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升迁之路》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14: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升迁之路

第1章 策划救人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马英杰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栾小雪,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95女性网

市长罗天运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栾小雪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罗天运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95女性网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栾小雪,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栾小雪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马英杰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栾小雪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栾小雪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栾小雪,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罗天运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升迁之路》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马英杰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罗市长,没用的。”

罗天运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长,市府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阅读95lady.com

栾小雪这一次没有顾马英杰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罗天运。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栾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马英杰正要抓住往市长办公室里闯的栾小雪,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罗天运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马英杰吓得赶紧解释说:“罗市长,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罗天运的语气很冷,冷得让栾小雪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罗天运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第2章 独闯市长办公室

罗天运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马英杰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罗天运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阅读95lady.com

栾小雪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栾小雪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罗天运,罗天运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栾小雪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罗市长,”栾小雪结巴地叫了一声,罗天运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栾小雪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罗天运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版权95lady.com他不由抬起头,盯了栾小雪一眼,这一眼,罗天运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罗天运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罗天运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罗市长,我求您,救救我哥。”栾小雪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罗天运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市长。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栾小雪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罗天运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罗天运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罗市长,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罗市长,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栾小雪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罗天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栾小雪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罗天运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栾小雪很小声地说。罗天运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栾小雪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栾小雪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罗天运的办公室。

第3章 套路

栾小雪一走,罗天运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栾小雪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院吴院长的电话,吴院长正在开会,一见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罗市长好。有什么吩咐?”

“栾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罗天运问。

“报告罗市长,下周准备宣判。栾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栾军被判死刑。”吴院长很得意地说。

“什么?”罗天运吃惊地问了一句。

“栾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长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罗天运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罗天运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栾小雪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罗天运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马英杰都吓了一大跳。

马英杰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罗天运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罗天运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官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马英杰当然清楚。

马英杰的电话响了,是吴院长的。他拿不准罗天运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罗天运,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马英杰,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罗天运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院长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导都对马英杰很客气。

“是吴院长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马英杰办得到的,一定效力。”马英杰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栾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院长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马英杰。

马英杰便明白了,这一次,罗天运是准备帮栾小雪。一大早,他放栾小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院长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罗天运。

“这样,吴院长,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马英杰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长挂断了电话,马英杰沉思了一下,想给栾小雪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马英杰其实和栾小雪是老乡,每次阻拦栾小雪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栾小雪。只是不管他对栾小雪有多少的同情心,罗天运没有发话之前,他在栾小雪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马英杰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马英杰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罗天运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罗天运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马英杰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马英杰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官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官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官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政府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马英杰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罗天运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英杰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官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栾小雪这件事上,马英杰完全公事公办。就连栾小雪要罗天运家的地址时,马英杰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栾小雪,而是他帮不了栾小雪,就算他把罗天运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官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栾小雪不会懂这些,马英杰也不会对栾小雪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第4章 计谋

栾小雪一离开市府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罗天运的电话,以为罗天运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栾小雪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栾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栾小雪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栾小雪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栾小娇呢。

栾小雪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栾小雪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栾小雪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栾小雪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栾小雪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栾小雪,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栾小雪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栾小雪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栾小雪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栾小雪三百块钱,栾小雪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栾小雪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栾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栾小雪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罗天运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常委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栾小雪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栾小雪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栾小雪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栾小雪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栾小雪。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栾小雪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栾小雪的消息。那个时候的栾小雪,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栾小雪。栾小雪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栾小雪都不敢轻易下脚。

“栾小雪,你一直在吴都吗?你怎么干起了保洁工?”顾雁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栾小雪。

栾小雪笑了笑,很低声音地说:“顾总,我,我可以工作了吗?”

“栾小雪,”顾雁凌有些生气了。她没想到栾小雪会喊她顾总,更没想到,几年不见,栾小雪这么拒人千里。

栾小雪也没想到她要来的主户会是顾雁凌,这个当年就对她照顾有加,而且经常把家里的好饭好菜带给她吃的好友。尽管她知道顾雁凌家里有钱,却没有想到她家里这么有钱。只是六年后,大学毕业的顾雁凌与保洁工的栾小雪已经距离得太远,那个时候,她还有学业作为她的骄傲,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会遇到顾雁凌,栾小雪说什么也不会走进柳园居。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落难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或者被最亲近的亲人看到。

升迁之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升迁之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这5本书,让你成为一个更有深度的人

    6月份的尾巴,夏天的气氛越来越浓。世界杯热火朝天踢了好几天,Pick了好久的小姐姐们也终于出道了,气温上升,空气中弥漫着小龙虾和啤酒的味道……当然啦,除了这些,小编知道爱读书的你,依旧在期待着那些凝结着有趣的灵魂和过人智慧的好书们新鲜出炉。快来看看,小编有哪些好书推荐给你吧!1.岁时记苏枕书著女孩孟荻和陆明相遇在古老的京都,她们发现彼此竟如此相契,直可托付全部的信任与理想。京都往事,赤诚之心。为世上至坚洁、至纯粹的友谊。苏枕书笔下的京都故事一如川端康成所描绘的旧日离合,尽管年代不同,但书中京都四

  • 世界杯开赛!你看好哪个球队,点击竞猜赢取定制T恤及海量甜品饮品券!

    今天是一篇福利推送请仔细滑看,不要错过隐藏的福利哦~首先请让小恒缓和一下激动的心情因为四年等一回的世界杯终于燃情开幕了无论真伪球迷,今夏一起绝地疯狂握不到大力神杯,那就一起举杯贴心如小恒再也坐不住了势必要为广大球迷们带来三重超级福利夏日激情,燃到炸裂!这个夏天,小恒要陪你度过世界杯64场精彩赛事“世界杯竞猜”游戏已上线一起来做“竞猜小能手”吧与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同步竞猜世界杯定制T恤及其他惊喜礼物等你来撩~STEP1点击进入http://new.sysaojie.cc/henglong/h

  • 招聘会挤爆北体 体育互联网产业的人才刚需

    由北京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北京体育大学主办,体育产业生态圈、海淀区教育人才服务中心承办的「中国体育产业招聘季」2018体育类专业综合双选会,在北京体育大学成功召开并圆满结束。来现场参加双选会的小伙伴们,是否已经拿到了心仪的offer呢?北京站实况放送北体体育馆的现场却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在上午的招聘活动中,现场氛围非常火爆。其中,由体育产业生态圈组织的80家知名企业吸引了来访同学们的极大关注,其中包括阿里体育、真格基金、国安俱乐部、盛力世家、懂球帝、昆仑鸿星、体奥动力、微赛体育、众辉体育、

  • 艺术家张珺“相约”个人油画展亮相巴黎

    巴黎一年一度的音乐节举世瞩目,今年的6月21日,音乐盛宴如期而至,而就在离总统府爱丽舍宫三百米,或步行几分钟香榭丽舍大街附近的巴黎八区著名的画廊大道马提尼翁(L’avenuedeMatignon)与Delcassé大道金三角的衔接点,索尼亚--蒙帝画廊隆重推出华裔著名女画家张珺个人画展《Aurencontre相约》。法国艺术杂志“Cdel’art这是艺术”6月刊用三页整版对画家张珺提前做了专访和介绍,为画展的开幕预热,该杂志与Artprice,Artsper,Artmajeur等世界著名艺术品拍

  • 都是我的错(深度好文)

    村子里有两户人家,东边的王家经常吵架,互相敌视,生活得十分痛苦;西边的李家,却一团和气,个个笑容满面,生活得快乐无比。有一天,王家的户长受不了家庭的战火,于是前往李家来请教这是什么道理。老王问:”你们为什么能让家里永远保持愉快的气氛呢?”老李回答:“因为我们常做错事。”老王正感疑惑时,忽见老李的媳妇匆匆由外归来,走进大厅时不慎跌了一跤,正在拖地的婆婆立刻跑了过去,扶起她说:“都是我的错,把地擦得太湿了!”站在大门口的儿子,也跟着进来懊恼地说:“都是我的错,没告诉你大厅正在擦地,害你跌倒!”被扶起

  • 大明山歌圩7月场:为“七一”献礼,领略环大明山歌圩文化之马山故事!

    为纪念建党97周年,由南宁大明山风景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主办,广西南越山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联合南宁大地飞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广西电视台《绿色广西》栏目共同打造的以“不忘初心,感恩奋进”为主题的大地飞歌·2018大明山歌圩7月场活动将于7月1日在大明山景区大门区精彩上演。大明山歌圩举办两年以来,以开放性、包容性和创新性成为环大明山区域各县区优秀民族文化展演的大舞台。在历届歌圩当中,马山县优秀的文艺队、山歌手曾受邀多次登台,带来了三声部民歌、壮族会鼓、扁担舞等享誉区内外的马山文化三宝,深受观众的喜

  • 新底稳不稳很难说,如有好行情,在秋季

    所谓,熊市无底,千万不要相信什么低,也千万不要抵上身家博性命。这些都不是理财的正确打开方式,作为普通老百姓,老老实实的安身立命,做好本质工作,才是首要的事情。其他都是假的。关于最近的股市行情,我们抛开经济学的传统模型,采用易学的方法分析一下。最新的大盘底部是:2837.14,如下图:回顾一下上次的分析,关于2018年6月19日,端午节后开盘第一天,黑色星期二,大盘创造了一个近两年来的大盘新低点:2871.35,当时起了一个卦象,得兑为泽之九二爻变,得变卦:九二爻辞九二。孚兑,吉,悔亡。象曰:孚兑

  • 人的一生,总在得失之间(写的真好!)

    贫穷时渴望财富,孤寂时渴望爱情,年老时渴望青春年少,死亡前又留恋生命。痛苦伴随欢乐,健康与疾病并行。如同有朝阳的升起,就有夕阳的落下;有天上的月圆,人间就注定有月半。聚散离合,忧患得失,全是一念之间。有得必有失:生就男儿身,便失去了女儿态;得到了成熟,就失去了天真;选择了某种职业的艰辛,却体会不到另一种职业的责任;拥有了喧嚣的城镇,就丧失了寂静的山村;有了安全的港湾,就没有求索的漂泊;想要小溪的清澈,就看不到大海的磅礴……失去也意味着一种得到:磨练换来成长,辛勤带来收获,泪水领略人生百味,挫折引

  • 怎么看待历代诗人眼里的夏蝉

    角蝉与幼崽蝉之絮语也许你早已厌倦了我的声嘶力竭,可是我已无法回到过去的巢穴,唱完这一曲,我就会与你,还有这个世界永诀。换上羽衣的我完美无缺,虽然就要与这个世界告别,在我的歌声里,你也只能听到激越!因为我知道,只要有爱,生命就永不枯竭!螳螂捕蝉即事三首其三(宋·李纲)森森榕木碧参天,夏日初闻第一蝉。美荫羡君诚得计,何须悽怨嘒风前。退居十咏其六柳轩(宋·赵抃)动入和风静惹烟,翠条疏处露池莲。林中尽是能吟物,春有黄鹂夏有蝉。林中能吟物,春有黄鹂夏有蝉……蝉脱壳春晚其一(宋·喻良能)春及瓜期夏景生,鸣蝉

  •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下)

    (接上篇)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上)他的规劝我还是挺怕的,毕竟他曾经经历过。他写过一篇文章来讲述他黑暗的三个月,那篇文章我读过,但是由于太黑暗了,我最终没有读完。所以后来他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没多问,只知道他已经很提防(dīfáng)这种事了,最终我决定相信他。我给同学发消息说:“我不去了”。同学显得有些生气了,他说都跟经理说好了,我突然不去了,这不是让他难做吗?经理那边不好交代,还是过去吧,别让他难堪。我跟他说,反正你这份工作是个兼职,工资这么高,随便找都能找到人。而且你才刚和我说了,那么远总得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