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拜金王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2:12: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拜金王妃

第1章 楔子(1)

“我不恨你。无删节拜金王妃免费阅读全文我为什么要恨你?”

历史的发展需要牺牲,这我也知道,但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为什么啊?大概就是说……老天爷看你不顺眼了呗。

不公平,可是没关系。什么改变别人的命运?那不过是个圈套。

清秋啊,我知道你要和我比的是什么了。

应青木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那个曾经有点搞笑也有点小聪明还有点温暖的丫头,她现在举手投足间透出冷漠疏离的味道,望着他的目光平静而清亮仿佛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项事物。这是怎么了呢……一瞬间竟觉得遥远不可捉摸。

命运安排得很好,我为什么要去改变它。95女性网

兜兜转转起承转合结局都一样,不过那也不必悲伤。

黑沉沉的天。

无论怎么说,夜也应该有些光亮的,这一夜却有些怪异,完全是撕不开的黑,若有睡梦中的人醒来,一定会疑心自己成了盲人。

“咔……啦啦……”

原来是要下雨了。

然而却有些怪异地,远处传来某种可怕的声音,带着点呼啸,带着点惊怖,却又因为距离的远,有些闷闷的沉静。然而这种沉静遥远的感觉更可怕,因为这往往预示着更可怕的,未知的危险。

楚风莫名其妙地醒了,望了望窗外的天,因为什么都看不见而有些茫然,拉亮了灯,闭上眼好适应那突然的光亮。说明95lady.com

她向来是睡得很好的啊。

然而睁开眼的那个瞬间,她一下子就呆滞了。

世界末日了么?

只是所有的惧怕、惊恐、慌乱……都仅仅维持了不过一秒的时间。

隔壁传来惊慌的呼叫声。

楚风猛地掀开枕头,抓起一……呃,什么?一本书?开什么玩笑,这种时候反应不是应该先逃命吗,这人居然打算看书?吓疯了?

好吧我知道就算逃也逃不掉。

楚风没疯,只是看上去有点儿着急,她一边加速翻动书页,一边念念有词。

别误会,不是什么保命的符咒,而是……

“苍天,你慢点儿,好歹让我在临死前把这书看完了再说,嗯嗯,小木没死,真好。说明95lady.com等下清秋什么意思,这么拙劣的伎俩,又不是所有人都废柴不要这么配合吧?……咦?这个……原来如此我就知道……”

翻过最后几页,楚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一边回想书中的情节,一边……呃,等死。

这丫头还真是朵奇葩。

不过,水火无情,不管你是奇葩还是脑子正常的人。不久漫天的洪水就汹涌而至,迅速淹没了这个小房间以及其中的……奇葩楚风。

好奇怪,这是哪里?

楚风想睁开眼,却很是艰难,模糊中,某个古怪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楚风,楚风……”

第2章 楔子(2)

呀呀个呸的,谁喊我名字呢?

心念一动,居然便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大吼:

“呀呀个呸的,谁在那儿给我装仙人呢?姐还没死呢是不!”

慢慢地也能看见外界的景象。注意,这感觉很怪,不是睁开眼而看见。无删节拜金王妃免费阅读全文也不是张嘴而说话,感觉好象是……呃,自己好象是……没有实体的样子。

什么跟什么?没实体是鬼啊?

这么说好像也有可能。

之前不是那个……洪水吗?

而且外界的情况是纯正的空旷,飘飘渺渺的。

难道那个真是仙人?

那我嘞?

是鬼么?这样子就是鬼?

楚风开始纠结。

声音却慢慢地近了,听上去却不再那么古怪,而是反而透出点俏皮的小女孩的声音。

“我是清秋。”

清秋《梧桐锁》的作者清秋

楚风一下子就激动了,清秋啊,她等死时还坚持看完的那本书的作者,她又爱又恨的清秋大神,《梧桐锁》的情节完美相扣,虽说女主杜涵煦她不是那么喜欢,嗯,男主应青木还不错,虽然结局是个让人遗憾的悲剧,不过……

嗯?等下,清秋

我就算死了也不应该去见清秋啊!

难道说穿越风太猛,刮到我这来了?那,大概是可以入书?真丫的……好吧,这也不错,结局我也可以尽力改改,我肯定不会……嗯脑残的吧?

“你蛮聪明啊,猜得没错,是要你入书。网站95lady.com不过,是作为你自己的身份,一个新人物,而不是代替主角哦。不过因为现在你已经死了,仅有意识附着在我的书上,所以如果你在这个世界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而我,这本书里有我的部分意识,那就是我的……嗯,世界观?这就是现在的我,我是清秋,又不是清秋。”

“听上去很有……算了真心听不懂。”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儿。

“呃,我现在的情况不重要,你只要知道,这书是我写的,所以这个书里的世界也算是我的,我的意识留在这里。虽然我不能控制其中所有人物的思维,但我在结界处留存的一些意念,还是能做到一些事。现在,因为你死都在看我的书,我很感动就把你救了,结果为了让你好好在书里生存,你就要作为一个人物添加进去。至于你的身体,你可以自己幻化出来,然后你可以在这儿自由发挥,就等于说你是重生了。”

好像有点道理,但又略显诡异。

“嗯,这逻辑好像清楚多了啊。你是清秋的部分意识……你自称清秋但是真正的清秋还在外界而你只是她的部分意识,是类似于灵魂复制吗……”楚风沉吟了一会,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也似乎慢慢幻化出现了,她认认真真想了想,抬起头来:“不对,这里有个问题。”

第3章 楔子(3)

“我作为一个人物生存在你的书里?那么我根本是在被你Cao控吧?”

“我一直不怎么认同你的价值观。所以我进入这本书的话,我的价值观对你来说属于异态侵入。不同的意识,应该会不由自主地争夺控制权的。现在我就能把自己的身体幻化出来,当我能Cao控时,你的那部分意识我想应该会毁灭的,你会牺牲自己吗?就算……你杜涵煦是那样一直善心得不得了的傻丫头,也不会同意的吧?”

那个声音一直静着,待楚风说完后又静了一会儿,才突然响起,却变得温柔如水:“为什么你会这么想?为什么你知道我留在这里的意识就是杜涵煦?”

“嗯。意识,联想起来,和灵魂其实是相同的本质吧?很多人告诉我,书里的世界的发展代表着作者的期望,一本书里会浸透作者的灵魂。你大概就属于清秋在《梧桐锁》里倾注的灵魂。而我,虽然现在的状况有些奇怪,但我还算得上是一个灵魂。而就像人的身体只能容纳一个灵魂一样,书作为容器,也一定只能容纳一个灵魂。相合的话也许还能勉强共处,但我这同你相斥的思想,怎么可能不会争夺?至于你是杜涵煦本身……在你刚刚自称你是清秋的部分意识时,我忽然想到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作者们可能是在写作时,复制了自己的意识或者说灵魂吧,赋予了笔下的人物生命。还是说,嗯,作者们的脑电波影响了笔下人物,产生共鸣。因为人物的想法通常代表着作者的观点不是吗?而《梧桐锁》里,思想最活跃,明显清秋最偏爱的人,就是杜涵煦了。”反问我?我也不知道,跟着你的思维逻辑胡思乱想就突然这么想了,虽然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但开口乱问岂不是显得我很笨还可能被你骗?所以诈你一下试试,没想到,倒被你反问两句。既然如此,我姑且顺着我自己的想法揣摩。

楚风偏了偏头:“不过说实话,我还真就不怎么喜欢杜涵煦呢,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比?我觉得你实在是太软弱了一点,又经常犯傻,在书里,在你的掌控之下,也许会让人感动赞美什么的,但是如果进入了真实的世界,除非你**,否则我的胜算好像更大哦。真实的世界的规则,应该更残酷才对。”

“那么难道不救你?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那个声音温和,暖得透入心扉。“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就为自己各自的世界观努力吧,看看究竟是你对还是我对。如果你是正确的,那么我牺牲也没有什么关系。嗯,对了,由于你的进入,我不能够再掌控这个世界,所以我们的竞争是公平的,而且你进入以后,书中的我不会记得你是谁,你的来历。”

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我说你以为你在演《名侦探柯南》么?

第4章 楔子(4)

楚风冷笑了一声:“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不管什么事救了再说的样子。东郭先生那么好当的么?你是圣母,我们都是待拯救的卑贱人类?是啊,没错。你是光明与正义,与你相反的就是黑暗。你都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你是好人,你怎么样都有理由。这就是主角光环嘛。你不辞辛苦地救人,救万民于水火,得人心,敬天命,真是好人呢。救世主……”她顿了一下,“你救了我,多谢。可是,我进入书中后,我和你便是对手,而且,我们都会为了自己的生存拼尽全力。而且两者不能共存吧,如果一方败退了,灵魂失去了容器,就会魂飞魄散对不对?那你还救我,又算什么呢?这可真是好善良的你啊!”

不知怎地,楚风的声音透出冷漠讥刺的味道来,与那温柔和暖的声音——清秋的声音,或者说杜涵煦的声音,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也许觉得你很聪明。”暖暖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但是……随你怎么想好了。”

那声音飘远了,渐散。

楚风瞪大了眼,很明显,她很生气。而如果刚刚的杜涵煦没走,能听到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觉得很无语。

呀呀个呸的,你多说两句会死啊!我只是在乱猜而已啊这种事想想就觉得很荒唐啊什么你救了我救完以后咱俩再竞争你是善良又不是傻……还有我辛辛苦苦猜了半天,你丫就用个“你也许觉得你很聪明”就算完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喂!好多事儿都不交代你让姐怎么在这儿混?真当我命好瞎撞也能走大运的?真当我脑子这么够用什么都能猜出来的?就算以后咱俩是对手你也不能对我这么不公平啊。怎么说待会儿我是怎么入书,进书里后是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你也该吱我一声吧?喂喂喂,我说你这人可真丫的腹黑闷骚傲娇啊那什么什么……

由于张嘴骂没有在心里骂来的快,所以楚风就这么在心里狂吼了无数句……同时,她的表情是极度丰富的。

哪儿有刚刚那副冷冷傲傲的样子?

“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公平的。”他淡淡地说着,看着眼前锦衣华服的贵族苍白慌张的面容,唇角扬起一个讽刺的弧度,“但是……就算很难,我也要改变这一切。”

你们在这里,歌舞升平,寻欢作乐。

他们在外面,哀鸿遍野,受尽折磨。

凭什么呢?看到那一切,怎么能有人安得下心呢?怎样的人竟敢毫无愧疚之心?然而,你们却正是这样的人。

还算是人,吗?

你们永远也不会懂得什么叫做民生疾苦。

只是一堵墙的间隔,我知道了你们的世界和他们的世界的差距。我突然看到,可以有这样一种生活,极尽奢华,挥霍无度,每日似乎只剩下了享乐……醉生梦死的日子,欢乐而无所顾忌;也会有这样一种生活,奔波劳累,永远抚不平的伤痛和疲惫,饥饿,劳力,病痛,然而永无止境。这世界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样子,是多么多么的不公平。

拜金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拜金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他是宋江唯一的真兄弟,李逵羡慕他,吴用自叹不如,死后宋江大怒

    要说这宋江在梁山那么多年,本着替天行道的原则也结交了天下不少的英雄好汉,而在山上那帮子兄弟里面与他最亲近的就是李逵,吴用,戴宗等人了吧。他们算是宋江的得力助手,而且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职位上的作用。但要说宋江的真兄弟,恐怕这里面的三个人还不算,有一个小人物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他的存在与关系的确是与宋江可以用真兄弟感情来形容,我们先来看吴用为什么不是宋江的真兄弟。吴用与宋江在做事情的时候算是共穿一条裤子,不管做什么都是一起商量着,就算是宋江喝毒酒死后也是一样,吴用在宋江的坟前上吊自杀了,看似乎是一

  • 你看过了那么多假林徽因, 我还你一个真的

    多年来,林徽因一直在被误读,以至于很多人大骂她是“天字第一号绿茶婊”。但是,当我们细细去查阅各种资料、典籍、书信与回忆录后,发现她根本不是什么“绿茶婊”,她是一片真正的“人间四月天”。每次想到林徽因,总不自觉地想起《红楼梦》里的薛宝钗。身前看似繁华的寂寞、冷艳、清婉,身后却一样纷争不绝。林徽因差不多是民国那个时代所有女人的敌人,因为她是那个时代太太客厅里的永远主角。如今,她的名字,早已隔着时代的些许烟波,隔着那些时代男人的款款深情,绝唱成民国时代美丽的符号,成为西子湖边上一抹镂空的剪影。林徽因是

  • 【原创】有一种情怀正悄然上线!

    爨乡书院让阅读变得有质量。这是一个关于生命、关于智慧、关于爱与美的公众号。这个时代不缺文学,缺经典!“爨乡书院”让经典永流传,让阅读有质量。人类历史的浩瀚星空中,历经岁月洗礼的经典著作如星辰闪烁,我们是文学经典的拜读者,我们是浩瀚星空的仰望者。安静思考、审慎选材、忠于原作,每晚九点半,我们在这里,一起品味经典,一起仰望星空。你来或不来,每晚九点半,等你。有一种情怀正悄然上线!文/冬子时间16:25,仕伟急匆匆的收拾着电脑,他还要回师院上课,快迟到了,我叮嘱他骑车慢点。“爨乡书院”这个名字就是他想

  • 汪志先生参展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全国书画展及合影留念

    2018年是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的纪念年份,于4月19日9:30--10:30在全国政协礼堂,隆重举行了“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全国书画展”开幕仪式。本活动由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主办的,由深圳七凤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的,由海盈科技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协办的,由西南交通大学支持。周恩来侄孙周志勇先生致辞本次活动的主要议程有两个部分:其一是领导嘉宾致辞颂扬周恩来精神,其二是与会者参观书画展览。主办方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兼秘书长苏希胜将军致开幕词举办本场活动旨在“弘扬伟人精神,缅怀

  • 孙多慈:对你的爱,无声胜有声

    高调晒幸福,图遭人嫉妒;委屈说辛苦,再填一次堵。像孙多慈一样话不多的人,眼睛是明晰的,心里是明白的,气韵是淡然的。徐悲鸿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中,唯有“女学生”孙多慈,从来缄默有加,评议由人,直到1975年辞世,也未曾为自己解释半字。孙多慈,汉族,安徽寿县人,画家。父亲叫孙传瑗,曾任大学教授、教务长,还曾是孙传芳的秘书、国民党安徽省常委,其母汤氏是某女校校长。孙多慈姐弟三人,她是老大,从小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17岁时毕业于安徽省立第一中学高中部。因为喜欢绘画,孙多慈于1930年到南京中央大学美术

  • 寇德卡 | 构图的艺术

    英国.1976年.构图是一种视觉的引导它就像夜航人的灯塔指引人们将视线有节奏地聚焦于照片的核心视点爱尔兰.1976年.西班牙.格林纳达.1971年.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瓜迪克斯.1971年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科尔多瓦.1972年.英国.伦敦.1977年.捷克.斯洛伐克.吉普赛人.1963年.捷克.吉普赛人.1963年.捷克,吉普赛人.1966年.爱尔兰.克罗帕特里克,朝圣.1972年法国.布列塔尼.1973年.吉普赛人捷克.吉普赛人.1967年.意大利.西西里岛.1984年.葡萄牙.1976年.

  • 张大千最爱的女人,原来是她

    李秋君1947年作丹颜延年局部张大千一生一妻三妾,红颜知己无数。可直到2004年3月,随着张大千的一幅被行家估价逾千万元人民币的巨幅山水画《苍莽幽翠图》的浮世。一枚大千先生从未外露的“秋迟”印章神秘出现,那场惊世骇俗的柏拉图式恋情才被最终解密……才子遇佳人拜师,旷世奇恋拉序幕!张大千20岁时,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过世,他到宁波天童寺出家,3个月后还俗到了上海。张大千拼搏于上海画界时,仿石涛的画连行家都无法鉴别真伪。李秋君写照图那时,宁波富商李茂昌也是被他“骗”过的富贾之一。当李茂昌把花了50块大洋

  • 关山月:关于画梅

    我出生在一个没落的书香之家,父亲是一个赶不上科举考试的农村知识分子—小学教师。他不但喜爱种梅,还经常咏梅、画梅。童年时代,我家小花园就有几棵老白梅,由于是好品种,因而乡间亲友们都要托我父亲为他们接枝育苗。我父亲曾当过渡头关村小学的校长,狮子岭山麓的校园里就曾种有二三十棵白梅,也都是他亲手接枝培植的。我出自好奇心,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经常当了父亲的助手,久而久之,我也从中学会了接枝育苗的一些常识。每当看见自己手植的梅初次发花时,就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这是我劳动的成果。我曾为之培土浇水,入冬老是观察着

  • 人生,就是一场相逢。

    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逢。驿路策马,长亭短憩,一回眸,一驻足,可能是一场相逢。相逢只一瞬,却需要各自的生命。山一程,水一程,风一程,雨一程,马不停蹄地走很长很长的时间。任何一念流转,都会擦肩而过。任何一脚迷乱,都会无缘错失。这种巧合,看起来,更像是与另一个自己相逢。生活撩人心魄的地方是:你永远不知道,在下一刻,在下一个地方,会有哪一个人,不早不晚,不远不近,为你等在那里。偶然也好,命定也罢,总之,这么大的江湖,惟你,也惟与他,相逢了。阳光照进幽暗的弄堂,温暖牵住了青苔的明媚,光亮擦亮了蛛网的惊

  • 张大千:学习绘画,为什么强调临摹?

    中国现代画坛上,张大千可说是独一无二的:他曾到敦煌潜心三年临摹壁画,探索中国艺术之魅;也曾临摹古画高价卖出,引来阵阵质疑声;新中国成立后,他云游世界,又坚守热爱中国艺术的初心。张大千策杖踏春张大千江堤晚景张大千和那些拥有大成就的艺术一样,一生作画勤奋,其创作的精品佳作,难以计数。他的绘画风格,总体上看:30岁以前清新俊逸,50岁则趋于瑰丽雄奇,60岁以后达到苍深渊穆之境,80岁后气质淳化,简淡悠远。他的作品中西合璧,融古汇今。著名画家徐悲鸿赞誉他是“五百年来第一人”。张大千梅花高士中国书画,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