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为妻不贤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2:12: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为妻不贤

第1章 穿越

一阵阵剧痛持续不断的传来,林燕染终于从昏睡中醒来,还没等她睁开眼睛,就听到小孩子持续不断、声嘶力竭的哭声。说明95lady.com被这哭声搅得脑仁更疼了,林燕染用尽力气喊道“这谁家的孩子,怎么没人管。”

听到林燕染的声音,一个穿着件打着不少补丁,几乎看不出衣服原形的五六岁小男孩,挂着泡眼泪,扑到林燕染身上就哭喊道“娘,娘,你不能死。”

这孩子虽然不过五六岁,力气真不小,撞得林燕染身上一阵刺痛,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的环境让林燕染惊呆了,屋里满地的凌乱,四散残破的桌椅,破碎的陶罐。更让人吃惊的是地面是斑驳不平的泥土地面,再扭头一看,窗户上糊着的竟是枯黄的窗纸。

到了这时,林燕染抱着最后一丝也许是有人和她开玩笑,将她掳到穷山沟的微渺希望,打量自身。结果,一眼瞄到她干枯、粗糙满是老茧的双手,林燕染顿时眼前一黑,恨不得立时晕死过去。推荐http://www.95lady.com/

那孩子一见林燕染又要晕了,更是大力的抓着她,嘶吼着:“娘,娘。”林燕染终于忍受不了这魔音穿脑,麻木地起身,压抑着疼痛,条件反射地哄起了孩子,拍拍打打,哄了半天,这个孩子终于哭声渐歇,转为慢慢的抽噎了。

林燕染终于抽出空想一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了,林燕染出身中医世家,从小是伴着药香长大的。后来,自然而然的学了中医,在毕业之后,在自家药堂坐诊,没过几年,就打响了名声。后来她因缘巧合得了一块古玉佩,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块随身空间,里面是肥沃的黑土,林燕染欣喜的细细打理。说来,这次的祸事便是林燕染为了寻找更好的药材,去了神农架未开发的地方,结果她竟然在山上遇到了盗猎者,还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了流弹,然后,一睁开眼睛就到了这个破败的地方。

想起前尘,林燕染重重叹气,果然古人诚不欺我,祸福相依,她有了随身空间的福缘,却招来了中流弹横死的灾祸。来自95lady.com就不知道,她这次穿越得到了第二次生命的好运,前面又会遇见怎样的磨难呢?

接受了惨淡现实的林燕染虚弱的从满是补丁的草炕席上下来,扶着炕沿,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这具身体真是极度虚弱,腿脚软绵绵的使不上力,眼前还一阵阵的发黑,严重的低血糖加营养不良。林燕染又大量着抓着她粗布衣摆的小男孩,也是一副瘦弱的模样,脸色蜡黄蜡黄的,毫无这年纪孩子的白胖可爱。

看来母子两的情况非常糟糕,林燕染喘了一口气,稍稍恢复精力的第一件事便是查看自己的空间是否还在。以眼前的处境,林燕染觉得要是空间不在了,她和这孩子可就生死难论了。

林燕染以意识掠进空间,看到空间里连绵不绝绿色作物,才算松了一口气,不待她仔细查看,她的意识就被弹出了空间,她现在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不足以提供给她进入空间的精气。

见自己娘扶着炕沿发呆,小男孩不由边焦急的要往炕下跳,边担忧的出声叫唤:“娘,娘,你怎么了?”看着这么小的孩子一脸的紧张,林燕染忙安慰他道:“乖啊,我没事。”仿佛确认了她真的没事,小男孩不再出声,乖乖地待在她身边。网站95lady.com

第2章 嫣娘

林燕染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推门声,并伴着女人的大嗓门:“顺子,你娘醒了没有?”

没等林燕染开口答应,小男孩反应灵敏的跑到窗户边朝外搭话道:“王婶子,我娘醒了!”

顺子话声刚落,便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会一个消瘦的三十岁出头的妇女进了门,只见她挽着发髻,穿着褪的只剩一层灰蓝颜色补丁大褂,灰色补丁裙子,手里还提着一个拿麻绳吊着的黑色小陶罐子进门。

王婶子一进门就麻利的说道:“嫣娘,你可不能躺下了,这杀千刀的鞑子进村,咱们村里没了二三十口子了,得亏你和顺子当时出了门。嫣娘啊,家里的粮食没了,再想辙就是,你要倒下了,你让顺子可咋办啊,你们孤儿寡母的可也真不容易。可,话又说回来,在这猪 狗 不 如的乱世道,咱们都不容易啊。”

说了一通,王婶子见林燕染只是呆愣愣的两眼发直,只当她受刺激大发了,又见顺子盯着陶罐里的野菜豆面糊糊流口水,不由怜惜道:“顺子,饿了吧,来快拿碗来,这是婶子专门给你们的。”

顺子闻言利索的下了炕,一会拿了两个缺了角的粗陶碗,眼巴巴的看着王婶子往碗里盛菜糊。

等王婶子盛好了一碗,顺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却将这碗菜糊端给了林燕染,乖巧的道:“娘,您先喝。推荐95lady.com”看着顺子黑白分明的眼睛,林燕染愣住了。

王婶子微微红了眼圈道:“顺子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嫣娘,你可要打起精神啊。”

看着这个懂事的孩子,想着她再也回不去的前世,林燕染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决堤了,她彻底任命了,她要承担起嫣娘的人生责任,好好地抚养顺子。王婶子边给林燕染擦眼泪,边劝慰她:“对嘛,好好活着,这才是当娘的该做的。”

林燕染泪流满面的喝了一碗菜粥,王婶子看着林燕染恢复了生机,天色也暗了,边收拾了陶罐回去了,林燕染送了王婶子出去,合上了毫无作用的大门――两块木板。

林燕染哄睡了顺子之后,辗转反侧了许久,终于在疲累中睡着了。在梦中,林燕染见到了嫣娘,她旁观了嫣娘短短二十年的人生经历。无删节为妻不贤免费阅读全文

梦中,一条大河发了水,淹没了很多的土地,成群结队的难民在逃荒,在拥挤的难民群众,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和她的父母走失了。她越来越饿,越来越累,在她快要饿死的时候,一个看着和善的大娘给了她一块饼并带走了她。那个大娘当然不是什么善心人,她是个人贩子,见这个女孩生的不错,就骗了她过来,想着好好养个几年,调 教调 教,再卖个大价钱。

嫣娘就在这个婆子家里生活了七年,因为她在音律舞蹈上实在没有天分,即使出落得越来越好,婆子也知道她卖不出大价钱的,想着把她卖进窑子里算了。所以,平时婆子把她当丫头使唤,不仅要伺候着婆子全家,还要干婆子家里的粗活重活。

在嫣娘十二岁之后,婆子准备把她给卖到窑子里,嫣娘越来越绝望,但她在婆子家里越发的顺从。因为,嫣娘这么多年来一直表现的懦弱温顺,婆子没有很防范她。

终于,嫣娘在婆子带着家里人回娘家的时候,用木棍敲晕了另一个小丫头,拿着她收拾好的小小包袱逃了。她虽然不太了解外面的世道,但她认准了出城跑到乡下藏起来。她一个小女孩,拼了命的逃,也险险被抓住,而最危险的一次,她遇到了她未来的婆婆秦氏。

当时,秦氏将她藏在了马车底下,躲过了婆子追她的人,后来秦氏带她回了王家村。秦氏是五年前带着独子到王家村的外来户,秦氏言行举止都透着文雅,嫣娘从没有见过这么优雅的人。而秦氏的儿子穆宣昭更是尊贵俊美,嫣娘觉得她在穆家做个丫鬟她就满足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两年后,战乱波及到了王家村,据说天下已经大乱了。一天,穆宣昭说什么时机已到,他要北上寻明主,这些话,嫣娘不懂,她只是看到秦氏悲伤中却带着欣慰的泪水。但是,在穆宣昭走之前,秦氏抚着嫣娘的手,要将她许给穆宣昭。

嫣娘懵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少爷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她也从来没有想着在少爷身边,但是看着秦氏殷殷的目光,她懵懂地同意了。

嫣娘觉得少爷应该是不喜欢她的,她听到少爷和秦氏争执,她虽然听不清,但她知道少爷在拒绝这件事。后来,秦氏赢了,少爷在临走的前一天,阴沉着面孔,与她圆了房。那一夜,嫣娘只觉得好痛好痛,痛的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但是,自始至终,她都不敢哭,她紧紧咬着嘴唇,望着少爷决然离去的身影,心像空了一个洞。

后来,嫣娘怀了孕,秦氏欢喜极了,在房间里祷告了一天,刚开始有秦氏在,嫣娘的日子还过得下去,只是在顺子两岁的时候,秦氏染上了风寒,竟一病不起。嫣娘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没能救得了秦氏。在秦氏临去之前,她给了嫣娘一块上好的玉佩,她想要说什么,最后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悲伤地注视着嫣娘,反复叮嘱她要收好。

秦氏去了,乱世之中,嫣娘带着顺子孤儿寡母的挣扎着,日子越过越坏,直到两天前,十多名鞑子掳掠了王家村。幸得当时嫣娘带着顺子在外,才捡了一条命,只是家里不多的粮食全被收刮走了。嫣娘又焦急又无奈中病倒了,一天前晕了过去,再醒来便成了林燕染。

第3章 空间

接收了嫣娘的记忆之后,林燕染深深地感叹嫣娘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不过,现在换了她林燕染,即使是个杯具她也要给逆转为洗具。休息了大半夜,林燕染的精力恢复了一些,她立马进了空间。

林燕染刚得到这个随身空间的时候,空间里只是一块足有两三平方公里的黑土地,一眼望不到边,而在黑土地的中央有一个大约三百平米的水潭。这个水潭很神奇,找不到水潭的水源,但是水潭里的水不论怎么用都用不完。

林燕染将这块土地作了精细化种植,用高大的乔木隔出一块一块的区域,又在不同的区域种上不同的作物。当然,最多的就是各种珍贵的中草药材,而为了吃上新鲜安全的食材,林燕染也种植了各种果粮蔬菜。只是空间只能种植植物,不能饲养动物,林燕染才没有在里面投放任何动物。

经过她几年的不懈努力,空间里有遍布成林的高大乔木,错落有致的灌木果树,各种珍贵的菌草药材散布其中,真是一片喜人的浓绿。且空间里没有病虫害,在空间的植物都生长得比外界繁茂多了。甚至濒死的植物,只要种在空间里,都能恢复生机。

空间里一样有花开花落,果生果熟,只是比现实空间生长快很多,繁衍惊人。且空间里的蔬果药材成叶桂果的时间比外界长多了,有相当长时间的保鲜功能。

林燕染为了浇水方便,苦学了挖渠筑堤方面的知识,还找人组装了大型翻水车,终于给空间打造你一套完美的供水系统。为此,林燕染还在空间里搭了个茅草屋,在那里堆了大量的医书、农技书、机械书、古方等等。

幸亏当年勤劳努力,望着用简易木架搭建的仓库里满满的粮食,林燕染无比的庆幸,有了这些大大的提高在这个乱世的生存概率。

为了不暴露空间的存在,林燕染拿了五六斤大米,两把蔬菜出了空间。林燕染找了一圈,找到了厨房,凭借着身体的本能用火折子生火,虽然熏得眼泪直流,总算是点着了火。又手忙脚乱的用土灶熬了一锅浓浓的大米蔬菜粥,虽然粮食被鞑子收刮走了,盐巴还在,林燕染放了一些盐巴调味。就只是如此简单的原料,让她的胃却无比的满足,感动的她都要哭了。迅速地吃了两碗粥,林燕染终于有了饱足感。

林燕染又盛了一碗,拿了小勺,进里屋给顺子吃。林燕染进屋的时候,顺子懵懂地坐了起来,迷糊地问道:“娘,是什么这么香啊。”看着顺子可爱的小模样,林燕染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着顺子乐道:“顺子,快起床了,娘给你熬了好吃的粥呢。”虽然林燕染心中默默 道,自己还没结婚,就做娘了,但是外表绝对镇定,完全看不出来。

听到有好吃的,顺子的眼神立刻亮了,对着林燕染开开心心的笑了起来,可爱的小正太的超甜笑容立刻击中林燕染的母Xing情怀。她更加温柔的说道:“顺子宝宝,先起床洗漱,娘再喂你吃粥啊。”

顺子闻言更开心了,眼神亮的满眼闪着小星星,:“娘真好。”等顺子吃饱之后,林燕染盯着顺子的眼睛道:“顺子,今天和以后我们吃的东西,你要记得,不能告诉外人。”

顺子思索了一会问道:“能告诉王婶子和小柱子吗?”

林燕染闻言肯定地摇头道:“不能,你要是告诉了外人,我们就再也没有吃的了。”

顺子闻言先是皱着眉头思索,然后认真的回到道:“娘,我谁都不告诉。”

林燕染抱了抱顺子,夸奖道:“顺子宝宝,真乖。”

母子二人真温馨互动的时候,村子里敲响了梆子声,林燕染从嫣娘的记忆中了解到,这是村里里正召集村民的信号,一般都是村子里发生大事情的时候,召集各户男丁,到村里的祠堂集合。林燕染微微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她有什么影响?

第4章 祠堂

嫣娘本来就是外来户,又是个女子,林燕染自然没有进祠堂的资格。

所以吃饱了,有了力气,林燕染开始细细查看屋子。堂屋地面上散落着东倒西歪的桌椅,夹杂着被摔烂的罐子、茶壶,林燕染在门边找到笤帚开始收拾。把桌椅扶正,从地上捡起一个木框,把碎了不能用的东西扔进去,再把乱糟糟的木箱子整理好,林燕染出了堂屋,进了院子。

之前没精神,现在细细打量发现这院子真够乱的,林燕染细细地整理,将脏乱的地面打扫干净,把四散的干柴、稻杆归拢在一处,放到柴房。之前煮粥时,没来得及收拾厨房,林燕染把放着醋、酱油等调料的陶罐碎片,扫到木框里。

等林燕染瞧见厨房里被砸碎的米缸时,想起这个家被抢的不留一粒粮食,她需要把一些粮食放到明面上,才能不引人怀疑。林燕染想了想,进屋拿了两条破破烂烂的布袋子,进空间各放了半袋麦子,半袋大米。又在墙角的空地上挖了个大坑,伪造从地下挖出粮食来的样子。

完成了这些,林燕染从水缸中舀了一盆水,仔细打量了一番,虽然模糊,也能看出五官轮廓是个极美貌的女子。林燕染看了看因长期生活困苦,营养不良导致的枯黄干燥的皮肤和毛躁分叉的头发,叹了口气。空间的食物,经常食用,是可以调理身体的,虽然是慢慢调理,但是日子长了,皮肤和发质会越来越好。

即使,林燕染天天易容,遮挡住美貌,可经常从空间里拿粮食,在这个相熟的村子里,也会露出蛛丝马迹,再有人起了疑心宣扬出去,在这乱世之中,谁知道会是怎样的祸事?

林燕染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将院子、屋子,整理的干干净净,又煮了了一锅大米粥,没办法,家里除了剩下的一点盐巴,其他的东西全让鞑子祸害了。调料、食油等物件,虽然林燕染的空间里还储存一些,但是在情况未明之前,必须小心谨慎。

林燕染拿着翻找出来的一块蓝色棉布,这块棉布看着有些年份了,但摸着仍然柔滑舒适,很明显是上好的棉布。在林燕染比划着试图给顺子裁件上衣的时候,王婶子的大响门在门外响了起来,林燕染忙去挪开顶着门的木桩,将王婶子迎进院子。王婶子一见林燕染拿着的布料,就诧异的问道:“嫣娘,这不是你千藏百藏的那块松江棉布吗?你说这颜色最衬你家相公,要留着给他裁衣吗,怎么,你家相公有消息了。”

秦氏在的时候和王婶子没有多少往来,王婶子自然不清楚嫣娘和穆宣昭之间的冤孽,只以为是普通的农户小夫妻。林燕染也不向她解释,声音低低的答道:“他还没消息呢,我看顺子的上衣都不能穿了,想着给他裁件新衣衫。”

王婶子看着林燕染低低垂着头,以为惹了她伤心事,看着林燕染的目光越发怜悯。王婶子携了林燕染的手,语重心长的对林燕染说道:“嫣娘,祠堂里的事情婶子给你说说,你也好提前有个准备。这次鞑子来,咱村死了二十七口子,村西头还有两户死绝了,这天杀的鞑子。

里正召集大家,是想着如今家家户户的日子都不好过,但这丧事却不得不办,让大家伙有力出力,有钱的有钱,帮着把这丧事给办了。这件事还好,里正又说了另外一件事,嫣娘你可得听好了,大广庄的强人张屠户,近日拉起了一支队伍,听说这次也有十多个鞑子进了大广庄,都被张屠户带着人给杀了。

我的天老爷啊,那可是鞑子啊,里正说咱们王家村临近大广庄,要带着咱们投奔大广庄哩。”

刚听到这里,林燕染就心中一跳,直觉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王婶子继续说道,努力压低了声音:“我家当家的,在祠堂的时候留了个心眼,里正让大家散了的时候,他和村里的富户青山兄弟走了一块,青山兄弟是有名的仁义人,平时极得里正看重。亏得我家公爹在青山兄弟小时候落水的时候,帮着捞了一把,青山兄弟给我家当家的说,咱王家村要搭上大广庄,得出什么投名状。嫣娘啊,什么投名状的我不懂,可我家当家的说就是给张屠户送钱送粮送女人。”

听到送女人,林燕染紧盯着王婶子,王婶子悲悯地看着她,继续说道:“嫣娘啊,这十里八村的我就没见过比你更俊的姑娘,早先,你家相公和婆婆在,你家相公是个厉害的,没人敢打你的主意。后来,你相公去了楚王处,只剩下了你婆婆和你,但他们畏惧你相公,即使你婆婆没了,剩下你拉扯着孩子,也没那贼胆。可是,眼下都传遍了,说楚王败给了鞑子,没啥大气候了,刚开始大伙还将信将疑的,但前天的鞑子可是活生生的。嫣娘,你虽然干了几年农活,手粗了,可你这脸盘实在漂亮。大广庄的那个张屠户是个有名的浪荡子,嫣娘,你救过我家小柱子的命,我承你的情,趁着他们还没上门的时候,赶紧带着顺子想法子走了吧。”

王婶子给林燕染说完之后,就急匆匆的走了,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毕竟她们家还要世代在这王家村生活的。

为妻不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为妻不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5章(第15章 终于见到你了,女神)

    原标题: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5章(第15章终于见到你了,女神)小说: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第15章终于见到你了,女神夏芷柔看着缓缓走来的夏初月,撇了撇嘴,听见别人说她长得像个玩物,心情又好了起来,她漫不经心道,“这就是我那个不敢见人的姐姐呗!”“啊?她就是夏家那个腼腆害羞的大小姐啊!”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对于某些事都是心照不宣的。夏芷柔转了转眼珠子,一本正经道:“你们待会儿可千万别主动跟她说话,她超级怕生,会被吓到的。到时候她要是哭了,别人不以为是你欺负她了呢!”她这话成功让想

  •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5章(第15章 退婚)

    原标题: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5章(第15章退婚)小说名称: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第15章退婚顾小西右眼皮子突一跳,便接到姑姑的电话,要她回去一趟。登时一抹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刚回到家,便发现气氛不对。顾采倩坐在沙发中,整个人面无表情。姑父秦粤轩站在一旁抽着烟,看顾小西回来,他笑笑:“小西回来了。”对于这个姑父,小西一向没好感。总感觉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随时都能掉到地上一般。她轻轻点点头,走到姑姑面前问道:“姑姑,出了什么事?”顾采倩抬头看着顾小西,叹了一口气,“小西,有些话不用我说你

  • 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5章(第15章 提前的告白)

    原标题: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5章(第15章提前的告白)小说书名: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第15章提前的告白跟常天奇老好人弥勒佛的性格不一样,她的姑姑何碧如一直认为自己哥哥千好万好,离开樊家也全是樊家的错,甚至连他的去世都怀疑是樊家暗害的,所以对樊家一直都是敌对的态度。虽然近些年有所好转,但难保不会因为樊雅的婚事又开始翻旧账。常天奇看着樊雅的脸色也知道她担心何碧如,他醉心医学,不太插手家里琐事,但拜妻子的唠叨,樊雅这桩婚事后面的弯弯绕绕他也稍微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拍了拍樊雅的肩膀,语重心长,“

  • 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5章(第15章 笨手笨脚的二手货)

    原标题: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5章(第15章笨手笨脚的二手货)小说书名: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第15章笨手笨脚的二手货领了证之后,陆彦初就跟唐心说让她在家里安心养胎,暂时不要去上班了。唐心知道网上有些报道把她说的非常不堪,这个时候出去工作的话,她也应付不来那群人的指指点点。索性就答应了陆彦初的要求,安心的做起了全职太太。“叮咚……”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唐心忽然听见门铃响了,赶忙跑了过去。“你就是那个被苏家赶出门的唐心?”门外站着的是位保养得意的妇人,打扮的珠光宝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

  • 神秘老公V58715章(第15章 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

    原标题:神秘老公V58715章(第15章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小说书名:神秘老公V587第15章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他看了瞿天灏一眼,无理傲慢的态度让他很不悦,可公司这次的项目是一块硬骨头,他必须要找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不然他才不想和这么一个盛气凌人的家伙一起吃饭。苏亦心一直低着头闷声吃菜,可头上那道如冰刀般的眸光,让她想忽视都难。瞿天灏轻啜一口杯中的酒,低醇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我很羡慕。”顾昊宇笑得有些得意,他握住苏亦心的一只手,骄傲的说道:

  • 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5章(第15章 她要逃跑)

    原标题: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5章(第15章她要逃跑)小说名: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第15章她要逃跑“叶暖,关于我手表的事,你预备怎么赔我,你是准备一次性还给我,还是分期给我?”温舒朗靠着墙,双臂环胸,淡淡的说着。叶暖有些底气不足,“温先生,你的手表我去专柜问过了,可以帮你寄到国外维修的,维修的费用我帮你出吧。”她才工作两年多,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叶律师!你平时工作的时候也这么天真吗?”温舒朗轻笑了一声。叶暖不明所以得看着他。温舒朗继续,“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的建议呢?”叶暖一怔,她确实

  • 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5章(第15章 钱包摔在脸上)

    原标题: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5章(第15章钱包摔在脸上)小说名: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第15章钱包摔在脸上李姐知道不管她买什么东西顾先生也看不上,但她还是不想破坏米雪美好的心愿,便直接把她拉到电脑前,说道:“这是个找工作的网站,你自己找找吧,像你这种只做几天的,估计只能去找兼职了,发个传单,当个促销什么的,大公司不会要你的!”米雪笑嘻嘻的说道:“李姐去忙吧,我自己找!”结果第二天一大早,米雪问李姐借了五十块钱打车钱就匆匆离开了,然后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回来,一连五天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赶在顾逸

  • 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5章(第15章 女佣)

    原标题: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5章(第15章女佣)小说: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第15章女佣出了机场,看着前方骚动的粉丝群,以及被保安和保镖护送上车的楚离歌,宋小文眉头紧蹙。上了出租车,宋小文就用手机上网查询所有关于楚离歌的资料,她从不追星,此刻倒有些铁杆粉丝的架势。时差还未倒过来,宋小文红着双眼盯着手机,资料还真多,看得她眼睛都发晕,突兀的手机铃声吓得她将手机摔落,捡起来一看,又是个陌生号码,一接听,就传来低沉迷人的嗓音:“限你一小时到景山别墅8号。”虽然是第一次在电话里听这个声音,宋小文

  • 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5章(第15章 她的初吻)

    原标题: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5章(第15章她的初吻)书名: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第15章她的初吻五分钟之后,他将秦深深拉起来,顺手摁下马桶冲水……瞥了一眼满身狼狈的秦深深,将她扔进放满热水的浴缸里,随后将挤好牙膏的电动牙刷放进秦深深的嘴里,给她刷牙。“唔唔唔……”秦深深迷迷糊糊地抗议,声音全都被转动的牙刷吞没。惟有睁着一双水汽氤氲的乌黑眼眸,自诩凶狠地瞪着立于一旁的墨御霆。坏蛋!欺负我,小心揍你哟!她以为自己足够凶狠,却不知这模样落在男人眼里,简直就是另一种无声的诱说。这种不

  • 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5章(第15章 规矩,不要命的即逝者)

    原标题: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5章(第15章规矩,不要命的即逝者)小说名称: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第15章规矩,不要命的即逝者“冷绍辰,你别太过分。”听着冷绍辰的话,冷绍寒忍不住冲着他大吼。本就因为顾甜心跟他出双入对而暴躁,现在他又如此针对苏陌,冷绍寒怎么都忍不下去。整个冷家,早晚都是他的,冷绍辰最多只是一个为他支撑家业的奴才,凭什么如此耀武扬威?他不许顾甜心和冷绍辰在一起,他不许。脚步微微一顿,冷绍辰放开揽着顾甜心的手,缓缓转身。冰冷的气息,宛若浑然天成一般,瞬间释放。那样的气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