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双姝传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1 3:41:18 来源:网络 []
小说:双姝传
第3章 鹤顶奇毒
今日晴空万里,空中蓝茵茵的没有一丝云彩,应该是个大好的天气吧?
  “气死我也,姜雪梅那个贱婢一肚子坏水。说明http://www.95lady.com/不过就送了几个小菜来献媚,老爷还真就记起她往日的恩德去他那里了。”二夫人张全英怒气冲冲的坐在朱漆雕花的餐桌旁,看着老爷子还未过几箸的香椿炒笋、芙蓉鸡蛋羹、青葱凉拌白豆腐和她精心熬制的乌鸡枸杞红枣汤。
  沈家老爷子去三房那儿以后,食盒就交给了幽兰,幽兰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三房送来的小菜。
  另一个侍俾芳草看了她一眼,再看看二夫人,小心翼翼道:“夫人,那三夫人送来的菜……是倒掉,还是喂猪喂狗?”
  张全英刚夹了一片嫩竹笋往嘴里送去,但一听到三房那个贱婢她就没有食欲,只想作呕。“随便,倒掉也好,喂猪喂狗都好。反正别再让我看见心烦,快拿走。”
  “夫人,奴婢倒有一主意,可以让夫人舒坦还可以整治那些个贱婢。来自http://www.95lady.com/”芳草瞟了瞟幽兰提着的食盒又瞟了瞟三夫人。
  张全英知道芳草脑子向来转得比幽兰快,可也不信她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听她讲的这样自信满满也饶有兴趣起来。“哦,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芳草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靠到张全英耳旁小声把她的注意告诉了她。看到张全英面部得意的表情幽兰就知道这必定是个馊主意,还没开始使坏呢就好像看到她已经胜利了的表情。
  时间缓缓过去,转眼已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节。一抹血红的夕阳抹在灰蒙蒙的天空中,天空像裂开了一道口子。说明95lady.com
  三夫人的丫鬟落英死了。很快这个消息就伴随着温辣的血阳传遍整个沈府,一时间丫鬟小厮议论纷纷、人心惶惶:
  有小厮说是因为三夫人为人刁钻刻薄有事没事就虐待下人出气,落英就是因为受不了才服毒自尽的;还有丫鬟讲是因为落英仗着二夫人得老爷宠爱蛮横霸道得理不饶人,平日里得罪了不少人,是被她得罪的人给谋杀的。
  总之是一时间流言四起,像洪水一样猛然扑来,挡也挡不住。
  苏如画身为沈府的当家女主人对这件事责无旁贷,她一听到消息之后马上让心腹丫鬟来打听。
  她了解了大概得情况之后就快速赶到了二房那边。在张全英的偏房那里早就围满了许多人,落英是尸体就静静躺在她睡的屋外。虽然一匹白布盖住了她惨死的丑状,但人们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想到她可能已经满面白骨,面目全非,还可能有蛆虫在上面爬来爬去就忍不住揪心的害怕和恶心。双姝传小说txt全文阅读
  丫鬟、小厮、家丁……杂七杂八的人都在那看热闹。苏如画不得不摆起当家女主的样子来,大声吼道:“你们都一个个杵在这里做什么,很好看么?该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要是只顾着贪看热闹而耽误了手头上的事,该怎么罚怎么罚,本夫人绝不留情!”
  丫鬟小厮被训斥一通后就各自散去了,只有几个老女仆还在院里埋头打扫。
  张全英一知道大夫人来了,就满眼泪花,飞奔似的闪了出来。她抓起苏如画的手,仿佛满是委屈:“姐姐你可来了,你可得为妹妹做主啊!”
  “到底怎么了,你不要慌,满满讲。”苏如画说着,轻轻推开了她那像抹了层猪油的手,心里一阵翻腾只觉得恶心。
  张全英此刻才不在乎她怎么看自己呢,她现在想的就是扳倒姜雪梅。“姐姐,落英今日就是吃了我赏她的一碟小菜才暴毙的。推荐http://www.95lady.com/
  苏如画不信,就朝心腹使了个眼色,碧莲听命去掀开盖在落英尸体上的白布,只见她七孔流血,眼睛却还直瞪瞪的盯着前方——死不瞑目!
  在场的人见了,许多都开始呕吐起来。碧莲赶忙把白布又盖回去,回到主子身边:“夫人,她嘴唇乌青,指甲发黄,没有挣扎的痕迹,死前应该没有多大痛苦,应该是中毒身亡。”
  苏如画一边听着,一边拿手绢捂着嘴,她感觉自己再看下去恐怕也会受不住呕吐起来。她敛了敛心神,目光锐利的射向张全英:“妹妹方才说是你赏给落英的小菜么,那凶手岂不是你?你还跟姐姐叫什么委屈啊。莫非,这里面有什么冤情么?”
  一旁的三夫人姜雪梅见张全英得意地瞟了自己一眼,心里暗叫不妙,看来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随时应对,不敢有一丝松懈。
  “是,的确是我赏给她的,可是我赏她的小菜却是妹妹送来的”张全英指着姜雪梅,恶狠狠瞪着她说。
  姜雪梅再也按捺不住,急忙争辩道:“姐姐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是我下的鹤顶红毒死落英的?”
  张全英原本害怕扳不倒她,可听她说出了毒药的名字就胜券在握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还说不是你,如果不是你你怎么知道毒死落英的是鹤顶红?”
  这下姜雪梅可慌了神,见在场的人目光奇奇射向自己,别人都不知道落英是吃了什么毒药死的,她却一口叫出了毒药的名字,那岂不是不打自招吗。“我,我是方才听着碧莲说落英七孔流血,嘴唇乌紫,指甲发黄,才想到鹤顶红是天下第一奇毒见效应该很快,所以落英死前才没有挣扎的。”
  “哟,妹妹身的时候精通医理了,怎么姐姐不知道呀?”张全英更加理直气壮,看来一定要把姜雪梅逼上绝路的。
  原来刚才碧莲说的那些症状只不过是个陷阱,用来姜雪梅掉入陷阱的,使她讲出鹤顶红的命字。姜雪梅这才反应过来,苏如画和她关系不坏但也不好,虽然不会害她但也不会救她,要是她和张全英鹬蚌相争得利的就是她苏如画。所以,要想洗脱嫌疑就只能靠自己。
  苏如画才不管她们谁是凶手谁是冤枉的,她现在知道落英之死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自然就不愿意多管闲事了,索性就马马虎虎应对吧!“你们不必争吵,本夫人现在马上派人去你们房里搜,不是说任何事情都要讲究真凭实据吗,待会儿在谁的房里搜到毒药谁就是凶手!”说完开始又指使自己的四个心腹:“碧莲你去二夫人房里搜,青乔你去三夫人房里搜,黄莺你去二夫人丫鬟的房里搜,紫薇你去三夫人丫鬟的房间里搜。你们四个找到之后即刻来报。”
  这下轮到张全英慌神了,她一心想毒死落英陷害姜雪梅却没有把毒药藏好,这下完了!
  姜雪梅看到张全英额头汗流不止,浑身抽搐,就知道是她使的坏,越想越气开始羞辱她:“姐姐呀,你慌什么?看你六神无主、满头大汗的慌张样,可不要毒药还没找到你就不打自招了。”
  “谁,谁说的?‘白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我,我只不过是被落英惨死的样子吓到了心有余悸罢了,你,你别胡说八道。”
  就在两人争吵的这段时间,碧莲和紫薇已经回来了,姜雪梅和张全英的心脏仿佛都跳到喉咙那里,就怕她们在房间里搜到毒药。
  以前是丫鬟怕主子,想不到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主子怕丫鬟了。在一旁默默观望许久的夏荷香看着这沈家的女人明争暗斗只觉得她们实在没有必要这样斗得你死我活的,大家一起和和睦睦生活在一起不是挺好的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第4章 无伤亡
“回禀夫人,奴婢在二夫人房里搜到了毒药。”碧莲此语一出,四下皆惊。
  完了!
  张全英现在心里想下场的就是这两个字。
  姜雪梅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嫌疑,于是开始报复起来,她咄咄逼向张全英道:“是谁说我下的药啊,现在无话可说了吧,妹妹!”
  碧莲仿佛没有听到两人的吵闹,别嘴笑了笑:“不过这毒药不是鹤顶红。”说着打开了装药的油纸。
  张全英提起的一颗心总算又掉回了肚子里。而姜雪梅放好的一颗心又跳到了嗓子眼,她简直难以置信,天理不公!
  “不会的,怎么会不是鹤顶红呢?我不信!”说着,姜雪梅突然闪身而出抢走了碧莲手里拿的药,看一看,闻一闻,还嗅了嗅:“这,怎么会?怎么会是老鼠药呢?”
  芳草向二夫人投去胜利的目光,表示自己已经把鹤顶红藏好了,张全英看见芳草的暗号暗地里叫好:哼!姜雪梅你个贱蹄子,这下看我怎么整死你!
  “那老鼠药是前不久我从苍海堂抓来驱逐老鼠的,这夏天正是老鼠多的地方,要是不小心被那小畜生要到手指头或啃到脚趾头可就不好了。”张全英一脸得意,趾高气昂冲姜雪梅地说到。
  姜雪梅还不死心,白眼了她一下继续追问碧莲,“碧莲,你真的把二夫人的房间找遍了?这中间不会有什么疏漏吧?”
  “是找遍了,找了不下十遍,不过仍是遍寻无果。”碧莲一本正经的回答。
  这下大夫人可垮了脸,“怎么,妹妹你怀疑姐姐的人办事能力?还是你从头到尾就怀疑我这个当家主母?”
  “妹妹岂敢,姐姐误会妹妹了!”姜雪梅一心只想撇清嫌疑不想却得罪了苏如画。不行,不能再树敌了!
  张全英见她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心里可乐开了花,不依不饶道:“误会,真的是误会吗?紫薇,你来说说在三夫人丫鬟的房间里找到了什么,我倒要看看某些人还想自命清高多久!”
  紫薇不敢轻易回答,怕开罪三夫人,苏如画忙瞪了她一眼,“奴婢,奴婢在三夫人丫鬟的房里搜到了鹤顶红……”紫薇被她的凶狠吓得六神无主,自己怎么说完的都不知道。
  此话犹如一道晴空霹雳击打在姜雪梅脑门。“什么?不可能!”只见她此时犹如一个夜叉,披头散发的抓着头发尖叫不止,还恶狠狠地瞪着大夫人和二夫人恨不得把她们掐死。
  本来人们就被七孔流血的落英吓得半死不活,现在看见姜雪梅发癫的模样又被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冷透全身,哆嗦不止。
  “算了,大姐,既然找到了鹤顶红。我看也叫黄莺和青乔不必再搜了,还是请大姐主持公道,好好惩治凶手!”张全英见姜雪梅一副想杀了自己的样子,生怕了一不留神就会被她掐死,胆怯的躲在苏如画身后。
  碧云和如霞见三夫人已经完全被张全英搅乱了方寸,连忙过去扶住她。碧云斩钉截铁,开门见山道:“大夫人,奴婢知道是谁藏的毒药。”
  如霞开始紧张,生怕碧云为了脱罪推到自己身上。不过最紧张的还是夏荷香,她平时里本就寡言少语的,与碧云的关系最不好。不会的,碧云就算对我再不满,也是不会嫁祸与我的吧?她心里暗暗想了想,屋里就自己、她还有如霞三个人,看来一定是要有个人遭殃了,看来自己是死定了。不过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碧云一定不会污蔑我。
  “快说,是谁!”苏如画吼道,她只想尽快了结此事。
  不好,情况有变,难道这次整不死她了?张全英快速转动大脑思索,略微威胁碧云道:“你可别替你主子开脱啊”
  “是夏荷香藏的毒,是真的,我亲眼见到的。”碧云再三思索,如霞是她最好的姐妹,而自己也有家人父母要赡养,所以只能对不起夏荷香了。
  碧云望向夏荷香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自己死定了。通常所有事物都是这样,你越不希望它来,它就学会降临到你身上。夏荷香只是默默跪下并不争辩什么,因为她知道再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
  张全英眼看整不死姜雪梅了,怒气上头,走到夏荷香面前就左右开弓打了几她个耳光,一边打还一边数落道:“呸,贱人!哪个的主子教的你做人是这样做的?落英一个好好的姑娘家就被你给这么害死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夏荷香闭上了眼睛,她感觉二夫人吐在她脸上的浓痰像锋利刀子,刀子杀人不眨眼的划过,疼得她痛不欲生;周围的人鄙视、厌恶的眼光像漫天飞舞的毒箭,扎得她千疮百孔,刺得她面目全非;罢了,一切从来都是我的命,还是不要再争辩了。
  苏如画本来是想二房三房鹬蚌相争好坐收渔利的,却不想给几个丫鬟给破坏了她的大计,所以不由的厌恶死夏荷香来。不过身为一府主母的她岂能为了个卑贱丫鬟失了分寸?她还是该有主母应该有的气度,她慢条斯理地问到:“夏荷香,真的是你做的?”
  夏荷香没有回答苏如画的质问,而是把头埋得更低表示默认。她不敢抬起头来看她,她自己是那么的卑贱,而她是那么的耀眼。她也曾经天真的幻想过自己有一天成了当家做主的女主人,悠闲的喝着茶水杖打以前欺负她的人。然而,她会很快从幻想中醒来,现实总是会一次又一次的毁灭她的幻想。她知道,以自己的性格,永远也不可能像苏如画那样高高在上了。
  “姐姐,怎么处置这个贱婢?”张全英说着拧了下夏荷香的左耳,拧过后觉得不解气又拧了拧她最嫩的小脸蛋,看见夏荷香疼的想叫却不敢叫的样子她的气才消去大半:“是浸猪笼还是沉塘?或者,点天灯也行。”
  姜雪梅这下可急了,虽然奴才得命不值几个钱,但好歹是条人名该救的时候还是要救的。不过救了她,自己又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这可让她两难了。她看了看碧云和如霞突然新生一计,走到夏荷香身前狠狠煽了她一耳光:
  “糊涂东西,你,你我平时里是怎么教导你的?你怎么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蠢事?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碧云,你去把我的鞭子拿来。如霞,你去把《沈府家规》拿来,待会我抽打荷香的时候你念给她听,好叫她张张记性。”
  “是”,碧云如霞听完她的嘱咐连忙赶去取的取鞭子,拿的拿家法。
  张全英整不死她现在要弄死一个丫鬟她还敢来插手,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妹妹,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夏荷香害死的可是一条人命,打打罚罚的就完了吗?你也不怕贻笑大方?”
  “算了,她的奴才就交给她处置。难道真的就要为了区区几个奴婢就惊动官府吗?到时候我们沈家的脸往哪儿搁?”苏如画看太阳已经落山,好戏也该落幕了,所以失去了兴趣准备回去休息。她走过姜雪梅身旁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一句:“我相信妹妹一定秉公处理,不会让姐姐失望的吧?”
  姜雪梅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困难地整理出一副服服帖帖的样子回应苏如画自己一定会处理得让她满意的。
  本来苏如画还在的时候张全英不敢放肆,现在苏如画走了,她可就要发飙了。“待会儿碧云和如霞把鞭子拿来了不必妹妹花废力气,让姐姐我来代劳打死这卑鄙无耻、目中无人的小贱货!”说着已经挽起袖子准备动手。
  “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再虐待她了!”沈嘉宏说着,小跑了过来。看见夏荷香一脸红肿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自的娘亲所为,他心疼得不得了,只觉得如受火炙、站立不安。
  张全英见碧云把自己的儿子给叫来了,心里直喊——不妙!原来她们要找的鞭子和家法就是自己的儿子,这不是打她的脸吗?“姜雪梅,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行,这笔账我记下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完看见自己儿子一副心思全在夏荷香身上,把他气了个半死。
  又听到了他那熟悉的声音。不知为何,每次只要一听到他那温声细语的说话身总是能使自己心安。夏荷香偷偷抬起头看了沈嘉宏一眼,看到他眼里满是关心,待对上他关切的目光后又娇羞地低下了头。
  碧云这下可后悔了,她个下人凭什么能得到大少爷的搭救?就因为她们从小玩到大吗?早知道就不应该请大少爷来救你!
  张全英实在受不了夏荷香和自己的儿子眉来眼去了,索性拖起沈嘉宏就快速的离开了。
  见周围都是自己人了,姜雪梅这才让碧云把荷香扶起来。“真对不起荷香,这件事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一定查出真相还你公道。”说着小心翼翼地轻抚她那臃肿的脸:“瞧这粉扑扑的小脸蛋给她打的没一块好地儿了,回头我让如霞拿金疮药来给你涂涂。为了不让二夫人她们再为难你,看来你还得在柴房做一阵子苦力,你放心,我会尽快接你出来的。”
  “荷香不觉得委屈,有夫人的关心就够了。”荷香忍着疼痛不卑不亢回答道。
  这时,如霞也把孙妙灵给请来了,孙妙灵是荷香的手帕交,一听说她有难就急忙赶了过来。
  “荷香,她们,她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你,她们简直不是人!”孙妙灵看着荷香脸上、身上、手腕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是揪心的疼。“来,我抚你去我那儿休息吧,将就上点药。”
  碧云把荷香挪给了妙灵,深深吁了一口气,这次真的是她对不起荷香。
  “妙灵,荷香就托你多多照应了。”姜雪梅说着取下了云鬓上的八宝珍珠琉璃簪递给她:“这支簪子多少值几个钱你拿去买些药酒和补品,就权当我的一片心意吧!”
  妙灵微微一笑,轻轻推回了她的手。“不必三夫人费心了,我伺候老夫人多年还是有些赏赐的,买些药酒这也不难。只是偷盗主子首饰的罪名我们这些下人实在担不起,多谢夫人美意了。”言罢扶着荷香颤颤巍巍的远去了。
  碧云见两人远去了,急忙开口抱怨道:“瞧她那轻狂样,我们帮了她们她竟还如此跟夫人讲话,真是没教养的野丫头!”
  “好了,别说了。今日之事是你救了我,我该多谢了你,可还是拖累了荷香。”姜雪梅说着把八宝珍珠琉璃簪插到了碧云的双螺髻上,以当回报她的救命之恩。
  这下如霞可想不通了,救夫人的事明明是她们两人的努力,而且还是她看懂夫人的鞭子是沈嘉宏、家法是孙妙灵的暗号,为什么?为什么夫人只奖励她一个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双丫髻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第5章 姐妹情谊深
转眼间已是月上柳枝头的时辰……
  在孙妙灵房中,荷香用热毛巾轻轻的敷着脸。
  “真不好意思,本来想用热鸡蛋给你敷脸的,可老夫人已经许久没有赏赐我东西了,我自己的积蓄也都给了家里。”孙妙灵满脸抱歉地看着荷香说着。
  说到家里人荷香心里又痛了,她满怀羡慕说道:“真羡慕你,虽然你日子过的很拮据,不过还在还有家里人,不像我……”
  妙灵看着她欲言又止,应该是担心她娘了吧?虽然是夏夜炎炎,突然间她觉得好冷,于是漫步过去关上窗户。她一边关窗一边说道:“其实云姨也是被逼无奈才把你卖到沈家来做丫鬟的,想必,她也是不情愿的吧?”
  “我知道,可我宁愿在外头讨饭为生也不想和她分开。就算生活再苦再累,总有个把家人陪在身边安慰问候也是好的。”荷香说着抹掉眼角的一滴泪。她知道妙灵想开解自己,可是这好像已经是个死结,不容易解开的。
  妙灵关好窗有过来轻轻拍了她一下,似乎有些怪她:
  “哼,谁说你在这里没有家人的?我不就是你的好姐姐吗?”
  “是啊,我们从小就是在一个村子里长大的,还是邻居。其实我心里早已把你当作了家人,可毕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想要的是那种来自于血浓于水的关心。”荷香感觉毛巾凉了又放进热水里扭扭搓搓,再次敷在脸上。
  妙灵则拿来她的化妆匣子,取出金创药,递给荷香:“荷香,你恨你爹吗?她抛弃了你和云姨,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恨她?”
  荷香放下毛巾,接过金创药往脸上抹。一边抹一边冷笑道:“怎么可能不恨呢。当年他抛弃了我跟娘——弃学从医,害的我如今寄人篱下当丫鬟,过了那么多年非人的生活,说不恨恐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如果他以后回来找你跟云姨,你……”妙灵小心翼翼的问。
  荷香斩钉截铁、云淡风轻的回答:“今生今世我都不想再看见他。”
  “也对,他抛弃了你和云姨的确是不值得原谅的。”妙灵没说服荷香反倒被她说服了。
  荷香擦好金创药把它递还给妙灵,她看着妙灵把金创药放进化妆匣子里,匣子里除了一瓶金创药就剩一支绿铜簪子。她不由得疑问:“咦,那些老夫人赏你的珠花首饰呢?按理说你不会全部兑换成钱寄给家里啊?”
  “唉,被偷了。”妙灵说着在荷香身旁坐了下来。“前日我早起去伺候老夫人起床忘记了锁门只是虚掩着,等我一伺候完老夫人回来,得,不见了。真是气死我也!”
  荷香小声悄悄的问:“那,你知道是谁拿的吗?”
  妙灵听了她的问话,悄悄走到门边望了望确定没人才关上门回来,她说道:“十有八九是朱砂那个死丫头。半月前她见老夫人赏赐我那些珠花的时候就贼眉鼠眼的,况且她一直眼红老夫人疼我,一直跟我过不去。我猜这几日老夫人不待见我就是她吹的耳旁风。”
  妙灵的真是太倔强了,这样会四处树敌的。荷香想了想,还是劝劝她吧。“现在无凭无据的还是不要瞎猜了,被朱砂知道她又要大闹一场了,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你。你还是试着好好跟她相处,你待她好她应该也会对你好的。”
  “应该?”妙灵讪笑了一下,她真是不知道该说荷香天真单纯还是蠢。所以不由的反问道:“那你平日里待碧云这么好,她怎么不顾念你的好,还一个劲儿的指认你,说你藏毒呢?傻妹妹,听听姐姐的劝告吧,不是所有人你待她好她就会待你好的。”
  荷香没有反驳她,的确,她以为她对碧云如姐妹碧云就不会害她,可事实证明了妙灵的话是对的。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深得老夫人的喜爱?看看她住的房子有多好,都怪自己太蠢不通人情世故,所以只能当个下等的伺候丫鬟,还得三个人睡在拥挤的破房子里。
  妙灵看荷香在发呆,一动不动的,以为自己的话伤害了她,于是拍拍她的背温声细语的说道:“对不起,是不是我的话说得太过了,你不要放在心里。”
  “不是,妙灵。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对我自己太失望。我太不长记性,明明已经在那个地方跌倒了无数次可还是会在那里跌倒。”荷香自怨自艾的说道。
  妙灵摸摸她的手看了她一眼,两人会心一笑,她们仿佛看透了各自的无奈与心酸,也为她们的互相了解而庆幸。即使在这勾心斗角的大宅院里摸爬滚打受尽了伤也还有一个懂你的人可以安慰问候。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往门外看去,应该是个男子。
  “谁?”妙灵望了望门外飘忽的身影,小心的问。
  敲门人也小心的回答:“我是伺候二少爷的小厮,二少爷连我来跟荷香说,他三更时分在两人常见面的大树下等他,少爷有事找他。”
  “知道了。”妙灵望了眼身旁的荷香,冲她坏笑了一下:“找你的,你跟她说吧。”
  荷香摇了摇头示意妙灵快快打发那小厮离去。妙灵干脆打开门,让一切一目了然。
  “哦,原来荷香你也在啊,少爷的话我带到了,你要记得准时哦。”那小厮打开门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见到妙灵凶凶的眼神就速速说完了话溜了。
  妙灵瞪那小厮瞪得还不过瘾他就溜了,她心有不甘所以只好戏弄起荷香来:“哎,你说二少爷找你有什么事啊?不会是她知道了你的心意要娶你吧,或是她有什么礼物要送给你,就算什么也没有他也定是想见见你多关心关心你吧?”
  她一个个问题问的荷香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作答。荷香红了脸跑过去床上坐着,一时间面红耳赤的少女娇羞之态倾倒众生。
  妙灵岂会罢休,她跟到床边,轻轻扯了扯荷香的衣袖,渴望的说道:“好妹妹,快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能成好事?”
  “什么好事啊?姐姐你别乱说,顶多就是收了房而已。”荷香面如火烧,羞涩不已。她扯过幔帐遮住脸庞,在素白色的幔帐间她那红扑扑的少女面庞更显得娇俏迷人。
  “收房?你,你要给人家当小老婆?”妙灵听她这样说开始虚荣心作祟,为她打抱不平起来。“不行,要当就当大老婆成为一家之主!做个小妾算怎么回事啊?改日我好好帮你问问他什么意思。”
  “不要了姐姐,其实能做个小妾已经很好了。我不敢奢求太多,因为我怕我要求得越多就会失去得越多。还是顺其自然吧。”荷香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还是觉得妙灵的话是很正确。
  妙灵看她又开始灰心起来,有些懊悔刚才把话说得太直白,不过她也是为了荷香好:“算了,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你只要半夜三更准时去赴约就好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要牢牢抓住幸福,不要让他溜走!”
  “什么‘赴约’啊,少爷不过有事找我而已。”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争了。”妙灵说着把荷香拉到梳妆台前为她打扮起来,又是涂脂又是抹粉的,忙得不亦乐乎。
  一想到如果将来二少爷娶了荷香,沈家的家业肯定会由他这个长子管理,到时候她孙妙灵身为沈家主母的好姐妹就可以为所欲为,就笑得合不拢嘴。所以忙得不亦乐乎。
  荷香看妙灵在打扮自己,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妙灵,我不过是去见见少爷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吧?”
  “要的,要的。你好了我也好,所以你一定要花枝招展、倾国倾城。来,把这支老夫人赏我的绿铜簪子也戴上,迷得那二少爷三魂七魄不附体!”
  “哪有这么容易啊,顺其自然吧!”荷香看着妙灵把绿铜簪子插入她的双螺髻里。
  她想她所希望的事情也一定会像簪子插入发际这般轻易水到渠成吧?
  

双姝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双姝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

  • 真美,真美,真美,这个诗歌 真的太美了

    点击属灵家园海底之花,🌺美🌺美🌺美🌺太🌺美🌺了!❀写的太好了,最好是背下来❀有同情心,才能利人;有体谅心,

  • 每日一言

    常常听人说:"没文化,真可怕"。可"文化"到底是什么呢?是学历,是经历,是阅历,都不是。看到网上一个很靠谱的解释,说文化可以用四句话表达: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 中华礼仪用语顺口溜,全家老小都应该知道!

    中国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素有“礼仪之邦”之称。一个人有礼貌有礼仪,也更受尊敬,更受人喜爱。中华礼仪用语,作为文化的一种延续,更需要有人来传承。新老人今天则整理了一份中华礼仪用语顺口溜,希望它能永远流传下去!礼仪用语顺口溜问人姓氏用贵姓,回答询问用免贵。表演技能用献丑,别人赞扬说过奖。向人祝贺道恭喜,答人道贺用同喜。请人担职用屈就,暂时充任说承乏。问人年龄用贵庚,老人年龄用高寿。读人文章用拜读,请人改文用斧正。对方字画为墨宝,招待不周说怠慢。请人收礼用笑纳,辞谢馈赠用心领。头次见面用久仰,很久不见说

  • 身体好,就是晚年最出色的成就!

    你觉得晚年最出色、最骄傲的成就是什么呢?有些朋友可能会说,我虽然退休了,但还在工作赚钱;有些朋友则会说,我老了没什么事,但每天帮着带孙子、做家务,我也很自豪。对于这个问题,您的答案是什么呢?其实啊,人到晚年,最出色的成就就是身体好!健康五点论1、脾气小一点“百病由气生”,寿命长的人,很少有脾气大、爱生气的。2、抱怨少一点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不要为了一点小事纠结半天,烦事看开一点,每天高兴一点。积极乐观的心态十分重要,凡事向积极的一面想,有利于减轻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压力。3、吃

  • 明天就是腊八了,提前送给大家腊八问候,记得要喝腊八粥呦!

    明天就是腊八了我的祝福提前送给你!祝我亲爱的朋友,2018年百事顺心,2018年,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请您接受我诚心诚意的腊八祝福。又是一年腊月来到,祝你来年旺旺旺,鹏程万里,吉星高照,日进斗金,合家欢乐,飞黄腾达,寿比南山,幸福美满,美梦不断!腊八节快乐!在纪念中回忆过去,在珍惜中把握现在,在理想中遥望未来,让幸福、健康、如意降临腊八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碗清粥送平安,幸福连年来相伴,腊八煮粥送温暖,祝您快乐常相伴,腊八品粥思朋友,快乐伴你更永久,愿您腊八快乐,幸福永久。称一两幸福小米,抓一把如意花生

  • [静海公众号] 静海作家陈自军:过了腊八就是年

    作家:陈自军昨日妻煮了一大锅豆粥,给我盛了满满一碗,自诩道:怎么样,这腊八粥熬的水平不赖吧!腊八粥?哦!这让我突然想起了现在已经进入腊月了。进了腊月就是年。在我们静海这儿,一进腊月人们就忙起来了。这也突然让我忆起了儿时的腊月:喝豆粥吃糖瓜磨豆腐,宰鸡杀羊炖大肉,贴春联发面蒸馒头…不过在这些记忆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发面蒸馒头。那时由于生活的贫困也只有过年过节时才能吃到不掺杂其他粗粮的纯白面馒头。因此馒头于我总是那么有诱惑力。时至今日,每餐不管菜肴多么丰盛,我也定会备上一两个雪白松软的白面馒头,咬上

  • 小屋小诗 人事任安排

    清洁工二首一一帚扫尘埃,风光不再来。如今无用处,人事任安排。二一帚扫尘埃,清新舒适来。只将余热尽,人事好安排。

  • 钱穆先生:为政篇第二(14)

    十七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为政以德:德,得也。行道而有得于心,其所得,若其所固有,故谓之德胜。为政者当以己之德性为本,所谓以人治人。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北辰,即北极星,古人谓是天之中心。所,犹位。拱音共,众星拱之,围绕北极而旋转运行。为政治领袖者,能以己之道德作领导,则其下尊奉信仰,如众星之围绕归向于北辰而随之旋转。孔门论学,最重人道。政治,人道中之大者。人以有群而相生相养相安,故《论语》编者以为政次学而篇。孔门论政主德化,因政治亦人事之一端,人事一本于人心。德者,心

  • 如何才能经历不同的人生?这个方法你一定想不到

    最近和朋友一起聊到读书这个话题,发现身边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的人们似乎更喜欢低头玩玩手机,看看直播,追追剧。但是令我很不解的是,读书这么一个快速学习知识的方法,怎么就逐渐面临淘汰了呢?都说,读书是最划算的看世界的方式,不读书的人只能活一次,读书却可以经历千百种人生。的确,书本是一个沉淀自我的方法,也是一个重塑自我的方法,多读书就可以了解世界,并找到生活中大小问题的答案。曾经看过一个国外的演讲视频,内容是“不读书的人到底输了什么”。演讲人说:一年的阅读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孤陋寡闻,让她对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