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首席,你命中缺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9: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首席,你命中缺我

第一章 他床上的女人

窗外淅淅沥沥小雨。95女性网

松子鱼接到了哥哥苏培颂的电话,只听他鬼鬼祟祟,但也不好直言拒绝,便搭上了他提前安排好的车。

说来也是,嫁入苏家以来,松子鱼几乎没有什么机会与哥哥说话,更别说像这样通电话了。

车前的雨刷不知疲倦地工作着,让雨滴瞬间被画作完美的弧线,松子鱼呆呆地看着,很快,车子停在了一栋大楼前,是A市最有名的豪华酒店。

司机在她手中放下一张门禁卡,然后下车撑起了一把大黑伞,为她打开车门,即便雨越来越大,她还是一身利落,丝毫没被淋湿。

“这是?”她接过卡,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脸上不施粉黛,一袭长长地棉麻吊带裙子,裙子外还穿着一件灰色的针织衫,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看上去干净得没有丝毫烟火气。

“这是颂少爷给的,您只管进去吧。说明http://www.95lady.com/”司机礼貌地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店高楼。

松子鱼不安地点了点头,看着门禁卡上的小字,是868房间。

她撇了撇嘴角,拎着手中的白色棉麻手袋,慢慢走进了酒店。

即便是嫁入像苏家这样的豪门,她还是无法适应如此豪华的环境,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就连平常最喜爱的一双帆布鞋,此刻在红地毯的映衬下,都显得如此狼狈。

她努力让自己镇静,紧握着手中的门禁卡,走进了电梯。

“哥应该不会害我的,都是一家人,肯定不会有事的。”她在心里默念着,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很快便从一变成了八。《首席,你命中缺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松子鱼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走到了868房间门口,她试探地打开门,不出意外,门开了。

没有人。

“有人在吗?”她站在门口,身体微微向里倾着,却还是没人回答。

她只好继续往里走,是非常豪华的客厅,金黄的壁纸,灿烂的水晶吊灯,还有欧式的布艺沙发。

她无心欣赏,继续探寻着。

卧室门轻掩着,似乎有人。

她刚准备敲门询问,却看见……

那女人衣不蔽体,正躺在旁边男人怀中,用她那火焰般的嘴唇亲吻着,眼神充满欲望,大卷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那男人的肩头,轻薄的被子只盖住下半身,那女人的后背光滑而性感,就那样呈现在松子鱼眼前。阅读http://www.95lady.com/

她吓了一跳,本想赶紧逃离,误以为是走错了房间。

可床上的女人轻轻趴上了男人的身体,让他的侧颜一览无遗。

他的脸如刀刻般五官分明,颇有棱角的脸俊美异常,让人看一眼,便再难忘记,而那轻勾起的嘴唇,看起来如此不羁。

可那分明是……

“啊!你是什么人!”那女人这才意识到房间里有陌生人闯入,急忙扯起床上的被子,遮住了身体,脸羞红地钻进那男人怀里。

松子鱼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笑了笑,表示歉意,然后径直离开了房间。

“那是苏培宥吗?真的是吗?”她还是没缓过来,在电梯里不住地质疑着,双手紧握在一起,轻微地颤抖。

就算是,她也只能落荒而逃,甚至害怕那男人发现自己。说明95lady.com

她慌忙跑出酒店大堂,门口站着的人似是等待良久,一把就将她拉过,恭敬地将她带进车里。

“看见了吧?”那男人戴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一丝不苟地将头发梳起,正是大部分生意人的模样。

“哥…”松子鱼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问候了一声。

“你怎么做到这么淡定的?”苏培颂转过脸来,摘下墨镜,紧皱着眉头问道。

“……”松子鱼低下了头,欲言又止,她不能让苏家人知道她与苏培宥的真实关系,便只好继续伪装着。

“你要知道,那可是你的丈夫,他现在正在这酒店里与别的女人……”苏培颂有些气急败坏,不知是真的为松子鱼打抱不平,还是另有目的。

“好了,哥,谢谢你,这件事,我会好好看着办的。阅读95lady.com”她礼貌地道谢,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便匆匆结束对话。

“如果有必要,我建议你将今天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老爷子,他会给你一个公平的答复。”苏培颂似乎不想就这么结束,只好搬出了老爷子,好让松子鱼正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最重要的,不要告诉老爷子是我带你去的,你知道的,我不希望我弟和我之间有什么嫌隙。”话毕,他又戴上了墨镜,拒人于千里之外。

松子鱼心想着,她才不会告诉老爷子呢,嫁入苏家,她日日夜夜只期盼着各自相安无事,等苏培宥哪天开心了,就让她走了。

次日,苏培宥揉着不清醒的脑袋,在下人的搀扶下晃晃悠悠回了家。

“我来吧,”松子鱼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房间,下楼去迎接。

在苏家,她还是演足了戏,怎么看都是个标准的好妻子好儿媳。

“松子儿,”他睁开眼睛,辨清了眼前人,似是看到了一张大床般,丝毫不顾忌地,就往她身上扑过去。

松子鱼一个趔趄,差点滚下楼梯,只好在下人的帮助下,将苏培宥带回了房间。

她心事重重,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给他擦脸,换鞋,扶他上床。

等一切安顿好,松子鱼正打算转身去沙发,却被苏培宥一把拉住了胳膊,狠狠将她拉倒在床上,反身压住她。

她意识到今天的苏培宥有些不对劲,他火红的眼睛似是中了什么邪,要将一切都吞噬了才能罢休般。

“你…你没事吧?”松子鱼嫌弃地碰了碰他的胳膊,小心地询问道,然后轻轻挣扎着,想从他身下爬出来。

这一切却被苏培宥看破。

“为什么?”他眼神里的欲火此刻全变成了愤怒,“我们结婚两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让我碰!”

他的情绪似是被点燃。

苏培宥俯下身,狂妄地吻着身下的女人,用他那强劲附带着极大攻击性的舌,一寸一寸,将她吞噬。

“你放开我!”松子鱼慌了,挣扎得越来越用力,可是浑身都被他死死控制住,不管怎么挣扎,他还是不肯放手,便在他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第二章 你一定是爱上我了

“松子鱼!”苏培宥捂着那只受伤的胳膊,压低了声音怒吼道。

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只是悻悻地站在一旁。

“是不是很疼?”她再次靠近他,看着他胳膊上的血印,“都出血了,你要是疼你就叫出来啊,骂我吧。”

“我怕吓着你。”他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迈着慵懒的步子下了楼。

下人们带着狐疑的表情,为他包扎了伤口,而苏培颂坐在客厅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苏培宥,”他放下手中的杂志,带着有些讽刺的笑容说道,“我认为,男人嘛,敢作敢当,弟妹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你做过的事情,承认就是了。”

“哥,你说什么呢?”他摸不着头脑,只是皱着眉头,“没事我先上楼了埃”

他再次回到房间,却没找到松子鱼的身影。

“不用躲着,出来吧,我不会怪你的。”他带着藏不住的笑意,一间间地找着。

洗手间里似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他似小孩恶作剧般,蹑手蹑脚地走近。

“该不该说呢,说吧,我会不会管太多了?”她站在镜子前,纠结地皱着眉头,“可是不说呢,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呢。”她低着头,慢慢转过身,打开洗手间的门准备出去。

门口却赫然站着苏培宥,她被吓了一跳,往后一退,脚下便滑倒了。

苏培宥着急忙慌地跑到她的身旁,将她慢慢抱起。

“没事吧?快跟我说说伤到哪里了?”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大床上,“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吓唬你的。”他紧皱着眉头,四处查看着,却不知如何下手。

“好啦,我没事,便到处瞎看。”松子鱼没好气地说道,紧盯着他那双四处转悠的眼睛。

“你是我老婆,这怎么能算瞎看呢?我难道不是行使我的正当权力吗?”听完这话,他干脆紧盯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嘴角勾出坏坏的笑容。

吓得松子鱼赶紧捂住胸口,顺势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而这个动作,让她想起不久前……

她的眼神黯淡下去,苏培宥很快便察出了异样。

“刚刚在洗手间就听你说什么,该不该说呢?是有什么事吗?”他担心地问道,语气温柔,让人沉沦。

“没事。”松子鱼掀掉被子,不想去回忆白天发生的一切,便下了床。

“松子儿,你过来,”苏培宥轻轻拉住她的胳膊,让她再次在床上安稳地坐好,“我们说说话,好不好?”

“不不不,现在别说,”她难受地打断他的话,那副表情像是即将爆炸般,“我会忍不住的!”

“忍不住?忍不住把我扑倒吗?来啊!”他没正经地说道,起身便将她压倒在身下。

“混蛋!起开!”她忍不住骂出声,心想着,堂堂的S.G总裁,竟然被自己骂作混蛋……

“我忍不住要说了!但是你不要误会我有什么想法,我只是纯粹……”她唠叨着,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唇。

苏培宥轻吻着她柔软的唇,眼神是无尽的宠溺,而松子鱼却还是羞红了脸,只好用自己霸道不通情理的模样来掩盖。

“哎呀,让开!”她不好意思地抹了抹嘴唇,面子上却假装嫌弃。

“你真的没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她轻咳两声,试探地问道。

“没有啊,我每天就公司和家,别的哪里都没去。”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竟是得意且幸福的,于他而言,有一个拴住自己的妻子在家等着自己下班回家,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

“好,那我问你吧,”她似乎并不适应自己这个质问丈夫行踪的妻子身份,坐在床边扭扭捏捏的,不知从何说起,“那个,昨天晚上,你没做什么吗?”

苏培宥丝毫不紧张,甚至觉得非常幸福,他一直期待有一天,他和松子鱼,能够不仅仅是契约关系。

而如今这被妻子质问的情景,正是和普通夫妻一样,恩爱甜蜜。

“昨晚啊,我和韩式谈生意来着,最近公司不是忙着收购吗?他们说是想和我们……”他装作很紧张的样子。

“好了好了,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她挥了挥手,不想听他继续说,“除了这个,没别的?”

苏培宥摸了摸后脑勺,努力回想着。

“没有了。”他演足了戏,一副小丈夫的模样。

“你别那样看着我,”松子鱼觉得浑身难受,如坐针毡,看着他那副很享受的模样,便更觉得难为情了,“好了,那就这样吧。”

“哎!哪有你这样的,快说!”他见松子鱼被自己看得不好意思了,便赶紧恢复了本来模样,“还有啊,你现在这样,应该是爱上我了吧?”

“我昨晚,明明看见你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她闭着眼睛,大声说了出来。

“我还是比较习惯凶巴巴的你。”松子鱼说完后,便迅速转移了话题,尴尬地跑出了房间,留下苏培宥一个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松子鱼红着脸,走下了楼梯,她还心有余悸,对这样和谐的夫妻相处,她有些抗拒。

“弟妹,你过来。”苏培颂正在厨房吧台喝着红酒,见她下来,便轻声说道。

松子鱼心中明白,她对这个家庭已经十分了解,虽然她总是沉默着不说话,也不在这纷争中掺和,可她非常清楚,很多事,不是她回避就能真的解决的。

“哥,喝酒呢。”她假装没事般,轻声打招呼。

“昨天晚上的事,你跟爸说了吗?”他端起高脚杯,气质儒雅,缓缓将杯中的酒一饮而荆

“哥,我觉得我们夫妻的事情,就不要去打扰爸了,他年纪也大了,就别让他操心了。”松子鱼在苏家,早学会了如何明哲保身,一张口,便是他们那一套。

“你不用害怕,我会站在你这边,虽然他是我弟弟,但是做错了事,一样要得到惩罚,过会儿吃完早餐,你去老爷子书房,和他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吧。”他离开吧台,转身回了房间。

第三章 那个女人是谁?

苏培宥独自一人站在偌大的房间里,不明白松子鱼的话到底是何用意。

此时,他又想起下午哥哥苏培颂说的那番话,更加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边揉着昏沉沉的脑袋,靠在沙发上,仔细回忆着昨天的一切。

分明就只是和生意上的伙伴应酬啊,还能有什么事?

他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觉得松子鱼一定是在戏弄自己,便带着看破红尘的笑,大步走出房间,上了楼梯。

“松子儿,坐在这里做什么?”他见她只身一人坐在吧台上,想起那地方几乎是苏培颂的专属用地。

“陪哥哥喝酒来着,”松子鱼从思绪里走出来,笑着回答,不等苏培宥走近,她便起身打算回房。

“我才刚出来,你怎么又回去?不想见到我还是怎么?”每每遇到松子鱼,苏培宥就变成了斤斤计较的小孩,一字一句,一举一动,都要问个究竟。

松子鱼白了他一眼,见他丝毫没有眼力见儿,只好指了指房间的方向,轻声说道:“回房再说!”

苏培宥便也学她的样子,瞪大黑溜溜的眼球,食指放在嘴唇前,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

二人一前一后极其滑稽地爬回了房。

“说吧,什么事。”苏培宥从后面抱住松子鱼的腰,轻嗅着她发尾的香气,闭着眼享受着此刻的温存。

“……”松子鱼倒也没有挣扎,背对着他的脸早已通红,嘴上不说一句,内心却早已是风起云涌,小心脏也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

“松子儿,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苏培宥用极其委屈的口气说着,话毕还蹭了蹭她的肩。

“……”她受不了这个在外只手遮天的男人,回到家竟然这副撒娇状,便急忙将他推开:“苏培宥,你好歹是个总裁,管理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

“怎么了?我在我老婆面前,还得摆出一副管理员工的严肃样子不成?”他不管不顾,抓着松子鱼小小身体,便又俯下身靠在她肩头。

“说正事,”她任由他将身体的重量压在她小小的肩头,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装的,总之,我昨晚的确见你和别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衣不蔽体。”

她顿了顿,觉得有些可笑,描述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上床的画面,竟然这样不愠不怒?

“哥希望我把这件事告诉爸,所以我想,以你们兄弟二人的关系,他陷害你也说不定,”她从苏培宥怀里钻出来,拿起茶几上的一杯白开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你自制力不够,否则,别人也没办法陷害你埃”

话毕,她咕噜噜喝下了一整杯白开水,然后轻轻擦了擦嘴角,转身去了洗手间。

苏培宥更加疑惑了,他实在是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便紧皱着眉,像是个等待解释机会的孩子,紧紧跟在松子鱼身后。

“松子儿,你也说了,肯定是别人陷害我,我怎么可能没有自制力呢?”他慌乱地解释着,“虽然结婚以后我一直没碰你,可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无奈地转身走到床边,筋疲力尽地躺在大床上。

“怎么回事不重要。”松子鱼洗完手,慵懒地从洗手间走出来,轻轻束起肩上的长发,扎起高高的马尾,白色连衣裙下,她白皙的脖颈流下一串串汗珠,吸引着苏培宥,直直地看着她完美的侧颜,和她那让人窒息的脖颈诱惑。

“好,你自己也看见了,你是有多没有自制力。”松子鱼双手环抱住胳膊,斜倚在墙边,看着眼前这精致如刀刻般的男人,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如此着迷。

她不禁笑了出来,却惹得苏培宥好一阵脸红。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对你这样,”他假装没事,转过身体看着别处,却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来般迅速地跳动着,“还有啊,事实当然重要,这事关我的清白,不能马虎。”

“那你就拿出证据呗,”松子鱼走到了自己的工作台旁,结婚以后,她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漫画梦想,“话说回来,那个女人是谁?”

她拿起了画笔,又再次放下,饶有兴致地走到苏培宥身旁。

“怎么样?我这个契约妻子,也算是尽职尽责吧?”她将他转过去,使劲将他推到门口,“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怎么稳住你爸,所以接下来呢,你就自己处理吧。”

“嘭”地一声,松子鱼已将门锁紧,而苏培宥被关在了门外。

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苏培宥,活了这么大大概也没受过这些委屈,可是他竟然心甘情愿,嘴角还是扬着宠溺的笑。

“松子儿,画完了叫我啊!我今天在家陪你,不去上班了!”他在门口喊道,然后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翻起手边的杂志。

正当他百无聊赖的时候,手机响起了。

“苏培宥,我想松子鱼已经告诉你昨天的事情,你最好还是亲自去向老爷子主动承认,好好认个错,别到时候把事情闹大了,不可收拾。”果真是苏培颂的口吻,以各种浮夸的字眼吓唬 别人。

“我更希望你去告状,然后老爷子把我揍得不可收拾。”他嘴角带着轻蔑的笑,白皙的皮肤衬着他那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人。

“……”苏培颂大概不知说什么好,便只是回复了一串省略号,估摸着此刻,正在想如何对付自己的法子。

苏培宥顺势躺在沙发上,时而跑到门边去听里面的动静,时而又叫几声松子儿,让她不胜其扰。

“还让不让我画了!”她气呼呼地打开了房间门,却迎上了苏培宥灿烂的笑容,一时间,气已经消下去一大半,不等她反应,苏培宥已经将她抱起,安稳地放在了沙发上。

第四章 据为己有

卧室里的沙发不似客厅那般,奢华昂贵,让人莫名有些距离感,松子鱼嫁入苏家,最不习惯的就是满屋子都散发着的钱味儿。

他们结婚没多久,她在公婆以及哥嫂异样的目光下,往家里搬运着各式“破烂”东西,沙发,便是其中一样了。

这沙发样式极其简单,灰色的绒布料,爱心抱枕,还有一只大熊放在一侧,看到它,便能想起普通人家家里,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瓜聊天的场景。

而此时,松子鱼正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一旁坐着的是拥有完美侧颜的苏培宥。

“当时我们的契约中,我就说过,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干涉我追求自己的梦想,现在你算不算违约?”松子鱼秀眉微皱,有些不开心地说道,顺手拿起头下枕着的爱心抱枕,拿在手中,然后坐了起来。

“就陪我十分钟,好不好?”苏培宥见她起身,急忙躺下,将头枕在她的腿上,然后又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有些撒娇地说道。

“天哪,你的恋母情结是不是太严重了!去找你妈好不好!”松子鱼一手呼在他的脸上,用极度嫌弃的眼神看着他,毫不留情。

谁知,这苏培宥竟然卖萌到底,干脆破罐子破摔,嘟着他性感的薄唇,用他那迷死人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气急败坏的松子鱼。

“松子儿,我好不容易一整天都在家,你就不能等会儿再画吗?”他有些不乐意。

“……”松子鱼扶了扶额头,回头翻了个大白眼,她实在不能理解苏培宥现在的所作所为,她甚至很想把这一切录下来,发给他手下的员工看看,他们平常敬畏的苏大总裁,在家里是个什么德行。

果真,她还是“嘭”地关上门,根本不理睬苏培宥的各种招式,可是房间门口放置的穿衣镜,分明映射着她嘴角的笑意。

“松子鱼!你在想什么呢!”她本看着镜子中笑意满满的自己出神,却突然意识到这一切有多可怕,便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匆匆跑进了洗手间。

冰凉而急切的水流拍打在她白皙细腻的脸上,让她清醒了不少,她拿起柔软的毛巾,轻轻擦去脸上的水珠,认真警戒着自己。

“不能爱上他,你们永远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千万千万不要沉迷在这个诱惑的世界里!”她举起右手,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甩了甩她高高的马尾,神气十足地继续开始工作。

门外却再也没有动静。

这回,倒换作是她开始侦察外面的动向了,一会儿在门口趴着听,一会儿又看看手机是否有短信,再也无心工作。

“松子儿,休息会儿好吗?”正当他小心翼翼地趴在门口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声音,吓得她赶紧回到工作台,假装认真地画漫画。

“现在不行,我还没完成呢!”她轻咳了几声,来掩盖自己心不在焉的事实。

知道他还在门外,松子鱼心安了不少,灵感也是如泉涌般,不多久,便起了初稿。

等她伸着懒腰推门出去时,她这才发现苏培宥正躺在狭窄的沙发上睡觉,他一米八的大个子,蜷着腿,手中抱着那个爱心抱枕,睡得正香。

松子鱼解下了发卡,任由长发散落下来,披在肩头,还有她白色的吊带裙上,太阳还没下山,不知疲倦地照耀着大地,在窗前,也投下了外面树木稀疏的影子,斑驳得很好看。

她看着苏培宥的睡颜,觉得有些可爱,便低头浅笑,慢慢靠近他,伸手想去抚摸他的脸。

松子鱼的手迟迟没有触碰他干净而分明的脸,只是在他发间轻轻游走,感受着他发梢的柔软,这样的触碰,是他们清醒时,很难做到的甜蜜。

苏培宥本只是装睡,想等她出来吓唬她,他缓缓睁开睡眼,感受着那若有若无的触碰,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他看着松子鱼白皙而纤细的胳膊在眼前轻轻晃动着,平常总是偷偷亲她,不顾她的挣扎紧紧拥抱她,而此时,他心里有一股很踏实的热流,环绕着他,拥抱着他。

“呀。”松子鱼从他的发间收回神来,眸子一低,才发现他早已经醒了,便有些惊讶地轻声叫道。

“干吗啊?醒了也不说话,吓死我了!”她的眼神闪躲着,害怕苏培宥发现她已经改变的心思,便又回到那凶巴巴的样子。

可是这一次,苏培宥不再陪她演这场戏,他的脸上不带一丝笑意,完全不似平日里那个和松子鱼嬉笑打闹的他。

苏培宥抬起手来,轻轻抚摸着松子鱼的脸,他渐渐浮现出笑容,带着宠溺,还有满足感。

松子鱼红了脸,但也没有挣扎,她心想,或许自己的心思早已被识破,苏培宥这么聪明的人,什么都瞒不住他的。

那不如,就随他去吧。

他再次收起笑意,拉住松子鱼的胳膊,将她的身体拉到自己身旁,轻轻吻了起来。

他的吻温柔而甜蜜,让松子鱼逐渐沉沦,她克制了很久的感情,终于在此刻爆发,也终于在此刻,她想跟随自己的内心。

她闭上眼睛,享受着此刻的温存,她急切地回应着,让刚刚那个轻柔的吻变得越来越火热,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二人的暧昧气息。

苏培宥很惊讶,他本以为松子鱼会直接推开她,或者干脆不理他,这便是两年来,她对待自己的方式。

就像是一切终于等到了,苏培宥变得很急切,他紧张地将松子鱼抱起,看着怀里的她羞红的脸,听着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他的感情,他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欲望,在此刻全都迸发了出来。

松子鱼安静地躺在大床上,看着苏培宥缓缓靠近自己的脸,她忽地起身,勾住他的胳膊,狂乱地吻了起来。

苏培宥轻笑:“不用这么着急吧?”

首席,你命中缺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席 或 你命中缺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万古龙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万古龙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万古龙帝目录预览:第一卷清风城第1章守护战神第一卷清风城第2章林家危机第一卷清风城第1章守护战神“依柔!”龙昊猛然睁开双眼,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极度的杀戾及悲恸。“怎么回事?难道我没死?最后一刻,我明明引爆了轮回盘,和敌人一起灰飞烟灭,怎么可能还活着!”“难道说,我重生了?”龙昊的意识逐渐恢复清醒,过往种种记忆,一一呈现在脑海之中。龙昊原本是须臾神界第一守护战神,不仅守护着整个须臾神界,更是担责守护着十大圣器之首的轮回盘。战力滔天,威名盖世。就连

  • 美女的贴身狂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女的贴身狂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美女的贴身狂医目录预览:第1章我在哪里第2章神医还是神棍第1章我在哪里“我去,好疼!”楚天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带着一丝疑惑和惊奇。然后是晶莹如玉的小脸儿,尤其是左侧的脸颊还有一个梨涡,十分可爱,粉嘟嘟的小嘴儿湿润娇艳,让人口干舌燥,想要上去吃一口。楚天眼睛顿时瞪圆了,心头不禁一荡,眼神一转,再次被女子……给惊到……此时少女俯身盯着他……“啊……你,你醒了啊!”少女肖玉琦被吓了一跳,这家伙忽然瞪大眼睛,眼睛喷火的盯着

  • 乡野小刁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乡野小刁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乡野小刁民目录预览:第1章超级饲料第2章村长是我未婚妻第1章超级饲料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原本还是艳阳高照中午,这会已是阴云重重。“没想到我堂堂一个世界知名的博士,如今竟然变成了一个养猪专业户!”在香河镇香河村村头一个养猪场中,一个二十岁的清秀男人蹲在猪圈里愤愤不平的说道。张三石本来是在世界都享富胜誉的农业博士,年纪二十岁的他也经常有一些惊人的言论。在一个月前他原本打算发表的新论文,竟然被他的老师石原拿去发表,那是他半年来日夜奋斗的成果,一气之下的他将石原

  • 娶个村官大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娶个村官大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娶个村官大小姐目录预览:第1章女鬼第2章大难不死起死回生第1章女鬼深夜十点钟,一路风尘仆仆的姚亮,总算是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小山村。“总算是到家了,看来点好好的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站在自家门外的姚亮刚要伸手推门,还没等手碰到门那,门居然嘎吱一声,应声而开。我靠,不会有鬼吧,吓老子一跳。借着微弱的月光定睛朝门内望去,就见房屋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容貌娇美,面色红润的绝色美女,此刻目瞪口呆的望着姚亮。身穿一件宽松的黑色T恤,雪白的肌肤与黑色的T恤,形成

  • 狂傲帝君:爆宠天才召唤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狂傲帝君:爆宠天才召唤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狂傲帝君:爆宠天才召唤师目录预览:第1章异世重生第2章魔兽惊袭第1章异世重生深夜,偏僻的驯兽场边,一名少女惨白着脸,被丫鬟狠狠按压在地上,不断的拳打脚踢,鲜血从她的唇中溢出。“二小姐,大小姐快不行了,要是家主问起来怎么办?”昏暗的烛光照射女人浓妆艳抹的脸,慕岚倩弯腰,尖锐的手指划过慕轻尘白皙的娇容。“怕什么,你以为她是以前的慕轻尘吗,不过是一个废物嫡女,不小心被野兽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疼……肆无忌惮的疼痛……慕轻尘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入目

  • 绝美影后爱上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绝美影后爱上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绝美影后爱上我目录预览:第1章租房风波第2章第一夜出事第1章租房风波江海市莲山墓地,一阵热风吹过,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下身穿着同色大裤衩,脚上穿着一双耐克网鞋的年轻男子站在一座墓碑前。杨浩微微眯着眼睛,表情凝重的看着墓碑上那凄凉的黑白照片。他放下手中的行李箱,单膝跪在墓碑前,从身后拿出一束白色百合花面放在石台上。点上三炷香,杨浩吹了吹,插入炉子里,轻声道:“小娟,八年前你不死,或许我们的关系还是那么好。”他苦涩一笑,继续说:“更不会遇到古老头,远走他乡

  • 无敌剑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无敌剑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无敌剑神目录预览:第1章堵门下战书第2章临时抱佛脚第1章堵门下战书“李修,今日傍晚,我武道院的成风师兄会在你剑道院决斗台等你,趁着才天亮,赶紧好好哭个痛快吧,哈哈……”一大早,凌霄宗外门七院之一的剑道院就传出了阵阵喧闹,一间小屋之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其他六院凶神恶煞的外门弟子。小屋中,李修缓缓睁开双眼,一开始眼神还有些涣散,精神头也还有些迷糊,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靠……”随着神智逐渐清醒,李修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暗骂了一声,赶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从挂住脖

  • 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目录预览:第一卷凰归第1章被囚第一卷凰归第2章折磨第一卷凰归第1章被囚暗牢之中从不分日夜,永远黑暗无光!夕月身上只盖着一床阴湿被褥,薄薄的一层全然抵不住寒冷。她浑身颤抖着,早已经算不清自己在这暗无天日的阴冷之地呆了多久。阴冷黑暗之中,那熟悉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慢慢的向着夕月靠近。长久无光的黑暗,以至于她如今的听觉无比敏锐,一点点的声响在她耳中也如同擂鼓一般震得她心慌。夕月身子瞬间绷得死紧,双手紧紧捏着薄被,力道大

  •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目录预览:第1章丑八怪被鬼附身了第2章我赌你不会杀我第1章丑八怪被鬼附身了天元王朝,地处边境的沐阳城宁水镇。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斜阳残照。左丘家族后山,一个十四五岁,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瘦弱少女蜷缩在地上,被周围的几个少年少女围殴着。其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红色劲装的少女,眼中满是鄙夷嫌恶,指使前方的几人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打残都算本小姐的!”“放心吧,小雯姐。这个丑八怪敢跟小雯姐对着干,完全就是找死!”其中一个少年狗

  • 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目录预览:第1章江家不可告人的女人第2章南城出了名的小妖精第1章江家不可告人的女人盛夏,夜幕四合。南城的SenWell国际酒店是极具特色的地标性建筑,通体是透明的玻璃大厦,远远望去耸入云间,位于南城寸土寸金的中心商务区,但凡出入SenWell酒店的皆是南城的名流。酒店大厦的13楼,正在举行SenWell两年一次的品酒盛会。这一次,英国与意大利著名的葡萄庄园也来参加,希望通过这次品酒会展示各自酒庄的实力,最终能够与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