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的江湖往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8:51: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的江湖往事
001江湖

2001年的春天,我在浙江杭州。网站95lady.com当时我们在浙江一带还没有形成气候,我只是先来联系一下收黑账的事情。

第一次遇见巧儿,是在我那次喝醉了之后,我的酒量不好,几乎是一喝就醉,那天在二哥那里喝完酒出来,我就知道自己马上就会醉倒。

趁酒劲还没有发作,我一眼看到路边的一间桑拿浴室,就赶紧跑了进去。

我不知道服务生和我说了些什么,只是想赶紧进桑拿房,胡乱脱光了衣服进去,就躺在熟悉的樟木味道的长条木躺椅上,昏睡了过去。

我看见一个白色的模糊的身影,在一片雾气茫茫中向我走来。这时我才发现正自己置身于一间桑拿房内。

我很喜欢樟木的陈香的味道,躺在樟木制成的桑拿木条长凳上,感受熏蒸的惬意,几分丝丝入肉的慵懒体验,亮晶晶的汗珠扑簌着滚落,一双柔弱无骨的女人的纤手在我的身体上游走,我闭上眼睛,不想破坏这撩人原始欲望的意境。来自http://www.95lady.com/

这是一张按摩床,我的身下铺着毛巾毯子,我仰面朝天躺着,有人在我的头上用力地按摩着,我看不到人,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很热,身上油油的,被擦了一层什么,滑滑腻腻的,感觉却很舒服。

我挣开了双眼,身后一个女声道:“先生,您醒了吗?您睡了好久啊,喝了很多酒吧!我是巧儿,我现在是你的技师,你喜欢吗?咯咯咯咯……”巧儿发出了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喜欢,喜欢。”我含糊着说道,我心里想,连你长什么样我都没有见过,怎么就喜欢了呐?

巧儿好像明白我的心思,像个欢快的小兔子一样跑到我的身边,哇!当时我的眼睛就看直了。接下来就不用她给我按摩了,我的咸猪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巧儿非但不恼反而和我在狭小的按摩室里嬉闹起来。

巧儿推开旁边的小门,跑到了里面的桑拿区,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在淋浴喷头下面把身上的油腻冲洗干净,巧儿也不再躲闪,过来帮我擦背。

我行走在江南那些年,可以说是阅女无数,但是像巧儿这样的尤物却很少见。《我的江湖往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好多女孩性感漂亮,但是不一定可以合得来,有些喜欢的,对方却并不来电,也有女孩穷起劲的,自己反倒看不上了。

这一次,遇到巧儿,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巧儿说:“哥哥,你好棒呀!你,怎么才想起来找我?”

我说:“是啊!我都快把你忘了,今天,我要好好爱你,不要你再离开我!”

巧儿笑了,说道:“那你就快点吧,我喜欢你的狂暴和粗野!”

……

两天后,我从杭州回到上海,当时,我们的生意刚刚在上海打开市场。然而,刚刚回到上海,亮亮告诉我,阿文被警察抓了,涉嫌倒卖枪支弹药。

“怎么才告诉我?”我有些埋怨地对亮亮说。

“四哥,我也是刚刚知道。老乐前几天从东北回来,带了一批货,我就想起找阿文,阿文联系不上,我就怕是出事了,结果阿文的爸爸告诉我,他被抓走了,现在关在一所。”

这个消息无疑晴天霹雳,阿文是我们上海的下线,他已经被抓了,亮亮居然没事,要知道和阿文单线联系的只有亮亮。来自95lady.com

我问亮亮:“你是怎么联系阿文的?”

“还是老办法,老乐是上个星期回来的,我就去了老地方,连续去了3天,阿文不在,我就知道,可能出事了。然后我就去棉纺厂门口等阿文的爸爸,是他爸爸告诉我的,还说他家阿文是冤枉的。”

老地方是一个酒吧,我们和阿文联系都是在固定的时间去灵石路的那个酒吧,每个周六周日的晚上十点,有事没事都要过去坐一坐,彼此并不留电话,就怕出事。

“现在怎么办啊,四哥?”亮亮有些着急的对我说。

“让我想想。”我知道怎么办?一时间我的脑子有点乱,这个生意在上海做了一段时间了,一直顺风顺水,怎么就出了事。关键是阿文会不会把我们撂了,上海804(上海市刑侦总队,别跟我提803,我写804就是804,切记,这故事发生在平行空间)可不是吃素的。95女性网

阿文是老大几年前在上海做生意的时候结交的一个上海流氓,当时阿文也是在上海滩小有名气的一方大哥,可是后来大家都开始赚钱做生意了,打打杀杀已经过时了,阿文就慢慢退出了江湖,在九江路盘了个店铺卖假名牌度日。

后来我的老大打通了俄罗斯地下通道,专门倒腾老毛子远东的黑货。老大就派我带亮亮来了上海,负责在上海一带销货。老大就让找阿文,说阿文是地头蛇,有路子。

我和亮亮来到上海,费了一些周折,终于联系上了阿文,从头到尾都是亮亮出面,这是事先老大的分工,亮亮在我们这个帮里算是新人,这次也是有锻炼他的意思。

亮亮一个人见了阿文,阿文是个老江湖了,听说是老大介绍的,也不多问,就说先看看货,亮亮就给他看了两只俄罗斯军用红星手枪,阿文很在行地验了货,就同意了。

后来就开始做了几单,量还可以,前后就交易了几次,每次都是红星手枪,每支枪配10发子弹。网站95lady.com老大还交待我另一个项目,就是搞一个要帐公司。

浙江一带经济发达,民间借贷极为活跃,好多地下钱庄在这一带滋生起来,时间一长,好多呆死帐发生了,各家地下钱庄就想办法动用一些地下手段来讨要呆死帐,所以老大想到这是个有利润的生意。

老大几年前在这一带做过生意,有一些老关系,就派我去了杭州,找另一条路子。结果我刚刚回到上海,就听说阿文出事了。

我的大脑迅速运转,阿文只见过亮亮,和亮亮又是单线联系,只是每个周末在老地方碰头,阿文还知道老大,但是只知道老大是东北的,真名叫什么,东北具体什么地方的人,电话等联系方式一概不知。

就算阿文撂了,那么804也只能在阿文和亮亮联系碰头的时候抓捕亮亮,而亮亮去了三次居然没事,说明阿文什么也没说,毕竟是老江湖了,想到这一层,我有些释然了。

“暂时应该没事。”我把想法和亮亮说了,亮亮也放心了,说:“就是后怕啊,我差一点就进去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老乐回去了吗?”我问。

“回去了,人我都没见着,老大最近很谨慎,让我们能不和送货的见面就不见面。”亮亮说。

“这次接了多少?还是在寄存处领的吗?”我接着问。

老大有时派人送货过来指示把包裹存在火车站寄存处,寄存牌叫快递送到我们的住处,亮亮再去取,取到后发一个平安的短信给老大就行了。

一切都是为了安全,开始亮亮还嫌麻烦,后来慢慢的明白了,整个生意的环节越多越好,越安全,只要其中的任何环节出问题,我们都可以发现蛛丝马迹,及时采取措施,有点象捉谜藏,原始的老鼠和猫的游戏。

“还是红星,一共十把,一百发子弹,用一个拉杆箱装的。”亮亮说。

我马上给老大打了电话,把上海的事和去杭州接头的情况向他汇报,老大马上说:“上海不能呆了,立刻带货转移到杭州!”

002灵隐寺

和老大通话当天的晚上,我和亮亮就在新客站乘火车赶到了杭州。

按照老大的安排,我们到了杭州就去找哈尔滨的王老板。王老板在杭州开了一个鲑鱼公司,专门做黑龙江特产鲑鱼生意,我们当地人管黑龙江鲑鱼叫大马哈鱼。

王老板的公司在西湖南边的湖滨路,我俩在火车站打了出租,在出租车上我和王老板通了电话,王老板非常热情地让我俩直接去西湖边上的楼外楼大酒店,他说在楼外楼给我们接风。

出租车就直奔楼外楼,在门口我看见胖乎乎的王老板笑呵呵地迎了过来。

这个王老板我在哈尔滨就见过,只知道是老大的一个什么战友,以前我和老大在哈市做生意的时候就是住的这位王老板家,一下车,王老板就抱了我一下,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四,没想到咱哥俩在这儿见面了哈哈!”

我说:“王哥还好吧,发福了哥们儿!”

我转过身去叫亮亮,亮亮正把拉杆箱从出租车的后备箱拖出来,给司机车钱。

“亮亮,来,这是王老板,叫王哥!这是我兄弟亮亮。”我给他们介绍。

亮亮是我去年刚刚带的一个小弟,谁都不认识,别说王老板,连老大都没见过,是老五介绍给我的。老大定了个规矩,各人自己的小弟各人自己带,轻易不要介绍给大哥认识。也不知为什么,老大这几年越来越谨慎了,小心行得万年船,成了老大的口头禅。

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东坡肉、叫花鸡、荠菜羹,几样西湖楼外楼的名菜摆了满满一桌子,我们的确也是饿了,一顿狼吞虎咽。酒足饭饱之后,王老板开车把我们带到了一间公寓楼,当时已经是半夜了。

“好了,你们哥俩上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们。”王老板把一串钥匙递给我,这是他事先给我们租好的房子。

亮亮提着那个拉杆箱,问了一句:“王哥,这个小区叫什么啊?”王老板看了看他,拍了我一下说:“上去吧,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我们的房间在20楼,很大的一间公寓房,有三个卧室,一个客厅。屋内设施一应俱全,我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打开拉杆箱,里面赫然整齐地摆放着十把崭新乌黑锃亮的俄罗斯制式红星手枪。

我拿出一把拉开枪栓,里面还有机油的味道。我把五颗子弹押进弹夹,装上弹夹,连续拉动枪栓,五颗金黄色的子弹依次啪啪啪地跳了出来,好枪。每把枪都验了一遍,不错,都是新枪,没有卡壳的现象。

那晚不知为什么我难以入睡,我有一个坏毛病,就是每到一个新地方都睡不着,要适应几天才好,亮亮洗完澡就到一间卧室去睡了,我睡不着就想到他房间去看看他睡了没有。轻轻一推门,没开,这小子把门锁了。可能睡了吧,刚一转身,却隐约听见亮亮在打电话。

“我们晚上到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姓王的……他睡了”我就听见断断续续的几句。当时我的脑袋一下子大了,亮亮在向什么人报告我们的行踪!

我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卧室,连忙用手机给老大打了电话。老大听了我的汇报,有些生气地对我说:“瞧瞧你带的小弟!要么是不懂规矩和家里通话,要么就是挂了,给盖子报信!”(挂了就是被抓了的意思,这是切口,就是黑话。)

“我靠!怎么可能?那怎么办,废了他?”我急忙请示。

“别,你这样,什么都别露,别让他看出来,你这些天先什么都别动,观察他,探探他,随时和我联系!”

我躺在床上,更加无法入睡。

第二天,王老板接我们去了他的公司。王老板的公司其实就是一个湖滨路的小门脸,门上方一个大牌子:大马哈鱼专卖店。门旁一个半米见方的铜牌,上书:杭州市昌运鲑鱼有限公司。进去是个百十平米的店铺,摆放着干鲜大马哈鱼和铁盒包装的大马哈鱼籽。两个营业员在卖货,三两个顾客在看鱼。

王老板把我们让到后面,后面有两个办公室,再后面是个院子,院子里有个冷库。

在办公室和王老板聊了一会儿,王老板说你们先玩几天,有事给我打电话,就给了我俩名片,王老板叫王国庆,名片上就印了个经理的头衔,奶奶的,这年头,狗戴个帽子都是经理。

亮亮第一次来杭州,要我带他去看西湖,我们就先去了灵隐寺。

灵隐寺是我来杭州必到之处,拜当地佛,是我们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段时间不是很顺,我一定要好好拜拜。

上午十点多,我和亮亮来到灵隐寺,灵隐寺永远是那样的香火旺盛,大雄宝殿前面一片一片的善男信女磕头上香。

我万分虔诚地在香炉点燃了手中的三柱香,深深地拜了下去。连续三叩首之后,我跪在地上久久不起,心中默念着平安,求佛祖保佑,保佑我在杭州一切顺利。

起来后发现,亮亮不知去了哪里,这小子爱玩,自己跑什么地方去逛了吧,我拿出手机打给他,居然占线!您的被叫正在通话,请稍后再拨!!!

亮亮的这个电话号码只有我知道,这是规矩,不许在有活儿的时候使用自己的电话,一到上海就给他重新买了神州行号码卡,他怎么会占线,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和老大的话我越发觉得后背在冒凉气。

我四下里望了一圈,到处都是烧香拜佛的游人,哪里有亮亮的影子!

不管他了我先拜佛再说,一路拜到了后面的药师殿,一下子就看到亮亮站在大殿的门旁,正和身边的两位美女有说有笑地聊着。

亮亮今年才22岁,属于那种外形很酷很炫的帅哥,到哪里都惹女孩儿的喜欢,他就这点本事,随时随地都可以勾搭上美女。

说起来亮亮入行就是靠的这点本事。去年老五在大连承包海员俱乐部,急需小姐,放出话来,不管是谁,只要带小姐给他,按一个五百结算,亮亮一个夏天就从黑龙江带了一百多个小姐过去。

现在的小姑娘也是真他妈的贱,只要看到帅哥就迈不动步,几句甜言蜜语就晕了,亮亮说哥哥带你们去大连玩,一个个抢着跟他走。结果到了大连就进了老五的海员俱乐部了,剩下的事就与亮亮无关了,结帐交人。

老五后来不需要小姐了,就让亮亮跟了我。这小子黑龙江是回不去了,因涉嫌拐骗少女正被盖子通缉呐。

我走过去,“亮亮,有美眉啊,也不给哥哥介绍介绍!”

“啊,这是我大军哥,这是小青、这是小玉。”亮亮介绍着。我们有个规矩,就是对外,亮亮要叫我大军哥,这是我的假身份证的名字,叫李军。

亮亮其实也是假名,亮亮的真名叫什么我其实也不知道,道上的规矩非常多,其中一条最重要的就是,能不知道的最好就不要知道,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

“大军哥!”两个女孩一起叫我。靠,还真是美女啊,小玉长着一张狐媚的瓜子小脸,小青是典型的娃娃脸,水汪汪的一双杏眼忽闪着长长的夸张的睫毛。

一时间我有点恍惚,太他妈的象了,小青长得太象我的女友心莲了!心莲是我心中永远的痛,自从那年我们在北边掉脚之后就再也没能和她见面,盖子一直在找我们,我是那次江北村惨案的参与者之一,尽管事情过去多年了,我还是不能回去见她或是和她联系,我甚至都不知道心莲的一点消息,也不敢去打听。

瞬间的一愣之后,我马上恢复了常态。“美女好!”我伸出手去,一一和小玉小青握手,两个女孩有些羞涩,低头抿嘴笑着。

亮亮说:“军哥,她俩是杭州人,今天周末出来玩的,听说我们第一次来杭州,要给我们做导游。”

“好啊!”我说,“正好我们不知道接下去怎么走呐。收费吗?要给你们多少钱啊?”

小青说:“不要钱,我们就是完成实习任务,我们杭州旅游学校的,再说了,你们两个都是帅哥,呵呵。”小青说着脸就红了,我突然感到心底的一根神经被柔柔地牵动了一下,好久没有这种纯情的感觉了。

两个女孩是如此的单纯,在我们的圈子里,在我的世界里,单纯已经是久违的奢侈了。

那一天我们四个在西湖一直逛到很晚,我们执意请她们到楼外楼吃了饭,互相留了联系电话,留电话的时候亮亮到是犹豫了一下,我却直接就把我的手机号写给了小青。

我看得出来,这就是两个涉世不深的在校学生,不必搞得草木皆兵。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喜欢小青……

003背叛

按照老大的吩咐,来到杭州一个多星期了,我们什么都没做,整天无所事事。

    亮亮终于忍不住了,一天,亮亮问我:“四哥,我们来杭州干吗?我知道我不该问,可是我们就这么呆着吗?那些东西放在这里不出手吗?”

    “不急。”我说,“我们的买家还没有准备好。”我心不在焉地回答他。

    “哦。”亮亮有些无奈,“可是,四哥,我们总得干点什么。”

    “亮亮,看着我的眼睛。”我突然严肃地对亮亮说,“亮亮,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或者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直直地盯着他。

    “怎么了,四哥?我就知道上海出了事,你肯定会埋怨我。”亮亮的目光有些闪烁,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没什么,呵呵。”我后悔了,不应该惊动亮亮,毕竟我还没有现亮亮背叛的直接证据。

    我决定试探一下他。

    白天我们基本不出去,呆在房间的厅里看电视。我故意当着亮亮的面拨电话,大声地和电话里根本就不存在的人谈生意,亮亮眼睛看着电视,耳朵竖起来仔细地听我打电话。

    “我们来杭州好几天了,不能再拖了,老板!”我冲电话里嚷嚷道。

    “不行!价钱就是一口价!现在什么风头啊,有没有搞错啊,老哥!”

    “好的,我带一个样品过去,什么地方你定啊!好好,就在那里,我马上过去!”

    我乱喊一通,挂断了电话。

    “我出去一下,对方要看样品。”我一边对亮亮说,一边从拉杆箱里拿出一把红星和一个弹夹、五子弹。

    “要我跟你一起去吗?”亮亮站起来问。

    “不用,你在家看着东西,等我消息。”我把手枪插入后腰,穿上一件宽松的夹克,头也没回就开门出去了。

    一直到晚上我才回来,我对亮亮说:“好了,亮亮,成交了,我们明天去萧山交易,这次对方全要了,十把,是个大生意!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一起去,机灵点。”

    亮亮一下子很高兴,马上洗澡回房去了。

    我和亮亮的房间挨着,只隔一道墙。我拿了一个玻璃水杯,开口一面贴紧了墙面,把耳朵贴在水杯的底上。这是一个简单的隔墙偷听器,这样可以听得见隔墙另一面房间的声音,我试过很多次,很灵的。

    亮亮果然在打电话!

    “……对……明天……萧山……交易……”

    妈的!该死的亮亮!果然是他在出卖我!怎么办?现在就废了他?还是先给老大大哥电话。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如实向老大报告。

    “大哥,亮亮是挂了,我试过了,他在向盖子报告!”我把我的试探和亮亮打电话的情况向老大说了一遍。

    “好的,老四,你什么也别干,我来安排,下面怎么做你听二哥的,我派老二过去。”老大简单地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二哥是我们这个帮里面足智多谋,心狠手辣的角色。我们一共五个拜把兄弟,我是老四,负责黑货生意,二哥则是清道夫,早些年负责抢地盘,现在负责对付危险的买家和帮内清理门户的事情。大哥这个时候派他过来,我知道亮亮的日子不多了。

    可是我却非常地害怕,如果亮亮挂了,那么我也是危险的,盖子肯定知道我了,说不定正在什么地方监视我!我下意识地四下看了一圈,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第二天,亮亮起得很早,脸上挂着兴奋。“四哥,我们马上就走吗?”他在搬弄那个拉杆箱。

    “放下吧,计划变了,我们不去了。”

    “啊?”亮亮马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呵呵,不管他们,到时他们还会再通知我们。今天我们出去玩吧,去旅游学校看看你的美女。”我拍了亮亮一下。

    “好吧。”亮亮居然有些不大情愿。这更说明他心里有鬼,要知道,平时只要一说去泡妞,这小子什么都不顾。

    吃过早饭,我去王老板那儿跟他借了他的那辆黑色桑塔纳,亮亮要给小玉打电话,我说不用,要给她们个惊喜,可是在路上亮亮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小玉的手机。

    “小玉,呵呵,我是亮亮啊,猜猜我们在干吗?笨妞!猜不出吧,我们马上就到你们学校了,快出来接我们!想死我了宝贝儿!”

    这小子又恢复了那副色迷迷的嘴脸,我心里想着二哥要来的事,有些不忍心地看了一脸兴奋的亮亮一眼。

    我对杭州的路不是很熟,费了一番周折,我终于把车开到了杭州旅游学校的大门口。一路上亮亮不停地在电话里眉飞色舞地和小玉调侃着,远远的我就看到小玉和小青站在大门旁。

    小青今天打扮得非常清纯,瓷娃娃般的脸上散发着晶莹的光泽,水蓝色的牛仔裤蛋黄色的棉布衬衫,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旅游鞋。一时间我又恍惚了一下,心莲的形象在我眼前一闪即逝。

    “大军哥!”小青主动叫我。

    “哈哈,还没把我忘了哈!”我说。

    “怎么会呀,帅哥!”小青一下子好象已经和我很熟了,不再扭捏和羞涩,小嘴弯成月牙形,嘻嘻地笑个不停。

    亮亮在一旁和小玉也开始了打情骂俏,我说:“我们别呆在这儿啊,美女,今天带我们去哪玩啊?”

    “嗯,让我想想。”小青嘟起性感的小嘴唇,做沉思状。

    “有了,我们去钱塘江大桥吧!”小青说。

    “不好,”亮亮说:“那天在六和塔已经看到过了。”

    “这样吧,”我说:“杭州呐我们不是很熟,你们就带我们逛逛杭州的街道吧,正好今天有车。”

    大家同意了,我们就开车在杭州市内兜了起来。

    杭州虽说是浙江省的省会,但是城市建筑并不张扬,可能是我在上海呆久了的缘故,感到杭州的街面给人一种朴实无华的亲近感。在上海绝对没有这种感觉,上海给人一种压力,坐在车内几乎是看不到天空的,车窗外满眼的全是摩天大厦。

    兜了一天,我们去了西湖边的一家日本料理,叫缘绿寿丝。

    停好车,我们进去,坐在转盘前。这是一家半自助式的日式餐厅,中间一条环行转盘,上面是不停缓缓转动的输送带,一盘一盘的料理摆在上面,食客围坐在周围,喜欢哪一盘就等转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伸手拿下来,食物的不同,盘子的颜色也不同,吃完按空盘子的数量结帐。

    小青和小玉有说有笑地开始从传送带上往下端盘子,主要就是三文鱼北极贝刺身什么的。

    小青我对我说:“男生吃三文鱼,女生吃北极贝。”

    我说:“为什么啊?”

    “因为吃三文鱼会胖!嘻嘻!”小青很爱笑。

    我们喝了几瓶清酒,有些晕晕乎乎了,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准备结帐。这时我看到小青在向桌子地下塞我们吃完的空盘子!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好聪明的鬼丫头啊。四下张望一圈,还好,店里客人已经很多,没人注意我们。

    结果结帐的时候我们面前只有五六个空盘子,我知道下面最少藏了十几个盘子。

    出来到店外,小青再也忍不住笑弯了腰,说:“大军哥好可爱,结帐的时候紧张得太严肃了,哈哈!”

    我刚刚是很紧张,脸上就不自然地绷了起来,让这个小鬼丫头看在了眼里。

我突然觉得,这个女孩不象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004二哥

把小玉和小青送回学校已经很晚了,我和亮亮开车准备先回到湖滨路王老板那里去还车。正走着,突然,一辆警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急别到我们的车前方停下,我被迫一个急刹车。

    “下车!下车!”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粗暴地拉开我们的车门。我被强行拉下车,双手伸直趴在桑塔纳的机器盖子上。我感到有一支手枪顶在我的后脑勺上,当时大脑一片空白。

    “老实点!”我听到手铐的声音,不是给我带的,亮亮肯定被铐上了,我听见亮亮疼的一声唉呦。我的头被死死的按着,根本看不到亮亮那边的情况。我的大脑飞地转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我稍稍动了一下被枪顶住的头。

    “别动啊!”突然顶在我头上的枪移开了,压住我的警察也离开了,我老老实实的趴着,一动也不敢动。只听见身后警车开动的声音。

    妈的,都走了,我还傻子一样的趴着。

    亮亮被警察带走了!我起来后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为什么只抓他而放过我?

    我四下里看看,还好路上没什么车,空空荡荡的,刚刚的一切只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警车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我赶紧上车,一脚油门直奔王老板的公司。

    在王老板的办公室的沙上,二哥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笑眯眯地看着惊慌失措闯进来的我。

    “老四!哈哈!刚才没吓到你吧!”二哥是性格非常爽朗的人,一阵哈哈大笑让我明白了刚刚的警车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二哥带人在执行家法,这本在我的预料之中,只是我没想到来到会这么快!

    我走过去和二哥拥抱,“二哥,你来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吓死我了!亮亮怎么处置了?”

    “哈哈哈哈,没事,来不及通知你,这个二哥来安排,你不用管了,这样,我们马上带货去宁波,盖子现在还不知道亮亮出事,赶快走,东西已经派人给你取来了,从后门出去,上那辆警车,”

    王老板的公司后院有一个很隐蔽的后门,我和二哥从后门出来,果然那辆警车停在小巷里。我和二哥从后门上车,前面穿警服开车的我不认识,副驾驶的另一个穿警服的回头冲我笑笑,说:“四哥好!”

    “靠!是强子!”我伸手拍了他肩膀一下。

    强子是二哥的跟班,我见过几面的,身手很好,据说从小在少林寺的一个什么武术学校长大的,跟了二哥好多年了。

    我并没有看到亮亮,想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道上规矩,不知道的不要问!

    我和二哥一上车,警车就开了出去,我才回想起来,刚才就没看到王老板。我只知道王老板是老大的战友,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王老板显然也是帮中之人!谁知道呐,我们这个帮只有老大是绝对的帮主,我们几个各管各的,帮里的事情和人事安排基本不清楚。

    我们连夜从杭州赶到了宁波,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在甬江边和二哥分手,拖着拉杆箱在街角找到一辆出租车,去了宁波大酒店。

    去宁波的那天,其实亮亮就在后备箱里。二哥在甬江边上把我放下就把亮亮带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

    强子把亮亮按在一张车床上,用钳子开始一根一根地掐碎亮亮的手指。在掐到地三根的时候,亮亮挺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在二哥的脚下,一通竹筒倒豆子,把事情的原委彻底说了出来。

    阿文在上海被抓之后,在特审室熬了三天,就把亮亮撂了,关于特审,我后来有幸领教,一点都不逊色于我们帮内的家规,电影里演的那些所谓的宁死不屈的情节肯定是扯蛋,骗人的。阿文这种老江湖也仅仅熬了三天,就把和亮亮接头的方式交待了。就在我回上海的前一个周末,亮亮在老地方被捕。

    亮亮这种小毛头,一进去就尿了裤子。可是亮亮知道的也不多,他只是我们帮里下层的流氓,做一些骗骗小姑娘的勾当,这次为了锻炼他,才由我带他来江南做黑枪的生意。

    亮亮只认识我和老五,老五也只是从亮亮手里接过他骗来的小姐,亮亮根本不知道老五是谁,也不知道老五的据点那个秘密的海员俱乐部在哪里。所以只有我和我们现在的生意是亮亮知道的事情,这些也正是上海盖子感兴趣的东西,亮亮也不知道任何下家的信息,我当时在杭州,亮亮只知道我去杭州联系买家了,没办法,盖子现从亮亮身上再也榨不出什么,就和亮亮做了交易。

    盖子让亮亮戴罪立功,放他回来,随时报告我的行踪,想办法搞清楚下家和帮里的情况,威胁他说,盖子随时都在监控他,随时可以无条件击毙他,同时许诺,只要任务完成的好,让他们在交易现场人脏并获,就可以不追究亮亮的刑事责任。

    亮亮就象被洗了脑一样,什么都答应了。后来却不断的露出马脚被我现了,则也许是上海盖子的失误吧,非要放长线吊大鱼,他们把我们想的太简单了。

    在我住进宁波大酒店的二天,二哥和我通了电话,告诉了我亮亮的事情。但他没说怎么处置亮亮的,后来我知道,亮亮当天夜里就被沉到了甬江喂鱼去了。

    “现在,你是安全的了,盖子再也找不到你了,在杭州亮亮见过的王老板也转移了,哈哈,盖子的线全断了,你换个身份,继续干活吧。”二哥对我说。

    我真的安全了吗?我前前后后仔细想了和亮亮接触到现在的所有细节,嗯,的确没什么了,亮亮知道的非常少,连我的真实姓名也不知道,只是叫我四哥、大军哥,呵呵,小心行得万年船,还是老大高啊。

    老大常常对我们说,千万不能大意,我们做的都是绞索下的生意。

    其实,帮里的生意我还是知道一些的,用老大的话说就是“盖子不让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因为盖子不让干的生意都特么是暴利的大生意!”

我的江湖往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江湖往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怎样解读周易“离”的本义

    关于《周易》离卦的“离”字,权威的说法是《彖传》:“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把离解为“丽”,恐怕并非其本义。离(離)是形声字,其字义还应该从造字法去论证。汉字是按照“六书”规则造字的,形声字居多,占到总数的百分之九十。“形声”以其一半表音、一半表意的结构模式,特别容易被学者理解。不知学易者有没有这种印象,《周易》是造字时期写成的,应当体现出严格的造字法定义才对,反而许多字义与造字法没关系,它直接挑战了我们对汉字的基本认知,到底是周文王胡写乱划呢,还是后儒不懂造字法呢?借这个问题顺

  • 普京的20年俄罗斯领袖之路,给俄罗斯带来的是复兴还是不可停止的沉沦-

    1991年12月25号,红色帝国苏联轰然解体,俄罗斯作为主要的继承者,获得了主权国家的地位。当时俄罗斯境内很多人都非常兴奋,觉得终于迎来了自由。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苏联的解体,对整个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因为大到国家实力,小到俄罗斯人口的平均寿命。都遭遇了断崖式的跌落。苏联解体在苏联解体这个问题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他是苏联解体的主要推手。无论是出于对个人权力的渴望,还是对西方社会鼓吹的那种所谓民主未来的向往,叶利钦在推动苏联解体的时候,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是等他真

  • 有藏品却不敢出手,为何上拍那么多次却一直流拍?

    现在的收藏界根本没有意识,而且更没有认识到,在复杂的古玩业界识别真假行家,比识别真假古玩还要难。随着艺术品市场不断开放,未来的市场将出现大量充满财富的机会,又将出现一大批亿万富翁,但还是有太多藏友面临失败。很多老藏友啊,觉得手上有几件不错的藏品,再加上被某某公司一吹捧价值百万,心理就痒痒了,于是就开始涉足市场出手藏品,在市场上撞得头破血流了才静下心来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藏品征集,无流拍费,无鉴定费,致力于民间藏品出手渠道建设!那么今天我就来为广大藏友讲讲为什么!保利夜拍清乾隆宝玺一,藏品是赝品

  • 《红茶》基础知识,喜欢红茶的朋友,你值得品读、参考、收藏

    红茶花[唐]司空图景物诗人见即夸,岂怜高韵说红茶。牡丹枉用三春力,开得方知不是花。▍»「一,认识红茶:红茶的基本概述」红茶,英文为Blacktea。红茶在加工过程中发生了以茶多酚酶促氧化为中心的化学反应,鲜叶中的化学成分变化较大,茶多酚减少90%以上,产生了茶黄素、茶红素等新成分。香气物质比鲜叶明显增加。所以红茶具有红茶、红汤、红叶和香甜味醇的特征。我国红茶品种以祁门红茶最为著名,为我国第二大茶类。▍»「二,了解红茶:红茶的特性及品种」红茶属全发酵茶,是以适宜的茶树新牙叶为原料,经萎凋、揉捻(切

  • 信仰大探讨:信神是信仰,信人是迷信,因为真正的神不会说话!

    什么是真正的信仰?是佛教信仰好还是基督教信仰好呢?我们究竟是坚持无神论呢还是坚持有神论呢?一起看看下面网友们的精彩回答。一次富有哲理的信仰大探讨,如果你喜欢请赶快参与进来——网友1:作为佛家弟子要靠自己努力修行,就是自求解脱,以戒为师,以自己的心为灯,不靠外界任何神明。网友2:福音是真的,耶稣基督他怎么出生,他怎样在地上传道,他怎样被钉死、复活,这些证据确凿,有历史的根据,有地理的线索。耶稣是有血有肉的,道成肉身,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历史的事实。(这位网友很明显,是个绝对的基督徒,他充分证明了一点,

  • 当代实力派书法名家于东凌书法作品欣赏

    工商导报、安徽经济新闻网记者祝海洋范为民发布——当代实力派书法名家于东凌书法作品欣赏安徽于东凌:黄河故道从出的书法名家他从黄河故道带着满身的黄土一路走来。正是这中华民族母亲河的乳汁,滋养了他敦厚率真的心性,也培养了他对书法艺术执著追求的信念。他,就是于东凌,至今已七十有六。于东凌,男,汉族,1941年生于安徽省砀山县,别署墨缘居士,大专学历。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炎黄书画院”副秘书长、安徽省淮北书画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淮北市书画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他幼承庭训,钟情

  • 紫砂限量满天飞,你遇到了吗?

    在如今的紫砂市场随处可见冠以大师设计,大师制作,大师监制的收藏级限量紫砂壶,几十套到几百套的数量让人咋舌不已,而几千块到上万乃至数十万的价格更是让人蠢蠢欲动。大师级!限量版!听起来倒是蛮诱人的,殊不知,这些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头衔实则是那些所谓的“大师”与商人利益勾结下炒作的噱头。要知道真正的大师一年根本做不到多少作品,大师们追求的艺术境界在于精而不在于多。而且大师的作品之所以价值如此之高,更是在于其作品的少而精。如果真的随处都可以买到所谓的大师级的作品,那么这位大师的作品想必也没有那么值钱了。紫砂

  • 《红楼梦》里入戏太深的两个演员:一个出家为尼,一个酗酒而亡

    生活更多的是菜米油盐,家常里短,而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有俗事缠绕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可有些人,在戏里塑造了经典人物,回到生活里,没能切换成现实模式,活成了戏里的模样。看上去很美,往往让自己的生活山重水复,却看不到柳暗花明。世间已无林妹妹当年,拍摄87版《红楼梦》时,陈晓旭一亮相,导演便觉得,活脱脱一个林妹妹穿越到了现代。长相秀美,难掩淡淡的哀愁。陈晓旭会写诗,有很好的诗词修养。长达3年的拍摄,陈晓旭活在红楼里,和她宝哥哥卿卿我我,尽享爱情的甜蜜。3年里,陈晓旭亲身感受到了,一个大家族由鼎盛到

  • 日军掠夺中国150万件文物,为啥不敢进山西这座建筑掠夺?

    二战时期,日军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些中国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日军所抢走,比如极具科学价值的北京人头盖骨和其他一整船文物,都被日军用军舰运走了,虽然运输北京人头盖骨的阿波丸号被美军的潜艇击沉,但是这也仅仅是一条船而已,谁也不知道日军从中国运走了多少宝物。猛虎食人卣日军在占领区内,大肆烧杀抢掠,其中文物财宝,则是日军最为看重的,当时不少日军高级将领间,还会将从中国抢掠的文物作为礼物互相馈赠,不少日军为了讨好上司,也纷纷开始对文物进行掠夺。关注王大大jianzhi1558交流鉴赏潇湘卧游图不管日军

  • 伊朗女性首次亮相世界杯,伊朗女性地位真的很低吗?

    本届世界杯上除了精彩纷呈的比赛,赛场上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那就是伊朗女性球迷,这是她们第一次被允许去球场看比赛,别提她们的心情有多激动啦!话不多说,让我们看看伊朗美女球迷的身影,热情洋溢的为自己祖国呐喊加油!除了女性不能看足球,阿拉伯世界对于女性有很多要求,比如:包办婚姻:阿拉伯国家的包办婚姻很普遍,大概一半年轻人的婚姻是父母安排的。他们认为没必要问女孩子的意见,不过未来女孩不喜欢对方的话,可以拒绝他的求婚。一夫多妻: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婚姻还是一夫一妻的,虽然法律允许丈夫有4个妻子,但这需要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