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24: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

第一章 噩梦重现

窗外阳光明媚,行人匆匆,不时有一对对小情侣亲密地依偎着走过。阅读http://www.95lady.com/学校附近的咖啡屋里,倪蕴熙的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微闭双目,秀眉紧蹙,不时抿紧嘴巴。

  大玻璃窗上映出她美丽却哀伤的脸,桌上的咖啡隐隐冒出热气,却没有动过一口。倪蕴熙是帝国贵族学院的学生,平时没事总喜欢来这家咖啡屋坐坐。今天也是,可不知怎么的,没坐多会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朦胧中,倪蕴熙感觉自己全身像被什么缚住似的,不能自由活动。她努力想起身却起不来,仔细一看,她的手脚都被布条绑住,固定在一张大床上。这床有点复古,床头床尾都是白色的铁艺栏杆,优雅却冰凉。来自95lady.com

  倪蕴熙很惊慌,不由得大声叫道:“有人吗?快放我出去!”

  “哼哼哼哼!”

  一阵阴冷的笑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倪蕴熙很害怕,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脑袋里也有些懵。

  那阵笑声过后,仍然没有人出现。倪蕴熙紧张地看看四周,这是个宽敞的房间,家具都是白色的,复古风格,简单却有股诡异的气息。说诡异,是因为这房间感觉很大,很空。而那些白色的家具和床上用品,也让倪蕴熙感觉很空很冷。尤其是刚才那声怪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手脚都被白色布条绑住,动弹不得。她这是被绑架了吗?很有可能!养父是圣华集团的总裁,总会惹人眼红,或是招惹到仇家。希望他们只图财,不害命,否则她就惨了!她还年轻,才刚刚二十一岁,还不想死啊。

  手机,手机呢?

  紧张之余,倪蕴熙突然想到要报警,也要让养父母知道她的行踪和现在的情况。可是,她看到自己的提包在距离大床十米以外的椅子上,手机应该在包里,但她却拿不到。

  “来人啊,救命呀!”

  倪蕴熙本能地大喊,希望能有人把她放出去。但随着门响,她知道自己想错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但屋里的光线很昏暗,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奇怪,明明看得清楚家具那些都是白色,却分不清白昼还是黑夜,也看不清这人的模样。倪蕴熙努力睁大双眼,却依然辨不清他的五官。

  那男人走过来,打量了倪蕴熙一番后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倪蕴熙一愣,刚要询问,男人就脱去外套朝她扑过来。倪蕴熙大惊,想要挣扎躲开,却根本无处可逃。男人几下扯开她的小外套,将里面的背心朝上一拉,遮住了她的脸。这下,倪蕴熙的眼前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原文95lady.com

  男人的手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倪蕴熙身上摸捏,粗重的喘气声好像就在她的耳畔,他的身子压在她身上,让她感觉自己就要被压到地里去。她拼命挣扎,却觉得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床上也好像长出许多触须,将她牢牢缚住,让她根本就不可能逃开。

  “混蛋!放开我!”倪蕴熙大声喊叫,“你是什么人,不许碰我!”

  男人不答,只是将她的裙子拉上去,并扯开她的小裤。同时,她感觉他也脱去了衣服,欲行不轨……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倪蕴熙猛然一惊,醒了过来。

  她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惊慌地看了一圈周围。咖啡馆里依然那么清闲自在,小情侣们面带微笑喝着咖啡,低声谈笑。侍者不时穿梭其间,阳光暖暖地照进来,与梦里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版权http://www.95lady.com/

  倪蕴熙已经明白,刚才的事情只是个噩梦。可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太可耻了!或者,这是一个预示?

  过了好一会儿,倪蕴熙才渐渐回过神来,赶紧喝了一大口咖啡压压惊。咖啡已经凉了,喝到哪里都知道。她心神不定地拿出手机来看,没有任何信息,安静得不行。

  陈澈,你到底在忙什么!

  倪蕴熙沮丧地叹了口气,想起之前梦里的情景,依然心悸。陈澈曾经也想与她更亲密些,但她拒绝了。或许,梦里的男人及其行为其实是陈澈真实的内心世界。而她,则害怕这个梦境会真的发生。

  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倪蕴熙觉得还是在这家咖啡屋比较安全。她约了陈澈在这见面,就是因为她喜欢这里。之所以喜欢这家咖啡屋,一是离学校近,二是便宜。当然,最主要的是便宜。更好的一点,她可以一个人静静地待着,躲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别人经过。

  倪蕴熙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很淡雅,很舒服的美女。长长的栗色卷发松软地披在肩上,鹅蛋脸洁白无瑕,鼻梁高而秀气,线条堪称完美。

  那花瓣般的小嘴,不管做什么动作都那么可爱。只是那双大大的眼睛虽然漂亮,却总是满怀忧伤,仿佛藏着许多哀愁,沉得看不到光彩。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该出现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叮咚”,信息声响,倪蕴熙的心跳了一下,紧张地打开来看。

  是他,她瞒着父母恋爱了一年的人——陈澈。她约他今天下课后在这里见面,他说好。可是,现在他却说自己有事来不了。

  倪蕴熙不相信,固执地说:“没关系,我等你。”

  他却说:“不用等我了,我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就这样吧。”

  他的语气冰冷而陌生,让她全身倏地降了十几度,脸都几乎僵了。他不是说很爱她吗,怎么突然这样?可能真是在忙,忙到没心情和她温柔地说话吧。

  倪蕴熙再次说自己会等,他却不再回复。看着咖啡杯,她耳边又响起了那次偶然偷听到的对话。

  那次,他们约好出去吃饭。倪蕴熙下课后就高高兴兴去找他,他正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神情温暖而明媚。

  “傻丫头,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说,“乖了,就这样,想你哦。”说完还啜起嘴空啵了一下。

  当他挂断电话,回头看见倪蕴熙一脸愠怒地看着他时,尴尬地解释道:“我,我在给我外甥女打电话。”

  倪蕴熙知道肯定不是,但她宁愿相信,宁愿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可从那以后,他对她越来越冷淡,也尽量少与她见面。她说了一次又一次,今天他才好不容易答应,却非但迟迟未到,还推说有事……

  想着想着,泪水溢满眼眶,将倪蕴熙的眼睛衬得越发明艳动人。她使劲眨眨眼,想把泪水咽回去,却反而溢了出来。她赶紧抽了张纸巾轻轻洇去,又拿出粉饼看看眼妆花了没有。

  手机又响了,倪蕴熙激动地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失望顿时爬上脸庞。

  “妈妈,我是蕴熙。”倪蕴熙尽量微笑着说。

  养母何晓芸关心地问:“蕴熙,你不是说今天只有早上有事,开完会就放假了吗,怎么还不回家,要不要我叫你哥哥去接?”

  倪蕴熙受宠若惊,忙说:“不用了妈妈!我和几个女孩子约好了要逛街,可能会在外面吃饭,你们不用等我了。”

  “哦,这样啊。”何晓芸应道,“那你也别太晚了,要回家的时候打个电话来,我让你哥哥去接。一个女孩子家晚归,始终不安全。”

  倪蕴熙心里一暖,感激地说:“谢谢妈妈!我知道了,一定不会太晚的,你就放心吧。哥哥在家吗?我要和他说话。”

  何晓芸嗯了一声,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过后,倪蕴熙的哥哥江敏恒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那么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哦,蕴熙啊,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去接你啊。”

  倪蕴熙笑笑,看了一眼窗外才假装快乐地说:“哥哥,你不是整天忙着拍拖吗,哪有空接我呀?”

  “哈,你个死丫头!”江敏恒笑出了声,“拍拖吗,什么时候不可以!反正不管你几点回家,都要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就算在做梦也会去接你。”

  倪蕴熙幸福地笑了:“好,谢谢哥哥。”

  “嗯,玩得开心,小心啊!”江敏恒叮嘱了一句,挂断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熄灭,倪蕴熙的脸又布满了愁云。

  窗外,还是那些陌生人,也许,他真的不会来了吧?她的心一阵刺痛,委屈得咬紧双唇,握住咖啡杯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今年已经大三,下个学期就大四了,倪蕴熙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养母说过,他们为了让她上帝国贵族学院,花了近百万的钱才让她免试入学。

  近百万啊!这个数字让倪蕴熙恐惧,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在来到这之前,她们家钱最多的时候也只有几十万,而且是贷款买房的时候。这近百万是个什么概念,她很清楚。

  如果不是那场空难,她也不至于欠下这么巨大的债。养父江智凯对她很好,养母何晓芸对她也不错。而哥哥,养父母唯一的儿子,也对她宠护有加。

  只是养母不时提起钱的事,让倪蕴熙心里很不安。她知道,这里不是她的家乡,这个世界存续了她的生命,她要做的,就是快点毕业,好赚多多的钱,还清所有的债。

  虽然养父母说他们为倪蕴熙付的学费和生活费都不需要她还,但她知道,养母心里还是很在意的。每次跟养母要钱,她就念叨个不休,说赚钱不容易,花出去却像流水一样。倪蕴熙也明白,可是,以养父这样的帝国商业大贾,会在乎那区区百万元?

第二章 不想回家

又在咖啡屋里坐了二十多分钟,手机再也没有响。倪蕴熙心里一阵冰凉的刺痛,像是浸满酸水后又被冰戳伤,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她知道,他不会来了,虽然他说:“好,我会到。”可是,她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不但没来,还说不用等……

  倪蕴熙给他打电话,一直是占线的声音。给他发短信,他不回,她也懒得再发。她苦笑了一下,起身准备离开。桌上,那杯咖啡依然没有动过一口。

  走出咖啡屋,外面阳光明媚,倪蕴熙的心却在下着冰雨。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难看,只想大哭一场。

  车声和人声仿佛瞬间把倪蕴熙拉回现实世界,而之前却像是在梦境。她看看热闹的大街,决定去逛逛,缓解一下心情。既然今天开始放暑假,不玩一下似乎太对不起自己。

  拨通刘可可的电话,那丫头马上接听,问倪蕴熙在哪。倪蕴熙说在外面,问她要不要逛街。

  “老大!我刚回到家也,你可真会折磨人!”刘可可带着怨气说道。

  倪蕴熙勉强一笑说:“可可,你现在走路出来,不要坐公交车,等到了我这里,包你瘦下两斤!”

  刘可可迟疑了一下说:“好吧,你在哪?”

  半个小时后,刘可可背着双肩包来了。

  因为热,她的头发盘在头顶,齐刘海下一双丹凤小眼藏在黑框眼镜下,对倪蕴熙抛了个媚眼,戏谑地说:“熙熙,你怎么突然想起要逛街了?”

  她看了看咖啡屋,服务生正在收拾一张桌子上的杯子,并擦拭桌子。

  “你又在那坐了好久吧?”刘可可把头转回来,拉了拉下滑的T恤衫,把手插在牛仔短裤的包里,双腿交叉,一只脚尖顶地。

  倪蕴熙点点头:“因为不想那么早回家,所以就多坐了一会。”

  刘可可摸了摸倪蕴熙披在身后的长发问:“你怎么了,还在想他?我都跟你说过了,他对你不是真心的。而且,我看见过好几回了,他跟别人正爱得热火朝天呢。可你偏不信,说他对你是认真的。”

  倪蕴熙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不想让刘可可看到她眼里湿了。

  把眼泪咽下后,倪蕴熙笑着对刘可可说:“好了!不说这个,今天放假,我们去逛街!”

  刘可可咧嘴一笑道:“好啊,你要买裙子吗?我知道有一家新进了裙子,很漂亮哦,不过有点小贵。”

  倪蕴熙挽起刘可可的胳膊说:“贵倒是无所谓,关键要看值不值那些钱!”

  “也是。”刘可可答应着,跟倪蕴熙一起朝旁边的商店走去。

  两个女孩走在一起,简直是鲜明的对比。倪蕴熙长发飞扬,白底碎花连衣裙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裙脚的花边像一团团鲜花般拥簇着她雪白的小腿,白色凉皮鞋的小细跟踩在人行道的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

  而刘可可,头发高高地挽成一个髻,红色连帽T恤扎在牛仔短裤里,脚蹬一双休闲鞋,双肩书包上的小熊公仔欢快地跳动,摇来晃去。两人一红一白,在街上很是抢眼。

  路过一家精品店,倪蕴熙侧头看了一眼橱窗里的自己,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面容娇美,莞尔一笑,颇有几分迷人。

  她满意地把飘到前面的头发拉到肩后,对刘可可说:“你说的那家店在哪?”

第三章 遭遇尴尬

一家精致女装店内,倪蕴熙正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对身上那件淡紫色薄纱连衣裙很满意。她不时拉拉肩膀上的纱花,又扯扯裙摆。不规则的裙边随意地垂着,上面点缀着几朵小花,倪蕴熙轻轻一转,那裙子就仿佛水面上绽开的睡莲,优雅而清丽。

  旁边走过来一个穿戴很讲究的女人,头发挽了个髻,插着一支闪闪发光的发卡。这女人手里挎着名牌包,浓妆艳抹,正一排一排地看衣服。见倪蕴熙穿着这条裙子有如仙子下凡,不由对她投去艳羡的一瞥,嘴巴却撅了起来。

  刘可可抱着胳膊说:“唔,不错!挺漂亮的,很合身。熙熙,我真羡慕你,身材好,穿什么都漂亮!”

  旁边的店员马上赞道:“这位小姐真是天生的衣架子,要是穿着这裙子往店门口一站,我们的生意都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呢!”

  倪蕴熙高兴地笑了,去换回自己的裙子,叫店员把那条裙子包起来,然后拿出钱包准备付账。

  店员很殷勤地给她叠起来,用一张仿棉包装纸包好,又放进一个精美的手袋里,对倪蕴熙微微鞠躬,嘴里说:“多谢惠顾!希望以后能多带朋友来。”

  “好!”倪蕴熙微笑着,把手袋递给刘可可,自己随店员走向收银台。

  刘可可拿出裙子,打开包装纸的一角,拉开衣领一看标价牌,吓得瞪眼张嘴,赶快又把裙子塞了进去。

  四位数!这条裙子竟然售价四位数!她最贵的衣服也才五百多块,还是父亲在她去年生日的时候买的。可倪蕴熙一个随便逛街玩,就买了一条四位数的裙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刘可可还没惊叹完,就听到倪蕴熙和店员说话,她跟着走了过去,看是怎么回事。

  店员礼貌地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您的银行卡余额不足,不知道您有没有带着现金?”

  倪蕴熙一听,顿觉尴尬。

  确实,她没想到她的卡上还有多少钱,也没注意看这条裙子标价多少,竟然一时头脑发热就要买。

  这下糗大了!怎么办?

  倪蕴熙很快瞟了一眼四周,刚才那个女人看上了一条裙子,拿着进试衣间去了。而门外,又有两个女人走了进来。

  几秒之后,倪蕴熙镇定地对那店员一笑说:“哦,我们刚放学,出来逛逛,没想到就看上你们这的裙子了,我也没想到卡上的钱会不够。还差多少?”说着,倪蕴熙掏出钱包,心里却紧张起来。

  店员低头查看,倪蕴熙的心紧张得快要蹦出嗓子眼了!刚刚进来的那两个女人转了一圈,出去了。之前试衣的那个女人已经穿好,正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倪蕴熙多希望那店员说只差一百,现在她钱包里的现金已经只剩下两百多,如果只差一百的话,她就可以昂着头提着裙子走出店门。而且,还可以大度地请刘可可在小店吃饭。可要是钱还不够,那就太尴尬了!

  刘可可想要说出那裙子的价格,又觉得不妥,就说:“熙熙,我们不是还要去滑水吗?你现在买了不好带,到时候也没地方放。不如,我们明天再来取,反正你也不急着现在就穿。”说完,刘可可把装着裙子的手袋放到服务台上。

  倪蕴熙会意地一笑,刚要对店员说话,那店员就抬起头来说:“您好!还差三千七百五十。请问,要用现金付账吗?”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刘可可悄悄掐了掐倪蕴熙的手。

  倪蕴熙明白她的意思,就对店员说:“不好意思,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信用卡也没带。这样吧,我明天再来看。”

  那女人听见,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哼,没钱还逛什么高档店!这里的衣服,可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的。”

  倪蕴熙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打了脸,愤怒地瞪了那个女人一眼。刘可可也很气愤,责骂那人怎么说话的。

  那女人却不理会她们,优雅地走过来,从手袋里拿出裙子说:“我看看。哟,不贵嘛,不就五千多吗?我要了!”说完还轻蔑地瞥了倪蕴熙一眼。

  倪蕴熙心里一怒,皱眉瞪着那个女人,却说不出话来。

  店员看了倪蕴熙一眼,依然是那副训练有素的微笑:“没关系!您要是真的喜欢这条裙子,可以先付定金,明天再来取。因为不付定金的话,别的客人看上就买走了。怎么样,您打算付定金吗?”

第四章 工作机会

倪蕴熙心里打起了小鼓,她确实非常喜欢这条裙子。她知道,一般付定金也就一百块钱的事情。可问题是,她付了定金以后,明天去哪里拿那么多钱来付其余的?

  就在倪蕴熙迟疑的时候,那个女人拿着裙子去试了。倪蕴熙看着自己心爱的裙子被拿走,心疼得不得了,却又毫无办法。

  怎么办,先付定金,然后再跟养父母要?

  几千块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钱,可一想到养母总是提他们为她花了多少钱,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钱,倪蕴熙就马上在心里把这个方案打了个X。

  跟哥哥要吗?江敏恒也不会在乎给她买这条裙子的钱,可倪蕴熙始终觉得这样不太好。

  上个月过生日,哥哥才给她买了一套目前配置最高的电脑,外加一套音响,让她在房里就可以有自己的家庭影院,那就已经花了不止一万的钱了。现在接着要他给买五千多块钱的裙子,倪蕴熙心里总有点怯怯的。

  刘可可拉了拉倪蕴熙的裙子,低声说:“算了,我们先去玩,下次再来看嘛!”

  倪蕴熙无奈地点点头,依依不舍地对店员说:“不好意思啊,我改天再来看吧!”

  店员不动声色地微笑着回答:“好的!您可以随时过来看,如果到时候这裙子已经被售出,您还可以看看别的款式。”

  “好的,再见!”倪蕴熙勉强笑了笑,和刘可可一起走出店门。

  那女人试衣服出来,见倪蕴熙要走,故意高声说:“呵,总算有点自知之明了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买不买得起。一个穷丫头还想穿这么高档的衣服,下辈子先投个好人家吧。”

  倪蕴熙愤怒得转身瞪去,刘可可忙拉住她,催她快走。倪蕴熙忍住心里的委屈和愤怒,紧抿嘴唇,一句话也不说。没错,她是没钱,但这个女人也太欺负人了!

  走在街上,刘可可见倪蕴熙一脸不高兴,就劝她说:“哎呀,今天刚放假,别不高兴了!我们去游乐场玩吧。不就是一条裙子吗?当时我也只是在外面瞄了一眼,觉得这里的衣服挺漂亮,风格也很适合你。都怪我,没探清楚这里的价位。其实类似的式样别的店肯定也有,而且可能还没这么贵。我最贵的衣服也才几百块钱呢!不一定非要买这么贵的。”

  倪蕴熙叹了一口气说:“难得遇到自己很喜欢的裙子,要是它的价格少一位数就好了!”

  “扑哧!”刘可可笑出了声,“美的你,走吧!”

  倪蕴熙遗憾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家店,心里暗自下了决心,她一定要去找份工作,在暑假里赚够买这裙子的钱!

  她们刚走出不远,后面就有人追了上来,叫道:“二位小姐,请稍等!”

  倪蕴熙愣了一下,回头看去,见一个西装革履,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朝她们跑来,就问道:“你是在喊我们吗?”

  男人紧跑几步赶上,对倪蕴熙她们点了点头说:“对,我是‘锦韵’品牌制装的市场经理。刚才在店里看到您穿着那套裙子,确实非常漂亮!有事想和您谈一谈,不知可否占用一点时间?”

  倪蕴熙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刘可可,她茫然地摊手耸肩,表示毫不知情。

  倪蕴熙警觉地问道:“你想谈什么?”

  男人微笑道:“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再说,好吗?”

  倪蕴熙犹豫了一下,答应了。那个男人把她们带到对面街的一家饮品店,选了个安静的角落,然后吩咐侍者给她们上饮料。

  倪蕴熙和刘可可一人点了一杯饮料,男人又点了几盘小糕点,一杯咖啡,这才恭恭敬敬地把一张名片递到倪蕴熙手里。

  倪蕴熙接过一看,名片印制得很精美,紫红色的底,上面的字是银灰色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公司LOGO。

  看了名片,倪蕴熙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锦韵”品牌制装的市场经理,名叫方俊宇。她这才想起来,刚才她试裙子的那家店,好像就是“锦韵”这个牌子的。

  “哎,我看看!”刘可可抢过名片看了看,顿时对这个男人肃然起敬,伸手跟他要名片,说以后她们买衣服,可都要打折才行。

  方俊宇笑道:“那是自然!”说着又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可可。

  递过去后,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瞬间即逝。

  刘可可接过名片收好,把倪蕴熙那张还她,装作一本正经地看着方俊宇问:“那你能给我们打0.1折吗?”

  倪蕴熙一听,悄悄踢了刘可可一下说:“别胡说!”

  刘可可调皮地笑笑,灌了一大口饮料。

  方俊宇笑着对刘可可说:“0.1折,那是不可能的!”

  说完,他又对倪蕴熙一摊手说:“不过,如果这位小姐愿意与我们合作,以后公司的衣服,可以免费穿!”

  “什么?!”两个女孩顿时惊讶得瞪大双眼,不相信地看着方俊宇。

  刘可可因为忙说话,被饮料呛到了,不停地咳嗽,方俊宇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倪蕴熙也觉得这不可能,就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迷情错爱 或 恶魔总裁放开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爱你,劫后余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劫后余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你,劫后余生第一章这是你的孩子那年盛夏,顾清歌一身嫁衣嫁给了陆盛凯,可她说自己不快乐,她说,“陆盛凯,我嫁给你,只是为了杀了你……”那年深秋,当她看到他满身是伤的从红豆树下走过来,她才知道,她求的,她要的,他统统给了她………………初夏,天气阴沉。乌云压顶,憋足了一场大雨,将下未下。顾清歌就那么安安静静站在窗前,目光远远看着,脸色极平静,平静到仿佛翻涌不起半分涟漪。她手里捏着一张医院开出的单子,猝不及防转身,就那么对上了身后男人的眼睛。男人脸

  • 小说强势攻爱:神秘老公有点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势攻爱:神秘老公有点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强势攻爱:神秘老公有点坏!第1章:求求你,救救我!Chun城最大的地下拍卖会场。来这里的人无非就是有钱,有权。一件件珍宝展出。楼上半环形一间一间精致的房间里,隔着玻璃。面容清冷俊美,但是一身戾气的男人看着拍卖台上的物品,站在男人身后,一助理说道,“二爷,我查过,再过两件拍品之后就是傅思蔓。”陆祁深点了点头,点了一支烟,淡淡的烟雾遮住了男人俊美的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男人的嗓音冷如冰,“拍下了,给陈总送去。”助理小心的打量着陆祁

  • 小说余生太长,爱你太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太长,爱你太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生太长,爱你太痛第一章验验货!夜色如墨,夜风微凉。法兰西餐厅。高大的水晶吊灯高悬在头顶,闪烁着莹莹碎芒。安晓婷一双厉眸死死地盯着男人,伸手抓紧了陈国涛的衣服领子,重重地往自己面前一拽,整个人欺身上去。“啪”的一下,她用尽全力狠狠地打了上去。“陈国涛,你该死!”她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狠狠地挤出几个字来,刚刚掌掴地右手此时正无力地垂下。心脏,钝钝地疼。如果不是自己接到那通电话赶来这里,她简直不敢相信。昨天还说着爱她,要娶她的男人今天竟然翻脸不认人

  • 小说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一章喜欢和睡的区别云城东面,最奢华的客栈内有一个三丈长宽的露天大浴池,缭缭白雾从浴池中升起,男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靠在池壁上,背脊若隐若现。秦落烟轻轻撩起裙摆,在他身后缓缓蹲了下来,一双玉手柔软的抚上了他的背。还未看清眼前的人,就听“刺啦”一声轻响从肩膀处传来,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扼住她的手腕,狠狠将她扯入了浴池中。“王爷,你可真是着急。”她说得云淡风轻,听不出丝毫的怒气,像是在平淡的陈诉一个和她不相关的事实。“侍

  • 小说愿你余生多倾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愿你余生多倾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愿你余生多倾然01逃跑被抓回一间幽黑的旧仓库里。余笙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她跪着去抱谷倾然的腿,“谷倾然,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打千承,你放了他吧。”谷倾然笑起来,眼底一片阴鸷,“你还有脸说?作为我的老婆,带着我的孩子,连夜跟我的弟弟逃走,你以为你可以不用受惩罚?”“倾然,”余笙抹了抹湿润的眼眶,抬眼和他幽深如潭底的眼眸对上,“你放了他吧,我以后再也不会逃跑了,我发誓。”谷倾然盯着她神色哀凄的样子,心头的火却烧得更旺了。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为奸夫

  • 小说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第一章:默认的契约秦小夏惊恐地看着四周那灰暗无比的房间,她手脚都被紧紧地束缚着,一头柔顺的黑发也变得凌乱不堪,这里是哪里?那群黑衣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要绑架她?秦小夏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十分钟之前,她还在秦家庄园的花圃里种植着百合,但是下一秒,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突然出现,直接将她给绑走!秦家虽然家道中落,但是至少庄园还是他们最后的底限,这些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他们绑架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浓浓的恐惧渐渐地弥漫过

  • 小说余生请多指教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请多指教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余生请多指教001被卖了还帮人数钱“护士小姐你好,我来体检复查。”楚允儿在医院走廊上小心翼翼的问穿粉色制服的护士。护士鄙夷的瞪着她,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等了好一会儿才没好气的叱喝:“还体检呢?真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后面等着!年纪轻轻的,尽想不劳而获。”护士那个意味深长带着浓重鄙视的眼神一直盯着楚允儿看,令她特别慌乱。她本来就是来体检的啊,怎么就要受到护士的白眼,她还只是学生,没有不劳而获吧?她犹记得继母丁玲玲半年前的谆谆教诲:“允儿啊,你现在身

  • 小说余生多请教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多请教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余生多请教第001章证明自己的清白美国拉斯维加斯的晚上,各大赌场人满为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赌场的职工更衣室内,一个女子的身影暗暗闪过,摸索到自己的衣柜,一打开,不由得暗暗骂了句shit。硬着头皮将那套“工作服”穿上身,衣柜的全身镜里映出一张漂亮的面孔,肌肤白皙,双眼晶莹,樱花色的双唇,美而不艳,很有灵气。杨莉莉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兼职是赌场服务员,工作无非是端茶送水,赚点赌客的小费。而她今晚冒名顶替杨莉莉潜入赌场,是来抓人的——有自杀倾向又嗜赌

  • 小说余生有你赐教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有你赐教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生有你赐教第1章逃离这个家我叫汪澜,老家在四川冉义的某小村里。我爸为人老实巴交,闷头闷脑只懂得在家务农,所以家里大小事都由性子要强的奶奶把持着,她重男轻女,见家里一连生了三个女娃之后,就哭着骂我妈没鬼用,害她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做人,非逼我爸妈再怀下一胎,还要他们逃到外地去躲着。可我妈身体不好,再加上怀着孕东躲西逃的没好好将养过,早落下一大堆的病,生下我小弟没两天就死了。我是家里的老三,我爸独自一人养活一家六口,他很快撑不住了,得靠兄弟姐妹接济着过活

  • 小说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第1章天台自杀我叫苏唯,今年26岁,我和我的老公何新在大学里认识,并且我们特别恩爱,我和大多数的女孩子一样,对婚姻生活存有美好的幻想。当初我与何新谈恋爱的时候大家都劝我,说不要找凤凰男,这种男人不但自己极品,连家里人也极品。我认为我也很幸福,我老公经常会送我礼物,那些凤凰男的“特质”在他身上没有体现,每次出去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只要我想要的又是经济能力范围内的,他统统会满足我。我以为幸福是永恒的,只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