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奈何错误皆深情》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1 5:54: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奈何错误皆深情

第1章:不是喜欢我哥吗
A市陵园外,肃穆的环境大雨瓢泼。说明http://www.95lady.com/
    豆大的雨点拍打窗面,后座细微的吟声入耳,女人的衣衫早已凌乱不堪,宛若白瓷的纤细脖颈有点点红色印记。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光着臂膀,偏麦色的肌肤有力,轻易将她的两只手禁锢,唇在她滑嫩的肌肤留恋。
    身体内掀起热潮,微红着脸偏头看见他脱下的衬衫,显眼的口红印记,却不是来源于她。
    黎芮紧紧咬着唇不让泪流出来,她的指尖都要刺进肉里。
  “霍淮川。”她在笑,看着他的眼睛却是模糊一片,“为了让我难堪,你可真是想尽了办法,竟然在你哥哥的忌日,都能有心思出去鬼混。”
  在场霍家人纷纷收到他与其他女人的亲密照,对她管不住男人的嘲笑,无一不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原文http://www.95lady.com/
    黎芮面色苍白,她早该习惯的不是吗?
  可这是在他哥哥的长眠之地!
    “怎么?”霍淮川明明在笑,却令她遍体生寒,“让你和我哥多一些独处的时间,难道不好吗?”
    “你不是喜欢我哥吗,啊!”
    霍淮川手掌够宽大,掐住她的腰令她动弹不得,黎芮脸色更白,眼泪夺眶而出,她已无力再解释。
    “你喜欢我哥,喜欢到都把他害死了,现在看到他躺在那,你满意了?”
    “我说了那只是意外,我爱的明明是你……”女人声若蚊蝇。
    场景仿若再现眼前,那种要命的窒息感,霍淮川恨不得掐死她,“要不是你让苏甜去帮你取东西,会出现这种事吗?啊?”
    “我没有!那……那只是意外……”
    “意外?那边是地震多发地区,你不知道?”他又是在嘲笑她的愚蠢,“还是说,你借口让苏甜取东西,实际早已在那布置好,就等她自投罗网?可你没想到吧,我哥那么爱苏甜,舍不得她操劳一点!所以我哥便成了她的替死鬼。”
    曾经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黎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追霍家老大霍淮之追得紧。
    然而[]霍淮之一心扑在苏甜身上,黎芮善妒,做出点什么,也不无可能。
    尤其是在有当事人作证的情况下。
    黎芮发自内心想笑,笑他的愚蠢,“霍先生大可以告我,或是杀了我替淮之偿命。来自http://www.95lady.com/
    “淮之?”多么亲密的称呼啊,他们结婚这么久,她也从未这么叫过他。他的手掌贴于她的脖颈肌肤,触感微凉,霍淮川紧咬着牙,“说话注意点,记住谁才是你的丈夫。”
    视线早已被泪水模糊,黎芮还未来得及说话,连衣裙在顷刻间化为碎片,他的进入急切。
    毫无任何技巧可言,横冲直撞,俯首与她亲吻,而舌尖突然传来疼痛感。
    女人光裸着身子想要逃离,被他掐着腰重新贴近自己,莫名升起一种烦躁感,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颚,嘴角一丝嘲讽,“在我哥的面前被别人要,你是什么感受。”
    “不要在这里……”
    她眼角泛起泪花,样子多么楚楚可怜啊,可惜,这只会让他兴致更浓。
    没有丝毫怜惜,低头狠狠吻向她,直到尝到血腥味,伴随“啪”得一声,黎芮已满脸泪水。95女性网
    她嗓音微哑,“你还是人吗,这是在墓地!你不能对亡人不敬。”
    霍淮川擦掉唇边的血迹,嗤笑道:“不就是怕你爱的他会看见吗,有什么,反正他又不会在乎。”
    “告诉你,根本没有人会在乎!”摆着副可怜的样子给谁看!
    她越不想的,他越是要做,他现在已经是他霍淮川的妻子,心里怎么能有别的人!
    她太过干涩,而突然冲撞的疼痛使她咬紧了下唇,霍淮川细细擦干她眼角的泪,像多亲密的夫妻,在她耳边低声呢喃。
    然而话如锋利的刀:“我就是要和你结婚,让你看着我和别的女人亲昵,才能让你明白,顶着这张脸的不管是谁,都永远不可能多看你一眼。”
    “还要让你,每天都看着我这张脸,好愧疚一辈子!”
    黎芮未作声,她努力将眼泪逼回去。
    这是在乎才会做出的反应,她不想自己的懦弱被他误会,她其实从未爱过霍淮之。
    她与他不过是朋友,而他们又是双胞胎,长了张相同的脸。都市言情小说《奈何错误皆深情》在线免费阅读
    在霍淮川看来,她与他的婚姻不过是一场恨与报复。而她暗恋他数年,终有朝一日与他成为夫妻,尽管开端不怎么美好,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委屈一些,又算得了什么。
    他恨她这种好似不在意的眼神,霍淮川心中的怒气快要将他湮灭,头一次发现她的肌肤这般滑嫩白皙。
    他的掠夺强而有力,初始的疼痛不再,有情动的细吟散落在外。
    透过被雨水冲刷的车窗,霍淮川看见窗外一张熟悉的脸,是苏甜。
    她没撑伞,一看就是急忙赶来,大半个身子都被雨水淋湿,眼眶还微微发红。
    霍淮川自嘲一笑,他的手掌在她脖颈处,纤细的仿佛轻轻用力就会折断,“霍太太当真心机颇深,原来早就算好了一切,只为让人撞见这一幕。版权http://www.95lady.com/
    黎芮猛地摇头,但他阴沉的神色已经判她死刑。
    “别走……”她抓着他的衣角,语气近乎哀求。
    结果是用力将她甩开,仿佛她是什么沾染不得的病毒,霍淮川眼神狠戾,“再有下次,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下车,走进雨中,与苏甜共撑一把伞,甚至贴心地帮她将散乱的碎发掖到耳后。
    黎芮捂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她将自己缩成一团,她告诉自己,会过去的,等误会解除,一切都会过去的……
第2章:不属于她的
  翌日出门前,黎芮足足做了半个小时冰敷加化妆品遮瑕。
    
    霍淮之是在她生日那天去世的,她必须亲自去商场挑选一件,看起来像是霍淮川送她的生日礼物,目的便是为了让她的娘家人放心。
    
    想来也是蛮讽刺,他之前松口让她去霍淮之墓前祭拜,她天真以为是两人和好的桥梁,然而他的艳照与暴行,不过是对她新的一番折磨。
    
    途经男士服装专柜,她看见了苏甜的身影。
    
    她正拿着一条领带细细端详,深蓝色,衬托她手掌肌肤分外白皙。
    
    “他系这个会好看么。”语气散发期待的小雀跃。
    
    “好看啊,他那样的人,系什么都好看,尤其是你送的。”
    
    “真的么?”
    
    “当然!我骗你干什么!”
    
    毫不犹豫让导购员打包,跟着过来结账,黎芮装作没看见转身离开,不管是何原因,她向来对苏甜没好感。
    
    然而在珠宝专柜,依旧不巧与她撞见。
    
    女人葱白的手指贴近柜台,微笑道:“麻烦帮我拿一下这款。”
    
    导购员面上挂着抱歉的笑,她看了一眼黎芮,“不好意思小姐,这一款是这位小姐先……”
    
    “不用了,给她吧。”黎芮沉声打断,导购员和苏甜皆是一愣。
    
    她本就不是过于喜欢,让给她也不是不可。
    
    她没再多说转身离开,苏甜放置身侧的手掌紧紧握成拳。
    
    她恨透了她这种对一切毫不在意的模样。
    
    黎芮出生豪门,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不缺,而她努力摸爬滚打许多年,还是比不上她的一分一毫。
    
    她到现在都记得,黎芮是怎样夺走她初入公司时暗恋人的心,又是怎样,将人踩进泥土里。
    
    凭什么她想要却得不到的人,要让她这般践踏!
    
    她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么,她倒要看看,她一步步夺走她在意的东西,她又会是何等想法。
    
    黎芮手刚触及包的肩带,旁边伸过一只手,苏甜显然在用力,她弯着唇角,“我觉得,这个颜色比较适合我。”
    
    黎芮胸口剧烈起伏,“苏小姐,你没必要什么东西都和我抢吧。”
    
    “只有属于谁,没有抢与否。”苏甜笑着拍拍她的手背,“不属于你的,抢也没用。”
    
    她势必要将包夺过,黎芮不打算放手。
    
    她愿意委曲求全待在霍淮川身边没错,但她善妒是真,她不能容忍苏甜这般抢夺她的一切。
    
    争夺混乱间,苏甜原本的包不慎掉落,手机滑落在地,恰逢一通未知来电,苏甜猝然变了脸色。
    
    她急忙弯腰去捡,黎芮迅速先她一步,滑动接通,一道陌生的男声入耳。
    
    “已经有人查过来了,你最近低调点。”
    
    “如果被霍淮川知道是你之前在山上做了手脚,他不仅不会照顾你,到时候我们两个都会死,你明白吗?”
    
    话落挂断,苏甜慌忙夺过手机,她怒目圆睁,“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那全都是假的,是假的!”
    
    黎芮如遭雷击,她呆愣在原地。
    
    苏甜因事情暴露已近崩溃,她上前狠狠掐住了黎芮的脖子,被黎芮猛地一推,她跌倒在地。
    
    如此同时,听见急切又熟悉的喊声,“苏甜!”
    
第3章:不要让我恨你
  来人高大欣长的身影,是霍淮川没错,黎芮第一反应便是躲。
    
    然而扶起苏甜后,还是蛮横紧抓住黎芮的手臂,强有力的手紧捏她的下巴,黎芮吃痛泛起泪花,他在警告:“这里不该是你出现的地方。”
    
    她怎么会忘了,霍淮川视苏甜为珍宝,有苏甜在的地点,她黎芮必须远离这栋建筑!
    
    在他心里,她是凶手,会伤害他的公主。
    
    黎芮感觉自己的下巴似乎都要被他捏碎,苏甜通红着眼,“是我不小心,不怪小黎姐。”
    
    “都是我不好,不该和小黎姐闹矛盾,我没想到小黎姐那么喜欢那个包,我……我送给你,小黎姐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说着当真将包递过来,还小声抽泣。
    
    霍淮川眸中滔天的愤怒令她绝望,“霍太太还真是大度,为了一个包都能对人痛下狠手。”
    
    黎芮心中苦涩一片,却还强撑着扬起一抹笑,没什么,她早该习惯的。
    
    “谢谢小甜,我就当这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说罢急忙转身,生怕自己会在他面前落下泪来,为逃避来到洗手间,忆起方才听到的种种,她捂着自己的唇,不让惊呼声溢出。
    
    为什么这么久,她从来没怀疑过苏甜。
    
    当年出事时,苏甜还是黎氏中的一员。
    
    黎芮派她取生日所需的物品,可以称之为工作内容。
    
    那个地方她之前去了无数次,从来没出过任何不测,为什么苏甜首次,便遇到山体滑坡,她的车子不幸被砸中,而当时开车的人为霍淮之。
    
    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黎芮联系这方面的朋友,当年的事情她必须重查一遍。她握着手机的手掌都在抖,眼泪悄悄夺眶而出。
    
    和他结婚之后,似乎她的眼泪便没停过。
    
    她真是恨自己没出息到了极点!
    
    最后匆匆挑了款价格较贵的手链,黎芮下楼时脚步发颤,一楼大厅有抹熟悉的身影,待她看清后想要返回,为时已晚。
    
    “小黎姐。”
    
    她脚步顿住,回头,苏甜身边站着她再熟悉不过的男人。
    
    而苏甜早已换了另一幅温顺的面孔,“对不起啊小黎姐,我不知道和你买同款包你会生气,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她甚至拿着新买的那条领带在霍淮川身上对比,还转头问她,“小黎姐,好看吗?”
    
    “只要是你买的,我都喜欢。”霍淮川一向冰霜似的脸庞竟扬起微小的弧度,后向黎芮看来,他在警告。
    
    再有下次,他不会再放过她!
    
    “你喜欢就好啦,我帮你系上好不好。”
    
    征得同意,苏甜微踮起脚尖,似乎在这一幕看来,他们两个更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的同伴阴阳怪气,“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啊,终究不是自己的,还是别肖想。”
    
    苏甜眼神微妙看了黎芮一眼,黎芮眼神躲闪,待她再抬眸,她丈夫已经跟随另一个女人远去。
    
    说实话,黎芮早已习惯。
    
    在他判了她死刑之后,便亲自将苏何源护了起来,几乎一有时间便是寸步不离。
    
    在他心里,她不过是个“杀人犯”。
    
    黎芮擦干眼角的泪,到地下停车场,这一切都是误会罢了,等她将一切都查清,表明心意,他不会再这样的,一定不会。
    
    猝不及防被人塞进车中,竟是霍淮川,将她栽到郊外,他阴沉着脸,“黎芮,你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是吗?”
    
    “只是,偶然碰见的。”这是事实。
    
    “偶然?”他在点烟,烟雾贴着她的脸吹过来,“你又想说我哥哥的死,也是偶然?”
    
    “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霍淮川,我……”
    
    “我知道的不是你。”没来得及欣喜,“你只是在山上做了点手脚,让小型地震的威力更大而已。”
    
    黎芮脸色苍白如纸。
    
    “要不是苏甜提醒我,我都不知道你能有这么大本事。”明明是轻柔的抚摸,却犹如脖子架着锋利的刀,“你如果想日子更不好过,就尽情来招惹我,我会满足你生不如死的愿望。”
    
    他的唇贴于肌肤,黎芮身体小幅度颤抖。
    
    他恨透了她这副样子,对待他的亲近永远这么排斥!
    
    他就偏偏不如她所愿!
    
    炙热的吻,强硬撕扯衣物,车子在摇晃,恨不过在他肩头下口,黎芮极尽狼狈。
    
    她哽咽,“霍淮川,不要让我恨你。”
    
    他停顿一秒。
    
    莫名烦躁,被她推开,他打开车门,“下车。”
    
    黎芮没动。
    
    “下车!别再让我重复第二遍!”
    
第4章:不想再被他误会了
接近午夜,闪电划过黑色幕布。
    霍淮川刚开完越洋视频会议在阳台抽烟,楼下有佣人在叽叽喳喳。
    “太太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
    “什么太太,你看先生承认吗,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换人了。”
    “生日那夜吵得特别凶,啧啧,现在的女孩啊,真是一个个都想嫁入豪门。”
    “听说啊,之前还跟先生的双胞胎哥哥有一腿,她……”
    话没说完,哐当一声,巨大的瓷器砸碎在脚边,霍淮川掐了烟来到洗手间。
    被她咬过的伤口微微肿起,足足擦了好多遍碘伏,霍淮川嫌弃地将衬衫脱掉扔进垃圾桶。
    屋外已下起雨,一辆并不熟悉的车子驶入院子里,下来的人是黎芮。
    保姆张姨正准备开门。
    “慢着。”慢条斯理扣着精致的衬衫扣,霍淮川面无表情,“从今天开始,给太太设置门禁,超过十一点锁门。”
    “那这……”
    “没我的允许,不许给她开门。”
    说罢转身准备走,张姨欲言又止,霍淮川没由来一股无名火,“连我的话都不听?还是说你想跟她一样在外面淋雨!”
    “……不敢。”
    来到楼上向外看,驾驶座的男人已经出来,作势要将黎芮拉回去。
    “你神经病啊,这样在外面淋雨。”连他都跟她一起湿了!
    “谢谢你把我载回来,我一会就进去了。”他只[]是个路过带她回来的好心人,如果被霍淮川看见会连累他的。
    黎芮将他往车的方向推,沈遇只觉莫名其妙,在近乎荒郊野岭的郊区遇见她不说,送她回来后她连屋子都进不去?
    “喂!”隔着瓢泼的雨声,高喊:“这是你家吗?你家你为什么进不去!”
    沈遇不知霍淮川折磨她的方式多了,完全是看心情。
    “不用管我!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你!这就是我家,一会我就进去了!”
    黎芮抬起头观察楼上那扇属于他的窗,拜托了,她真的不想被他误会。
    他不动,她推他,“你快走吧!我不想被我丈夫误会!求求你了!”
    沈遇嗤笑。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样不让妻子回家的丈夫。
    突发奇想,抓住黎芮的手腕要将她背靠着车,两人之间距离极近,“你说,我要是在这里亲你,你丈夫会在乎吗?”
    同一时间,霍淮川放置兜中的手掌紧紧握成拳。
    黎芮发疯一样将他推开,她很害怕,他刚才看见了吗,他没看见吧,他千万不能看见。
    她不想再被他误会了……
    泪水顺着雨水并流在脸颊,分不清彼此。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终于被推开,狼狈的她与装扮整齐的霍淮川形成鲜明对比。
    黎芮的声音都是抖得,“你……你去哪?”
    他沉默良久,才语带讥讽,“怎么?允许你雨中艳遇,不允许我去陪女朋友?”
    黎芮绝望地闭上眼,他终究还是误会了。
    下颚突然传来疼痛,霍淮川看上去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再有下次,你做好死的准备。”
    又有泪滑落,黎芮睁开眼,自嘲一笑,“你吃醋?”

奈何错误皆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奈何错误皆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殿下,你家狐妃下崽了10章

    原标题:殿下,你家狐妃下崽了10章小说名字:殿下,你家狐妃下崽了010蓄谋她已久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力气这么大,最开始是被他吓着的!明明最开始她转身的时候就没有看见那个活生生的壮汉啊!当她转过生的时候,他就拎住她了。她内心是不服的!明明说好的整蛊他呢?明明说好的让他臣服于她的石榴裙下,明明说好的虐他千万遍呢?为什么一次次地受伤的总是她啊?不行,始终这样被欺负,是非常木有面子的事情。她得找个帮手才是,一定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要是苏伊在的话,她就可以帮助她整蛊这个男人了!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情,或许她

  • 当时明月在10章

    原标题:当时明月在10章小说书名:当时明月在第十章:初涉世广交友人当白若秋穿着一套比乞丐好不了多少的男人衣服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扬州的大门口时,我打赌很多人都以为她是一个逃难的灾民。白若秋看着旁人看自己厌恶的眼神,也觉得有些窘迫,急急忙忙地就找到了一家客栈住下洗了个澡。其实在路上赶路的时候还不觉得,只是突然到了目的地安定下来的时候,那种全身心的舒适让她差一点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到了扬州来。这一路上,因为不知道路,自己一个独身赶路的弱女子实在是不能自保,为了保护自己,早在出逃的第二天就在隔壁的一个小镇里

  • 一梦有情琅10章

    原标题:一梦有情琅10章小说:一梦有情琅010挺有夫妻相的江一梦还以为自己学得老眼昏花看错了,把眼镜取下来哈口气擦了擦镜片再看。那近在眼前的男人一脸儒雅,肤白貌美,跟微博上的那个国民老公一模一样。她还是不信,拿出手机,找开微博翻到照片,跟眼前的男人又对比了一下,果然还是一模一样。不科学,真人居然比高P的娱乐新闻大图还要好看!国民老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还会来学速录师?首富的儿子,华夏最富二代的富二代,居然会来学速录师!有钱人的世界,凡人不懂啊!江一梦不想说话,只想拿出手机偷偷地抓拍一张回去找张

  • 葬道棺10章

    原标题:葬道棺10章小说名称:葬道棺第010章:雇佣兵几十米的洞道,我感觉自己走了许久。这中间,因为头晕眼花得厉害,我从背包里取了些了些风油精,抹在自己鼻子和肚脐眼上。刺激的气味和麻肉的清凉让我头脑清醒了一些,也冷静了下来。前方未知的危险,我不能鲁莽应对,须做准备。为此,我还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摸出压缩饼干,将自己喂饱,好好休休息了一番,待自己体力恢复了七七八八后,这才一鼓作气,直奔洞道口而去。接近洞道口才发现,这里结了很多蜘蛛网,显然这个洞道已然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走过了。我用亡剑将蛛网挑开,小心

  • 无法无天10章

    原标题:无法无天10章小说名称:无法无天第10章吉祥天女(上)“海石,你快过来,试试这套衣服。”汪海石回到住所,就看到爷爷正拿着几件衣服在比划着。丝绸锦缎,一看就是上等布料,汪海石微微一愣:“爷爷,这些衣服你是从哪里弄来的?”“都是四长老送我们的,海石,你快挑一件最好的,这样明天好穿出去。”汪泰安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汪海石心神一动:“明天有什么事情吗?”“有事,明天可有一件喜事,吉家派人来了,那可都是女孩子,据说,她们要从咱们汪家第三代子弟中选夫婿,不论相貌,修为,地位,只要双方中意,那么就结

  • 我的妖孽女朋友10章

    原标题:我的妖孽女朋友10章小说名:我的妖孽女朋友第10章杀伐果断楚楚呆呆地站在那里,泪水不住地落下,清秀的美人在更显楚楚可怜,让人迷醉。越是这样,钟铭越是不敢触碰她,他担心自己毁了这一朵娇艳花朵。楚楚明白钟铭的意思,她坐在床头,认真地等待,她愿意等。突然间,钟铭发觉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让一个女孩等自己?这是男人干的事情吗?当然,他还有任务在身,得先将别墅里那两尊佛给处理好了,才好痛痛快快地处理跟楚楚之间感情。别墅内。钟铭走进房间,就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两位大美女,直坐在客厅大沙发上,面无表情,就如

  • 顶级学生10章

    原标题:顶级学生10章小说名字:顶级学生第十章女人,害人不浅傍晚,周文一行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宿舍,一个个好像焉了的韭菜一般,软绵绵的跟个面条子一样,一头倒在床上便起不来了。不过,他们还有力气在那里谩骂着。当教官你说容易吗?辛辛苦苦的教导学生,结果换来的只是背后的谩骂!“大伙都没事吧?”叶秋从床上站起身来,问道。周文瞥了叶秋一眼:“老大,兄弟们可苦啊!唉,这哪是军训啊,分明就是他妈玩人吗!上一次大学,你说,我容易吗,我?”“行了,二哥,别抱怨了。”王虎长叹一声,“还是想想明天的日子该怎么过吧!

  • 诛天10章

    原标题:诛天10章小说书名:诛天第010章:热血沸腾突然的变故使得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带给十杰的更是震惊。谁也没想到刚刚好不容易转败为胜的许飞,居然会就这样的败了,而且还是如此彻底……此刻的许飞,被无数痛苦归于一身,早已变得麻木,失去了知觉,在丧失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轩辕幻月梨花带雨,悲痛欲绝的样子。“不……”轩辕幻月惊呼一声,花容失色,顿时再也顾不得其他。飞快的向着许飞冲去。对面的金尉见状,冷笑一声,单手虚空一划,低喝一声:“空间之刃——”,对许飞他早就动了杀机,而且此次他们来

  •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10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特工10章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10章给她看手相沈梦菲躺在比武场的红地毯上,望着棚顶悬挂的水晶吊灯,有些失神。在这块场地上,她还没有失败过,这是她第一次在这块场地上失败,并且是败给她如此讨厌的男人。她很不甘心,很恼火,很愤怒,很羞愧,很郁闷,很……无奈。沈梦菲能拿到公费去帝国理工的进修名额,能经营好富海集团这么大一个企业,足以证明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几个脑筋急转弯并不能证明她笨,只能证明陈翰的狡猾罢了。因为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不远处正用无比YD目光看

  • 阴司守灵人10章

    原标题:阴司守灵人10章小说书名:阴司守灵人第十章摇魂无人的楼道很阴森,我上楼的脚步很轻,刚到二楼,感应灯闪了几下亮起。住户的门关的很紧,门上贴着倒“福”字,也没听见屋里有声音。爬到楼梯转弯的地方,我对着感应灯笑了笑,嘴唇张开一丝缝隙,一股不算太冷的寒意吸入,嘴里的小蛤蟆更冷了。几乎是同时,楼梯陷入了一片黑暗。寿衣胸口装着白、红、黄三根颜色不同的蜡烛,我点燃代表冥蜡的白色蜡烛,楼上的感应灯没有莫名其妙的再亮。“咪,啊飘你去哪了?”快到四楼,熟悉的女声传来。喵的一声,一只纯黑色小猫咪跳到我头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