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爱不掉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1:09:3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爱不掉线

第1章表白

贝特跟莉枝和秋歌说起她参加聚会的事情,想跟她交往的男人都不想结婚。原文http://www.95lady.com/

“好男人都去哪里了?”秋歌越听越难过,啪的一声趴在桌上。这时,莉枝的男朋友镇宇走了进来。

“好,我等你。”挂了电话的镇宇走到莉枝旁边坐下。“你在跟谁打电话,等会有谁要过来?”莉枝问镇宇。

“哦,一个朋友,他最近失恋了,所以也叫他一起过来。”镇宇点了一杯咖啡。原文95lady.com

“你为什么要叫你朋友现在过来,我们不是说好就这几个人见面吗?”莉枝辟头就问镇宇,镇宇这时才发现秋歌跟贝特的脸色不好。

镇宇说,“我还不是为了秋歌跟贝特吗,那男人长得很帅,而且是广告行业,这样的男人一单身就立刻会被别的女人看上抢走。”镇宇的话还没说完,贝特已经拿出镜子在补口红,原本趴在桌上的秋歌也迅速爬起端正坐好,也从包里拿出镜子补妆。

“他现在真的没有女朋友吗?”秋歌问。

“刚被女人抛弃了,”镇宇神秘兮兮地说,“虽然现在是那个女人甩他,但以后那个女人要是想再回来,顾小白可就不会再理她了。”

“他来了。”镇宇说着朝餐厅门口挥手。《爱不掉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打个招呼吧,这是我女朋友跟她的闺蜜,这是顾小白。”

秋歌满脸期待地转过头,笑容顿时笑得灿烂,心中一喜,差点打翻了咖啡。秋歌当下就要了顾小白的电话,之后还约顾小白见面,顾小白也没有拒绝。秋歌以为顾小白也对她有好感,尤其是见了三次面后,顾小白认真地对她说,“明天有时间吗?”

秋歌往下听,顾小白说,“我有话要对你说。”

见面地点约在美仑餐厅,餐厅因为情侣们喜欢在这里表白而著名。

秋歌感觉顾小白要对她表白,服务员带他们到顾小白先前订好的座位,秋盏既紧张又忐忑,顾小白却忽然变得镇静。

要对秋歌表白吗?现在这个时候表白吗?其实什么时候对秋歌表白都可以,但比表白更迫切的是,他喜欢秋歌吗?

做为男人,当然喜欢秋歌,身材苗条,唇红齿白。版权95lady.com可不一定想跟她发展成男女朋友,又从男女朋友成为一对夫妻。

顾小白内心极度挣扎跟矛盾,像有两个自己站在旁边,一个说现在就对她表白,一个让顾小白再等等,等失恋被抛弃的情绪渐渐变淡之后,就能看清自己是否喜欢秋歌。

“你要点餐吗?”服务员问。

“今天有什么新的招牌菜式?”顾小白装作镇定地问服务员。

服务员殷勤地笑说,“今天有龙虾套餐,还有高级香槟。”

顾小白回头看秋歌,秋歌的心跳不已,但顾小白说的是,“你想吃什么?”

秋歌愣怔一会说,“跟你一样。”

顾小白随即点了餐,点餐的空隙,沉默突然来到他们身边一样。推荐95lady.com秋歌低头端正坐好,顾小白故作在继续翻阅菜单。

顾小白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秋歌,“那个……”忽然,顾小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变得犹豫。

秋歌的目光闪烁,期待着顾小白说出她心里想说的话。

其实,她对顾小白也有好感,好感是能否发展成爱,那就要看顾小白是否主动了。秋歌不想做那种太主动的人,如果顾小白不喜欢她,是她误会了,那么她的主动就会变成自作多情。秋歌一心等着顾小白开口,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顾小白的脑海也一片空白。气氛逐渐转向尴尬,顾小白脸上挤出笑容。《爱不掉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听说这家餐厅不错。”顾小白没话找话说。

“你以前没有来过这家美仑餐厅吧。”

见秋歌不说话,顾小白又再次找话题,却不知要说什么,只好又继续接着刚才的餐厅话题。

秋歌坐在对面观察顾小白,确定他不是在跟她表白,感到失望。

“你是说这家餐厅不错所以带我过来吗?”秋歌的语气难掩失望,顾小白只能装傻。

服务员上菜刚好化解了两个人越来越浓的尴尬,顾小白松了一口气,对秋歌的失望故意视百里不见。

“你难道……只想对我说这些吗?”秋歌双手抓住桌沿带着最后一点期望问道。

顾小白切着牛排,掩饰住内心的矛盾心情,故作没事状看着秋歌。

“嗯,那还有什么事情?”

“我只是……”秋歌忽然大口地把牛排送进嘴里,态度瞬间转变,“哈哈,牛排真的不错。”又喝了一口香槟,喝得太急,几乎呛到,顾小白递给秋歌纸巾,意味深长地对秋歌投去一瞥。

秋歌的笑有些僵硬,双手抓着头发呵呵笑个不停。

“你没事吧?”顾小白问。

秋歌说,“香槟也不错。”

顾小白全看在眼里,也知道秋歌的感受,但对于自己不能确定对秋歌是否喜欢也感到矛盾。

秋歌拒绝让顾小白送她,独自回家。坐上计程车后,秋歌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顾小白,秋歌犹豫着要不要接,随即转过头呆呆地望着车窗外,现在她不想听到顾小白的声音。

顾小白放下手机,心情相当复杂,回到公寓松开领带靠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点燃一根烟。

难道不该给自己时间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秋歌,还是只因为失恋见到女人就喜欢?秋歌一定因为自己感到难受吧,可就算到了现在,顾小白也不能确定他对秋歌的心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闷,又抽了一口烟。

周末顾小白又到美仑餐厅,扫手要了杯威士忌独自喝着闷酒,顾小白再续第二杯威士忌的时候举起手叫服务员,来的正是上次他和秋歌来这里负责帮他们点餐的那位服务员。

“今天那位小姐没有来吗?”

顾小白抬头困惑地看着服务员。

“你上次不是对那位小姐说这里的厨艺不错会常常带她来吗?”

这时顾小白才想起来。

“对哦,我好像这么说过。”

服务员把空杯拿走后在,顾小白望着对面秋歌坐过的,嘴角泛起一阵苦笑。从餐厅出来,顾小白又转到酒吧喝一杯。

这附近有许多家酒吧,可顾小白想找到一家适合他的酒吧,也就是在小巷子的最里面,那家酒吧就像是他的公寓客厅,空间不大,柔软灯光下只有几张沙发,吧台有个年轻人在那里调酒,酒店吧的客人寥寥无几。

顾小白坐在最里面角落,在黑暗的遮挡下,他的心情好像好多了,那个抛弃他的女人似乎他也记不起来了。

哦,他叫景珊,顾小白像记忆空白,用了几秒时间才能记起那个女人的名字。

“要喝点什么?”服务员问。

顾小白打开酒单,慢慢看着,他不急于想点一杯酒或来一个水果拼盘,他不用急于讨好哪个女人,不必要小心翼翼,这样想的时候,他全身松驰下来,身体靠着沙发背。

吧台的高脚凳坐着几个女人,女人说说笑笑,穿着抹胸的小短裙,耳环在柔柔的灯光下发出亮光。她们看起来很舒适,也许她们在等人。即使顾小白在有女朋友的时候也会觉得这几个女人很漂亮,可他不想上去跟她们搭讪。而且,他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寻问她们是单身还是已经属于某一个男人。

顾小白在认真看着酒单,仿佛在认真把景珊忘记,新的生活要翻到另一页,新的一页里没有那个抛弃他的女人。

顾小白疲惫又轻松地吁了一口气。

菜单上有几十种酒,顾小白想让调酒师调一杯他没有喝过的长岛红茶。他觉得这种酒属于女人,所以他从没有喝过。想要理解女人,到少要喝一杯女人们喜欢喝的酒吧?

顾小白一边这样鼓舞自己,头又歪向沙发一边。

这杯酒也喝得太迟了,如果要理解女人,不是应该趁景珊没有离开他之前,就要深刻地理解女人?她曾经是他的未婚妻。天,他到底是怎么会向她求婚的?

顾小白想起来就觉得头疼。

“我们的感情多好,我们应该结婚。”顾小白对景珊说。

结婚意味着不用互相猜疑,对对方越来越信任。不过现实背道而驰。顾小白还在观察对面吧台的几个女人,单身男女很多,如果他现在去接近哪个女人,也不会引起哪个女人的妒忌。

走进酒吧经过顾小白身边的女人看了他一眼,女人的眼神是说他很有味道被他吸引了吗?如果要吸引女人,他为什么不把景珊吸引回来,而是坐在这里百无聊赖。

杯底里的冰块在顾小白的轻轻摇晃下,互相碰撞互相慢慢融化。

喝到第三杯威士忌,顾小白想着干嘛不再叫多一杯。吧台的几个女人已经走了,没有同伴走他走来,顾小白还是一个人,除了服务员还有调酒师。

“你还需要点什么吗?”服务员朝顾小白走来。

“有没有喝了就能让人把孤独丢弃的酒?”

顾小白打了个酒嗝,然后清醒这个时候说句话不合时宜,说话的对象也不合时宜,他一定会把服务员吓到的,而且一定会以为他喝醉了。

第2章约会

其实顾小白没有醉,他摇摇晃晃站起来。

妈的,真是娇情,顾小白发现自己喝点酒居然想说的话是那么娇情。

“不用了。”顾小白想对服务员说的话换成这一句。

第二天顾小白到家具城买了一张新的沙发,又到健身房办了会员卡,然后想充满斗志的生活。

可是除了以前景珊搭理他,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女人对他表示好感,哪怕是用眼色勾搭他。

每天下班顾小白都到酒吧喝一杯,那天有个女人跟他回家,他喝得醉醺醺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两个人都心照不宣,顾小白开门,女人随后跟进来,他们很快抱在一起,热情亲吻,脱去对方衣服。等顾小白醒来,那个女人已经走了,也没有给顾小白留下电话或纸条,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线索。顾小白坐在床边点燃一支烟,那个女人留给他的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感觉。

顾小白又到美仑酒吧,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但在那里的人都不认识她,这个像风一样的女人,让顾小白害怕,他想找到她,可她却无影无踪。

镇宇听说后,劝顾小白说,“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走在街上忽然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当她转过头,这时候你发现她比你想像中的还要漂亮,而且和你想像里的那个梦中情人正好一样,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夏洛插嘴说,“这代表着你永远也追不到他。”

这时啤酒上酒了,夏洛跟镇宇哈哈大笑。

顾小白还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夏洛苦笑说,“哪个男人能追到梦中情人?梦中情人只能注定在梦中,我曾经为一个女人神魂颠倒茶饭不思,跟她分手后长达两年时间没有工作。”

一阵沉默,仿佛世界上已经失去最后一个纯情男人。

夏洛往前凑了凑,对镇宇说,“后来我也找过别的女人,但跟她们分手后像没有分手一样,照样上班,看喜欢的情节片,到这里喝一杯。”

镇宇意味深长拍了拍顾小白的肩膀。“多谈几次恋爱中,你就不会再寻找那个梦中女人了。”

镇宇跟夏洛对看一眼,两人又哈哈大笑。

在公司顾小白接到镇宇的电话,跟他在美仑餐厅约好见面。顾小白到了美仑,镇宇已经坐在里面叫了酒,顾小白径直走进去拉开椅子坐下,忽然,他看到门口出现一个人。那刹,他整个人变得安静,虽然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脸,但顾小白知道是她。

顾小白端着酒杯的手抖动着,紧绷的肌肉让他紧张。女人走进酒吧的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绕在她身上,有着高挑身材,黑色的西装套装,让她的身材更性感。她的长发披在肩上略显凌乱,脸庞娇小白晰,有一双漂亮的黑色眸子,她的嘴唇线条明显,嘴角微微向上翘起,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女人环顾一眼酒吧四周,黑色西装外套里面搭配白色衬衫,脚下的高跟鞋也很中性,鞋跟不高,她好像在等人,在酒吧吧台的高脚凳上坐下,打开肩式挎包,从里面拿出烟跟打火机,点燃后深吸一口,然后一只手撑着头,缓缓吐出烟雾,那样子,像电影里的暖味镜头。酒吧里一阵骚动,酒保一边调酒一边意味深长地微笑,他在对女人说着什么,女人转过头,目光跟顾小白相遇。

那个瞬间,一丝惊奇从女人的脸上掠过,她还记得他。

顾小白起身,准备朝女人走去,女人却冷漠地转过头不看他,顾小白立刻感到受伤的感觉,正在犹豫,一个男人朝女人走过来,他在女人的脸上轻轻一吻,坐在她的旁边。

这时,镇宇说,“那不是那个小有名气的演员吗,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

“他旁边那个女人是谁?”顾小白问。

“他的女朋友。”镇宇说。

顾小白的心沉下来。“什么?女朋友?”

顾小白几乎嚷叫起来,镇宇奇怪地看着顾小白。

“你也对那个女人一见钟情了吧?”镇宇说,“我也喜欢上了那个女人,不过可惜啊。”

顾小白留恋地又回头看女人一眼。

“你不看娱乐新闻吧?”镇宇说,“他们的恋情一直没有对外公开,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演员H,你看他跟那个女人挺配的,是不是?”

顾小白冲出酒吧,把镇宇的喊声丢在脑后,一对甜蜜的情侣从顾小白身边经过,顾小白倚在一颗树旁边猛地抽烟人,那对情侣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你什么时候给我介绍女朋友?”

“现在没有心情谈那个。”镇宇走来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春天到了。”顾小白望一眼窗外抽出新芽的柳树。

“真是烦透了。”镇宇自言自语,一边拿出一根烟点燃。

“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知道我是不真的喜欢她。”镇宇深深叹了一口气。

“什么?女人?”

“最近我又跟宋采见面了。”镇宇把烟丢到地上,用皮鞋踩灭。

“又在一起?”顾小白双手放进裤铁兜走来坐在镇宇旁边,“你不是有莉枝了吗?”

镇宇不说话。

“天空美得让人妒忌。”顾小白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镇宇又踩一脚香烟。

“昨天下过雨,怪不得天气变凉。”,顾小白双手搭在长椅,一边自言自语说。

“我要怎么办?”镇宇长叹一声,求助似地看着顾小白。

“你自己看着办。”顾小白说。

“我会做出选择,”镇宇说,“但是,你有什么建议?”

顾小白坐回长椅上。宋采是他先喜欢的女人,镇宇说他也喜欢她,男人的义气让他没有跟宋采表白,,然后他们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生活就像一场戏。

顾小白停止短暂的回忆,抬头看对面平静的湖面。

“我如果是你,”顾小白说,“也会把你叫到酒吧,问你我该怎么办。”

镇宇捶了顾小白一拳,嘿嘿笑起来。

“你问你自己吧。”顾小白又抬头看湖面,起身到街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两杯咖啡。

“大学的时候,有天你来找我打球,忽然莫名其妙把球砸向我,问了我一句话。”顾小白忽然说。

“我问了什么?”镇宇接过咖啡。

“你说你疯了一样喜欢一个女孩,你问我你要怎么办?”

“疯了一样喜欢?”镇宇大声笑了起来,“真的吗?”

“你不记得了吗?”

“一点印象也没,”镇宇又笑起来,“我喜欢的女人又不是只有一两个。”

“可是,”镇宇啜一口咖啡转头问,“我说疯了一样喜欢的女人是谁?”

“我还让你给她送玫瑰花,”顾小白问,“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镇宇用力想着。

“我帮你买了玫瑰花,也帮你写了情信。”

镇宇一脸不相信。

顾小白接着说,“然后把玫瑰花跟情信都交给那个女人。”

镇宇好像有点想起来了,“那个女人是宋采对吗?”

“你还记得那天我在信上写了什么吗?”

镇宇摇了摇头。

“我一直记得,”顾小白啜一口咖啡,过很久才说,“因为那时候我也喜欢宋采。”

镇宇瞪大眼睛,“你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你不是说你疯了一样喜欢她吗?”顾小白耸了耸肩,“所以我只好放弃她。”

镇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只手搭在椅背上,过了一会才说,“天气凉凉的。”

“真娇情,”顾小白笑说,“你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话,‘天气凉凉的’?”

顾小白为了掩饰突然的尴尬,哈哈大笑着。

顾小白从长椅上站起来,“生活真是可笑,你一点都不记得的事情,我却还记得那么清楚。”

“更滑稽的是,”顾小白缓慢往前走又回头看镇宇,“你跟宋采最后也没有在一起,我也没有跟她在一起。”

“哈哈,所以说感情不是永远的嘛。”镇宇也站起来和顾小白并肩走着。

“不只感情没有永远,很多事情都是。”

镇宇拍拍顾小白肩膀,“咱们去喝一杯吧?”

“不是说你有约会吗?”

“找个借口就可以了,”镇宇走到公园门口打开停在那里的车门,一边对顾小白说,“本来跟客户约好在珀翠餐在见面,想让他们重新看广告方案,但算了。”

顾小白坐到副驾驶的坐位。“那个客户绝对想不到你只是想跟我喝一杯而取消跟他见面,你要知道,这可能会让你损失一个客户。”

镇宇说,“他们可能会反思跟我们合作的可能。”

“去哪个地方?”镇宇将车开入街道。

“美仑酒吧?”

“换个地方,”镇宇打转方向盘把车开向大道,“想喝烧酒还是清酒跟料理,要不找几个有小姐的地方?”

镇宇说,“今天我请客,你想去什么地方尽管说。”

顾小白不以为然,每次他都醉得很快,最后还是顾小白付账。

顾小白这时才扫了一下车的内部,“买了新车?看来混得不错啊。”

第3章如果不对别的女人动心

“凑合着,每个星期都去看房子,但没有找到合适的,”镇宇说,“看来只能住在原来的景秀小区。”

“为什么换车,原来那辆不是好好的吗?”

镇宇转头露出一个苦笑,“换房子比较困难,那就换辆新车让自己感觉舒服点,就像刚结婚的那种新鲜感觉。”

“女人跟车不同,车是越用越舒服,女人用久了就觉得厌倦,你说是不是?”镇宇瞟了顾小白一眼。

“可能啊。”顾小白不置可否,摁了CD的开关后问镇宇,“之前那辆奥迪呢?”

“转手卖出去了。”

“不能换女人就只能换车。”也不知镇宇是在开玩笑还是忽然有所感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看顾小白。

“前几天晚上,有个女人给我打来电话说她曾经爱过我,又说让我不要跟她再见面了,等我想问她是谁的时候她又不由分说挂断电话。”

“不是有来电显示吗?”

“她用公用电话。”

“想不出是哪一个女人吗?”镇宇好奇地问。

“虽然最近也断断续续交往过几个女人,可好像又不像是那些女人。”

镇宇忽然伸出一只手拍打顾小白的后脑勺,“所以如果你只跟一个女人交往,不就知道她是谁了吗?”

“她们只是朋友,谈不上感情。”顾小白辩解说。

镇宇朝顾小白摆摆手,仿佛知道顾小白想说什么:不是上过床就是情侣,有可能是同事,朋友,或陌生人。

“难道,那个给你打电话的女人,”镇宇忽然问,“会不会是秋歌?”

“我跟她没有过联系。”

“也许她到现在也没有把你忘记。”镇宇变得严肃起来。

“不可能。”顾小白说。

镇宇忽然指着街道旁边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露天餐厅,“你认为那里怎么样?”

叫完啤酒,镇宇问顾小白,“最近跟夏洛联系过吗?”

顾小白摇摇头。

餐厅里面的温柔音乐流淌出来,露天餐桌旁边是郁郁葱葱的植物,更显安静。对桌只有两个女人。

“听说夏洛最近在追一个模特。”

啤酒上来了。

镇宇给顾小白倒满酒跟他碰着杯说,“他的每个女朋友几乎都是嫩模,不超过二十五岁。”

顾小白跟镇宇像多年老友,两人抿了一口啤酒,眼睛互相对看一眼默契地一笑。

“他有资本泡妞,”顾小白说,“电商卓春网的首席执行官。”

镇宇哈哈大笑人,仰头干了啤酒。

“据说夏洛去芝加哥学习深造,那个模特也在那所大学上课,两个人就认识了。”

顾小白续第二杯啤酒。

“我跟你打赌,”镇宇凑过来说,“夏洛最后也会跟那个模特分手。”

顾小白端着酒杯不说话,嘴角露出不带感情的微笑。

“即使夏洛真的喜欢那个模特,”镇宇煞有介事地说,“但他的身份也会吸引到许多女孩,一个比一个有心计,一定会主动勾搭夏洛。”

顾小白的肩耸了耸。“如果夏洛被别的女人勾搭走,也只能说明夏洛不是真的喜欢那个模特。”

镇宇瞥一眼顾小白,目光轻蔑。“喜欢一个女人喜欢到发疯,也只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把她当做整个世界,当热恋过后,别的女人趁机而上,夏洛如果不对别的女人动心,那不可能,”镇宇一副很了解夏洛的样子,“那些女人才不管你有没有女朋友,是不是结婚了,她们只要看上你,觉得你有利可图,她们就会想尽办法勾搭上你,即使不能勾搭你,也会跟你制造一点绯闻,在微博上发一个含糊的图片,弄得像一场娱乐新闻一样。”

“你要转行做娱记吗?”顾小白问。

“要做娱记才能知道夏浩吗?”镇宇咧嘴嘿嘿笑。

“还记得我们高中时候的初恋吗,每天骑自行车在校门口等她。”

“那是校花,每个男同学都会喜欢她。”顾小白说。

镇宇招手叫了啤酒,一边说,“真想不到那时候我们这么纯情。”

“难道我们现在是个混蛋吗?”顾小气没好气地问道。

镇宇忽然犹豫起来。“有件事我就是个混蛋。”

“什么事情?”顾小白问。

“大学毕业那年,你让我替你寄简历给那家著名的广告公司,”镇宇说,“我只寄了我自己的简历,后来我被录取了。”

“是吗?”顾小白没有什么表情。

“生气了?”镇宇试探地寻问。

“没有,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顾小白说。

“你比我出色,如果你也寄了简历然后去面试,”镇宇说,“说不定被录取的那个人是你。”

镇宇说完哈哈大笑。

顾小白又喝了一杯。“你简直是我的敌人,如里是我的朋友,”顾小白开起了玩笑,“我喜欢的工作,喜欢的女人,都是你的了。”

“好像也是。”镇宇沉吟着。

“有时,生活是什么?”顾小白喝多了,开妈喃喃自语。

“要不要给夏洛打电话?”

镇宇拿出手机拔号码,这时顾小白的电话响了,顾小白站起来转过身接听电话。

“喂。”

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打错了。”

那边嘟嚷一句什么,就把电话挂断了。

夏洛说正在开会,镇宇哈哈大笑问他是不是现在跟模特在一起不方便接听电话,然后又给魏琛电话,魏琛那边传来大笑声,“好,我现在过去。”

二十分钟后,魏琛出现在露天餐厅。

镇宇望着对面小区的建筑,“这些建筑是谁的?”

镇宇忽然问着像不需要答案,顾小白朝魏琛招手。

“这里。”

魏琛东张西望扫视餐厅,“还有人要过来吗?”

“夏洛。”镇宇扬了扬起手机。

“他在忙什么。”

“恋爱。”

魏琛愣怔一会,忽然哈哈大笑。

“什么?”魏琛仿佛不相信一样,看了看镇宇又转头看顾小白,“夏洛这小子又有女朋友了吗?”

“你不看报纸吗?”顾小白问。

“娱乐新闻?”魏琛摇了摇头,“那是女人的玩意。”

“不是在娱乐新闻。”镇宇窃笑。

“夏洛谈个女朋友都已经被当作正经新闻当成头条了吗?”魏琛问镇宇。

镇宇忍住笑意喝了一口啤酒,看着狐疑的魏琛嘴角还是露出笑意。

三个人转到路边摊,魏琛的目光早就被镇宇后面桌子的女人吸引。

“夏洛怎么这么晚?”镇宇埋怨着,夏洛走了进来,穿着笔挺西装,手臂上搭着外套。

镇宇替夏洛打开一张椅子,夏洛把外套搭在椅背上,松开领带,顾小白早就替夏洛叫了一杯半公斤的啤酒。

夏洛端起酒杯就大口地喝了一口。

“想成为酒鬼吗?”镇宇说着给夏洛倒酒。

“我们几个朋友当中,就你最潇洒。”镇宇坐到夏洛旁边,意味深长地拍拍有点夏洛肩膀。

夏洛一口干了啤酒,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一杯啤酒的时间,夏洛就接了三次电话。

“我说,大家把电话都关了,”镇宇提出建议。

“我们现在又不是在公司开会。”魏琛说着就要拿夏洛的手机替他关机,一边用酒杯啪啪地敲着桌子。

顾小白从洗手间回来,镇宇跟魏琛还在调侃夏洛。

镇宇喝醉了,开始没头没绪的交谈,一会是工作的事情,一会是婚姻,一会又是别的女人,突然又说起他的性经验,还扬言,“让女人穿黑丝袜根本不会让人得到快感。”

镇宇醉醺醺的拿出手机打开新闻,把那个模特的照片轮流让顾小白跟魏琛看。

“挺漂亮,年轻,翘臂。”魏琛说。

“你不知道现在去健身房的女人很多吗?”镇宇趴在桌上摇晃着手说,“翘臂也可以锻炼。”

三人各自说起自己的性经验。“上次那个男人落下的口红,我还留着。”

魏琛这样一说,顾小白开起玩笑,“你确定那是口红吗?不会是丝袜吧?”

大家一起开怀大笑。

镇宇继续点了啤酒,每个话题都被他醉乎乎地打断,这样的聊天没有意义,但没有比这样漫无目的闲聊更让人轻松。

镇宇自从结婚后,酒量变得不比以前,镇宇常开玩笑说,“不是酒让我喝醉,而婚姻的苦恼让我醉了。”

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附近走过的高跟鞋声音让顾小白越来越紧张,已经到了跟女人约定的见面时间,可对方还没有见到踪影。过了十分钟,顾小白走进咖啡厅,寻问这附近还没有第二家咖啡厅。

“没有。”

服务员说完就笑了,虽然是短暂的笑容,但是漂亮的脸让顾小白瞬间感到心情愉快。

这时女人走进来,身上散发淡淡的香味。她的嘴唇漂亮。

“你迟到了。”顾小白也没有好心情,“虽然迟到是女人的专利。

“你等很久了吗?”女人放好包,款款坐下。

“再等多一分钟我就要走了。”

“对不起,”女人委婉一笑,“那由我来买咖啡吧。”

女人说着走在前面。

女人回头笑问,“你真的不想等我?”

“是的。”顾小白说。

第4章喜欢

“你不喜欢等人?”女人说,“还是不喜欢等我?”

女人走得很快,因为街上的吵杂声,顾小白想要听清楚她说的话,只能靠近她,每当这个时候,女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同事给顾小白相亲,顾小白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答应了,现在开始后悔,直到现在,他也没有记得女人叫什么名字。

女人用手指着通向地下餐厅的电梯,像在在问顾小白意见,顾小白点了点头。

地下餐厅的桌位空间很大,干净清静。

“你跟我见面之前也去见了别的男人吗?”顾小白忽然问。

这时,服务员拿来菜单,顾小白跟女人各自点了红茶。

两个人互相不说话,服务员走开后,气氛显得尴尬,仿佛跟女人的中间隔着一道透明玻璃墙壁,两个人都走不到对方那一边,却又看着对方。

服务员把茶杯放下,转身走后,两个人的气氛又再次尴尬。之后女人又点了果子酒,顾小白也换成啤酒。

“赶不上公车了吧?”

从电梯出来,女人晃着身子回头问顾小白,顾小白扶住她。

“那怎么办?”顾小白说,“我给你叫计程车吧。”

女人在顾小白面前摇晃着手说,“我叫陈一佩。”

女人朝顾小白伸出手,双手细弱无骨一样。

“可以打车,但是酒店更舒服。”陈一佩说。

“打车跟住酒店,你选择哪一个,送我回去还是住酒店?”

陈一佩这样问着,就已经跟顾小白走到附近的酒店,并要了一间房。

“那个男的是不是长得很一般?”

“谁?”

陈一佩指了指桌上的报纸。

顾小白随便答道,“哦。”

其实那是夏洛的新闻,听闻他的公司要上市。

顾小白靠近陈一佩。

“不要这样。”陈一佩推开顾小白。

顾小白笑着躺到另一边,头枕着双手说,“刚才你一直在看他?”

顾小白指了指报纸上的夏洛,陈一佩点了点头。

“如果我跟他遇见会怎么样呢?”陈一佩问。

顾小白没有说话,过一会才说,“不知道。”

顾小白转过身子靠着墙,过一会陈一佩起床离开顾小白也没有挽留她,虽然她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可是听到陈一佩这样说,心里还是觉得闷闷的。

情场失意,工作也不得志。顾小白决定辞职,而且心意已定的样子。顾小白不想洗杯子,所以干胸把咖啡倒进前几天就用过但没有清洗的杯子里,结果顾小白发现刚才喝的咖啡也是前几天泡的,顾小白感到一阵恶心,急忙把咖啡吐到洗手池里面。

顾小白想着该有和什么东西来发泄心情,他在刹那决定拿椅子出气,他一边怒吼,一边把椅子踢向另一边,发泄完情绪之后,顾小白的心情感到舒畅,然后拿出一根烟。

“你还好吧,刚才听见这里发出很大的响声。”德森站在门口,他穿着商声援牺折买来的西裤跟衬衫,衬衫有一大半塞子裤子里面。就在顾小白想装新的咖啡过滤纸的时候,德思把开水壶加满,准备泡一杯红茶喝。

“你一定要在这里抽烟吗?”德森小心问。

“对,一定是在这里。”顾小白有些生气地说。

虽然只是煮几杯咖啡,顾小白把十几汤勺咖啡倒进过滤纸,因为睡意腥松的精神让他不是很清醒。

“你知道吗,在有些公共场所抽烟会被责骂的。“德林说。

顾小白按下咖啡机的开关,然后坐了下来,德森正看着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顾小白说。

“真的。”德林说,“所以你能不能按灭你的烟,一大早就闻到烟味,会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开窗外你觉得外面空气不好,也会让你恶心,啤酒不够冰,你也会觉得反胃。”

德森说,“你的心情这么差,是不是刚才被老板骂了?”

“是的,因为一份合同。”德森在那刚被顾小白摔坏的椅子上坐下来,椅背靠向前面,接近办公桌。

德森坐到椅子上,坐椅发出一声响,立刻就断开。

“哈。“顾小白笑说。

“难道因为我太重了吗?”

“我不是早就告诉你要去健身房吗?”

“你这个笨蛋。”

德森面红耳赤地又把椅子挪到墙壁旁边,和其他几张坏掉的枯子放在一起,然后在一张完好的坐椅上坐下来。顾小白这样欺负德森有时也会觉得愧疚,罽德森还是他的朋友。他喜欢他,而且德众一样容忍顾小白的脾气。

德森那副过于亲切的笑容,还有常年穿着商场买来打折的裤子和衬衫,再加上他平易近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让女人对他产生崇拜的对象。他应该打扮自己,去买几件不错的衣服。德森看着那份合同,看到客户资料栏的时候,德森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2005年?你把手机卖给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人?”

“刚满十岁好吗?”

“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老板让我今天就去找她的父母解决这件事情。”顾小白说。

“真让人感到丢脸。”德森说。

“你不是要喝红茶吗,你煮的水开了。”

“哦。”

德森从坐椅上站起来,把开水倒进他的公司杯。

“这只不过是热一点的开水。”顾小白忽然吧着气。

“对啊。”德森简短地说。他的冷静,简直让顾小白要抓狂,他心里想,德森今天是不是很奇怪。

“你跟地个女人偷情怎么样了?”德森说。

“什么偷情,我们只是约会。”

“好吧,你跟她约会怎么样了?”

“她简直就是让人发疯的性感女人,”顾小白想起陈一佩开始撒着谎说,“而且她让人有激情。”

“第一次见面你们就……你真历害。”

“那是当然。”

“你们真的做了吗?她适合跟你交往吗?”

“我觉得跟她交晚几个小时就够了。”

这是个谎言,但德森崇拜顾小白的谎方。

“你周末有什么约会吗?”顾小白问。

“你也跟你一样,很不错是吗?”

“你在说什么?”

德森的气定神闲让顾小白感到烦躁。

“就是丽薇啊,我追到她了。”

德森手里拿着红茶的茶包,一脸期地看着顾小白,要是以前,顾小白应该替德森感到开心,但现在顾小白孤身一人,自己的生活像支离破碎一样。

“丽薇?”顾小白问,“哪个女人是丽薇?”

“如果当时你跟我一起去培训,你也会跟我一样认识她。”

“我是很想去参加,可是那天晚上我对那个培训不感兴趣。”顾小白说。

德森只是去参加一次培训,就能让他勾搭到女人,顾小白不能理解,为什么德森比他快一步追到女人,女人都有红花跟绿叶,绿叶一直陪伴在红花身边,德森不应该像是他的发叶吗,如果他没有女人,德森不也应该没有女人吗?每次跟德森比较地,篮队地让顾小白产生优越感,让她自我感觉好一点,如果没有德森的陪衬,他的生活会更灰色。

“你怎么不喝茶?”顾小白问。

“还很烫。”

顾小白感到怒火开始窜上来。

“那个丽薇长得漂亮吗?”

“她不丑。”

哇,竟然还是个美女,顾小白更加生气。

“我不是只想跟她玩玩,可能仍未长期交往。”德森一边说,一边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仿佛他正跟客户签下了一个大单。

“你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女人,你当然不是跟她玩玩。”

“你知道吗,你有时候让人感到恶心,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要带你去参加足球比赛。”

这时,墙上的壁钟当当作响,顾小白懒得看,因为他就站在壁钟的下面,忽然之间,顾小白才想起了足球比赛,他对德森摆出一副很拽的样子。

“你说的没错,足球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德森没有说话,从包的公事包里拿出一件球衣,然后丢给顾小白,意思是说就在今天。

德森的朋友在恒远球队工作,顾小白却希望德森没有认识恒远球队的人,那样他们的球赛门票就只是看台上的位置上,然而现在顾小白却穿着恒远球队的衣服,然后和一些工作人员一样坐在赞助厂商的餐位旁边,也就是看台上方最接近球场的透明包厢里面。顾小白想不到德森会带他来这里呆坐着,而且他不是这个球队的球迷,也对足球没有什么兴趣。

顾小白剥着螃蟹,像对餐桌旁边的几位展示他的成果,但这些人对他傲慢和冷漫,甚至连德森也觉得顾小白幼稚,谁会剥好一只螃蟹然后向别人展示?

“拜托你正经一点好吗?”

“知道了。”

顾小白立刻收敛,因为德森是恒远的球迷,而且今天能坐在赞助厂商的贵宾席位,对德森来说真的意义不同寻常,正当扩音器的声音在球场响起,球员入场,顾小白想像德森在球场上笨拙地踢着球,就像他在丽薇的身上一样笨拙,丽薇怎么会喜欢他呢?

“真烦。”顾小白说着。

爱不掉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不掉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一婚到底:暖妻宠上瘾9章(第9章璟少的女朋友)

    原标题:一婚到底:暖妻宠上瘾9章(第9章璟少的女朋友)小说名称:一婚到底:暖妻宠上瘾第9章璟少的女朋友周一。温暖一大早走进公司,本以为会立即被温梦琪刁难,却不想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就被里面一群叽叽喳喳的同事惊住了。“哇!妍姗真的是太美了!女神终于回国了!想念想念啊!”“妍姗不仅人美而且演技好,她如今可都已经拿下三个国际影后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啊!”“哎,这样优秀的妍姗,也就只有璟少能够配得上了,你们看这张照片,妍姗和璟少双眼对视,天哪,我仿佛都能够看到之间的浓情蜜意!他们可真是般配啊,简直是天

  • 轻舟已过万重山9章(第九章 轻语的目的)

    原标题:轻舟已过万重山9章(第九章轻语的目的)小说名字:轻舟已过万重山第九章轻语的目的慕轻舟睁着眼睛一直到了黎明时分,几个宫人打开大门给她梳洗一番,随后将她拉到了慕娘娘的寝宫门口。远远的,里面,传来慕轻语的娇喘声音。“皇上,人家还没有坐完月子你就这么着急,哎呀,你弄疼人家了。”慕轻舟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声音面如死灰。她早就知道他喜欢的人是慕轻语,哪怕是阴错阳差,他喜欢的还是那个成天装作白莲花的女子——慕轻语。刑重山给她按开了肩胛骨的经络,笑道:“最近不给你揉揉,你就发脾气。”“人家生了战儿之后就一

  • 傅少的亿万甜妻9章(第9章:这就要哭了?)

    原标题:傅少的亿万甜妻9章(第9章:这就要哭了?)小说名称:傅少的亿万甜妻第9章:这就要哭了?但一想到刚才傅斯寒那将近杀人的眼神,她只好忍住了伸手去挠后背的冲动,双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上,咬着下唇一直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就在顾清歌觉得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段手机铃声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他醒了……顾清歌僵在原地不敢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半晌,傅斯寒扭过头看向

  • 总裁的亿万小妻子9章(第九章:讲坏话)

    原标题:总裁的亿万小妻子9章(第九章:讲坏话)小说:总裁的亿万小妻子第九章:讲坏话归山的落日,散发柔美的光芒,既不强烈,又不刺眼,十分温暖。司徒雅结束了学校的工作后回到婆家,偌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她直接上了楼,推开上官驰卧室的房门,径直朝她的密室走去,走了一半忽尔停下脚步,视线往右一瞥,顿时无语了。上官驰竟然真的命人把床给换了,昨天还是白色的床黑色的床品,今天就换成了黑色的床白色的床品,她围着床转了三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男人讨厌女人讨厌到这种程度……就算她碰了他的床,

  • 我曾爱你如命9章(第9章 我被学校开除了)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命9章(第9章我被学校开除了)小说:我曾爱你如命第9章我被学校开除了她简单地收拾了一点东西,她画的漫画,一些证件,用纸箱装着,抱着纸箱,趁着天黑,离开学校。天下起了大雨,她撑着伞,摸着黑,往学校外去。刚出了宿舍区没多远,一群女生突然出来,有人拿着钢管,围住了她。“就是她,被包养的贱人,我们女生的名声都被她败坏了。”“给我打,打死这个贱人。”“砰!”一根铁棒落在她的背上,她倒下,白色的伞落在一旁,纸箱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摔出来,落在水里。钢管,拳头,脚……像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身上,

  • 萌宝暖暖爱9章(第9章 不同的生日)

    原标题:萌宝暖暖爱9章(第9章不同的生日)小说:萌宝暖暖爱第9章不同的生日江漓那张期待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他透着窗户看向外面,发现这里比仓库还要难逃跑。饭菜很快就送进来,江漓像一只小仓鼠一样吃着饭,一边瞄向钟表,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她的妈妈一定急坏了,他吃饱了就想办法逃出去。江晚吟进去洗碗,谢焱熙一个人在家里随便的转了转,虽然不是很大,却很是温馨,和他那永远只是冰凉的家不一样,他好羡慕她真正的孩子。转着转着,他看到了桌子上面摆着相册,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的瞳孔猛的一收。这个孩子怎么和他长得一样

  • 三界第一妃9章(第九章 少主溟寂)

    原标题:三界第一妃9章(第九章少主溟寂)小说名:三界第一妃第九章少主溟寂因为青黎的声音太大,一梦怀中的小狐狸都有些炸毛,一梦赶紧将小狐狸放在自己的床上,拿过被子给它盖好,这才转头看着瞠目结舌的青黎道,“你这么大声干嘛?去灵泉有什么好惊讶的。”只见青黎一脸惊喜和震惊的表情,好半晌,她这才努力的咽了口口水,然后冲到一梦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虔诚的道,“姑娘,你真是一颗福星!”一梦被青黎说的云里雾里,她眼中带着一抹警惕,似笑非笑的道,“青黎,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青黎回过神来,压抑着兴奋的心情,“我

  • 妃凰纪:锦绣嫡女9章(第9章 楚墨宸)

    原标题:妃凰纪:锦绣嫡女9章(第9章楚墨宸)书名:妃凰纪:锦绣嫡女第9章楚墨宸将军一步上前来,伸手就掐向云锦绣的脖子,云锦绣抬头看着他,他的手停在她的脖子前。“小庄,不得无礼。”慕先生忙制止身边的将军,“云大小姐是云将军的女儿。”小庄这才收回手,不是因为云锦绣是云将军的女儿,而是眼前的少女,没有任何威胁,反而让人感觉安心,好像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情。慕先生向云锦绣行了个礼,“原来云大小姐,失礼了。”“幕先生客气了。”小庄抢先一步问道:“你叫那个少年墨宸,他可是楚帅府的……”他的声音哽

  • 余生皆赠你9章(第九章。你叫傅伊?)

    原标题:余生皆赠你9章(第九章。你叫傅伊?)小说书名:余生皆赠你第九章。你叫傅伊?王梓见自己的动作被躲过去了,当下脸黑了,这有点丢人啊。“有本事你别躲!”“我不躲?我是傻子么?”傅伊平静的反问。“你!”王梓又想发怒,还是旁边的人拉着他。“别闹了,被人看笑话。”王梓愤恨的想着,甩开了拉着他的人,撂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傅伊看着王梓带着愤怒离开,而王梓离开以后,原本围着她的人,也都离开了。略微无奈。无心跟人争执,然而矛盾自己上门。傅伊摇头,自己找了个角落休息。这时候,有个人,自己走到了傅伊的面前。

  • 绝品隐龙9章(第九章 你是不是想死?)

    原标题:绝品隐龙9章(第九章你是不是想死?)小说:绝品隐龙第九章你是不是想死?乔治顿了顿,眼里出现一抹愠怒,随即声线平缓的说道:“没错,比起罗斯德家族我们确实不如,你们开的条件也确实非常高。”“但是你以为罗斯德家族会和一个小小的魅勋合作吗?罗斯德可是欧洲古老的大家族,无论财力物力都远远强过魅勋,差距可谓是云泥之别,你们有什么资格和他们说合作?”一番话虽然很刻薄,但林音涵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魅勋不过是一个华夏的二流企业,与卡特家族都有很大差距,更别说一个一线的古老家族了。换句话来说,就算罗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