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5:33: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一章 女人最强

谁说女人就是懦弱的物种,女人并非是好欺负的,自现代化来了以后,女人的地位就是渐渐的提升并且成为了社会重要发展的一员。版权95lady.com

白青凌,便是自称是女强人之一,传说的女权主义者,当然了,女权主义者还是需要结婚恋爱的,白青凌也不例外。

说起白青凌,白青凌是何人了?她长的很是貌美,一头纯红色的长头发,长长微细的眼睫毛,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但却隐隐之中带着一丝锐利和坚毅,她身材并不属于苗条,而是那种高高又带了点肉感。

她今年岁数已经是刚满二十岁了,为人坚强并且身怀顶尖的武艺,更是现代宗门的天门千金,白青凌从小便是接受着严格的军事化训练,在父母的教导之下渐渐的成为了天门的掌门人,要说天门是什么样的组织,其实这就是一种社团性质的组织,以仗义助人为主,维护的确的稳定,并且防止黑色势力和非法帮派的作乱。

可以说,有些法律不能管的事情,都是由天门来管理,并且,天门之中高人辈出,更是有着许多青年才俊和能人异士,白青凌在这种环境下生长自然是非常的不一样。

天门之中有着四大门主,分别是东龙,南虎,北鹏,西梅,这四人可以说是天门的顶梁柱,而则是坐镇天门的东龙之列,更是有下一任掌门的继承人。

白青凌所做出的成就已然是不少了,除了将天门管理的有声有色外,更是在国际杀手榜的排名第一,一把飞刀被她用的淋漓尽致,杀人于无形,不是普通的厉害。

就是这样,白青凌成为了许多人心中的偶像。95女性网

而天门之中喜欢着的人更是为数不少,如南虎,北鹏。只不过一场意外却是让白青凌发生了穿越,一个黑洞忽然出现在天门上方,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将给吸了过去。

等苏醒的时候却是在另外一个朝代之中,和一起穿越的人除了外还有自己的好朋友何月琳。

穿越到了一个名字水温国的地方,在这个国家之中他认识了霸道而帅气的楚初礼,是这个国家的王爷,又名渊王,后来,白青凌,楚初礼两人便是相恋了,没有多久白青凌更是直接成为了楚初礼的王妃。

后来,依靠着楚初礼的势力,白青凌不断的寻找自己已经失踪了的伙伴,因为当日一起被吸入黑洞发生穿越的并不仅仅只有自己,还有其他人,白青凌目前寻找着,并且已经找到了。而荷菲花便是其中一个。

荷菲花,又名菲花,是天门一大杀手,也是白青凌的好朋友,而她穿越以后样子居然发生了许多改变了,并且还和水温国的皇上楚缘离相处并且相爱。调皮王妃:王爷要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面对荷菲花与楚缘离在一起,白青凌很是惊讶,但还是祝福,而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努力,白青凌除了荷菲花外也是找到了西门冰雪。

几个女子就这样再一次团聚了下来了。

并且,几个人还要商量着怎么寻找回去的路上,其间,白青凌也是不舍得这里,因为这里认识了许多好朋友,如朝中大臣司徒野,西夏王李铁山和小公主李兰花,还有小王子楚炎日。

面对那么多的一切,白青凌实在是不舍得,但却没有半点的办法。后来通过荷菲花,白青凌才知道目前在自己那个世界的天门之中居然发生了危险,自己一家全部被杀害,事情到了非常紧急了地步了。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一直都是白青凌的座右铭,急也急的没有用。日子依旧也要过,当下便是和着楚初礼依旧快活的生活着,今日,白青凌便是要陪着楚初礼前去参加楚缘离的朝庭会宴。网站95lady.com

当楚缘离完成了一系列的仪式以后,白青凌感觉有些许不舒服,当下便想着离开。

“初礼,我可以不去宫宴么?”青凌开始晃楚堡主的手臂,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灵气,水汪汪的乞求,任谁都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楚初礼看到她这个表情,脑海里闪过她昨天求饶时候的妖媚,欲望迅速攀升,看着她的目光,带着火辣辣的情欲,“宝贝,你要不参加宫宴也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暧昧的在她耳边低语,目光不离她高耸的胸部,大手更是在她腰间不轻不重的揉捏。

大臣们看渊王和王妃说悄悄话,纷纷走避,王爷的嗜血他们是知道的,王妃的聪明,今日也看到了,他们可不敢招惹现在这两位可怕的人物。

“……”青凌无语的抬头看天,他的动作她很了解,那是明显的想要,这色坯,天天这么下去,他不怕伤身吗?

“妖妖,你能不能不要老想那事?你也不怕精尽人亡?”想说就说,一直是她的风格,她光明正大的斜视他的分身,带着明显的质疑。

“宝贝,你要体谅一个男人的正常需求……”楚初礼不知足的揪着她的唇,探入她的口腔内和她的丁香嬉戏,扣着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带,恶意用他的骄傲顶了顶她的私处,让她感觉到他的欲望。说明95lady.com

“你丫的就是一个不正常的……”青凌无语问苍天,她感觉她已经很大胆了,谁知道这家伙如今被她调教得,比她还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这么明显的调情,太刺激了……

垂眸,看到他耀武扬威的小兄弟,她想到前两日的疯狂,脸上破天荒的一红,一巴掌扣在他头上,“丫的,你给老子忍住,敢再这么发情,老子阉了你。”

“宝贝,你舍得么?”楚初礼也不生气,侍卫和那些官员都离开了,走廊上就他们两人,他光明正大的调戏青凌,“我记得,前两天你可是很享受的,如果没有了它,你还怎么享受?”

邪肆的目光落在她高耸的胸部,他的呼吸顿时不稳了,脑海里浮现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骤然低头,霸道的吻住她的唇。

辗转缠绵,揪着她的丁香吸吮她唇齿内的甘甜,大手早已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放肆。让她觉得羞愧难当。

“嗯……”青凌咬牙,这里人来人往,这种猪,奶奶的,她想捏死他,骤然腿一抬,想也不想的就顶了上去。

“呲……”楚初礼捂着裤裆弯腰,妖孽的眉头皱在一起,控诉的看着青凌,缓解分身传来的疼痛。

该死的,这丫头是想要他断子绝孙吗?

“你,没事吧?”青凌看他靠着柱子半晌没动静,有些担心,不会真的踢坏了吧?如果坏了,她下半辈子的性福可就没了。说明95lady.com

“我的宝贝,你如果下脚再重一点的话,你下半辈子的性福,可就真没了。”楚初礼声音有着隐忍的沙哑,听在青凌耳中,却该死的性感极了。

“对不起,谁让你大庭广众下发情?唔……”青凌嘟嘴,走上前,作势要扶他起来,却被他陡然站直身子,身形一转,已经把她抵在柱子上,霸道的吻上她的唇。

青凌挣扎,他却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分身耀武扬威的抵在她腿心,强势得不容她拒绝。

他越来越得意,像是一个抢到糖的孩子。得意的品着她的怒气,反正他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正,她本来,就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

“嗯,不要……”青凌的声音带着情欲的娇媚,抗拒听起来竟然带了欲拒还迎的味道,她几乎咬掉自己的舌头,她的声音,让她的心几乎都酥软了。

楚初礼更是早已心神酥软,抬头看了看四周,看四处无人,低头吻上她白皙的锁骨大手探入她的衣内,在她身上越来越是放肆。这种感觉,真好。

他带着薄茧的手抚摸过她的敏感,青凌一阵战栗,几乎站不住脚,仰着头,伸手抱住他的头,让他支撑她全身的力量。

“宝贝,我想要你。”楚初礼知道此时此地天时地利都不符合,解馋之后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暧昧低语,“宝贝,我感觉,我总要你也要不够,怎么办?”

“切了……”青凌的话言简意赅,却得到他在她腿心重重一顶的惩罚,她恼怒瞪他,他却在她柔软那里重重一捏,青凌乖顺了。

“这才乖,晚上好好疼你。”楚初礼吻她已经红肿不堪的唇,大手趁机揩油,拥着她的肩膀走向众人方才离去的方向。

“……”青凌磨牙,她下面还有些疼痛呢,她起来上药了,现在觉得下面清清凉凉的,不过,还是休息休息比较好。

只是,她说的话,这不会用上半身思考的货,现在会听吗?她如果抗议的话,这色欲熏心的男人,一定会更加重的惩罚她或者欺压她吧?

“怎么了?有心事?”楚初礼看她皱眉,低头在她唇上不住偷香,笑得像偷腥的猫儿似得。

“没啊,八年前我以为菲花死了,游戏人间了八年,现在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有些相信命运了。”青凌掀唇一笑,主动揽上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唇,“妖妖,谢谢你。”

“我不介意你换一种方式谢我。”楚初礼垂眸,目光在她身上来回移动。

青凌,我的宝贝,我真的不介意你用你的热情来感谢我,你的热情,让我对你迷恋,让我对你,无法自拔、爱如骨髓。

“晚上再说!”踌躇,青凌倏然妖娆一笑,小跑向飘出香味的地方,“妖妖,我好饿,你饿了我三四天,我要惩罚你。”

“只要你不说不让我碰你的话,其余的,随你惩罚。”楚初礼跟上她的脚步,笑得也很妖孽,两人的笑容几乎如出一辙。

“到时候再说……”皱眉想了想,青凌大笑,小跑向飘出饭香的地方。

丫的,三四天没吃饭了,饿死她了快。

楚初礼看她扑到饭桌上,风卷残云的模样,眼底浮现一抹心疼,他真是粗心,应该提前给她准备些吃食的,就算原先没准备,她昏迷的时候,他也应该出去给她找吃的。

他却忘记了,只顾着自己饱餐一顿,忘记了她的身体,甚至忘记了她初开荤的娇躯,不知足的要着她,一遍又一遍,甚至连她晕倒,他也没放过她,他真是该死。

心疼的给她布菜,挑选的都是她爱吃的东西,楚初礼甚至吩咐御膳房专门为她做一碗参汤,让她补补血气。

第二章 吃饭

青凌来者不拒,吃得津津有味,根本顾看众人落在她身上探究和嫉妒的目光。

楚初礼更不在意了,他从来都是阴晴不定的脾气,更是独立独行的个性,无人敢招惹。

一边给青凌布菜,一边吃饭,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偶尔在青凌耳边说些什么,青凌莞尔一笑,宛如百花盛开,耀眼又高贵,让一些来参加宫宴的家眷嫉妒得眼睛发红。

“离离,你看,青凌和楚初礼是不是很般配?”另外一边,荷菲花看青凌露出真正笑颜,也很开心,在楚缘离耳边低语。

“很配。”楚缘离点头,两人相视一眼轻笑,标准的妇唱夫随。

……

“青凌,这八年来,你是怎么度过的?”宫宴过后,西夏王李铁山带着他的小公主李兰花去驿馆休息,楚初礼等人则是转移阵地到御花园,荷菲花不敢置信的握着青凌的手,诉说她们姐妹的离别情。

“还能怎么过,一天一天过的呗。”青凌舒服的依靠在楚堡主怀里,手里端着一杯香茗,笑容完美无瑕,脸上有了少有的温软。

菲花,八年来,我的生活一言难尽,我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你不想说,那就不要说了,不过,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你要不要听?”荷菲花竖起一根手指头,笑得人畜无害。

这才是属于她西梅菲花的笑容,真正的开心笑容,由原先冷若冰霜,到现在的淡雅宁静,八年来她经历的事情,彻底的改变了她的本性。

“你说……”青凌轻笑,掰着自己的手指玩,抬头看一眼面带紧张的楚缘离,挑眉,“菲花,这个男人欺负过你??”

是肯定的,关于皇后的传说她听了不少,当年的事情也差不多知道个大概,这两人,在百姓心中,那是传奇人物。

只是她没想到,荷菲花竟然就是她牵挂了八年的西梅,也没想到,竟然两姐妹能在异世相见,还嫁给了两兄弟。

命运呵,有时候,还这的挺玄妙的。

“你可以帮我讨回公道么??”荷菲花突然来了兴趣,楚缘离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可以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不过和她的青凌相比,不知道如何。

如果青凌的功夫更精进了,那离离一定不是青凌的对手,只是……

看一眼母鸡护雏一般把青凌圈在怀里的楚初礼,荷菲花心里忍不住叹息,这个霸道的男人,对青凌还真他妈的温柔,青凌果然是驭夫有术,佩服,太佩服了。

那楚初礼会让青凌和离离打吗?一边是老婆,一边是兄弟,他会不会很为难?

“你别告诉我,你学的你全部忘记了?”青凌根本不上当,手腕翻转,黑色的沙漠之鹰扔到她面前,冷哼。

菲花,我的枪法刚开始还是你教的,如果你说你忘记了,老子可要揍人哦。

看到面前的沙漠之鹰,荷菲花挑眉,忍不住摇头,她的古武内功虽然没有了,招式还是有的,当然,经过这几年自己的苦练,也比当初刚来这里好多了。

不过,她的本事,她是不会告诉楚缘离的。

伸手拿起那把重几十公斤的沙漠之鹰,荷菲花浅笑,熟练的把它拆开,然后重新组装,最后手枪在手腕翻转,枪口对准了青凌。

“你如果认为你开枪的速度赶得上我的速度,我不介意你开枪。”青凌丝毫不在乎对着自己的手枪,笑眯眯的安抚在一旁担忧的楚堡主,“菲花,我们认识相处了十一年,不是一年,我们都深深的了解对方。”

“然后呢?”荷菲花挑眉,笑容越发的甜美,手枪在她指间来回转动,手法和青凌如出一辙,“青凌,你不担心我开枪的速度比以前更快吗?”

“那你怎么不想想,我的速度可能比以前更快了呢?”青凌歪头一笑,指缝间夹着一枚黑色的卡片,优雅又高贵,“青凌,你知道我的习惯,我可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说话,就算是你,我也会不开心。”

“你竟然随身带着这个?”看到那黑色的卡片,荷菲花咬唇,放下手枪,“看到我们当年共同认定的记号,我只感觉恍如隔世。”

是啊,本来就是隔世,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西梅菲花,她如今是缘离王朝的皇后,是皇上楚缘离最爱的女人,是太子的母亲。

而青凌,她却依然是当年的东龙青凌,依然是白家的小公主,依然是帝豪的骄傲,是天门的骄傲,是白氏父子的骄傲。

“是啊,再次看到你在我面前,我也感觉恍如隔世啊。”青凌低头叹息,将卡片放在桌上,收了沙漠之鹰,两手一指何月琳和西门冰雪,笑,“菲花,这两人你应该还记得,何月琳,西门冰雪,我们以前一起喝过酒呢。”

“我是菲花,当初暗中保护青凌的好姐妹,何小姐,西门小姐,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荷菲花伸手,笑容恬淡。

八年来,她习惯了这个面具,习惯了这个微笑的面具,她已经忘记她冰雪的本性,或者说,是楚缘离改变了她,让她露出她真正的一面。

“何月琳。”月琳伸手,和她握手。

“西门冰雪。”西门冰雪伸手,也和她握手,看一眼青凌,重新坐下,冷艳一笑,“菲花,你活着就太好了,至少,青凌不会那么自责,不会再折磨自己。”

“怎么说?”荷菲花眯眼,目光看向青凌,眼底带了担忧,“青凌,我没事,你不要再自责了,阎王当年说过,我阳寿已尽,借尸还魂本来已经是我赚来的,如果你再这么自责,你让我如何安心?”

责备的看一眼西门冰雪,青凌妖娆一笑,“我怎么可能自责?这八年,我过的不要太滋润了,要不要听我说说我这八年的生活?”

“你的风流史?”荷菲花了解的挑眉,戏谑轻笑,“我可不想某个男人吃醋,然后你几天无法下床,你还是省省吧,你不说,我也了解你,保证调戏了不少美男吧?”

青凌,你丫的风流史,你还敢说?你丫的有多好色,我还能不了解你么?你几岁开始调戏美男,几岁开始偷看那些事情,你当我在你身边,呆假的啊?

“咳咳,哪有?”青凌倏然感觉腰上一紧,有些心虚,讪笑,不敢看背后某男妖孽的脸蛋,

她估计,某男那精致妖孽的俊脸,保证铁青了,应该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给啃了吃,最好是好好把她给折磨一番,她才没有那么笨,自己送过去让他饱餐一顿呢。

“还说没有?”荷菲花唇角抽搐,对她的厚脸皮实在是不敢恭维,忍不住吐槽,“你好意思说,你六岁就把南虎和北鹏给看了个遍,不到七岁,就调戏美男,你可真好意思说,不愧是白四郎调教出来的极品女人,调戏人都调戏得光明正大,让别人不好意思都找不到地方,你真是……”

荷菲花倏然找不出来词来形容青凌的极品和风流,更别说说出她小时候的风流史了,真不知道白空元是怎么调教女儿的,这样的极品,也只有白空元那个男人调教得出来。

“干嘛?我们小时候在一起训练,你难道没看吗?你好意思说我?我是把他们七个都给看了,不过,你敢说你没看?”青凌不服输的冷哼,顺便挑拨离间。

感觉腰间的手越来越近,她心里忍不住暗暗骂娘,这个男人一定吃醋了,太极品了,比她还极品,比她还变态,她怎么十六岁的时候眼神不好看上这个男人了?

他奶奶的,现在她还可以退货吗?

楚初礼冷扫一眼青凌,感觉心里非常不爽,这女人,从小都那么风流吗?她还看过好多男人的裸体,难怪她看自己的时候不知道害羞,原来是早就习惯了,好,很好!!

“你别说我啊,和我没关系啊,我是被你带的,白老门主给我的命令就是好好保护你,我如果不跟着你,我怎么保护你?”荷菲花看到楚缘离逐渐阴沉的脸,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呜呜,青凌一如既往的腹黑阴险,她不要再被折腾了啊,三天三夜了啊,她想要歇息两天啊,丫丫的,老子想要休息,不想这样累啊……

“我去,你保护我?算了吧,我等你保护,早被人给大卸八块了,你不托我后腿,我就谢天谢地、烧香拜佛了。”青凌不甘示弱的吐槽,看到楚缘离逐渐铁青的脸,粉嫩的唇角阴险勾起。

菲花,你在宫里这么久,还没学会谨言慎行啊?看来你男人似乎把你保护得不错,既然你们夫妻感情好,那我就来给你们加点料,你应该,不介意吧?

嘿嘿……

“这话怎么说?”楚缘离和楚初礼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口。

这两姐妹说的话,他们兄弟听在心里不开心,很不开心,好色的妻子啊。

她们两人怎么能去看别的男人的裸体?怎么能?她们是他们的妻子,怎么能看别的男人?怎么能?

“不怎么说……”两姐妹同时开口,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优雅的笑容。

“……”楚初礼无语扭头,青凌这色女,回去再收拾她,太调皮了,以前竟然那么好色,他的飞醋都要满天飞了,哼……

“……”楚缘离瞪荷菲花,菲花,你以前竟然是那样的,怎么没听你说过?晚上,我们好好“聊聊”吧,我对你的以前,可是很有兴趣。

“对了,你说的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那坏消息是什么?”荷菲花骤然想起来青凌说的话,美如蝶羽的大眼睛瞪圆,眼底带了哀愁。

不会是爸妈出什么事情了吧?转而一想,不对了,青凌说爸妈都没事,可以长命百岁的,那坏消息,是什么消息啊?

“你不是说不想听坏消息吗?”青凌终于抬头,抓桌上的点心吃,一边吃,一边斜视她,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来她的想法。

“老子现在又想听了,你说不说?”故作不悦的握拳,荷菲花甩了甩她的粉拳,威胁似得对青凌晃了晃。

青凌,你不说坏消息,我心里猫抓似得,难受啊,你还是告诉我吧,省得我吊心。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调皮王妃 或 王爷要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一卷千万富翁第十九章郑氏美女黄老板闻言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人家解出了明料,自然是价高者得之,自己和人家非亲非故,凭啥非要卖给自己?“唐老,您看?”唐大少有些为难,他知道手里的翡翠应该和值钱,可是具体能值多少钱,他心理还真没谱。“呵呵,小唐,你这三块翡翠留着也没什么用,想卖就卖了吧。至于小嫣这一块就不卖了,改天我去找老邢,让他给雕一副挂件出来,这种高品质的翡翠可不多见,当明料卖了有些可惜了。”唐老笑道。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深山神医采仙药第十九章毒蛇五步倒灌木丛下有一大片或匍匐或丛生的草,生着浅紫色的吊钟花,还有几株结着细小的葫芦状果实,看着不起眼,但王石蛋心里的狂喜跟地泉一样冒了出来。这是金线葫芦!完全是灯下黑啊!想不到靠近村子最近的黑雾沟,竟然有这么多仙药金线葫芦。金线葫芦是山里最好的仙药,又叫兰花参,姜兰花昨晚给他喝的药酒,就泡了一株金线葫芦,平时她都舍不得拿出来喝。金线葫芦能散结消瘀,清热解毒,凉血止血,孩子出生后喝它熬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妻带娃来认亲第019章情妇胡梦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哪怕昨晚思绪起伏得厉害,第二天依旧元气满满的去上班。可惜开心不过三秒,就又被大魔王召唤。“胡秘书,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宴会吧。”“好,可是我没有合适的衣服。”他们这种人参加的所谓的宴会,绝对是要盛装出席的。“下班的时候我会带你去准备。“胡梦只能点头,因为想要赚点工资,没办法,老板的话就是圣旨啊,再者,以前在HM工作的时候也是参加过宴会的,所以对此不算陌生。B市最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最强狂人第十九章柳溪女神这个女生走进来,很轻易的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苏狂,此时都没有心思去管黄征对他的嘲讽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女生。她自然就是柳溪,与七年前相比,她变得更漂亮了,也多了一份成熟,还是那般孤傲,如同湖中昂着优美脖颈的天鹅。丑小鸭可以变成白天鹅,但永远变不成凤凰。而柳溪,就是凤凰。她酒红色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淡紫色,多了一份神秘,暗色的眼影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19章车中疯狂1车中疯狂“无聊!”楚西航冷鳖了一眼最先提出这个鬼主意的莫小楼,一把搂住林菲菲的细腰,站起身,淡淡的道:“你们要玩就自己玩吧,我可不奉陪,先走了。”说完,当真搂着林菲菲朝包厢房门走去。“喂,楚西航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难不成这次你要来真的?”莫小楼很是震惊的望着楚西航,目光最后落定在林菲菲的身上,心中不得不承认,林菲菲的确与他平日里所见的女孩子不同,在她的身上自有一股干净圣洁的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十九章:开冷气!我好热!“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叶海凝心虚的低下了头,早死早投胎,说完之后要杀要剐随他便吧!陆非凡拿起了一件黑色的衬衫穿在了身上,神情慵懒的对着镜子里扣着扣子,沉声回应:“说吧,我在听。”她一脸尴尬地抬起了头,看着他冷峻的侧脸,支支吾吾的开口:“那个……那个,我们的婚礼可不可以……取消?真的很对不起!”陆非凡的嘴角漾起了一抹笑意,她终于说出口,果然不出他所料,他缓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19,下马威十日后,丞相府。因为今天冰恒要在丞相府为冰烟举办宴会,十天前从冰恒提及此事时,方氏即使心中再不愉快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十分忙碌的张罗了起来,甚至将京城了一些相熟的贵妇都请了过来参加冰烟的接风宴。其实以冰烟这庶女的身份,即使是丞相想要大办,也不见得别人会给她这个面子,冰烟这个庶女一直不得宠,甚至默默无闻的被提及时,某些人才得知这丞相府还有她这样一个庶女,以那些自持身份的贵族,并且这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9章和女领导同车刘立海的样子全部落进了冷鸿雁的视线里,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时间点而且还是在市委大楼前撞上了这位年轻人。她整晚没有睡着,整晚都是关于对刘立海的种种猜测和分析,她之所以要点名带着刘立海在身边,就是想给他警告的同时,观察一下这个年轻人的人品,她可不想忍气吞声压下这起用强的事件后,留下无穷的隐患。现在,看到刘立海傻站着的样子,冷鸿雁在短暂的发愣后,很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炽烈恋火》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炽烈恋火》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炽烈恋火第19章陈佳献身我轻轻地推开门,看到陈佳被一刀刘压在沙发上,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另只手解开陈佳的裤子,很快那条热裤就被褪到了脚脖子。陈佳拼命反抗,一刀刘就扇了她一耳光,骂道:“再他妈乱动,我弄死你!”然后把牛仔裤扔远,抓住那条性感的内裤,猛地一拽,内裤直接被撕成了几块布条。做完这一切,一刀刘就骑在陈佳的腹部,解开自己的皮带。陈佳的双手胡乱拍打,显然不想被一刀刘玷污。我能想象陈佳的心情,一定是充满了无助,而我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随遇而安》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随遇而安》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随遇而安第19章林遇初放光彩(二)林遇在认真工作时的样子真挺迷人的,清脆干净的声音如一个个音符,从那张薄唇中流出,脸上散发着自信的光芒,眼里流光溢彩,使她整个人一下子散发出成熟女人干练潇洒的神采。其他人都听得入迷了,仿佛一下子突然惊觉于她的才能,与平日里活泼开朗的气质相差太多,直到林遇讲完,大家都没有回过神来。林遇很少这么出风头,有些不好意思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坐下了,旁边的年年一脸崇拜的说道:“小遇,我今天才发现,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