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虽然我们相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1 3:33: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虽然我们相爱

第3章缘分不浅 闺蜜驾到
终于下班了,虽然这一天我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但是不比学生时代,哪怕只是对人笑,也是消耗能量和精力的。虽然我们相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所以现在就盼着早点下楼,早点等到公交,早点回到家,早点吃饱饱,早点睡觉觉,这样想着,下班的速度便也快了一些。
  我一出公司楼门,言肃便朝我走过来,冲着我微笑,他的身后车水马龙。
  可是我却只看到他一人徐徐前来,仿佛后面的世界与他无关。
  他只是对着我一人,她越来越近,走到我身边,边招手边说:“果然你出来得最早,走吧,说过载你一程的。”
  他是那样的随意,随意到让我也差一点就不假思索地认为自己本该坐他的车了。
  “你不是比我出来的还早吗?”我回过神来,就算是刚才的风景再美,我不能被他戏谑,“送我回家就不用不用了,又不一定顺路,太麻烦你了。”
  我婉拒了他的好意。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好好好,我们都是最早出来的。”
  他竟然卖萌,冲着我睁大他那双单眼皮眼睛,“客气什么,我们都是刚来,应该互相照应的。这样吧,你既然不想麻烦我,总归得有一个办法解决。”
  他对我眨了眨眼,胸有成竹地说,“我呢,开车回家,你就坐着车,若顺路你便成功搭了我的顺风车,若不顺路,哪里近随时下车就可以啦。”
  说完之后,他对着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很是有成就感。
  我之前还担心他对我有“非分之想”,所以不敢走得太近,故意推脱,现在看来,人家也确实和善,倒是我自己多想啦。
  哎,莫芙呀,莫芙,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呢,虽说自己也知道没有帅哥命,但是心里面还是莫名的有一种失落感。推荐95lady.com
  以前在公交车上,忙于抢座位,忙于让座,忙于拥挤,忙于看各色各样的乘客,这么多天,我竟然没有很认真地看过路边的风景。
  现在坐在舒服的私家车里面,吹着冷风,喂喂偏头,便可以饱览整个街区。
  现在看来,这个大都市的晚上要比白天美丽的多,白天都是来来回回奔波的身影,各种建筑只是忙于服务的死物。
  然而到了晚上,上班族下班归来,有的仍然精神饱满,便约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吃一吃路边摊,骂一骂领导;有的则是放松身体,耷拉着脑袋信步走在街上,任路人纷纷扰扰,只是一个人默默前行。
  我坐在车里,路过这些人,路过他们的喜怒哀乐。
  看着这个城市在晚上忽然又活了过来,我的心中一股暖意袭来,这个城市也许在白天曾经对你很残酷。
  可是在晚上,无论你白天是受害者,还是破坏者,她都给你喘息的机会,给你放松的时间,即便她是死物,但也是及其仁慈的。说明http://www.95lady.com/
  一路上欣赏夜景,同时一路上我也都沉浸在我俩如此有缘分的惊喜之中,真是意料之外,我们真的顺路。
  虽然我是路痴,但是我还是认得大方向的标志性建筑的,一个小时之后,我对他说的只有这就话,“我们真的顺路,我们竟然真的顺路啊!”。
  “好了,好了,就是这里啦!”我开心地大叫,“我们真是有缘啊,你有希望成为我将来得男闺蜜啊。”
  “nonono,我才不会做你的男闺蜜呢。”他严肃地对我说,“怎么,不打算请我进去坐一会吗?”他又立即一脸的坏笑。
  “啊!……”我想到自己还没有整理的床铺,想到胡乱堆放的拖鞋,想到阳台上的内衣……,总之在这一秒钟内,我确定以及肯定绝对不能请他入家,为了我的女子形象,为了我的隐私,都坚决不能。
  “哈哈哈,开玩笑了,今天也晚了,我走了,很感谢你的冷笑话。95女性网”他又是那一副灿烂的笑容,让人看了瞬间忘记了我脑子里脏乱差的“家”。
  “谢谢你,再见。”我如释重负,便转身像单元门走过去。
  “再见。”他也礼貌地回应。
  我开心地上楼,但是心里面总是感觉言肃怪怪怪的。
  哦!难不成真的对我有意思,不对不对,有可能因为校友的关系,顺路也是偶然,可是……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要饿死啦,啊啊啊!”一个略带生气又饱含淘气的声音传来。版权95lady.com
  我抬头一看,真是又惊又喜。
  “臭小子,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提前说一下。”我假装生气地给了他一拳,“没有提前通知,可没有你的饭哦,NO INFOR NO MEAL。”
  “老姐,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看我在这都等你等睡着了,你就饶了我吧,我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
  
第4章初次见面 不欢而散
我看着萧辉,前一秒还对于他擅作主张的到来还有些责怪,可是我们眼神相触的那一刻,我便直接热泪盈眶了。
  他那白皙的脸上露出傻傻可爱的表情,这个对我可以尽情撒娇,又最亲近我的大男孩,便是我的弟弟。
  不要多想哦,我家可是完全支持计划生育的,本人独生女一枚,他当然是蓝颜那种的弟弟,是我在小学只听过名字,初中时互相忌惮,高中打打闹闹的男闺蜜。
  在我的生活中,像他一样走心的蓝颜,独一无二,也是仅此一枚。
  我站在原地看着萧辉,这个小家伙已经等了我很久,在他的额头上依稀可见长时间怵在胳膊上的印痕,一时间我的心中无比的心疼。
  “走吧,老姐给你做好吃的去!”我赶紧收住眼泪,很是利落地说。
  我向前一走,萧辉便很是自然地将胳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头歪向我,冲着我做出一个幸福的笑脸。
  我们便就勾肩搭背地向屋里走去。
  忽然,我感觉到萧辉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不再是看着我,而是将头扭向了我的身后,我很是疑惑地看着他。
  从他的表情来看,我身后的不明物体,似乎不是很受欢迎。
  我好奇地转身,眼前所见真是让我措手不及,就在我的身后,在我家门的外面,萧辉所盯着的,不是什么不明的物体,根本就不是物体,而是一个生物——人——言肃!
  此刻的言肃笔直地站在我的视线中,表情很冷漠,还带着些嘲讽,一时间我竟是读不懂他这冰山般的脸庞。
  “你……言……肃……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话断断续续,但是言肃和萧辉却都没有打断我,他们听着我结结巴巴说完这些话,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言肃和萧辉依旧互相对峙,双方都没有妥协的痕迹,两个人根本不认识,怎么一见面就苦大仇深呢!
  “啊?走错了……还是找朋友?”
  我看着言肃,又继续补充道,我这次说话变利落了很多。
  “姐!赶紧给我回去做饭吧!我都要饿死啦!”
  耳边传来的竟然是萧辉做作地声音,而对面的言肃,依旧是一声不吭。
  “哦哦……”我看了一眼冲我做鬼脸的萧辉,一脸茫然地答应。
  正准备转身时,却看着门外的言肃有些不忍。
  他是不是没有吃饭呢?
  难道他是来蹭饭的?
  家里面没有人给他做饭?
  要不要一起吃呢?
  毕竟人家今天开车把我送回来的!
  ……
  这样想着,我便朝门口走了过去,打算和言肃客套一下,然后自然地关门。
  “那个……我做饭吃,你吃了吗?要不要……”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一声无比坚定的“好的!”,然后言肃便直接穿过门,从我的身旁走过。
  他的身高很高,在我侧边掀起一层空气,一时间我的脑子瞬间空白,这是什么节奏啊,就这么饿?!这么迫不及待地接受别人的邀请?!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看房间,萧辉和言肃竟是两人都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平时我一个人感觉沙发已经足够大,可坐可躺,可是此刻他们两个大男生一坐,瞬间感觉沙发笑得可怜,似乎完全 不能够承载这两个庞然大物。
  “嗯嗯……你们都想吃什么,冰箱里有西红柿,还有鸡蛋,还有一些土豆……”我无奈地瞟了一眼,走向冰箱,看着食材,漫不经心地说。
  “肉丝土豆丝!”
  “西红柿炒鸡蛋!”
  同样高分贝的声音,同样的节奏!
  就在我听到这完全不同的回答时,不禁怀疑我身后这两个正襟危坐的人才是一伙的,他们这是要合起伙来整我吗?
  我扭头瞪了萧辉和言肃一眼,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便故意装作很帅气地转身,自我感觉无比坚定地去了厨房。
  虽说我不是什么大厨,但是基本的家常小菜还是会的,这都要归功于为我未雨绸缪的老妈,就在我毕业的前一个假期,她就每天逼着我当她的小跟班,那时候我家是逢做饭的时刻,我必然是在厨房的。
  萧辉最爱吃肉丝土豆丝,或者更加确切地说,他是爱吃土豆,无论是土豆丝,土豆片,还是土豆条,土豆块,他能够接受,并且连着吃多少天都不会腻。
  萧辉第一天过来,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得满足他对于土豆丝的欲望,虽然冰箱里并没有肉,但是只要有土豆,我必然是可以拿下萧辉的。
  可是言肃就稍微难一点啦,西红柿炒鸡蛋虽说是一道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但是却分为甜口和咸口,而言肃会倾向于哪一种呢?
  我看着桌子上的食材,不禁认真思考起来。
  就我本人而言,当然要做甜口的,因为我就喜欢吃甜口的……
  但是,大部分的北方人,是偏向于咸口的……
  我家除了我自己,家里人也都是喜欢咸口的……
  所以……
  应该做咸口的!
  就这么做,肯定没有问题!
  解决了做什么的问题,事情便简单多了。
  我直接开动起来,好歹自己有着一个多月的厨房功底,快速地实现这两道菜外加一锅米饭,那是丝毫不费力气的。
  下班的时候,本来感觉是很疲惫的,可是此刻在厨房里,给客厅两个固执的人做饭,我竟是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一个是铁定的蓝颜,一个是才认识一天的同事,我同时为他们做饭,心中感觉怪怪的,但却又在想——生命不就是这样吗?处处充满着偶然,这不正是缘分吗?
  说不定因为这次的吃饭,萧辉和言肃还真的可以成为朋友呢!
  “开饭啦!开饭啦……”
  我一边将饭菜摆上桌,一边冲着客厅大喊道。
  客厅并没有传来回应我的男声,但是随即便听到了两人起身极速走路的声音。
  真实的!两个人大男人,在我面前还装什么酷啊!
  一定都是饿坏了,但是都不想表露,真是死要面子啊!
  我心里这样想着,不禁觉得两个人无比的幼稚,竟然不经意间笑了起来。
  “老姐,做饭捡到钱啦,偷笑什么呢?”萧辉和言肃一前一后走到了桌子旁边,随即便听到了萧辉戏谑的声音。
  “没有捡到钱啊,今天你来了,我当然很开心啦!比捡到钱还开心冰箱里没有肉了,你赶快尝一尝素炒土豆丝怎么样?”
  说着我便直接抬起了头,正迎上萧辉笑成一条线的眼睛,他很开心呢,充满了幸福感,也让我心中一阵温暖。
  “老姐做的,一定好吃!”说着萧辉直接坐在了身前的位置上,拿起筷子就吃。
  我正要看萧辉尝完土豆丝的反应时,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萧辉身后的言肃。
  我立即将视线移了回去,位置刚好,此刻的我,与言肃便是完美的四目相对。
  此刻的言肃脸色铁青,目光中饱含着愤怒,但又明显看出来他又在自我克制着心中的不满,嘴角竟然些许的扬起,典型的强颜欢笑。
  言肃怎么样?
  刚刚萧辉和他在客厅里面,没有听到他们交谈的声音啊?不可能吵架啊!
  为什么他的表情这么奇怪?
  ……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升起,就在我还没有等我想清楚的瞬间,言肃便直接从我身边走过,坐到了萧辉对面的座位上。
  “好吃好吃!饿死我啦!”萧辉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边冲我笑笑,一边很是满足地说。
  “好好好,那你就多吃点!”我看向萧辉,但是心里面对于言肃的反应还是犯着嘀咕,同时我也坐了下来,准备吃饭。
  此刻言肃也已经拿起了筷子,他直接夹了一口西红柿炒鸡蛋放在嘴里。
  我很想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很合言肃的口味,便直接盯着他看,不想错过他吃第一口菜时的反应。
  言肃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观察,他将菜放到嘴里,就在刚刚入口的那一刻,连嚼都没有嚼一口,就瞬间听了下来,呆住了。
  是我做的不好吃吗?
  没有这么夸张吧!一口都吃不下?!
  我的心中一阵狐疑。
  “怎么,不好吃吗?”我看言肃还是一只呆着,便试探性地问。
  言肃此刻好像是才注意到我,他猛地看向我,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反而是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伤感。
  言肃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也没有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他一直看着我,饱含着浓郁的悲伤。
  而我更是张二大和尚,只是任凭被他这样看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终于,萧辉也意识到了气氛的怪异,可是萧辉并不是我那样呆木,他直接站了起来,冲着对面的言肃,很是生气地说:“你想干什么!”
  萧辉剧烈的反应把我吓了一跳,但是与我对视的言肃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告诉你,你在这里不是什么少爷,爱吃不吃,不吃我们自然回去喂狗!”说着萧辉将西红柿炒鸡蛋直接挪到了里言肃最远的桌角。
  我看到萧辉如此激动,便急忙扭身安慰他,就在此刻,言肃猛地起身,直接冲向了洗手间。
  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便从洗手间传来不断的呕吐声……
  
第5章莫名来电 蓝颜秘密
听到言肃的呕吐声,我猛地从座位上弹起,准备去洗手间看一下什么情况。
  可是就在我要转身的时候,一只很有力的手直接将我拉回到了座位上,我扭头看过去,便是萧辉有些愠怒,又坚定的眼神。
  “你是怎么了?我去看看啊!”我看着萧辉,不能理解地问。
  “不让你去!他吐了,管咱们什么事情!”萧辉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桌子上的菜,很是任性地说。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你不是很有爱心的吗?人家在这里吃饭,一定是因为我做的菜有问题,他才会吐的,怎么和咱们没有关系了!”
  看到萧辉像个小孩子一样固执,我不禁有些生气,我一直拿他当亲弟弟,自然是觉得他做的不对,就会批评。
  “这和爱心没有关系!反正你就是不能去!”萧辉转向我,很是坚定地说。
  我看着萧辉一脸的认真,不禁有些纳闷。
  这不是萧辉的处事风格,即便是他和言肃互不相识,以他的为人,他也不会这么冷漠的,除非……
  除非是……
  言肃做了什么事情,让萧辉觉得我不应该和他过多的接触!
  萧辉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呀,关于言肃的?”我迎上萧辉的目光,探索性地问。
  “我……”
  萧辉刚刚张口,便听到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空气,传了过来,打断了我和萧辉的对话。
  “你的手机?”我听着不是自己的手机铃声,便直接问萧辉。
  萧辉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走向了客厅,我也立即起身,跟在了他的身后,我和萧辉刚走到客厅,便听到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
  “我知道了!您不要再催了,既然方芳愿意等着,那就让她一只等着我,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是会回去的!”
  声音来源于一个看着有些疲惫的背影,他似乎感觉到了我和萧辉的到来,挂了电话,扭过身来,面对我们的,正是言肃略显苍白的面孔。
  “你……没事吧,那个西红柿炒鸡蛋……”
  看着吐完的言肃明显状态不佳,我心中有些愧疚,便赶忙准备道歉。
  “家里有事,我走了!”言肃似乎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他的眼睛直视在我身上飘过,然后直接起身。
  我被他打断,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言肃走到我的身侧,我们的肩膀几乎就要挨住。
  “我喜欢吃甜口的。”
  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在我耳畔响起,刹那间我的全身像被电到了一般,麻酥酥的。
  言肃不喜欢吃咸口的西红柿炒鸡蛋……
  他喜欢吃甜口的……
  我也喜欢吃甜口的……
  “我们……”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一阵荡漾,我们一样啊,可是就在我准备转身告诉他的时候,门口早已经没有了言肃的影子。
  他走了。
  也不知为什么,看着空空的门,忽然之间,一大片的失落汹涌而来。
  “喂!老姐!”一个很爽朗的声音传来。
  “啊?”我扭过头看着萧辉,一脸的蒙圈。
  “他家里有未婚妻,家里人一个一个电话紧着催,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玩弄感情,所以呀,你不要用心!”萧辉将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
  “不是,有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吧……”我的话很没有底气,但是自己却是不相信言肃真的是萧辉口中的那样。
  不不不,我和言肃才认识一天,这些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不是我该操的心!
  我在心里面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便也就坦然了。
  “好了好了,咱们赶快吃饭吧,不然饭菜可就凉了啊!”我冲萧辉笑笑,便径直走到了饭桌旁。
  “对啊,吃饭最重要!老姐做的菜最好吃啦!”萧辉跟在我的后面,很是兴高采烈地说。
  我和萧辉又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萧辉吃得很尽兴,一大盘的土豆丝转眼间都要见底了,可是我看着桌子上整整一盘,几乎未动过的西红柿炒鸡蛋,却是没有了任何的胃口。
  “你说……言肃……”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是想要把话题扯到言肃身上。
  “怎么了?老姐,你还在想他啊!”萧辉抬眼看着我,一脸的惊讶。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说他们有钱家的孩子,真的都会玩弄感情吗?还有啊,你是怎么样看出来言肃是富家子弟的?”
  我望着萧辉,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啊?这个嘛,其实我也不确定啊,我只是看到他开车送你回来!”萧辉将筷子放下,冲我咧嘴一笑。
  “不错的车啊,他看起来又和咱们同龄,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不是一个早早下海的商人,就是一个富二代,再加上家里人一阵接一阵地催着回家见另外一个女的,那八九不离十就是富二代了呀!”
  萧辉说完打了一个响指,表示对自己分析的极度自豪。
  “哦哦,你这样分析也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用手杵着下巴,很是认真地看着萧辉,对于他的分析很是认同。
  “老姐啊老姐,所以说女生是感性动物啊,看人家长得帅,你就不能好好思考啦,多亏你老弟我在,这才让你免遭一难啊!”
  萧辉直接将手放在我的胳膊上,语重心长地说。
  “什么啊!我又没有和他怎么样!”我瞪了一眼萧辉,表示自己的清白,又接着问:“可是,不是家里人就刚刚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吗?你怎么说一阵接一阵的电话呢?”
  “啊?老姐没有听到吗?你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就已经接过两次电话啦,我在旁边听着,感觉都是他妈妈打的,都催着让他回家见人呢!”
  萧辉很是漫不经心地说,可见他对于这件小事情并不上心,说着他便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向客厅走了去。
  “哦哦,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
  那么言肃就真的是萧辉口中的那个富二代了,在电视剧里面我就看到过很多这样的桥段,男主富二代被家里逼婚,一定要和门当户对的女二号结婚……
  也许言肃的生活就像是电视剧里面一样吧……
  他今天之所以在我这里,那是不是我就可以成为女一号呢?
  啊!
  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自己在做梦吧,我赶紧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言肃虽然在我这里,但是饭一口都没有吃,而且还让人家吐了,全程都没有露出过笑容……
  这样一想,就算是退一万步,言肃也不可能是喜欢我的!
  人家来我这里,说不定就只是来避一避家里的风头,找个借口,晚一点回去罢了!
  莫芙啊莫芙,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任何时刻都不要抱有太大的幻想,尤其是对于爱情!你要靠你自己!
  不要花痴!
  不要幻想!
  现实!现实!
  终于自己不再操心了,我便起身收拾起来。
  “姐姐姐!我明天想去你的大学看一看,有没有时间陪我去啊!?”从客厅传来萧辉请求的声音。
  “为什么要明天去呢,周末再去呗,明天我得上班呀!”对于萧辉的头脑发热我很是不理解,我朝着客厅喊道。
  “人家就是想去啊,你去不了,就不需要你了!那你和我说一说你在大学里面经常去的地方,还有现在大学里面还认识你的,和你关系比较好的老师同学,我去了可以代你问候他们呀!”
  萧辉一口气说了很多,看来他早已经计划好了要去,之前对我的邀请只是走走形式罢了。
  “那你都决定要去了,还要假惺惺地问我,真是的!”我很是抱怨地说。
  “没有啦,老姐!我不是希望你去吗?但是我也知道你刚刚上班,请假很不好的,所以自己去也是情理之中嘛!”萧辉有些淘气的声音传来。
  “好吧!在学校里面,关系好的同学,有一个在本校读研,还有我们的羽毛球老师和我关系很好……”
  我一边和萧辉说着自己大学的美好时光,一边收拾着厨房,很快便完事了。
  “对了,我们学校的鸳鸯湖很不粗的,你可以去……”
  我走向客厅,看到萧辉的状态很是惊讶,此刻的萧辉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翘着二郎腿,半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听着我的闲聊……
  此刻的萧辉,竟然伏在茶几上,手中握着笔,似乎在飞快地记录着什么,一脸认真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呀?是有事情做吗?有没有听我说话呀?!”我走到萧辉身旁,很是疑惑地问。
  “啊!”萧辉猛地抬起头来,看到我后,随即便很勉强地冲我一笑。
  “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对于这个月的花销预算一下!”说着萧辉直接将他手下的纸拿了起来,装进了他旁边的背包里。
  “好了好了,辛苦了一天,老姐赶快坐下歇一歇,我去给你倒杯水,好好伺候您!”说着萧辉起身去了厨房。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萧辉的行李包,刚刚他塞进去的纸条,还有一部分露在外面,我明明看到,上面写的都是文字,根本不是他所说的花销数字!
  

虽然我们相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虽然我们相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8章 别碰我,我嫌脏【8】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8章别碰我,我嫌脏【8】小说名字:满心欢喜盼君来第8章别碰我,我嫌脏“顾以勋,你疯了!”纪晚还在打点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早将手上的针扯掉了,手背上,又钻出一颗一颗的血珠来,全蹭在了顾以勋雪白的衬衣上。“顾以勋,你不是对黄诗蔓满腔爱恋,痴情不移吗?可黄诗蔓此时此刻还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呢,你竟然闯进我的病房,想要与我媾和,你对得起她吗?”她恨黄诗蔓,却不得不拿黄诗蔓来当挡箭牌。可纪晚没想到,“黄诗蔓”竟然也阻止不了顾以勋对她的暴行!他一边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一边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8章 逃走【8】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8章逃走【8】小说名:情深不及白首第8章逃走叶清歌没有在医院再呆下去,当慕战北亲自来找她说要让她为叶紫凝换肾后,她就彻底的冷心了。她是被叶家赶出去一无所有的人,而叶紫凝不一样,她是叶家大小姐,有钱有权,还有一个肯为她付出一切的慕战北。叶清歌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没有能力和他们斗,为今之计她只有走,躲得愿远远的。她的身体并不适合出院,但是叶清歌别无选择。出院那天外面挂起了大风,叶清歌身子单薄,好几次都差点被风吹倒,她一步步缓慢的走出了医院。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她看见了慕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七章 弄巧成拙【8】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七章弄巧成拙【8】小说名字:永远再见,慕先生第七章弄巧成拙在我以为自己将要失身时。“砰”一声,门被踹开。“妈的!谁要坏老子好事!”宋成骂骂咧咧起身,还没看清来人,便被猛踹一下。“轰”一声,这一脚将宋成踹飞,整个人被狠狠甩到墙角,痛得直哼。这身形,无疑是慕冷霆。我心口一紧,说不上来是喜是忧,五味陈杂。可更多的是灼热的难受。“慕少?您这是……”宋成几乎语无伦次。慕冷霆又补了几脚,每一脚都对准了宋成的命根子。“饶命啊!要,要废了啊,慕少饶命!”凄惨的叫声不断,最后宋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8章 南街66号【8】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8章南街66号【8】小说书名:悬崖上的爱情第8章南街66号“等委托书签字那天,我一定会跟夏洛宸离婚。”乔雪涵想骂我,可是话到嘴边又笑了。“行,反正那老头子对我们来说也是累赘,你就拿去吧,我看你从哪里拿钱救他。”“这个不用你管,我爸爸我会救他,不像有些白眼狼。”乔雪涵嗤笑一声。“你那么有自信就等着瞧吧。乔慕璃,等我嫁入豪门风光,你只能拉着那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苟延残喘,我很期待那一天哦。”我气的咬牙切齿,刚准备扬起手就要打她,掌心里又震动了。——小三小四是无穷尽的。我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七章 累赘【7】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七章累赘【7】书名:花间俏医女第七章累赘陆子煜看着林谷雨熟稔的动作,似乎她一直都是这样做。陆子煜伸手放在池航的额头上,随后抓起池航的胳膊,将手指放在池航的脉搏处。“他发烧了!”陆子煜把完脉之后,将池航的手放回原地,看向一旁的林谷雨。手里的巾帕已经干了,林谷雨走到木盆旁边,在里面洗了一下,重新沾满酒,走到床边,接着原来的动作,一脸平静的说道,“是,因为.....”因为丘疹性荨麻疹。她要是说这个病名的话,陆子煜肯定听不懂,林谷雨顿了顿,“身上的伤口引起来的发烧。”林谷雨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7章 真相令我震惊【7】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7章真相令我震惊【7】小说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7章真相令我震惊我将手机递还给她,把脸别向一边,保持沉默。还好薛度云并没有问什么,只是沉默地点起了一根烟。车下了盘山公路,很快进入了城区,停下来时,他对我说,“我想你有必要去一趟医院。”我回过神,看向车窗外,发现车正停在仁德医院的门口,我果断摇头。“不,麻烦你送我回家。”仁德医院是何旭的单位,也是我的单位,我不能如此狼狈地出现在这里。薛度云没有开车,夹了烟的手搭在方向盘上,等了一会儿见我态度坚决,才将烟蒂丢出窗外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7章 被砸伤【7】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7章被砸伤【7】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7章被砸伤我迷迷糊糊的起身,走过去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妈,怎……”我的话还没说完,张兰已经粗暴的冲了进来,直接开始在我的卧室里开始翻找。我站在门口看着她,面无表情。这样的场景我见过太多,能让张兰如此疯狂的,无非就一个字,钱。“钱呢?你把钱藏到哪里去了?”果然,张兰大半夜的把我叫起来就是为了找我要钱。“昨天不是给过你三百?”我看着张兰,有些无奈。最近她痴迷于跟邻居们打麻将,虽然输赢不多,但我真的担心她会变得嗜赌,落得跟爸爸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七章 命运的轮回【7】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七章命运的轮回【7】小说名字:亿万婚约第七章命运的轮回胖子的吹捧,刀疤黄显然很受用,眯着眼睛看她。那神情,就好像在菜市场挑菜一样,从头到脚一点一点的看过去,让苏沫又羞又恼。她稳住心神,试图晓之以理,“你们还是赶快放了我,要是让我朋友知道,她不会放过你们的。”一提陆少琪,胖子眼中明显阴了,低头在刀疤黄耳边说了句话。刀疤黄两眼一眯,笑着说:“那还不赶快让人去找?既然是好姐妹,当然要两个人一起来才过瘾。”苏沫听了心里一阵恶心,转身就想走,却被人拦下来。刀疤黄对她说:“小丫头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七章:老婆是用来疼的【7】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七章:老婆是用来疼的【7】小说名字: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七章:老婆是用来疼的(推荐期间加更,一更中午十二点,一更晚上七点,可能提早更哦!求收藏,求红票,求评论!)察觉到郑瑶面色的不妥,夏凝心里一紧!一股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睿,跟我上来。”冰冷的话语一出,郑瑶起身往楼上走去。不会出什么漏子了吧?!夏凝心里莫名慌张。易云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没问题的,妈那边我来应付。”易云睿看了一眼父亲。“去吧去吧,你们母子俩很久没一起说话了。放心将你媳妇儿留在这吧。”明白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七章 夫妻?【7】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七章夫妻?【7】小说名称:前妻不要逃第七章夫妻?自从被慕寻城扇过耳光之后,冷清溪整个人就没有了笑容。每天都坚持着将所有的活干完才睡觉,和任何人都不再交流,偶尔有一两个好心的佣人偷偷帮帮她,也会被管家责罚,渐渐的就没有人再敢帮她了,而冷清溪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给软禁了,并且每天受着奴役。其实她完全可以救助,慕寻城并没有切断她与外界的联系。但是她却不想那么做,父亲一直希望自己能过上好的日子,所以才不顾自己的反对,执意要和慕家结这么亲事,既然木已成舟,现在让父亲知道自己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