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凌州四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0:25: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凌州四侠
第一章 公凌算命

第一章公凌算命

唯初太极,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网站95lady.com相传大禹治水时,把天下分为九大州,北方有雍州、冀州、兖州,中间有豫州、青州、徐州,南面有梁州、荆州、扬州。徐州东海郡凌州城是座海边小城,素有“南北襟要,海运重地”的美称。这里海产丰富,自古便是鱼米之乡。这里山海相接,自古便是瓜果飘香。这里海天一色,自古便是月满花芳。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瀛洲就是凌州,古代传说中东海三座仙山之一。说明95lady.com凌州城在黄海边上,据说这里原来只是一片海,后来海水慢慢褪去,出现了潮湿的土地,就连孔老夫子都在这说过句名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俗话说的好,鸟随鸾凤飞腾远,人逢贤良品自高。挨着金銮殿,准长灵芝草,挨着臭茅房,准长狗尿苔。有英雄就会有小人,有大侠就会有流氓,有干柴就会有烈火,有虎豹就会有豺狼。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故事。

丁亥年,五月初五,端午节,凌州城!

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围在一个白须老翁边上,央求他讲故事。白须老翁躺着藤椅上,轻轻捋着雪白的胡须,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嗓子有些沙哑:“老夫今天嗓子不太好啊!有茶吗?”

一个小男孩急忙端起一杯茶:“有!有!有!茶在这里,刚沏好的!”

老翁端茶一饮而尽,嗓子清亮不少:“茶不错,老夫还没用膳呢!”

一个小女孩又拿来三个粽子:“有,刚出锅的肉粽,先生请用!”

老翁三下五除二,囫囵吃掉三个粽子,道:“噎死我了,谁来帮我捶捶背!”

一个眉清目秀、面带笑意的白衣少年上前:“先生,我来!”

老翁看着少年,急忙摆手:“徐公凌!不要,我可不要你捶背,我还想多活几年!”

少年捧着脸笑道:“有这么夸张吗?老爹!”

后面一个圆脸少年笑道:“公凌,这事还是我来吧!你给人捶背,能把人命捶没了。”

老翁点头:“无音说得对!还是他来捶!”

白须老翁扯着嗓子,给众人讲了一个四将军斗恶龙的故事,众人实在觉得老掉牙,听得昏昏欲睡。凌州四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徐公凌笑道:“先生,这个故事不会是你自己编的吧?”

白须老翁把小眼瞪到了极限:“胡说,这是我们凌州城流传了几百年的传说,家里有古稀老人的,肯定都知道!”

圆脸少年问道:“先生,什么是古稀?”

白须老翁捂住了右边脸:“无音啊!古稀就是骨头稀了,人到七十骨头稀,懂吗?”

圆脸少年仍是一脸疑惑:“先生,不是说七十而随心所欲吗?”

白须老翁双手捂住了整个脸:“徐公凌,你把《论语》为政背一下,背不出来打手心。”

徐公凌喜道:“先生,这篇我会背。这篇我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

白须老翁道:“我可没让你倒着背啊!以后别跟人说是我教的!”

徐公凌微微一笑:“先生,我还是正着背。吾十五而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白须老翁点了点头,弹了下徐公凌的脸颊:“公凌这回背得不错,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认真。凌州四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人家孔子认真学习,十五有志于学,到七十从心所欲。公凌、无音,你们也十四五了。学而优则仕,你们要立志读书,以后当大官!”

圆脸少年摇着头:“先生,即使大家都认真读书,还是有一大堆人考不上进士啊!”

白须老翁厉声道:“张无音!这些歪理谁教你的?张无音,就你这水平,以后连私塾都开不了。好了,散学了!都回家吃粽子去吧!”

众人对白须老翁作个揖,徐公凌道:“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白须老翁突然站起身来,捶了一下徐公凌的脑袋,徐公凌尖叫一声,撒腿就跑。张无音望着徐公凌的背影:“公凌,慢点等等我!”

徐公凌边跑边想:早知道这个故事这么没意思,我在家看书多好!

张无音暗想:孔子七十岁才随心所欲,我现在就挺随心所欲了。到七十岁,难道我能为所欲为?

不一会,张无音就追上了徐公凌:“公凌,怎么这次你跑得这么近?”

徐公凌笑道:“无音,我们消失在高先生的视线里就行了。太阳快下山了,到酉时了吗?”

张无音大口喘着气:“差不多到了吧!马上就天黑了!”

徐公凌眼望夕阳,道:“我看离天黑,还有段时间呢!我们上街转转啊!”

张无音环顾四周,问道:“现在满大街上都是人,你想上街晃荡晃荡啊?”

徐公凌拉着张无音:“今天过节,回家也没什么事啊!不可虚度光阴啊!”

张无音问道:“你说去哪?”

徐公凌的脸上露出丝丝笑意:“上南街看看吧!南街吃的多!”

张无音问道:“你还有钱吗?”

徐公凌摸到钱袋,掂了掂:“我还有五十文钱。凌州四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你呢?”

张无音满脸诧异:“我没带钱啊!关键我也没钱带!”

徐公凌轻叹道:“还好,五十文钱还能买两个肉饼吃!”

张无音道:“又要让你破费了!”

徐公凌问道:“今天怎么没看见家驹啊?”

张无音无可奈何地笑道:“你还不知道他啊!上次文试一塌糊涂,他爹估计会拿擀面杖把他往死里打!”

徐公凌笑道:“幸好他娘会拉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走吧!上南街去!”

凌州城南街全长八里,直通凌州南城门,因南门后面便是南大山,无战事外患,城墙只建有两丈五高。街道宽三丈,两边茶馆酒肆居多,说书的艺人最受欢迎。凌州人来南街要么是品尝各种小吃,要么是到茶馆嗑瓜子听戏,还有一些中年夫妇会去中街的灵智寺拜佛求签,祈求儿孙科举高中。徐公凌一眼望过去,大街上人头攒动,好似满天繁星。小摊上有卖酸枣糕的,有卖大肉包子的,有卖炸肉饼的,有卖粽子的,有卖辣鸭翅的,小吃点心应有尽有。

徐公凌闻到香喷喷的肉饼味:“无音,买两个炸肉饼吃啊!”

张无音摆摆手:“太油腻了,不想吃!我这几天闹肚子,你要想吃就买一个吧!”

徐公凌望向别处:“你不想吃就算了,我觉得还是用一斤大饼卷半斤猪耳朵吃着过瘾!我们边走边看。”

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中街。原文95lady.com灵智寺前早已车马盈门,求签的人群笔直地排到了寺门外。对面一个小摊却是门可罗雀,无人问津。

徐公凌突然想去灵智寺看看,他望着灵智寺,道:“咱们也去灵智寺求个签啊!”

张无音急忙摆手道:“别!别!千万别!灵智寺香火钱不是一般的黑,里面那些和尚一见人,就来个通夸,说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不多说你懂的!”

徐公凌转脸一看,右边是个新开的算命摊子,一位约四十岁上下的算命先生端坐在中间。两边幌子上是幅对子,上联写着五十文钱知生死,下联写着一根竹签问前程,横批是半仙指路。

徐公凌走上前去,看着幌子:“好字好字!行云流水,落笔如烟。”

算命先生望向徐公凌,喜道:“公子谬赞!公子谬赞!”

徐公凌暗想:我明明穿着粗布衣服,他却叫我公子。哈哈!有意思!眼前这位算命先生,龙眉凤眼,方脸宽额,颇有些仙风道骨。

徐公凌施礼问道:“先生贵姓?”

算命先生还礼道:“免贵姓吴!”

徐公凌道:“原来是吴半仙,失礼失礼!”

吴半仙摊开手:“不敢不敢,请坐!”

张无音悄声说道:“我还从来没看过有算命摊开在灵智寺对面的!佩服佩服!”

徐公凌问道:“半仙是凌州人氏?”

吴半仙缓缓摇头:“非也非也!小可远道而来,今日方才开张,公子是首位。”

张无音微微一怔:“原来今天才开张,我劝先生还是把摊子开到别处!”

徐公凌朝张无音笑了笑:“半仙以何求签问卜?”

吴半仙念道:“圣人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天地万物自有其规律!”

徐公凌不禁赞道:“半仙好学问!可否与我一卜!”

吴半仙道:“敢问公子名讳及生辰八字!”

徐公凌正色道:“小姓徐,双人徐。上公下凌,公是国公的公,凌是凌州的凌。癸酉年癸亥月癸丑日巳时二刻生人。”

吴半仙掐指演算起来:“徐公凌,癸亥月癸丑日,十月十五……”

张无音暗想:公凌竟然信这个,反正我不信,我连自己的生辰八字都记不得!

吴半仙排出三枚铜钱:“公子请掷!”

徐公凌暗想:但愿是个好卦。我也想看看我以后能不能成大事。

徐公凌用食指把铜钱拨到一起,握在手心,轻轻一掷。铜钱洒落在桌子上,徐公凌看不懂,张无音也看不懂。吴半仙先是大惊,又掐起手指,低头演算起来,忽又眉头一皱。徐公凌看着吴半仙的面容,心里有些忐忑。张无音暗想:真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吴半仙缓缓抬头,面带笑意:“公子,此卦是上上卦。”

徐公凌松了口气:“如此甚好。”

吴半仙欣然说道:“有卦歌一首,待老夫念来。美玉昏暗好几年,一朝磨明似月圆。君子谋事逢此卦,他时运转喜自然!”

张无音暗想:这人明明三四十岁,怎么称自己老夫呢?

徐公凌一脸欢喜:“好诗好诗!”

张无音暗想:得了吧!这诗很一般啊!这先生说话一套一套的!

吴半仙一本正经地说道:“此乃雷火异卦,下离上震,电闪雷鸣。公子此时虽不得志,他日却成就巨大,如日中天。公子面如冠玉,鼻梁高挺,此乃贵相,然恐……”

徐公凌暗自吃了一惊:“君子问灾不问福,半仙但言无妨。”

吴半仙突然顿了一下:“然恐为情所困,半世神伤。”

徐公凌疑道:“我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如何为情所困。”

吴半仙道:“公子命犯桃花,须知悲欢离合本无常,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徐公凌连连点头:“半仙所言甚是,何以避之?”

吴半仙道:“三聚三散终得聚,铁树开花日常圆。”

徐公凌略有所思:“多谢半仙指点迷津!”

徐公凌掏出仅有的五十文钱,望向张无音:“走吧!好事多磨,三聚三散也挺好的!”

张无音抬头望向天空,问道:“公凌,你不再溜溜了?”

两人走远了半里,徐公凌还是显得心事重重。张无音道:“唉!公凌,也就你信这个!我压根就不信!”

徐公凌叹道:“我也是闲的,早知道不算了。一算完,我这心里像有块石头在压着。你不觉得那位先生有点门道吗?”

张无音暗暗发笑:“说话一套一套的,出口成章啊!咱们高老先生都比不了!”

南风轻抚着行人的脸庞,徐公凌抬头一看,天已微黑。张无音有些呼吸不畅,胸中烦闷。徐公凌从小就羡慕那些坐着马车的有钱人,如果没有吴半仙的这几句诗,他或许会甘于平凡的度过这一生。他一直是胸怀大志的,他渴望变强,极度地渴望。对他而言,一个人如果没有远大的志向,就与朽木无异了。

徐公凌惊道:“天都快黑了!感觉吴半仙就念了几首诗而已,真是恍如隔世!”

张无音道:“那诗真不怎么样。你还说好诗呢!”

徐公凌道:“诗确实一般,但你写不出来吧。”

张无音带着玩笑的口吻,道:“要不要我现在吟诗一首。”

徐公凌惊道:“好,我洗耳恭听。”

张无音顿觉自己是诗兴大发,只听他念道:“风萧萧兮易水寒,遥看瀑布挂前川。借问酒家哪里有?英雄难过美人关。”

徐公凌哈哈大笑:“无音,这是你写的吗?四句诗完全不挨着啊!”

张无音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对我来说,作诗只要押韵就行了!”

两人正走着,迎面跑来一人高声叫道:“公凌!无音!”

第二章 南山捕兔

第二章南山捕兔

迎面跑来的是个方脸少年,弯月浓眉细眯眼,大宽鼻子似大蒜。他对着徐公凌和张无音一个劲地招手。这双大手长得很壮实,与他秀气的脸庞显得极不相称。

徐公凌喊道:“别急!我们跑不了!”

张无音摇首一叹:“家驹总是这样!”

徐公凌笑道:“如果家驹不这样,他就不是马家驹了!”

马家驹跑到徐公凌面前,有些神色慌张:“公凌,今晚我得上你家躲躲。”

徐公凌道:“不至于吧!大过节的。”

马家驹满是可怜地说道:“我上次考得一般般,我爹知道了,拿擀面杖就要打我,幸亏我娘拉着!”

张无音嘲讽道:“家驹,你那不是考得一般般了,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考的。”

徐公凌笑道:“你爹想打你很正常啊!我要是你爹,我把你往死里打。你那水平考进士是没希望了。”

马家驹正色道:“我以后一定好好读书,尽忠报国。”

张无音笑道:“得了吧!你每次都这么说。”

徐公凌学着先生捋胡须的样子:“我送你几个成语,虎头蛇尾、志大才疏、眼高手低、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无音突然一笑:“我也送你个名句,考好,好!考不好,拉倒!”

徐公凌露出一丝笑意:“无音,我没记错这是你老爹(爷爷)说的吧!”

张无音抬起头:“对,就是我老爹说的。至理名言啊。”

马家驹问道:“明天巳时,我们去爬南大山啊?我也该松一松了,这几天读书太刻苦了。”

徐公凌轻拭着鼻子上的汗:“明天咱还得学《大学》吧!”

马家驹喜道:“呵呵!明天高先生回老家探亲呢!我们又可以玩一天。”

徐公凌叹了口气:“唉!家驹啊!家驹!你真是游山玩水、虎头蛇尾啊!”

张无音无可奈何地笑笑:“家驹就是这样,只要是玩就高兴,跑了几十里地,就为了在海滩上画一个圆圈!上书马家驹到此一游!”

徐公凌仿佛一本正经:“这也挺好,我也想散散心。我的心冷了。”

张无音朗声道:“至于吗?算个命,心就冷了。这么一说,我心就没热过。”

徐公凌舔着嘴唇:“明天再说吧!我带好油和佐料。无音带个刷子。家驹带把刀来。”

马家驹摊开双手:“我们家就一把菜刀,没别的啊!”

徐公凌嗯了一声,道:“随便找个小刀,好切肉。我们还可以捉几只兔子,边烤边吃。”

张无音微微冷笑道:“我是不是还得带点胡萝卜,勾引勾引它们。”

徐公凌连连点头:“有道理,还是无音想得周到。还得带上火石,钻木取火我们也不会。”

马家驹喜道:“好好好!我对明天充满期待。”

徐公凌望向马家驹:“家驹,你也不用上我们家躲着了。我跟你去一趟你家,保证你爹不打你。”

马家驹疑道:“我娘都拉不住,公凌……”

徐公凌笑道:“人要多相信别人一点。”

张无音摸着自己的衣襟,道:“躲也没用的,凌州就这么大,你爹总能找到你。”

马家驹家一共五口人,除了父母,还有两个姐姐。家里开了间胭脂店,谈不上富足,也够吃够喝。三人向东走了三刻钟,到了马记胭脂。

刚到门口,马父看到儿子,抄起擀面杖就冲了过来:“小兔崽子,你死哪去了!到现在才回来!以后不要回来了!我就当没生过你!”

徐公凌急忙拉住:“马叔消消气,家驹知道错了。”

马父厉声道:“小凌你别管,这孩子不打是不行了。古人云,玉不琢,不成器。儿子不打,不懂道理。”

马家驹退后了几步,徐公凌道:“马叔,容我跟您说句话,再打不迟。”

马父道:“好好好!你说!”

徐公凌附耳说了些什么。

马父怒气顿消:“算了,先胀饭吧!回头我再收拾你。”

马家驹心想:公凌,说了什么啊?好神奇啊!看来我不用挨打了。

徐公凌连连拱手道:“马叔,告辞了。”

张无音略略施礼,道:“告辞!”

徐公凌和张无音两家挨得很近,两家只隔了一条小巷子。两人结伴走了十里地,张无音问道:“公凌,你跟他爹到底说了什么啊?”

徐公凌晃着头,道:“我没说什么啊!十里地了,都快到家了,你该放下了。”

张无音显得很想知道:“虽然说好奇害死猫,但我还是想知道。”

徐公凌大笑道:“我们江湖中人,知道得越少越好,知道的多了,走得越早。”

张无音正色道:“别开这种玩笑了,你到底怎么说的?”

徐公凌竖起剑指,仿佛在念咒:“其实很简单,我就说,马叔,家驹刚才差点投井,我们好不容易才拉住,一定要开导开导他。”

张无音惊道:“我去!这话也就你说,他爹才会相信。”

徐公凌道:“明天巳时见啊!”

五月初六,巳时一刻。

徐公凌在巷口等到张无音。张无音道:“不好意思,我肚子不太舒服。”

徐公凌背手望向南大山,道:“无所谓,家驹迟到半个时辰都很正常。”

张无音嗯了一声:“他一贯很随意啊!”

张无音看到徐公凌的眼睛有些血丝:“公凌,看来你昨夜没睡好啊!”

徐公凌打着哈欠,道:“不瞒你说!昨晚我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啊!”

张无音迈开脚步,道:“走吧!先到南街和家驹碰头。”

两人一炷香的工夫走到了南街,远远望过去马家驹已经到了。徐公凌一惊:“家驹,这次你怎么这么早?”

马家驹大笑道:“我也不能老迟到啊!”

张无音正色道:“家驹总算说了句人话。”

徐公凌高声道:“走吧!进山!”

三人走到中街,徐公凌朝边上瞥了一眼。接着出了南城门,就看见了南大山,看着近在眼前,其实远在天边。人言望山跑死马,所言非虚。南大山连绵百里,高一百六十六丈,山峰接天,好似云中卧龙。密密麻麻的青松苍翠挺拔,往山间望去,当真是一碧千里。左边山路直达九鼎峰,右边山路崎岖坎坷,通往神泉。若沿左边山路上山,青壮男子半个时辰就能登上九鼎峰。

张无音显得如浴春风:“不错不错,这山不错。我是诗兴大发啊!”

徐公凌惊道:“无音,不会吧!这南大山我们可都爬烂了。”

马家驹笑道:“无音要作诗,好好。太好了。我要听听。”

张无音念道:“这座大山不一般,我们三人都喜欢。山里松树真不错,大家一起来看看。”

徐公凌擦了擦汗,道:“无音,你作诗我没意见,能别这么打油吗?”

张无音笑道:“这是我研究出的万能诗,咏山咏水,咏什么都行!”

徐公凌拽了拽头发,道:“是啊!你就记得不一般、都喜欢、真不错和来看看就行了。”

马家驹点着头,道:“这诗挺好啊!没毛病!”

徐公凌问道:“这神泉,你们喝过吗?”

张无音摇了摇头,道:“我没喝过。我们家邻居,天天用泉水泡茶喝。”

徐公凌问道:“喝了人变聪明了吗?”

张无音言语中带着嘲讽:“聪明倒是谈不上,心眼倒是变多了。”

徐公凌道:“那咱不看神泉了,直接上九鼎峰吧!”

张无音嗯了一声,道:“好,就该这样!”

马家驹是探路先锋,走在最前面,一面上山,一面东张西望,一面大叫。

张无音略大声道:“家驹,别叫了,万一把狼引来,不坑了吗?”

徐公凌轻声道:“别喊了,家驹听不见。”

马家驹走着走着,看见三丈外林子里有两只棕毛小野兔正在吃草。马家驹心想:这么快就找到食物了。我今天运气真好啊!现在去捉吗?不行,兔子跑得可比我快多了。马家驹转头望向徐公凌和张无音,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过来。徐公凌和张无音看到手势,快步赶了过来。

徐公凌问道:“家驹,怎么了?有情况啊?”

马家驹低声道:“小点声,林子里有两只野兔,我们抓来吃啊!”

张无音疑惑道:“你刚刚怎么不抓啊!”

马家驹反问道:“我一人怎么抓啊?”

徐公凌转脸问道:“无音,胡萝卜带了吗?”

张无音答道:“带了,干嘛!”

徐公凌缓缓说道:“把药涂在胡萝卜上,再抹点糖浆。兔子好吃甜的,扔过去肯定中招。”

张无音掏出了一个小药瓶,把药粉抹在胡萝卜上,又涂了一层糖浆。

徐公凌问道:“这么点够吗?”

张无音晃着小药瓶,道:“公凌,这是我新配的肌肉抽搐药,别看这么一点,狼狗都得趴。”

马家驹问道:“就扔一根吗?”

徐公凌眼中闪动着猎人一样的光芒:“一根它们才会抢着吃,两根就不好说了,兔子没你想得那么傻。”

徐公凌使出全力把胡萝卜扔了过去,三人立即躲在树后面。小野兔看着这根从天而降的胡萝卜,似乎有些心动,双双蹦到胡萝卜边上,呆呆地望着。徐公凌暗暗笑着,心里只盼着它们快点吃下去。张无音瞥了一眼,双手合十,也在保佑它们快点吃下去。

马家驹偷偷望了一眼:“怎么还没吃?”

徐公凌挥手示意他小点声,小声道:“等等,它们要确定四周安全才会吃。”

两只小野兔也开始东望望,西瞅瞅。张无音道:“要吃了!这兔子好像东张西望的家驹啊!”

果然小野兔大口吃了起来,顷刻间一根大胡萝卜就被啃光了。

徐公凌笑道:“去取兔肉吧!”

两只小野兔看到三人,似乎想要逃跑,刚一使力,立即肌肉抽搐,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徐公凌拍着大腿,直赞道:“这药效真是厉害。”

张无音道:“走吧!上山烤兔子!”

徐公凌轻轻抱起两只小野兔,笑道:“好可爱,我还真舍不得吃你们呢。”

张无音表示难以理解:“公凌,你总是如此温柔。”

徐公凌有些心软,叹道:“它们都要被吃了,想想也怪可怜的。下辈子投胎,千万别做兔子了。”

马家驹呵呵笑道:“这回我们正好超度它们。”

午时一刻,三人登上了九鼎峰上的烽火台。此时烈日当空直照,好在山风习习,倒也不觉酷热。

徐公凌搭好了火堆,马家驹用打火石点燃了火绒,火就生起来了。

徐公凌问道:“兔子谁杀?”

张无音指着徐公凌,道:“当然是你杀啊!”

徐公凌望着自己的右手:“我下不了手啊!这样吧!我按着,你来杀。”

张无音无奈地说道:“得得得!还是家驹来杀吧!”

马家驹大惊道:“我还真没杀过兔子呢!咱们把兔子淹死吧!找个山沟,正好把兔子洗干净。”

徐公凌缓缓摇头:“拉倒吧!哪有那工夫啊!我按住,你一刀捅进去就行。”

张无音感到非常诧异:“不用按,兔子腿上我系着绳子呢!”

徐公凌看着两只可爱的小野兔,叹了口气,取了一把小刀,递给马家驹。马家驹看这刀刃已有些锈迹,找个块石头磨了起来。

不知哪来的两只大点的兔子,突然蹿到了三人面前。张无音望向徐公凌:“公凌,你看!”

徐公凌低头一看,面前突然又出现两只大野兔,姿势像是跪着,眼巴巴地望着徐公凌,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哀求,吱吱叫着。

徐公凌长叹一声:“我懂了,这估计是小兔子的爹娘吧!人家一家四口本来好好的,小孩差点被我们烤了,所以过来求我们。”

张无音转动着眼睛:“这两只大兔子,好像是想用自己的命,换小兔子啊!”

徐公凌有些感动:“家驹,别磨刀了。兔子都这么有情有义,我们也该做点好事。”徐公凌上前摸了摸大兔子的头:“黄毛兔兄,你们一家人回去好好过日子,以后可千万别再被人捉住了。”

徐公凌解开了小兔子腿上的绳子,小兔子旋即蹦到大兔子旁边,四只兔子竖起耳朵,冲着三人吱吱叫着。被徐公凌摸头的那只大兔子,不知从来弄出一个小红果子,用前肢夹着,好像是要送给徐公凌。

徐公凌问道:“是要给我的吗?兔兄!”

大兔子一个劲地点头,徐公凌接过果子,笑道:“多谢,兔兄!”

徐公凌看着手中的红色果实心想:这到底是什么?看着像是个小柿子。

凌州四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凌州四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目录预览:第5章我们已经分手了第6章你爱上了那个野男人第7章恶趣味神色晃过第8章一看就是可以生儿子的第9章重大的意义第10章三陪啊,我可不干第5章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在跟你说话!”被无视的林蕊蕊,要去抢林满月手中的叉子。林满月手一个转弯,躲过里林蕊蕊伸过来的手。真是让人倒胃口!“强扭的瓜不甜,不要再跟我抢夺修宇,我跟他已经在私底下交往里一年,你已经知道就应该知难而退,不然我就让你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没有林家的支持,你只能去

  • 你好!MrRight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你好!MrRight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你好!MrRight目录预览:第5章manandgirl第6章丧母之痛第7章留下来还是离开第8章尖叫来电第9章程家有女初长成第10章世界很大,世界也很小第5章manandgirl结束完和程辰的微信聊天,林哲瀚走到浴室,对着镜中的颓废男人看了半天,黑得发亮的皮肤,不修边幅的穿着,越来越长的头发还有下巴冒出的黑须,他笑笑,拿出剃须刀,对着镜中开始认真剃起胡须。他今年32岁,如果没有记错,那小丫头应该已经23岁了,男人三十一枝花,为什么她会叫他大叔,还

  • 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目录预览:第5章女人,我要包养你第6章以身相许?第7章认怂第8章以身相许是一种很好的方式第9章撞了狗屎运?第10章女孩子随便撒谎可不好第5章女人,我要包养你苏夏被人“打包整齐”,她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麻醉剂的效用很大,等到自己醒来,已经在一间屋子里面了。睁开眼,注视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紊乱,数秒之后,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回过神来,看了那么多的电视剧,本以为出场的人,多半是霸道总裁,可看着眼前呆萌萌的小包子,她木

  • 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目录预览:第5章你是个什么东西?第6章杖责五十第7章京城第一美人第8章嫁给他等于是死路一条第9章你活着,哪里都冒犯我第10章初吻被夺走第5章你是个什么东西?“救、救我!”好看的男子突然睁开了眼,清明的双眸直视着秦云洛,好似在命令一般。秦云洛不吃这一套,这算威胁?“要是我救了你,我有什么好处?”她从来不做赔钱的买卖。“你要什么,我都能给。”好大的口气!“求我,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对于这种高傲的人,秦云洛向来没什么好感!男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目录预览:第5章穷苦第6章捞鱼第7章吃鱼第8章打算第9章鱼饼第10章赚钱第5章穷苦裴玉雯在心里冷嘲。以前她在皇宫里见多了这样的戏码,只不过被无视的是位份低的嫔妃或者没有地位的宫女太监,她永远是冷眼旁观的那个。现在她处于这样弱小的地位,被别人无视和作践,也算是稀罕事儿。她掂着那块石头,淡淡地说道:“想要证据?这还不简单。他砸我的石头就是铁铮铮的证据。这个小家伙刚吃了糖,手里粘着糖汁。石头上还留着糖汁的味道。只要不是傻子,应该不难

  • 千行泪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千行泪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千行泪目录预览:第一卷泪第5章三观瞬间被颠覆了第一卷泪第6章字典里不会有这个字眼第一卷泪第7章原来他就是林莫骞第一卷泪第8章如此了解第一卷泪第9章又不是半仙,能掐会算第一卷泪第10章不要侮辱了喜欢这个词第一卷泪第5章三观瞬间被颠覆了李子默几人打的正嗨,颜颜一声“子默哥哥”把所有沉醉在一个好球的人拉向了我们。无地自容的感觉顿时涌起,脸上不由的烧了起来。邢梦妍倒是淡定的很,一点也没觉得不妥。“你好雷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这一周过的可好”,就在邢梦妍想要介绍他和我认识

  • 放飞爱情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放飞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放飞爱情目录预览:第一卷浅爱第5章入学第一卷浅爱第6章敢赌么第一卷浅爱第7章林憨第一卷浅爱第8章回到家第一卷浅爱第9章庄初少第一卷浅爱第10章下一个是谁好呢第一卷浅爱第5章入学“初蝶,这是你的舅妈,这是只大你一岁的表哥叫夏家安。”舅舅笑着介绍到。“舅妈好,表哥好。”初蝶礼貌的向他们打招呼。舅妈也很客套的说:“都是自家人,别这么拘谨。”初蝶礼貌的笑着点点头。市一中校门口人群拥挤,人们都排着对等着入学记。“家安啊,升了高中要好好学习,不要在向以前一样调皮。”一个

  • 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目录预览:第5章这么爱哭第6章藏着小美人第7章被美男拐卖第8章你还是嫩了第9章我狗哥又回来了第10章英雄阿零第5章这么爱哭纳兰懿转身,腿上的被子便就掉了下来,阿零正要去抱被子,却被纳兰懿给拎了起来,放到了床上。“背上痛的话,晚上只能趴着睡觉了。”纳兰懿一面说着,一面将阿零的外衫给脱了下来。阿零点点头,明明很冷,脸却火辣辣的,她看着纳兰懿,他脱衣服的动作都不熟悉,手指纤长白皙,却是笨拙得很,不过是几根系带,他却认真地解了很久都解不

  • 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全文在线阅读书名: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目录预览:第5章一位和尚第6章珈蓝寺第7章屋中多了一个鬼第8章拿的出手的厨艺第9章隔阂第10章暗恋第5章一位和尚钻心的疼痛激发了我的勇气,我不能坐以待毙等待死亡。我一用力从床上滚了下来,脸颊差点碰触到她腐烂的脸。“你果然能看到我。”她阴森的声音从喉咙中吐了出来。我不敢回头看她,起身打开门跑了出去。我使出浑身解数飞快的跑,虽然光着脚丫却比百米运动员跑的还要快。我明明是想往楼下跑,却不知为何越跑越上最后竟然跑到了楼顶。她在我身

  • 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目录预览:第5章被鬼坑了第6章哪来的妖孽第7章纸钱第8章逢鬼莫遇鬼搭肩第9章全特么套路第10章最后一个第5章被鬼坑了“你……”“小笨蛋,感谢你解开了我的封印,我被这簪子已经封了一百多年了,谢谢你帮我把它拔下来……”“轰……”又是一声闷雷。我呆滞的瞪大眼,也终于明白过来哪里错了,这簪子插在紫檀匣子上,怎么可能会是无缘无故的,我特么,居然想都没想的就拔了下来。我这到底放出了什么妖孽呀!“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张嘴就结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