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7:53: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

0001 那个男人

  乔芷安以为当年没说的那句再见,已经足够表明她离开的决心,可是在回国的第二天,就被路卿非挡住了去路。说明95lady.com

  将她抵在了墙角的英俊男人,手中捧着一束白花,容颜样貌跟三年前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看待她的眼神却少了当初的炙热,多了些冷冽、恨意、那恨足足能将她吞噬。

  乔芷安眉眼弯弯,透着沉着与冷静:“没想到年不见你变得成熟了好多呢~”男人眯着眸,那抹恨意融在了深深的酒窝里。:“那还不是得多谢乔小姐,要不是乔小姐,我可能到现在也不会明白地位、势力、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性。”

  他礼貌恭敬、温文尔雅的递过手中的白花。

  乔芷安接过花、一瞬的恍惚,温热的手掌触碰到她时,才缓过来些许思绪。

  佯装的拉了拉自己的连衣裙,勉强勾起笑意:“看来我们的小卿非真的长大了。”

  男人淡淡的用余光扫了一眼乔芷安,一字一句的说出最薄情的字眼:“这么亲昵的称呼恐怕会让人误会我们从前认识。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芷安被他说的一怔,还没晃过神来,高大的身影就已经从自己的身边路过,就像曾经她如此决绝的离开他的世界……

  这次回国是不得已而为之,父亲死了三年了,她要回来立碑,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墓地又一次见到他。

  也难怪他会这么清楚的记得日子,父亲曾经就是因为救他才会落水身亡。

  时间好快呢,没想到,一晃都过去三年了。

  芷安将怀里的白色捧花放在了父亲的墓碑旁,凝视着墓碑上那熟悉而又亲切的名字,良久才缓缓的将自己的右手举起,那一枚钻结婚石戒指在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光芒。芷安想,父亲看到这个应该在九泉之下放心了。

  -

  挺直背脊端坐的男人坐在墓地山脚下的黑色卡宴里,一字一字的认认真真看着关于乔芷安的近年来的资料,“三年前,在欧洲登记,嫁给了国外富……”最后这句没有看完,暴怒就像被不可控制的点燃,他三下两下的将文件撕成了无数碎片,摇开车窗扔了下去。

  -

  乔芷安回到父母留给自己的别墅时,已经是夜晚九点半。推荐http://www.95lady.com/

  漆黑的别墅因为无人居住所以没有一丝亮光。

  她摸着黑进到别墅内的时候,房间内却隐隐传来一股子浓重的酒味,她慌张的开了壁灯。

  却看见沙发上端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因为突然的亮光带来的不适,男子那双细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但乔芷安依然看清了那双深邃如墨的眼睛里似乎酝酿了风暴,反射出一道道光芒的弧度。

  “小卿非?你怎么在这。”

  路卿非听见她的声音,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凝重的表情上染着醉意,眉宇间漂浮的淡淡忧郁像化不开的墨。

  是啊,他怎么会来这?

  “也许是犯贱吧。”

  自嘲的冷笑一声,路卿非两步一个跟头的走到了乔芷安的身边,才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脸,就被乔芷安下意识的躲开了。推荐95lady.com

  她上前扶住路卿非,声音有些发抖:“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路卿非用力的将乔芷安的手从自己的身边甩开,“喝多了?呵呵——我倒是真希望我喝多了,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忘记你有多么的无情?嗯?还是说你这个冷血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心!”

  乔芷安被他直接甩到了身边的沙发上,一个踉跄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清秀绝伦的脸庞上,秀眉轻轻蹙着。

  他啊,跟三年前一点没变。

  拍了拍屁股站起身后,又脸皮厚的重新站到了路卿非的旁边。

  她故意恬不知耻的凑近问道:“怎么不记得姐好的地方?忘记小时候你老是被别人抢棒棒糖,是谁帮你抢回来的?”

  “我们好像没有血缘关系。”就连亲戚都不是!男人低沉的声音染着夜色,眸如墨深。阅读http://www.95lady.com/

  浓重的酒意顺着空气在两个人的鼻息流动。

  乔芷安就知道他会说这句话,这句话他都说了十年了,从他们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在强调这个事实。

  可是不是又能怎样,这层关系自从十年前就已经成为定型了,除非时光倒流,否则谁也改变不了。

  乔芷安看着身旁的路卿非,不想跟他苍白的争辩,十年的实验结果表明,她说不过他。

  房间安静的像水上漂浮的泡沫,生怕声贝稍大就会戳破。

  路卿非高大的身子就站在乔芷安的半米之内,躁动的眼神时不时的瞄了过来,简直就像一头待补的猎豹,随时要将她吃干抹净。

  两个人的目光不经意的在半空碰撞了上,乔芷安只觉得心脏‘噗通’的更快了,有些尴尬的率先戳破了沉默:“小卿非,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么?路夫人会担心你的。网站95lady.com

  不屑的冷哼声从薄凉的唇瓣清晰吐出,墨眸中带着十足的威慑:“乔芷安!我已经不是那个幼稚的小男孩了!”

  “额……”

  原来长大了……

  乔芷安的眼眸一黯,也确实想不出来什么办法将他赶走了。

  毕竟,从小他就喜欢赖着自己。

  也不差这一天了吧。

  乔芷安将被子拿给了路卿非,轻声的说:“你今晚住这吧。”

  被子才放下,乔芷安的手腕处就感觉多了一分滚烫的热度,还有点……疼。

  抬眸,男人的眼里不在绞着深深的恨意,而是一种莫名的情绪,唔,有点像……可怜的乞求,他问:“乔芷安,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第一次。

  她在他的那双好看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丁点的别样情绪——期待。

  他一直在期待自己给一个答案。

  可是她的答案又该问谁要?

  笑意,瞬间收敛,连一个该有的过度转换,都没有。

  乔芷安明显感觉到掐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又用力了些,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看着男人薄唇轻启,吐词清晰:“说!”那份期待里隐隐的夹杂了一些冷冽。

  “弟弟。”许久,她从牙缝里勉强挤出来了这两个字。

  “弟弟,呵呵……弟弟……”路卿非像着魔了一般,不停的复述着乔芷安的话,暴怒像一朵不经意站在他眸底的烟花,仅在瞬间,就已炸开。

0002 情书

  他猩红的双眼再也没有方才的淡定,攥着乔芷安的手腕,顺势就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廓:“既然这样,那我就要将这三年来失去的‘感情’全部索取回来!”

  他钳制住她的下颚,双手扣住她的手腕,不给她一点挣扎的机会。

  “你放手,别这样,卿非……路卿非……唔唔。”

  乔芷安不停的摆动着身躯,就连嘶吼的话语都已被男人囚禁在了她专属的堡垒里。

  他狠狠的撕咬着她的嘴唇,直至一股血腥味道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开来,他也没有放开她,而是暴虐的解开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丝毫不顾及乔芷安的一点情绪。

  “路卿非,你不要在这样了。”

  雪白的肌肤犹若白瓷,大片大片的映入了眼帘。

  他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继续顺着她的小腹下移。

  “路卿非,你还记得路夫人当初的话么!如果你不想让她这么多年的努力白费,就应该照做。”

  身上,解自己衣扣的宽厚手掌蓦地停了住,眸光阴鸷的扫了身下的女人。

  路卿非呼吸急促,滚烫的气息从干渴的喉咙里发出,握着她肩膀的手不可控制的颤抖着。

  有那么一瞬,他迟疑了……

  冷淡的话语倾泻而出:“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无形的压迫让乔芷安背脊一凉。

  慌张的拉过被子遮挡住了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看着此时此刻的路卿非,泪水滚滚而落,水雾弥漫的眸子里,模模糊糊的看着高大的身影站起身。

  他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放在了胳膊处,迈开长腿,离开了别墅。

  她没有看见他离开时的表情,却在背影里看见了失落、绝望、痛不欲生。

  正如她此刻,很想要挽留,却不敢开口,她真怕,三年前的事情在一次发生。

  看着视线里的车灯光线渐行渐远,乔芷安才真正意义上的明白,相见不如怀念这句话的真谛。

  翌日清早,乔芷安就被急促的门铃声所吵醒。

  开门的时候,却吓了艾萨一跳。“天呐,我的宝贝,你昨天是一晚上没睡么?怎么这么憔悴?”

  艾萨穿着性感的裹胸装,简直是没有浪费自己一丁点的资源。

  那两颗呼之欲出的水球,让乔芷安每每见到她,都觉得胸大的女人着实不容易。

  “你这么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乔芷安一边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一边打开冰箱的门,为自己倒了一杯纯牛奶。

  “我找你是没有什么事,是席先生有话让我转告给你。”艾萨随意找了一处坐了下来,举手投足都散着妖娆的姿态,哪怕,房间里就她们两个女人。

  “他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呢?”乔芷安漫不经心的说道。

  “席先生说打了,是一个男人接的。”

  刚刚喝下去的牛奶差点没喷出来,她惊诧的放下了牛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男人?”

  艾萨看着芷安吃惊的表情,笑着打趣道:“所以,我来捉奸。”

  乔芷安佯装委屈的模样,摇了摇头:“哎,看来我藏奸夫这事是真的藏不住了。”

  “芷安,我以前不明白席先生喜欢你什么,现在就连我都有点喜欢你了呢。”艾萨从沙发上才站起身,就感觉好像将什么东西不小心碰掉了。

  “打住,我可不搞百合。”

  艾萨嘴角染着笑意,低着头一看,是一部手机,上面的锁屏照片就是眼前顶着一双熊猫眼的乔芷安并且她的旁边还有一个面色冷漠的小美男,正深情注视着身边的芷安。

  芷安只顾看镜头,并没有在意身边的男孩。

  照片上的芷安还很青涩,这位美男,也差不多十七、八岁的年纪。

  艾萨不禁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芷安,这男的是谁啊?”

  乔芷安抬起头,看着艾萨手中举起的黑色手机,这可是今年的最新款,是由zero公司设计的奢华镶钻非卖品。

  不用走近,就已经知道这部手机的主人了。

  乔芷安微微有些愣神,昨晚上路卿非落寞的身姿像是不定时炸弹总是轰炸着她的大脑。

  面对艾萨的疑问,乔芷安说出了昨天让路卿非发狂的话:“是我弟弟。”

  “弟弟?我可从未听你说过。”艾萨没有继续追问,反倒是对这照片里的男人有了点兴趣,十几岁就长得这么帅,现在不是更帅?

  她尝试着想要打开手机,随意试了几个密码都打不开,最后只是抱着不可能的心态,试了一下乔芷安的生日,这手机竟然奇迹般的打开了……

  “芷安,你确定只是弟弟……?”艾萨不可思议的问。

  “确定。”

  乔芷安的眼眸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一直在四处的闪躲。

  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路卿非不认她这个姐。

  “乔芷安,这是你走的第一天,我发誓,让我抓到你,绝对没有你好果子吃。”

  “第二天了……你在跟我玩捉迷藏么?你最好给我别出来!”

  ……

  “第一百二十天,我动用了一切的关系在找你,最后找到了一具女尸,他们告诉我,那可能是你,我不相信,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也放弃找你了,我宁可让你存活在我的信念里,也不会让你这么便宜的消失在我的世界!”

  当艾萨念完最后一封手机日记本的内容,乔止安已经像被人用法术定住了一般,视线水雾环绕,却隐隐透着一股倔强。

  害怕被艾萨看见自己的失礼,她尽数吞回了自己的眼泪,转过身去,从喉咙挤出几个音节:“早上吃饭了么,我给你做。”

  心忙脚乱间,手臂不小心触碰到了摆放在柜台上的水杯。

  “啪嚓”一声。

  水杯碎成了星星点点,散了一地。

  艾萨见状,连忙放下了手机连忙朝着她的身边走了过来,简单的收拾了地上的碎落的玻璃:“啧啧,你不会因为有这么一个弟弟暗恋你激动的吧?我跟你说啊,你可得好好的对我,不然我可要去席先生那里告密,他的小娇妻啊,得看紧,不然很容易就跟别人跑了。”

  乔芷安还好因为昨儿没睡,显得无精打采还带着点泪眼朦胧,否则,一定会被艾萨看出来端倪。

  “艾萨,你要是能做出这么大义灭我的事情,我就把你上次在夜店找鸭子的事情告诉你的男朋友。”

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章演一场戏“嗨!美女!”“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时值初夏,共和国美丽的海滨城市青门,一栋豪华的海景别墅二楼,一个身穿红色皮衣的神秘男子,痞气十足的冲他身前的大美女坏笑道。‘没想到逃命的时候,都能遇到这种女神级的大美女,看来那算命瞎子果然没有忽悠我!我苏天齐今后要走桃花运了!’苏天齐一边想着,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身前只裹着浴巾的大美人。青丝如瀑,肤白如雪,前凸后翘,倾城倾国,真是美得让人看一眼都觉得醉了。倾城倾国的叶倾城,

  • 小说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章第一次被拍了!!!市中心的ATS酒店,这是隶属于本市最大财团天行集团旗下的酒店,自然也是最顶级的。一夜要十万人民币房费的总统套房内,偌大的king-size瑞典大床,奥地利水晶吊灯,处处奢华。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玻璃落下,一室金碧辉煌。只是,凌乱的大床前方,不知为什么,架着一台高清摄像机,为这金碧辉煌的房间,加了一丝诡异。当简安睁开双眸的时候,她扫了扫身边,竟发觉偌大的床上竟再无他人,瀑布长发不自觉的下滑,

  • 离婚成了家常便饭,但你有没有想过孩子的将来......

    当爱情已远去,夫妻的缘分走到了尽头,离婚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然而离婚毕竟是宣告一个完整家庭的破裂,预示着孩子今后将生活在一个不再完整的家庭,加之一些离异者不能正确对待孩子,留给孩子的往往是一片浑浊、阴暗的天空。在离婚大战中,孩子只是手中的一枚筹码据调查,在离婚案件中,双方能做到理智地处理好一切,平心静气地分手的并不多见。围绕着财产的分割、孩子的归属、孩子的抚养费等问题,双方就像两只斗红了眼的公鸡,为着各自的利益,置孩子的利益、需要于不顾。孩子甚至成为父母手中的一枚筹码,成为双方争斗时的“撒手

  • 禅语心灯——主动选择

  • 嫌我生不出孩子老公要离婚,听到老公和婆婆的对话,我感动落泪

    我叫王琴,今年28岁,跟老公结婚3年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怀孕。可能是因为我们忙着工作,一直没有好好备孕的原因吧。因为我们俩的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都是农村的,生活水平不是很好。但是我一直相信日子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意外的事情。我一定要说出来让你们听听。婆婆在我们结婚1年的时候让我们赶紧要孩子,她急着抱孙子,我和老公商量了没有同意,因为我和老公都想着要挣点钱,有经济基础了再生孩子,不让孩子重蹈我们的覆辙。所以我们都把要孩子的事情放在脑后,直到结婚第三年,我和老公的生意有点起色了,挣

  • 界面设计中的极简原则!

    文/徐孟瑾朱华极简主义(Minimalist)是20世纪60年代流行于西方现代艺术的一个流派,以其理性、客观、高效率的设计方式进行其艺术表达。在我国道家思想中一些观点也与极简主义有共通之处,“有”、“无”、“少则多,多则惑”等对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二者均认为事物的最高境界即是还原其本质,追求简洁、凝练和纯粹化和事物最本真的内在。近几年,互联网及无线事业的飞速发展无疑引起了科技领域的巨大浪潮,人们的生活也因此产生了巨大的改变。人机交流正在不同程度取代着人与人的交流,而界面正是构建

  • 狠心婆婆伺候月子只让吃素菜,半夜我推开冰箱一下子就懵了!

    我的名字叫做赵欣,我已经结婚两年了。今年我以前二十五岁了。老公和我的感情特别的要好,所以说,我们两个结婚一年之后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我是刚刚生产完。要知道,一般的中国女性,都是需要生完孩子休养一段时间的,这么一段时间是被大家称作为坐月子。一般女性在坐月子的时候,都是需要被照顾的大部分都是在婆家,让婆婆照顾了。我也是不例外的那一个,因为我的娘家离我实在是太远了,很不方便,所以说只能让婆婆照顾了。因为我生下来一个儿子,婆婆也非常的开心的照顾着我。一个女人,她在生完孩子修养的那一段时间,可以说身体是

  • 青年画家李志钦:人真画亦真

    李志钦,字芮鞫、存业,号龙泉山人、谛清居士、崇信人,1956年生于甘肃崇信,祖籍山西芮城。1982年毕业于河西师范学院美术系,1985年结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从1983年至今师承著名大写意画家老甲(贾浩义)先生。现为兰州教育学院美术系教授。北京老甲艺术馆、北京中国西部画院研究员。人真画亦真贾浩义/文1983年秋,我去甘肃平凉写生讲学,与青年画家李志钦相识。两年后他到北京进修,见面机会骤然增多;2000年他在北京建了艺术工作室。工作室恰好在老甲艺术馆隔壁。在西北兰州的高校教课之余,他大多数时间

  • 沈从文的字为什么那么好?一辈子都在“写字”!

    总第1098期;欢迎关注。1979年,沈从文在北京沈从文:一辈子都在“写字”文/范诚来源:文化中华书局聚珍文化沈从文的书法之所以写得漂亮,与他长期临帖、练习书法是分不开的。纵观沈从文先生的书法练习和创作历程,可分为四个阶段。少年求学阶段据沈先生《从文自传》回忆,沈从文出生后,因为父亲常年在外奔波,他幼小时的教育主要得益于母亲。母亲出生于凤凰的书香门第,外祖父是凤凰最早的贡生,也是文庙书院的山长。母亲知书识礼,自小对他管教甚严。沈从文四岁时,母亲就教他识字,已认识600汉字。小他四岁的弟弟沈荃出生

  • 油画里灯光下如梦如幻的智慧女性

    法国印象派画家DelphinEnjolras曾说:“美丽智慧的女人是他创作的灵感之源”,“在我的画里,无论是光泽面料、火、壁炉或台灯等,所有景物都以烘托营造伟大的爱的氛围为中心”。DelphinEnjolras,法国印象派画家。1857出生在法国。开始生涯时想做风景画家,但后来改变了方向,专门描绘年轻妇女肖像。他的画中女主人公经常参与:阅读、缝纫或在花园里的灯下沉思等简单的日常活动。(他的代表作是“窗下夜读的年轻女子”)。1901年,他被接纳为法国艺术家联盟会员。1945年逝世,享年8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