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24: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

第一章 噩梦重现

窗外阳光明媚,行人匆匆,不时有一对对小情侣亲密地依偎着走过。《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学校附近的咖啡屋里,倪蕴熙的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微闭双目,秀眉紧蹙,不时抿紧嘴巴。

  大玻璃窗上映出她美丽却哀伤的脸,桌上的咖啡隐隐冒出热气,却没有动过一口。倪蕴熙是帝国贵族学院的学生,平时没事总喜欢来这家咖啡屋坐坐。今天也是,可不知怎么的,没坐多会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朦胧中,倪蕴熙感觉自己全身像被什么缚住似的,不能自由活动。她努力想起身却起不来,仔细一看,她的手脚都被布条绑住,固定在一张大床上。这床有点复古,床头床尾都是白色的铁艺栏杆,优雅却冰凉。网站http://www.95lady.com/

  倪蕴熙很惊慌,不由得大声叫道:“有人吗?快放我出去!”

  “哼哼哼哼!”

  一阵阴冷的笑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倪蕴熙很害怕,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脑袋里也有些懵。

  那阵笑声过后,仍然没有人出现。倪蕴熙紧张地看看四周,这是个宽敞的房间,家具都是白色的,复古风格,简单却有股诡异的气息。说诡异,是因为这房间感觉很大,很空。而那些白色的家具和床上用品,也让倪蕴熙感觉很空很冷。尤其是刚才那声怪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手脚都被白色布条绑住,动弹不得。她这是被绑架了吗?很有可能!养父是圣华集团的总裁,总会惹人眼红,或是招惹到仇家。希望他们只图财,不害命,否则她就惨了!她还年轻,才刚刚二十一岁,还不想死啊。

  手机,手机呢?

  紧张之余,倪蕴熙突然想到要报警,也要让养父母知道她的行踪和现在的情况。可是,她看到自己的提包在距离大床十米以外的椅子上,手机应该在包里,但她却拿不到。

  “来人啊,救命呀!”

  倪蕴熙本能地大喊,希望能有人把她放出去。但随着门响,她知道自己想错了。《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但屋里的光线很昏暗,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奇怪,明明看得清楚家具那些都是白色,却分不清白昼还是黑夜,也看不清这人的模样。倪蕴熙努力睁大双眼,却依然辨不清他的五官。

  那男人走过来,打量了倪蕴熙一番后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倪蕴熙一愣,刚要询问,男人就脱去外套朝她扑过来。倪蕴熙大惊,想要挣扎躲开,却根本无处可逃。男人几下扯开她的小外套,将里面的背心朝上一拉,遮住了她的脸。这下,倪蕴熙的眼前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版权95lady.com

  男人的手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倪蕴熙身上摸捏,粗重的喘气声好像就在她的耳畔,他的身子压在她身上,让她感觉自己就要被压到地里去。她拼命挣扎,却觉得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床上也好像长出许多触须,将她牢牢缚住,让她根本就不可能逃开。

  “混蛋!放开我!”倪蕴熙大声喊叫,“你是什么人,不许碰我!”

  男人不答,只是将她的裙子拉上去,并扯开她的小裤。同时,她感觉他也脱去了衣服,欲行不轨……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倪蕴熙猛然一惊,醒了过来。

  她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惊慌地看了一圈周围。咖啡馆里依然那么清闲自在,小情侣们面带微笑喝着咖啡,低声谈笑。侍者不时穿梭其间,阳光暖暖地照进来,与梦里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倪蕴熙已经明白,刚才的事情只是个噩梦。可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太可耻了!或者,这是一个预示?

  过了好一会儿,倪蕴熙才渐渐回过神来,赶紧喝了一大口咖啡压压惊。咖啡已经凉了,喝到哪里都知道。她心神不定地拿出手机来看,没有任何信息,安静得不行。

  陈澈,你到底在忙什么!

  倪蕴熙沮丧地叹了口气,想起之前梦里的情景,依然心悸。陈澈曾经也想与她更亲密些,但她拒绝了。或许,梦里的男人及其行为其实是陈澈真实的内心世界。而她,则害怕这个梦境会真的发生。

  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倪蕴熙觉得还是在这家咖啡屋比较安全。她约了陈澈在这见面,就是因为她喜欢这里。之所以喜欢这家咖啡屋,一是离学校近,二是便宜。当然,最主要的是便宜。更好的一点,她可以一个人静静地待着,躲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别人经过。

  倪蕴熙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很淡雅,很舒服的美女。长长的栗色卷发松软地披在肩上,鹅蛋脸洁白无瑕,鼻梁高而秀气,线条堪称完美。

  那花瓣般的小嘴,不管做什么动作都那么可爱。只是那双大大的眼睛虽然漂亮,却总是满怀忧伤,仿佛藏着许多哀愁,沉得看不到光彩。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该出现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叮咚”,信息声响,倪蕴熙的心跳了一下,紧张地打开来看。

  是他,她瞒着父母恋爱了一年的人——陈澈。她约他今天下课后在这里见面,他说好。可是,现在他却说自己有事来不了。

  倪蕴熙不相信,固执地说:“没关系,我等你。”

  他却说:“不用等我了,我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就这样吧。”

  他的语气冰冷而陌生,让她全身倏地降了十几度,脸都几乎僵了。他不是说很爱她吗,怎么突然这样?可能真是在忙,忙到没心情和她温柔地说话吧。

  倪蕴熙再次说自己会等,他却不再回复。看着咖啡杯,她耳边又响起了那次偶然偷听到的对话。

  那次,他们约好出去吃饭。倪蕴熙下课后就高高兴兴去找他,他正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神情温暖而明媚。

  “傻丫头,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说,“乖了,就这样,想你哦。”说完还啜起嘴空啵了一下。

  当他挂断电话,回头看见倪蕴熙一脸愠怒地看着他时,尴尬地解释道:“我,我在给我外甥女打电话。”

  倪蕴熙知道肯定不是,但她宁愿相信,宁愿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可从那以后,他对她越来越冷淡,也尽量少与她见面。她说了一次又一次,今天他才好不容易答应,却非但迟迟未到,还推说有事……

  想着想着,泪水溢满眼眶,将倪蕴熙的眼睛衬得越发明艳动人。她使劲眨眨眼,想把泪水咽回去,却反而溢了出来。她赶紧抽了张纸巾轻轻洇去,又拿出粉饼看看眼妆花了没有。

  手机又响了,倪蕴熙激动地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失望顿时爬上脸庞。

  “妈妈,我是蕴熙。”倪蕴熙尽量微笑着说。

  养母何晓芸关心地问:“蕴熙,你不是说今天只有早上有事,开完会就放假了吗,怎么还不回家,要不要我叫你哥哥去接?”

  倪蕴熙受宠若惊,忙说:“不用了妈妈!我和几个女孩子约好了要逛街,可能会在外面吃饭,你们不用等我了。”

  “哦,这样啊。”何晓芸应道,“那你也别太晚了,要回家的时候打个电话来,我让你哥哥去接。一个女孩子家晚归,始终不安全。”

  倪蕴熙心里一暖,感激地说:“谢谢妈妈!我知道了,一定不会太晚的,你就放心吧。哥哥在家吗?我要和他说话。”

  何晓芸嗯了一声,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过后,倪蕴熙的哥哥江敏恒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那么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哦,蕴熙啊,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去接你啊。”

  倪蕴熙笑笑,看了一眼窗外才假装快乐地说:“哥哥,你不是整天忙着拍拖吗,哪有空接我呀?”

  “哈,你个死丫头!”江敏恒笑出了声,“拍拖吗,什么时候不可以!反正不管你几点回家,都要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就算在做梦也会去接你。”

  倪蕴熙幸福地笑了:“好,谢谢哥哥。”

  “嗯,玩得开心,小心啊!”江敏恒叮嘱了一句,挂断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熄灭,倪蕴熙的脸又布满了愁云。

  窗外,还是那些陌生人,也许,他真的不会来了吧?她的心一阵刺痛,委屈得咬紧双唇,握住咖啡杯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今年已经大三,下个学期就大四了,倪蕴熙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养母说过,他们为了让她上帝国贵族学院,花了近百万的钱才让她免试入学。

  近百万啊!这个数字让倪蕴熙恐惧,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在来到这之前,她们家钱最多的时候也只有几十万,而且是贷款买房的时候。这近百万是个什么概念,她很清楚。

  如果不是那场空难,她也不至于欠下这么巨大的债。养父江智凯对她很好,养母何晓芸对她也不错。而哥哥,养父母唯一的儿子,也对她宠护有加。

  只是养母不时提起钱的事,让倪蕴熙心里很不安。她知道,这里不是她的家乡,这个世界存续了她的生命,她要做的,就是快点毕业,好赚多多的钱,还清所有的债。

  虽然养父母说他们为倪蕴熙付的学费和生活费都不需要她还,但她知道,养母心里还是很在意的。每次跟养母要钱,她就念叨个不休,说赚钱不容易,花出去却像流水一样。倪蕴熙也明白,可是,以养父这样的帝国商业大贾,会在乎那区区百万元?

第二章 不想回家

又在咖啡屋里坐了二十多分钟,手机再也没有响。倪蕴熙心里一阵冰凉的刺痛,像是浸满酸水后又被冰戳伤,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她知道,他不会来了,虽然他说:“好,我会到。”可是,她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不但没来,还说不用等……

  倪蕴熙给他打电话,一直是占线的声音。给他发短信,他不回,她也懒得再发。她苦笑了一下,起身准备离开。桌上,那杯咖啡依然没有动过一口。

  走出咖啡屋,外面阳光明媚,倪蕴熙的心却在下着冰雨。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难看,只想大哭一场。

  车声和人声仿佛瞬间把倪蕴熙拉回现实世界,而之前却像是在梦境。她看看热闹的大街,决定去逛逛,缓解一下心情。既然今天开始放暑假,不玩一下似乎太对不起自己。

  拨通刘可可的电话,那丫头马上接听,问倪蕴熙在哪。倪蕴熙说在外面,问她要不要逛街。

  “老大!我刚回到家也,你可真会折磨人!”刘可可带着怨气说道。

  倪蕴熙勉强一笑说:“可可,你现在走路出来,不要坐公交车,等到了我这里,包你瘦下两斤!”

  刘可可迟疑了一下说:“好吧,你在哪?”

  半个小时后,刘可可背着双肩包来了。

  因为热,她的头发盘在头顶,齐刘海下一双丹凤小眼藏在黑框眼镜下,对倪蕴熙抛了个媚眼,戏谑地说:“熙熙,你怎么突然想起要逛街了?”

  她看了看咖啡屋,服务生正在收拾一张桌子上的杯子,并擦拭桌子。

  “你又在那坐了好久吧?”刘可可把头转回来,拉了拉下滑的T恤衫,把手插在牛仔短裤的包里,双腿交叉,一只脚尖顶地。

  倪蕴熙点点头:“因为不想那么早回家,所以就多坐了一会。”

  刘可可摸了摸倪蕴熙披在身后的长发问:“你怎么了,还在想他?我都跟你说过了,他对你不是真心的。而且,我看见过好几回了,他跟别人正爱得热火朝天呢。可你偏不信,说他对你是认真的。”

  倪蕴熙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不想让刘可可看到她眼里湿了。

  把眼泪咽下后,倪蕴熙笑着对刘可可说:“好了!不说这个,今天放假,我们去逛街!”

  刘可可咧嘴一笑道:“好啊,你要买裙子吗?我知道有一家新进了裙子,很漂亮哦,不过有点小贵。”

  倪蕴熙挽起刘可可的胳膊说:“贵倒是无所谓,关键要看值不值那些钱!”

  “也是。”刘可可答应着,跟倪蕴熙一起朝旁边的商店走去。

  两个女孩走在一起,简直是鲜明的对比。倪蕴熙长发飞扬,白底碎花连衣裙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裙脚的花边像一团团鲜花般拥簇着她雪白的小腿,白色凉皮鞋的小细跟踩在人行道的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

  而刘可可,头发高高地挽成一个髻,红色连帽T恤扎在牛仔短裤里,脚蹬一双休闲鞋,双肩书包上的小熊公仔欢快地跳动,摇来晃去。两人一红一白,在街上很是抢眼。

  路过一家精品店,倪蕴熙侧头看了一眼橱窗里的自己,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面容娇美,莞尔一笑,颇有几分迷人。

  她满意地把飘到前面的头发拉到肩后,对刘可可说:“你说的那家店在哪?”

第三章 遭遇尴尬

一家精致女装店内,倪蕴熙正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对身上那件淡紫色薄纱连衣裙很满意。她不时拉拉肩膀上的纱花,又扯扯裙摆。不规则的裙边随意地垂着,上面点缀着几朵小花,倪蕴熙轻轻一转,那裙子就仿佛水面上绽开的睡莲,优雅而清丽。

  旁边走过来一个穿戴很讲究的女人,头发挽了个髻,插着一支闪闪发光的发卡。这女人手里挎着名牌包,浓妆艳抹,正一排一排地看衣服。见倪蕴熙穿着这条裙子有如仙子下凡,不由对她投去艳羡的一瞥,嘴巴却撅了起来。

  刘可可抱着胳膊说:“唔,不错!挺漂亮的,很合身。熙熙,我真羡慕你,身材好,穿什么都漂亮!”

  旁边的店员马上赞道:“这位小姐真是天生的衣架子,要是穿着这裙子往店门口一站,我们的生意都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呢!”

  倪蕴熙高兴地笑了,去换回自己的裙子,叫店员把那条裙子包起来,然后拿出钱包准备付账。

  店员很殷勤地给她叠起来,用一张仿棉包装纸包好,又放进一个精美的手袋里,对倪蕴熙微微鞠躬,嘴里说:“多谢惠顾!希望以后能多带朋友来。”

  “好!”倪蕴熙微笑着,把手袋递给刘可可,自己随店员走向收银台。

  刘可可拿出裙子,打开包装纸的一角,拉开衣领一看标价牌,吓得瞪眼张嘴,赶快又把裙子塞了进去。

  四位数!这条裙子竟然售价四位数!她最贵的衣服也才五百多块,还是父亲在她去年生日的时候买的。可倪蕴熙一个随便逛街玩,就买了一条四位数的裙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刘可可还没惊叹完,就听到倪蕴熙和店员说话,她跟着走了过去,看是怎么回事。

  店员礼貌地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您的银行卡余额不足,不知道您有没有带着现金?”

  倪蕴熙一听,顿觉尴尬。

  确实,她没想到她的卡上还有多少钱,也没注意看这条裙子标价多少,竟然一时头脑发热就要买。

  这下糗大了!怎么办?

  倪蕴熙很快瞟了一眼四周,刚才那个女人看上了一条裙子,拿着进试衣间去了。而门外,又有两个女人走了进来。

  几秒之后,倪蕴熙镇定地对那店员一笑说:“哦,我们刚放学,出来逛逛,没想到就看上你们这的裙子了,我也没想到卡上的钱会不够。还差多少?”说着,倪蕴熙掏出钱包,心里却紧张起来。

  店员低头查看,倪蕴熙的心紧张得快要蹦出嗓子眼了!刚刚进来的那两个女人转了一圈,出去了。之前试衣的那个女人已经穿好,正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倪蕴熙多希望那店员说只差一百,现在她钱包里的现金已经只剩下两百多,如果只差一百的话,她就可以昂着头提着裙子走出店门。而且,还可以大度地请刘可可在小店吃饭。可要是钱还不够,那就太尴尬了!

  刘可可想要说出那裙子的价格,又觉得不妥,就说:“熙熙,我们不是还要去滑水吗?你现在买了不好带,到时候也没地方放。不如,我们明天再来取,反正你也不急着现在就穿。”说完,刘可可把装着裙子的手袋放到服务台上。

  倪蕴熙会意地一笑,刚要对店员说话,那店员就抬起头来说:“您好!还差三千七百五十。请问,要用现金付账吗?”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刘可可悄悄掐了掐倪蕴熙的手。

  倪蕴熙明白她的意思,就对店员说:“不好意思,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信用卡也没带。这样吧,我明天再来看。”

  那女人听见,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哼,没钱还逛什么高档店!这里的衣服,可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的。”

  倪蕴熙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打了脸,愤怒地瞪了那个女人一眼。刘可可也很气愤,责骂那人怎么说话的。

  那女人却不理会她们,优雅地走过来,从手袋里拿出裙子说:“我看看。哟,不贵嘛,不就五千多吗?我要了!”说完还轻蔑地瞥了倪蕴熙一眼。

  倪蕴熙心里一怒,皱眉瞪着那个女人,却说不出话来。

  店员看了倪蕴熙一眼,依然是那副训练有素的微笑:“没关系!您要是真的喜欢这条裙子,可以先付定金,明天再来取。因为不付定金的话,别的客人看上就买走了。怎么样,您打算付定金吗?”

第四章 工作机会

倪蕴熙心里打起了小鼓,她确实非常喜欢这条裙子。她知道,一般付定金也就一百块钱的事情。可问题是,她付了定金以后,明天去哪里拿那么多钱来付其余的?

  就在倪蕴熙迟疑的时候,那个女人拿着裙子去试了。倪蕴熙看着自己心爱的裙子被拿走,心疼得不得了,却又毫无办法。

  怎么办,先付定金,然后再跟养父母要?

  几千块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钱,可一想到养母总是提他们为她花了多少钱,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钱,倪蕴熙就马上在心里把这个方案打了个X。

  跟哥哥要吗?江敏恒也不会在乎给她买这条裙子的钱,可倪蕴熙始终觉得这样不太好。

  上个月过生日,哥哥才给她买了一套目前配置最高的电脑,外加一套音响,让她在房里就可以有自己的家庭影院,那就已经花了不止一万的钱了。现在接着要他给买五千多块钱的裙子,倪蕴熙心里总有点怯怯的。

  刘可可拉了拉倪蕴熙的裙子,低声说:“算了,我们先去玩,下次再来看嘛!”

  倪蕴熙无奈地点点头,依依不舍地对店员说:“不好意思啊,我改天再来看吧!”

  店员不动声色地微笑着回答:“好的!您可以随时过来看,如果到时候这裙子已经被售出,您还可以看看别的款式。”

  “好的,再见!”倪蕴熙勉强笑了笑,和刘可可一起走出店门。

  那女人试衣服出来,见倪蕴熙要走,故意高声说:“呵,总算有点自知之明了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买不买得起。一个穷丫头还想穿这么高档的衣服,下辈子先投个好人家吧。”

  倪蕴熙愤怒得转身瞪去,刘可可忙拉住她,催她快走。倪蕴熙忍住心里的委屈和愤怒,紧抿嘴唇,一句话也不说。没错,她是没钱,但这个女人也太欺负人了!

  走在街上,刘可可见倪蕴熙一脸不高兴,就劝她说:“哎呀,今天刚放假,别不高兴了!我们去游乐场玩吧。不就是一条裙子吗?当时我也只是在外面瞄了一眼,觉得这里的衣服挺漂亮,风格也很适合你。都怪我,没探清楚这里的价位。其实类似的式样别的店肯定也有,而且可能还没这么贵。我最贵的衣服也才几百块钱呢!不一定非要买这么贵的。”

  倪蕴熙叹了一口气说:“难得遇到自己很喜欢的裙子,要是它的价格少一位数就好了!”

  “扑哧!”刘可可笑出了声,“美的你,走吧!”

  倪蕴熙遗憾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家店,心里暗自下了决心,她一定要去找份工作,在暑假里赚够买这裙子的钱!

  她们刚走出不远,后面就有人追了上来,叫道:“二位小姐,请稍等!”

  倪蕴熙愣了一下,回头看去,见一个西装革履,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朝她们跑来,就问道:“你是在喊我们吗?”

  男人紧跑几步赶上,对倪蕴熙她们点了点头说:“对,我是‘锦韵’品牌制装的市场经理。刚才在店里看到您穿着那套裙子,确实非常漂亮!有事想和您谈一谈,不知可否占用一点时间?”

  倪蕴熙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刘可可,她茫然地摊手耸肩,表示毫不知情。

  倪蕴熙警觉地问道:“你想谈什么?”

  男人微笑道:“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再说,好吗?”

  倪蕴熙犹豫了一下,答应了。那个男人把她们带到对面街的一家饮品店,选了个安静的角落,然后吩咐侍者给她们上饮料。

  倪蕴熙和刘可可一人点了一杯饮料,男人又点了几盘小糕点,一杯咖啡,这才恭恭敬敬地把一张名片递到倪蕴熙手里。

  倪蕴熙接过一看,名片印制得很精美,紫红色的底,上面的字是银灰色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公司LOGO。

  看了名片,倪蕴熙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锦韵”品牌制装的市场经理,名叫方俊宇。她这才想起来,刚才她试裙子的那家店,好像就是“锦韵”这个牌子的。

  “哎,我看看!”刘可可抢过名片看了看,顿时对这个男人肃然起敬,伸手跟他要名片,说以后她们买衣服,可都要打折才行。

  方俊宇笑道:“那是自然!”说着又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可可。

  递过去后,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瞬间即逝。

  刘可可接过名片收好,把倪蕴熙那张还她,装作一本正经地看着方俊宇问:“那你能给我们打0.1折吗?”

  倪蕴熙一听,悄悄踢了刘可可一下说:“别胡说!”

  刘可可调皮地笑笑,灌了一大口饮料。

  方俊宇笑着对刘可可说:“0.1折,那是不可能的!”

  说完,他又对倪蕴熙一摊手说:“不过,如果这位小姐愿意与我们合作,以后公司的衣服,可以免费穿!”

  “什么?!”两个女孩顿时惊讶得瞪大双眼,不相信地看着方俊宇。

  刘可可因为忙说话,被饮料呛到了,不停地咳嗽,方俊宇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倪蕴熙也觉得这不可能,就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迷情错爱:恶魔总裁放开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迷情错爱 或 恶魔总裁放开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

    1000年......去年年会,我曾经提到,我在思考如何让李锦记家族经营1000年。年会之后,我们听到很多业务伙伴的声音,进一步提出: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我觉得这个提得非常好。经营1000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建立文化!没有人能够永生,但只有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所以永续经营的灵魂不应该是任何个人,而是文化。我们要建立永远创业的文化,不断求变,不断应变,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建立文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和团队!文化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是透过人才和团队的行为

  • 王阳明:送你4个不生气的智慧

    授权图片向维摄面对别人的过错,不生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和朋友、亲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他们的错误,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和他人的交往中,我们若是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很容易击起对方的反击,双方你一句我一句,事情就算毁了。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相交为友。俩人一起去做生意,管仲出的钱少,年底分红却每次都拿大头,有人就说管仲贪财忘义,不能交。鲍叔牙也不生气,反而为管仲辩解,说他要赡养老人,多拿点钱是应该的。俩人一起出去打仗,管仲每次冲锋在后,

  • 成熟和淡定,才是中年之美

    人到中年,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成熟,实力变得稳定,财力变得殷实。中年之美,在于其成熟和淡定。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迷茫,没有年老时的颓废和消极。于天地之间,睿智豁达,享受人生。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水,多了,厚积薄发,成就一生伟业。水,深了,满腹经纶,不再为世俗所惑。水,宽了,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真正睿智的中年是这样一种境界——深水静流。中年,善于反思。“吾日三省吾身”、“我思故我在”……中年,常常感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青年时,常常觉得社会应该给予自己。中年时,常常觉得自

  • 交到这5种人,你的人生基本毁一半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好的朋友能够提高自己,让自己获益匪浅。一个坏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一踏糊涂,万劫不复。选择朋友,其实是在选择自己的命运。亲情淡漠的人春秋时期,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管仲通过改革,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齐桓公37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到病榻探望,询问国事。管仲说:“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个人不能信任。”齐桓公不解,说,易牙的亲生儿子都舍得烹了给我,竖貂不惜阉割自己进宫侍候我,开方在我手下称臣,父母死了也不回去奔丧,他们三个都爱我胜过他们的家人,为什么

  • 终于知道关羽雕像都是闭着眼了!原因还挺吓人的!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那么,关公雕像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的?有一种说法,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三国时期关羽温酒斩华雄,睁着眼喝了酒,回来时就眯着眼了。所以祭拜关公最好还是用闭眼的关公。关公的雕塑形象面部亦以美髯、虎眉、凤眼为特色。其服饰却因庙宇称谓不同而各异。称关帝庙、关王庙、关圣庙、关圣帝君

  • 无法左右的,随缘(深度好文)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很茂盛,一棵已经枯萎了。禅师问弟子:你们说是枯萎的好,还是茂盛的好?一个弟子说:“当然是茂盛的好。”另一个弟子说,“繁华终将消失,我看是枯萎的好。”谁知禅师摇摇头,“枯萎也终将消失”。后来一个机灵的小沙弥道出了答案“枯萎的让它枯萎,茂盛的让它茂盛。”万物各有规律,不要追逐外界的风景,而要关注自己内心的风景。心里若能随缘而观,随缘而喜,任他树荣树枯,都是绝好风景。“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佛家有言,随缘自适,烦恼即去。随缘是我们摆脱烦恼的第一秒法。苦乐随缘,得失随缘。

  • 做人两个字,善良;做事两个字,坚持

    做人,就两个字:善良。善良的人,永远都受人尊重,也许会吃亏上当,也许会流泪受伤,可是,善良是种美德,幸福会回应,上天会眷顾。做事,就两个字:坚持。一腔热血未必能成功,坚持到底必定有收获,如果轻易放弃,只会和成功失之交臂,多坚持一会,多忍耐一次,也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做人,要干干净净。别想着占谁便宜,把人暗算,对朋友,真诚点,对伴侣,忠诚点,简单善良不吃亏,阴险狡诈遭人厌。做事,要有始有终。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累再苦,也得坚持,再痛再疼,也要忍住,吃不了苦的人,永远不会成功。人活一世,实属不易,

  • 生活不要攀比,适合自己,就是幸福

    点我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点我摔跤了,不要哭,再爬起来,站直一笑,拍拍尘灰,继续奔跑。正视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适应人生的每一回起伏,吸取人生的每一场失败,利用人生的每一个坎坷。努力给自己一个最美好的心情,平衡住自己的气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急于成功之事,就算摔了再大

  • 一个穴位疏通全身气血!

    中医认为经络决定人体健康一旦经络出现堵塞人体就会出现诸多疾病因此,想要养生,保持经络畅通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春季大家很重视养生进补,但是如果经络堵塞,补什么都没有用!当然,人体是非常敏感的,如果经络不通,就会发出很多不舒服的信号来求救!各种不通的信号代表着不同的情况,可以根据自己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方法和穴位来调理。经络不通的首要感觉疼痛还是那句话: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经络不通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疼痛,比如有时候我们会有莫名的疼痛,那说明的是此处经络不通。疼痛气血不通冷疼痛说明经络不通,继而导致气血不

  • 《论语》精华60句,只读一遍,获益终生

    《论语》是孔子思想的集大成之作,在如今社会,仍具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慢慢感悟,细细品味。1、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个人没有长远的考虑,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智者却是能不为眼前得失所羁绊,目光长远,判断敏锐。2、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的快乐,就像水一样,悠然安详,永远是活泼泼的。仁者之乐,像山一样,崇高、伟大、宁静。3、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愿承受的事,也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这句话所揭晓的是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原则。孔子所言是指人应当以对待自身的行为为参照物来对待他人。人应该有宽广的胸怀,待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