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上校追妻路遥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8:24:14 来源:网络 []

书名:上校追妻路遥遥

第一章这位小姐,我们不是骗子

A市,一座高层写字楼中,秦欣托着下巴看着电脑发呆。原文http://www.95lady.com/电脑屏幕上是一个文档,秦欣写作又遇到瓶颈了。

“哎!”秦欣叹了口气。

秦欣是个文员,平时工作量不大,就看看电视,看看新闻,看看书,后来无聊了,就想自己写写小说试试看。到底是新手,没有很多构思,也没什么灵感。

总是在看别人写的小说的时候,就觉得这样写不好,应该那样写。现在才知道,作者也是很辛苦的。

秦欣不喜欢太夸张的东西,想写些贴近现实生活的内容。网站http://www.95lady.com/

这时,秦欣的手机响了,一看,外地的陌生号码。秦欣不耐烦的接了。

“喂?”

“喂,你好,请问是魅玉小姐吗?”那边一个男声,标准的普通话。

“嗯?”秦欣一时没反应过来。

“请问是《红花绿叶》的作者魅玉小姐吗?”

“是啊,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我这里是C军区后勤部,我军区部队中有看过你的作品,觉得内容很好。现在,我军区正在为新一轮征兵工作做宣传,希望以你的作品为背景,来拍摄一部短片。不知你意下如何?”

听到这消息,秦欣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觉得这人肯定是骗子!

因为,她的作品在网站上发布后,点击量也算是一般般的。《上校追妻路遥遥》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因为她写的都比较平淡,接近生活,一般的小女生都不怎么爱看,只有成年女性比较感兴趣点。

而且,军区不都是男人么?男人看什么言情小说?她的那部作品只是涉及到军事,但主要写的是感情生活。

“喂,请问魅玉小姐还在吗?”没听到回复,那边的声音又传来。

“不在!”秦欣生气的挂了电话。

“嘟嘟。。。95女性网

那边那个勤务员拿着按着免提的手机,抬头看了看站在窗户边的穿着军装的男人。

“曾上校,那边挂断了!”

“再打!”男人头也不回,似乎有些生气。

“是!”

勤务员又再次按下那个号码。

秦欣这边正在心里骂刚才打电话的“骗子”呢,电话响了,再一看,还是那个号码。秦欣不悦,这骗子还真是锲而不舍啊!直接点了拒绝。

“曾上校,那边不接电话。”勤务员说道。推荐95lady.com

“打,打到她接为止!”曾毅吼道。

曾毅今天遇到几件事都不顺,现在连打个电话都找不着人?

勤务员无奈,只得继续拨那个号码。

秦欣一看那个电话号码,火了,拿起手机吼道:“你想干嘛?”

“对不起魅玉小姐,打扰到您很抱歉!关于之前我说的那个。。。”

“你想叫我做什么?”秦欣怒道。

现在的骗子这么有职业精神吗?一定要把人骗到手,骗不到就骚扰?

这时曾毅面色不善的走过来,拿过勤务员手中的手机。阅读http://www.95lady.com/

“这位小姐,我们不是骗子,是真心想跟你合作的,请你静下心来跟我们谈谈行吗?”

秦欣一愣,怎么又换人了?而且这人的声音还有点不耐烦?骗子的最高境界:装逼!

“你说不是就不是啊?我又不是三岁!”秦欣不悦。

“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面谈。我们的地址是C市C军区。”

“我干嘛要去?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人贩子,把我骗过去了?”

曾毅简直想摔手机了,要做人贩子,也要看你条件够不够他去犯罪了!

“我连你长什么样,年纪多少都不知道,还怎么做人贩子?”

“人贩子,是人就可以贩,还管什么长相年龄!”秦欣没好气得说道。

曾毅抓紧了手机,深呼吸了一口。都怪现在诈骗的太多,尤其是以军人名义的。

“你可以到C市来,可以的话,我这边安排去人接你,你若不放心,可以直接打车到军区来,所有费用我报销。”

秦欣沉默了,该不会是真的吧?那她岂不是丢人了?

没听到对方说话,曾毅不悦地喂了一下。

“喂?你还在吗?”

“在!”

“对于我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或者你也可以提你的要求,我可以考虑一下。”

“你让我想想,等下给你答复。”

“好,我把我的电话给你。”

曾毅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上自己的电话号码,再加上自己的称谓,发送给了秦欣。

“把她的资料发给我,所有的!”

说完,曾毅离开了后勤部办公室。

“是!”勤务员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秦欣愣愣地靠着椅子坐着,脑子里一团乱。这是什么情况!她不过是无聊随便写写而已,居然还有人看得上?还要跟她合作拍视频?

前台美女小黄见秦欣烦闷的样子,问道:“欣姐,什么事让你这么头疼啊?是不是合同不好做啊?”

秦欣无力的回道:“是啊,好难啊!”

“要我帮忙吗?”

“呵呵,不用麻烦你了,让我安静想想就可以了,你忙你的吧!”

“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不如一起想想办法的好。”

“真的不用了,你那位子可不能少了你这个美女了!”

小黄只笑笑,复又坐了回去。

秦欣又坐起来,托腮看着屏幕,眼神却不在屏幕上。

终于熬到下午五点,下班了,秦欣还是没消化掉刚才的那个信息。

秦欣机械般的锁了公司的门,然后站在窗户边等电梯。电梯刚下去,还每层要停顿,只怕地下停车场还要停一阵。秦欣的公司在25搂。

反正无事,秦欣从包里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叫曾上校的电话,通了。

“嘟嘟”声一阵后,对方提示“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秦欣怒了,把手机扔包里,拉上拉链。

过了几分钟,电梯来了,秦欣进了电梯,心情还是不好。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秦欣自动站在最里面。

曾毅刚开完会,手机设置的静音。这时拿起手机来一看,有一条未接通话是“魅玉”的。

曾毅眉头一挑,然后回拨过去。等了几秒,对方传来提示声“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曾毅又拨了一次,还是提示音。曾毅便把手机设置为震动,放进口袋,然后离开办公室。

曾毅用了晚餐后,就去了办公楼批阅文件。他平时都是在办公楼里过的。

第二章行程是否安排好

晚上七点,提示有新邮件。曾毅点开下载,是后勤部那边给他发来的关于“魅玉”的信息资料。

真实姓名:秦欣,笔名:魅玉,性别:女。再有身份证号,电话号码,联系地址,银行账号等。

曾毅看了一眼秦欣的身份证号,原来秦欣已经27岁了。

曾毅又拿起手机拨打秦欣的电话,这回通了,不过隔了好一会对方才接。好像有炒菜的声音。

“你好秦小姐,我是曾上校。关于白天我们商量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

“哦,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可以加我微信聊。”

秦欣还在气下午她打电话对方不接呢,后来短信提示她有两条未接通话,她看了也没有回,因为当时她在公交车上。然后到了家就开始做饭,忘记这个事了。

现在曾毅打电话来,秦欣又来了情绪。

“我觉得,电话谈能更好地表达你的意思。”曾毅说道。

“那么我明天再给你电话吧?我在炒菜,先挂了!”

秦欣挂掉电话,心里才舒服了些。她才不管什么拍片不拍片的,就算你是军区的又怎么样?隔了这么远,你还能拿她怎么滴?

曾毅大拇指一直按住屏幕“魅玉”的字上,出现几条指令,最终还是没有删除掉秦欣的号码。

曾毅打开微信,好友一栏里寥寥无几。点击添加联系人,把秦欣加了进去。

秦欣正好心情的炒菜呢,就听见手机提示音。拿起来一看,微信好友申请,就一个字“曾”。秦欣知道是谁了,同意了添加,然后就想,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点?于是主动发了信息过去。

“你好曾上校。”

过了一会儿,对方传来:“你好秦小姐。”

“我可以过去你那边,但是我只有周末有空,你看你周末什么时候方便了,我再安排行程。”

“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把时间告诉我,我叫人去接你。”

“我明天看了票再告诉你。”

“好!”

然后秦欣没有回复了,曾毅也没有再发一个字。

等秦欣做好了菜,她老公陈志杰就回来了。

“老婆,我回来了!”

“哦,洗手准备吃饭了。”

陈志杰当先抱着秦欣亲昵了一阵,秦欣有些抗拒。即便是夫妻是爱人,秦欣也不喜欢亲吻。

两个人吃饭,就说了些白天遇到的事情,秦欣并没有告诉陈志杰关于曾毅的事情,因为她自己还不确定会不会过去呢。

吃完饭,收拾一番,秦欣就坐在电脑前面继续白天的写作。后来又想起曾毅的事情,于是点开火车票网站看了下。

周六到C市的高铁最早是7点10分,秦欣是肯定起不来的。然后合适一点的是8点35分的,这个时间点还可以接受,但是没有票了。再近一点的是8点55分的,到C市要两个半小时,到那边就11点半了,好像有些赶饭局的意思。。。

不管了,就这个吧,8点半以前的她才不坐呢,难得周末,还不让赖床?虽然平时她都是7点起床的。到高铁站,不堵车的话,最少要划算半个小时。还要洗漱,吃早餐,拿票等,不都说女人事多嘛!

秦欣没有买票,明天再说了。

于是秦欣继续写小说,直到晚上10点才洗澡上床。然后在被子里发了个朋友圈:今天丢人丢大发了。

然后有许多好友发来疑问,秦欣只统一回复个:没事,反正也没少别的什么东西,睡觉了!

而几乎不玩手机的曾毅,此时已经批阅好了文件,无事了便拿着手机看微信,正好看到有新动态,是秦欣的。

曾毅笑了一下,然后往下拉,都是秦欣的动态。因为他圈子里就几个人,还不怎么更新动态的。

秦欣也是偶尔发些搞笑视频和图片,还有些笑话之类的段子。偶尔还有些秦欣拍的花花草草,还有晒自己种的花草,养的小鱼小龟。或是看到有些有意思的东西也拍了下来发表一些言论。

曾毅一条以条往下看,终于看到了秦欣的自拍照,只有一截,不过已经可以看得出这人是个什么摸样了。

曾毅看着那张鹅蛋脸,娃娃样,哪里像是27岁了,明明像20岁。而且图片是没有处理过的,也没有上妆。

曾毅没再往下翻了,他对别人的生活不感兴趣,不过是想知道秦欣这个人是个什么样子的罢了。

第二日星期四,秦欣照样去上班,她的上班时间是8点半。

9点,秦欣微信提示有新消息。秦欣一看,是曾毅。

“行程是否安排好?”

“我才上班,还没来得及看。”

“已经给你订了票,周六早上8点55分的。”

秦欣有些生气,她自己的行程干嘛要他干涉了?而且她也没有明确告诉他,她什么时候有空。

“曾上校,你做这些之前为什么不问我的意见呢?”

“秦小姐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说出来,票可以改签。”

秦欣鼓起腮帮,过了一会才回了个信息过去:“没意见!”

“好的,我会安排人在11点半之前在火车站等你。”

“可以!”

放下手机,秦欣又开始拖着下巴盯着屏幕了,心里还在纠结要不要过去?之前得罪了别人,不知道过去了,别人会怎么整她?听说当兵的脾气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当官的。那,不去好了?不过,怎么跟对方说呢?

这时,又有新消息提示,秦欣无精打采的拿起一看,还是曾毅的。点开。

“如果秦小姐不方便过来的话,我过去也可以。是在你住的地方还是你公司方便?”

秦欣简直想跳脚了,对方怎么知道她的地址的?对了,她的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秦欣回过去:“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和地址的?还有我的身份证号码?”

“技术。”

“你这是属于偷窃,是犯罪。”

“秦小姐可以报警。”

报你妹!秦欣心里怒骂,警察敢管你们当兵的?

秦欣只得回道:“我会按时去的。”

“欢迎合作!”

秦欣不回话了,她本就没这个心思的,只怪自己当时立场不坚定,现在好像麻烦来了,甩不必掉了。

晚上,秦欣把这事跟陈志杰说了。

“老婆,我不放心你去,人生地不熟的,你还是别去了吧?”

秦欣怎么好说,人家都已经查到她家里来了?

“算了,都已经答应人家了,而且人家把票都订了,省得别人来找麻烦。而且,他们也不是骗子。你老婆我这么聪明,还能被人骗了去?”

“我周六没空,不然我陪你去了。要不,你跟他们说,周日再去?”

“你难得休一天假,折腾什么?而且周日我自己还想休息呢!你放心好了,我一个人时,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地方都没事!”

“我知道老婆你厉害,又独立自强惯了,这不是,我的工资都抓你手里了么?”

“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跟我提。”

“有用吗?”

“没用。”

“那我还浪费什么口水了!”

“至少说出来心里舒服点。”

陈志杰不说话了。

第三章这就是我们曾上校

周六这天早上,秦欣还是七点起来的,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出去吃早餐了。陈志杰是8点上班的,每天7点就出门了。

三月底的天气,不太冷,秦欣原本打算晚上就回的,所以除了一个小提包,什么都没带。

打了车去高铁站,拿票,候车,进站,上车,坐车,一贯的程序。

期间,8点半的时候,曾毅还打了电话来。

“秦小姐是否已经出门?”

秦欣说:“8点55的车,你叫我8点半出门?8点半我都到高铁站了!”

“你家离高铁站很远?”

“不堵车半小时。”

对方沉默了一会,才道:“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

然后曾毅挂了电话。

高铁一般正点,到了C市高铁站,差不多是11点半了。

秦欣走出车站,发现这边要热很多。

“哎呀,忘记了,这边靠南,温度要高些!”秦欣喃喃自语道。

走了几步,秦欣有些热了,还好是扎的马尾,不然更热。于是把风衣给脱了,里面穿的是贴身T恤,休闲长裤,很衬身材,倒惹得几双眼睛盯着看了。

“去哪里找接我的人啊?还说已经在车站等我了,人都没看见!”秦欣嘟囔道。

为什么说没有看见接她的人?因为外面没有穿军装的人,也没有举牌子的人。

秦欣走到人少一点的地方,然后掏出手里的手机,拨通曾毅的电话。只听得响了几声,便被挂断了。

秦欣恼怒,这是在耍她吗?是接她还是叫她自己去,倒是说个话嘛!

秦欣想起,是不是之前她把架子放得高了,所以,现在人家要报复了?想到这里,秦欣赶紧往售票厅走去,得走!

“秦小姐,请等一下!”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秦小姐,是叫她吗?秦欣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只见一个穿休闲服的小伙子跑到她面前。

“秦小姐,你好!”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好!你是。。。”

“我是曾上校派来接您的!”

秦欣打量了他一眼,道:“你是军区的?怎么没穿制服?”

“秦小姐,我们外出没有要求一定要穿制服的。而且,我在这里等您,穿制服不太好。”

“你不穿制服,我又怎么认得出来?之前打你们电话,你们都不接!”秦欣有些不悦。

“对不起秦小姐,您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看见您了,在您打电话的时候就确认了您的身份,所以曾上校才没有接您的电话。”

“你怎么知道是我?你又没见过我,而且,网站上我也没有发布我的相片。”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曾上校说的。秦小姐,请跟我上车吧!这边!”

说着,小伙子边往前面走,便引路。

秦欣有些警惕,怕他真不是什么好人。

走到停车场,小伙子将秦欣引到一辆路虎旁边。

豪车?作为军队干部,居然开豪车!秦欣不得不佩服这个曾上校的大胆,即使有钱也不能这样明显吧?这不是明摆着说,他这经济来源有问题?

秦欣看了车牌,红色的“军”字,这不会有假了。可以有假制服,假证,这车牌总不能做假吧?那只能说明这骗子太嚣张。

小伙子打开后座车门。

“秦小姐请上车。”

秦欣弯腰,然后看见后座还坐着个30岁左右的穿着制服男人!那男人目视前方,也不言语。

“这。。。”秦欣犹豫道,没有上车。

“哦,秦小姐,这就是我们曾上校!”

那男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就是:我不好惹!

秦欣有些膈应,怎么说她跟这个曾上校算是有矛盾的,没想到他一个领导居然亲自来接她?还是说,他是顺便来接她的?要知道,当官的都很忙的。

“上车!”那男人冷冷说道。

秦欣一听,身上就不热了。她心里有些小小的害怕,虽然知道他不会把她怎么样,但她就是害怕。像他们这样的,要处理一个普通人,可是很容易的,这就是现实!

秦欣有些忐忑的上了车,尽量挨着旁边坐,心里只恨自己干嘛要惹这样的人物?听他的职衔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了。

小伙子关了车门,然后上了驾驶室,启动了车子。

男人感觉到了秦欣的不安,心里舒服了。谁叫她调子那么高,居然敢给他脸色看?虽然是看不到她脸色的。但作为一个高位的男人,不允许这样一个小女人在他面前高调。

车子才出停车场,就堵上了。

秦欣看了看宽阔的马路,周六的中午还这么多车?不由得伸长了脖子去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却除了车子什么都看不到,于是便又安静地坐好。

“没见过堵车吗?”曾毅沉声说道。

“周六的中午还堵车啊?”秦欣小声说道。

“地方经济不一样。”

秦欣撇了一下嘴道:“A市不比这里差!”

就算是家乡不好,也不准别人说它不好,只能自己说,这就是通病。

“我说的是,经济特色不一样,产业模式不一样,上班模式也不一样。”

说起这些,秦欣不感兴趣,便不再跟他说话了,怕等下控制不住情绪。

汽车龟速前进,秦欣看了看车窗外的景色,也都一样嘛!高楼,大马路,看了一阵倒没兴趣了。而曾毅却出乎秦欣意料的,安静地坐在旁边,好像一点都不急。

这时,秦欣的手机响了,秦欣打开小提包,拿出手机。是陈志杰。

“喂,老婆,到了吗?”

“嗯,在车上!”

“是真的假的?”

说到这里,秦欣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了,于是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不是在车上了嘛!”

“哦,没事我就放心了。行了,没事我就挂了啊?”

“好的,再见!”

秦欣当先挂了电话,放进小提包里。她脸有些烫。

“就这么不放心?”曾毅讥讽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秦欣没好气的小声说道,不过,脸更红了。

“你现在在我车上,怎么跟我没关系?”

“一个女人在外,小心点是好的!”

“嗯!”

车内又是安静。

秦欣把小提包和外套放在两人座椅中间,她脸红,觉得身上也热了。然后两只手交叉放在下腹,坐姿优雅。

曾毅始终目不斜视。

第四章不要随便问女性年龄

车子走走停停,晃得秦欣都瞌睡了,昨晚上没睡好,心里想着事情。早上又看着时间起的,六点多醒来就一直睡不着,一直挨到七点整闹钟响了才起来。

没一会儿,秦欣就侧脸对着车窗睡着了。

曾毅这才注意到秦欣安静了,再一看她,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这女人,刚还紧张不安的,还怀疑他是骗子,现在居然敢睡着?

曾毅偏头,就看见秦欣的侧脸,真的好看!本就是张娃娃脸,现在看来,分明像18岁!再瞄到她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胸,曾毅瞬间就心跳加快了。他赶紧转过头来,调整自己的呼吸。

秦欣不算瘦的,身上还是有点肉的,所以胸也不算小。特别是穿的贴身T恤,更显得玲珑有致。

出了高铁站圈子,路况要好多了,至少不会是走走停停,只是要等红绿灯。

前面开了车窗,车子在行走的时候有风灌进来。曾毅瞄了一眼只穿了薄T恤的秦欣,便拿起她的外套,轻轻盖在她身上。秦欣没有感觉,依然好睡。

车子走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到了军区大门口。平时40分钟的车程,今天多走了半个多小时。

“先不进去,先去餐厅。”曾毅说道。

小伙子又转了车头,往外面走去,停在附近的一家餐厅前。

曾毅转头看向熟睡中的秦欣,用不大的声音喊她。

“秦小姐!”

秦欣没有反应。

曾毅又加大了声音:“秦小姐!”

“唔。。。”

秦欣醒来,转头看向声音来源,迷蒙的眼甚是勾人。曾毅的心跳和呼吸又乱了。

“到了,现在先去吃饭。”

“哦!”

秦欣挺起胸脯伸了下懒腰,外套滑落。曾毅赶紧转过头去,脸皮有些抽搐。

秦欣穿上外套,然后打开车门下车,又拿了自己的小提包。曾毅也下了车。三人进了餐厅。

服务员招呼三人就坐,拿了菜单。

“想吃什么自己点。”曾毅把菜单递到秦欣面前。

秦欣拿着菜单,一一看去,似乎不是自己喜欢的口味,说:“我不懂你们这里的菜,你点吧,我不挑的。”

曾毅也不啰嗦,现在很晚了,于是点了三荤一素一汤。

“快点!”曾毅看都不看别人。

“好的!”

服务员赶紧走了,知道这里的人都不好惹,尤其是这样当官的。

秦欣给自己拆了餐具,又用茶人洗过一遍。

曾毅看了一眼,不屑的偏过头。

小伙子给三人添了茶水,秦欣道了声谢就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曾毅坐在那里做雕塑。

见太安静,秦欣又无事可做,便问小伙子:“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秦小姐,我叫莫零,草字头的莫,零蛋的零。”

秦欣忍不住笑了,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爸妈给你取这个名字,挺好的!莫是没有,希望你不是什么都没有。”

莫零不好意思地笑了,平时别人听见他这名字,都是笑话他,还只有秦欣夸他的名字好。这作家的思想就是不一样啊!

“嘿嘿,名字是我爸取的,我妹妹叫莫丽,美丽的丽。”

“嗯,不错不错,都挺好的!”

“你今年多大了?”

“我21了,18岁参的军。”

“这么小!”秦欣惊讶道。

“21岁不小了,都可以娶老婆生孩子了!”

秦欣笑道:“毛都没长齐,就想着娶老婆生孩子了!再过个几年吧!”

“在我们那里,20岁都结婚了。”

“那也太小了!20岁能想什么事?能养家吗?对了,你18岁就参军,读书怎么办?”

莫零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说:“我家里条件不好,我也不喜欢读书,所以就出来了,让我妹妹读书。我妹妹现在读大一了,读的专科!”

“嗯,不错不错!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不过,就算不去学校,平时自己也要多看些有用的书。不像我,大学学的都还给老师了,尽是些生活上用不上的。”

“我都羡慕你们读大学的呢!”

秦欣微微一笑,说:“大学不过是个过渡,从学校到社会,都是自己在里面学做人,学生存。并不是每个读大学的就是好的,也不是没读过大学的就不好。主要还是在自身。”

曾毅听了这话,倒是不可思议的看了秦欣一眼。

“我知道了,我现在没事的时候,也在看书呢!”

秦欣打趣道:“不会是看小说吧?那些都是假的,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

“小说也看的,白天看书,晚上看小说。”

“劳逸结合,这样也不错!”

“谢谢秦小姐夸奖!”

“呵呵,你别再叫我秦小姐了,我不喜欢听“小姐”这个词,你把那个“小”字去掉吧!”

“啊?秦小姐今年多大啊?”

“不要随便问女性年龄!叫你怎么喊就怎么喊了!”曾毅不悦的说道。

秦欣被这突然打断他们谈话的声音给吓到了,她以为这男人是不爱说话的,尤其是闲事。

“是,曾上校!”莫零挺直了胸脯。

秦欣对莫零摆摆手,说:“不用这样的,我不介意把自己的真实年龄告诉别人。我今年。。。”

“秦小姐,菜来了!”曾毅说。

“嗯?”

秦欣偏头一看,服务员端着盘子过来了。

不过,秦欣很疑惑,她跟莫零说话,他插什么嘴?又不是什么军事秘密!而且,是她自己要告诉莫零她的年龄的,跟他什么关系,他这么激动做什么?

“吃饭!”曾毅命令道。

秦欣有些不爽,她是客人,怎么这么没礼貌?

曾毅动起了筷子,秦欣这才拿起了筷子。

莫零见两人都开始吃了,他才拿起筷子来,他是真的饿了,现在都快一点了。

上校追妻路遥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上校追妻路遥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极品老板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老板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极品老板娘目录预览:第008章人满为患第009章七千元钱第008章人满为患“不好吃?”刘老板大跌眼镜,他从没闻到过如此美地菜香味,简直让人食指大动,肚子里咕咕直叫,却不想皇甫清影吃了一口后,竟然是这样一个动作。“咳咳咳……”皇甫清影一阵剧烈的咳嗽,俏脸通红,右手更是不住摆动着,阳叶盛和刘老板都傻了眼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好一会儿,皇甫清影才缓过气来,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刚才我把那块姜当成鸡块了。”阳叶盛和刘老板这才齐齐往地上看去,果

  • 小说锦衣夜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锦衣夜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锦衣夜行目录预览:第008章青萝院·白姑娘第009章赶鸭上架第008章青萝院·白姑娘青州城里艳阳高照。因为头一天下过大雨,今儿太阳一出来,便弄得雾气蒸腾,天气尤其显得闷热,这样的天气对安员外这种大胖子来说最是难熬,安员外恨不得剥了自己的皮,整个人都泡进井水里才觉快意。午后,蝉声如织,安家后院的树荫下铺了一张凉席,安胖子穿着件汗衫,露着两大膀子肥肉,躺在竹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两个打扇的小丫环跪坐在一旁,挥汗如雨地扇着扇子,那风扇在身上也不觉清凉,反而

  • 小说空姐前规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空姐前规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空姐前规则目录预览:第八章【电灯泡?】第九章【法国大餐】第八章【电灯泡?】男子长相英俊,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是个修养很好的人。只见他面带微笑的走到方敏的身边,做出一个十分绅士的给花动作,道:“小敏,生日快乐。”方敏此时心里正在生李强的气,猛然看到眼前出现的男子,脸色有些难看,道:“你不是六点就到吗?”显然,这名男子约了方敏,不过迟到了。眼看那男子真的是方敏的男友,李强脸色十分古怪,心想,这个世道真是乱了,连方敏这样的女人都会有人要。暗

  • 小说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目录预览:第8章林依的无奈第9章我家小依怎么样?第8章林依的无奈李天出这么赤果果的话,一般只会有两种情况,有想法的就直接答应了,一句:帅哥上车,然后两人就可以去做该做的事情了。要是女人很反感,可能直接就给李天一巴掌,然后开车走人。但是唐婉,却属于第三种。她笑了一声。“咯咯,小弟弟,姐姐可不是那么好泡的,不如你先你的身份,然后姐姐考虑一下要不要答应你?”“身份?什么身份?我就是刚刚和老婆吵架,心里不爽,想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而已,这还

  • 小说我的尤物大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尤物大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我的尤物大小姐目录预览:第八章因为,他是我的人第九章办公室的暧昧第八章因为,他是我的人“草你吗的!”一声大吼,一名很黑很膀的男生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就撞着门框走了进来。他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大,叫王猛。家里是农村的,跟当地不少恶霸都有关系,市里认识不少人,还练过武术,在学校里是无敌的存在。“贱比!”紧随其后的,是我们高二的七狼。高二老大陈建明,大家都管他叫白眼狼,染着一头黄发,是学校里出名的有钱人。手下的六个小弟,如狼似虎。并且,那六个小弟每人都有不少手

  • 小说阴阳天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阳天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阴阳天师目录预览:第8章周梦瑶与叶良辰第9章恭请关二爷第8章周梦瑶与叶良辰李飞解释道:“这四个纸扎人,是为了预防我与崔府君谈判的时候谈崩了,要斗法,请灵身用的。”“天神之中,比这四尊神灵厉害的多的是,但论及名气,这四神几乎家喻户晓,在人间来说,供奉之人颇多,所以它们在人间的力量也相比其他神灵更大。”李飞解释完毕之后,见中年男子又看向那‘关二爷’的雕像,摇了摇头说道:“关二爷虽未封神,但他堪称人间战神,在人间香火鼎盛,甚至强过这四神,我准备借‘关二爷’

  • 小说妻子的秘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子的秘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妻子的秘密目录预览:第008章行动第009章她会说谎吗?第008章行动李飞的话,让得店老板目光有些异样,但是想到李飞花了几千元买了一部手机,还是热心的回答了“这种软件民间没有,只军方的人才有这个能力,而且这是非法的,不过倒是有一款可以装装样子的软件,只要将这款软件装在你的手机,然后设定成某个人的来电将显示为110或者别的号码,以此来恶搞的软件。”店老板觉得这个恶搞软件什么用,但是李飞看来,简直有大用了!如果在手机中安装了这个软件,然后把自己刚卖的一张新

  • 小说妻子的诱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子的诱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妻子的诱惑目录预览:第008章入住信息第009章两个妈妈第008章入住信息沈俊知道业务主管的名字是刘成勇,哪里是什么大姐,所以他真的很想立马拆穿妻子的谎言。但在准备拆穿时,沈俊却选择了沉默。种种迹象表明他妻子已经出轨,对象正是刘成勇。可关键所有的发现只是能推断出他妻子可能出轨,但不能确定他妻子就是已经出轨。就好比现在他要说出业务主管是刘成勇的话,他妻子可能会说公司里不止一个业务主管。甚至还会说自己说错了的话,其实是和营销主管或者什么主管一块出差。所

  • 小说医道生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道生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医道生香目录预览:第八章中医乃国粹!第九章妙手神医第八章中医乃国粹!萧轩扭过头去,看着徘徊在西药附近的一对男女,那男的约莫二十五六岁,正在那里骂骂咧咧着。“年轻人,中医博大精深,不可亵渎啊。”听到这青年的话,坐在柜台的一处老人突然张口说道。“精深个毛啊,也就只能看看感冒之类的小病,稍微严重一点的,还得看西医。”青年闻言嘴巴一撇不屑道。闻言那老者也摇摇头道:“中医也有中医的好,不能全盘否定了啊。”“现在那么多中医骗子,打着中医的旗号到处骗人,治不好人还

  • 小说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我以新婚辞深情目录预览:第8章沈嘉安也会去第9章陆敬修这个活阎王第8章沈嘉安也会去来到江峥的办公室,我看到他整个人大张大开地坐在舒服的办公椅上,心里就免不得生出几分不快。在家里怎么都好,一旦来了公司,总要有端正的样子。只是这些话我不会说,说出来他也不会听。他自小被家里人宠惯了,一句话不顺心就能上房揭瓦的那种,我没那个义务和耐心去跟他讲什么道理。我站在离他老远的地方定住,语气淡淡地问道:“江经理找我来有什么事?”江峥闻言嘿嘿笑了一声,站起身朝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