敢看她,“我去旁边的公用厕所穿……”

  池暖暖点了点头,没有多想。

  池蓉来到八楼的厕所,忍住哭腔,打开水龙头,双手捧着水,往脸上一扑,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她快快的穿好衣服,收拾整齐好,神色突然变得警惕起来。

  左右看了看,确定姐姐池暖暖没有跟过来在附近,这才走到最里面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

  电话很快就被接听。

  “封铎哥,事情已经办成,但发生了一点儿意外,那个姓刘的女人竟然没有按照计划再当场追究,而是给了十天宽限时间。”池蓉一边平静汇报着,一边谨慎地随时注意查看周围的情况。

  哪里还见刚刚伤心愧疚的样子?

  原来都是装出来的而已。

  那端的封铎脸色有几分铁青,不悦的微微皱着眉头,沉沉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不等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找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按着一开始就打算好的,拨打了出去。

  虽然和一开始设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却不是质上的改变,还算勉强可以接受。

  不过几秒钟,电话就被接通了。

  “暖暖,是我,封铎。”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微弯着,眼眸中带着点点宠溺,整个神情都温柔了几分下来。

  池暖暖握着手机,面无表情,口气冰冷,“哦,有什么事吗?”

  察觉到对方的态度,封铎抿了抿唇,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故作淡淡开口道:“我知道你现在遇到了困难,我可以给你需要的钱。”

  池暖暖一愣,他怎么知道的?

  可是容不得多想,便直接先拒绝了,“不用。”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接受这个男人的帮助,更不想因此欠他人情。

  封铎微微眯着双眸,脸色阴沉,“你确定不用吗?四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说不用就是不用!”池暖暖的态度也很强硬,“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挂了。”

  话音刚落下,就直接收线了。

  封铎的脸色愈发的铁青,呼吸渐渐浑厚起来,抿紧了双唇,听着那端传来的“嘟嘟嘟”声,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他站起身,气急败坏地将手中的杯子重重摔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不过几秒钟,他双手插着腰,回身,眯着眼睛打量着手机,走过去,神色阴暗,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

  池暖暖,会有让你来求我帮忙的时候!

  “喂,陈院长吗?”

  ……

  这边池暖暖和池蓉才回到家,好不容易安抚好池蓉的情绪,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

  发件人是郑医生。

  是父亲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池暖暖收起手机,见池蓉没有什么异常,便走了出去。

  点开。

  “池暖暖女士,您的父亲在医院里的治疗费已经全部用完,要想继续透析,请尽快来续费。”

  什么?

  这么快就用完了?

  池暖暖握紧了手机,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

  四十万,还有父亲的医药费……

  这些就像是一个沉沉的重担压在她的肩头,很是难受,好似要喘不过气一般。

  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她去找封铎借钱吗?

  她开始有几分动摇起来,可是转念一想,这个想法很快又被打消了。

  不,不行!

  只要跨出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那么,还能怎么办呢?

  她的目光定定落在屏幕的短信上,心里犹豫着。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了正在专心思考的池暖暖一大跳。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迟疑着,她还是接听了起来。

  “喂,请问是池暖暖小姐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女声,客气又礼貌。

  池暖暖连忙应道:“对,是我。你是?”

  “您在两个月之前往我们公司投递了一份简历,应聘的职位是高级私人特助,人事部看过之后觉得不错,希望您明天能抽空过来面试一下,请问您方便吗?”

  两个月前?

  池暖暖皱着眉头在脑海中回忆着,很快就抓住了线索。

  就是那份高薪工作?

  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赶忙连声回答:“有的有的。”

  确定了时间以及地点之后,双双挂断了电话。

  池暖暖面露微笑在沙发上坐下来,有几分不敢相信。

  之前她不过是碰巧看到招聘信息,因为工资很高,就随便投投简历看看了,后来过了很久都没有消息,石沉大海,也就放弃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在今天收到了回音!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池蓉从房间走出来,见她这副兴奋的模样,有几分奇怪,“姐,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高兴?”

  池暖暖眯着眼睛笑,“我找到工作了,钱有着落了!”

  池蓉脸色变了变,不是特别好看,强扯了扯嘴角,却是在身后握紧了手机。

  第二天,池暖暖来到公司里面指定的地方进行面试。

  面试官是一个老女人。

  池暖暖不禁有几分诧异,外界都说这个公司规模庞大,面试高级私人特助的考官竟然只有一个人?

  然而,还没有容的她多想,坐在对面的面试官就直接先发话了。

  “池暖暖小姐对吧?”她先是核对了一番资料,随后才盖起档案,开口问出第一个问题,“你有什么病史吗?”

  池暖暖一愣,还是老实地摇了摇头,否认,“没有。”

  “嗯。”面试官点了点头,继续问,“之前有过类似工作的经验吗?”

  池暖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没有。不过我会努力去学,努力把事情做好来的,请相信我。”

  “有男朋友了吗?”

  面对这个问题,池暖暖一顿,脑海中下意识地就闪过了封铎的脸,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头,“没有。”

  接下来又问了几个问题,池暖暖都毫无隐瞒且流利直接的回答。

  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可是细细想过去,又觉得似乎并没有什么毛病。

  问病史或许是为了员工健康着想,问男朋友或许是怕因此会在工作的时候有什么影响。

  自我解释了一番,池暖暖将这些疑惑收在了心底,没有再去多思索。

  在面试结束的同时,结果也出来了。

  通过。

  池暖暖相当开心,对于一个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多经验的她来说,真的能被这个公司录取,简直就是天大的恩赐了。

  要知道,可是有不少人挤破了头皮都没有入得了门槛。

  面试官伸出手,“恭喜你,欢迎加入我们。”

  池暖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握,“谢谢。”

  面试官拿出一张画着路线图的纸,递过去,用笔指着最后被圈起来的地方,“下午你就到三十三楼的这里去找老板,你现在已经是他的私人特助了。”

  池暖暖连忙一边道谢,一边将东西收好来。

  出了面试的房间,她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心情还挺不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肩膀上的担子轻了几分,也可以说是有了着落。

  开开心心地走进电梯,缓缓下降着,很快停在了下一层,又进来了一个人。

  池暖暖仔细一看,不觉睁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昨天轻薄她的流氓吗?!

  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就戒备地往角落里缩着身子。

  看不见她,看不见她……

  正巧,欧少晨察觉到奇怪,往那里看了看,顿时皱起了眉头,神情莫测。

  是她!

  他的确是让人通知了这个女人来面试,只是没想到现在就遇到了她。

  那副样子,摆明了就是想躲他。

  想到这一点,欧少晨有几分不是滋味。

  以后是要待在他身边为他工作的,还需要矫情这么一会儿吗?有那个必要吗?

  “躲什么躲?”他走近了一些。

  池暖暖立刻就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双手挡在面前,激动道:“你别过来!”

  欧少晨有些不悦,脚步却没有停下,挑了挑眉,故意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池暖暖预感到不好,努力往角落里缩着身子,试图保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奈何电梯里面的空间就这么大,她再怎么努力,都是无济于事。

  她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阻止道:“你想干什么?”

  欧少晨勾了勾嘴角,愈发地靠近,凑近了脸,反问道:“你说呢?”

  池暖暖紧紧闭上眼睛,双手胡乱挥舞着,“你这个流氓!混蛋!离我远一点!走开!走开!”

  欧少晨面色一沉,头往旁边稍稍一侧,避了开来,随即抓住了她的手腕,往怀中一带,池暖暖猝不及防,就这么顺势被拉了过来。

  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近。

  池暖暖愣在了原地。

  空气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欧少晨邪邪一笑,却是没有一丝情感,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低头便吻了下去。

  湿润的触感传来,脑海中瞬间就想到了昨天晚上。

  “唔唔唔……”

  池暖暖心中警铃大响,立马就挣扎着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奈何被搂的实在是太紧,没有办法逃开。

  再一次被强吻!

  欧少晨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全情投入。

  味道果然还是和第一次的时候一样好。

  直到电梯停在了一楼,池暖暖才被松开。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只觉得为什么这个电梯下落的这么慢?

  咬牙切齿地伸手擦了擦嘴,感觉委屈又说不出口。

  这个男人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混蛋!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看了看欧少晨,她连忙后退几步,保持距离,想要等到他出去之后,她再出去。

  欧少晨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电梯里面的池暖暖,直接将她给拽了出来。

  秘书早就等候在了门口。

  欧少晨一把将池暖暖推过去,略略昂了昂头,吩咐道:“带她去换衣服,我不想看到自己的特助穿着一身淘宝货。”

  秘书恭敬的点头,面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客气地指了指外面,“池小姐,请您跟我来。”

  他的特助?

  池暖暖目瞪口呆。

  到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个流氓竟然就是她要服务的人?!

  老天爷,要不要这么会玩啊?

  顿时觉得头疼的要命。

  自己的老板不仅是个色狼,她刚刚在电梯的态度还这么差,甚至出口骂了他……

  她接下来的生活还能好过吗?

  不行,不能就这么下去!

  池暖暖没有跟上去,而是拿出手机拨通了面试官的电话。

  “喂,您好,我是您刚刚通过面试的池暖暖,我想了想,之前也没什么经验,这份工作我可能胜任不了。”她走到一旁,压低了声音。

  那端的女人却是直接回答道:“合同已经签好了,如果你现在不想干了,那么,就请缴纳违约金。”

你禽我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你禽我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