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我还停在那里在线阅读

2017/12/21 6:55: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还停在那里

第三章 如果帅这点是可以被原谅的
离开学校后的梦涛支走了阿姨和司机,拉着胤轩请他们吃饭。来自http://www.95lady.com/看着天色也接近了傍晚,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了。他们就近找了一家饭店,那家饭店装修的不错,每一次爸爸发工资了都会去那里吃一顿。那里的饭菜不错,踏雪寻梅,西红柿炒鸡蛋都是乐言最喜欢吃的。
   “唉,乐言,你还是要那几样吗?”梦涛拿着菜单说。
   “恩,就那几样。”说完便低头玩手机,也不管旁边的叔叔。倒是梦涛却格外的热情,不过也是乐言的意料之中,梦涛虽然是美女但是帅哥确是她的致命弱点,看见帅哥就挪不动步的她,殷勤的招待着胤轩,问他爱吃什么,帮他推荐菜品,忙的不亦乐乎。来自http://www.95lady.com/
  等菜的时候胤轩无意之间问道:“你那个男朋友呢?不跟你们一个学校吗?”
  “她啊!男朋友正准备高考呢,小学弟。”乐言鄙视的说。
  “姐弟恋怎么了,这就是爱情。像你一样就想找个老的?”梦涛回驳着。
  还没等梦涛说完,乐言就打她的手让她别说了。难道是觉得丢脸吗?我想乐言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不想让自己的前辈知道自己一些在他们背后的生活。
  看到此时的乐言,胤轩突然想到了自己,其实他也像乐言一样并不像他们彼此的心里想象的那样,表面上的乐言乖顺,没有主见,可是真实的她叛逆,固执,心里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此刻的胤轩好像找到了格外疼爱她的原因,他们太像,只是乐言的叛逆和固执她都会去坚持,但是胤轩却做不到。95女性网因为他有太多的羁绊,他的人生注定就是应该按着他爸给的方向走,他没有选择,这是他应该报答给他的爸爸的。
  在欢声笑语中这一顿饭仿佛格外美味,胤轩似乎已经忘记了多久没有吃过这样一顿轻松的饭,以前的他不是应酬就是应酬,他已经快忘记了他自己。
  付完帐,看到坐在自己后驾座的两位女孩讨论着自己的梦想,胤轩心中莫名的悲伤,他的梦想又是什么呢?他连想都没想过,还记得大学那段时期,他的身边还有她,那个鼓励他去追梦的人,可是最后他却还是辜负了她。
  乐言家到了,也叫醒了胤轩的梦。
  “胤轩叔,上去坐坐吧!”敲着车窗玻璃的乐言说。
  “不了,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做,快上去吧,帮我跟你爸妈问好。”说完便开车而去。原文95lady.com
  两个女孩坐上电梯回到家中,到家的时候爸妈都没有回家。
  “冰箱里有你最爱吃的布丁,我妈昨天买的。”
  “唉,我妈对我真好。”
  “唉,你别搞错了啊,那可是我妈。”乐言不服气的说。其实乐言一直都把梦涛当做自己的亲姐妹,当然妈妈也是,有时候乐言觉得妈妈对梦涛更好,但乐言从来没有怪过她,因为从小没有妈妈的梦涛需要母爱。
  “对了,乐言,你爸今天有晚自习吧!不回来吧!”
  “对啊,怎么,你抢走了我妈,还要抢走我爸啊!”倒水的乐言说。版权http://www.95lady.com/
  “哈哈。当然了。”
  乐言已经习惯了梦涛的“厚颜无耻”。
  ……
  两个抢着彼此手上的吃的,突然梦涛的电话响了。
  “喂,学长,有事吗?”
  “谁啊?”乐言靠在梦涛肩上小声的问。
  “等会告诉你。”梦涛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回答。小说:我还停在那里在线阅读
  “学长,我能不去吗?我对学校不熟悉。别误导了别人。”
  ……
  “哎呀!好吧,好吧!”
  “唉,乐言你干嘛去啊?”
  “我去把卫生间的衣服洗了,要不你来?”
  “算了,跟你说个事啊!”
  “什么事啊!你有分手了啊!”
  “你盼我点好行吗?明天学校让我们去迎新。”听到这里,乐言激动的从阳台上跑过来。
  “为什么?我就是心声好吗。”
  “哎呀,你最好了,这不是昨天哪个学长,为了让他给我们分一个寝室,就给了他电话号码。去嘛,去嘛,去嘛。”
  “你傻啊。你不会说你不熟悉环境吗?”
  “你才傻,我都说了我是外地人了,可是他不信啊!”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报名的时候你不是写了地址吗?”
  可是梦涛她不管,熊抱着乐言的脖子,威胁到:“你不去的话,我就一直抱着你,看你怎么办。”
  乐言对她的没有办法,只有陪她去。
  就这样闹腾了大几个小时,梦涛倒在床上就睡。
  那天晚上乐言还像往常一样写下了日记“他还是他,我已不是我。”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不在了,餐厅里刚买回早餐等着他们两个去吃,匆匆的吃了饭就回到学校。其实乐言他们的工作也很简单,也就是带着家长他们去到宿舍。
  到了中午,乐言和梦涛都累的不行,跌跌撞撞的彼此挽着前进,可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代价。
  坐在楼梯上休息的时候,乐言和梦涛看到一个女孩被一个高处她一个班头的男生撞掉了书,可是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乐言听不清那个女孩在说什么,可是也知道那个女生心情并不好,乐言赶快起身去帮忙,梦涛大声一叫:“什么素质。”那个男生转过头来,但是她看见旁边的两个女生都愣住了,特别是梦涛,而乐言只是用她的大眼睛瞪着他,可是那个男生却并不觉得羞耻的转身离去。
  乐言转头看着真在犯花痴的梦涛说:“长得帅就可以没原则吗?”
  “长得帅,这一点是可以被原谅的。”
  对于梦涛的无语,乐言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寝室的最后一个女生。他们一起回了寝室,发展昨天那个女生还在。
  钥匙刚插入孔里门就开了。
  “哎呀妈呀,你俩可回来了,昨天晚上等你们两一宿。”这就是在她生命中出现的那个永远先闻其声后见其人的那个沈希源。
  “恩,不好意思啊,我们昨天回家去了。”乐言客气的说,她就是这样在陌生面前永远都是这样生疏。
  “哎呀,脏死了好不啦。”本来良好的气氛却因为这样一句娇气的话而变得尴尬。
  “矫情。”希源别扭的说。
  “就是,走,我这个本地人带你去逛逛。”说着梦涛就勾着乐言和希源离去,不管就在寝室的那个还未介绍自己的人。
第四章 我要走了
星空下,皎洁的月光在林荫大道的间隙中洒下来,三个微醺的女孩走在学校的大道上,欢声笑语的,大声吆喝着。
   “哎呀妈,今天爽啊!”希源大声的叫着。
   “干什么,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道路边寝室里的人没好气的骂着。
   “就叫了咋的。大妈,打扰您了,不好意思哈。”
   “就是,睡去吧你!”乐言和梦涛齐声复合着。
  此时的他们已经忘了后面那人的叫骂声,只是沉静在他们友谊萌芽的快乐中。就这样换来的走着,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自己寝室楼下,看着寝室紧闭的大门,三位女生忽然清醒,他们玩的过头了。乐言无奈的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11:30了。
  可是没有办法,只是冒着被骂的风险敲打着一楼的窗户,祈祷着宿舍阿姨来看门。
  “阿姨,开开门吧!让我们进去吧!”梦涛殷勤的叫着。这样叫了十多分钟,阿姨还是给她们开了门。
  “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不知道11点的门禁吗?你们不睡,别人还要睡啊。”阿姨没好气的训着她们。
  “是是是。”三个彼此看了一眼,心领神会的复合着。
  “阿姨,我们下次不会了,这不刚来学校,不知道吗?我们保证下次不会了。”乐言劝说着。
  “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啊!看你们是新生,进来吧!”
  “好好好好。”三个频频点头打着马虎。
  踉踉跄跄的回到寝室,一开门,希源就像自由落体般的掉在了椅子上。
  “哎呀妈呀,累死了。”在乐言开灯时,希源感慨的说。
  可能是真的累了,梦涛一进来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谁呀,大晚上的,叫什么啊!”寝室的第四位无奈又愤怒的说,“你们呀,我在寝室等你好久啦,怎么现在才回来了呀!如果这么晚就不要回来了呀,吵死人了呀!”说完便又躺下睡去。
  希源是东北人受不了这种矫情的话,再看见自己床边的一堆垃圾气就不打一处来,站起来就拉开她的帘子想要冲她大骂。好在乐言拦了下来。乐言不是不讨厌,也不是有多么的圣女,只是想着还要在一个寝室里生活四年,她就想着这点小事应该忍着,以后只要跟她说说就好了。
  洗完澡后,谁也没去管那床边的一堆废纸垃圾,都沉沉的睡去。可是此时的乐言却醒着,从来没有住校的她,这一切陌生的环境让她紧张不安,也对着自己未来的迷茫感到不安。
  睡不着的乐言打开手机,点开QQ,发现有好友请求,看着“你叔叔”三个字便就都了解了。其实乐言都不用想,一定是妈妈给的胤轩这些东西。可是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早在夏妈妈伸手给之前,胤轩他就已经开口先要了。通过了好友请求,就收到了消息。
  “这么晚了还没睡。”胤轩的消息。
  “恩,有点睡不着。”
  “怎么?想家了。”
  “才没呢,只是换了张床有点不习惯。”
  “怎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乐言连发了两条。
  “恩,刚做完工作。”
  “这么辛苦啊!你要多……”消息还没有发出去,胤轩的消息就又来了。
  “我要走了,回上海,公司出了点事需要我赶回去处理一下,你会来送我吗?”
  “哦,这样啊……”不知道为什么乐言对这样一次相聚匆匆又离别匆匆的再遇感到失落,此时的心像一块石头砸了下来,心里沉沉的。
  “还在吗?睡着了。”看着没有说话的乐言,胤轩回到。
  “没呢,好啊!什么时候。”
  “明天早上10点,天河机场。”
  “恩,你等我,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回完放下手中的手机让自己睡觉。
  而此时的胤轩纳闷着,对于自己的玩笑话,尽管得到的是自己计划中的答案,可是他依旧感到开心,可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开心着什么,可能是这么多年对于亲戚父母少有的关心,像妹妹一样的侄女的关心像暖风一样敲开了他的心房。
  在这样一个明朗而又美丽的夜色中,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青春游荡在美梦中。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梦涛发现乐言已经不见了,急忙给乐言打电话,
  “乐言你去哪了啊,怎么不在寝室啊?”
  “哦,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呢。我要去送胤轩叔,他今天回上海。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好吧!那我继续再睡一会儿。”
  “在寝室等着,等会给你们带早餐。”说完挂掉电话。
  到达机场的时候发现胤轩就在门口等她。
  “来了。”还没等乐言开口,胤轩就先说了。
  “恩”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突然心中有一丝窃喜,自己心中的男神果然是帅气的。
  而此时的胤轩突然张开双臂。
  “乐言,可以让我抱一下吗?”
  点点头的乐言主动把自己送进他的怀抱里。结实修长的手臂紧紧围绕着她,可是就是这匆匆的几秒却让乐言感受到了埋在胤轩心中的那些伤痛和孤独。
  “谢谢我的小侄女,我走了,你就只送在这。”边说边摸着乐言的头。
  看着转身离去背影,乐言眼角湿润了,想起十年前,胤轩也是这样匆匆的离去,连一声道别也没有。那时的妈妈爸爸忙着他们的事业,无暇顾及她,陪着她的只有胤轩,突然之间小时候的那些委屈和悲伤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站在原地的她看着远去的背影,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听着机场的吵杂声,感受着别人的匆忙和悲伤,发现自己应该离去了,她已不是那个需要依赖别人的人了。
  坐上了计程车,妈妈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妈啊!”
  “乐言啊,起床了吗?过的还习惯吗?”
  “恩,还可以。妈,我不说了啊,寝室人都在睡呢。”
  “好好好,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匆匆的挂了电话,眼泪掉落在手机屏上。乐言并不想撒谎,可是她怕在电话里对着妈妈嚎啕大哭,而且她找不到哭的理由。
第五章 我要和他一起坐
“师傅,停一下,我去买一下早餐,您等一下啊!”乐言在车内说。
  下了车进去店内突然想到,都忘了刚刚送走的叔叔有没有吃早饭。
  “想什么呢?他可是前辈,都三十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吗!瞎操心。”乐言自言自语的说。然后迅速买好早餐,打包进去车里回到学校。
  咚咚咚。
  忘记带钥匙乐言敲着门。
  “谁啊!”一听就知道是希源的声音,洪亮。
  “是乐言,是乐言。”听到寝室里的梦涛急切的说。
  一开门梦涛就马上接过乐言手上的早餐放在桌子上,然后叫希源过来吃。乐言叫还在床上的那位室友。
  “同学起来吃饭吧!我帮你带早餐了。”
  “谢谢你哦,同学。”说着也就下来了。
  四个人坐在桌子前吃着饭。
  “我给你们买的热干面,还有豆浆,让你们尝一尝我们这儿的特产。”乐言边拆袋子边说。
  四个人坐在那吃着饭聊着天。
  “对了,同学你叫什么啊?”乐言问。
  “我叫李雅琪,上海人。”室友说。
  “哎呀!难怪呢,原来是上海人啊!”沈希源讽刺般的说。
  “对了啊,乐言,一大早上的抛弃了我去送你那叔叔,说都不说一声,说,他到底是谁,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梦涛用手指着乐言说。
  “真是叔叔好吗?你又不是没接触过,他啊,是我爷爷的姑姑的儿子的儿子。知道了吧!他爸以前是这个学校的教授,后来去上海经商,后来他家就全部都搬到了上海。知道了吧!”乐言回答到。
  “哎呀妈呀!这关系复杂的。”沈希源摇着头说。
  “这样啊,那……”
  “对了等会下午要去教室吧!”还没等梦涛说完,乐言就抢到。
  “恩,好像是要开会。”沈希源说。
  “好期待啊,看我们班有没有帅哥,哈哈哈哈哈。”梦涛激动的说。
  “嗯嗯嗯,我们也很期待。”乐言和沈希源异口同声的说。
  “哎呀,你们不要太肤浅好不啦,帅有什么用好不啦。”上海人说到。
  “这话说的,好像某人不喜欢帅哥一样,昨天是谁见了帅哥眼睛都直了。”梦涛反驳到。
  “我,我,我,我,我……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李雅琪尴尬的说。
  “好了好了,我们打扫一下寝室,到时候差不多时间就到了。”乐言调解气氛到。
  四个人其乐融融的做着劳动,擦窗户的擦窗户,扫地的扫地,擦桌子的擦桌子。乐言看着眼前的一切,想着寝室也许就是这样,总有一个人是冷冻气愤的,总要有一个需要调动气氛,总有一个是开朗的,总有一个是没心没肺的,而她已经习惯了扮演一个小大人。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寝室打扫的差不多了。他们准备出发去教室来班会,说是开班会不过就是来自我介绍。
  当他们来到教室的时候发现来的人寥寥无几,有的那几个人也只是简单的问候一下,你是哪里人,那个学校的。那种客套的微笑让人感觉不单单是假,仿佛更多的是忧伤。
  过了一会儿,陆陆续续有人来了。乐言他们抢着沈希源手上的零食,在乐言抬头的那一瞬间看见了那个昨天见到的男的,那个穿着横条T-恤衫,身材修长的没有素质的男生。那一瞬间四目相对,他的一脸不屑让乐言不爽,她承认他长得很帅,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类型,但是乐言对这种自我的男生完全没有好感。
  不过乐言却在心中有一丝窃喜,亲爱的梦涛没有发现他,可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旁边的李雅琪拍着乐言的肩膀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
  “快看,是昨天那个男生,他是我们班的耶。”
  乐言从李雅琪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羞涩和愉悦,也许这一刻便是他们之间另一个出发点。
  乐言并没有回答李雅琪的话,可能是她似乎感觉到李雅琪的话只是无意间让她听到,其实李雅琪并不像让人知道他对这个帅气的男生有好感。
  可能命运就是这样,你越想藏起来的东西,老天就会越快的让它暴露在阳光之下。
  “哎呀妈呀!帅哥呀!”沈希源下意识的说到。而此时的梦涛也看到了。
  “乐言快看,昨天那个男生。”梦涛压着声音说。但是乐言却无暇顾及他们的看法,因为她对他不感兴趣。可是梦涛却一直在哪里直播。
  “唉唉唉,他做到了最后一排,就在我们旁边唉!”
  “真的好帅,好高啊!”
  “我要和他坐在一起。”乐言真想说一鸣惊人,以为她只是开玩笑,可是她却行动了起来。
  “那个,小李子快坐过去啊。”梦涛说。
  李雅琪疑问的指了指自己,说:“我吗?”
  “不是你还有谁,我们四个还有谁姓李吗?”梦涛没好气的说。
  而此时的李雅琪想过去却又不敢,她期待着有一个人能隔在他们中间驱赶一下她的尴尬,犹豫时梦涛说:“夏乐言,你去。”
  “拼什么我去。”还没等乐言说完梦涛就已经把她推到他的旁边。还尴尬的撞到了他。
  “不好意思啊!”乐言心不甘情不愿的说。
  还没等他回答辅导员和班代就来了,但乐言想或许他根本没想回答,也没想接受她的道歉,反正乐言的道歉也并不是诚意的。
  “大家好,我姓刘,是你们的辅导员,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事可以找我。”说完便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号码。
  “接下来说一下军训的事……”后面的乐言已经忘记了。只知道同学们都自我介绍了,知道了那个没有礼貌的男生叫赵俊熙,上海人,还记住了那个一口四川话的沈锦华,那个后来在梦涛生命中重要的那个人。
  乐言说她已经忘记了当时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是当时的那种感觉却永远不会让她忘记,那种青涩,迷茫,无忧无虑。
  那天乐言在日记本上写到:他走了,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孤独,可能也许只是错觉。
  当时的乐言只知道胤轩走了却不知道有人却来到她的身边,将要去守护她,照顾她。
第六章 记得买防晒霜
开完班会的乐言回到寝室,洗了澡,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着手机页面上的钟胤轩三个字,乐言忍不住的想询问他的现状。可是那时的她却想一直老鼠一样,想要去偷粮食又怕在路上遇上猫,而她就是这样,害怕打扰他。最后还是发了条“公司的事解决了吗?”
  过了很久胤轩都没有回她的消息,她想可能他在忙吧,可能没看见吧!心中为自己编制着无数的可能。
  突然希源叫道:“乐言,下来打牌了。”
   “你们叫李雅琪吧,我不想打。”此时的乐言还有什么心情打牌呢。
   “她不打,要看书。下来吧,下来吧,反正你也无聊。”希源继续劝说到。乐言想也是与其去胡思乱想不去去做一点别的事。
   “洗牌洗牌,赵梦涛。”
   “沈希源你怎么不洗。”看着她们要打牌的人都不愿洗,最后这种事还是要乐言来。
  打牌的途中乐言一直在看旁边的手机,心思根本不再牌上,每盘都输的乐言已经忘记自己喝了几杯啤酒了。
   “快快快,喝”乐言又输了,梦涛催出到。
   “夏乐言,你今天怎么老输,害我都喝了好几杯。”梦涛忿忿的说到。
   本想反驳的乐言看到手机屏亮了,急忙拿起来,那一瞬间的开心是到现在还难以形容的。
  真的是胤轩的。
   “恩,早就忙完了。”
   “那就好。”
   “你们什么时候军训?”
   “明天,我不想军训。”
   “为什么?”
   “累。”
   “军训很好玩的,会有很多趣事发生。”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记得防晒霜。”看着消息的乐言都不知道那是的她轻轻的笑着。
   “唉,夏乐言,你在傻笑什么?”梦涛在乐言面前摆着手。
   “啊,没什么,不打牌了,我要睡觉了。”乐言说完就爬上了床。而梦涛也没有多想什么,可能是以前同学的消息吧!
   “恩,我已经买了。还有卫生巾。”
  胤轩大了个疑问的表情。
   “哈哈哈,你老了,听他们说垫卫生巾在脚下就没有那么疼了。”
   “这样,看来我真的老了。”
   “不聊了早点睡。”打在手机上的还没有发出去,胤轩需要睡觉的消息就已经发过来了,乐言带着失望回到“晚安”。
  ……
  第二天,乐言还在做梦的时候就听见梦涛叫她。
   “乐言,乐言,起床了。”以为在梦中乐言翻了个身继续睡。
   “乐言乐言。”梦涛边说边摇晃着乐言。
  乐言突然站坐起来,“啊,怎么早就要去了吗?”
   “恩,还有一个小时。”梦涛说。
   “我操,赵梦涛你有病啊。”乐言气愤的说。
  可是已经被吵醒了,随后便就起来了,四个人穿完军训服。彼此笑着身上的衣服,裤子可以放下两个人的感觉。四个穿着丑逼的衣服,拿着马扎,来到操场。
   按照班级坐好了之后,各班的教官也来了,所有的女生都在议论着哪个班的教官好帅,那个班的教官更高。那个氛围就好像不是来军训的,而是来相亲的。大家都希望那个自己喜欢的中意的教官能成为自己的教官。
   “唉,我的教官四眼仔。”
   “我发现我们的教官最高唉。”
   “我感觉我们教官长得最好唉。”
   ……
   乐言的周围充斥着这样的声音,但乐言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因为他们三个也在激烈的讨论着。
  学校的领导说了一会话,教官就带着各自的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他们的教官并没有像老师一样进行自我介绍。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比较陌生,也不敢在严肃的教官面前开玩笑。教官看着参差不齐的队伍,命令自行换位。等到基本上大家都换好了,只有赵梦涛和沈希源现在乐言他们旁边,乐言看着教官严肃的看着他们四个。乐言在旁边轻轻的说:“我跟你两说啊,你们俩这么高,到时候教官赶你们的时候丢脸的是你们啊!”
  乐言知道梦涛好面子,也知道说这些话能让她快点乖乖去后面站着,他们两个这么高,在他们这种不高的人的地方太过招摇。一米七几的梦涛和一米六的乐言,她们站在一起总让人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笑点。
   现在操场主席台上总指挥指挥着所有的教官,所有的教官一声令下。
   “所有人站两个小时的军姿。现在,立定。军姿准备。”教官的声音气势磅礴,有一种要穿到别人心里的感觉,可能这就是军人的魅力。
  站了大概半个小时,基本所有的人都有点招架不住,下面的人都开始轻轻的,微微的动着自己的手和脚,严厉的教官用严肃的语气说:“动,动,动都给我动,站好了都,再动的话再罚两个小时。”
  教官的话把所有的人都怔住了。可是依旧会有人在下面动着,在偷偷默默中动了两个小时,这漫长的两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教官一声令下,大家就都跑去喝水,喝完水他们四个有聚在一起,看着前面的教官,大家都纷纷的议论着教官,通过他的口音猜他是哪里人,有多大。
   “唉,你们说教官多大。”沈希源问。
   “我觉得二十几。”梦涛信誓旦旦的说。
   “不,我觉得不止。”李雅琪不确定的说。
   “我觉得你们都说的不对,感觉他最起码三四十岁吧。”乐言说。
  乐言一说完沈希源就拍打她的头。
   “谁三四十岁还在军校里面啊,不动脑子。”沈希源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
   “谁允许你打我们家乐言了。”梦涛撒娇说,边说还边挂在乐言脖子上。
   “哎呀,走开,热死了”一边说一边推开乐言。
  被推开的梦涛又坐到了教官旁边,乐言知道她又要开始调戏男人了。
   “教官你多大了,你哪里的人啊,你叫什么啊?”梦涛一脸天真无邪的说。
   “你管我叫什么。”教官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
   总教官又开始发命令了。
   “所有教官注意了,准备训练。”
  听到他一说话,所有的学生基本上都在“哎呀,哎呀”的说着他。
  我想很多军训过的人都会像他们一样特别讨厌这位总教官。
  训练了一会儿,又到了休息时间,看到隔壁方阵的一个男生拿着一瓶冰水朝着乐言她们方阵走来。所有的人都在讨论着是送的睡的。看着那个男生朝着乐言她们走过来。到了梦涛前面停下,男生把水递到梦涛说中:“那给你的。”用他的重庆话说着。梦涛没有拒绝他,她已经习惯了男生对她的殷勤。
  后来因为第一天军训下雨,军训就早早的结束了,回到寝室的四个女孩累的都趴在床上,疗养着她们以累傻的身体。
   大学生活的开始总是以军训第一天而真正开始。
第七章 我说的对吧
第七章 我说的对吧。
   军训第二天。
   一大早起来的学生都怨声天天。对于好不容易高中毕业的学生们来说,早起的军训就是她们打破幻想的大学美梦的第一步。但尽管这样大学在每个人心中依旧是无法替代的。
  军训依旧像昨天一样,大家嬉闹着,在教官眼皮底下偷懒,讨论着那个方阵的帅哥多,顺便调戏一下教官。可是跟昨天不同的是,大家都似乎更加的亲密。而在军训那段时间里最特别的差不多就是赵梦涛了。今天出现了好多向赵梦涛要QQ号的。可是最特别的还是那个说着四川话的,那个在同学见面班会上用乡音介绍自己的那个男生。
  今天他又来了。但是他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只拿了一瓶水。他的出现轰动了我们整个方阵,当然不是因为沈锦华的到来,而是因为他带来了赵俊熙,那个自大的上海男人。
  “给,这是你们的水。”沈锦华大方的说,他不像其他男生一样扭扭捏捏,也没有其他的男生的虚伪的害羞,他是大方的,自信的,而且是“经验丰富”的。但她们不知道的是赵梦涛是他沈锦华第一个追的女孩,是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
  沈锦华在她们方阵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呦呦”的起哄着。赵梦涛接过他的水,帮他拿水的赵俊熙把他手上的水给了夏乐言和李雅琪,窃喜的是李雅琪,在乐言眼中这就是一瓶普通的冰过的水,但对于李雅琪来说这瓶水不一样,在她的眼中这已经不单单是一瓶水,而是她那已经萌芽了的爱情。
  赵俊熙和沈锦华走了之后,刚准备开水瓶的乐言被梦涛一把抢了过去,然后把她手上的水递过来。
  “我的水和你换。”梦涛自然的做着这一切的行为。
  看来在李雅琪和赵梦涛的眼中这都不止是一瓶水。
  “我告诉你啊,你可是有男朋友的啊!别去招惹他啊!”乐言提醒到。
  “你说我招惹谁?沈锦华?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赵梦涛装傻。
  “别装傻。”
  “装什么傻。”李雅琪凑过来说。
  “没说什么。”赵梦涛不耐烦的说。
  “干哈呢,上厕所去吗?”沈希源走过来说。在乐言心中羡慕并佩服她的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这是乐言一辈子都缺少的东西。
  “我去。”梦涛好像逃避似的离开事件发生的地点。
  在梦涛和沈希源上厕所的时间,总教官让继续训练,看到最后一排缺少的两个人,总教官在主席台上大声批评着乐言方阵的教官。
  “于祥栋,来主席台来。”
  教官一路小跑到主席台,回来的时候一脸无奈和有一丝愤怒的气息飘来,本来想跟她开玩笑的同学都闭口不说了。看着教官一点一步的走到自己身边,乐言一脸疑惑。
  “那两个女的呢。”并没有指责的话语,似乎还带着一丝玩笑。
  “上厕所去了。”乐言笑着对教官说。
  “你去把她们叫过来。”
  “不想去……”乐言不愿的说。
  “怎么不去,她一休息就过来找你,那么爱你。”说着便就把乐言从方阵里拉了过来。
  无奈乐言只能去找她,乐言不用到就知道她在厕所里面玩手机,聊天,过的不知道有多舒服。
  到了厕所的乐言叫着她们的名字,没人回答。走在路上的乐言想进入超市买根冰棍,可是发现她们两个坐在超市里吃着冰棍,吹着空调。乐言走到他们身边,使劲的拍了一下他们的桌子。看到周围的学长学姐们因为拍桌子的声音都齐刷刷的看着她,乐言急忙坐下来。
  “你们两个,还在这吃着冰棍,吹着空调。我还走这么远来找你们。”
  赵梦涛和沈希源看着乐言傻笑着。乐言踢了一脚赵梦涛的椅子,说:“去,帮我去买根冰棍。”
  “唉,真应该让你那个叔叔来看看你这种样子,人面兽心。”然后赵梦涛去帮乐言服务。
  这使乐言整个军训时间都在想着胤轩。
  三个人悠闲的享受着午休时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正要走的时候在超市门口遇到了赵俊熙和沈锦华。
  “你们也在这呀!”沈锦华先说话。而赵俊熙直径去冰箱里拿了一瓶水出来,而赵梦涛在赵俊熙身上扫了一眼说:“恩,你同学啊!”
  “不是,我室友,帅吧!”
  “还行,那我先走了啊!”
  好像男生都比较粗心,不会感受到自己心爱的人的变化。
  沈锦华很快买了一瓶水出来追上她们,她们到了方阵时,教官早已就等待着他们。
  “哼哼哼,上厕所时间够长的哈,还有你,去叫人叫了半个小时。”
  “哎呀,别小气嘛!”梦涛撒娇着说。
  “归队。”
  ……
  就这样在疲惫和快乐中大学生活有度过了一天。晚上回到寝室的乐言拿起手机看到胤轩给自己发的消息,不自觉的跳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停的叫着,笑着。
  “咋的了,咋的了。”几乎光着身子的沈希源跳了出来。
  “没事没事。”说到。
  “哎呦喂,看不出来啊,沈希源,身材挺好啊,前凸后翘的。”梦涛调戏道。
  沈希源赶快捂住了胸前的两个葡萄。
  “讨厌,死鬼,人家的东东是给我男人看的。”用着台湾腔假装娇羞着。
  随后梦涛便就和沈希源一起进了卫生间。
  看着疯闹的两个人,害怕危机到自己的乐言选择爬上床。然后小幸福的回着胤轩的消息。
  “怎么样,我说的对吧!”
  “对什么?”
  “不对吗?军训很好玩。”
  “还行吧!”
   ……
  “睡着了吗?”
  这天晚上乐言在聊天中睡着了。幸福的,沉沉的睡去。
  就在这天晚上乐言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那些快乐,那段感情,这就好像是他们之间的预言一样。开始的纠结,过程的快乐,但是结局乐言从来没有梦到过,哪怕是在后来最痛苦的那段时光里。这个梦乐言从来没有任何人,哪怕是梦中的那位男主角。
  醒来后的乐言无奈的笑了笑,嘲笑自己的那段梦,在心里告诉自己还好这都不会是真的,然后一笑了之,开始她的新的一天。

我还停在那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还停在那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3章(第3章 觉醒天赋)

    原标题: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3章(第3章觉醒天赋)书名: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第3章觉醒天赋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戒指,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戒指都没有在她的记忆中出现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看了戒指半响,表面上戒指看起来很普通,就像是一般的银戒指一样,可是称的重量却不对,看起来虽然只是一枚普通的银戒,可是欧阳静却发现,戒指的内壁上,刻着无数符文,非常细小,根本看不清刻了什么。“难道这就是小说中常说的……穿越必赠金手指?”欧阳静打量了半天,突然咬了自己手指,逼出一滴血滴在戒指之上。意念一闪,欧阳

  • 冷少的野蛮警花3章(第3章 咬到鲨鱼了)

    原标题:冷少的野蛮警花3章(第3章咬到鲨鱼了)小说名称:冷少的野蛮警花第3章咬到鲨鱼了当叶姿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花般的白色。她可没傻叉到认为自己挂了进天堂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她怎么进医院了?一点点整理着昏迷前的回忆,想起那张拽得二五八万的脸,叶姿的小脸拧了起来。那混蛋下手真够黑的,竟然把她掐昏过去,他就不怕掌握不好力度,把她给掐死?揉了揉还酸痛着的脖子,叶姿吃力地坐起身。“你醒啦?”病房里蓦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带着点儿如释重负。叶姿诧异地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个身材火辣

  • 萌宝无敌:拐个鬼王当爹爹3章(第3章 厌恶)

    原标题:萌宝无敌:拐个鬼王当爹爹3章(第3章厌恶)小说:萌宝无敌:拐个鬼王当爹爹第3章厌恶“啊……”安然惨叫,可侍卫的动作越发粗暴。安然再也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后堂,厢房。女子酥媚的呻吟夹杂着男子粗重的喘息声,许久,才慢慢平息。“王爷,过了明儿个,那丑八怪就再也不能阻碍我们了!烟儿终于可以跟王爷在一起了!”安如烟环搂着三王爷的脖颈。三王爷抚摸着安如烟的脸,安如烟抬起头看他:“王爷,你会娶烟儿吗?”三王爷宠溺道:“当然,我不娶烟儿你,还娶谁!”“王爷,你真讨厌!”安如烟嗔颠道。第二天,午时。江水

  • 邪王医妃:爷你别急嘛3章(第3章 姐姐)

    原标题:邪王医妃:爷你别急嘛3章(第3章姐姐)书名:邪王医妃:爷你别急嘛第3章姐姐第二天一早,洛谨枫神清气爽地醒来,穿戴整洁之后正要用餐,洛家下人来叫洛谨枫,洛谨枫的姐姐派人来接洛谨枫进宫。洛谨枫的姐姐?洛谨枫有四个姐姐,都是同父异母的。说到皇宫里头的姐姐就只有一个,洛谨枫的二姐,洛家的嫡出二小姐,当今的太子妃……洛馨月。太子妃要她进宫干嘛?洛谨枫和洛府的其他几位小姐关系都不好,准确来说是没办法好,洛谨枫不光是洛家存在感最弱的一位小姐,而且是身份最卑微的小姐。其他小姐,即便和洛谨枫一样是庶出,她

  • 天下为聘:邪王盛宠草包妻3章(第3章 捡回小命)

    原标题:天下为聘:邪王盛宠草包妻3章(第3章捡回小命)小说名称:天下为聘:邪王盛宠草包妻第3章捡回小命感到男子身上的危险气息,南雪凰心下一沉,这个妖孽男人身上的气息好可怕。她连忙悻悻然的收回摸着男子大腿的手,咧嘴干笑了一声,“误会,误会,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手感不错。”未了她嫌弃的口吻低喃了一句,“就是冰冷的像是死人的腿。渗人!”妖孽男子俊脸一沉,这个丑丫头,摸了他,还敢嫌弃他的腿像死人腿。他眯了眯透着危险气息的眸子,大掌一捞,抓住南雪凰的后襟,定要把这个丑丫头扔出去摔个粉身碎骨。可谁知,他提到手

  • 萌宝无敌:奶爸养成攻略3章(第3章 破坏爹地订婚宴)

    原标题:萌宝无敌:奶爸养成攻略3章(第3章破坏爹地订婚宴)书名:萌宝无敌:奶爸养成攻略第3章破坏爹地订婚宴宋小宝牵着宋小萌的手,目送计程车走远了才拉着妹妹往斑马线走去。“哥哥,我们不跟妈咪一起吗?”“我们去参加爹地的订婚宴。”宋小宝一边回答一边注意着信号灯,见绿灯亮了,赶紧拉着宋小萌往马路对面走。到了蒂凡酒店门口,宋小宝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卡通表。恰好是上午十一点,而订婚宴就在一十一点半开始。看了会儿酒店门前人来人往的宾客,宋小宝很快就有了主意。在又一拨客人往蒂凡酒店进的时候,宋小宝连忙拉着宋小萌

  • 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3章(第3章 公主好凶猛)

    原标题: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3章(第3章公主好凶猛)小说名: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第3章公主好凶猛“嗯?你说什么?”来人显然是看到了风华在嘀咕,本就不悦的脸随着一声冷哼,更加威严起来。“太子皇兄,皇姐说你是白痴呢,哎呀,白痴是什么意思?听起来好像不太好的样子耶!可是皇姐不是最喜欢二皇兄了么?应该不会说二皇兄不好才是的,哎呀,我不懂了耶……”很是娇憨可人的女声,风华抬眼望去,说话的正是跟在太子身边的七公主凤鸾。此刻七公主正一脸单纯无辜,眼神清澈,语气活泼,歪头迷茫思索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可爱到没有任何

  • 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3章(第3章 受伤,奇怪的男人)

    原标题: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3章(第3章受伤,奇怪的男人)小说名: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第3章受伤,奇怪的男人帝岚音感觉到杀意袭来,试着挪动了两步,那股杀意却是瞬间追上了她,冰冷刺骨的大掌,紧紧攥着她那纤细的脖子,似乎一用力,就可以将她的脖子拗断。几乎是本能反应,帝岚音快速的曲起手肘,用力的向后撞去。可是,帝岚音这样的攻击,在这个男子眼中,不过是螳臂当车。轻而易举地扣住了她的手臂,冰冷的气息,侵占着她的神识。“说,谁派你来杀我的?”男人的声音冷漠中透着杀意,钻入帝岚音的耳朵里,身体的接触让

  • 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3章(第一卷 初临异世第3章 无字天书)

    原标题: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3章(第一卷初临异世第3章无字天书)书名: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第一卷初临异世第3章无字天书收集好自己的毒血,圣岚立刻用医气修复了自己的伤口以及被毒气损坏的骨骼、经脉等等。随着医气的游动,她感觉自己好像徜徉在一片温暖的海洋中一样,忍不住想要低叹两声,所以全然没发现,自己的血竟然流到了手中的戒指上。等圣岚将自己的身体温养了三遍以后,虽然依旧有些虚弱,比起之前已经好太多了,就好像浑身都有劲了一样。她刚刚准备起身,手中戒指一热,她眼前忽然一花,天旋地转间便来到了一片灰

  • 名门宠婚3章(第3章 新来的班主任)

    原标题:名门宠婚3章(第3章新来的班主任)小说书名:名门宠婚第3章新来的班主任“怎么了?”唐溪边整理上课要用的书,边道。“你是新来的,你不知道,我们整个年级的老师都害怕上三班的课,因为那里有一个小霸王,仗着家里有钱,到处欺负同学,三天两头的闹事,学校碍于他爸爸的面子,还不能将他开除,总之,很麻烦的……”女老师喋喋不休的说着。唐溪笑了笑,并没有怎么在乎,拿起书本:“我先去上课了。”早上的第一节课是唐溪所教的语文课,她来到了一年级三班,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拿起名册,全班点名。“厉思齐……”她一连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