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最强弃妃,王爷霸气侧漏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2:07: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最强弃妃,王爷霸气侧漏
第1章 生是你人,死是你鬼

夜,凉如水。说明http://www.95lady.com/

架尘国,凛王府。

“抓刺客,有刺客啊!”

“刺客在那里!在王爷书房的方向!”

“抓刺客,保护王爷!”

苏若璃头疼欲裂的被一阵叫囔声吵醒,随着不知从哪儿传来出的叫喊声,所有的灯火和脚步都朝她所在的方位集中赶来。

苏若璃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身为现代特工,就没有站着被抓的道理。她站起身,借着月光,尽量往偏僻黑暗的地方跑,而叫囔着抓刺客的声音和脚步声还在靠近。

随着逃离时间的增长,她的脑海开始浮现一系列不属于她的记忆,那是属于她现在的这具身体的记忆。

真没想到,她真的穿越到了架尘国,还是穿到忠义王府的郡主身上,但这地方根本就不是她家忠义王府,而是凛王的府邸。

这可怜的郡主听信他人劝说,半夜跑到此地来向凛王献身,却被凛王两巴掌扇得撞在院落的墙上,撞死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

怪不得她的头和脸火辣辣的疼。

古代最重名声,一旦被抓,名誉扫地都还是轻的。

苏若璃从没有被人抓的习惯,借着月色就朝偏僻的院落跑去,直到跑到了一处漆黑的院落前,左右环顾了一圈,见四周无人,想着先借此地躲躲,闪身就跑了进去。

没想到,房门居然没关。

她推门就闯了进去,魂穿而来,什么现代设备都没带,不会轻功,在这屋的床底躲一躲也好。

却不曾想,屋内竟有人,她刚闪进去,一道白影就从床上闪了出来,带着一股清香,瞬间扼住了她的咽喉,速度快的让她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何人派你来的?”磁Xing而高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自95lady.com

屋内一片漆黑,月光都无法穿透而来,苏若璃的身体瞬间紧绷,几乎控制不住出手与其对打,眼前的男人实力在自己之上,环境越是安静,越是漆黑,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就越强烈。

他只是扼住了她的咽喉,并未用力,但她很清楚,只要他扼住她脖子的手,稍微一用力,她即可能命丧当场。

若没看错,这人是从床上窜出来的,不可能是刺客,那只有可能是这府上的客人,苏若璃眼珠子一转,“颤抖”道,“爷,是,是凛王派,派奴婢来服侍您的。”

听到这话,扼住她咽喉的那只手的力度变小了些,只是声音一如既往的凉薄冷漠道,“回去告诉你们凛王,本王只对死人感兴趣。”

“是,是。”

苏若璃“胆战心惊”的回道,转身退了下去,可刚想离开,外面喊着抓刺客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她这要是出去,非得被抓个现行不可。

她再次转身,朝内屋走去,不是被抓,就是躲过去。原文http://www.95lady.com/

要是进去,想办法点了里面那人的Xue道,再学他的声音将外面的人呵退,指不定可以逃过去。

他的武功肯定很高,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苏若璃刚转身再次走进,景寒就察觉到了她的举动,更何况外面叫囔着抓刺客的声音,早已传入了他的耳中。

与他无关的事,他不想理会,只是这屋里的女人,似乎是个不怕死,还有心计的,方才她说话时,声音在颤抖,可他扼住她咽喉的手,通过她的脉搏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她呼吸平稳,心跳正常,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

“王爷,我们王爷说了,若是您不要奴婢,奴婢也不用再回去了。既然您喜欢死人,您就杀了奴婢吧。”苏若璃压低声音,探头望着里屋的人开口道。95女性网

然而,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见状,她再次上前,以一种大义凛然的口吻道,“王爷,我们王爷既然叫奴婢来服侍您,那奴婢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

呵,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景寒依然不动声色,他倒想看看,这胆大妄为的“婢女”还敢在他做出何种举动,说出何话。

苏若璃越靠近,心跳也就越快,里面那人明显是个变泰,谁也不知,他何时就会出手,要了她的命,但只要靠近他,她就有办法点了他的Xue道。

只可惜,初来乍到身上连迷魂散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否则,她一把洒过去,也无需如此麻烦。

“王爷?”苏若璃的声音放小了些,此时的她已经走到床前,可是里面还是没有半点儿动静。

莫非,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出去了?

苏若璃急速上前,一把掀开床幔,夜太黑,看不清床上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床上确实躺着一个人。来自http://www.95lady.com/

苏若璃顾不得床上的人是假睡还是真睡,眼看着外面喊着抓刺客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一把掀开被子,按照他的身高比例,对准他的两个Xue道就点了下去,随即翻身就上了床。

身侧的男人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香味,清新浓郁,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可现在的苏若璃没时间享受这种独特的味道,确定身侧的男人是真的被她点住了Xue道,无法动弹和说话,才松了一口气。

她这口气刚松完,脚步声已到门口,漆黑的房间,被屋外的灯火点燃,有了些许光亮。

“景王,请恕属下们冒犯,不知您可是休息了?”

苏若璃低声清了清嗓子,用方才听到的身侧的男人的声音,冲着屋外的人冷声道,“回去告诉你们凛王,本王只对死人感兴趣。”

这句话无论是口吻、语气、音调还是气势都和身侧躺着的这个男人方才说的如出一辙。

这话一出,站在门口的人皆是新生胆惧,领头的首领更是冲着大门就求饶道,“景王恕罪,属下这就退下,还望景王见谅。”

门口的人退的比方才来的还要快,房间瞬间又恢复到了漆黑状态。

苏若璃坐在床上舒了口气,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边翻身下床,边对着身侧的人道,“景王是吧?今日之事,虽不是你自愿帮忙的,但还是谢了。我知道你喜欢死人,我这活人就不留下打扰你的雅兴了。”

苏若璃的一条腿刚移出去,另一条腿移到一半,她撑在床沿上的手,突然被人给抓住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她的心跳漏了一拍,缓慢的转头朝自己的手望去,就见一只十指修长的手,正抓着她的手腕。

她的余光落在了床上的男人的脸上,就见他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夜很黑,他的眼睛是那一处唯一散发着亮光的地方。

她看不清他的脸,唯一能看到的唯有他的这双黑如夜空中最璀璨的星光,但却带着冷邪之意的双眼,他的眼底似乎带着恶劣的嘲笑意味,笑着看猎物如何落网;但又似乎没有在笑,只是冷漠阴邪的俯视着眼前落入他的陷阱中的人。

“王爷,您,您醒啦?”苏若璃心头一跳,急速换上一副害怕的模样,声音颤抖道,“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奴婢吧,奴婢这就滚,奴婢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冰冷的手指划过脸庞,温度太低,冻得苏若璃浑身都打了个哆嗦,只听压着她的男人声音犹如冰泉般的,继续道,“这话可是你说的?”

第2章 咬他个措手不及

苏若璃被完全压制在床上,双手被景寒剩余的那只冰凉的大手扼在头顶,听着眼前的男人的话,她的大脑急速运转,视线也在有可能下手的部位逡巡。

“王爷,这话确实是奴婢说的,王爷您英勇盖世,做不了您的人,即便是做您的鬼,对奴婢来说也是三生有幸,蓬荜生辉的。”

“是吗?”他游弋在她脸上的手指慢慢下移,最终落在了她的下颚上,抬起她的下颚,不带一丝温度的开口道,“既然如此,本王就杀了你,让你如尝所愿的做本王的鬼。”

苏若璃从不怀疑变泰的话的真假,在景寒被她定义为态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猜测他的想法,因此,在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苏若璃先发制人,突然抬头,张口就咬住了他的嘴唇。

苏若璃不是亲,而是咬,咬得景寒嘴唇出血,更是趁他尚未回神之际,一脚朝他的脆弱部位踹去,一个鲤鱼打挺,飞身下床,转身就跑。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和意外,苏若璃那一脚踹的够劲够辣,景寒即便在意识到她举动的瞬间,就采取了闪躲措施,但还是挨了这一*********婢?

呵……

凛王府竟有如此胆大包天的奴婢?

血腥味在嘴中蔓延,景寒的视线落在那扇尚未关紧的门上,寒风窜入屋内,月色朦胧中,他的嘴角的弧度变得朦胧而意味深长。

院落外。

苏若璃并未跑远,而是就在景寒的院落附近找了个漆黑的角落躲着,刚才踹景寒的那一脚,用了她十成的力,只要是个正常男人,现在肯定疼的在床上打滚,哪里有可能出来抓她?

更何况,跑出这儿也不安全,不如留在这儿,等天亮,等抓刺客的离开,她再想办法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如今处于深秋季节,夜凉的有些难耐,苏若璃穿越前的体质抗得了这夜里的寒,可这具身体明显不达标,所幸在她冻得打了个喷嚏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动静,似乎是抓到了刺客。

她又在原地躲了一阵,确定王府内抓刺客的侍卫皆数离开,方才从躲闪的地方走出来,趁机逮住一个在夜间行走的女婢,将其打昏,换上她的衣物,顺便偷了她的令牌,在凛王府还因刺客而闹哄哄的情况下,光明正大的从王府大门走了出去。

继承记忆穿越的好处,就是不怕露馅,连找回家的路都好找些,在打更的老者走街串巷打到三更天的时候,苏若璃已经回到忠义王府,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屋里屋外有不少丫鬟,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像是都没发现她这郡主不在房内似的,只有一个小丫鬟,见她回来,差点儿当场哭出来。

这身体根本吃不消今日这样的运动量,苏若璃如今是又困又饿,刚穿越而来,她还有些事没弄明白,但现在明显是吃饭睡觉比较重要。

让那唯一还醒着的小丫鬟去厨房给她弄了些吃的,吃饱喝足,洗漱过后,就上了床。

可刚睡着,就被门外的叫囔声和漫天的火光给吵醒了过来,不耐的睁开眼,就见方才的小丫鬟急匆匆的跑来,焦急道,“郡主,郡主,大事不好了,大小姐带着王爷和彦侧妃过来了!”

“鸢儿,莫急,你现在去外面将那些熟睡的人都叫醒。请父王在外等候片刻,告诉父王,本郡主在更衣,即刻出去。”

“是,郡主。”鸢儿见苏若璃如此镇定,急忙点头,朝外跑去。

老王妃怕苏若璃被欺负,特地派了纸儿和鸢儿两个丫鬟前来服侍苏若璃,鸢儿脾气虽急躁冲动,但一心为主;纸儿做事较为稳重,由于家中有事儿,这几日请了假,并不在府内。

苏若璃翻身起身,穿上衣物,朝外走了出去,经过这一整夜的时间,她已经完全消化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了解了这具身体的Xing格和她如今的处境。

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六岁丧母,被侧妃养得顽劣不堪,父王不喜,亲生哥哥多年前上战场,再不曾回来,九岁时遭了一场大难,容貌被毁,这府中里里外外的,只有老王妃一人疼她。

十岁的时候就喜欢上凛王,却一直被凛王当成垃圾般对待。

半年前,凛王更是请旨让皇上将她嫁给他的胞弟,那个传闻整日靠药物维持Xing命,下不了床,活不过二十岁的病痨子。

被赐婚的这半年里,这身体原来的主人,被不少心怀歹意的人挑唆去倒贴凛王,结果短短半年,貌丑,花痴,不自量力,愚不可及,顽劣不堪,都成了这具身体的代名词。

直到昨晚死在凛王的手里。

这身体的遭遇,让苏若璃越发不相信爱情这东西,她穿越而来,只为寻找遗落在这块大陆的七块紫晶石,回去救醒她现在还躺在床上,靠机器和药物维持生命的哥哥。

哥哥为她遮风挡雨二十余年,既然师父真的有办法将她送到此地,那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七块紫晶石,靠身上佩戴的这块玉佩,回去。

七块紫晶石,她翻遍了师父给她的有关这块大陆的记载,只在架尘国的史册记载上发现其中三块的记载。

皇宫内有一块;忠义王府有一块;还有一块史册记载,当今圣上赐给长公主做了陪嫁。

忠义王府就是这具身体的家,这块可能好找些,其他的还得再想办法。

苏若璃尚未走到院落大堂,就听到苏婉儿在一旁煽风点火的声音,“父王,妹妹既然在屋里,为何不出来见人?说不定是这丫鬟在撒谎,妹妹此时,根本就不在府里。”

“姐姐,我不在这儿,那你觉得,我会在哪儿?”苏若璃漫步从内堂走出,扬起笑脸,对着忠义王行礼道,“女儿见过父王。”

“你,你何时回来的?”

“姐姐,这是何话?妹妹我从不曾出去过啊。”

“不,这不可能!”苏婉儿大叫着就想冲上前,这人肯定是冒充的,她明明是亲眼看着苏若璃进凛王府的。

苏若璃平日对宋家大小姐的话深信不疑,宋家大小姐叫她去爬凛王的床,她怎么可能不去?

一旦她有此举动,她又如何能再出现在这里?

她来之前就做好打算了,象征Xing的来这里找下人,再怂恿她父王去凛王府找人,让苏若璃彻底的名誉扫地,连郡主之位都因此事而被剥夺。

可谁告诉她,为何苏若璃会在这里?

第3章 清理门户

苏婉儿过激的举动落在忠义王和众人眼中,在场的人都朝她投去了怀疑的眼神,而苏婉儿却还不自知,完全沉浸在她的恼羞成怒中。

“婉儿!”

彦侧妃见苏婉儿如此失礼,忠义王的脸上也露出了怀疑和不悦,急忙呵斥的将她拉到一旁,转身望向忠义王笑道,“王爷,婉儿只是担心璃儿,既然璃儿在府中,妾身就安心了,这么晚了,我们还是别不打扰璃儿休息了。”

忠义王并未注意苏若璃说话态度和语气的改变,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落在苏若璃那张被大火烧毁的无全非的脸上,想到苏若璃这半年来干的事,眼底更是闪过了一丝沉痛。

对这女儿的行事作风和嚣张跋扈的Xing子,他极为不喜,也不想见到她,但她却是他心爱的女人留下的唯一子嗣,他到底还是希望她能变好。

“璃儿,三个月后便是你大婚的日子,这段期间,你好生在家休养,不得再肆意妄为。”

“是,父王。”苏若璃恭恭敬敬的颔首道。

如此明显改变的态度总算让忠义王察觉到了不对劲,看着如此温顺的苏若璃,他的眼底闪过了一丝诧异。

以往父女两人相见,皆是闹得不欢而散,因为小若璃一直觉得,是忠义王娶了其他女子,才害得她从小没了母妃。

幼年丧母,忠义王最初还是疼惜她,时不时的来瞧她,但她再三的挑衅、辱骂、驱赶,终是让忠义王这个父王离她越来越远。

苏若璃见忠义王诧异的望着自己,低头道,“父王,以前的事是女儿不对,还望父王见谅。这些时日,女儿想了很多,还请父王放宽心。女儿定会听从父王的话,好好待在家中。”

这话一出,不但忠义王觉得诧异,就连一直闹腾的苏婉儿和彦侧妃母女都面面相觑的,不知苏若璃在耍什么把戏。

“好!好!好!”猛然瞧见多年来对自己冷眼相加的女儿变得如此识礼懂事,忠义王心情大悦的连说了三个好字,走到苏若璃面前,扶着她的肩膀道,“璃儿,你能想开就好。”

“既然如此,爱妃,随本王回去吧。”忠义王并非蠢钝之人,苏若璃的品Xing是不好,但今晚的事究竟是如何一回事儿,还有待商榷。

彦侧妃和苏婉儿连再次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苏若璃突如其来的转变,弄得完全处在了劣势地位。

两人想发难,也因忠义王对苏若璃态度的转变,而只能生生咽下去,彦侧妃的心里瞬间诞生出不安和警惕,这个小贱人,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苏若璃在苏婉儿双目欲裂的愤怒中,微笑着将忠义王和她们送了出去,转身回了院落,视线落在一众站在院落的丫鬟婆子的身上。

“鸢儿。”

“奴婢在。”

“她,她,她,还有她。明日找个人牙子来,将她们卖了。”

“郡主,你这是做什么?奴婢可是您的Nai娘,服侍了您十多年啊。”一肥胖的婆子闻言,急忙上前,想和苏若璃理论。

“是啊,你可是服侍了我十多年啊。”

苏若璃语调染上了一抹阴沉,嘴角更是扬起一抹冷笑,而她脸上的疤痕在月色下更是显得极为诡异,在场的人都被吓的闭上了嘴,连看都不敢往她那儿看。

若不是眼前这个Nai娘,成日在小若璃的耳边说王妃死得冤,都是王爷娶了其他女子的错,小若璃也不会看忠义王不顺眼,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这样忠心的人,苏若璃还真不敢将她留在身边,更何况,方才彦侧妃进来时,两人眼神的交流,她看得一清二楚。

穿越前,苏若璃就用了一年时间,熟读这块大陆的历史,让自己适应这儿的生活方式,如今做起这些事来,正可谓是得心应手。

Nai娘被苏若璃说话间散发出的气势和那张吓人的脸,吓得定在了原地,苏若璃已然不想再理会于她,对着鸢儿就道,“本郡主乏了,这些人交给你处置。”

“还有。”苏若璃的视线在院落站立的丫鬟婆子中再次扫了一眼,“你,你,你,还有你,明日起,伺候本郡主的饮食起居。”

原本被点到名,还胆战心惊的几人,听到这话,都是惊喜的抬起了头,囔声应道,“是,郡主。”

苏若璃清理完自己院落的人,回房一觉睡到了翌日晨光熹微之际,与昨晚一样,这次也不是睡到自然醒的,而是被冻醒的,起来就打了个喷嚏,头有些胀痛。

这身子的抵抗力还真是有待加强,昨晚不过吹了几个时辰的冷风,就感染了风寒。

苏若璃起身,走到桌前,提笔写了一张方子,冲着门口叫道,“鸢儿。”

鸢儿闻言,急忙跑进来,躬身道,“郡主,有何吩咐?”

“去给我打点儿热水来,再按照这个方子,去药铺抓些药来。”苏若璃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郡主,你这何药?你看上去,似乎感染了风寒,可要奴婢去请大夫?”

“无碍,你按照这方子去抓药就好。”

鸢儿昨晚就发现了苏若璃的不对劲,但人还是那个人,是她家郡主没错,想着许是昨晚郡主真的想通了,也就将心里的疑惑压了下去,“是,奴婢这就去。”

鸢儿让昨晚被苏若璃点到名的一个小丫鬟进来送了洗漱的热水,她则亲自去抓药。

待送水的小丫鬟将水送进屋,苏若璃瞧了她一眼道,“你下去吧。”

“是,郡主。”

小丫鬟离开,屋里就剩下苏若璃一人,她走到洗漱的脸盆前,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这张脸,昨晚就发现这脸有些怪异,她师父在现代是研究药物的怪才,在特工组里,她的综合能力可能处于垫底位置,但她对药物的研究无人能敌。

她看着自己的这张脸,按照最有可能清除脸上疤痕的方式,清洗着脸上被烧伤的疤痕,但这张脸还是这张脸,没有丝毫变化。

苏若璃也没抱希望用清水可以洗掉脸上的疤痕,她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张脸并非真的被毁,而是在脸上用了特殊的药物。

其实,只要不影响她取得七块紫晶石,长相无伤大雅。

昨晚她特意趁机和忠义王打好关系。

从他口中得知,她会在三个月后出嫁,也就是说,她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取得忠义王府的这块紫晶石。

不过,出嫁?

还是嫁给那个活不过二十岁的病痨子?

忠义王要真的疼她,又怎会让她嫁给一个这样的人?

不管他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只要能拿到紫晶石,就算演戏,她都陪他演了。

苏若璃正考虑着这些事,方才那位送水小丫鬟的声音就急急的在门外响了起来,“郡主,郡主,王爷请您过去,似乎是出大事儿了。”

出大事儿?还能有什么事儿?

苏若璃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莫非是昨晚那个男人找上门来了?

第4章 恼羞成怒的凛王

细想又觉得不可能,毕竟昨日天色那么黑,她看不见那男人的容貌,那男人想必也是看不见她的模样的。

苏若璃穿戴整齐,顺手从衣橱里拿了块面纱,遮在脸上,从屋内走出,见小丫鬟一脸焦急的模样,放缓声音道,“你叫何名字?你这丫头的Xing子倒是和鸢儿的有些像。以后遇事莫急,现在呢,你只管带路。”

苏若璃昨晚看似顺手点的几人,其实都是她暗中观察过的,不只是因为她们不像是其他姨娘妾室派来的人,更因为她们看到她这张脸时的反应。

小丫鬟在苏若璃双眸含笑的安抚下,定下了心,受宠若惊的望着苏若璃,点头道,“回郡主,奴婢小鱼。鸢儿姐姐是奴婢学习的榜样,奴婢一定会和鸢儿姐姐一样好好服侍郡主的。”

苏若璃闻言笑道,“带路吧。”

小鱼带着苏若璃走出院落,穿过后花园,走到大堂前,就见忠义王与一名身着棕灰色锦袍的男子坐在大堂内。

“父王。”苏若璃叫了一声,朝前走去。

那名男子听到声音,转头朝苏若璃所在的方向望来,长得倒是丰神俊朗,只是眉宇间带着些许戾气和阴鸷,薄唇紧抿,盯着苏若璃的眸中尽是厌恶与嫌弃。

苏若璃抬头瞧了此人一眼,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昨晚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当今架尘国手握重兵的男人……凛王。

忠义王见苏若璃走来,望着苏若璃的眼神极为复杂,像在生气,又像在叹息,过了好一阵,方才开口道,“璃儿,你过来。”

苏若璃闻言,朝忠义王走去,刚走到忠义王的面前,忠义王突然拿起桌上的藤条,朝着她的背狠狠甩下。

苏若璃若是想躲,躲得开,但她不想暴露自己有身手的事实,硬是站在原地,挨了这一藤条,背部瞬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

“凛王,璃儿不懂事,本王也替你教训了她。璃儿已经想开了,她会改的,再过三个月,便是璃儿与月王大喜的日子,此时退亲,无论是对璃儿还是月王的名声都有影响。你可否向皇上说说,收回成命。”

苏若璃听到忠义王的这番话,抬眸朝凛王望去,脑海中浮现一幕让她头疼欲裂的画面,那是昨日这个男人,留给这身体主人最后的记忆。

冷酷的声音,决绝的背影,“你这水Xing杨花,不知羞耻的贱女人!就算天底下的女人全死光,本王都不会看你一眼!明日,本王就向皇上请命,让七弟退了你这不知廉耻的女人的亲事,免得你再败坏七弟的名声!你给本王,好自为之!”

“父王,你当真心疼女儿吗?”凛王尚未回话之际,苏若璃转身望向了忠义王,“你若真的心疼女儿,那就别逼女儿去守寡。”

“苏若璃……”

凛王闻言,一股怒火油然而生,上前一把掐住了苏若璃的脖子,冷声呵斥道,“苏若璃,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凛王。”忠义王见状,上前就想阻止,却见苏若璃抓着凛王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不卑不亢的开口道,“你给我放开!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这世上谁不知,你七弟活不过二十,而你明知我心中只有你,你这样做,何其残忍?”

“残忍?”凛王被苏若璃的话说的发出了一阵冷笑,“本王七弟愿意娶你这无德无才无颜无名的女人,是你三生有幸,本王成全你们,你竟说本王残忍?”

“成全我们?”苏若璃真觉得好笑,“凛王,这话可别说的那般好听。世人都说你疼惜月王,但找我这么个无德无才无颜无名女人,嫁给他。你是真的心疼他,还是,其实你的心里,在恨着他?”

凛王没有想到,一夜不见,苏若璃竟敢在他面前顶嘴,说出这样的话,还用这样的鄙视的眼神瞧他,顿时像是被说中心事似的,脸色大变,恼羞成怒道,“你这疯女人,竟敢在此信口雌黄,你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了你!”

“凛王!”忠义王见状,心中也是有了火气,上前拦着凛王,脸带寒意道,“便是小女有所不对,也该由本王教训,由不得你随意打杀!”

“这亲事,当年是你向皇上求的,如今也是你向皇上要求退的。本王就算不再理会朝廷事务,但我们忠义王府也不是能让你如此羞辱的!”

忠义王将苏若璃拉到自己身后,与凛王并排而站道,“凛王,你想替月王退了亲,你尽管退,本王恕不远送!”

凛王冷眸扫了眼站在一起的父女二人,语气阴沉道,“好,很好!忠义王,今日之事,本王记住了!”

这次见面闹得不欢而散,凛王气愤的拂袖而去。

大堂内,下人们都不敢出来,只剩忠义王和苏若璃两人。

“父王?”忠义王的举动还真让苏若璃有些意外,毕竟对于一个可以将女儿嫁给一个活不过二十岁的病痨子的爹,她没有丝毫的好感,在这之前,她更没想过,他竟会为了她,和凛王翻脸。

忠义王府说的好听些还是个王府,但实际上却是一个被架空的王府,而凛王才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王爷,就连皇上都对凛王信赖有加。

得罪凛王,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凛王一走,本来还气势汹汹的忠义王突然恹了下来,疲惫的坐回主位,头也没抬的对苏若璃说道,“璃儿,你先回房吧。此事,父王会处理的。”

目前事态的发展,让苏若璃弄不清忠义王是否是个好父王,若他是真心对她好的,她便是拼了命,也绝不会让忠义王府出事儿;若是假的,她拿走紫晶石就好,其他事与她无关。

“父王,那女儿先告退了。”

“恩。”

苏若璃回到自己所在的院落,鸢儿已经将苏若璃吩咐她买的药物买了回来,见苏若璃回来,上前就道,“郡主,药买回来了。我方才听府上的其他下人说,凛王到府上来了。郡主,那凛王不是个好人,他从来不在意你的感受,您不要再喜欢他了。”

最强弃妃,王爷霸气侧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最强弃妃 或 王爷霸气侧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刚刚好”先生

    我把生活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生活;把爱情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爱情。我把事业的高度放松了,把灵魂的深度也放后了,告诉自己刚刚好就可以。也许我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无甚大爱,无甚理想。所做的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一个刚刚好的灵魂,行有余力,则可以照顾几个人更好的生活,让更多的灵魂活得刚刚好。多数时候,我想得比较透。但有时候,贪婪会作祟,想要我在钱财上多搜刮一些,为了更辽阔更长久的事业,那事业看上去是一种情怀。但是,得警惕啊,贪婪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性格,有人贪婪得很鲁莽,

  • 2018年,重新出发,重新起航

    今天起恢复更新,大家久等了

  • 环保提标 助力蓝天增多

    3月1日起,“2+26”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环保提标助力蓝天增多“到2020年,全国未达标城市PM2.5平均浓度比2015年降低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0%以上。”近日召开的年度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明确了新的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让收获了更多蓝天幸福感的百姓们又有了新的期待。打赢蓝天保卫战,需要综合施策。按照环境保护部《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3月1日,此区域内,国家排放标准中已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行业以及锅炉的新建项

  • 「记梦器」喂,妖妖灵吗?-----拯救阿尔茨海默老人

    昨晚做了特别清晰的梦。梦到,我和小伙伴在楼上收拾准备上班,听到楼下有动静,误以为是婆婆也起床了。但是下楼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依稀的记得,老太太穿着盘扣的暗粉色上衣,比较利落,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找不到家,然后误入我家了。后来我婆婆还给她做了一碗清汤挂面,卧了一个鸡蛋。就让她在餐厅吃饭。我就拿起手机拨110报警。结果接线的小哥,还是一个逗比,跟我逗了半天闷子,才让我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当时都醉了。然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个接线员事情的经过。后来,出警没出警

  • 悦读 | 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一定是笨路

    什么叫先驱者?当几万万同胞还生活在当下,他们就在思考这个民族的未来,为了自己的理想、不切实际的理想,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黑暗中没有火炬,我只有燃烧了我自己;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如果这些探照灯全部都熄灭了,这个民族的前方是黑暗的;这个民族需要目光长远的人,他们一定走的是笨路。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是笨路笨人和聪明人是世界上两种不同的动物。笨和聪明,首先不是在做具体的事的时候,而是

  • 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

    !我为你留着一盏灯让你心境永远不会近黄昏我心中不会有黄昏有你在永远像初春的清晨大年三十晚上,有上亿人听了王菲、那英这曲《岁月》,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听懂了……那英唱到这句歌词,“我心中亮着一盏灯,你是让我看透天地那个人”,很多人以为写的是爱情。当王菲唱“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恍然明白:“你”指的不是爱人,是岁月。20年前《相约98》,20年后《岁月》,岁月还是在她们心里留下了痕迹。不然即使写出“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也写不出“不改变我们生命的单纯”。20岁时,我们都曾轻视过岁

  • 半生已过,才明白这些道理都是真的!(精辟)

    当年多少荒唐事,如今都成下酒菜。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正如大曾所说,往事已成过往云烟。人生就是一个饱经沧桑历经磨砺的过程。春夏秋冬,风水轮流。揪不住的时光,衔不住的岁月。而有些事情,总是在经历过后才懂得,有些道理,年纪大了,才发现——都是真的。年纪大了,才发现:朋友,不在远近,只在真心。朋友,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彼此光照,彼此星辉,彼此鼓励、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镶嵌在默默的关爱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见,永存的是心心相通,不必虚意逢迎,点点头也许就会意了,有时候遥相晖映,不亦乐乎。作家

  • 周日要上班!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还有这些消息你要知道!

    距离春节只剩不到两周的时间有的小伙伴已经陆续放假回家了大部分仍坚持在工作岗位掰着手指头倒数着回家的日期然而就在你默默等待的时候季里看了下日历表突然发现一个大大的“噩耗”不仅这周日(2月11日)要上班!放假回来的那个周六(2月24日)也要上班!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8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今年春节,2月15日至21日放假调休,共7天。2月11日(星期日)上班,2月24日(星期六)上班。这还不算什么季里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噩耗”▼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什么?阖家团圆的除夕竟然不是法定节假日20

  • 你抓住假期这个阅读高峰期了吗?

    进入小学中高年级段后,你会发现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尽管现在的老师和父母都一再强调要重视阅读,但阅读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的。随着年级段的升高,作业量的增加,再加上各种培训班,孩子的空闲时间确实少得可怜。我自己在爽爽升入五年级后,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小学阶段每天只保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阅读,在我看来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假期就成了特别好的阅读高峰期。寒假和暑假都是如此。每次寒假暑假前,我都会购入大量的书籍,因为家里有个酷爱看书的小书虫。有了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我知道他最大的兴趣点除了玩就是阅读了。所

  • 我与父亲的关系

    2018030你与父亲如何相处?有些父子增进感情,是通过打篮球或者聊汽车。有些,则体现在不经意的生活细节中。《负空间》(NegativeSpace)是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中的一部,片中父子的交流方式,是收拾行李。动画短片《负空间》何为负空间?简单的说,构成视觉中心的空间是正空间,负空间则与之相反。短片用“收拾行李”这件事贯穿始终,它是父亲教会自己的十分有效的整理方式——将一件件物品缩到最小,然后按固定顺序放进行李箱,“负空间”被这些衣物填满,极其充实。父子之间的感情如果也是一个行李箱,那这