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隐婚厚爱:霍少,stop》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8:36:2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隐婚厚爱:霍少,stop

第一章 雨夜

电闪雷鸣,风雨飘摇。《隐婚厚爱:霍少,stop》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帝晟国际最中心的别墅门口,一个被淋的湿透的女子,垂着头站在雨中。

看得出,她原本是精心打扮过的。

款式简单大方的浅碧色短裙,如今却被雨水浇的贴在身上,发丝也湿哒哒的滴着水。

然而即便如此狼狈,也掩不住她纯美清冷的容颜,白玉般的小脸微垂,在夜色中更是美的惹人怜惜。

而门口驻守的两个保镖却一脸漠然,直直注视着前方。

他们早已认出来,这个女子就是前几日从豪门中除名的慕家的大小姐,慕初然。

随着时间点滴流失,慕初然的心也随着沉入深渊。阅读http://www.95lady.com/

慕家破产,所有资金冻结,房产和贵重物品抵债。向来稳如泰山的爷爷不堪打击送进医院急救。

可是,连爷爷的五十万手术费家里都拿不出来。

世态炎凉,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求到这里,站在门口整整五个小时。

而这扇大门,却纹丝未动。

她一点都不意外。

换做是她,她也不会开门。阅读95lady.com

六年时光转瞬即逝,却依然无法抚平年少时爱恨入骨的伤口。

她惨然一笑,抬起僵直的胳膊看了下时间,再过三小时,爷爷就会错过最佳手术时间。

已经没有时间再耽误了,慕初然眸光深深黯然,转身欲离去。

然而正在此时,身后的大门突然应声而开。

接着,一个黑衣人举着伞走了出来,门口两个保镖心头微凛,皆恭恭敬敬的在门口站的笔直。

慕初然脚步顿住,只见对方停在离她一臂远的地方,礼节完美的将伞微微向她倾斜,轻声道:

“慕小姐,BOSS有请。”

那个人,竟然肯见她?

慕初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句话对现在的她来说宛若救命稻草。推荐http://www.95lady.com/

她感激的看了黑衣人一眼,随着他进入霍宅。

请她在客厅等待后,黑衣人随即退下。

因为全身都湿漉漉的,慕初然也不敢坐下,只能抱紧发冷的胳膊,静静的等。

再见到他,要怎么说呢?直接开口借五十万吗?

她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正在这时,她感觉头顶有道审视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慕初然蓦地抬头。

二楼的旋转扶梯口,一个男人身姿笔挺,气势迫人的站在那里,冷冷的注视着她。来自95lady.com

她呆呆的看着那抹身影。

冷灯光下,他的轮廓映衬的无比深邃,五官精致到近乎无可挑剔,英挺的眉宇,倨傲的下颚,尤其是那双深邃迷人的丹凤眼,黑曜石一般的瞳孔,摄人心魄。

时间仿佛停滞了,只剩下胸腔里心脏狂跳的声音。

六年过去,他的容貌似乎并未变化过。

只是,以前的霍骁总是挂着温柔的笑意,眼神炙热缱绻,可是如今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眸中除了冰冷漠然以外,别无他物。

她艰涩的开口:“霍……先生。”

剑眉微佻,霍骁冰冷的凤眸中升起一抹讽意:“好久不见,慕小姐。版权http://www.95lady.com/

慕初然不得不握紧了拳,飞快的叙述道:“霍先生,今天贸然打扰实在抱歉,相信您也听说我们家出事了,现在爷爷突发急病需要一笔钱做手术……”

霍骁面容冷峻,居高临下,倨傲的俯视如同落汤鸡一般狼狈的她,薄唇微动:

“一夜,五十万。”

慕初然闻言一怔,不可置信的望向他。

霍骁轻松捕捉到了她眼中屈辱的火苗,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语气却愈发冰冷:“愿意就留下,不愿意,就滚。”

外面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

慕初然浑身冰凉,身子微微颤抖,咬着下唇,转身朝门口走去。

然而正在这时,她包里的手机响了,来电提示是从医院打来的电话。

慕初然紧篡着手机,脑中闪过爷爷插上呼吸机微弱挣扎的模样。

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蓦地转身。

“好,我答应。”

第二章 你可曾后悔

暗橘黄色的暧昧灯光撒落满屋。

慕初然忐忑不慕的坐在床上,方才湿透的一身衣服已经换下,真丝的贴身睡裙包裹着她纤细柔美的腰肢,长长的墨发柔顺地在一侧肩头垂下。

浴室门开了。

男人裹着浴巾走出,健美的身体颀长伟岸,英俊完美的五官隐没在逆光的暗影中。

他大步朝床走来。

“希望你信守承诺。”慕初然呼口及微窒,心慌意乱的开口,企图掩饰内心的不慕。

霍骁漆黑幽然的眼底,闪过一丝冰冷,他伸出大掌,抓着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压在柔软的枕间,欺身而上。

两人温热的气息扑在彼此鼻尖,离的这样近,近的慕初然眼神都恍惚了一下。

“钱已经转过去了,你该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霍骁掐着她的下巴抬了起来,漠然的盯着她的眼睛,声音像是藏了冰一样,说话的声调中带着讽意。

被这句话刺的心口一痛,慕初然抿紧唇,垂下眼,语气中夹杂着不易察觉的战栗:

“……我知道……”

五十万,买她一夜。

霍骁嘴角近乎残忍的翘起,并不打算给她适应的时间,直接探出大掌,掀起她的睡袍,捉上了她柔嫩香软的浑圆。

细腻柔滑的触感,宛若上好的丝缎。

许多年没有被碰触的身子敏感无比,慕初然肩头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推拒。

男人倏地狭眸变黯,大手霸道箍住了她的双手高举头顶,愈发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在她身上点燃了一簇又一簇的火苗。

“腿,张开!”

他的声音依旧那样清明,残忍的命令。

慕初然眼框一阵酸涩,绝望的闭起了眼睛,屈辱的按照他说的做。

男人对她的臣服感到满意,骤然一举沉入……

久未经人事的身子,仿佛要被撕裂一般。

紧致绵密的感觉,让霍骁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冷意也消散了几分。

随之而来的,是无休止的冲撞,慕初然再无法遏制地轻叫出声,眼角渗出一丝丝泪珠。

……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昏迷过去好几次,又在海浪般汹涌的快感中醒来,神志迷离的仰颈穿息。

极大的快慰和疯狂让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目光渐渐空远。

她忽然伸出双臂,软软的环上了男人的肩膀。

正在她身上不知疲惫驰骋的霍骁俊脸一怔,随之,看见她满脸泪痕的小脸抬起,靠近。

“骁……”

她的声音又软又轻,却在瞬间让他以为坚若磐石的心境狠狠一颤!

他不自觉的俯首,堵上了她的唇瓣,找到记忆中香软的小舌,忘情的重重纠缠。

朦胧中,她好像听到耳边有人问:

“当年头也不回的离开,你后悔过吗?”

……

翌日。

日光洋洋洒洒的照进房间,慕初然猛地睁开眼来,陌生的房间和床上的一片狼藉,都清晰的告之她,之前发生的不是梦。

她……真的跟霍骁上床了?

而那个男人,早已不知何时就离开了。

慕初然死死抿着唇,心头阵阵发痛,随即推开被子,走下床。

身体像被重车碾压过一样,全身酸疼,双腿发软。

她强撑着不适,穿好衣服,手机上有主治医师发来的短信,告知她爷爷的手术很成功。

第三章 能不能委屈一下

外面天空已经放晴,慕初然打车赶到医院,轻手轻脚开了爷爷重症病房的门。

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

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紧闭双眼的爷爷以外,父亲慕政峰,继母沈梅心,还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诗诗,都到齐了。

气氛严肃而沉重。

见她回来了,慕诗诗站起身,抱着手臂讽刺的开口:“慕初然,爷爷做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跑出去不知哪鬼混了一夜,他老人家平日真是白疼你了!”

慕初然冷冷的瞥她一眼:“慕诗诗,你给我闭嘴。”

这句话,顿时令继母沈梅心不高兴了,蹙眉道:“慕初然,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妹妹说话?”

“那她就可以这种语气跟姐姐说话么?谁教的?”

“你……”

沈梅心说不过她,一时气结。

“够了!都给我闭嘴!”慕政峰重重的一拍桌子,沉声道:“初然,过来!爸爸有话问你。”

闻言,沈梅心母女俩对视一眼,眼底皆闪过幸灾乐祸。

慕初然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家逢骤变,不过两个月的时间,慕父的发鬓已经一片灰白,脸上也愈发沧桑。

慕政峰深吸一口气,复杂的打量着这个平日里沉默少言的大女儿,开门见山:“昨晚卡上突然转来了五十万,是你找人借的吧?”

慕初然心底一紧,又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她沉默不语,慕政峰也不再逼迫,转开了话题:“今天早上,你叶家伯伯到医院看望你爷爷了。”

叶家?

慕初然一愣。

她记得,这次危机爆发后,原本经常来往的叶家各种避而不见,怎么会突然来看望爷爷?

“小然,现在能救慕家的只有你了!”慕父突然语气激动起来,握住了慕初然的手。

“爸,你什么意思……”慕初然疑惑的蹙起眉,心中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慕父疲惫苍老的神色中藏不住的喜悦,激动的说道:“你叶伯伯说,只要你肯嫁给叶家大少爷叶新城,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自然会帮我们慕家渡过难关!”

闻言,慕初然如遭雷擎,顿时间惊呆在了原地。

良久她才开口,声音轻飘飘的:“爸,你不会不知道,叶新城是个傻子吧……”

叶家唯一的一根独苗,智力缺陷的毛病是个公开的秘密,三十多岁了还需要仆人照顾饮食起居。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慕父的神色并未变,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委屈你了……不过,叶家是咱们A市首屈一指的家族,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叶伯伯说了,会待你像亲生女儿一样。”

慕初然心一寸寸冷了下去,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慕父,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她摇头,语气坚定:“我不同意。”

沈梅心迫不及待的开口:“我的大小姐,你就答应了吧!现在咱们一家老小的命,可全捏在你手里了。”

“是啊姐姐,叶家财大势大,多少人梦寐以求嫁进去呢!”

慕诗诗也趁机加一把火。

第四章 谁在胡闹

“那你去嫁啊。”慕初然冷冷开口,眸光锋利的盯着她:“等你成了叶家少奶奶,我一定送上一份大礼!”

嫁给那个傻子?

慕诗诗神色掠过一丝不自然的厌恶,随即幸灾乐祸的勾唇笑道:“人家叶伯伯点名道姓要的是姐姐你呢,妹妹可就没有这个福气了。”

说完扬了扬手机,“刚才银行的人打电话,说下周一必须搬出去,姐姐,你真的忍心让全家人去睡大街吗?”

这些话不仅是说给慕初然听的,也是说给慕父听的。

果然,慕父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神色逐渐平定下来,威严的看向慕初然:“初然,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就答应了吧。”

慕初然面容如霜,往后退了一步:“不,我绝不!”

慕父等人的脸,瞬间都沉了下去。

正在这时,沈梅心突然悠悠的开口。

“初然啊,你爷爷的病你也知道,五十万仅仅是手术费,后续还有长达半年的康复疗程,那些营养品啊保健人员啊,都不是个小数目……反正咱们家,现在是一分也拿不出来。”

慕初然眼中冒火,声音如冰窖出来的一般:“你什么意思?”

“混账!”

几乎是同时,苍老而虚弱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浑身一震,慕家当家人慕老爷子醒来了。

谁也没有想到,刚被推出手术室几个小时的慕老爷子,居然会自行醒来,并且拔掉了呼吸机。

慕初然忙上前去,将老爷子扶了起来:“爷爷,你先别激动。”

老爷子大口的喘气,脸上肌肉抽搐:“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决不同意!小然,你就呆在爷爷身边,看谁敢……”

慕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顾不得许多,挣扎着要坐起来。

然而到底是虚弱无比的老人,他说完这句以后,实在是支撑不住,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慕父慌了,忙按下床头的呼救按钮。

老爷子的病情还没有完全稳定,就受到这样的刺激,匆匆赶过来的主治医生查看情况以后,摘下口罩,吩咐道:

“马上安排急救!”

眼睁睁看着爷爷被推进了急救室,红色的警示灯在头上不停的闪烁,慕初然浑身发冷,茫然的站在急救室门口。

慕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小然,你好好考虑清楚,爷爷往日那样疼你,你不能因为他老人家的纵容,就任性的罔顾全家性命!”

他本以为,向来乖巧懂事的大女儿会很顺利的点头这门婚事,万万没想到,慕初然的态度竟然如此绝对,不禁有些恼怒。

其实叶家并没有提出具体的人选,慕家的两个女儿都美丽出众,落落大方。

只是他架不住沈梅心的苦苦哀求,和小女儿慕诗诗的眼泪,才直接将这门婚事定在了慕初然身上。

慕初然冷冷回眸,美丽的小脸上全是浅浅的泪水。

慕父被这样的目光震慑了一下,随即沉下了脸,沈梅心忙火上浇油的呵斥:“你把你爷爷气的抢救,还要继续胡闹吗?”

隐婚厚爱:霍少,stop》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隐婚厚爱 或 霍少 或 stop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豪门弃妇的春天19章(第19章:毒女,少奶奶)

    原标题:豪门弃妇的春天19章(第19章:毒女,少奶奶)小说名:豪门弃妇的春天第19章:毒女,少奶奶“邢少爷,您也在啊?”回过身,冷冷的望着打破他们父子时光的医生以及保姆,说实话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恼火。“煜城的病怎么样了?”“哦。小少爷手术后恢复的非常好,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的,请少爷您放心吧。但是……”语锋一转,医生的脸上露出了难为之神。“但是什么?”不难看出,邢天岩的情绪变得紧张了起来。“嘶……”深吸一口气,医生扫了眼身旁的保姆,吞吐道:“按照小少爷的年龄应该分8次摄取共h0毫升左右的奶水,但

  • 凤皇的绝品宠后19章(第19章)

    原标题:凤皇的绝品宠后19章(第19章)小说:凤皇的绝品宠后第19章晚菊被打此事还没有结束,娟小妾气不过便让她跪在外面两个时辰。可怜晚菊为了帮助自己的主子身子被抢了清白,如今却又被自己的小姐误会,自己算是百口莫辩。但她熟知娟小妾的脾性,如果不照做自己只会更加惨。想着,拖着疲倦的身子跪在了院内,雏菊伺候娟小妾安寝后走到外面看着晚菊。“姐姐,你的脸色不大好,怎么了?”“姐姐没事,你快回去伺候吧!别让夫人逮着把柄把你教训了一顿……”晚菊忙强笑着对着雏菊说。雏菊低着头看着她,咬了咬红唇,最后还是离开。外

  • 年少不知深爱苦19章(第19章 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沈安安)

    原标题:年少不知深爱苦19章(第19章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沈安安)小说:年少不知深爱苦第19章对他不离不弃的人是沈安安“阿轩……”陆靖轩皱起眉头,压下心中的烦躁,淡漠的说道,“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陆靖轩从未有过的冷淡让沈昕昕心中越发的不安,同时更恨沈安安,人都已经死了,还想挡她的青云路。不过,沈昕昕更明白现在绝对不是纠缠的时机,她柔顺的应下,“那我先回家,阿轩你也早点回来。”陆靖轩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注视着江面。沈昕昕带着不甘离开之后,刘助理走了过来,“boss。”“调查结果。”“从监控来看,林佩欣

  • 午夜货车19章(第019章 红色高跟鞋)

    原标题:午夜货车19章(第019章红色高跟鞋)小说名称:午夜货车第019章红色高跟鞋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货运站宿舍的床上,手心里还攥着那枚铜钱。我摸了一把额头,全都是冷汗,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之前不是被各种鬼缠住了吗?难道这只是一场噩梦?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通讯记录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许芸打给我的。我怕她着急,急忙给她打了回去。“阿永!你不是说你昼伏夜出吗?怎么晚上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呀?”电话那边的许芸显然有些生气了。要说这事儿也不能怪她

  • 诡师19章(第十九章 行阴人)

    原标题:诡师19章(第十九章行阴人)小说书名:诡师第十九章行阴人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家里没有人,我痛苦的摸着脑门,感觉脑袋要炸掉一样。昨晚的事情回想了一遍,不住的遍体发寒。我穿好衣服走出家门,呗太阳辐照的感觉,真的很美好。这个点,大家都在祠堂忙活。祭祖大典马虎不得,再加上小气的突然死去,在每个人的心理上,无形的增添一份阴影。来到祠堂的时候,老爸正在张罗着一帮人往里面抬东西。他看到我,没有说话。我压住心里的秘密,一起帮忙收拾。弄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祠堂布置的七七八八。我看到周姬正抱着一大

  • 开鬼眼19章(第19章 玉坠)

    原标题:开鬼眼19章(第19章玉坠)书名:开鬼眼第19章玉坠浦江医院,蒲江市最好的医院。我赶到医院时,仇万里已经被安排进了一间单人病房里,仇万里面颊凹陷,颧骨高耸,一脸的死灰,很难想象昨天还神采奕奕的仇万里竟然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孙倩坐在床边,紧握着仇万里的手满眼的惊慌。见到我来了才站了起来,眼泪就掉了下来。“姐你别哭,仇总怎么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病?”“就因为不知道得了什么病才着急。根本查不出来!”看来仇万里十之八九是中邪了。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原因。我搀扶着孙倩让她坐

  • 一世孽情还付谁19章(第十九章 值得吗?)

    原标题:一世孽情还付谁19章(第十九章值得吗?)书名:一世孽情还付谁第十九章值得吗?整个8层,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夫妻,有的还推着育儿车,车里的婴儿安静的睡着,顾易明将林烟护在怀里,二人开始在育婴专区逛了起来。从宝宝的浴盆浴巾,到衣服围嘴,两个人买的停不下来,只要是林烟看上觉得喜欢的,顾易明都放进购物车了。直到购物车都满了,林烟才有些不舍的停下手,“买的好像有点太多了。”顾易明将林烟搂进怀里,亲了亲鬓角,笑道:“咱们的孩子,可是世上除了你之外最宝贝的人,怎么疼她都不为过,买点东西怎么了。”林烟没忍

  • 鬼妻撩人19章(第十九章 背后的女鬼)

    原标题:鬼妻撩人19章(第十九章背后的女鬼)小说名字:鬼妻撩人第十九章背后的女鬼没过一会儿,风辰逸身后出现了一团黑气,最开始是若隐若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黑气变成了黑雾,不安分地在风辰逸身后舞来舞去,看样子,是想要往我这个方向来。可是,无形中像是有一根线牵着它、控制着它,它想扑过来,却每每在即将接触到我的时候,又被那条线拉了回去。一阵之后,风辰逸明显地放松下来。只见他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神色,而那团黑雾仍然在他身后左窜右拱。风辰逸朝我走过来,我刚才的确被吓怕了,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看了我

  • 嘿,宝贝靠近点19章(第十九章 明天就给我离开)

    原标题:嘿,宝贝靠近点19章(第十九章明天就给我离开)小说名字:嘿,宝贝靠近点第十九章明天就给我离开“我不管你怎么做,我要你明天就离开!”霍无吟打开房门,看到的刘欣悦感觉跟以往不太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只是觉得她身上有些浓郁的戾气。“你热吗?”霍无吟有些无脑的蹦出了一句,好像根本就没听到刘欣悦所说的话。刘欣悦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扯了扯丝巾,随后再次警告霍无吟,“我热不热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记住我说的话,你明天必须离开!”霍无吟低下了头,并不是很想答应,明天,那就意味着只

  • 缘来是你早注定19章(第十八章 杀害易母的凶手)

    原标题:缘来是你早注定19章(第十八章杀害易母的凶手)小说名字:缘来是你早注定第十八章杀害易母的凶手看着易晨东没有伸手接,陈燕也没有变脸色,“钱我有了,公司我也想要。”易晨东嗤笑一声,“陈燕,你未免野心太大了。”“这个交易很划算不是吗?”陈燕笑吟吟的说:“萧千雅的弟弟值不值一个公司,是你说的算。”“陈燕,你别太过分!”“你能拿我怎么样?只要你爸在一天你就拿我没办法。”陈燕得意的看着易晨东。易晨东沉着脸盯着陈燕看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我要看到人。”陈燕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抬手打了个手势,没一会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