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首席,你命中缺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9: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首席,你命中缺我

第一章 他床上的女人

窗外淅淅沥沥小雨。说明http://www.95lady.com/

松子鱼接到了哥哥苏培颂的电话,只听他鬼鬼祟祟,但也不好直言拒绝,便搭上了他提前安排好的车。

说来也是,嫁入苏家以来,松子鱼几乎没有什么机会与哥哥说话,更别说像这样通电话了。

车前的雨刷不知疲倦地工作着,让雨滴瞬间被画作完美的弧线,松子鱼呆呆地看着,很快,车子停在了一栋大楼前,是A市最有名的豪华酒店。

司机在她手中放下一张门禁卡,然后下车撑起了一把大黑伞,为她打开车门,即便雨越来越大,她还是一身利落,丝毫没被淋湿。

“这是?”她接过卡,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脸上不施粉黛,一袭长长地棉麻吊带裙子,裙子外还穿着一件灰色的针织衫,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看上去干净得没有丝毫烟火气。

“这是颂少爷给的,您只管进去吧。《首席,你命中缺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司机礼貌地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店高楼。

松子鱼不安地点了点头,看着门禁卡上的小字,是868房间。

她撇了撇嘴角,拎着手中的白色棉麻手袋,慢慢走进了酒店。

即便是嫁入像苏家这样的豪门,她还是无法适应如此豪华的环境,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就连平常最喜爱的一双帆布鞋,此刻在红地毯的映衬下,都显得如此狼狈。

她努力让自己镇静,紧握着手中的门禁卡,走进了电梯。

“哥应该不会害我的,都是一家人,肯定不会有事的。”她在心里默念着,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很快便从一变成了八。95女性网

松子鱼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走到了868房间门口,她试探地打开门,不出意外,门开了。

没有人。

“有人在吗?”她站在门口,身体微微向里倾着,却还是没人回答。

她只好继续往里走,是非常豪华的客厅,金黄的壁纸,灿烂的水晶吊灯,还有欧式的布艺沙发。

她无心欣赏,继续探寻着。

卧室门轻掩着,似乎有人。

她刚准备敲门询问,却看见……

那女人衣不蔽体,正躺在旁边男人怀中,用她那火焰般的嘴唇亲吻着,眼神充满欲望,大卷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那男人的肩头,轻薄的被子只盖住下半身,那女人的后背光滑而性感,就那样呈现在松子鱼眼前。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她吓了一跳,本想赶紧逃离,误以为是走错了房间。

可床上的女人轻轻趴上了男人的身体,让他的侧颜一览无遗。

他的脸如刀刻般五官分明,颇有棱角的脸俊美异常,让人看一眼,便再难忘记,而那轻勾起的嘴唇,看起来如此不羁。

可那分明是……

“啊!你是什么人!”那女人这才意识到房间里有陌生人闯入,急忙扯起床上的被子,遮住了身体,脸羞红地钻进那男人怀里。

松子鱼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笑了笑,表示歉意,然后径直离开了房间。

“那是苏培宥吗?真的是吗?”她还是没缓过来,在电梯里不住地质疑着,双手紧握在一起,轻微地颤抖。

就算是,她也只能落荒而逃,甚至害怕那男人发现自己。推荐95lady.com

她慌忙跑出酒店大堂,门口站着的人似是等待良久,一把就将她拉过,恭敬地将她带进车里。

“看见了吧?”那男人戴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一丝不苟地将头发梳起,正是大部分生意人的模样。

“哥…”松子鱼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问候了一声。

“你怎么做到这么淡定的?”苏培颂转过脸来,摘下墨镜,紧皱着眉头问道。

“……”松子鱼低下了头,欲言又止,她不能让苏家人知道她与苏培宥的真实关系,便只好继续伪装着。

“你要知道,那可是你的丈夫,他现在正在这酒店里与别的女人……”苏培颂有些气急败坏,不知是真的为松子鱼打抱不平,还是另有目的。

“好了,哥,谢谢你,这件事,我会好好看着办的。95女性网”她礼貌地道谢,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便匆匆结束对话。

“如果有必要,我建议你将今天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老爷子,他会给你一个公平的答复。”苏培颂似乎不想就这么结束,只好搬出了老爷子,好让松子鱼正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最重要的,不要告诉老爷子是我带你去的,你知道的,我不希望我弟和我之间有什么嫌隙。”话毕,他又戴上了墨镜,拒人于千里之外。

松子鱼心想着,她才不会告诉老爷子呢,嫁入苏家,她日日夜夜只期盼着各自相安无事,等苏培宥哪天开心了,就让她走了。

次日,苏培宥揉着不清醒的脑袋,在下人的搀扶下晃晃悠悠回了家。

“我来吧,”松子鱼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房间,下楼去迎接。

在苏家,她还是演足了戏,怎么看都是个标准的好妻子好儿媳。

“松子儿,”他睁开眼睛,辨清了眼前人,似是看到了一张大床般,丝毫不顾忌地,就往她身上扑过去。

松子鱼一个趔趄,差点滚下楼梯,只好在下人的帮助下,将苏培宥带回了房间。

她心事重重,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给他擦脸,换鞋,扶他上床。

等一切安顿好,松子鱼正打算转身去沙发,却被苏培宥一把拉住了胳膊,狠狠将她拉倒在床上,反身压住她。

她意识到今天的苏培宥有些不对劲,他火红的眼睛似是中了什么邪,要将一切都吞噬了才能罢休般。

“你…你没事吧?”松子鱼嫌弃地碰了碰他的胳膊,小心地询问道,然后轻轻挣扎着,想从他身下爬出来。

这一切却被苏培宥看破。

“为什么?”他眼神里的欲火此刻全变成了愤怒,“我们结婚两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让我碰!”

他的情绪似是被点燃。

苏培宥俯下身,狂妄地吻着身下的女人,用他那强劲附带着极大攻击性的舌,一寸一寸,将她吞噬。

“你放开我!”松子鱼慌了,挣扎得越来越用力,可是浑身都被他死死控制住,不管怎么挣扎,他还是不肯放手,便在他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第二章 你一定是爱上我了

“松子鱼!”苏培宥捂着那只受伤的胳膊,压低了声音怒吼道。

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只是悻悻地站在一旁。

“是不是很疼?”她再次靠近他,看着他胳膊上的血印,“都出血了,你要是疼你就叫出来啊,骂我吧。”

“我怕吓着你。”他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迈着慵懒的步子下了楼。

下人们带着狐疑的表情,为他包扎了伤口,而苏培颂坐在客厅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苏培宥,”他放下手中的杂志,带着有些讽刺的笑容说道,“我认为,男人嘛,敢作敢当,弟妹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你做过的事情,承认就是了。”

“哥,你说什么呢?”他摸不着头脑,只是皱着眉头,“没事我先上楼了埃”

他再次回到房间,却没找到松子鱼的身影。

“不用躲着,出来吧,我不会怪你的。”他带着藏不住的笑意,一间间地找着。

洗手间里似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他似小孩恶作剧般,蹑手蹑脚地走近。

“该不该说呢,说吧,我会不会管太多了?”她站在镜子前,纠结地皱着眉头,“可是不说呢,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呢。”她低着头,慢慢转过身,打开洗手间的门准备出去。

门口却赫然站着苏培宥,她被吓了一跳,往后一退,脚下便滑倒了。

苏培宥着急忙慌地跑到她的身旁,将她慢慢抱起。

“没事吧?快跟我说说伤到哪里了?”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大床上,“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吓唬你的。”他紧皱着眉头,四处查看着,却不知如何下手。

“好啦,我没事,便到处瞎看。”松子鱼没好气地说道,紧盯着他那双四处转悠的眼睛。

“你是我老婆,这怎么能算瞎看呢?我难道不是行使我的正当权力吗?”听完这话,他干脆紧盯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嘴角勾出坏坏的笑容。

吓得松子鱼赶紧捂住胸口,顺势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而这个动作,让她想起不久前……

她的眼神黯淡下去,苏培宥很快便察出了异样。

“刚刚在洗手间就听你说什么,该不该说呢?是有什么事吗?”他担心地问道,语气温柔,让人沉沦。

“没事。”松子鱼掀掉被子,不想去回忆白天发生的一切,便下了床。

“松子儿,你过来,”苏培宥轻轻拉住她的胳膊,让她再次在床上安稳地坐好,“我们说说话,好不好?”

“不不不,现在别说,”她难受地打断他的话,那副表情像是即将爆炸般,“我会忍不住的!”

“忍不住?忍不住把我扑倒吗?来啊!”他没正经地说道,起身便将她压倒在身下。

“混蛋!起开!”她忍不住骂出声,心想着,堂堂的S.G总裁,竟然被自己骂作混蛋……

“我忍不住要说了!但是你不要误会我有什么想法,我只是纯粹……”她唠叨着,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唇。

苏培宥轻吻着她柔软的唇,眼神是无尽的宠溺,而松子鱼却还是羞红了脸,只好用自己霸道不通情理的模样来掩盖。

“哎呀,让开!”她不好意思地抹了抹嘴唇,面子上却假装嫌弃。

“你真的没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她轻咳两声,试探地问道。

“没有啊,我每天就公司和家,别的哪里都没去。”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竟是得意且幸福的,于他而言,有一个拴住自己的妻子在家等着自己下班回家,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

“好,那我问你吧,”她似乎并不适应自己这个质问丈夫行踪的妻子身份,坐在床边扭扭捏捏的,不知从何说起,“那个,昨天晚上,你没做什么吗?”

苏培宥丝毫不紧张,甚至觉得非常幸福,他一直期待有一天,他和松子鱼,能够不仅仅是契约关系。

而如今这被妻子质问的情景,正是和普通夫妻一样,恩爱甜蜜。

“昨晚啊,我和韩式谈生意来着,最近公司不是忙着收购吗?他们说是想和我们……”他装作很紧张的样子。

“好了好了,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她挥了挥手,不想听他继续说,“除了这个,没别的?”

苏培宥摸了摸后脑勺,努力回想着。

“没有了。”他演足了戏,一副小丈夫的模样。

“你别那样看着我,”松子鱼觉得浑身难受,如坐针毡,看着他那副很享受的模样,便更觉得难为情了,“好了,那就这样吧。”

“哎!哪有你这样的,快说!”他见松子鱼被自己看得不好意思了,便赶紧恢复了本来模样,“还有啊,你现在这样,应该是爱上我了吧?”

“我昨晚,明明看见你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她闭着眼睛,大声说了出来。

“我还是比较习惯凶巴巴的你。”松子鱼说完后,便迅速转移了话题,尴尬地跑出了房间,留下苏培宥一个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松子鱼红着脸,走下了楼梯,她还心有余悸,对这样和谐的夫妻相处,她有些抗拒。

“弟妹,你过来。”苏培颂正在厨房吧台喝着红酒,见她下来,便轻声说道。

松子鱼心中明白,她对这个家庭已经十分了解,虽然她总是沉默着不说话,也不在这纷争中掺和,可她非常清楚,很多事,不是她回避就能真的解决的。

“哥,喝酒呢。”她假装没事般,轻声打招呼。

“昨天晚上的事,你跟爸说了吗?”他端起高脚杯,气质儒雅,缓缓将杯中的酒一饮而荆

“哥,我觉得我们夫妻的事情,就不要去打扰爸了,他年纪也大了,就别让他操心了。”松子鱼在苏家,早学会了如何明哲保身,一张口,便是他们那一套。

“你不用害怕,我会站在你这边,虽然他是我弟弟,但是做错了事,一样要得到惩罚,过会儿吃完早餐,你去老爷子书房,和他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吧。”他离开吧台,转身回了房间。

第三章 那个女人是谁?

苏培宥独自一人站在偌大的房间里,不明白松子鱼的话到底是何用意。

此时,他又想起下午哥哥苏培颂说的那番话,更加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边揉着昏沉沉的脑袋,靠在沙发上,仔细回忆着昨天的一切。

分明就只是和生意上的伙伴应酬啊,还能有什么事?

他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觉得松子鱼一定是在戏弄自己,便带着看破红尘的笑,大步走出房间,上了楼梯。

“松子儿,坐在这里做什么?”他见她只身一人坐在吧台上,想起那地方几乎是苏培颂的专属用地。

“陪哥哥喝酒来着,”松子鱼从思绪里走出来,笑着回答,不等苏培宥走近,她便起身打算回房。

“我才刚出来,你怎么又回去?不想见到我还是怎么?”每每遇到松子鱼,苏培宥就变成了斤斤计较的小孩,一字一句,一举一动,都要问个究竟。

松子鱼白了他一眼,见他丝毫没有眼力见儿,只好指了指房间的方向,轻声说道:“回房再说!”

苏培宥便也学她的样子,瞪大黑溜溜的眼球,食指放在嘴唇前,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

二人一前一后极其滑稽地爬回了房。

“说吧,什么事。”苏培宥从后面抱住松子鱼的腰,轻嗅着她发尾的香气,闭着眼享受着此刻的温存。

“……”松子鱼倒也没有挣扎,背对着他的脸早已通红,嘴上不说一句,内心却早已是风起云涌,小心脏也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

“松子儿,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苏培宥用极其委屈的口气说着,话毕还蹭了蹭她的肩。

“……”她受不了这个在外只手遮天的男人,回到家竟然这副撒娇状,便急忙将他推开:“苏培宥,你好歹是个总裁,管理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

“怎么了?我在我老婆面前,还得摆出一副管理员工的严肃样子不成?”他不管不顾,抓着松子鱼小小身体,便又俯下身靠在她肩头。

“说正事,”她任由他将身体的重量压在她小小的肩头,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装的,总之,我昨晚的确见你和别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衣不蔽体。”

她顿了顿,觉得有些可笑,描述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上床的画面,竟然这样不愠不怒?

“哥希望我把这件事告诉爸,所以我想,以你们兄弟二人的关系,他陷害你也说不定,”她从苏培宥怀里钻出来,拿起茶几上的一杯白开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你自制力不够,否则,别人也没办法陷害你埃”

话毕,她咕噜噜喝下了一整杯白开水,然后轻轻擦了擦嘴角,转身去了洗手间。

苏培宥更加疑惑了,他实在是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便紧皱着眉,像是个等待解释机会的孩子,紧紧跟在松子鱼身后。

“松子儿,你也说了,肯定是别人陷害我,我怎么可能没有自制力呢?”他慌乱地解释着,“虽然结婚以后我一直没碰你,可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无奈地转身走到床边,筋疲力尽地躺在大床上。

“怎么回事不重要。”松子鱼洗完手,慵懒地从洗手间走出来,轻轻束起肩上的长发,扎起高高的马尾,白色连衣裙下,她白皙的脖颈流下一串串汗珠,吸引着苏培宥,直直地看着她完美的侧颜,和她那让人窒息的脖颈诱惑。

“好,你自己也看见了,你是有多没有自制力。”松子鱼双手环抱住胳膊,斜倚在墙边,看着眼前这精致如刀刻般的男人,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如此着迷。

她不禁笑了出来,却惹得苏培宥好一阵脸红。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对你这样,”他假装没事,转过身体看着别处,却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来般迅速地跳动着,“还有啊,事实当然重要,这事关我的清白,不能马虎。”

“那你就拿出证据呗,”松子鱼走到了自己的工作台旁,结婚以后,她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漫画梦想,“话说回来,那个女人是谁?”

她拿起了画笔,又再次放下,饶有兴致地走到苏培宥身旁。

“怎么样?我这个契约妻子,也算是尽职尽责吧?”她将他转过去,使劲将他推到门口,“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怎么稳住你爸,所以接下来呢,你就自己处理吧。”

“嘭”地一声,松子鱼已将门锁紧,而苏培宥被关在了门外。

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苏培宥,活了这么大大概也没受过这些委屈,可是他竟然心甘情愿,嘴角还是扬着宠溺的笑。

“松子儿,画完了叫我啊!我今天在家陪你,不去上班了!”他在门口喊道,然后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翻起手边的杂志。

正当他百无聊赖的时候,手机响起了。

“苏培宥,我想松子鱼已经告诉你昨天的事情,你最好还是亲自去向老爷子主动承认,好好认个错,别到时候把事情闹大了,不可收拾。”果真是苏培颂的口吻,以各种浮夸的字眼吓唬 别人。

“我更希望你去告状,然后老爷子把我揍得不可收拾。”他嘴角带着轻蔑的笑,白皙的皮肤衬着他那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人。

“……”苏培颂大概不知说什么好,便只是回复了一串省略号,估摸着此刻,正在想如何对付自己的法子。

苏培宥顺势躺在沙发上,时而跑到门边去听里面的动静,时而又叫几声松子儿,让她不胜其扰。

“还让不让我画了!”她气呼呼地打开了房间门,却迎上了苏培宥灿烂的笑容,一时间,气已经消下去一大半,不等她反应,苏培宥已经将她抱起,安稳地放在了沙发上。

第四章 据为己有

卧室里的沙发不似客厅那般,奢华昂贵,让人莫名有些距离感,松子鱼嫁入苏家,最不习惯的就是满屋子都散发着的钱味儿。

他们结婚没多久,她在公婆以及哥嫂异样的目光下,往家里搬运着各式“破烂”东西,沙发,便是其中一样了。

这沙发样式极其简单,灰色的绒布料,爱心抱枕,还有一只大熊放在一侧,看到它,便能想起普通人家家里,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瓜聊天的场景。

而此时,松子鱼正躺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一旁坐着的是拥有完美侧颜的苏培宥。

“当时我们的契约中,我就说过,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干涉我追求自己的梦想,现在你算不算违约?”松子鱼秀眉微皱,有些不开心地说道,顺手拿起头下枕着的爱心抱枕,拿在手中,然后坐了起来。

“就陪我十分钟,好不好?”苏培宥见她起身,急忙躺下,将头枕在她的腿上,然后又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有些撒娇地说道。

“天哪,你的恋母情结是不是太严重了!去找你妈好不好!”松子鱼一手呼在他的脸上,用极度嫌弃的眼神看着他,毫不留情。

谁知,这苏培宥竟然卖萌到底,干脆破罐子破摔,嘟着他性感的薄唇,用他那迷死人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气急败坏的松子鱼。

“松子儿,我好不容易一整天都在家,你就不能等会儿再画吗?”他有些不乐意。

“……”松子鱼扶了扶额头,回头翻了个大白眼,她实在不能理解苏培宥现在的所作所为,她甚至很想把这一切录下来,发给他手下的员工看看,他们平常敬畏的苏大总裁,在家里是个什么德行。

果真,她还是“嘭”地关上门,根本不理睬苏培宥的各种招式,可是房间门口放置的穿衣镜,分明映射着她嘴角的笑意。

“松子鱼!你在想什么呢!”她本看着镜子中笑意满满的自己出神,却突然意识到这一切有多可怕,便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匆匆跑进了洗手间。

冰凉而急切的水流拍打在她白皙细腻的脸上,让她清醒了不少,她拿起柔软的毛巾,轻轻擦去脸上的水珠,认真警戒着自己。

“不能爱上他,你们永远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千万千万不要沉迷在这个诱惑的世界里!”她举起右手,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甩了甩她高高的马尾,神气十足地继续开始工作。

门外却再也没有动静。

这回,倒换作是她开始侦察外面的动向了,一会儿在门口趴着听,一会儿又看看手机是否有短信,再也无心工作。

“松子儿,休息会儿好吗?”正当他小心翼翼地趴在门口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声音,吓得她赶紧回到工作台,假装认真地画漫画。

“现在不行,我还没完成呢!”她轻咳了几声,来掩盖自己心不在焉的事实。

知道他还在门外,松子鱼心安了不少,灵感也是如泉涌般,不多久,便起了初稿。

等她伸着懒腰推门出去时,她这才发现苏培宥正躺在狭窄的沙发上睡觉,他一米八的大个子,蜷着腿,手中抱着那个爱心抱枕,睡得正香。

松子鱼解下了发卡,任由长发散落下来,披在肩头,还有她白色的吊带裙上,太阳还没下山,不知疲倦地照耀着大地,在窗前,也投下了外面树木稀疏的影子,斑驳得很好看。

她看着苏培宥的睡颜,觉得有些可爱,便低头浅笑,慢慢靠近他,伸手想去抚摸他的脸。

松子鱼的手迟迟没有触碰他干净而分明的脸,只是在他发间轻轻游走,感受着他发梢的柔软,这样的触碰,是他们清醒时,很难做到的甜蜜。

苏培宥本只是装睡,想等她出来吓唬她,他缓缓睁开睡眼,感受着那若有若无的触碰,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他看着松子鱼白皙而纤细的胳膊在眼前轻轻晃动着,平常总是偷偷亲她,不顾她的挣扎紧紧拥抱她,而此时,他心里有一股很踏实的热流,环绕着他,拥抱着他。

“呀。”松子鱼从他的发间收回神来,眸子一低,才发现他早已经醒了,便有些惊讶地轻声叫道。

“干吗啊?醒了也不说话,吓死我了!”她的眼神闪躲着,害怕苏培宥发现她已经改变的心思,便又回到那凶巴巴的样子。

可是这一次,苏培宥不再陪她演这场戏,他的脸上不带一丝笑意,完全不似平日里那个和松子鱼嬉笑打闹的他。

苏培宥抬起手来,轻轻抚摸着松子鱼的脸,他渐渐浮现出笑容,带着宠溺,还有满足感。

松子鱼红了脸,但也没有挣扎,她心想,或许自己的心思早已被识破,苏培宥这么聪明的人,什么都瞒不住他的。

那不如,就随他去吧。

他再次收起笑意,拉住松子鱼的胳膊,将她的身体拉到自己身旁,轻轻吻了起来。

他的吻温柔而甜蜜,让松子鱼逐渐沉沦,她克制了很久的感情,终于在此刻爆发,也终于在此刻,她想跟随自己的内心。

她闭上眼睛,享受着此刻的温存,她急切地回应着,让刚刚那个轻柔的吻变得越来越火热,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二人的暧昧气息。

苏培宥很惊讶,他本以为松子鱼会直接推开她,或者干脆不理他,这便是两年来,她对待自己的方式。

就像是一切终于等到了,苏培宥变得很急切,他紧张地将松子鱼抱起,看着怀里的她羞红的脸,听着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他的感情,他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欲望,在此刻全都迸发了出来。

松子鱼安静地躺在大床上,看着苏培宥缓缓靠近自己的脸,她忽地起身,勾住他的胳膊,狂乱地吻了起来。

苏培宥轻笑:“不用这么着急吧?”

首席,你命中缺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席 或 你命中缺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遇见晨昏的雨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遇见晨昏的雨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遇见晨昏的雨目录预览:第三章:逼婚第四章:你要跟我结婚?第五章:浪荡的女人!第六章:有其女必有其母第七章: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第三章:逼婚林雨茉微微一笑,轻轻抚摸肚子说道:“还好我野心不大,不求什么名分,只求凭借这个孩子,讹苏家个几千万,保证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就好。”由于两人靠得太近,彼此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手腕上的疼痛让林雨茉忍不住皱起黛眉,一滴汗珠顺着林雨茉的脸庞缓缓划下,划过光滑的颈项,苏亦辰的眸光逐渐变得幽深起来,想起那一晚黑暗中的缠绵,不由自

  • 小说:你我相邻望天涯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我相邻望天涯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你我相邻望天涯目录预览: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三章苏逸夏在厨房煮牛奶,莫夜冥坐在客厅,四面八方全是苏逸琳的遗照,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他忽然有些坐立不安。换了一个又一个坐姿,直到苏逸夏端着牛奶过来。一杯牛奶下肚,却也难以缓解他的不适感。莫夜冥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热到他脱了西装后还觉得不够,想要将衬衫脱下。最为异常的是小腹下那不言而喻的异样……黑眸陡然一沉,莫夜冥瞬间明白过来,眸光像是猝了毒的利刃射向苏逸夏。“贱人!你竟然敢给我下药!”下药

  • 小说:诡异女尸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诡异女尸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诡异女尸目录预览:第3章员工休息室第4章车祸第5章休息室惊魂第6章一波未平第7章一波又起第3章员工休息室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赚着死人的钱,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我现在已经能冷静下来了。不管是不是昨晚在火葬场看到的那具女尸,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对我没有恶意,这也让我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和一只鬼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心底还是瘆得慌。我决定打电话给我的爷爷,让他找村头的神婆帮帮忙。之前我就说过,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神婆就住在村口。据村里的人说,神婆不是本地人,她

  • 小说:灵异大侦探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灵异大侦探在线阅读小说名:灵异大侦探目录预览:第三章水下人影第四章风水之迷第五章周祖死因第六章张霞之谎第七章案件真凶第三章水下人影高处不胜寒,夜里的开源水库清冷,此时却没有一丝凤。水面风平浪静,惨白的月亮倒映在水面上,三面的大山,在月光映衬下更像三颗恶魔的獠牙,而唯一的缺口,却是通往地狱的深渊,我整个人压抑无比。这起案子,超乎我的想象,甚至我有些理解为什么会草草结案了。偌大的水库一条鱼都没有,参与进来的人接二连三的淹死……就算是无神论论者,也不可能完全不害怕!就算调查,都不知应该从

  • 小说:宁乐两相顾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宁乐两相顾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宁乐两相顾目录预览:第三章无赖齐少第四章掉坑里了第五章喝凉水都塞牙第六章丫头猖狂第七章当她傻的吗第三章无赖齐少宋宁回到护士站,低头把记录整理好,交班后随即脱下护士服下班。特护层的病人真是奇怪,算上今天,他们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他怎么就跟会读心术似的,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这个人太危险,让她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走出医护人员专用电梯,宋宁拿出手机给罗馨琳打电话,没注意另一侧的电梯厅里,有道目光跟随过来。“查下这里叫宋宁的护士。”目光的主人齐天宇低声跟身边的人说

  • 小说:爱上一个小妖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上一个小妖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上一个小妖目录预览:第003章老师有枪第004章夜梦了无痕第005章校花学妹第006章放开那个女孩第007章暗夜杀机第003章老师有枪第003章老师有枪“是!”两位大汉应了一声,同时将手里的花和蛋糕都扔在了地上,朝着陈东拔腿而去!“太嚣张了!还有没有王法了!”陈东叹息一声,他在学校四年从来没有打过架,但这不代表不会打架,用他的话说就是,“怕你们啊,我七八岁就能带着狗干掉野猪了!”“我次奥,少爷,这逼好嚣张!他是不是跟少奶奶有一腿了?”大黑面对陈东的反应

  • 小说:乾坤圣手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乾坤圣手在线阅读小说:乾坤圣手目录预览:第三章被骗了第四章村医的刁难第五章一再羞辱第六章流感来了第七章对垒村医第三章被骗了这么兴高采烈的一场折腾,除了治了那个病危的孩子。没有一个病人再找张石头看病,也没有收入一分钱。不过张石头,却很兴奋,见他回答自己临时搭建的诊所里,正在看书呢。他的父亲张铁蛋已经下地去了,而这个古庙已经是他的办公场所了。破旧的古庙经过一番收拾,也算十分的干净了。一张条形的桌子后边是个椅子,张石头就坐在那里,后边的有个柜子,里边有一些纸笔和药材。这就是张石头的所有家

  • 小说:清风向晚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清风向晚在线阅读小说名:清风向晚目录预览:第3章一夜情第4章春宵一梦值不值千金?第5章肌肉裸男第6章杀人啦!第7章私会你的小白脸!第3章一夜情而叶之晴在听到男人的吩咐之后居然鬼使神差的进了浴室。此刻她本来的惊慌和悲痛全都被报复心占据了,她意识到她对这个男人的顺从就是对慕浩凡的打击。浴室门终于打开了。慕凌风黑眸中带着一丝冷意转向浴室门口,但是视线触及到那个有些湿漉漉的小女人时,一下子炙热了许多。慢慢的从浴室走出来的女人,肌肤胜雪却更舔了红晕,眼珠如墨一般深沉,又如鹿一般灵动,扑闪的眼

  • 小说:应是清欢经年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应是清欢经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应是清欢经年目录预览:第3章被人包养了第4章他是谁第5章逃脱简少寒第6章简少寒来了第7章宠物就要听话第3章被人包养了脱完了,简少寒就让她无比屈辱的站着,然后自己心满意足的睡觉去。穆唯一现在觉得,简少寒简直是个神经病。这天晚上,穆唯一像是往常一样坐上了到简家的车。“咦?这不是唯一么?”一道女声突然传来,穆唯一大惊失色的扭头,就看到了同班几个结伴走来的女生。“唯一?真的是唯一!”“穆唯一坐的这辆车……”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走过来,穆唯一尚且来不及反应,人已

  • 小说:混世侍卫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混世侍卫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混世侍卫目录预览:第3章:美女班长第4章:酒吧惹事第5章:夜少爷!第6章:同桌第7章:体育老师第3章:美女班长发了,发了,前世老子虽然身为邪神,但是那时的人思想保守,老子根本还是一个处啊!死得真冤!看来苍天是有眼的,给我这个邪神成为真正邪神的机会!“夜浩同学,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快把烟灭了!”程雪竖起眉毛命令起来,她平时都凶不起来的,因为她太美了!可是夜浩太让她失望了,作为班主任,她是知道夜浩家境情景的,父亲将他买进来,他却还不争气,整天无所事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