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丑颜绝色:极品女将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2:11: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丑颜绝色:极品女将

第1章

我认识一个杀手,但是,不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只知道她的代号是:莲!因为在她的右眼眉侧那里,有一个红色的莲形胎记。95女性网

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小咖啡馆里。那天,下着雨,我坐在我常去的咖啡馆的老位置上,用笔记本码着字,可能是因为下雨天阴阴的关系吧,咖啡馆里昏黄的灯光比往日里来的更加的昏黄而暧昧。中场休息的我习惯Xing地用镜片后面的眼睛扫视着咖啡馆里的人,这是我的习惯,小说来源于生活,所以我总是习惯Xing地去观察着周围的人,他们的神情,他们的动作,他们的言谈,他们的穿着等等,藉此来寻找灵感。

她,就坐在我左手边上的一个角落里!若不是我习惯Xing地观察周围的人,我想我也许会错过她。因为她就那样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安静得好像不存在一样。她前面的桌上放着一杯咖啡,微微地冒着白烟。她右手握着细长的汤匙,放在杯中,顺时针的方向,轻轻地搅动着,而后将汤匙取出,静静地看着杯中旋转的液体,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搁在杯口处,其余三指紧贴着杯身,端起杯子靠近嘴唇,轻饮了一口,将杯子放回桌上,右手撑着下巴,看着落地玻璃窗外的雨,不知在想些什么。阅读95lady.com

她,很漂亮。拜角落里那昏黄的灯光和我那超厚的镜片所赐,我将她的样子看了个大概。她是一种不张扬的美,不妖不娆,却也不是那种脱俗之色,是一种温润如水的美。这样看着她,觉得很舒服!

这个女人,是个美女,这是我对她第一个感觉。

灯光下,她一身暗色的衣服看起来好像要同昏暗的环境融合在一起,一头乌黑的发丝用着红色的发绳简单地扎了个高马尾,白皙的面容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一抹不在意的慵懒感,在她的对着我的这一面,右眼的眉侧处……居然有着一抹红!

那是胎记吧?长在那么显眼的地方,真是可惜了。那个红色胎记多少损了些她那张美丽的小脸了。我心里不由惋惜,轻轻地喟叹,“呀,有点可惜了!”

我可以保证自己喟叹的声音很小,近乎于是含在口中的,但是,当我刚说完,就觉得她将视线掉转向我。95女性网这是我第一次对上她的眼睛……

本来,在我的想象中,那该是一双温雅如水的眼眸,那才衬得上她的那身温润气质,不然,至少也该是一双充满暖意的黑眸……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对上我的是一双毫无情绪波动,冷然如冰的眼睛。如果说她的那身气质是温润的水,那她的那双眼睛就足可以将所有的水冻结成冰,将她一身的温润化成伤人的冰冷。

她,绝对不是一个温润的人。

这是我脑中在那一刻闪过的话,而接下去我亲眼目睹的事,也证实了我的想法。

这是我第一次正面对上她的那张脸,随后,她就又将视线转向另一边,过了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刚才在她的注视下,居然紧张得忘记了呼吸,那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在她冰冷的眼睛下,我的思考全部中断,只能僵硬着身体。

好强的压迫感!

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我对她的第二个感觉。

我端起电脑旁的冰柠檬水,狂灌了一大口,平缓了下失常的心跳。说明http://www.95lady.com/将手放回笔记本的键盘上,打算结束中场休息时间,重新回到自己的小说世界里,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在微微发颤……

“靠!太逊了吧!”我不由咒骂出声,对自己如此孬的行为很是不耻。不就一个女人嘛,眼神是冰冷了点,犯不着把自己吓成这样吧,太扯了!

不过,连我自己都不能否认,内心对那个女人的好奇。人家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猫有九命都死,我只有一条命,为了活命,我决定,合上笔记本,靠上椅背,双手捧起杯子,慢慢地喝着,眼神却再度悄悄地撇向了角落处。

她仍旧是看着窗外的雨,杯子已经没再冒白烟了,估计是把咖啡喝完了。

咚……咚……咚……咚……

咖啡馆里古老的挂钟敲了四下!

五点了!别怀疑,我没有说错,敲四下的确是五点,这是这个咖啡馆的特色之一,古老的挂钟永远比正确的时间晚一个小时。咖啡馆的主人说了,每次将时间调整准确后,没过多久,又会慢一小时了,几次之后,就索Xing放着它不管了,反正这些老顾客们都知道这个抽风的挂钟。

五点,下班的高峰期。95女性网往常这个时候,会有很多人来到咖啡馆里,听着留声机里放着的音乐喝上一杯香浓的咖啡,放松紧绷了一天的神经,让忙碌的自己喘几口气。而这时候也是我观察人们言行举止的最佳时期。只是今天是个例外,因为那个女人比其他人都来得吸引我,我全部的注意力都粘在了她身上。

今天下雨,本以为咖啡馆的生意会淡些,没想到却比以往更加好。许多人因为下雨而走进咖啡馆里躲雨顺便喝上一杯。不到一会,咖啡馆里已经坐满了人,各种声音蔓延在馆里,低声交谈的声音,点单的声音,留声机发出的歌声混杂成了一曲新的乐章。

“小姐,能和你并桌吗?”一个男人走到角落处!

我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居然轻轻地点了下头,允许那人坐下。95女性网靠,早知道她那么好说话,我就过去要求和她坐一桌,将她仔细地研究个够。我心里头一阵愤慨。

男人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招来侍者点了杯咖啡后,也和她一样静静地坐着,两人间没有任何交谈。

浪费啊!浪费那么好的位置和机会!我在心里暴走着!目光却始终胶着在那一桌上,我知道我的行为有点……变态,但是,我真的很好奇,对于她。

留声机里的女声扯着嗓子飚出了极限的高音,让我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我已经喝完了第三杯冰柠檬水,外面的雨已经停了,馆里的人也走了大半,咖啡馆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而角落里的那两个人却依然……

静静地坐着!

如老僧入定一样!看得我一阵纠结。恨不得能跑过去,一把将那男的扯开,让他把位置让给我。

不……我说错了,如老僧入定的只有她。而那男人……有点不对劲,在开着空调的咖啡馆里,他的额头居然慢慢地滑下汗水,在灯光下折射出了几点亮光。

他和我一样,被那女人的压迫感给震撼到了?但是……不像,出现在他脸上的不是紧张,而上……惧怕!

惧怕?

我对自己脑海中冒出的这个词有些惊诧。我将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转到那男人身上,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没错,那男人确实是在惧怕。

这样的神情动作我在我的小说里描写不下数十次了,他看起来正襟危坐,但是置于桌子底下的脚却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手好像不知道该放哪里,一会儿碰碰汤匙,一会儿端起杯子,一会儿又搁在桌子上,如此往复不停,汗水顺着他的额际慢慢滑下,他嘴巴紧抿着,香咽口水的次数太过频繁了,这是一个人在恐慌时无意识的举动。

从头到尾,她都没说过什么,甚至连一眼都没看他,他却慌成这样!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写手的直觉告诉我,这两个人绝对有问题。正在我考虑要不要将阵地往他们那边移过去一些,好就近观察他们的时候,那男人开口了……

“你……到底想怎样?”

来了!我瞪大眼睛,一点也不隐藏自己的视线,直接将火辣辣的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等她的回应。

就见她懒懒地将头转了过来,看着他,轻启唇,吐出了两个字!

“噗!咳咳咳……”一口冰柠檬水没来得及下咽,直接被自己从她口型上得到的答案给吓得喷了出来,呛得我一阵猛咳。

曾经学过一段时间唇语的我,对于一些简单的言谈能够辨清。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刚才讲的应该是……

“杀你!”

男人顿时刷白的脸色从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我的猜测。

哇靠!这是在拍电视剧吗,还是在录制什么节目?这么彪悍的台词对话?我左右瞧了瞧,却没见到半个像节目制作人的可疑人。

“你……”男人一个激动,将桌上的咖啡打翻掉了!

吧台后方的人连忙走了过去,“先生,抱歉!稍后会给您送上一杯新的咖啡!”服务态度极好的服务员迅速将桌上的咖啡渍擦掉,端走空的杯子。

“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男人擦掉额上的汗水,抖着唇说道!自从那天他收到那张代表死亡邀请函的红色莲花晶片卡,他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无法安心了,每天都提心吊胆,这种日子他已经不想再过了。

第2章

今天他按着晶片卡上的联系方式,将她约了出来,想将事情一次Xing解决。

“多少?”

“一千万!”

一千万??

我靠!这么好赚,我写小说写得要死不活的,也就赚那么点小屁钱,她一句“杀你”就可以有一千万!

“你的命就值这么点钱!”

还嫌少?这女人算术过关吗?一千万叫那么点钱?

个、十、百、千、万……我掰开手指,数了下……

七个零,居然还嫌少!***!

这女人,很贪心。这是我对她的第三个感觉。

“三千万!”男人心一狠,加大筹码。只要能保住命,钱他可以想办法再搞。

“呵呵……”她笑了下,“三千万,这倒可以考虑下!”

还考虑?我觉得我自己的眼睛肯定已经凸出来了,我活了二十几年,从来不知道,原来钱是可以赚得这么迅速的。

“怎么样?”男人显然已经坐不住了,他的精神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就像一个饱和了的气球一样,只需要用针头轻轻一戳,就会爆掉。而她就是那根针头,“只要你不杀我,三千万就是你的。”

“成交!”

她开口,两个字,轻轻的语气,却让男人整个人顿时松懈了下来,紧绷着的颜面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顿时汗如瀑布下,他抽出桌面上的纸巾,狂擦着止不住冒出来的汗水,不一会,桌面上就堆起了一小堆的纸山。

“多……多谢!”男人终于露出了进入咖啡馆后的第一抹笑,只是那笑却僵硬得很伤视觉神经。

“不用!”

就这样了吧?接下去近五分钟的时间里,他们间再没有任何对话,她仍旧是静静地坐着,右手修长的手指放在玻璃桌面上,跟着音乐轻轻敲打着节拍,显得闲适极了;而他虽然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的恐慌紧张,却仍旧显得十分拘谨,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连擦汗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

期间,服务员送上了一杯新的咖啡给他,他不一会就灌完了、

我还是觉得他们在拍戏!只是导演他们躲在一些隐秘的角落里,不然就是咖啡馆里已经都装好了摄像头,不然如此短的时间里,三千万的“生意”达成,而且,还是杀人的生意,简直比我的小说还精彩。

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在我以为所有的戏就这样告一段落,导演马上就要跳出来喊“咔”的时候,她却硬生生地将剧情来了个360°大转弯,接下去发生的事,让我一辈子难以忘记。

她站了起来,动作很慢,椅子在木制的地板上划出了低沉的声音,男人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她绕着桌沿,手指轻轻地划着桌面,慢慢地走向男人,手顺着男人放置在桌上的手慢慢向上移动,仿若调情一样的动作……

调情?她?

不搭调!我脑海中无法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我觉得我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随着她的动作,我不由地屏住了呼吸,肯定有什么事要发生……

肯定!

她要做什么?我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连眼都不眨,就怕错过什么精彩的镜头……结果……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直到咖啡馆的门关上,门上的风铃发出了阵阵清脆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发现她已经走出了咖啡馆!我连忙把笔记本往包包里一丢,抓起一旁的手机,把钱往桌上一扔,“老板,结账!”迅速地奔出门去。

不见了!才那么一会时间,她就已经不见了踪影!难道……是我小说写多了,把所有的事情复杂化了?其实,他们只是在单纯地谈一笔生意,只是我脑海里不自觉地把他们的对话全都扭曲掉了?

或许她说的不是“杀你,”而是在谈一笔“沙泥”的生意。

转头,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向里面,发现那个男人整个人瘫坐在了椅子上,突出的啤酒肚正快速起伏着,进馆时还是整齐的头发已经被汗湿透而且凌乱不已……

他们只是很单纯的生意人吧!是我多想了!“***,我疯了我!”拍了拍有点发晕的脑袋,我觉得我该给自己放个假了,不然我的生活不知道会被我扭曲成什么样子,再这样下去,估计我回到家里都会神经兮兮地学起电视剧里的剧情那样,先摆个持枪的POSE,再破门而入,接着……

“***,够了!”发现自己居然又在将生活“小说化”,我忍不住大吼了出声。吓得一旁经过的那些路人全都以惊诧的眼神看着我,我只能讪讪地笑了下,举起右手,假装自己是在对着手机怒吼来掩饰自己满面的尴尬。

“算了,回家吧!”估计是今天用脑过度了,虽然我今天码的字数比以往少了一半,因为我把大半的时间全都贡献到那个女人身上去了。“不然,等会老妈又要催魂了!”拉了拉松垮的背包,转身正要离去,就在这时候,一阵惊声的尖叫顿住了我的脚步……

转头,就看到一辆好像已经失控了的黑色轿车正朝咖啡馆的方向疾驶而来,透过车前方的护窗,可以看到点着灯的车内,那张惊恐的脸,惨白的脸色,瞪大的眼睛,张大的嘴巴,还有他那急着想挣脱出安全带的动作……

来不及了!

就好像看着电影的慢动作一样,黑色的轿车笔直地冲进了咖啡馆,落地的玻璃窗哐的一声,碎成了无数的玻璃片,玻璃窗后,那个瘫坐着的男人,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连话都来不及说出,就被压到了车子底下,猩红的血液从车底盘慢慢地流出……

“啊……”

咖啡馆里,一个尖叫声惊醒了咖啡馆里为这场突然事件而惊呆着的人,咖啡馆里,顿时陷入了一阵兵荒马乱之中……

“这车漏油了,大家快离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顿时,所有的人全都争先恐后地离开了咖啡馆,浓浓的汽油味在空气中散开,所有的人都不敢去靠近事发的车辆,只能等着警察过来!

我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景象,脑海中一直慢镜头重复着刚才的一切……

失控的车子……惊恐的司机……男人那张不敢置信的脸和……眼睛!

难道……

脑海中猛地闪过一个疯狂的想法,我的心狂乱地跳动,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往对街处望去……那男人在死前看向的方向,就是对街处。

果然!

那抹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对街处。她就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警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讨论的声音如一大群蜜蜂一样嗡嗡嗡地压境而来,而我始终将眼球定在她的身上。

“让开!让开!”警车停下,数名刑警从车上下来,迅速在咖啡馆的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小姐,请退后一点,这里不安全!”

我被迫向后退了数步。然后,我看到对街的她向我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二……一……

“轰”的一声巨响,震得我耳膜一阵发疼,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旁的刑警扑倒在了地上,手在水泥地上擦出了数道伤口,顾不得手上的伤,我立即爬起身……

她还在!

这一刻,我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她“导演”下的戏,她一个人承包了导演,编剧,甚至连演员她也包了。

三千万……没了!

这是我脑海中在那一刻闪过的念头!我突然愤慨起来,为她如此“败家”的“烧钱”行为,但下一刻我又为自己如此“无良”的想法而唾弃自己,两条人命就这样在我眼前消失了,而我居然还挂念着那三千万!

正当我为自己日渐的丧尽天良而痛心不已的时候,她又有了新的举动,在对街的街灯下,她扬起了一抹笑,对我。

一阵恶寒从脚底下直蹿上我的心头,她是故意对我笑的,而且,她知道,我从头到尾一直关注着她。

这女人,很恐怖,这是我对她的第四个感觉。

咕噜!

我香咽了口口水,一阵后怕!她真的杀人了,而且将所有的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如此干净利落的手法,若是用到我身上的话,估计我会被处理得连渣都不剩。

一阵悲怆的感觉袭来,我突然了解到“好奇心杀死猫”这句话的真谛。

这就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次的碰面,我总结出来了我对她的感觉:她是一个很美丽,不简单,很贪心,很恐怖的女人。

当天晚上,新闻报道播出的头条和第二天早上报纸上的头条,全都是和咖啡馆的事件有关的,事件被定义成我意外,的确,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破案的情况下,警察们只会将事件说成是意外。在这次“意外”中,死者有两人,被撞的那人是在这次新的选举中支持率挺高的一名“清官”,但是在他死后,一盘盘他收受**的录影带被以匿名的形式寄到了各大报社和媒体,顿时“清官”成了“贪官”;开车的那人则是知名的房地产商,“黑心商人”是商场上人家给予他的称号,因为他的工程中,偷工减料是必不可少的,偏偏他又和政府里的人有关系,所有的大型建设全由他承包,从中捞取了丰厚的油水。他死的那天正好是他新楼盘开盘的日子。

第3章

总之,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两人成为了之后几天里,新闻曝光率最多的人。

而在那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我都活在恐慌之中,因为她离开时的那抹笑,我担心她会突然从某个角落里冒出来,然后将我杀人灭口;但同时,在那个星期里,我的灵感却如泉涌一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活跃。

那段时间,我过得痛并快乐着,我甚至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了她就坐在我面前,用她那双眼睛冷冷地看着我,传达着她想灭我口的信息。

“别杀我,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我居然狗血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多少?”

“二百五!”我听到自己说出了如此喷血的数字,然后,我就看到她同那次离开的时候一样,扬起了那抹让我恶寒的笑,手慢慢地向我伸过来……

之后,我便惊醒了,真的是惊出了一声冷汗!

更之后,在我同她第三次见面结束的时候,我问了她“三千万”的事,她给了我一个更震撼回答……

“我习惯让被杀者自己出钱买自己的命,之后我在那价格的基础上,向雇主索要双倍的钱!”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自从咖啡馆被毁了之后,我便将我码字的阵地转移到了离家不远的KFC里,一来是因为我自己不喜欢呆在家里码字的怪癖,二来是因为KFC比较亮堂,人来人往的让我比较有安全感。

只要点杯冰饮或者来个汉堡之类的套餐,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占领一个位置一整天。虽然我不喜欢吃这些速食品,但为了这个安全的阵地,我还是点了。这是我在KFC安下阵地的第十天,我正为今天突如其来的兴致而点了的那个墨西哥鸡肉卷而郁闷着,因为那个味道我不喜欢。

“早知道就照往常点老北京的好了!”我是个挺念旧的人,一般来讲,都会习惯Xing地去点那些吃惯了的口味,今天居然抽风地去“创新”了下,而这个结果显然让我很不满。我赌气地将墨西哥鸡肉卷摊开,就看到里面红色的番茄丁在我刚才不满的挤压下,有的已经成番茄泥,看起来就像是一坨血一样……

这让我又回想起数日之前的那种场面。

“不好吃是吧。我也这么觉得!”一个声音突然从我脑门上方响起,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我前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老北京比较好吃!”

“恩!是的!”我为我们“英雄所见略同”的想法而开心,抬起头想看看究竟是哪路英雄,印入眼的脸,让我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是她!

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人来人往的KFC里,她就坐在离我50公分左右的地方,透明玻璃使得KFC里光线十分充足,让我将她看了个透彻,我才发现,原来,她右眼眉侧上的那抹红,居然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如此精致的莲花印记,是我第一次看到。如盛开的血莲一样,在她白皙的面容上,显得格外的冶艳夺目,而那朵莲的花茎蜿蜒至她右眼下处,看起来,就好像是从她的右眼出生长出的一朵红莲,与她的五官融合得十分的彻底。

那是天生的胎记?还是后天烙上的印记?我分不清!只知道那朵莲,就好像是她身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与她那么的协调融合。

“又见面了!”她礼貌地向我打了个招呼,虽然笑笑的,但眼神却仍旧是冰冷没有温度的。

“我……我……”我香了下口水,“我给你二百五,别杀我!”一句话出来,我被自己雷得半死。我居然把梦境和现实混淆在了一起,还说出了如此囧的话。

“恩哼?”她漂亮的眉毛挑了挑,眉侧的那朵红莲也随着舞动起来,“二百五?太少了,不想杀!”

她承认了,她真的是杀手。而且,还不屑杀我,因为,钱太少了!

看着她一身轻便的打扮……白色的T恤,加黑色的休闲裤,仍旧是简单的马尾辫……如同一个刚出学校的大学生一样的活力的打扮,我实在没办法将她同杀手联系在一起。而且,这是现实生活,我一直认为那些所谓的杀手应该只是存活在我的小说世界中或者电视剧电影里,而今,却活生生地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一切让我觉得我还在梦里,“你今天又来杀人吗?”我果然是在梦里,因为我居然如此白目地问了这样的话。

“恩!”她点了点头,居然回答了我的问题,让我受宠若惊!然后,她吸了口可乐,将手中的薯条递到我面前,“要吃吗?”

我以一种见到外星人的眼神看着她。有她这样随和的杀手吗?

不过,我的手还是伸了过去,因为我想到,我将是第一个被杀手请吃薯条的人,这样拉风的称号让我忘记了恐惧。我边吃着薯条,边偷偷打量着她,她仍旧是一脸无所谓的神情,看向玻璃窗外的眼睛里仍旧是一片冰冷。

真是个漂亮的女人。我坚持着我对她的第一感觉,尤其是那朵莲形的印记并无损她的美丽,反倒是添加了几分神秘的魅色。

“你……不会杀我吧!”虽然怕,但还是得问清楚,我不想再在夜半惊醒了,而且是被二百五的价格惊醒。

“不会!”她没有看我,只是看着窗外。

很好!这样的回答让我心安了不少。虽然她只是个陌生的人,而且是个陌生的杀手,她的话的可信度是多少我并不知道,但她的话至少让我有可以欺骗我自己的一句,我是安全的,这会让我有较为安稳的睡眠质量。

“为什么让我看见?”我觉得我有必要要问个清楚,作为背后的“当事人”加“受害者”(我已经因为她而一个多星期没有好的睡眠了。)

“我无聊!”她回头看了我一眼,“你不是在写小说吗?顺便给你点灵感!”

我一窒,为她这无厘头的答案。拜她所赐,我最近这段时间的灵感的确是很多,但是……这算什么答案?或许我本来就不该问这个问题,她是个杀手,杀手如果不杀人那就不是杀手了,而她会让我看见,纯粹就是因为她无聊!

好吧,这个答案我……勉强能接受!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好眠的脑袋已经开始罢工了,我居然开始问出了些“白目”的问题!

“杀手好赚吗?”三千万被她烧掉的场面,至今仍旧存在我脑海中。

“你知道那天杀那个男人,我得到多少钱吗?”

呃?我拿薯条的手顿了一下,我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所有的薯条已经都进入到我的胃袋里了。“多少?”

“六千万!”她将空了的可乐纸杯放到桌子上。

六……六千万,两倍的钱!

“纯利润,不用交税的!”她补充了一句。

还可以逃税!太邪恶了!

也对,这种行业,哪有人会去交税的!我收回视线,瞪着笔记本中打开着的WORD,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再怎么数也没有六千万字,再看向她,她在我眼中顿时成了一大堆¥¥$的符号。

原来,当杀手这么好赚!我在心中一阵感慨,为自己入错行而一阵扼腕。

“你不行!”最后,她丢下一句话,然后离开!

这是我和她第二次碰面的场景,她丢下一句将我彻底否定掉的话后,离开。留下我一人在KFC呆了一下午,为自己的“不行”而悲愤了一下午,同时化悲愤为食欲,我点了好几个老北京鸡肉卷,一口气吃到自己想吐。

当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果然新闻的头条又是一起“意外”事故,死于意外坠楼,就在KFC所在的那栋大楼顶上,据目击者证实,当时死者正站在顶楼俯瞰,突然心脏病发作,脚步一个不稳,坠楼而亡,十七楼的高度,不死才怪!

同样,死者不是一个好鸟。

我对她的兴趣更加浓厚了,她太屌了!杀手,现实版的,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杀手,她给了我无数的灵感,冲着这点,我该感谢她。我决定,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很“镇定”地请她喝一杯,感谢她这段时间来给我的无数灵感。

但,我没想到,我们的下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血腥暴力!

我屏着呼吸,努力将自己藏往一旁的暗处里,耳边传来的是一声声重物坠地的闷哼声还有刺耳的****声,时不时地还夹杂着骨头断裂的脆响,咔嚓咔嚓的声音,在暗黑的巷子里,听起来格外的清楚和悚然。

一抹黑影在一群人之中身手矫健地移动着,动作快得让人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遭到狠狠的一击,迅猛的拳头直接击上腹腔,强劲的力道让人一口血水立即涌上,失去攻击力地倒向一边。

其他人见自己的伙伴又倒下一个,立即蜂拥而上,企图用人海战术拖垮对方。黑暗中,好像听到了一声轻笑。随后黑影轻轻一闪,以鬼魅的身姿绕出了众人的包围圈,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经过消音的**,连发数枪……

第4章

“啊……”

阵阵哀号声直接盖过了消音处理的枪声,眨眼的时间,在黑暗中,黑影居然快准狠地射中了所有人的致命处,之后,巷子里一片安静!

黑影将抢放在手里把玩着,慢慢地走进一个倒在地上的人。

“莲。”一个压抑的男声响起来,满是不解的,“为什么?”看着一脚踩在自己胸膛上的女人。他很确信,她只需要一个使力,自己的胸腔肋骨立刻会断掉。

这就是莲,拥有无限的爆发力和极致的杀人手段。在道上,没人不知道那张红色的莲花晶片卡,那是她身份的象征。在她接手一笔生意之后,她会提前几天给她下手的对象送上一张价值不菲的晶片卡,接到那种卡的人就会完全生活在恐慌之中,这远比立刻死掉要来得痛苦。

面对死亡远比死忘让人更加绝望!

道上,没人知道她的真名,就用莲为代号来叫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出现在了杀手界里,她接手的生意,没有失手过,且手法干净利索,让人无法找到一丝的证据,而她接手生意的标准就是没有固定的标准,下手的对象,从来就没有个定义,全凭她的Xing子,据说,只要她高兴,没有钱的生意她也可以“顺手”接下来。

她是杀手界的奇葩,没人看过她的真面目,据说看过的人,全部都死了,漆黑的夜里,同也看不清她的脸,只能借着模糊的月光看了个大概的轮廓……

是个年轻的女人!

但他知道,她就是莲了,几天前那突然出现在自己床头的那张红色莲图的晶片卡是最好的解释了,看着自己花大把钱请来的那群保镖,全都倒在一旁,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废物们!

“你贩毒!”清冷的女声响起。

这是什么理由?

他不敢相信地想要挣扎起来,为这近乎可笑的理由,他打小就是这条道上混的,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这地位,却成了他被杀的借口。胸口一阵生疼,又被她踩了回去,“贩毒的人大有人在。”凭什么挑上他“是谁?”到底是谁要杀他!

“多少?”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问着别的话,“你认为……你的命值多少钱?”

“莲……”浑身克制不了地颤抖起来,一口气憋在胸口处,不上不下的,让他的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他看不清她的脸,从她身上他甚至感受不到杀气。

当一个杀手可以做到让人感受不到她身上任何的杀气时,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定不了价吗?那我帮你吧!”

我能感觉,她正看向我藏身的地方。那冰冷的视线使我觉得我所有的躲藏都是多余的。今天我难得把自己放松,不用码字,约了几个好友到外面狂欢了一顿,结果HIGH过头了,忘记了时间,才会在大半夜的抄近路回家……这是我在老妈“Yin威”下从小养成的习惯,不管多晚,我都会选择回家过夜,不然第二天我就别想进家门了!

本来,只是如此单纯的一趟回家之路,没想到居然会碰上这么彪悍的剧情,吓得我脑中的酒精全部烟消云散,顿时有了十二万分的清醒,尤其是此刻,当她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更是觉得有一桶冰水哗啦啦地从我头上淋下来,让我透心地凉了。

这是老天爷在对我晚归的惩罚吗?

“你说,多少钱?”她出声,继续看着我。

我?

没错,她真的是在问我。看来,我自认为非常成功的隐藏在她面前其实就像皇帝的新衣,自我觉得很不错,其实在她眼中,全然是的暴露。

她脚下的人显然没意识到有我这个外人的存在,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酒精作祟吧!我居然觉得我的胸口上有一股热气在狂奔,我很激动,为这种本该完全与我生活搭不上边的经历而激动,心脏在这时候用力地提醒着我它的存在,热血沸腾,这是我每次遇见她时都会有的感觉,我觉得,再多几次这样的经历,我的心脏肯定会受不了负荷的。

“说吧,多少?”她再次出声。

她脚下的那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一个毒品贩子,早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样的人渣,少一个是一个,是司法上的不足才会让他们这样逍遥法外的,而她,只是代替司法制裁了他们。

“五千万吗?”

她出声,我才意识到我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比出了五根手指。(其实,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五百万,我对五百万这个数字比较有好感,是源于小时候中彩票的梦想。但她的金钱观里,好像没有千万以下的数字。)

“好吧!”她思考了下,对着身下的人说,“你值两千五百万,不错的价格了!”话刚说完,没让身下的人有多一秒的时间回话,消音的**直接抵上他的脑门,一声闷哼,之后是一片无声的世界。

她杀人了,再次当着我的面杀人,而这次,我还成了“帮凶”。我的双腿在打颤,喉咙一阵干涩,我想任何平凡的人在经历这样的场面后,都无法镇定自若吧。

“走了!”

她将手中的枪收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打了声招呼就径直离去。

就这样?不用做任何后事处理?不是要消除指纹,制造假的犯罪现场什么的吗?“等……等等,莲!”我叫出了那人刚才唤她的名字,费力地迈动僵硬的脚,跟了上去。

“搞定,五千万,汇到我户头!”

这是我奔到她身边后听到的话,之后,她将手机收线,转头看着我,巷口那盏年代久远的路灯下,我看着她眉侧的那个莲花印更加的赤红。

“不怕了?”

我摇了摇头,随后又觉得不对,又点了点头,“不,怕!”我只能用最简单的字眼来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怕说太多会泄露出我语气中的颤抖。

“那还跟来!”她的语气一贯是这样淡淡的,冷冷的,即使在刚才杀人的时候,也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在说着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的口吻。

“你,不处理?”我指了指身后那条漆黑的巷子。

“不用!”

“你,不怕!”我心里是想说:你不怕留下什么证据,让警察找上你,或者是对方的人马找你来报仇。但是,最后表达出来的,还是只有三个字。

“不怕!”她也很简练地,继续用两个字来回答我。

靠!这么屌!

我看着她,觉得一个杀手能做到像她这样,真的是已经达到一个境界了,居然连后续工作都不处理,她是太有自信还是太懒?

“警厅的厅长会帮忙!”兴许是我眼中的崇拜光芒太过炽热了,灼得她受不了,她向我爆出了一个猛料。结果,这句话完全就是火上浇油……

“警厅!厅长!”我没听错吧,她居然和警察勾搭上了,杀手勾搭上警察,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杀手杀人,警察善后!

“莲,你在忽悠我!”终于能正常地表达出一句话来了。我正下脸色,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从小,我便知道“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110”,警察叔叔与正义的使者在我脑海中是画上等号的,这个等式,在她摇头说没忽悠我的前一秒还一直存在着。

但,她是莲,完全和“忽悠”两个字搭不上边的女人。

“完了!”我捂头一阵哀嚎。是我同世界隔绝太久了吗?居然不知道,现在杀手和警察都一家亲了,居然可以如此勾搭,“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被扭曲了!”

“呵呵……”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是真的笑,那双冰冷的眼睛里染上了一丝温度,虽然很微弱,但是却仍让我捕捉到了!我该不该为我自己的行为娱乐了她而自豪,我在心里想着,但看着她那张因染笑而温润不少的眸子,我觉得,值了

在后来的相处中,她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里,不是只有黑和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而,她就是游走在灰色地带里的人,所以她可以帮警察杀了毒贩,同时也可以反过来帮黑帮杀了警察,只要她高兴。

但,这只是她对我的说辞,其实,我知道,她所杀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的钱,怎么算?”这是一直悬在我心上的问题!对于之前的那“三千万”“六千万”和刚才的“五千万”,我一直耿耿于怀。如此庞大的金额,是我一生的追求!

“我习惯让被杀者自己出钱买自己的命,之后我在那价格的基础上,向雇主索要双倍的钱!”这是她给我的答案,口气是她一贯的清冷。

直到现在,每次回想起她当时的那种神情和口吻,我仍旧是震撼加愤恨,我终于能理解比尔盖茨的话了“当你的钱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钱之于你,就只是一种符号而已了。”那三千万,六千万的钱,对于莲来说,不过是一堆印着符号的纸而已吧!

丑颜绝色:极品女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丑颜绝色 或 极品女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5章(第15章 终于见到你了,女神)

    原标题: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5章(第15章终于见到你了,女神)小说: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第15章终于见到你了,女神夏芷柔看着缓缓走来的夏初月,撇了撇嘴,听见别人说她长得像个玩物,心情又好了起来,她漫不经心道,“这就是我那个不敢见人的姐姐呗!”“啊?她就是夏家那个腼腆害羞的大小姐啊!”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对于某些事都是心照不宣的。夏芷柔转了转眼珠子,一本正经道:“你们待会儿可千万别主动跟她说话,她超级怕生,会被吓到的。到时候她要是哭了,别人不以为是你欺负她了呢!”她这话成功让想

  •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5章(第15章 退婚)

    原标题: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5章(第15章退婚)小说名称: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第15章退婚顾小西右眼皮子突一跳,便接到姑姑的电话,要她回去一趟。登时一抹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刚回到家,便发现气氛不对。顾采倩坐在沙发中,整个人面无表情。姑父秦粤轩站在一旁抽着烟,看顾小西回来,他笑笑:“小西回来了。”对于这个姑父,小西一向没好感。总感觉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随时都能掉到地上一般。她轻轻点点头,走到姑姑面前问道:“姑姑,出了什么事?”顾采倩抬头看着顾小西,叹了一口气,“小西,有些话不用我说你

  • 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5章(第15章 提前的告白)

    原标题: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5章(第15章提前的告白)小说书名: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第15章提前的告白跟常天奇老好人弥勒佛的性格不一样,她的姑姑何碧如一直认为自己哥哥千好万好,离开樊家也全是樊家的错,甚至连他的去世都怀疑是樊家暗害的,所以对樊家一直都是敌对的态度。虽然近些年有所好转,但难保不会因为樊雅的婚事又开始翻旧账。常天奇看着樊雅的脸色也知道她担心何碧如,他醉心医学,不太插手家里琐事,但拜妻子的唠叨,樊雅这桩婚事后面的弯弯绕绕他也稍微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拍了拍樊雅的肩膀,语重心长,“

  • 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5章(第15章 笨手笨脚的二手货)

    原标题: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5章(第15章笨手笨脚的二手货)小说书名: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第15章笨手笨脚的二手货领了证之后,陆彦初就跟唐心说让她在家里安心养胎,暂时不要去上班了。唐心知道网上有些报道把她说的非常不堪,这个时候出去工作的话,她也应付不来那群人的指指点点。索性就答应了陆彦初的要求,安心的做起了全职太太。“叮咚……”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唐心忽然听见门铃响了,赶忙跑了过去。“你就是那个被苏家赶出门的唐心?”门外站着的是位保养得意的妇人,打扮的珠光宝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

  • 神秘老公V58715章(第15章 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

    原标题:神秘老公V58715章(第15章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小说书名:神秘老公V587第15章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他看了瞿天灏一眼,无理傲慢的态度让他很不悦,可公司这次的项目是一块硬骨头,他必须要找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不然他才不想和这么一个盛气凌人的家伙一起吃饭。苏亦心一直低着头闷声吃菜,可头上那道如冰刀般的眸光,让她想忽视都难。瞿天灏轻啜一口杯中的酒,低醇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我很羡慕。”顾昊宇笑得有些得意,他握住苏亦心的一只手,骄傲的说道:

  • 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5章(第15章 她要逃跑)

    原标题: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5章(第15章她要逃跑)小说名: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第15章她要逃跑“叶暖,关于我手表的事,你预备怎么赔我,你是准备一次性还给我,还是分期给我?”温舒朗靠着墙,双臂环胸,淡淡的说着。叶暖有些底气不足,“温先生,你的手表我去专柜问过了,可以帮你寄到国外维修的,维修的费用我帮你出吧。”她才工作两年多,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叶律师!你平时工作的时候也这么天真吗?”温舒朗轻笑了一声。叶暖不明所以得看着他。温舒朗继续,“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的建议呢?”叶暖一怔,她确实

  • 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5章(第15章 钱包摔在脸上)

    原标题: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5章(第15章钱包摔在脸上)小说名: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第15章钱包摔在脸上李姐知道不管她买什么东西顾先生也看不上,但她还是不想破坏米雪美好的心愿,便直接把她拉到电脑前,说道:“这是个找工作的网站,你自己找找吧,像你这种只做几天的,估计只能去找兼职了,发个传单,当个促销什么的,大公司不会要你的!”米雪笑嘻嘻的说道:“李姐去忙吧,我自己找!”结果第二天一大早,米雪问李姐借了五十块钱打车钱就匆匆离开了,然后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回来,一连五天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赶在顾逸

  • 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5章(第15章 女佣)

    原标题: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5章(第15章女佣)小说: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第15章女佣出了机场,看着前方骚动的粉丝群,以及被保安和保镖护送上车的楚离歌,宋小文眉头紧蹙。上了出租车,宋小文就用手机上网查询所有关于楚离歌的资料,她从不追星,此刻倒有些铁杆粉丝的架势。时差还未倒过来,宋小文红着双眼盯着手机,资料还真多,看得她眼睛都发晕,突兀的手机铃声吓得她将手机摔落,捡起来一看,又是个陌生号码,一接听,就传来低沉迷人的嗓音:“限你一小时到景山别墅8号。”虽然是第一次在电话里听这个声音,宋小文

  • 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5章(第15章 她的初吻)

    原标题: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5章(第15章她的初吻)书名: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第15章她的初吻五分钟之后,他将秦深深拉起来,顺手摁下马桶冲水……瞥了一眼满身狼狈的秦深深,将她扔进放满热水的浴缸里,随后将挤好牙膏的电动牙刷放进秦深深的嘴里,给她刷牙。“唔唔唔……”秦深深迷迷糊糊地抗议,声音全都被转动的牙刷吞没。惟有睁着一双水汽氤氲的乌黑眼眸,自诩凶狠地瞪着立于一旁的墨御霆。坏蛋!欺负我,小心揍你哟!她以为自己足够凶狠,却不知这模样落在男人眼里,简直就是另一种无声的诱说。这种不

  • 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5章(第15章 规矩,不要命的即逝者)

    原标题: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5章(第15章规矩,不要命的即逝者)小说名称: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第15章规矩,不要命的即逝者“冷绍辰,你别太过分。”听着冷绍辰的话,冷绍寒忍不住冲着他大吼。本就因为顾甜心跟他出双入对而暴躁,现在他又如此针对苏陌,冷绍寒怎么都忍不下去。整个冷家,早晚都是他的,冷绍辰最多只是一个为他支撑家业的奴才,凭什么如此耀武扬威?他不许顾甜心和冷绍辰在一起,他不许。脚步微微一顿,冷绍辰放开揽着顾甜心的手,缓缓转身。冰冷的气息,宛若浑然天成一般,瞬间释放。那样的气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