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7:53: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

0001 那个男人

  乔芷安以为当年没说的那句再见,已经足够表明她离开的决心,可是在回国的第二天,就被路卿非挡住了去路。推荐http://www.95lady.com/

  将她抵在了墙角的英俊男人,手中捧着一束白花,容颜样貌跟三年前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看待她的眼神却少了当初的炙热,多了些冷冽、恨意、那恨足足能将她吞噬。

  乔芷安眉眼弯弯,透着沉着与冷静:“没想到年不见你变得成熟了好多呢~”男人眯着眸,那抹恨意融在了深深的酒窝里。:“那还不是得多谢乔小姐,要不是乔小姐,我可能到现在也不会明白地位、势力、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性。”

  他礼貌恭敬、温文尔雅的递过手中的白花。

  乔芷安接过花、一瞬的恍惚,温热的手掌触碰到她时,才缓过来些许思绪。

  佯装的拉了拉自己的连衣裙,勉强勾起笑意:“看来我们的小卿非真的长大了。”

  男人淡淡的用余光扫了一眼乔芷安,一字一句的说出最薄情的字眼:“这么亲昵的称呼恐怕会让人误会我们从前认识。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芷安被他说的一怔,还没晃过神来,高大的身影就已经从自己的身边路过,就像曾经她如此决绝的离开他的世界……

  这次回国是不得已而为之,父亲死了三年了,她要回来立碑,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墓地又一次见到他。

  也难怪他会这么清楚的记得日子,父亲曾经就是因为救他才会落水身亡。

  时间好快呢,没想到,一晃都过去三年了。

  芷安将怀里的白色捧花放在了父亲的墓碑旁,凝视着墓碑上那熟悉而又亲切的名字,良久才缓缓的将自己的右手举起,那一枚钻结婚石戒指在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光芒。芷安想,父亲看到这个应该在九泉之下放心了。

  -

  挺直背脊端坐的男人坐在墓地山脚下的黑色卡宴里,一字一字的认认真真看着关于乔芷安的近年来的资料,“三年前,在欧洲登记,嫁给了国外富……”最后这句没有看完,暴怒就像被不可控制的点燃,他三下两下的将文件撕成了无数碎片,摇开车窗扔了下去。

  -

  乔芷安回到父母留给自己的别墅时,已经是夜晚九点半。阅读http://www.95lady.com/

  漆黑的别墅因为无人居住所以没有一丝亮光。

  她摸着黑进到别墅内的时候,房间内却隐隐传来一股子浓重的酒味,她慌张的开了壁灯。

  却看见沙发上端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因为突然的亮光带来的不适,男子那双细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但乔芷安依然看清了那双深邃如墨的眼睛里似乎酝酿了风暴,反射出一道道光芒的弧度。

  “小卿非?你怎么在这。”

  路卿非听见她的声音,摇摇晃晃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凝重的表情上染着醉意,眉宇间漂浮的淡淡忧郁像化不开的墨。

  是啊,他怎么会来这?

  “也许是犯贱吧。”

  自嘲的冷笑一声,路卿非两步一个跟头的走到了乔芷安的身边,才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脸,就被乔芷安下意识的躲开了。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她上前扶住路卿非,声音有些发抖:“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路卿非用力的将乔芷安的手从自己的身边甩开,“喝多了?呵呵——我倒是真希望我喝多了,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忘记你有多么的无情?嗯?还是说你这个冷血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心!”

  乔芷安被他直接甩到了身边的沙发上,一个踉跄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清秀绝伦的脸庞上,秀眉轻轻蹙着。

  他啊,跟三年前一点没变。

  拍了拍屁股站起身后,又脸皮厚的重新站到了路卿非的旁边。

  她故意恬不知耻的凑近问道:“怎么不记得姐好的地方?忘记小时候你老是被别人抢棒棒糖,是谁帮你抢回来的?”

  “我们好像没有血缘关系。”就连亲戚都不是!男人低沉的声音染着夜色,眸如墨深。网站95lady.com

  浓重的酒意顺着空气在两个人的鼻息流动。

  乔芷安就知道他会说这句话,这句话他都说了十年了,从他们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在强调这个事实。

  可是不是又能怎样,这层关系自从十年前就已经成为定型了,除非时光倒流,否则谁也改变不了。

  乔芷安看着身旁的路卿非,不想跟他苍白的争辩,十年的实验结果表明,她说不过他。

  房间安静的像水上漂浮的泡沫,生怕声贝稍大就会戳破。

  路卿非高大的身子就站在乔芷安的半米之内,躁动的眼神时不时的瞄了过来,简直就像一头待补的猎豹,随时要将她吃干抹净。

  两个人的目光不经意的在半空碰撞了上,乔芷安只觉得心脏‘噗通’的更快了,有些尴尬的率先戳破了沉默:“小卿非,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么?路夫人会担心你的。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不屑的冷哼声从薄凉的唇瓣清晰吐出,墨眸中带着十足的威慑:“乔芷安!我已经不是那个幼稚的小男孩了!”

  “额……”

  原来长大了……

  乔芷安的眼眸一黯,也确实想不出来什么办法将他赶走了。

  毕竟,从小他就喜欢赖着自己。

  也不差这一天了吧。

  乔芷安将被子拿给了路卿非,轻声的说:“你今晚住这吧。”

  被子才放下,乔芷安的手腕处就感觉多了一分滚烫的热度,还有点……疼。

  抬眸,男人的眼里不在绞着深深的恨意,而是一种莫名的情绪,唔,有点像……可怜的乞求,他问:“乔芷安,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第一次。

  她在他的那双好看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丁点的别样情绪——期待。

  他一直在期待自己给一个答案。

  可是她的答案又该问谁要?

  笑意,瞬间收敛,连一个该有的过度转换,都没有。

  乔芷安明显感觉到掐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又用力了些,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看着男人薄唇轻启,吐词清晰:“说!”那份期待里隐隐的夹杂了一些冷冽。

  “弟弟。”许久,她从牙缝里勉强挤出来了这两个字。

  “弟弟,呵呵……弟弟……”路卿非像着魔了一般,不停的复述着乔芷安的话,暴怒像一朵不经意站在他眸底的烟花,仅在瞬间,就已炸开。

0002 情书

  他猩红的双眼再也没有方才的淡定,攥着乔芷安的手腕,顺势就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廓:“既然这样,那我就要将这三年来失去的‘感情’全部索取回来!”

  他钳制住她的下颚,双手扣住她的手腕,不给她一点挣扎的机会。

  “你放手,别这样,卿非……路卿非……唔唔。”

  乔芷安不停的摆动着身躯,就连嘶吼的话语都已被男人囚禁在了她专属的堡垒里。

  他狠狠的撕咬着她的嘴唇,直至一股血腥味道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开来,他也没有放开她,而是暴虐的解开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丝毫不顾及乔芷安的一点情绪。

  “路卿非,你不要在这样了。”

  雪白的肌肤犹若白瓷,大片大片的映入了眼帘。

  他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继续顺着她的小腹下移。

  “路卿非,你还记得路夫人当初的话么!如果你不想让她这么多年的努力白费,就应该照做。”

  身上,解自己衣扣的宽厚手掌蓦地停了住,眸光阴鸷的扫了身下的女人。

  路卿非呼吸急促,滚烫的气息从干渴的喉咙里发出,握着她肩膀的手不可控制的颤抖着。

  有那么一瞬,他迟疑了……

  冷淡的话语倾泻而出:“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无形的压迫让乔芷安背脊一凉。

  慌张的拉过被子遮挡住了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看着此时此刻的路卿非,泪水滚滚而落,水雾弥漫的眸子里,模模糊糊的看着高大的身影站起身。

  他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放在了胳膊处,迈开长腿,离开了别墅。

  她没有看见他离开时的表情,却在背影里看见了失落、绝望、痛不欲生。

  正如她此刻,很想要挽留,却不敢开口,她真怕,三年前的事情在一次发生。

  看着视线里的车灯光线渐行渐远,乔芷安才真正意义上的明白,相见不如怀念这句话的真谛。

  翌日清早,乔芷安就被急促的门铃声所吵醒。

  开门的时候,却吓了艾萨一跳。“天呐,我的宝贝,你昨天是一晚上没睡么?怎么这么憔悴?”

  艾萨穿着性感的裹胸装,简直是没有浪费自己一丁点的资源。

  那两颗呼之欲出的水球,让乔芷安每每见到她,都觉得胸大的女人着实不容易。

  “你这么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乔芷安一边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一边打开冰箱的门,为自己倒了一杯纯牛奶。

  “我找你是没有什么事,是席先生有话让我转告给你。”艾萨随意找了一处坐了下来,举手投足都散着妖娆的姿态,哪怕,房间里就她们两个女人。

  “他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呢?”乔芷安漫不经心的说道。

  “席先生说打了,是一个男人接的。”

  刚刚喝下去的牛奶差点没喷出来,她惊诧的放下了牛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男人?”

  艾萨看着芷安吃惊的表情,笑着打趣道:“所以,我来捉奸。”

  乔芷安佯装委屈的模样,摇了摇头:“哎,看来我藏奸夫这事是真的藏不住了。”

  “芷安,我以前不明白席先生喜欢你什么,现在就连我都有点喜欢你了呢。”艾萨从沙发上才站起身,就感觉好像将什么东西不小心碰掉了。

  “打住,我可不搞百合。”

  艾萨嘴角染着笑意,低着头一看,是一部手机,上面的锁屏照片就是眼前顶着一双熊猫眼的乔芷安并且她的旁边还有一个面色冷漠的小美男,正深情注视着身边的芷安。

  芷安只顾看镜头,并没有在意身边的男孩。

  照片上的芷安还很青涩,这位美男,也差不多十七、八岁的年纪。

  艾萨不禁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芷安,这男的是谁啊?”

  乔芷安抬起头,看着艾萨手中举起的黑色手机,这可是今年的最新款,是由zero公司设计的奢华镶钻非卖品。

  不用走近,就已经知道这部手机的主人了。

  乔芷安微微有些愣神,昨晚上路卿非落寞的身姿像是不定时炸弹总是轰炸着她的大脑。

  面对艾萨的疑问,乔芷安说出了昨天让路卿非发狂的话:“是我弟弟。”

  “弟弟?我可从未听你说过。”艾萨没有继续追问,反倒是对这照片里的男人有了点兴趣,十几岁就长得这么帅,现在不是更帅?

  她尝试着想要打开手机,随意试了几个密码都打不开,最后只是抱着不可能的心态,试了一下乔芷安的生日,这手机竟然奇迹般的打开了……

  “芷安,你确定只是弟弟……?”艾萨不可思议的问。

  “确定。”

  乔芷安的眼眸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一直在四处的闪躲。

  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路卿非不认她这个姐。

  “乔芷安,这是你走的第一天,我发誓,让我抓到你,绝对没有你好果子吃。”

  “第二天了……你在跟我玩捉迷藏么?你最好给我别出来!”

  ……

  “第一百二十天,我动用了一切的关系在找你,最后找到了一具女尸,他们告诉我,那可能是你,我不相信,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也放弃找你了,我宁可让你存活在我的信念里,也不会让你这么便宜的消失在我的世界!”

  当艾萨念完最后一封手机日记本的内容,乔止安已经像被人用法术定住了一般,视线水雾环绕,却隐隐透着一股倔强。

  害怕被艾萨看见自己的失礼,她尽数吞回了自己的眼泪,转过身去,从喉咙挤出几个音节:“早上吃饭了么,我给你做。”

  心忙脚乱间,手臂不小心触碰到了摆放在柜台上的水杯。

  “啪嚓”一声。

  水杯碎成了星星点点,散了一地。

  艾萨见状,连忙放下了手机连忙朝着她的身边走了过来,简单的收拾了地上的碎落的玻璃:“啧啧,你不会因为有这么一个弟弟暗恋你激动的吧?我跟你说啊,你可得好好的对我,不然我可要去席先生那里告密,他的小娇妻啊,得看紧,不然很容易就跟别人跑了。”

  乔芷安还好因为昨儿没睡,显得无精打采还带着点泪眼朦胧,否则,一定会被艾萨看出来端倪。

  “艾萨,你要是能做出这么大义灭我的事情,我就把你上次在夜店找鸭子的事情告诉你的男朋友。”

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们在爱情里死不悔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总裁的蜜爱新妻14章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14章书名:总裁的蜜爱新妻第14章初吻说完之后她得意的看着陆蔓。陆蔓心里一紧,她跟郁远的关系实在不能推敲,真问起来她肯定是一问三不知。郁远突然笑着撑起下巴,“蔓蔓,你妹妹说我是你租的。”他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眸光温柔又带着几分宠溺,嗓音低沉迷人,再加上他那极好看的脸。陆蔓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心动的意思。她配合地笑了笑,“那你是还是不是呢?”“你说呢?”他这语气是撒娇吗?陆蔓不自觉的勾起手刮了他鼻子一下,“你觉得呢。”郁远有些得寸进尺,就像一只大猫一般贴着她的身子,“我要你说。”

  • 你我皆薄情14章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14章小说名称:你我皆薄情第14章周远琦没有签离婚协议书苏彩凤把这个新闻一语带过,说明她的心里有几分把握,公司会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来,我们吃饭。”苏彩凤关电视,站起来。苏彩凤问沈亚柠,“跟周远琦还适应婚姻生活吗?”抬头看沈亚柠一眼。他!周远琦。沈亚柠几乎把丢在家里的周远琦忘了。她吸口气,脸上笑说,“就那样。”不想详细细述,有什么可说,他们今天就要离婚。“怎么?吵架了?”苏彩凤听出沈亚柠语气的不自然。提不起劲,但沈亚柠仍端起牛奶喝了口,一边强笑,“新婚夫妻吵架也正常。”对老妈

  • 【SOFUN生活】美国遗嘱法Wills中的Devise

    遗赠的财产有四种,分别是specificdevise,generaldevise,demonstrativedevise,andresiduarydevise。Specificdevise指的是特殊的遗赠,比如立遗嘱人在遗嘱里面说有一张桌子或者一臺车给某人,但是立遗嘱人过世后,大家发现车子不见了,但是在一个特定的银行账户有一笔卖车的存款,那也是可以作为Specificdevise给受益人。Generaldevise就是普通的遗赠,比如“我所有的财产给某某”之类的。Demonstrativedev

  • 史上第一个用飞机宣传卖字润格的书法家!

    唐驼(1871-1938),原名成烈,字孜权,号曲人,江苏武进人。民国著名书法家,我国近代印刷业的开拓者。唐驼书法秀美遒劲,含蓄朴茂,时称唐体,与沈尹默、马公遇、天台山人并称题额写匾四大圣手。代表作有《武进唐驼习字帖》、《孝悌祠记》、《育合堂记》等。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1901年,唐驼为上海澄衷学堂缮写课本《字课图书》8册,3000多字正楷书写,清晰优美,从而名扬沪上。文明书局、商务印书馆争相以高薪聘他缮写教科书。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唐驼缮写课本《字课图书》唐驼缮

  • 越简单,生活就越好

    有好多人喜欢讲生活品质,他们认为花的钱多、花得起钱就是生活品质了。于是,有愈来愈多的人,在吃饭时一掷万金,在买衣时一掷万金,拼命的挥霍金钱。当我们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的答案是理直气壮的——“为了追求生活品质!为了讲究生活品质!”生活?品质?这两样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如果说有钱能满足许多的物质条件就叫生活品质,是不是所有的富人都有生活品质,而穷人就没有生活品质呢?如果说受教育就会有生活品质,是不是所有的大学生都有生活品质,没受教育的人就没有生活品质呢?如果说都市才有生活品质,是不是乡下人就没有生

  • 英国有感,该怎么用一句话去概括

    同学们注意啦!!!2018启铭换新的公众号咯~还有机会把iPhoneX领回家哦英国留学是一种潮流也是一种选择不管这种选择是对是错经历的总归是另一片天空如果要你用一句话来概括英国留学所感你会说些什么呢?还记得刚来英国时的样子吗?完全没想到热水和冷水龙头是分开的,不是烫死就是冷死。每天都在跟妈妈打电话学做菜,很后悔…走之前应该多跟妈妈学几个家常菜的。看到街边的鸽子超激动,都会去便利店专门给买面包喂鸽子。现在觉得哪哪儿都是鸽子,看到它们就觉得可讨厌了,哈哈。来的时候有点怵,雅思口语分儿不高,我就以为自

  • 农家小娇媳14章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14章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14章闹翻天周琳琅那是目瞪口呆啊,好一场精彩绝伦的泼妇大剧目,抢不过扁担就直接坐地上去了?说不过理就赖皮哭上了?周琳琅好想说,地上脏,哦不对,是,婶子,你别坐我家院子的地上啊,会把地上坐赃的!看着方氏撒泼的坐在地上又哭又喊,周琳琅是傻眼了,她自认是做不到这个地步,毕竟,她还要脸。“我还是周胖虎他姐呢,他凭什么打我?他疼,我就不疼了?我头上还肿着,碰一下都疼着呢!”周琳琅指着自己头上的包,“你可怜?我就不可怜?娘啊,你在天之灵可怜可怜你闺女啊,被后娘和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14章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14章小说名称: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14章心虚无奈以百里妃叶对南屿翔的了解,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南屿翔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的。“进来吧。”听到声音,南屿翔这才推门而入,礼仪十分到位,并没有因为这是自己的院子而有任何的逾越。“妃叶,中门传来消息,明日便会抵达南门,接你回去。”果然是重要的消息呢,只是这种消息怎么会现在才传到南门?仿佛看出了百里妃叶眼中的疑惑,南屿翔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半响之后,才开口解释道:“中门压下了消息,南门本来是可以早些天知道的,但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14章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14章书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14章真实身份叶念苏的话一出口,在她体内的紫目噬晶狼,已经紧紧的缩在一起了。弱弱的说道:“都杀了。”“额。”叶念苏整个人都不好了,看来这琳琅宗已经被她给灭门了。苏爷一直都是很低调的,这样真的好吗,这特么穿越到九州大陆才一天。看来她以后的日子不会平静了,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身体里面正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肆意的束缚着她。叶念苏柳眉都要皱在一起了,紫目噬晶狼这家伙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会突然痛的这么厉害,不过她现在还应该感谢

  • 仙武至尊14章

    原标题:仙武至尊14章书名:仙武至尊第14章心有不甘青宁镇怎么会有武宗强者?还是九重天武宗,就算是青元城城主也不一定有这个实力吧?难道是刘家隐藏的某个老怪物?秦云警惕的看着白衣男子,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只要此人有一丝敌意,他就算是死也要和他拼个同归于尽。“收起你的剑,我并没有敌意,再说我要是动手,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白衣男子冷傲的说道。秦云松开握住软剑的手,确实如男子所说,对方如果要是想要动手,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过秦云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仔细打量着一番白衣男子。男子中年模样,大概四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