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宫杀:重生弃后在线阅读

2017/12/21 6:25:22 来源:网络 []

书名:宫杀:重生弃后

第3章 好狠,好恨!
  清亮之中,倒映出了残酷与狰狞。来自http://www.95lady.com/而后,便是一阵几乎将她撕裂的疼痛自眼中袭来,她嘶喊着,脸颊被眼眶中迸出的血液染满,曾经被镶嵌的美丽,脆弱到几乎一瞬间便被连根拔出。口中几乎尝到飘来的腥味。当那最后的联系被紧紧扯断的一霎,锦书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只觉得她的另一只眼睛,似乎也不知何时被无情揪出。   吕巧阳看得开心,拔出发中金钗,上前狠狠划开了锦书的倾城脸庞。她笑得癫狂,笑得满是恨意。   “慕锦书!哈哈,慕锦书!你也有今天!我终于不用再看你的脸色了!你也再也不能勾引皇上了!”   当最后一道伤口被划开,吕巧阳终于满意的将钗子拿开。   身体的禁锢忽然被松开,锦书跌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小说:宫杀:重生弃后在线阅读指尖抚过眼睛,空洞洞的,甚至能感受到落雪飘进。   恐惧,害怕,无助。她颤抖着,眼泪流下,却混了血液。忽然想起最重要的事,于是抬头大喊:“吕巧阳!你说过,如果夺走我的眼睛,你就带暄儿看太医!!”   吕巧阳擦拭着金钗,指尖一顿,不耐烦的笑笑:“哦,是啊。你们去请太医来!”   锦书像是大石落定,哪怕方才受了再残酷的对待,如此却还是不停的给吕巧阳磕头感谢。但是下一刻,吕巧阳凑近锦书耳畔说道:“不过,我忘记姐姐已经看不见了。暄儿方才啊,好像都不动了,是不是死了啊?”   吕巧阳说的轻描淡写,却让锦书顿时一惊。95女性网她嘶喊了一声,像是一个疯子一样趴在地上,探着双手胡乱的在雪地里摸着:“暄儿!暄儿!!暄儿你在哪!!!!”   如此,一个瞎眼的女人,无助的在雪中寻找着自己的孩子。但无论她喊多少遍,都再也听不到那声“母后”。   周围几人不停笑着,尤其是吕巧阳,她指着锦书说道:“快看,瞎子找孩子,哈哈!”她像是在看戏那般看得愉悦,周围太监更是笑开给吕巧阳捧场。   “左边,左边!”   “不对,右边,右边!”   “再往左,再往左!”   那些人戏谑的嘲笑着,如同在看一场游戏。锦书悲戚的哭声,却是他们最好的调剂。   终于看累了,吕巧阳打了个哈气,将地上僵硬的九暄一脚踢到锦书脚边,“自己抱着吧。本宫累了,回去歇息了。小说:宫杀:重生弃后在线阅读”   锦书紧紧抱着已经冻僵的九暄,颤抖的抚摸着他僵住的脸颊。她想要说什么,张着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声音已经沙哑,甚至几近崩溃。那个会抚摸着她的脸,要和她一起撑下去,还要她笑的孩子,如今再也不会说一句话。   殷红落下,染红了白雪。   吕巧阳笑,带着人转身离去。锦书突然在后面大喊:“吕巧阳!别以为我失势,你便不会得到报应!皇上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吕巧阳突然顿步,她像是被惊吓住了一样捂着嘴,而后癫狂的笑起。小说:宫杀:重生弃后在线阅读她笑得喘不上气,摇摇晃晃的来到锦书面前,蹲下,直视着已经没有双目的锦书道:“皇后姐姐,有眼无珠这个词还真是适合姐姐。”   锦书咬着牙,因为看不见,只是颤抖的轻动着头颅,紧握的双手,恨不能现在就掐死这个女人。但是她再也不想放开暄儿了,再也不想。   吕巧阳叹口气,摇摇头说:“本来还想给你留个念想,但姐姐把罪过都推到我身上了那我可就委屈了。不如,告诉姐姐好了。”   锦书一颤,并未作声。
第4章 那是何人?
  吕巧阳看得舒心,一边摩挲着锦书的长发,一边凑近其耳畔淡淡说道:“今儿个可是皇上宠幸蓝贵妃的日子。版权95lady.com就算姐姐去了孝云宫,也只能见到春光无限。姐姐,慕家在皇上刚刚登基时,确实立了不少功。但如今皇位已稳,慕家便已没了用处。   如今能替皇上金戈铁马的,已经是蓝家了。皇后之位,还有太子之位,姐姐早就应该让出来了。若真要说怪谁,便只能怪姐姐,当真爱上了皇上,而皇上,却仅仅将姐姐看做一枚把控慕家的棋子。   姐姐仔细想想,皇后如入冷宫,任人可欺,皇上明察,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在昭告天下,如今棋子无用,弃之当然。慕家,已经完了。唯有姐姐,竟还天真的以为皇上能救慕家,真是可怜!”   吕巧阳说完,缓缓起了身。她先是轻笑,而后转为大笑,扬袍离开了这里。   锦书抱着暄儿呆呆的坐在雪中,耳畔笑声声声回荡,刺耳的如同利剑。   那个她爱了一生的男人,那个被她视为一切的皇帝,楚奕风,仅仅离她几步之遥,距离却好像很远很远。   他曾在她梳妆之时,亲手为她挽发。   他曾说:“锦书,朕以后只宠你一人,只爱你一人。只要有朕在,朕便不会放开你的手。”   忽然惊觉。原来那时,他还只是年轻的皇子。可如今,却已大权在握。   是啊,她为何没有想到,那些曾经的美好,都不过是年轻的皇子为了笼络开国功臣的权宜之计,而她,是他手中握的线,牵制了慕家。   锦书静静的垂下头,安静的仿佛与皇宫里冰冷的雪融为一体……从此消失不见。   血泪坠下,滴落在了掌心。   泪灼肌肤,烧入心口,隐隐作痛……   雪,越下越大了。   吕巧阳打着哈气走在宫中,路过孝云宫时,恰逢一披着锦袍的女子走出。那人见到吕巧阳,温文一笑。吕巧阳挑眉哼笑:“呀,蓝姐姐,善后的事要办妥啊。我可不想背上一个杀害太子和皇后的罪名。”   蓝若云微微一笑,只说了句:“当然。”   吕巧阳点头走过,在经过蓝若云的一霎,她侧头笑道:“看不出来,蓝姐姐竟是这般狠角色,连我都忍不住有些可怜慕锦书了。话说回来,这种脏手的事情以后就别让我来了。姐姐知道的我讨厌血,脏死了。   另外,慕锦书已经病入膏肓,再加上丧子之痛,估计是过不了今晚了。太子死了,你可以安心的做皇后了。”   吕巧阳甩甩手,“还有,姐姐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说罢,吕巧阳便离开了孝云宫。   蓝若云拉紧了身上的衣袍,无声无息的看向雪中抱着孩子,呆呆坐在那里的慕锦书。   “若云。”这时,自孝云宫中传来一声淡漠的唤声,若云心头一紧回身看去。便见一身明黄锦衣的男人自内而出,那人生得俊美无双,却散发着一股凉薄之感,仿若云端处谁也无法捉住的风。   他披了长袍走到门口,墨色长发披散在后,如刀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皇上。”若云轻喃,乖巧无比。   黑耀般的长眸微转,看向雪中之人。因着雪大,模糊了视线,于是只是淡淡的问了句:“那是何人?”
第5章 锦书与南遥
  若云看向那边,而后微微一笑:“一个将死的可怜人。”   黄袍之人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后轻撩长袍,留下一句:“原来如此。”便转身回了孝云宫。   蓝若云唇角缓慢的扬动了一下,随即垂下了眼眸。她转身,回了孝云宫,关门的一霎,再度望向那方。   如此,皇上便会忘了慕锦书。   “姐姐,不要怪妹妹。要怪只怪宫里,容不得善人。”说罢,她便掩了门。   那边,锦书似乎已经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怀中孩童,早已僵硬无比。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选择抱紧怀中孩童。只不过心中的温度,也如同那孩童身上的体温,渐渐的,冷却了,消失了。   孝云宫的烛火,不知何时熄灭。   不久,一身明黄的尊贵之人自宫门走出,甩袍间,已走向另一条路。只可惜锦书双目已瞎,再也看不到那让她曾经如此惦念深爱、此时却恨之入骨的他了……   南遥蓦然惊醒,按压了下坠的疼痛的额头,偏偏做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噩梦。忽然想起千易临走前对她的嘱托,南遥心头微微下沉了一分。   千易是个擅长医术、满腹学识,却没人知其底细的男人。   三年前的那场大雪,慕锦书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和她心爱的孩子死在了一起,唯有身体还留了一丝气息。不久后,气若游丝的她被匆匆赶来的太监冯德齐,用了诈数蒙混过关,将她带出了宫,来到了好友千易的别居祁雪山。   还记得那天,千易握着她几乎被指尖攥穿的手,问她:“若是再让你活一次,你有何愿望?”   她只道:“力量,学识,狠毒。”   他又问:“为什么要这三样?”   她答:“唯此三样,才能让那些狠毒之人,与我一起坠入深渊地狱。”   最后,千易应了,并给了她全新的生命,予她新名――南遥。   他说,她必须等待三年,三年之后,才可离开祁雪山,她应了。此后她性情大变,就像九暄曾经希望的,她变得很爱笑,但同时也变得让人再也摸不透彻。   于是她陪同千易隐居做活,自给自足,读遍万卷古书。千易学富五车,通晓天文地理,三年里,将学识尽数教予她。对于南遥,千易亦师亦友亦兄,若说这世上,唯一还能让她觉得人性是良善的人,那便只有千易。尽管她至今不知千易为何要帮她。   她看不透千易,千易太深,深到让她觉得千易身后的秘密,但凡碰触,便会被烧的尸骨无存。因此,她从不多问。   如今,三年之约已到,回宫之日来临。   慕家一百四十三口的冤屈她定会洗清,平反,然后让那些满手肮脏的人,永世不得翻身。以此,才能祭奠她已故的儿子九暄,还有……善良一生,愚蠢一生,最后不得而终的慕锦书。   此次下山,千易嘱咐她,绝对不能再入后宫。   南遥应了千易,而她此行本就没想靠爬上那个将她狠心抛弃的男人的龙床达到目的。   不过千易还说,楚奕风这个男人,他的敏锐、手段与城府都是难以预料的,无论多恨他,都不能再靠近他。关于这一点,南遥却始终在动摇,因为令慕家沦落到如此田地的人,归根结底就是这个她深爱的男人。   唯有他,她不会轻易原谅,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南遥看向马车帘外,发现已经到了京城边郊,于是不再多想,交了铜钱,准备径自走入京城。
第6章 弃得龙床,上得朝堂!
  三年的时间,人事已非,京城也不再是她所知道的旧城,反而已经变得如此威严。   她唇角微扬,似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人。那人一身公子便衣,腰间佩戴了一块白玉,不言不语,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他相貌俊秀,有些雌雄莫辩,周围女子纷纷回头,就是为了多看此人几眼。   南遥勾唇,几步走去抽出腰扇轻轻敲了下那名俊秀公子,而后凑近耳畔道:“公子如此好相貌,真是让南遥生嫉啊!”   一句话落,那名公子下意识的捉住南遥的扇子,但下一刻,脸上却顿生喜色。   “娘娘。”他唤,声音平稳,隐隐透着高兴。   “妖孽。若你现在是正常男人,不定要祸害多少女子。三年前我带你时,怎么没发现你原来脸蛋这么好。”南遥轻笑,收了扇子。见那公子微微有些不悦,便马上住了嘴,郑重的说道:“德齐,三年不见了,谢谢你来接我。”那白衣公子正是当年救了锦书的冯德齐。   德齐点头,随后问道:“千易可好?”   提到千易,南遥不禁想起临走前他的神情,唇角若有若无的动了动。   走得如此突然,还在人家院子里放了一把火,千易虽毫无表情的目送她离去,实际还是会生气吧。想起千易生气的样子,南遥打了个寒颤。重生至今,若说她唯一惧怕的,估计就是千易了。他看起来虽然话不多,但总能散发出一股威慑。   南遥眼睛轻颤了下,即刻将那个男人的脸从脑海中清去,说道:“还好。对了,以后叫我南遥。我已经不再是什么娘娘了。”   “您的性子真的变了很多。”冯德齐说罢,便看向皇宫方向,“那些人,如今已经位高权重,再也不是当年的他们。皇宫步步杀机,万不能掉以轻心。”   南遥轻轻扯动下衣襟,潇洒的叼了一根草叶看向远方,若有所思,仅仅道了句:“说的是呢。”   德齐问:“那主子想以什么身份入宫?”   南遥蹙眉深思,忽见一行布衣男子结伴出行,南遥便问:“这些是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是京城之人。”   德齐随之看去,而后道:“是准备进京赶考的举人,其中穿得体面些的,是国子监的贡生。”   南遥眸子一动,忽然一笑:“先前千易帮我做了个身份,好像是官宦之家。如此,混进国子监应当不是个难事。”   德齐一愣:“主子的意思是……”   南遥敛了笑,深眸划过一缕碧光,忽然闭了眼,脸上透出一丝复杂的神情。   果然,还是无法避开和那个人的交锋。但如果这是她夺回权力的唯一捷径,那她宁可冒险一试。   抱歉了,千易。   南遥似是下了决心,蓦然开口:“上朝堂。”言毕,她扯了嘴角,毫不迟疑的迈开步子向前方走去。   冯德齐有些不解,但下一刻眼中却多了些流光。   或许,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懦弱仁善的皇后娘娘了。   朝堂,恐怕要起风了。   龙御殿。   一身明黄的尊贵之人正站在窗旁,看着不远处渐落的夕阳,淡漠且深不见底的黑眸中莫名划过一缕碧光。风轻扬,吹动了他身后长发,那人身上忽然透出一股杀意,惊吓了身旁的太监福禄,福禄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是在想马上要进行的科举之事?”   楚奕风闭上双眸,渐渐离了窗旁。   “不。朕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个三年前从朕身边逃走的女人。”   “皇上说的是……?”福禄不解。   楚奕风淡淡的扬了下唇角,而后冷漠的说道:“一个,就算是化成灰,朕也会抓回来的女人。”   门口一人安静的站在那里,尊贵凤袍染了夕阳下的色泽。眼角红晕下的眸,渐露了一道冷漠的碧光……
第7章 最了解朕的人
  一个月后。   今日的皇宫将有一件大事,经过一个月的科举考试,贡生们所有的考卷都已送入皇宫。只待皇上最后批阅,以选出有资格参加最后殿试之人。   龙御殿里,一派宁静。   几位负责此次考试的内阁大学士们纷纷低垂着头等待皇上定夺。   龙椅之上,时而传来翻阅卷书的声音,哪怕一个停顿,都会让下面的人紧张不已。   楚奕风半垂着狭长深眸,稳而不急的看着卷书上的每个字,时而扬唇,时而又敛住表情,究竟是喜或是不喜,根本无人能够猜透。   这时,楚奕风像是忽然看见什么那般停住了手,眉心略微蹙起。视线却始终停留在一张卷书的字里行间处。   “广开粮道,广收外臣。”楚奕风倏然开口轻喃,指尖沉静的抚过唇瓣。下面的大学士们一听,纷纷对视,像是百思不得其解。   “广开粮道,广收外臣”对于现在的王朝是有风险的,因此虽是治国妙计,却从来没有大臣敢提。如今一个黄毛小子竟说出这番大胆之话,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大家都认为此人定不会被选中,所以才放入考卷中以增加其他朝臣推荐之人的选率。谁料皇上此番居然将这句话念了出来,可见是对这人有些兴趣,当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楚奕风垂眸,继续看着手上的这份卷书,不知看到了什么,眼瞳猛的一颤。他似乎又开始沉思着什么,指尖下意识的摩挲两下。半响,他轻抚卷书上的名字,唇角一扯,便拿起毛笔批了一个红圈,然后将这份书卷合上。   几位大学士见状,知道结果已出,迅速跪在地上大喊“万岁”。   楚奕风眼眸微动,自上座起身。他将卷书交予大学士,只说了句“准备殿试”便转身离开大殿,从来让人看不透彻的眉宇间竟透着些喜色。大学士皆惊,纷纷揣摩圣意,又反复看了看今年的卷书,可还是无从着手。   究竟皇上看到了什么,竟会露出如此神色?   今年,究竟会有何人入朝呢?   离开的楚奕风匆匆而行,随身太监窥探楚奕风的神情,于是问道:“皇上,您这是遇到有才之人了?”   楚奕风顿步看向太监,指尖碰了下唇,随后勾了一抹弧度:“朕,好像遇见了一个世上最了解朕心思的人。”   说罢,楚奕风便继续扬步离开,向来淡漠的深眸中,闪过一缕幽幽碧光。   国子监。   一个月过去了,相安无事。经过德齐一手安排终于成功加入国子监,并女扮男装偷摸参与了科举的南遥,此时于院中正悠哉的躺在树枝上叼着一根叶草,乐滋滋的看着下面一群贡生以读书做契机搭帮结伙的暗地里在聊着天。   之所以说是暗地里,是因为历代皇上向来不允许结党营私,故而有明文规定,国子监内不许相互勾连。但官自有官道,现在刚刚科举完,正是分配入朝后的党派,当然不能再等。只要没人发现,那便是万事大吉。   只可惜,他们光看了周围,不知头顶上还躺着一个人。南遥颠颠翘着脚,脸上满是午后闲逸,权当是看了个笑话。   忽有一相貌清秀的男子路过,南遥动作顿时一停,不禁看的连叶子都掉了。

宫杀:重生弃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宫杀 或 重生弃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权色隋唐12章

    原标题:权色隋唐12章小说书名:权色隋唐第12章被封御史宇文明秀呆若木鸡。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区区一个贱民,为何转眼间就变成了香饽饽。先是独孤凤莫名其妙跑来求字,如今又是两位从三品武官莫名其妙下帖设宴,难道这家伙背着自己,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然而,宇文明秀的疑惑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就在周成对胡姬楼这个一听就很有烟花感觉的地方心生向往时,吏部的任命到了。那一通文言文乱绕,听得他云里雾里,直到最后才勉强搞明白自己被封了个监察御史,需在近日协同上官侦办重阳大案。“这位仁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周成满头

  • 逍遥小神棍12章

    原标题:逍遥小神棍12章小说书名:逍遥小神棍第12章专家作证唐骏一回头就看到陈二宝,那天就是因为陈二宝,叶丽红把他从病房里面赶出去了,唐骏在心里面烦透了陈二宝。“你这话什么意思?”唐骏冷冷的道:“乐乐所有的症状都显示是鼻窦炎,你又不是医生,你凭什么说不是?”“不是就不是!哪有凭什么?”陈二宝白了他一眼,来到乐乐的面前,看着乐乐询问道:“乐乐,你最近是不是特别的困?”“是啊。”乐乐点点头。“除了困倦,头疼,还喜欢流眼泪是吗?”陈二宝问道。“对呀,你怎么都知道?”乐乐拉着杨女士的手兴奋的说:“妈妈,

  • 龙剑天尊12章

    原标题:龙剑天尊12章小说名:龙剑天尊第12章表达意图听到马车厢内的少女邀请,唐生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刚刚觉醒前世记忆,他的处境很坏。唐木苟父子在唐生看来,还成不了什么麻烦,但是唐木苟父子的背后,显然是有人指使的。背靠大树好乘凉。他既然有一身才华,那就先找一方势力来依靠。“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唐生微微行礼回应。不过,他话音一转,看着面前的大胡子,说道:“姑娘,这个大胡子也只是为了想怕我马屁,有口无心,有了这次教训,只怕再给他十个胆子,以后也不敢乱说话了。我看,就饶过他这一回吧。”铁中山的心还

  • 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12章

    原标题: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12章小说名: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第12章要你何用在夜九传授了信息之后,情宁宁就彻底的陷入了修炼之中,对于外界的感知已经全部消失。夜九虚影晃了晃,最后消失不见。而缩小版的他走到情安的身边,淡淡的说道:“设结界,她醒来之时,应是炼气修士了,若是悟性好,说不得两年时间就能筑基。”情安看着小小的魔帝奶娃,内心巨大的反差让他久久不能回神。“恩?”夜九蹙眉,冷眼看了一眼情安,这家伙,不会傻了吧。上古奇兽有这般没用吗?“我现在没办法使用能力!这里实在是古怪至极,像是天然的

  • 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12章

    原标题: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12章小说书名: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第12章舌战告捷北堂傲雪这番义正言辞的话,又让围观的群众都去看林安彤,看着她的的眼光也逐渐变化,有那明白的人都低头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起来。“知道吗?先前听岭北亲王家的侍卫那里传出来,和七皇子不清不楚的可是林家大小姐啊……”“不错!我也听说了,搞不好啊,这都是林家大小姐想洗白她自己,故意往北堂大小姐身上泼脏水。”“可不是嘛,北堂大小姐可是岭北亲王的未婚妻,能做那样的事吗?果然是最毒妇人心,为了自己连亲表姐也陷害……”……听了那

  • 龙武帝尊12章

    原标题:龙武帝尊12章小说书名:龙武帝尊第12章你要战,那便战轰轰。凌云手腕一转,手中长剑在空中爆发出刺目的光芒。紫色雷龙再现,只是这一次,其体型却足足涨了一倍。雷龙咆哮,雷霆万钧。如同闪电一般,闪掠而下。莫问天的攻势还未落到凌云身上,那恐怖的雷龙已然落在了他的身上。咔嚓。只见一阵流光电闪,莫问天的身体陡然僵在原地,几口鲜血从莫问天口中疯狂喷出,下一刻他就彻底昏死了过去。“凌云这小子也太牛叉了吧。”“连莫长老都被他伤成这样?这小子以前真的是废物?该不会是装的吧?”“如若他是废物,恐怕我们星辰武院

  • 最强小神医12章

    原标题:最强小神医12章小说:最强小神医第12章美女村长路过的人正是叶尘村子里面的村长,只是他抬头一看,没想到上面居然挂着一个人。她惊的死死的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声来。“这不是为那小狐狸精采药的叶尘么?那个小狐狸精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了,竟让这小家伙爬这么危险的悬崖。”村长算是认出叶尘了。只是,他根本就没想过,叶尘竟然能有这种飞檐走壁的功夫。叶尘这时候却一把抓着药材:“好了,这药材算是采摘下来了。”叶尘下了悬崖还觉得腿有些抖的厉害……稍微有那么一点差池,那就是粉身碎骨啊,这可是两百米高的笔直悬崖。叶

  • 透视小房东12章

    原标题:透视小房东12章小说名字:透视小房东第12章心有猛虎“这个我明白,军体拳在各家拳术中,气势已经算很强的了,无论在练习中还是格斗时,都会以声助力,喊出气势,起到长我志气,灭敌威风的作用。”徐长东说道。“还不够。”秦逸摇了摇头。“不够?”“有一句诗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秦逸说道,“不光有猛如虎的阳刚之气,还需要有细腻阴柔一面,只有做到两者结合的时候,才会有强大的‘势’!”徐长东顿时笑了,显然不赞同他的话,摊手好笑的说道:“军人必须猛如虎,在战场上哪能像个温柔女人一样,你们说是不?呵呵…

  • 南明战神12章

    原标题:南明战神12章书名:南明战神第一卷山河破碎第12章闯军斥候苏霸带着几十人隐秘的来到那名士兵发现闯军斥候的地方,伏在草丛里,居高临下往下面的山谷小道看去。果然,在他们下面的山谷中,一个十三人组成的小队正在杂乱的草丛中搜寻着什么。那里是昨夜苏霸他们带着大军经过的地方,杂草都被折断了,肯定还有很多脚印。苏霸暗道一声自己怎么就没有注意这点。心想只一心想着逃入大山便安全了,闯军是绝想不到自己会藏身于这大山中的,自己果然还是低估了闯军了。不过这十三人绝对不能留,必须得杀,杀完就得赶紧撤,前往马邑。而

  • 都市小医圣12章

    原标题:都市小医圣12章小说书名:都市小医圣第12章半路拦截“嗯,你试试!”估计是疼傻了,杜茜茜居然同意下来,一点戒备心都没有。“茜茜姐,不要乱动,就这样趴着,我马上帮你运功按摩!”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叮嘱一句,杜剑左手按住杜茜茜柔软细腰,右手往下穿插进去,按住杜茜茜柔软肚腹。杜剑做出如此大胆举动,杜茜茜浑身一颤,抬起头来,瞪着杜剑那混蛋,一巴掌甩过去。“啪!”“流氓!无耻!”脸颊火辣辣疼,杜剑懵了!莫名其妙挨打,杜剑心里十分恼火。热脸贴冷屁股,老子犯贱?收回双手,抱在胸前,杜剑转身望向车窗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