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26: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

第1章 订婚典礼风波

  米尔斯教堂。来自95lady.com

  温颜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婚礼进行曲,她顾不上多想,猛地向前跑去推开大门,“等一下!”

  订婚典礼被打断,所有人都回头看向她,温颜无视他们的目光,急促的向十字架下的一对新人走去,异常坚定的说,“顾启枫是不会和你订婚的!”

  “你是谁?”好好的婚礼被打断,新娘气恼不已,“把保安找来赶这个女人出去。”

  温颜看都没看她一眼,双眸直直的盯着新郎,“顾启枫,跟我回家!”

  “谁让你回来的?”对于她的出现新郎有些震惊,也有些恼怒。

  见他不为所动,温颜委屈的流泪,“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订婚的,我离开三年而已,你就迫不及待的想找女人了吗?”

  见两人认识的样子,新娘指着温颜问顾启枫,“枫,她是谁?”

  “你闭嘴!”温颜气坏了,厉喝新娘。

  她伸手拉着顾启枫就想往外走,一边哭一边威胁,“顾启枫,你今天要是敢和这女人订婚,我一定把教堂都砸了你信不信?”

  “别闹!”甩开她的手,顾启枫看向站在角落边的保镖,“把三小姐带回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放她出来捣乱!”

  “是!”

  温颜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保镖,她双手紧紧的抓着顾启枫的衣袖,满脸泪水,“我不回去,我不会让你和这个女人订婚,你休想!”

  顾启枫没有再理她,用力拨开抓着他衣袖的手。

  “三小姐,请回吧。”

  两个保镖围着她,她彻底愤怒了,“我看谁敢碰我一下!”

  她的气焰太烈,两个保镖深知她的性子,一时站在原地不敢碰她,一边是大少爷,一边又是凶悍的三小姐,真是为难。

  “我说的话你们都听不进去吗?”顾启枫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吓得两个保镖赶紧架着她。阅读95lady.com

  温颜是存心豁出去了,对保镖一阵拳打脚踢,保镖不敢还手,只好任由她打,但依然紧紧捏着她的手臂。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放开!”

  “三小姐,走吧,别惹怒了大少爷。”

  “放开!”温颜哪里能听得进他们的话,使劲挣扎,手臂被保镖捏的发红。

  顾启枫看着她的手臂,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放开她。”

  得到自由,温颜冲到他的面前,仰起头与他对视,“顾启枫,你跟不跟我走?”

  他站在新娘的旁边仍然不为所动,温颜气笑了,“好啊,你别后悔!”

  她的声音不大,足够让在场的宾客们都听见,所有人都还没搞清楚状况,刚才都还是温馨的一幕,现在怎么就闹得不可开交了。

  温颜一步步靠近他,最后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她突然伸手抓着他的腰带往自己面前一拉,踮起脚尖吻住了他冰凉的唇。

  这一幕让全场哗然。版权http://www.95lady.com/

  “顾启枫,你只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知道吗?”她踮着脚尖贴在他的耳际轻声说。

  新娘看到她的举动恨不得撕碎了她,冲过去推开她,“不要脸,疯女人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我和枫的订婚典礼!”

  “订婚典礼又怎样?他不会和你完成这个仪式!”温颜冷眸看她,面无表情。

  “枫,她到底是谁,怎么可以在我们的订婚礼上放肆。”新娘哭的很是伤心,气恼的质问顾启枫。

  顾启枫没有说话,双眸直直的看着温颜,看得她头皮发麻。

  她知道,他怒了。

  “回去!”

  “我不!”来都来了,闹也闹了,她怎么可能这样就离开呢?

  “顾启枫,我给你一样东西,或许你会感谢我。《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她说着从包包里拿住一支录音笔打开。

  “张筱冉就是个贱女人,跟我上床的时候浪得很,什么姿势都能配合我,最近好像要和哪个豪门公子订婚了,害怕我闹,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离开C市。张筱冉真是太天真了,她怀了我的孩子,有这个把柄在手,我怎么可能离开,那孩子可是我的长期饭票啊。”

  一段语音传出来,宾客们都惊呆了。

  张筱冉更是全身都颤抖起来,脸色惨白,愤怒的瞪着温颜,“不……这不是真的,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宾客们纷纷议论起来。

  “天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张筱冉不是一直都是乖乖女吗?”

  “是啊,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啊,和顾大少的订婚典礼居然怀着别人的孩子,真是无耻。”

  双方家长脸色十分难看,尤其是安父安母,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节骨眼上出岔子。95女性网

第2章 为你疯了无数回

  温颜拿着录音笔,冷目看着张筱冉,“我是不是陷害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有没有怀孕了?”

  在所有人审视的目光下,张筱冉几乎快要站不稳,伤心的拉着顾启枫的衣袖,“枫,她在诬陷我,我是清白的,我没有做那些事情。”

  “我手里还有你和那个人的床照,你难道也要我在这里拿出来?”温颜看着她虚情假意的样子就犯恶心,“他把这些都卖给了我,张筱冉,原来你在孩子他爹面前只值十万啊。”

  张筱冉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等订婚以后再顺理成章的宣布怀孕了吗?

  可惜她太笨,隐藏这些秘密不够仔细。

  “你……”张筱冉眼中闪过一抹惊慌,紧紧的抓着顾启枫不肯放手,“枫,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绝对不会做那些苟且的事情,我不会背叛你的。”

  顾启枫甩开她,深邃的眸充满了冷冽,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温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尽管他的眼神可怕,温颜也没有丝毫退缩之意,“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顾启枫,这么多年我为你疯了无数回,也不差这一次!”

  “来人,把她拖出去,回顾家禁闭反思!”平淡的声线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极其慑人。

  “顾启枫,你是不是疯了,这个女人的私生活很烂,你难道……”

  ‘啪!’

  一个巴掌打断了她的声音。

  温颜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他,“你打我!”

  “再闹你永远都别想再回顾家。阅读95lady.com”顾启枫警告后不再看她,冷声命令保镖,“带走!”

  她长这么大以来,他第一次动手打她!

  以往任凭她再怎么闹,他顶多就是罚她挨饿,罚她禁闭,可这次为了一个滥交的女人他居然动手打她!

  在她愣神的时候保镖上前架着她往外走,眼看着订婚典礼继续进行,温颜心如死灰,对着顾启枫大喊,“你要是敢订婚,我这辈子都会恨你的!”

  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大门关闭。

  温颜一路被保镖压着上车,根本就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上车后,左右两边坐着保镖,她无法逃跑。

  全身力气似乎被抽空了,几天的不眠不休让她的身体早已扛不住,加上刚才怒火攻心她整个陷入了昏迷。

  医院。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温颜睁眼看着陌生的一切,挣扎着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手上插着打点滴的针管。

  “醒了?”

  随着声音看去,她眼神一顿,“袁姨。”

  ‘啪!’的一声,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个巴掌已经重重的落在脸上,疼的她蹙起眉头。

  呵呵,她活了二十五岁,就在昨天和今天同样被顾家的人扇了耳光,真是凑巧。

  “温颜,你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谁让你去破坏我儿子的婚礼?”袁晴愤怒的看着她,恨不得撕碎她才解气,“你纠缠我儿子这么多年,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过他?”

  伸手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她抬起眸毫不畏惧的直视她,“袁姨,那是我和顾启枫的事情。”

  “不要脸!”听着她一口一个顾启枫,袁晴胸腔的愤怒更甚,“他可是你的大哥!”

  “哪门子的大哥?”温颜轻笑,反问,“顾家没有任何收养我的文件,说白了我只是寄住在顾家而已,我姓温,他姓顾,是什么兄妹?”

  “你……”

  “袁姨,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关心过他,现在又来讨伐我破坏他的婚礼,你不觉得好笑吗?”

  “顾家就是教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袁晴气的脸色阴沉,“三年前你消失是最好的选择,现在回来干什么,给我儿子制造麻烦,阻止他找到自己的幸福?温颜,你真是自私透了!”

  “我回不回来那是我的自由!”温颜不卑不亢,对她投来恨意的眼神漠视,“如果昨天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幸福,他的归属,那真是极大的讽刺,难道袁姨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戴绿帽,喜当爹?”

  “哼,邻牙利齿!”袁晴懒得给她纠缠,直接说出自己来此的目的,“你最好给我识相一点,昨天你大哥已经订婚了,而你永远都是顾家的三小姐。”她冷笑,看着温颜苍白的脸色厉声警告,“你现在对顾家还有利用价值,等找到合适的人家就把你许配出去,这是你回报顾家最好的养育之恩。”

  她后面说了什么温颜都没有听进去,脑袋里一直都盘旋着一句话,他昨天已经订婚了。

  他还是和那个女人订婚了!

第3章 往事刻骨铭心

  那个女人私生活不检点,她都跑去当众揭丑,他怎么可以还要和她订婚?

  温颜发了疯的拔掉针管,拉着床边放着的行李箱就匆匆离开病房,任由袁晴怎么喊她都不曾停下脚步。

  “该死,你们还不去追!”袁晴找到在走廊抽烟的保镖后温颜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别让她出现在大少爷面前!”

  “是!”

  ……

  C市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刚开春的天气还有些寒冷,温颜裹紧风衣拖着行李箱上了出租车,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气,给人的感觉格外伤感。

  想到他已经成为别人的未婚夫,她的心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扼住,让她窒息。

  突然想起当年诀别时顾启枫对她说的一番话,‘温颜,收起你的小心思,我和你永远都不可能有结果。’

  那句话本来是最后的诀别,可得知他订婚的消息,她还是不争气的回来了。

  有些回忆总是伤人的,哪怕过了这么多年,现在记忆起来就像是重新把伤疤揭开再狠狠地洒上一把盐,痛得有滋有味,痛得刻骨铭心。

  是她太看得起自己,才会认为自己对他的爱也能得到同等的回报。

  离开的三年时间她想才明白,原来爱没有纠缠,没有束缚,也没有回报。

  可是她又怎么甘心不去纠缠,不去为自己的幸福努力呢?

  因为昨天那场闹剧,他一定厌恶她到极点了吧?

  她现在还回得了顾家吗?

  “小姐,去哪儿?”司机适时地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东城顾家庄园。”

  车里的气氛沉闷,司机滔滔不绝的抱怨着天气不好,温颜坐在后排座却是心不在焉。

  很快到了顾家庄园的山脚下,没有得到允许根本就进不了这座山,司机刹车下来转头看向温颜,“小姐,没有通行证上不去,你看……”

  “我就在这里下车,谢谢。”给了钱,温颜下车,站在雨中看着这熟悉的山,熟悉的一切。

  久违的熟悉感总能引起令人心酸的怀念。

  小雨打落在身上染上了一股凉意,她深呼吸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早已熟悉透了的号码。

  “什么事?”

  一贯清冷的声音响起,温颜指尖微颤,强压内心的不平静,“我回来了,在山脚下,没有通行证上不去。”

  电话里的人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等着!”

  简短的谈话结束后,她收起了手机。

  明明天气有些冷,但她的后背却出了汗,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

  她以为这辈子自己最怕的就是离别的时刻,原来她也同样害怕重逢,她怕听到他那冰冷没有感情的声音,怕他指责自己为什么要任性的回C市破坏他的订婚典礼。

  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点点的蔓延至全身,让她此刻有些不知所措。

  想走,似乎来不及了。

  在她开始打退堂鼓的时候,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她,温颜,既然已经回来了,怎么能退缩呢?

  至少,再为自己付出的爱情争取一次。

  心底这么安慰自己,她的勇气又一点点的聚拢。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也没见车子从山上下来,温颜冻的有些哆嗦,双手紧紧的抱着臂膀,抬起头看着站岗的安保早已是陌生的面孔。

  三年不在家,似乎变了好多呢,可是那个人变了吗?

  雨势越来越大,她戴上了衣服上的帽子,尽管如此身上还是被淋湿,她双眼一直盯着从山上下来的那条路。

  一个小时过去车子才渐渐出来最后停在她的面前,车窗摇下,一个身影探出来,“上车。”一贯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温颜看到熟悉的样貌和身影瞬间慌了神,赶紧听话的打开车门。

  “你的行李不要了吗?”

  “哦。”她手足无措的反身拉过行李箱走到车尾。

  司机赶紧下车帮忙,“三小姐,我来吧,快上车,现在下着雨呢。”

  “谢谢袁叔。”

  车内的气氛很冷,也很僵硬。

  坐在朝思暮想的人身边,她紧张得连手放在哪里都不知道,本来鼓足了勇气回来面对他,但仅仅只是一眼又将她打回了原形。

  在这个人面前她永远都显得那么卑微,那么小心翼翼。

  顾启枫仅仅只用余光扫了她一眼,见她浑身湿漉漉的不由得蹙起眉,拿过毛巾扔给她,“擦一下你身上的雨水。”

  低头看着他扔过来的毛巾,温颜唇角勾起一抹自嘲,她知道,他一定是嫌弃她弄脏了车子。

  “你已经和安筱冉……订婚了?”她终于开口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第4章 家规处置

  顾启枫看也没看她,冷声说,“没有。”

  得到答案,她突然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她知道顾启枫是不会骗她的。

  “昨天的事情我是不想看到你被蒙在鼓里。”她擦着身上的水珠,轻声做出解释。

  “难道你是想看到顾家颜面尽失?”

  “我……”她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温颜,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在外界一切以顾家的颜面为主?”他面色平静如波,只是声音冰的掉渣,彻彻底底的与她拉远了距离。

  温颜一怔,苦涩的点头,“告诉过。”

  “那我有没有教过你礼仪端庄?”

  “有!”

  他终于侧头睁眼看她,眉眼间都染上了凉薄,“你让我失望了,既然屡教不改,回去后家规处置。”

  家规?

  连开车的司机都忍不住蹙眉,顾家的家规几个人能受得住?

  大少爷如今是顾家家主,他说出口的话就从来不会改变,看来今天三小姐是要挨着皮肉之苦了。

  温颜心一窒,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为了昨天闹他订婚典礼的事情,他要对她家规处置?

  那个女人究竟什么地方好,值得他这样做?

  温颜平静的看着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也没有再闹,那双手微微抓紧衣袖,关节发白。

  “大少爷,三小姐,到了。”

  下车后,温颜双手抱臂,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眼眶有些发酸,过去在这里面又蹦又跳冲着顾启枫撒娇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顾家所有人齐聚在屋檐下看着她和顾启枫走来,还来不及一一打招呼,顾启枫冰冷的声音就响起,“温颜,跪下!”

  所有人都很诧异,似乎顾启枫说这样的话十分不正常。

  整个C市都知道,温颜是顾家大少的宝贝蛋,宠也好,惩罚也好,绝不让别人动一根毫毛,再说平时他都把温颜宠上了天,一点都舍不得打骂,现在却满脸冷漠的让温颜在大庭广众面前跪下。

  这太不正常。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一向疼温颜的顾锐不顾逐渐下大的雨,冲出来质问。

  “温颜不服管教,在外界有损顾家颜面,她这性子被惯的骄纵,不用家规伺候她永远都学不乖。”

  家规?

  所有人都迷茫了,因为昨天的订婚典礼大少爷要家规处置温颜?可是之前温颜更过分的事情都做过,他不但不责备,还叮嘱她以后闹也好,疯也好,都不要伤了自己。

  好几年前,顾启枫带了个女人回来吃饭,温颜知道了大怒,一把火烧了东苑的房子,顾启枫和那个女人差点困在里面没出来。

  那一次,他即使再生气也没有责备她一句,反而她的手受了点小伤担心的要死,自此以后,顾启枫再也没带女人回过顾家。

  顾锐紧锁眉头,为她求情,“她身子娇小怎么能受得住家规,大哥你是不是疯了?”

  “多说无益,谁要是为她求情就陪她一起受罚!”

  “大哥……”

  “二哥,我没事,你不用为我求他!”温颜阻止顾锐再说下去,强撑笑意安慰他。

  “管家,鞭子拿来!”

  “这……”管家站在屋檐下踌躇不已,于心不忍。

  顾启枫看着他不为所动,声音更加冰冷,“我的话在这个家是不是都不管用了?”

  “大哥,他们不拿我去拿!”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四妹顾薇迈着轻快的步伐跑了大厅。

  她很快就把鞭子拿来递给了顾启枫,还得意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温颜。

  顾启枫接过鞭子,手一挥,示意让顾锐等人都站远一些,顾锐不忍心看到温颜受罚,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顾薇拦住,“二哥,可没你这么偏袒的啊,明明就是温颜犯了错破坏了顾家的声誉,理应受罚,咱们家的规矩可不能坏。”

  “顾薇,她可是你三姐,你不为她求情就算了,别在这里幸灾乐祸。”顾锐瞪了她一眼警告着,对着这个从小就骄纵的四妹,他一直都不太喜欢。

  “我才没三姐呢,如果不是温颜一直赖在顾家不走,我怎么可能沦为老四?”顾薇打小就不喜欢温颜,成天都缠着大哥,大哥的眼里心里都是她,身为妹妹却得不到哥哥的一点关心,甚至一个眼神,这些都是温颜害的。

  C市的人都知道顾启枫有一个宠上天的妹妹温颜,却不知道顾家还有一个顾薇。

  凭什么一个外来的女人要拥有着顾家最好的一切?

  “再不安分我让刘妈带你回房!”顾锐拧眉,冷声警告。

  白箐见两人掐起来,笑了笑走过来拉着顾锐往屋檐下走,“大哥在气头上谁劝也没用,这一次颜颜是过分了,你放心吧,她总归是大哥带大的人,他哪里狠得下心让她受苦?”

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深爱如海 或 傲娇大少最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

    1000年......去年年会,我曾经提到,我在思考如何让李锦记家族经营1000年。年会之后,我们听到很多业务伙伴的声音,进一步提出: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我觉得这个提得非常好。经营1000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建立文化!没有人能够永生,但只有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所以永续经营的灵魂不应该是任何个人,而是文化。我们要建立永远创业的文化,不断求变,不断应变,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建立文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和团队!文化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是透过人才和团队的行为

  • 王阳明:送你4个不生气的智慧

    授权图片向维摄面对别人的过错,不生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和朋友、亲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他们的错误,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和他人的交往中,我们若是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很容易击起对方的反击,双方你一句我一句,事情就算毁了。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相交为友。俩人一起去做生意,管仲出的钱少,年底分红却每次都拿大头,有人就说管仲贪财忘义,不能交。鲍叔牙也不生气,反而为管仲辩解,说他要赡养老人,多拿点钱是应该的。俩人一起出去打仗,管仲每次冲锋在后,

  • 成熟和淡定,才是中年之美

    人到中年,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成熟,实力变得稳定,财力变得殷实。中年之美,在于其成熟和淡定。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迷茫,没有年老时的颓废和消极。于天地之间,睿智豁达,享受人生。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水,多了,厚积薄发,成就一生伟业。水,深了,满腹经纶,不再为世俗所惑。水,宽了,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真正睿智的中年是这样一种境界——深水静流。中年,善于反思。“吾日三省吾身”、“我思故我在”……中年,常常感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青年时,常常觉得社会应该给予自己。中年时,常常觉得自

  • 交到这5种人,你的人生基本毁一半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好的朋友能够提高自己,让自己获益匪浅。一个坏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一踏糊涂,万劫不复。选择朋友,其实是在选择自己的命运。亲情淡漠的人春秋时期,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管仲通过改革,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齐桓公37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到病榻探望,询问国事。管仲说:“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个人不能信任。”齐桓公不解,说,易牙的亲生儿子都舍得烹了给我,竖貂不惜阉割自己进宫侍候我,开方在我手下称臣,父母死了也不回去奔丧,他们三个都爱我胜过他们的家人,为什么

  • 终于知道关羽雕像都是闭着眼了!原因还挺吓人的!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那么,关公雕像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的?有一种说法,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三国时期关羽温酒斩华雄,睁着眼喝了酒,回来时就眯着眼了。所以祭拜关公最好还是用闭眼的关公。关公的雕塑形象面部亦以美髯、虎眉、凤眼为特色。其服饰却因庙宇称谓不同而各异。称关帝庙、关王庙、关圣庙、关圣帝君

  • 无法左右的,随缘(深度好文)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很茂盛,一棵已经枯萎了。禅师问弟子:你们说是枯萎的好,还是茂盛的好?一个弟子说:“当然是茂盛的好。”另一个弟子说,“繁华终将消失,我看是枯萎的好。”谁知禅师摇摇头,“枯萎也终将消失”。后来一个机灵的小沙弥道出了答案“枯萎的让它枯萎,茂盛的让它茂盛。”万物各有规律,不要追逐外界的风景,而要关注自己内心的风景。心里若能随缘而观,随缘而喜,任他树荣树枯,都是绝好风景。“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佛家有言,随缘自适,烦恼即去。随缘是我们摆脱烦恼的第一秒法。苦乐随缘,得失随缘。

  • 做人两个字,善良;做事两个字,坚持

    做人,就两个字:善良。善良的人,永远都受人尊重,也许会吃亏上当,也许会流泪受伤,可是,善良是种美德,幸福会回应,上天会眷顾。做事,就两个字:坚持。一腔热血未必能成功,坚持到底必定有收获,如果轻易放弃,只会和成功失之交臂,多坚持一会,多忍耐一次,也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做人,要干干净净。别想着占谁便宜,把人暗算,对朋友,真诚点,对伴侣,忠诚点,简单善良不吃亏,阴险狡诈遭人厌。做事,要有始有终。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累再苦,也得坚持,再痛再疼,也要忍住,吃不了苦的人,永远不会成功。人活一世,实属不易,

  • 生活不要攀比,适合自己,就是幸福

    点我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点我摔跤了,不要哭,再爬起来,站直一笑,拍拍尘灰,继续奔跑。正视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适应人生的每一回起伏,吸取人生的每一场失败,利用人生的每一个坎坷。努力给自己一个最美好的心情,平衡住自己的气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急于成功之事,就算摔了再大

  • 一个穴位疏通全身气血!

    中医认为经络决定人体健康一旦经络出现堵塞人体就会出现诸多疾病因此,想要养生,保持经络畅通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春季大家很重视养生进补,但是如果经络堵塞,补什么都没有用!当然,人体是非常敏感的,如果经络不通,就会发出很多不舒服的信号来求救!各种不通的信号代表着不同的情况,可以根据自己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方法和穴位来调理。经络不通的首要感觉疼痛还是那句话: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经络不通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疼痛,比如有时候我们会有莫名的疼痛,那说明的是此处经络不通。疼痛气血不通冷疼痛说明经络不通,继而导致气血不

  • 《论语》精华60句,只读一遍,获益终生

    《论语》是孔子思想的集大成之作,在如今社会,仍具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慢慢感悟,细细品味。1、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个人没有长远的考虑,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智者却是能不为眼前得失所羁绊,目光长远,判断敏锐。2、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的快乐,就像水一样,悠然安详,永远是活泼泼的。仁者之乐,像山一样,崇高、伟大、宁静。3、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愿承受的事,也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这句话所揭晓的是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原则。孔子所言是指人应当以对待自身的行为为参照物来对待他人。人应该有宽广的胸怀,待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